喬寧《我家也有壞前夫》


出版日期:2014-05-30




她是「韓霆科技」總裁的獨生女
多年來,她都認定自己是順理成章的企業繼承人
也努力讓自己在各個方面都完美得無懈可擊
父親那突然冒出來的私生子卻打亂了她的計畫
更甚者,他還打敗了她,坐上了繼承人的位子!
輸得一敗塗地的她在公司被孤立,在家裡被責難
最後,一向對她期望甚高的母親下了命令──
找個有錢有勢的男人嫁了,再藉夫家之助奪回權力!
她聽從母親的安排,準備與相親對象共進晚餐
卻沒想到,赴約的竟然是她的前夫!
分別兩年,她驚訝於他從知名演員變成了豪門之後
更心驚他的溫暖包容不再,反而變得冷漠易怒
她不懂,明知這只是一樁利益至上的商業聯姻
為什麼他會願意再次娶她為妻?
她好想念以前那個溫柔如水、深情如海的男人
可是,當初她那樣毫不留情的捨棄了他
他對她,恐怕只剩下滿滿的怨恨和報復的心……


楔子
  落地窗外是霓虹閃爍的台北夜景,窗內是衣香鬢影。

  韓冰瀅坐在兩人座上,打直的纖背貼靠椅背,秀手執著一隻香檳杯,杯中盛裝著淡粉色氣泡香檳。

  她高傲冷豔的側影倒映在窗上,比之窗外那片絢麗夜景,更令人移不開雙眼。

  一頭充滿光澤的波浪鬈髮,白皙勝雪的肌膚,宛若瓷娃娃般精雕細琢的五官,細眉挺鼻,煙眸紅唇,她柔媚得像一朵活生生的薔薇。

  餐廳裡的暈黃燈光流洩在她頭頂上,形成一圈圈柔和的光暈,更添幾分神秘迷離。

  她穿著一襲端莊合宜的連身洋裝,鬈髮攏在耳後,露出一對造型別緻的鑽石耳環,纖細的秀頸,每一道線條都是光滑柔潤,彷彿細膩的瓷器。

  鄰近幾桌的單身男性不斷拋來注目禮,甚至已經蠢蠢欲動,醞釀著上前搭訕。

  韓冰瀅對那一切不為所動,她低啜著杯中的粉紅香檳,一隻秀手輕撫在鎖骨上,隔著領口撫摸藏在底下的項鍊。

  這個小動作只有在她感到茫然,或者心慌的時候才會出現。

  身為跟著韓冰瀅數年的特助,許瑋南很早便發現上司這個無意識的小動作。恐怕連她自己本人都沒發覺。

  「經理,克勞德先生遲到了,需不需要我撥通電話詢問?」許瑋南靠上前,微微彎身請示。

  「對方可是克勞德家族的下任繼承人,不管是不是想給我一個下馬威,他都不可能準時赴約。」韓冰瀅放下香檳杯,纖指點開手邊的平板電腦收發信件。

  許瑋南知道自己應該退開,可他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遲疑數秒才壯著膽開口問,「經理,你確定要接受這場相親嗎?」他很清楚,這個問題明顯越線,這不是一個下屬該問的。

  韓冰瀅一怔,嬌顏微僵,美眸揚起,冷冷地望著特助。「許特助,你是怎麼了?這不是你可以過問的問題。」

  許瑋南低眉道歉︰「抱歉。」

  「你回去吧,這裡不需要你。」韓冰瀅不想太苛責他,畢竟今晚這場相親,連她自己都充滿太多不確定,也難怪跟了多年的特助忍不住踰矩關切。

  許瑋南點點頭,歉然離去,卻在轉身之際,又撇首多望了總是高傲自信的上司兩眼。

  但凡是台灣科技業界的人都十分清楚,位居科技業龍頭的「韓霆」科技近年來內鬥嚴重,其最大主因來自於眼前的女人──韓冰瀅。

  她是「韓霆」老總韓禹威的獨生女,母親是老字號海運業的千金,從小到大接受最頂尖的菁英教育,養成她好強求勝的倔傲性格。

  偏偏韓禹威觀念守舊,依然認定家業傳子不傳女,表面上雖沒有特別冷落女兒,卻在面臨世代交替之際,將養在外頭二十多年的私生子韓森召回。

  這個舉動說明了一切,韓禹威分明是想將「韓霆」交給韓森。早將自己視為「韓霆」接棒人的韓冰瀅,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

  透過母親那方的人脈勢力,她說服了董事會,並在董事會支持下,組成一個整合行銷的團隊,公開與韓森競爭繼承人位置。

  她的能力不差,但是與策略更靈活的韓森相比,仍是差了一截──畢竟行銷再好,終究比不上真正創新的開發,致力於開發的韓森最終大獲全勝。

  到後來,就連董事會與股東們也一面倒,改而支持韓森,韓冰瀅輸得很徹底,差一點連行銷部門的經理職位都保不住。

  若不是韓森公開支持她繼續留任,她早已被董事會一致投票撤換下來。

  當上「韓霆」繼承人的希望破滅之後,她沉寂了近半年之久,直到一個月前,她開始接受她母親安排的相親飯局,她的婚姻之於「韓霆」所能帶來的附帶利益,才又重新引起韓禹威與董事會的注目。

  「冰瀅,你是韓禹威名正言順的女兒,怎麼可以輸給那個養在外頭的私生子?我對你真的很失望。」

  想起母親寒著臉,冷漠地扔下這句話轉身便走,韓冰瀅感受到莫大的屈辱,身上的傲氣被挫盡。

  當她看見父親帶著韓森回家,在餐桌上不斷稱讚韓森有多麼優秀,「韓霆」交給他之後能夠創造多少榮景,她只覺得無比的憤怒。

  可憤怒又能如何?終究改變不了她輸給韓 ​​森的事實。

  「結婚吧。」一個月前,母親特意在客廳等她下班,然後半是命令半是建議的這麼對她說。

  「爭不到繼承權,至少你要嫁給一個能贏過韓森的男人。只要嫁得好,有了夫家當靠山,日後你還是有機會可以將「韓霆」搶回來。」

  於是此時此刻,她才會坐在這裡,等著與一名素未謀面的男人共進晚餐。

  關於相親對象,她知道的不多,但也足夠了。

  她知道他名喚唐、克勞德。

  克勞德家族是德國知名科技集團,原本專攻製藥與生物科技領域,近年來逐漸跨足光電科技,陸續在亞洲與東南亞設立廠房,總部則是設置在香港。

  克勞德家族長期在亞洲投資,與華人交集頗深,到了現任總裁柏尼。克勞德這一代,他早年喪妻,雖然有眾多女友,但是膝下無子,只領養了一個華裔男孩。

  這個華裔男孩便是唐。克勞德──她今晚的相親對象,更是未來克勞德集團的繼承人。

  接受一段沒有愛情的婚姻並不難,然而,要接受一個男人介入自己的生命,並且成為對方的附屬品,對她而言,恐怕非常困難。

  唐、克勞德……唐?可惡!這個男人的名字,使她不得不想起另一個男人。

  唐肯。

  噢不!她已經發過誓,永遠不再想起這號人物,她怎能在這種時刻想起他!

  眨眨長睫,掩去眸內的慌亂,韓冰瀅替自己倒了第二杯香檳,卻在執杯抵唇之時,看見一道挺拔的身影,穿過記憶之河,徐徐走至她的面前。

  「抱歉,讓你久等了。」記憶中的男人──唐肯,揚起一如往昔的溫煦笑容,嗓音低柔地響起。

  韓冰瀅一時懵了,執著香檳杯的纖手竟有些顫抖,另一手則是重重按住衣下的項鍊。

  「你……」嗓音一揚,她恍然發覺自己的聲音又嬌又媚,彷彿撒嬌似的,連忙清清喉嚨,音調僵硬地重新揚聲︰「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個男人可是亞洲新天王,這時候不是應該正忙著拍電影,怎會一派悠哉地來這裡,而且就這麼大大咧咧地曝光?他不怕被影迷認出來?

  唐肯微微一笑,不理會她的愕目相對,兀自拉開椅子落坐。「好久不見了,冰瀅。」

  那溫柔依舊的低醇嗓調,撥動了心中最敏感的一根弦,韓冰瀅痛恨自己此際的反應。

  早在那年的聖誕節過後,兩人已經形同陌路,她不該再這麼容易受他影響。

  思及此,韓冰瀅揚起光滑如瓷的下巴,冷冷地說︰「那不是你可以坐的座位。」

  唐肯兀自微笑,面對她充滿敵意的回應,甚至連眉頭也不抬。

  噢,可惡!他一點也沒變。

  那張有著四分之一異國血統的臉龐,五官深邃分明,分屬陰柔的俊美。他的眼睛尤其漂亮,不是純粹的黑,而是琥珀棕,在光線照射下會呈現出水晶一般的溫潤亮澤。

  就是這張臉龐,這份溫雅氣質,風靡了整個亞洲──唐肯,五年前出道進入演藝圈,是國際性「Lord」娛樂集團旗下的藝人。

  而他之所以會涉足這個大染缸,端賴於如今已經揚名國際的王牌經紀人姚易辰的挖掘。

  他甫出道所拍攝的第一部電影,便因為內斂的演技,獲得亞太影展的影帝,更遠赴海外參加各個影展,受到好萊塢大導的高度矚目。

  他俊美如王子的外型、溫柔如貴族的氣質,更讓他不費吹灰之力便獲得廣大女性粉絲的擁戴。

  在經紀公司刻意經營之下,他一向低調,除了公開行程,私下幾乎是零曝光,並未因為高知名度而大量炒作。

  由姚易辰主導的經紀團隊,為他打造了神秘且優雅的形象,而粉絲也十分買帳,這種不走高度曝光典型偶像路線的宣傳模式,反使得唐肯成為新生代演藝巨星。

  韓冰瀅絕不承認自己是他的粉絲。

  「我非常肯定,這裡就是我的座位,而你並不會想要我離開。」只要是來自於她的凝視,唐肯歡迎之至。

  「唐肯,你別鬧了,我今晚與人有約,對方就快來了。」韓冰瀅態度依然冷冰冰。

  「我知道你與人有約。」包裹在合身西裝裡的寬肩靠向嵌著軟墊的椅背,唐肯露出她陌生的笑容。

  那笑,有著幾分怒氣,幾分嘲意,幾分……冷漠。

  韓冰瀅心口驀地一緊,為了不曾見過這一面的他,以及心底湧上的慌亂。

  「我還知道你準備相親。跟一個可以幫助你重新奪回在「韓霆」的地位,讓你向父親證明,你並不比韓森遜色的男人相親。」

  柔媚嬌顏一凜,出於防衛本能,她冷冷望著他,美眸充滿敵意。

  「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你能做到什麼地步?」唐肯笑了笑,微彎的深邃長眸內卻只有一片漠然。

  「你沒有資格在我面前說這些……」

  「將自己綁上蝴蝶結,送到相親對象面前,任人掂斤秤兩,然後跟一個完全沒有感情基礎的男人結婚?」

  韓冰瀅被他充滿嘲諷的語氣激怒,咬了咬紅唇,嬌斥︰「閉嘴!這不關你的事!」

  老天!究竟發生什麼事?眼前這個眼神冷漠、說話句句帶刺的男人,怎麼可能是那個輕聲細語,溫柔得像是初春暖陽的唐肯!

  「這當然關我的事。」唐肯嘴角挑得更高,眼裡的冰冷卻像針一般刺人。

  「唐肯,如果你是來這裡找麻煩,請你立刻離開。」

  「你知道嗎?你想要的一切,我都會給你,而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做好心理準備,嫁給一個你已經不要的男人。」

  韓冰瀅眼泛迷惘,豐潤的紅唇咬得更深。「你到底在說什麼?我根本聽不懂。」

  唐肯直視她的雙眼,揚著醇厚的嗓音說︰「你很清楚我在說什麼,因為再過不久,我們會結婚,你將成為克勞德家族的一員。」

  韓冰瀅聞言一僵,嬌顏滿佈愕然。不……這怎麼可能!他是唐肯,是新一代的亞洲巨星,怎麼可能是……

  唐肯漠然地回應她震驚的無言質疑︰「我就是你今晚的相親對象,唐、克勞德。」

  「你不是唐、克勞德,不可能是你!」韓冰瀅下意識的低嚷,總是自信高傲的嬌容,難得流露出不知所措的慌亂。

  「不管你願不願意相信,我就是唐。克勞德,你想利用的男人。」他咬字無比清晰地,一字一句敲碎她的心牆。

  韓冰瀅嬌軀發僵,腦海翻倒了什麼似的,紛亂成一團,關於兩人之間的那些糾纏,灑落了滿地。

  她居然跟自己的前夫相親!

TOP


第一章
  三年前

  喀喀喀,豹紋絨面的紅底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踩過,一雙白嫩纖長的美腿倒映其上,嬌顏覆著貓眼墨鏡,遮去了大半精緻的五官,卻遮不去熾盛的怒火。

  韓冰瀅怒氣沖沖地推開玻璃門,直接步入電梯,按下十樓鍵。

  這棟管理森嚴的高級大廈裡,住了數位大明星,出入的訪客必須出示證件,而她早已是這裡的常客,警衛對她的造訪見怪不怪,甚至免去了查看證件的程序。

  電梯門闔上的前一刻,一道高大的男性身影從容地進入電梯。

  摘下貓眼墨鏡,韓冰瀅美眸一掀,待看清男人的面貌後,盛滿怒意的臉蛋不由得微怔。

  她認得他。

  他跟那個討人厭的韓森同樣是姚易辰簽下的藝人,據說是個演員,可她還未見過或聽過他出演了什麼戲。

  按下十二樓的按鍵,唐肯抱著一袋生鮮食材,俊美的臉龐倒映在密闔的電梯門上,也映出他身旁的另一張嬌媚臉蛋。

  他認得她。

  她是韓森同父異母的姐姐,「韓霆」科技的行銷經理。她經常來大廈找韓森,那張冷豔的嬌顏總是盈滿怒氣,但是絲毫無損她的美。

  「來找韓森?」沉悶的電梯空間中,響起一道溫醇的男性嗓音。

  韓冰瀅微怔, ​​揚眸望去,撞進一雙琥珀色的美麗眸海,一顆倔硬的心微微震盪。

  莫名其妙!她見過這個男人無數次,也經常與他單獨搭乘電梯,不該有這種奇怪反應。

  「你跟韓森的感情真好。」唐肯微笑,俊美的臉部線條溫柔地牽動。

  秀眉緊蹙,韓冰瀅冷冷地橫了他兩眼。「我不認識你,請你不要多管閒事,而且我和韓森並沒有任何感情可言。」

  「你常來這裡找韓森,不就是為了勸他回去?」唐肯笑容溫煦,嗓音柔緩地令人不由自主想放鬆。

  韓冰瀅不耐地說︰「我說,我不認識你……」

  「唐肯。」他從容不迫地打斷她,琥珀色眼眸在專注的望著一個人時,漾動著水晶一般迷離閃爍的光芒。

  芳心驀然一緊,總是毫無畏懼、高傲自持的嬌顏,竟也微微一變。

  韓冰瀅不明白自己那些古怪的反應從何而來,只曉得這個溫柔得像一缸蜜的男人,看似溫和無害,卻擁有一股沉穩如山的氣勢,無形之中便將她壓下。

  「我住在十二樓,跟韓森同一個經紀公司。」唐肯笑說。「現在你認識我了。」

  「我一點也不想認識你。」韓冰瀅冷淡的別開臉,擺出一貫高傲冷漠的名媛姿態。

  唐肯淡笑,並未被她目中無人的態度惹怒。既然她不想認識,那他也不勉強。

  當,電梯抵達十樓。

  韓冰瀅重新戴起墨鏡,揚高秀巧的下巴,拎好肘上的粉色愛瑪仕包包,踩動腳下的紅底高跟鞋,移動嬌媚迷人的身姿步出電梯。

  唐肯眸光含笑地目送她離去,電梯裡猶然飄散著她身上的香水味。

  他認得那香味,是香奈兒NO、5.那香味,非常女人,非常嬌媚,非常強悍,一如她的形象。

  那是他們第一次開口交談的情形,不過短短幾分鐘,甚至沒半句好話,也沒什麼友善交流。

  韓冰瀅早將這段小插曲忘得差不多,她以為跟這個男人不可能再有任何交集,卻沒想到跟他第二次交手,竟是自己最狼狽的一面。

  那日傍晚,唐肯拎著一鍋濃郁香稠的咖哩,邁步出了電梯,筆直走向韓森位在十樓的住處。

  優雅邁動的長腿忽地頓住,他抬目望去,一道纖細的米色身影蹲蜷在門邊,熟悉的貓眼墨鏡覆去了嬌媚容顏,卻遮不住她明顯的存在感。

  再走近幾步,一道芳馥的香水味飄近鼻尖,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挑。

  那又嬌又媚,彷彿想強佔一切空氣的香味……真的是她。

  「還好嗎?」

  聽見溫柔醇厚的嗓音,韓冰瀅先是一僵,才緩緩抬起連精緻彩妝都遮不住的蒼白臉蛋。

  真該死!怎麼會是他?他來這裡做……他手中捧著的那鍋是咖哩嗎?

  彷彿是在回應她內心的質疑,唐肯將手中的咖哩擱到她身旁的地上,貓眼墨鏡下的美眸跟著飄移,望進鍋內黃瀅瀅的熱咖哩。

  好香呵……她有多久沒吃過咖哩?記得最後一次吃,是在大二那年的聖誕節,她跟來自日本的同學一同赴日旅行,結果兩人的皮夾相繼被扒,飢腸轆轆的兩人只能靠著身上僅剩無多的現金,在一間不起眼的日式餐館共食一盤咖哩飯填胃。

  那帶著奶香的濃郁咖哩氣味,至今仍在腦海中縈繞不去,可從那之後,她不曾再碰過咖哩。

  美眸又瞟向那鍋冒著熱香的濃稠咖哩。啊,好漂亮的色澤,切成滾刀塊狀的馬鈴薯與紅蘿蔔浸泡在金黃色的咖哩醬汁裡,帶骨雞肉塊也浸飽了湯汁,一看便知很下飯……

  倏地,胃部一陣緊抽,她痛得咬牙閉眸,額上冒出香汗涔涔。可惡!她好想來碗淋上濃郁咖哩醬汁的白飯,可她的胃正在打仗,痛得她腦袋只能放空。

  「胃痛?」唐肯從她的表情變化做出推測。

  高傲的自尊心使然,韓冰瀅拒絕答覆,只是冷冷撇開嬌顏,一手扶著牆面,一手按在陣陣抽痛的胃部,強迫自己站起身,打直纖細的腰背。

  她像個驕傲的女王,緩慢而優雅地轉過身,準備走向電梯,可下一秒,一再擊潰她自尊的胃部又開始作亂。

  「痛……」來不及忍住的呻吟逸出紅唇,她閉緊雙眸,走沒兩步又蹲蜷下來。

  真倔強。唐肯心中輕嘆,上前輕挽住她的手肘,她明顯一僵,氣惱地抬臉瞪住他。

  雖然隔著貓眼墨鏡,可他非常肯定,此刻她正惱怒地瞪著他。

  「身體不舒服就別逞強。」他柔著嗓音低勸。

  「別碰我。」貝齒咬緊水潤的紅唇,她氣惱地命令。

  「別誤會,我只是想幫忙。」他欲扶她重新站起,卻被她不領情的甩開手。

  他笑笑,垂眸望向被拒絕的大掌,上頭依稀殘留她的香水味,若有似無地勾動嗅覺。

  「如果你想幫忙,那就快點從我眼前消失。」她冷冷地拒絕他的援手。

  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忙,這只是胃疼,死不了。

  「韓森不在家?」他撇眸,望向那扇緊閉的白色大門。

  「你聽不懂人話嗎?我叫你離開。」胃部疼痛加劇,她這一聲命令幾乎是咬牙切齒。

  唐肯不予理會,兀自走到白色大門前,按下門鈴,確認韓森不在家之後,才又折返回到她面前。

  「站得起來嗎?」他蹲下身與她平視,然而隔著那兩片墨黑的鏡片,無法看清她此刻的眼神。

  不過,從她咬緊下唇的表情看來,她應該是很排斥他的協助。

  「胃痛可不是忍忍就會過去,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先到我家坐一下,我那裡有藥效溫和的胃藥。」他微笑凝視著她。

  她額上全是冷汗,就連呼吸也異常急促,可見疼痛程度應當超出她所能忍受的範圍。

  「不必。」她冷冷擠出兩個字。

  「可是我堅持。」他忽然伸出雙手,摘下她臉上的墨鏡。

  她愕然,佈滿血絲的美眸赫然對上那雙琥珀色眼眸,慘白的嬌顏毫無遮掩地暴露出來,失去昔日的強悍,只有濃濃的脆弱。

  墨鏡是她的防護罩,他怎麼可以──噢可惡!早該想到的,會跟韓森這種人來往的男人,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把墨鏡還我!」她的模樣肯定狼狽極了,她寧死也不願讓別人看到自己這一面。

  他置若罔聞,將墨鏡收進襯衫胸前的口袋,大掌探向她僵硬的纖臂,扶她站起身。

  韓冰瀅本想甩開他溫暖的大掌,可這次他扣得又緊又密,她使了幾次力都是徒勞無功,胃部反而抽筋似的越發劇疼。

  不顧自尊與矜持,此時她只想破口大罵︰「你……」

  「唐肯。」他微笑,琥珀色雙眸像一片溫暖的陽光,奇異地轉移了她的注意力。

  她怔住,胃部抽痛,心口也在抽跳,空白的腦袋無法思考,僵硬的四肢莫名地放鬆下來。

  她恍然發覺,這男人的嗓音和微笑,竟有種鎮靜人心的力量……

  這份失神一直持續到她進了他的家門,被他扶上橘紅色沙發坐定才結束。

  「這是胃藥和溫開水。」唐肯將兩顆胃藥,連同盛裝在雕花玻璃杯中的溫開水,一同放到她眼前的長桌上。

  「我不要。」望著那兩顆乳白色胃藥,她蹙緊秀眉,冷冷地說。

  天曉得那會是什麼藥,說不定是迷姦藥,或是搖頭丸什麼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她的身分,也許他正盤算著迷暈她,然後藉機拍下一些低級下流的照片,好用來要脅她。

  這些混演藝圈的男人會有多正派,她才不信!

  想起某些名媛與演藝界男星鬼混,最後傳出一堆醜聞淫照風波, ​​幾乎痛到想嘔吐的韓冰瀅,強迫自己從柔軟得讓她想立即躺下的沙發站起。

  唐肯微微皺眉,伸手按下她聳起的肩頭。「你想做什麼?」

  韓冰瀅美眸一揚,惡狠狠地瞪他,口氣冷冰冰的說︰「我不吃來路不明的藥。放手,我要離開這裡。」

  「你已經痛到動不了,還能上哪兒?」他不贊同地問。

  「我叫你放手。」她高高在上的命令。

  他凝望她片刻才放手,隨後拿起桌上其中一顆胃藥,當著她的面放進嘴裡,咕嚕一聲便吞下。

  她瞠大美眸,一時愕然無言。

  「現在你可以放心吃藥了。」他微笑,將藥與溫開水遞到她眼前。

  她摀著如鞭在抽的胃部,面色已是接近青蒼的慘白,終於接過藥與開水,一口氣吞下。

  「乖女孩。」他笑笑地以英文稱讚,將她按回沙發上。

  她想開口罵人,想要他閉嘴。她才不是什麼女孩,她是個成熟的女人,他 ​​憑什麼用那種口吻跟她說話!

  可是她已經被胃痛折磨得全身發軟,只能不顧形像地癱坐在沙發上,閉緊雙眸,祈禱藥效快點發作。

  一股溫暖驀然貼上前額,她舒服得想哭,睜開眼,看見那張方才被她咒罵過無數次的俊顏。

  唐肯將熱毛巾輕按在她額上,另一手調整著她的坐姿,讓她躺在柔軟的沙發上,取來幾個絨面的大抱枕,讓她枕在腰背後方。

  「藥效沒這麼快,再忍耐一下。」他的嗓音溫柔醉人,比起那顆胃藥,似乎更具療癒功效。

  不知該怎麼應對這種場面,嬌媚的容顏有些尷尬地僵凝。她從沒接受過別人的協助,更別提向他這樣的男人道謝。

  謝謝。對不起。我很抱歉。

  這些都是有失自尊的言語,她從不輕易脫口。

  於是她選擇沉默,再次閉上眸,等待藥效發作,驅逐那該下地獄的疼痛。

  意識昏沉中,她能感覺到熱毛巾溫柔地點觸過額與頰,舒服的嘆息已在喉間徘徊,若不是她習慣咬唇,肯定早已逸出。

  好溫暖……這裡的空氣感覺不到一絲壓迫感,只有淡淡的薄荷與檸檬香。

  韓冰瀅動了動,調整一下躺姿,感覺熱毛巾反覆地擦過額與頰,藥性開始生效,胃中的戰火似已逐漸平息,於是她放鬆了緊繃的身子,放縱自己短暫小憩。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喬寧

  嗨,很高興又跟大家見面羅!(揮手)

  時間過得好快,度過了寒冷的冬天,炎熱的夏季又將來臨,大家已經想好夏天要安排什麼活動了嗎?

  如果沒有想法的話,窩在家裡吹電風扇看幾本自己喜歡的羅曼史,也是舒壓避暑的好活動喔!

  「我家也有XXX」這個相關係列作終於來到最後一本了!大概是因為跨越了一個農曆新年,中途又因為靈感突發,跑出另一個意料之外的故事(是的,我說的就是《狼紳士與兔淑女》),所以感覺這個系列從開始到完成,過程有點漫長。

  系列進行到最後一本,不曉得大家最喜歡這系列中的哪一個故事?希望持續有看這個系列的大家,都能在不同的故事中找到最能引起共鳴的喔!

  不能免俗的,來聊一聊關於這個故事的靈感來源吧!

  雖然已經過一段時間了,不過我還是記得很清楚,這個故事的靈感來源,就是出現在書裡,最能代表唐肯心情的那首歌,來自於謝霆鋒演唱的〈香水〉。

  記得那天是圍爐夜,為了晚上圍爐的火鍋食材,那天不知來回跑了多少趟生鮮超市和黃昏市場。

  記得在某一菜攤挑選青菜時,菜攤正好開著收音機,DJ播放了謝霆鋒這首歌,一邊挑著菜的我,聽著很有意境的歌詞,腦中便浮現了唐肯深情守候的身影。

  這樣寫下來,連自己忍不住都想笑了,唐肯應該也很欲哭無淚吧?想不到他的誕生,是我在買菜時被觸發的偶生靈感。

  雖然靈感有了,但也是被我暫時擱置下來,直到完成了《狼紳士與兔淑女》才開始著手動筆。

  幸好一聽謝霆鋒這首歌,一度冷靜下來的熱情與靈感又再次被喚醒,創作唐肯辛酸的愛情路程時也非常順利。

  這樣說起來,這個故事能夠順利誕生,似乎都要歸功於謝霆鋒這首歌?

  笑——

  雖然這首歌距離現在已經有一段時間,但是真的很推薦大家找來欣賞,詞曲創作人是非常有才華的陳珊妮,相信大家應該都不陌生。

  我私心認定〈香水〉這首歌是唐肯之歌,覺得歌詞與意境都非常符合他沉痛的心情,不曉得大家聽完後,會不會跟我有一樣的感覺?

  希望閱讀完這個故事的大家都有美麗的好心情,繼續相信愛情的單純與美好。

  那麼,我們下 ​​次再聊羅!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内容谢谢
爱本是泡沫。

TOP

看看,支持乔宁~~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3Q

TOP

Thanks

TOP

Thx

TOP

3Q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