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薰《穿到古代嫁隻狼》


出版日期:2014-03-07


溫家大宅髒事多,妾室 ​​趁當家的出海竟想對嫡小姐下毒手,
逼得她這小婢連夜帶小姐投靠未來夫婿朱三少,不料又進了狼穴,
瞧瞧那朱大少長得體面又人模人樣的,居然是只衣冠禽獸,
豬八戒站在夜光下也不會變夜光珠的道理,她是見識到了!
他竟說什麽「保住你家小姐可以,你要拿什麽來換」……
嗚嗚,害她不得已把自己給賣了,轉職當他的暖床婢,
都怪當初穿越來時太不收斂,不小心勾走他大少的賊心,
既然追悔莫及,只好耐心等待溫當家回來,她好離開這裡,
哪知朱大少超奸詐,竟然暗中打聽她的所有事情討她歡心,
聽說她家鄉過生日要吃蛋糕,也自個兒親手做了一個,
儘管味道怪異、口感弔詭,偏偏她就是感動得不得了,
她琴棋書畫不會,洗衣做飯嫌累,上哪找這麽疼她的人?
但她萬萬沒想到自己不小心愛上的男人,原來已有妻子……


第一章

  驚蟄未至,江南卻已經是綠草繁生,春意盎然,平安府不遠的官道上,一輛青帳小車緩緩前行。
  那車夫眼見城門不遠,便回頭往帳子裡問,「兩位姑娘,是平安府上的城西大戶朱家是吧?」語氣中,掩藏不住擔心。
  裡頭傳來少女清脆的聲音,「是,大叔您儘管趕路,銀子我們自己有,不會短少你的。」
  車夫聽到話,略顯心安—也不是他多疑,別說平安府,即便是京城,說起朱家恐怕也沒幾人不知道。
  朱太爺年輕從戎,不到三十便封了七品副將,此後屢建戰功,官運平步青雲,四十歲已當上一品武將,封護國大將軍,兩年內先後定了西府大亂,又率兵北進,將來犯異族驅之百里,定天下,安城邦,功勞之高無以復加。
  班師回朝之日,朝臣們臆測著朱將軍都一品了,皇上接下來恐怕也只能封個異姓王爺給朱家,沒想到朱太爺卻上書表示自己戰傷久不愈,難再擔當護國將軍之責,請皇上允許辭官回鄉,又道自己雖然多年為官,但兩袖清風,還請皇上賜些金銀以養老。
  皇上才登基未久,本不欲封異姓王爺,此舉正合皇上心意,龍心大悅之下,賜下千畝良田,萬兩黃金,桑茶莊園數座,並允諾朱家子孫不需賦稅,朱太爺跪下謝恩,待春日到來,朱家便南遷平安府,租地,買店,學起經商之道。
  數年後,太爺過世,嫡子朱富戎掌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命管家至鄰近的杉天府尋五處宅院,不用太大,可以住上二十口人便行,待宅子尋到便命太爺的五房姨娘及庶子們都搬了出去。
  原來,太夫人柳氏容貌鄙陋,多年不得丈夫喜愛,朱富戎從小見賢慧的母親被寵妾欺侮,吃了虧也只能暗自飲泣,暗忖,要不是因為自己在京城時會讀書,南遷後做生意謹慎小心,加之庶弟們因為父親寵愛而個個不成材,父親恐怕要更忽視他們母子,於是,他更加發憤,事事躬親。
  後來眼見嫡子的確穩當,朱太爺甚至什麼都不管,而這更合朱富戎的心意—掌權多年,局勢早已掌握在他手心。待朱太爺過世,姨娘們想幫自己兒子爭點東西時,又怎麼可能爭得到,不過朱富戎只是希望母親柳氏眼前清淨,倒也不是要其他幾房流落街頭,除了給宅子管家,丫頭小廝一應俱全,每房還給了千兩黃金,十間店鋪,都是在杉天府上最熱鬧的市集中,光是收租就已經足夠過上優渥的生活,即便是兒孫們也吃喝不用愁,女兒們都留在本家,嫁妝之事自然由他負責。
  於是本家大宅便只剩下朱富戎一支血脈,朱富戎見母親多年委屈,一妻兩妾也給自己生了三兒四女,因此雖然富甲一方卻沒再娶,十幾年來便是專心經營生意,幾乎是日進斗金,又因太夫人柳氏晚年信佛,為討母親開心,朱家開布莊染院時,五百餘工人皆聘窮,供吃供住,不論男女,不論年紀,能吃苦者皆可上工。
  平安府年初小旱,許多無農可作的百姓幾乎是咬牙準備賣兒女了,沒想到居然有此轉機,得以不用骨肉分離,因此人人奮力,朱家染院短短幾年便打開名聲,人人見到朱富戎,都是誠心喊一聲朱老爺,十分尊敬。
  平安府的朱家是如此,但杉天府的朱家卻不是這個光景。
  另外幾房少爺以前沒給父親跟哥哥幫過手,到杉天府後卻想跟嫡長兄一樣,說說笑笑金銀自來,結果不是被騙就是買到差貨,血本無歸,同房之間兄弟相爭也不在少數,沒多久這幾戶又再分了一次家。
  最慘的就是四房黃姨娘,她的獨子迷上個青樓姊兒,吵著贖身不成,居然偷了床下那箱金子跟姊兒跑了,黃姨娘欲哭無淚,只好帶著媳婦跟小孫女涎著老臉回本家求收留。
  如此,分家不過二十年,平安朱家依然大門大戶,杉天朱家卻已經沒落,偶爾便會有人雇車前往投靠。
  有些會獲贈金銀,有些卻連大門也進不去,這些事情說起來江南有大半的人都知道。
  車夫會擔心不是沒道理,他怕自己把這兩名姑娘從杉天府拉到平安府,萬一也是個大門都進不去的,那這四日的車資要找誰討,剛聽那少女說「銀子我們自己有,不會短少你的」,這才心安了些。
  不多時,朱家那石獅矗立的紅漆銅環門便在眼前。
  「姑娘,朱家到啦。」
  只見一個十八九歲的綠衫少女先跳下車,接著轉身扶出一位年紀較幼小,顯然也比較嬌貴的小姑娘。
  綠衣少女從錢袋拿出一吊錢,笑道,「大叔,多謝您啦。」
  車夫接過,見她笑得可愛,又想起自己幾年前載過一家據說是二房分出來的夫妻,早上才到呢,沒想到下午便聽說朱家的大管家拿掃把把兩夫妻轟了出來,這時見綠衫少女笑靨迎人,忍不住問,「姑娘們是來依親的嗎?」
  「是。」
  「朱太夫人仍在,她念佛多年,或許不會計較以前的恩怨,總之兩位姑娘姿態放低點,好歹別白走這一趟。」
  綠衣少女知道他是好心提點,微笑致意。
  見車夫揮鞭離開,她轉身拉起那紅漆大門上的銅環,敲了幾下。
  不一會,有個小廝打開門,原本頗為不耐,但看到綠衣少女笑容可喜也不好意思板著臉,語氣溫和許多,「姑娘找誰呢?」
  「我們是杉天府溫家,請問大老爺在嗎?」
  朱府偏廳。
  一名小姑娘雙手握拳,雙眼望著內廊的方向,顯得十分忐忑,「姊姊,你說萬一朱家不認,這該如何是好?」
  「怎會不認,我們有信物的,既然為商就得重諾,難不成朱家這麼大戶還坑了我們嗎?」綠衣少女見妹妹如此,笑著安慰道,「眉頭別皺著,不好看。」
  見姊姊這樣嘮叨自己,局促的小姑娘忍不住笑了,「惜玉姊姊你真是,明明才二十,怎麼講起話來跟嬸子們差不多。」
  綠衫少女心想,那是因為姊姊我的年紀,跟那些嬸子們相去不遠啊—是的,她就是傳說中的穿越女。
  溫惜玉,二十六歲,小聰明幼稚園西瓜班的導師,被男友甩了之後想來個小旅行散心,沒想到遊艇卻在外海翻了,人生就此豬羊變色。
  沒穿到大戶也沒穿到皇室,海邊溺水後,一朝醒來成了貧困農家的七歲娃,芳名黃來弟。
  驚訝有之,害怕有之,但因為自小父母離異,母親過世後她在親戚家中被推來推去,還曾在育幼院待了兩年多,後來是父親聽聞前妻過世,女兒無人照顧才急忙回國尋回她,新家有父親再娶的妻子,還有一個異母妹妹溫可霞——十歲之前經歷了這些,惜玉的個性被練就得十分隨遇而安,只驚訝了幾日便接受了這個奇怪的事實——她從二十六歲的溫惜玉變成七歲的黃來弟。
  黃來弟有姊姊兩人,但在惜玉穿越後沒多久俱被賣掉,此外有爹一人,娘一人,奶奶一人,小兩歲的弟弟一人。
  那農婦不是黃來弟的親媽,對來弟之苛,讓惜玉這個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無法想像,才七歲居然就要燒飯洗衣,晚上還沒床睡,得躺在灶邊顧火種,面對妻子如此要求,父親卻是當作沒聽見,至於奶奶也就算了,是個重男輕女的,惜玉多夾一根鹹菜都會被白眼。
  惜玉人小力薄,農家望出去又是一片荒野,只能忍著童工歲月,偶爾在夢中回想一下歡樂的二十一世紀生活充當慰藉。
  如此過了一年多,一日突然有幾輛馬車經過求給個方便,原來是富戶欲訪友,沒想到車夫卻迷了路,四處找不到地方,眼見天色晚了又有女眷,希望他們讓個房間出來讓女眷休憩。
  農婦見對方賞錢大方,自然是滿心高興,吩咐當時才八歲的惜玉快點去弄飯。
  富貴的一行人中有個四歲女童,對惜玉特別感興趣,圍著她繞不停,惜玉這一年多只跟怕老婆的爹,惡後娘,從不正眼看她的奶奶,皮到欠揍的弟弟說過話,見可愛的小朋友跟自己攀談,倒也不挑剔對方語言能力太差了。
  小女娃天真可愛,讓身為幼稚園老師的惜玉喚起了職業魂,跟她說了幾個童話故事,都是小孩子喜歡聽的,哄得女娃超級崇拜她。
  隔天早上要走,女娃拉著惜玉的手哭哭啼啼捨不得分開,惜玉笑著摸摸女娃的頭,跟她揮了揮手。
  女娃見狀,居然哭得更大聲,「姊姊跟我回家吧,晚上跟我講故事,給我作伴。」
  「潤兒。」旁邊的貴夫人蹲下身子,摟住女兒笑著安慰道,「姊姊有自己的家呀,怎麼能去我們家呢。」
  惜玉聞言,內心突然閃過一個想法:是機會!
  既然黃來弟的兩個姊姊都賣了,那賣了她也不算什麼吧。
  不然自己該怎麼辦,也許兩年後賣給人牙子,也許十年後許給下個村頭的二愣子,一輩子埋在這農村里……喔不。
  惜玉想著想著,大膽往前一步,跟那貴婦道,「夫人,您買了我吧,我雖然才八歲,但能做的事情很多,只要一兩。」
  貴夫人沒想到一個小孩竟如此大膽,怔了一怔。
  農婦見那嬌貴女娃的確喜歡自家丫頭,立刻道,「是啊,夫人,我家來弟很能做事的,一兩就好。」
  貴夫人看著女兒一臉要求,實在不忍拒絕,點了點頭,「好吧。」
  農婦喜極,當下叫了丈夫快點去請村長過來作見證,雙方寫了契約,畫了押,黃來弟就此歸杉天府溫家,此後與黃家皆無干涉,便跟著主人家的姓氏。
  惜玉這時才知道自己的新主人家也姓溫,而那叫做潤兒的小姑娘全名是溫潤玥—最後一字從玉字邊,似乎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定數。
  潤兒小姑娘一知道姊姊可以跟自己一起回家,高興得不得了,也沒嫌惜玉手臟便即刻拉住她的手,十分親熱。
  溫夫人道,「來弟,你有什麼要帶走的,進去收拾一下。」
  惜玉搖搖頭,「不用了。」
  車行到市集客棧,溫夫人便命隨行的丫頭給惜玉好好洗個澡,又命人去布莊買了現成的衣服給換上,待梳理乾淨再帶去給溫夫人見過,夫人身邊的老嬤嬤笑說,「原本還以為是個小泥人,沒想到打扮起來倒還討人喜歡。」
  接著便由老嬤嬤給惜玉說了些簡單的事情,大抵是見她還小,也沒說得太複雜,只說主人家姓溫,是海商,潤兒姑娘是嫡女,以後讓她給姑娘作伴即可。
  兩日後車行入杉天府溫家,惜玉終於看到自己以後要居住的地方,一言以蔽之就是升級版的林家花園。
  雖然嬤嬤當初沒跟惜玉多說,但憑她現代人的常識與邏輯,自然很快就搞清楚宅內狀況。
  溫夫人是正妻,成親多年無所出,倒是她當年的陪嫁丫頭林氏給溫老爺連生了兩個兒子,此後母憑子貴,雖然是丫頭出身卻被扶為貴妾,但林氏心思也算老實,並不恃寵而驕,見到溫夫人總是規規矩矩的行禮,溫老爺又不嗜色,居然就這一妻一妾並無再娶,如此一家也算和樂。
  又過數年,溫夫人終於有孕,一舉得男,取名溫任遠,兩年後又誕下溫潤玥,溫老爺自是喜極,他與溫夫人是表兄妹,自幼相識,感情十分深厚,當年不得已納了林氏也是為了留後向母親交代,現在見心愛的女子給自己傳宗接代,意義自然不同,每次行海歸來給母親請安後便待在妻子的院子,甚少去林氏那兒,庶子若要見父親,要到嫡母的院子請安才有辦法看到。
  惜玉既然是給溫潤玥作伴,自是待在溫夫人的院子,此後數年惜玉過得順風順水——既有本事當貴族幼稚園的導師,陪伴個小娃不過是小菜一盤,簡單得很,該學刺繡了,該睡覺了,該去給太夫人請安了……潤兒都乖乖聽話,只能說是緣分加上技能,潤兒這小嬌女很吃她這套,故此溫老爺跟溫夫人都對她挺不錯的,並沒有讓她做什麼粗活,潤兒春秋裁制新衣新鞋總也有她的一份,即便做工不能比,但相較於溫府中其他童工,她的待遇已經好太多了。
  惜玉就這樣以溫來弟的身分在大宅度過一個又一個春夏秋冬,好日子直到三年前的小雪之日。
  溫夫人母親病重,溫老爺陪妻子回鄉省親卻沒再回來,後來才聽說伍陽山的官道常有盜匪出沒,若外地人不慎便是有去無回。
  惜玉內心十分難受,見溫潤玥哭昏幾次,更是小心翼翼的哄吃哄睡。
  太夫人在此時異常堅強,知道兒子存活無望,一方面自己對商行的帳,一方面則讓溫任遠在熱孝中趕緊娶進康家女兒,待喪事過去,溫任遠便正式掌家。
  雖然不過十四歲,可由於溫老爺自小便親自教導他,再者有溫太夫人扶持,因此也算做得有模有樣。
  三年後溫任遠出孝,選了個年後的良辰吉時便同溫家船商第一次行海。
  行海一次約需半年到八個月,溫任遠才出門不到十天,太夫人便病倒了,溫潤玥想去探視,但她自己身子不好,當時也染了風寒,大管家讓她別去,不然互相過了病氣那可糟糕。
  至於太夫人這邊,林氏跟兩個媳婦日夜不睡,親侍湯藥,太夫人卻咳得越是厲害,連換幾個大夫都沒起色。
  待溫潤玥病癒,惜玉陪同她到太夫人的屋子,她老人家不過半個月時間便似老了十歲,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是咳。
  溫潤玥見奶奶這樣,眼圈一下子變紅了,想撲上去卻被林氏院子裡的周嬤嬤攔住,道,「潤姑娘身子剛好,可不能靠這麼近,太夫人咳歸咳,心裡是明白的。」
  林氏無奈,只道,杉天府有名的大夫都來看過,也沒能說出個病症,已讓兒子去臨府瞧瞧有沒有醫術高明的大夫了。
  溫潤玥擦擦眼淚,握住林氏的手,「我見姨娘跟兩位嫂嫂都瘦了一圈,這些日子著實辛苦了,也該好好休息,不如讓那些嬤嬤來替著吧。」
  林氏苦笑,「潤姑娘說這什麼話,哪有婆婆不舒服,媳婦卻在休息的道理,這日後如果見到老爺跟小姐,我可怎麼交代。」
  溫潤玥聞言,眼淚又往下掉, 「姨娘跟嫂嫂有心,爹娘一定是知道的,內心肯定謝謝姨娘代為盡孝。」
  惜玉見狀,總覺得……微妙。
  溫潤玥雖然已經十五,但她受盡疼愛,心思單純,肯定不知道人心險惡,而她溫惜玉可是在職場上打滾過的人,很懂人世間有多險惡。
  譬如說,班上的小皮蛋會為了報復她的愛心小手拍,半夜打無聲電話給她。
  又譬如說,單身爸爸追求不成,把她的電話跟照片貼在色情網站,留言「房貸壓力大,求好心哥哥幫忙」,害她被園長約談。
  怪獸家長因為她不願偏心,憤而投訴她教學態度不佳。
  惜玉想著職場生涯中那些阿哩不達的事情,又想起林氏的悲情人生—小姐無子,陪嫁丫頭因為連生兩個兒子被扶為貴妾,不知道多少丫頭羨慕林氏的際遇,恐怕林氏當時也覺得自己走了大運,誰知自家小姐居然會在數年後有娠,還一舉得男,當溫任遠呱呱墜地那刻起,她的兩個兒子就注定什麼也沒有。
  溫太夫人是溫夫人的親阿姨,十分偏袒自己這個外甥女,加之溫老爺愛妻,故溫家嫡庶觀念極重,林氏見到溫任遠得稱「少爺」,見到溫潤玥也得喊聲「潤姑娘」,吃飯時同廳卻是分桌,林氏站著伺候太夫人吃菜喝湯,等太夫人吃飽了她才能坐下。
  至於晚輩們情況也是層級分明,溫任遠跟溫潤玥若還沒吃飽,林氏的兩個兒子跟媳婦們就不能舉筷,有次小孫子餓了,忍不住用手先拿個桂花糕,太夫人眼尖看到,瞬時拍桌,林氏跟二兒子一家全跪著,讓老人家罵了快半個時辰,更別說溫老爺已經許多年不去她的院子。
  這可不是培養什麼好媳婦的環境,林氏如此孝順,惜玉几乎可以肯定這是恐怖片的前奏。
  再往床上一瞥,已經咳得說不出話來的老人家眼中一片哀意,神情絕非欣慰有媳如此。
  惜玉並不是路見不平的個性,只是平心而論,太夫人真的對她不錯,她對這個老人家是有感情的。
  自己名義上雖然是丫頭,但太夫人對她總是和顏悅色,喜愛有加,惜玉記得自己身子還沒長高前,太夫人常會摸她的頭說,將來潤丫頭成親之前我會先收你為義孫女,也別叫來弟了,就叫惜玉吧,潤丫頭有孕後,若你願意,便讓潤丫頭的丈夫給你收房,若不願意,有個義姊的名字總也不能動你。
  這話太夫人不只說過一次,溫府有不少人都聽過,連新名字都取好了,以後不叫溫來弟,要叫溫惜玉了,加上口耳相傳,大抵都知道太夫人有這心思。
  而這心思便成了惜玉的護身符,別說大管家的兒子想娶她,就連二少爺想收她當通房都沒門—她在溫府雖然不是主子,可也不是可以隨意要走的小丫頭。
  思及此,惜玉往前了一步,「潤姑娘心疼姨娘,姨娘孝心又重,不忍回房休息,不如潤姑娘陪林姨娘去賞賞梅,小歇一番,我跟周嬤嬤這邊守著便是。」
  說完便搬了凳子到床邊,假意給太夫人按摩起來。
  只能說幸好她來到這裡懂得藏著掖著,沒人知道她是知識分子,見林氏跟溫潤玥出去後,她暗中在太夫人手背上寫了幾個字。
  太夫人睜大眼睛,很快地伸出顫抖的手,跟著寫了幾個字—「林氏有異心,帶潤兒投奔平安府朱家,待任遠行海歸來再做打算。」
  「舅老爺?」
  「林氏給我吃藥使我病重,主要便是想以沖喜為名把潤兒許給知府家的傻兒子,一來可以拿知府的大筆聘金,二來給自己出口多年惡氣,三來藉以攏絡知府,將來好給兒子從官鋪路,潤兒若不見,林氏第一個想到的便是我娘家兄長,因此絕對不能去那。」
  「朱府跟我們可有交情?」
  「有……」
  兩人這樣簡單的交流,週嬤嬤沒聽到交談的聲音,又不曾想過一個打農村買來的丫頭會識字,便也懶得過來看著,自顧自地繡著手中的繃子,思忖著再給小孫子繡雙鞋。
  週嬤嬤很專心,完全沒注意到惜玉已經偷偷摸向太夫人的床頭,將那雕花木栓左右移動數次找到暗格,取了一包東西出來塞進衣服,冬衣厚重,倒也不是太明顯。
  莫約一個時辰後,溫潤玥跟林氏回房,惜玉很明顯看到林氏跟周嬤嬤在打暗號,類似「這丫頭有沒有搞什麼鬼」,「姨娘放心,我看著呢」之類的。
  回到院子,惜玉關上了自己的房門,又放下半邊床帳子左思右忖,杉天府到平安府雖是不遠,可難就難在怎麼樣無聲無息出府……
  隔日,惜玉找來溫潤玥的奶娘,交代了一番,奶娘一聽林氏想害自己一手奶大的小姐,豈有不急,自然是能多快就多快,出去一趟買回了四個年紀差不多的丫頭,兩個留在院子,其餘兩人惜玉自有安排。
  等林氏的人發現溫潤玥不見已是幾天過去,兩人早已姊妹相稱,一路到了平安府。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 www.happyfunnyland.com ☆☆

TOP


後記:CD包裝有感簡薰

  依然是粉絲報告(噗)。
  在薰掉入J.POP圏開始買日文CD時,才知道原來唱片有分初回盤跟普通盤,初回盤比普通盤多一些東西,小贈品,加收歌曲,不同的封面……這些都是我喜歡的初回,但有一種是我喜歡中帶著痛苦的,就是「初回特殊包裝」。
  顧名思義,就是長得跟一般CD不太一樣,可能是紙盒(普通紙盒,中型紙盒,超大紙盒),可能是塑膠以外的包裝材質(合成皮,瓦楞紙),CD尺寸以外的形狀
  (超長方,大正方,多角型),也有的會做成一本書。
  精美是精美,可有時候會考倒我,到底要怎麼放,或者要放在哪,CD架肯定是放不進去的,放在書架又有點怪怪,所以我只好收拾出一個地方專門放置它們。
  如果一樣的內容,初回包裝售完後會壓制塑膠盒版本,那我就等,但情況會變得有點好笑,譬如說發新專輯了,我內心就想,喔,去年的那張應該已出塑膠版了,可以去唱片行找,變成「出新專輯的時候,就是我入手上一張專輯的時候」這種奇妙狀況。
  我還是偏好統一規格,這樣比較方便???
  不過,如果所有男女主角都是統一規格就很無趣了,在《穿到古代嫁隻狼》中的主角們就有些非典型,相信大家看完之後應該已經了解他們有趣的地方了吧,那麼就下次見了。



    ☆☆ www.happyfunnyland.com ☆☆

TOP

Thanks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

TOP

标题

3Q

TOP

好看

TOP

好看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夏天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Whisky Boutique Createch Computing - System Development ,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