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煒《恰恰小蠻妻》


出版日期:2014/5/8


內容簡介
別扭的男人不愛談情,可一旦愛了就是非愛不可; 
保守的女人不懂談愛,可一旦愛了就是一生一世。
義風覺得,自己的人生在有了秦詩韻後,豪門少爺成了老媽子,
生活更是一團亂。別人家的女孩都是乖巧可愛討人喜歡,
更別說上流社會的名媛,哪一個不是溫聲細語,甜美得像個小公主?
唯獨他家的秦詩韻,野得像個小太妹,天天找人打架挂彩不說,
還是個缺心眼的。明明他是捧在手心把她寵大的,
這丫頭卻敢頭也不回的走人,讓他好找。
雖然不想承認,可打從十年前,秦詩韻走進秦家,
他就喜歡上這個比洋娃娃還漂亮精致的小丫頭。
外人眼中的他,個性潇灑不羁、玩世不恭,
可其實他就只愛一個女人,而且還是個心眼小又護短的男人,
既然他都愛了,也不想不愛,那秦詩韻不愛也好,
愛他也好,反正這輩子,他都要定她了!


楔子

  「你是誰,爲什麽會在我家?」秦家別墅裏,秦義風皺了皺眉頭,看著花園中的小女孩問道。

  花圃旁,原本靜靜蹲著的小女孩聞聲回頭,如葡萄般黝黑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著秦義風,秦義風微微一愣,俊朗的眉毛輕輕上揚,心中感歎,好漂亮的孩子。

  陽光下,身穿白色公主裙的女孩像是墜落凡間的天使,讓人想將她捧到手心裏疼愛,秦義風忍不住上前了兩步,卻仍是跩跩地問:「小丫頭,我在跟你說話,回答我。」

  「阿風。」一聲輕斥從身後傳來,秦義風回頭,見自己的媽媽韓依柔快步走到自己面前,一邊伸手拉著那個女孩,一邊不滿地說:「怎麽可以對妹妹這麽凶,一點當哥哥的樣子都沒有。」

  「妹妹?哥哥?」秦義風臉色一黑,臭著臉道:「媽,你又在搞什麽鬼,我什麽時候多出了一個妹妹。」說著,他臉色不善地瞪了媽媽身旁的小女孩一眼。

  「從今天開始,她就是我們秦家的孩子,是你的妹妹。」韓依柔絲毫不理會兒子的臭臉,樂滋滋地炫耀道:「怎麽樣,她是我和你爸爸從育幼院接回來的,是不是長得很漂亮?她叫詩韻,以後就叫秦詩韻哦,怎麽樣,名字是不是很好聽?」

  秦義風無語地翻了個白眼,暗道自己的媽媽又開始自我陶醉、自說自話了。

  秦家一共有三個兒子,長子秦義絕、次子秦義倫和三子秦義風,外人都羨慕秦家家大業大,穩坐全亞洲電子業龍頭老大的位置不說,三個兒子還一個比一個聰明帥氣,但韓依柔卻對這三個兒子百般嫌棄,一直吵著要再生個女兒,體會一下女兒在身邊甜甜撒嬌的幸福感。

  可惜秦英和不舍得妻子受苦,堅決不肯讓韓依柔再受孕,於是韓依柔只能去收養一個,半年內她一直東奔西走,幾乎找遍了全部的育幼院,只爲尋找和她投緣的女孩。

  她甚至幻想,被她收養的女孩能同自己的兒子來一場傾世絕戀,讓她近距離觀看一場驚心動魄的浪漫愛情故事,對此,秦家三兄弟分別表示了不同程度的反對。

  一轉眼半年過去,韓依柔始終都沒找到她喜歡的孩子,他們三兄弟都當她已經放棄了,沒想到今日還真被她領養回來了一個,不過這孩子確實長得不錯。

  秦義風又看了秦詩韻一眼,興致缺缺的欲轉身離開,韓依柔一把拉住他道:「別跑,你身爲哥哥,必須要好好地保護妹妹,詩韻剛到家裏,很多事情都不熟悉,媽咪決定,從現在開始,就由你來照顧她。」

  「我?」秦義風不敢置信地瞪著韓依柔,「管家和保姆都在,爲什麽要我來照顧她?」

  「因爲你是哥哥,我說你來就得你來。」韓依柔眯著眼睛威脅,「詩韻很膽小呢,在她還沒融入咱們家之前,她的衣食住行都必須由你來負責。」

  看著韓依柔堅決的眼神,秦義風默默地歎了口氣,他親愛的媽媽啊,她以爲他看不出來她在打什麽主意嗎?不就是想施行她心中的那個光源氏計劃,想看看他和這個丫頭能不能擦出什麽愛的火花,譜寫出像小說一樣的戀愛贊歌滿足她嗎?

  拜托,他都已經十五歲了,早就不是好騙的小孩子了,她怎麽不找大哥和二哥來配合她,就只會欺負他脾氣好、好說話。

  但歎氣歸歎氣,秦義風還是認命地接受了自己媽媽的安排,誰讓他是秦家最孝順的兒子,但是他可不願意就這麽任媽媽擺布,他發誓,他絕對不會喜歡上秦詩韻!

TOP



第一章

  秦義風覺得,自己的人生在有了秦詩韻後,簡直變成了一團糟。

  聖洛夫迪亞學院,最有名的私立貴族學院。

  傍晚,秦家的管家准時驅車來到學院門口,欲接即將放學的秦詩韻回家,卻意外地看到門外站著三個不該在此時出現的人影。

  秦義風一臉陰沈地看著面前的少女,眼底蘊含著山雨欲來的風暴。

  在他面前,秦詩韻滿臉不服氣地回瞪著他,那張精致的小臉上布滿了灰塵,髒亂的衣服使她看起來完全不像個出身名門的淑女,倒像是個混迹街頭的小太妹,此刻她正緊緊地抓住另外一個少女的手,將那個一臉驚慌的少女擋在身後。

  「三少爺?小姐?」秦家管家有些詫異地走到秦義風面前,又看了看一身淩亂的秦詩韻。

  此時離學院下課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秦詩韻本該在學院裏上課,而秦義風已經完成國內課業,後天即將出國留學,並開始嘗試接管公司在國外的業務,韓依柔爲了送他,特地舉辦了一場宴會。

  他此刻也應該跟著秦家二老准備宴會的事宜,但是他卻出現在秦詩韻的學校門口,這是怎麽回事?

  「說,這次你又幹了什麽事?」無視管家的靠近,秦義風眯著眼睛,冷冷地看著秦詩韻。

  「哼。」秦詩韻把頭一扭,氣呼呼地噘起了小嘴,那桀骜不馴的表情看得秦義風又是一陣火大,張口開始數落道:「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哪裏像是秦家的大小姐!有哪個名媛會把自己糟蹋成這樣的?」

  女孩子就要乖巧可愛才討人喜歡,上流社會的名媛有哪一個不是溫聲細語,甜美得像個小公主一樣。

  當韓依柔把秦詩韻帶回家的時候,秦義風雖不太情願照顧她,但也沒有太過排斥,因爲秦詩韻實在長得太過精致,像是一個墜落凡間的天使,但當秦義風接手了照顧她的任務後,他無語的發現,這是個有著天使面孔的小惡魔。

  秦詩韻原本的家庭還算富有,雖比不上秦家的富可敵國,但好歹也算個千金小姐,年幼的時候也一直過著掌上明珠的生活,後來她爸爸生意失敗,債台高築,她媽媽就將她暫時寄養在親戚家中,同她爸爸一起去爲周轉資金的事情奔波。

  然而他們因爲心力交瘁,竟在一次意外的車禍裏雙雙喪生,秦詩韻立刻從天堂跌入地獄,從千金小姐變爲了可憐的孤兒。

  那些原本巴結著秦詩韻父母的親戚,此刻見風轉舵,沒有人願意照顧留下來的秦詩韻,於是就將她送到了育幼院中。

  或許是因爲太小就經曆了人生起伏,在親戚的身上嘗夠了人情冷暖,後來在育幼院中也因爲長相太過出色而受盡了欺負,秦詩韻剛被韓依柔接回家的時候,就像是得了自閉症的兒童,不言不語、不哭不笑,看起來就像一個沒有生命的陶瓷娃娃。

  秦義風爲了讓她恢複正常,幾乎想盡了所有的辦法,最後也成功的打開了秦詩韻的心扉,讓她逐漸變得開朗活潑,只不過……她好像開朗活潑得有些過頭了。

  秦義風看著面前毫無千金大小姐樣子的秦詩韻,有些無力地長歎了一口氣。

  看她這狼狽的樣子,又是和誰打架了吧,該死的,他的教育環節到底是哪裏出現了問題,怎麽會把她養成這副模樣?

  「義風。」見秦義風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而秦詩韻絲毫沒有低頭的打算,一直被秦詩韻護在身後的少女,忍不住怯憐憐地張口,「不要怪韻韻,她都是爲了我……」

  「甯兒你閉嘴,這事和你沒關系。」秦詩韻聽到洛甯兒爲自己說話,立刻凶巴巴地開口打斷她。

  「秦詩韻!」秦義風瞪了她一眼,壓抑住快要暴走的怒火,轉向她身後的洛甯兒問:「你是詩韻的朋友?」

  「三哥你有什麽脾氣衝我來,不要欺負我的朋友。」秦詩韻氣急敗壞地擋在洛甯兒面前,像母雞保護小雞一樣護著洛甯兒。

  「你給我閉嘴。」秦義風沒好氣地輕斥了一聲,臉色稍微和緩,放柔語氣對洛甯兒說:「這位小姐,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麽事嗎?」

  洛甯兒怯生生地擡頭看了秦義風一眼,立刻雙頰飛紅,羞澀地低下了頭,秦義風暗自感歎,這才是女孩子該有的模樣,哪像他家那只小惡魔,凶巴巴的一點都不可愛。

  「是、是有人欺負我,韻韻是爲了保護我才跟別人打架的。」洛甯兒的眼底瞬間溢出了水光,抽泣著,「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來找韻韻,韻韻就不會被人嘲笑有我這種身分低賤的朋友,就不會……」

  秦詩韻臉色一沈,轉頭瞪著洛甯兒道:「甯兒,不准這樣說自己!我才不准別人欺負你,什麽身分低下,那些花癡女又比我們高貴到哪裏去了?什麽千金大小姐,我才不稀罕,哼。」

  「有人欺負你、嘲笑你?」秦義風的眉頭狠狠地擰了起來,語氣變得有些陰沈,「誰?」他秦家三少爺捧在手心裏,耗盡心血、費盡心思養大的妹妹,竟然有不長眼的東西敢來嘲笑欺負,哪個混蛋向天借了膽子!

  雖然不是秦家親生的,但秦家二老對秦詩韻的疼愛不亞於親生女兒,秦家三位少爺看韓依柔喜歡,也都接受了這個妹妹的存在,尤其是負責照顧她的秦義風,縱使經常抱怨自己快被秦詩韻氣得吐血,但他其實是秦家最溺愛秦詩韻的一個。

  他後天便要出國,於是想親自來接她參加自己的宴會,但沒想到會看到秦詩韻一身狼狽地出現在自己面前,怒火高漲的他顧不得問清發生了什麽事,秦義風那一刻只想掐死這個狀況不斷的死丫頭。

  她這個樣子……他怎麽能放心離開她出國,她就不能讓他省點心嗎?

  「三哥,我不想上學。」見秦義風徹底變了臉,秦詩韻一臉郁悶地開口。

  「你該死的在說什麽鬼話。」這個年紀不上學,她要幹什麽。

  「我說我不想在這裏上學。」秦詩韻毫不畏懼地吼了回去,「這裏的人都看不起我,都當我是個冒牌的千金小姐,我爲什麽要在這裏天天看她們的臉色?」

  秦義風沈默了,四周的空氣壓抑得有些嚇人,片刻後秦義風問洛甯兒,「這位小姐,請問怎麽稱呼?」

  「我、我叫洛甯兒。」洛甯兒偷偷看了秦義風一眼,害羞地回答。

  「管家,你送洛小姐回去,洛小姐,今天的事情我會查清楚,然後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讓你受驚了,抱歉。」秦義風禮貌地對洛甯兒笑笑,然後轉向秦詩韻冷哼道:「你,跟我走。」

  「韻韻……」洛甯兒猶豫地看了看秦詩韻,秦詩韻毫不在意地對她擺了擺手,「安啦,三哥不會吃了我的,讓管家送你回去吧。」

  「呃……韻韻,那個我拜托你的事情……」洛甯兒羞澀的低著頭,擰緊了自己的衣角。

  「哦,那件事啊……」秦詩韻的臉色有些古怪,但很快又恢複了正常,笑咪咪地說:「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秦詩韻!」身後傳來秦義風的咆哮聲。

  秦詩韻噘著嘴,揉了揉耳朵回道:「來了來了,甯兒我先走了,你安心的跟管家回去吧。」說罷,秦詩韻飛速地轉身朝秦義風衝了過去。

  「欸,韻韻……」洛甯兒張口,但秦詩韻早就跑到了秦義風的面前。

  前方,夕陽在地上拉出了一道俊朗的剪影,洛甯兒呆呆的看著秦義風俊美的臉龐,小手抓緊了胸前的衣襟,默默地把這道身影深深地印在心底。

  她輕輕歎了口氣,暗自祈禱,韻韻她可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一定會將自己的情書交到秦義風的手上吧?不知道秦義風看了之後會有什麽反應,秦義風會不會像自己喜歡他一樣也喜歡上自己呢?

  「洛小姐,我們走吧。」秦家管家見洛甯兒一直在發呆,禮貌地上前請示道。

  洛甯兒何時受過這種待遇,頓時有些受寵若驚,她回頭看看,秦義風和秦詩韻已經走出了她的視線,她咬了咬下唇,有些急切地說:「伯伯,你等我一下,我有些話忘了對義風說。」說罷也不等管家回應,洛甯兒掉頭就朝秦義風追去。

  她還是不太放心,畢竟秦義風後天就要出國了,她就再也見不到他了,她一定要親眼看著韻韻將那封情書交給秦義風才可以。

                            

  聖洛夫迪亞學院的四周是林蔭小道,秦義風親自開車前來接秦詩韻回家,卻沒有將車停在學院門口,而是停在了學院後方。

  他本是想給秦詩韻一個驚喜,哪想得到卻是自己受到了驚嚇,這丫頭,真是越來越不將自己放在眼裏了。

  秦義風默不作聲地走在前方,秦詩韻跟在他身後,看著他高大俊朗的背影,有些心虛地說:「三哥,你的真生我氣啦?」

  秦義風腳步一頓,回頭看了她一眼,招了招手,「過來。」

  秦詩韻眨了眨眼睛,乖乖地走到他面前,秦義風取出一塊帕子,擦著她被灰塵染髒的小臉,低聲問:「學院裏經常有人欺負你?」

  該死的!跟著她的保镖都在幹什麽,看著他妹妹被人欺負、被人嘲諷,還放任他的妹妹跟人打架?那些保全公司是不想幹了嗎?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又在遷怒了。」秦詩韻由著他凶巴巴地擦拭著自己的臉蛋,皺了皺鼻子,「三哥,秦家因爲我而開除的保镖都快能組建一個保全公司了,這次的事情你就別再追究了。」

  那些花癡女說她的壞話,保镖又聽不到,而她每次打架,保镖也都有及時出手阻攔,否則她怎麽可能只是弄髒了衣服這麽簡單,偏偏三哥每次都要小題大作,害她每次都連累保镖叔叔,她也不想這樣,可那些所謂的名門淑媛簡直是欺人太甚。

  「怎麽,你這丫頭也會怕我追究責任?既然這樣,爲什麽要跟人打架,我教過你多少次了,你是什麽身分,不管發生什麽事情,哪裏輪得到你親自動手。」

  「三哥,你若是不想我再跟學院裏的人起衝突,就說服爹地、媽咪讓我轉去公立學校好不好?」秦詩韻一臉認真地看著秦義風說:「保镖不是萬能的,不可能一直跟著我、保護我,我在這裏很不開心,那些名媛從來沒把我當成秦家的孩子,在她們的眼裏我就是個冒牌的千金小姐,我……」

  「這些鬼話是誰說的!」秦義風一臉怒氣地打斷了秦詩韻的話。

  「你先別生氣,聽我把話說完嘛。」秦詩韻連忙拉著他的袖子,細聲細語地說:「我知道你跟爹地、媽咪是真的關心我、愛護我,把我當秦家的親生女兒一樣看待,但事實終歸是事實……

  我明白的,我也不會跟她們計較,她們怎麽看待我跟我無關,我現在覺得很幸福,可是我在這裏沒有朋友。」

  秦詩韻有些郁悶地低下頭,有些沮喪地說:「我走不進她們的圈子,她們也不屑來跟我說話,甯兒是我以前在育幼院時最好的朋友,她時常會抽空來看我,卻每次都被那些人嘲諷,如果是我自己的話,我能忍就忍了,但我不能讓她們欺負甯兒。」

  看著秦詩韻那堅強中又透著一絲柔弱的小臉,秦義風心軟了,他歎了口氣,皺了皺眉頭,牽著她的小手邊走邊說:「公立學校環境不好,讓爸媽請家教在家裏學習吧。」

  「我才不要!」秦詩韻立刻皺起了眉頭抗議,「每天待在家裏我會瘋掉的,那還不如來這裏被那些花癡女欺負。」

  「又在說什麽傻話。」秦義風無奈地瞪了她一眼,「這件事我會處理,我保證以後不會讓你再碰到類似的事情,我後天就要出國了,你在家裏給我乖一點,不要再惹事知道嗎?我走後大哥會照顧你,要是再有什麽委屈就找大哥解決。」

  「你就不能等二哥回來以後再出國嗎?」秦詩韻有些畏懼地抱怨,「我害怕跟大哥講話啦。」

  秦義絕那張活閻王臉,就連媽咪都退避三舍,要是讓大哥來管教她,恐怕他會先整死欺負她的人,然後再來脫去她一層皮。

  「所以你就每次都來折磨我?」秦義風臉色終於和緩,露出了一絲寵愛的笑容,「壞丫頭,你也欺負我比較好說話嗎?」

  「明明你自己也害怕大哥,竟然還好意思說我。」秦詩韻抱著秦義風的手臂撒嬌,「媽咪讓你照顧我,結果我還沒長大,你就丟下我不管了,欺負人的明明是你好不好。」

  秦義風失笑地敲了敲她的腦袋,「我不過是出國兩年,很快就回來了,怎麽了,舍不得我離開?」

  秦詩韻立刻搖頭否認道:「才不會舍不得你呢,你不在就再也沒人念我了,我巴不得你趕快出國呢。」

  她雖然這樣說著,卻是更加用力地抱緊了秦義風的手臂,生怕下一刻他就會消失不見一樣。

  「韻韻,我很快就會回來的。」秦義風停下腳步,低頭看著這個讓自己操心了好幾年的小丫頭,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只不過是分開兩年而已。」

  事實上,他也舍不得離開她啊,從秦詩韻來到秦家開始,她的衣食住行都是由自己親手安排的。

  他看著她從精致的女孩變成了現在姣好的少女,看著她如花蕾般在自己的細心呵護下,一點點美麗綻放,那種親密無間的感覺早就融入了血骨,一想到要分開兩年不見,秦義風的心底立刻覺得空落落的。

  「喔……」秦詩韻低著頭,秦義風只能看到她一頭烏黑的秀發,他皺了皺眉頭,擡手勾起了她的下巴,卻發現那雙晶瑩的大眼睛裏已經蓄滿了淚水。

  「韻韻。」秦義風頓時心疼得不行,連忙擦拭著她的眼淚,「別這樣,三哥又不是不回來了。」

  秦詩韻靠進秦義風的懷中,將小腦袋藏在他寬闊溫暖的懷裏,吸著鼻子說:「我知道,可是一想到你要離開我那麽久,我……不太習慣。」

  初到秦家,她排斥一切,她本以爲秦家三位高高在上的少爺會鄙視自己的出身,看不起自己、羞辱自己,但她沒想到,秦家竟然是真心接納自己,把自己當做秦家的親生女兒一般疼愛。

  養父、養母對她細心教導,給了她無微不至的關懷和已經缺失的父愛、母愛;大哥面冷心熱,平時雖不見得對她噓寒問暖,但每年她過生日時,他再忙也會趕回家裏陪她一起度過。

  二哥心思細膩、溫文爾雅,將她的生活安排得井然有序,但同她感情最深厚的,一直都是面前被她稱做三哥的秦義風。

  秦義風一直陪在她的身邊,雖抱怨照顧她麻煩,但對她的疼愛不比任何人少,他看似對她最凶,但每次到最後妥協的都是他,最放不下她的還是他。

  曾經有一段時間,她每晚都要靠在他懷裏被他哄著才可以入睡,她來到秦家已經整整五年,從她十歲一直生活到十五歲,而秦義風也從十五歲變成了二十歲,唯一不變的,就是他們一直形影不離,他一直都在她的面前、她的身邊、在她的心裏……

  如今竟要和他分開兩年,秦詩韻心裏充滿了不舍,卻也不能任性地說出不讓他走的話。

  秦義風這次出國雖然是留學,但更多的是要學習怎麽接管秦氏集團,這是他身爲秦家少爺的義務,她的三哥可不是纨褲弟子呢。

  「韻韻,你要是舍不得我,讓爸媽也給你辦手續,跟我一起走好了。」秦義風見她一臉郁郁寡歡,思索了片刻說:「你自己在家我也不放心,國外的發展空間也更好一點。」

  「不要。」秦詩韻想也不想地拒絕。

  「嗯?丫頭,你不想跟我一起出國?」秦義風的臉色立刻又難看起來。

  臭丫頭,剛才還依依不舍難過的掉淚,這會竟然想也不想地拒絕他,一點都不考慮他做哥哥的良苦用心,真是白白疼愛了她五年。

  「你是要到國外學習的,我跟你去幹嘛?難道要你幫我收拾爛攤子收拾到國外啊,再說了,我放不下甯兒。」秦詩韻噘著嘴回答,「甯兒她比我可憐,我那麽幸運,被爹地和媽咪帶回家,但甯兒到現在都孤苦無依、沒人疼愛,我是她唯一的朋友,要是我跟你走了,以後誰來管她?萬一她又被人欺負了怎麽辦?」

  「所以我這個哥哥還沒有你的朋友重要?」秦義風臉色臭臭地瞪了她一眼,兩人邊走邊聊,很快就走到了車前,秦義風打開車門,將秦詩韻塞了進去。

  「羞羞臉,這麽大的人了還跟人家的朋友吃醋。」秦詩韻一臉嬌憨地皺了皺鼻子,見秦義風一語不發,沈著臉替她系上了安全帶,秦詩韻突然湊上前在他的臉頰邊吻了一下,隨即扭頭平視著前方哼了一聲:「我才不告訴你我最喜歡三哥了呢。」

  秦義風動作一頓,感覺被她吻過的地方熱熱的發燙,心情一瞬間飛揚起來,臉上的神情也柔和得彷佛能滴出水來。

  他坐到駕駛座上,笑咪咪地回答,「是、是,三哥知道了,三哥也不告訴韻韻,三哥最喜歡韻韻。」

  「啊,對了!」秦詩韻臉色突然一變,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

  她這種危險的舉動讓秦義風眉頭一皺,立刻斥道:「乖乖坐好,注意安全,怎麽坐車的時候也像個猴子一樣,平時管家接你的時候,你也是這樣嗎?」

  「才不是咧,我只是差點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秦詩韻拿出一封皺巴巴的信,「這是甯兒讓我轉交給你的,吩咐我一定要看著你把這封信看完,哼,花心大蘿蔔,竟然連甯兒都會寫情書給你,真不知道大家都迷戀你哪裏。」

  秦詩韻的語氣酸酸的,就像是自己有什麽東西被觊觎了一樣,她噘著嘴不開心地說:「甯兒聽說你要出國了,以後見不到你了,所以就鼓起勇氣要向你告白。

  結果被那些大小姐們看到了,就嘲笑甯兒不自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鵝肉,甯兒明明比她們美多了,三哥,你到底要不要答應甯兒的告白?」

  說完秦詩韻凶巴巴地將那一封情書塞向秦義風,然而此時秦義風剛剛發動車子,並打開了車窗,窗外一陣風刮過,秦詩韻又因爲動作幅度略大,手指一顫,那封皺巴巴的情書就順著車窗飛了出去。

  「啊,甯兒的情書!」秦詩韻著急得想要跳起來,卻被身上的安全帶阻攔。

  秦義風連忙騰出一只手按住她,「小心,掉了就掉了,你乖乖的別鬧。」

  「三哥你這個壞蛋,那是甯兒給你的情書欸。」秦詩韻氣呼呼地瞪著秦義風,「你怎麽可以這樣糟蹋女孩子的心意?」

  「是嗎?沒興趣。」秦義風一臉淡然地瞥了秦詩韻一眼,然後加快了車速朝秦家駛去,對身後飛出去的情書看都沒看一眼。

  這個笨丫頭,在他的生命中有了她以後,他怎麽可能還會接受別人。

  雖然秦義風不想承認,但他又不得不承認,隨著這麽多年感情的累積,媽咪的小算盤恐怕真的要得逞,他已經離不開這個笨丫頭了。

  妹妹?曾經他也以爲他對她只是單純的兄妹之情,可隨著她越長越大,出落得越發精致動人,他便無法再忽視心底對她那種越來越特殊的情愫。

  縱使她總是讓他頭痛,讓他暴跳如雷,讓他想要吐血,但這樣的秦詩韻比起那些矯揉造作的大小姐,多了數不清的鮮明色彩,雖然抱怨她一點都不淑女、不溫柔,但秦義風其實愛死了她的特別。

  除了這個丫頭,他誰都不要,只不過她現在還太小,對感情的事情又缺根筋,等他出國回來,那時候她年齡正好,他便可以對她說明一切,而她也會在分開的這段時間,發現對自己的不同吧。

  瞧,她現在不是已經舍不得自己了,秦義風一直堅信,秦詩韻心底也是有自己的,她對自己的感情也不是純粹的兄妹之情,在她的心底,自己和大哥、二哥的地位不一樣,可惜她自己都沒有發現。

  兩年,只要兩年,等他從國外回來,那時候秦詩韻就長大了,而他也就不必再隱忍了。

  秦義風開著車帶著秦詩韻絕塵而去,窗外,那封皺巴巴的情書隨風飄落,飄飄蕩蕩落在地上,一個氣喘籲籲追趕過來的身影慢慢地走近。

  洛甯兒臉色慘白,看著慢慢消失不見的車尾,身子緩緩蹲下,將那封被棄若敝屣的情書緊緊的握在手中。

  終於眼淚止不住地落下,洛甯兒顫抖的嘴唇低泣道:「秦詩韻,我把你當我最好的朋友,可是你爲什麽要這樣對我……」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
  《相關書籍介紹》--

  想看施蜜兒是如何融化秦義絕這座大冰山嗎?不要錯過臉紅紅系列695《總裁的小嫩妻》。



  想看秦義倫如何將顧曉冉誘入情網嗎?不要錯過臉紅紅系列707《天價小嬌妻》。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3798




    ☆♬☆ www.happyfunnyland.com ☆♬☆

TOP

thanks

TOP

123

TOP

謝謝

TOP

内容看了
爱本是泡沫。

TOP

Thanks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

TOP

3Q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