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楓《前度男朋友》[分手要狠之四]


出版日期:2013年05月10日

從有記憶以來,他的身影便一直在她身旁
在他提出交往的要求時,她樂得像得到全世界
但快樂轉瞬即逝,他們最終還是走向分手──
他說,分手是爲她好,因爲她是他最珍惜的妹妹
盡管當不成情人,他們還是能成爲永遠的知己
她不知道要怎樣才能挽回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的心
也不想將自己弄得像個瘋婦般苦苦哀求,因此選擇放手
卻不曉得要如何放開那顆深愛他的心……
分手的這三年來,她拼命掩飾對他的感情
爲了不讓他爲難,她順著他的每個要求
天真地以爲她的柔順會換來他的欣賞
幻想著終有一天他會再度愛上她
即使他身邊的位置已經有別人,她還是努力地守候
直到他宣布,他找到專屬的幸福
才讓她徹底清醒,看清他的世界不再有她的立足之處
注定不屬于她的,再怎麽留戀終究不會變成她的……


  第一章

  雪白指尖在鍵盤上快速移動,發出節奏有致的聲響,間中停頓下來,隨即是翻開紙張的聲音。

  片刻後,室內陷于寂靜。

  疲憊地揉了揉眉心,杜凝轉頭,目光落在一旁的月曆上,心中暗暗算了下。

  原來她已來到這兒一個月了。

  自醫學院畢業後,她一直在市內另一家公立醫院工作,直到上個月調來博仁醫院,擔任急診室醫生。

  這兒的醫生都是很好的工作夥伴,對于初來乍到的她,總是好心地提點,讓她沒多久便適應了這邊的環境,工作也漸漸上軌道。

  放在月曆旁邊的是一個陶瓷娃娃,她輕輕撫上陶瓷光滑的表面,無意識地來回移動,冰涼的觸感令她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並沒有跟他提及調職一事。

  其實,也沒必要跟他說。

  這是她的私事,何況她又不是轉行,只是由一家醫院轉到另一家醫院工作,而且他大概比她更忙碌,真的沒有必須告訴他的理由。

  緩緩地吐一口氣,她收回手,重新擺在鍵盤上,繼續未完的工作。

  若有人問她爲什麽要當醫生?杜凝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事實上,她並沒有任何雄心壯志,也並非擁有偉大使命,她只是不知道大學要念哪一系,于是聽從別人的意見,隨便填上醫學系,怎知真的給她考上了,求學過程中她並不像其他同學埋首苦讀,但她的成績還是名列前茅,並在畢業後順利地當了醫生。

  要是給別人知道,或者會被視作炫耀吧。

  雖說她對成爲醫生並沒有特別的抱負,可是既然這是她的職業,她便會努力做好,盡力拯救每一位病人。

  拿過保溫杯,她啜飲一口微溫的咖啡,苦澀的味道自舌尖蔓延全身,就在此時,調成靜音的手機忽地傳來震動,在靜谧的室內清晰地傳進她耳裏,她的眸光立刻落在手機螢幕上。

  看著一個她熟悉至極的名字,理智告訴她應該接聽,順道跟他說她調職的事,反正這不是不可告人的秘密,然而情感阻止了她。

  直覺告訴她,在這半夜三更的時候,他的來電絕不會是好事,而且她也沒空理會他,因此不接聽是最好的解決方法,讓他以爲她在忙,或是在睡覺便好。

  果然,震動在下一秒停止了。

  杜凝籲一口氣,迅速將這通來電抛諸腦後,重新投入工作中。

  時間緩緩流逝,當天空透出一絲黃澄澄的光芒時,杜凝才將積壓一天的公文處理完畢。

  捶了捶肩頭,她按鍵儲存檔案,然後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再步出辦公室。

  跟迎面而來的同事打招呼,她臉上挂著淺淺的笑意,即使徹夜未眠,她看起來仍是精神奕奕。踏著優雅的步伐,她來到員工餐廳,吃了點東西充饑後,就在她准備離開時,遇上了同爲急診室醫生的查瑞雪。

  「Tansy,還沒要回去嗎?」前來買咖啡的查瑞雪問,同時爲連續兩天留在醫院值班的她看起來仍是那麽漂亮驚歎不已。

  明明同年,怎麽Tansy就是一副晶瑩剔透的模樣?難道這就是天生麗質?查瑞雪暗忖。

  「正准備回去。」杜凝回答。

  「那我不打擾你了。」查瑞雪知道她不難相處,但覺得她身上散發一股跟別人不同的氛圍,所以至今她們只是交情普通的同事。

  「如果醫院有忙不過來的地方,可以隨時打給我。」杜凝說。

  「喔,好的。」

  兩人又寒暄數句後,便分道揚镳。

  杜凝回到辦公室收拾好隨身物品,關掉電腦離開,一會兒後便來到停車場,她坐上了MiniCooper,迅速揚長而去。

  

  余澤望著手機,好看的兩眉幾乎連成一線,平常微微上揚的嘴角如今全抿緊,就連手都不由得緊握成拳。

  他不悅地以指敲打桧木桌面,昨晚他因爲忙于整理下星期開庭所需要的資料而留在辦公室工作,熬夜令他因爲睡眠不足而心情煩躁,雪上加霜的是杜凝一直沒有接電話。

  她不是貪睡的人,這時候她應該已經醒了,更何況,她昨晚很有可能在醫院值班。

  他不解她爲什麽要當公立醫院的醫生?

  明明可以自行開設診所,這樣便不用如此辛苦,偏偏她就是一意孤行要待在公立醫院。

  真是的,早知道當年就不要遊說她去念醫學系了。

  自小到大她什麽事都聽他的,唯獨當醫生這件事,她始終沒有理會他。

  他不過是看不過去她那般折騰自己,當個急診室醫生,終日承受沈重的工作壓力,以及病人橫蠻無理的要求,難道她一點也不覺得辛苦嗎?

  他應該要她去念法律才對,那麽她現在定會待在他的律師事務所裏,舒服地工作。

  「啧!」他爲自己當年的決定後悔。

  「老板,」伴隨敲門聲而來的是一道女嗓,「你要咖啡嗎?」

  余澤朝秘書擺擺手,「不用麻煩了,我待會兒便會回去。今天有預約嗎?」

  熟知他的個性的秘書早已拿來行事曆。「下午四點有預約,不過可以改期的,要不要替你安排?」

  「好。」他點了點頭,現在他很累,既然能改期,那麽改期好了。

  「明白,我會處理的。」秘書笑著退出辦公室。

  一會兒後,余澤開車離開公司。

  整晚都在工作,所以他現在累得隨時能入睡,只是在睡覺之前,他有一件事必須要先確定。

  他加快車速,二十多分鍾後,他已將車子停在一幢建築物前。

  在下車的瞬間,他抿緊的嘴角揚起一絲淺淺笑意,伸手松開領帶,撥弄一下略顯淩亂的發絲,散發著一絲落拓氣息的他渾然不覺自己吸引許多路人的目光。

  踏著優雅的步伐,余澤走進建築物內,但須臾過後,他便離開了。

  跟剛才的和煦神情截然不同,此刻的他活像別人欠他千萬債務,全身上下被濃得化不開的陰影籠罩住。

  她一個月前就調職了?爲什麽他不知道?

  以他們的關系,他不該是從別人口中得知她調職的事,要不是他來找她,她是不是不打算跟他說?

  越想越生氣,余澤狠狠地踩下油門,車子全速往前衝去。

  余杜兩家是世交,他跟杜凝的哥哥也是多年的同學,他們的關系好得如同一家人,所有關于杜凝的大小事務,他都知道得很清楚。

  他跟她甚至曾經交往三年。

  即使分手了,他們仍舊友好如昔,當不成情人,他們依然是最好的朋友,所以他實在不明白爲什麽她不告訴他調到別家醫院的事?

  她不擅長下決定,很多時候他都會爲她出主意,而她都會乖乖接受,像她當年不知道該選那系,他便提議她去念醫學系。

  可是這次的調職,她怎麽沒事先跟他商量?博仁醫院的醫生素質如何,他都沒有事先調查清楚,她會不會誤進野狼的巢穴?

  手機鈴聲蓦地響起來,見螢光幕亮出她的名字,余澤騰出一手按下擴音鍵,心急地喚著:「Tansy!」

  「嗯,你找我有什麽事?」

  杜凝輕軟的嗓音讓他攏緊的眉心稍稍松了一些。

  「你怎麽沒接電話?」他先前打了不下三十通電話給她。

  「喔,最近比較忙,所以──」

  「你調到別家醫院了?」他打斷她,語氣有點衝。

  「你知道了?」她的語氣裏沒有太多的驚訝。

  余澤按捺不滿。「我是剛剛到醫院找你,才知道你一個月前已經調到博仁醫院,這次你怎麽不跟我商量一下?」

  「只是工作地點不一樣,沒商量的必要。」她回答,「而且我又怎能拿這種小事占用你寶貴的時間?」

  「Tansy,什麽叫我寶貴的時間?只要是你的事,對我來說都不是小事,我都很樂意給予意見,你這樣太見外了,讓我很傷心。」

  「好吧,這次是我不好。」杜凝很快便讓步。

  「你還在醫院?」

  「家裏。」

  「那我現在過去。」他轉動方向盤,往她的公寓駛去。

  杜凝頓了好幾秒,才道:「Darren,你過來做什麽?」

  「怎麽,不想見到我?還是你待會要回醫院?」他想到她拒絕見面的理由就只有這個。「沒關系,我去醫院找你也可以。」

  她連忙阻止他,「不用去醫院找我,我已經下班了。」

  「嗯,我快到了。」因爲等交通號志燈的關系,余澤停了下來。「待會見面再說吧。」

  挂斷電話後,他看到路旁有一家花店,沒有多想,也不管是否違反交通規則,他連忙下車買花。

  

  望著已結束通話的手機,杜凝緩緩地吐了口氣。

  她不明白自己爲何那麽輕易就向他低頭?說好了跟他無關,她也不認爲自己需要事事向他交代,既然如此,爲何一下子便退讓?

  原因,從來沒有改變過。

  咖啡的香氣彌漫室內,她倒了一杯咖啡,並迅速煎了一顆荷包蛋,再將烤好的吐司放在盤子上。

  將所有東西放在餐桌上後,門鈴聲適時響起。

  她前去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束艾菊,以及捧著花束的俊帥男人。

  「送你。」將花遞給她,余澤脫下鞋子,套上她爲自己准備的拖鞋,聞到空氣中的香味,他轉頭望向餐桌。

  「謝謝。」杜凝將花收下,察覺到他的目光,又道:「煮給你的。」

  「那你呢?不一起吃嗎?」他並不嫌棄她的廚藝,只是桌上擺的是一人份的早餐。

  「我在醫院吃過了。」她將插滿艾菊的花瓶放在餐桌上。「喏,快點吃吧。」

  「Tansy!」余澤不滿瞪她一眼,但仍拉開椅子坐下。

  「什麽事?」她笑容可掬地回應。

  「算了,我吃就是了。」知道她沒打算理會他,加上他真的餓了,也就不再堅持。「爲什麽不找我商量?」

  唉,就知道他不會忘記這件事。杜凝走進廚房,爲自己倒咖啡。

  「餵!」余澤看著她的背影,語氣帶著一絲強硬。

  這種被她排除在外的感覺,從知道她不告訴自己調職後便揮之不去,他覺得胸口好像被什麽東西堵塞住了,呼吸也變得不順暢,而她此刻閃躲的態度更讓他生氣。

  杜凝喝了一口咖啡,才道:「剛才在電話裏不是解釋過了嗎?這只是一件小事,我不好意思打擾你。」她坐下來,偏首朝他笑了笑。

  「才不是小事!」他反駁,「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以我們的關系,你不需要跟我客氣什麽。」

  她是他最好的知己,也是他最疼的妹妹,有關她的所有事情,他當然要清楚知道。

  尤其她看似精明,實際上對很多事都抱持無所謂的態度,這樣很容易被人牽著鼻子走,加上她優秀的家世,很可能成爲別人眼中的肥羊。

  萬一她給別人騙了怎麽辦?

  杜凝笑而不語,目光落在盛放燦爛的艾菊上。她知道自己及不上他一半的能言善道,總是輕易地照著他的話做,像她會當醫生,就是因爲余澤建議她念醫學系,像是他先提出交往的要求,也是他先放棄他們那段感情。

  在他面前,她從來只有乖乖聽話的份。

  因爲他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爲她好。

  他教會她戀愛的甜美,也讓她嚐到濃得化不開的苦澀。他說,分手是爲了她好;他也說,她是他最珍惜的妹妹,所以盡管當不成情人,希望他們能夠成爲永遠的知己。

  自始至終,都是他說,她聽。

  她怎麽想,對他而言根本不重要,所以她漸漸不再表達自己的想法,只要他說的不太違背她的意願,她盡量都聽,盡量依從。

  因爲,她是那樣的喜歡他。

  她想不起什麽時候開始喜歡他,從她有記憶以來,他的身影便一直在她身旁,他的俊美、優秀占據了她的世界,讓她再也沒法子注意其他人,她也有自信對他的認識夠深。在他提出交往的要求時,她樂得像得到全世界,然而快樂轉瞬即逝,他們還是走向分手,盡管不願,可是她不想爲難他,更不想因爲他們鬧得不愉快而影響兩家的關系,她根本就沒有別的選擇。

  分手後的這三年來,每次面對他的關心,她都有種透不過氣的感覺,尤其她必須分享他與女朋友的情事時,壓在心頭上的石頭一天天的增大,所以她才會選擇不告訴他調職這件事,希望爲自己換來一點喘息的空間。

  雖然她知道不可能瞞多久。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余澤不滿地睨她一眼。

  「有、有啊。」她回過神,依然笑意盈盈。「我承認這是我一時疏忽,忙著適應新的工作環境,也忙著工作上的交接,所以忘了跟你說。」

  「真的是這樣嗎?」他狐疑地打量她臉上的表情。

  她誠懇的笑容背後像是有層層陰霾,是他的錯覺嗎?

  盡管她說是一時疏忽才會忘了告訴他,可他們不時會見面,難道她每次都忘了說嗎?

  所以她是故意的?

  爲什麽?

  見他的臉色變得陰晴不定,杜凝隨即明白當律師的他習慣了什麽都先質疑,遂道:「我是真的忘記,你也知道醫生的工作不輕松,有時下班後真的會腦袋一片空白,什麽也想不起來。」

  聞言,余澤的臉色並沒有和緩,反而罩上一層寒冰。「所以我早就叫你不要待在公立醫院當醫生,你就是不聽,這就叫自討苦吃,怨得了誰?伯父、伯母會擔心你的健康,Timothy也擔心你這個寶貝妹妹。只要你想,隨時可以自行開診所,真不明白你怎麽想。」

  「我沒事的,而且醫院人手不足──」她虛應。

  「難怪你一副睡眠不足的樣子,別人或許會覺得你很有精神,可是我一眼便看出你累得很!多少天沒睡了?」

  她舉起兩根指頭。

  「什麽?」余澤從椅子上跳起來,迅速走到她面前,看似橫蠻卻又不失溫柔的拉起她,「你當自己是鐵打的嗎?快去睡覺。」邊說邊推她到臥室門前。

  杜凝打開房門,回頭對他說:「行了,我會睡的,還是說你想唱催眠曲給我聽?」

  「Tansy。」他沒好氣瞪她一眼。

  「你也好好休息吧,」她忽地放軟了聲調,「瞧,你都有黑眼圈了。」她伸手輕點他眼下的皮膚,「光會說我,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敢對我說教?」他朝她龇牙咧嘴。

  因爲他的舉動,她笑了出來。

  「不敢。」很難想像這位知名律師會有如此孩子氣的神情?

  有別于平常挂于唇畔的淺淺弧度,眼前燦爛如花火的笑容勾住了余澤心底一根細弦,並發出清脆的聲響。

  笑意同時掩蓋了她柔美容顔流露的一絲倦意,讓她美得令人移不開目光,也讓他憶起他們最初交往時,她也常常展露這樣的笑靥,因爲珍惜她的笑容,所以在知道他並不是她所渴望的幸福時,即使不願,他仍毅然放手,讓她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他至今仍是如此爲她設想,否則他怎麽可能管東管西?

  對于不感興趣的事,他連看一眼的興致也沒有,只有杜凝能夠讓他憂心至此。老實說,他還想跟進房間,確定她真的熟睡了才離去。

  只是他也明白自己跟她的關系有點特殊,他們既是青梅竹馬,也是交往過的男女朋友,就算分手無礙他們的交情,但是在某些事情上,適當的回避還是需要的。

  更重要的是,他必須讓自己知道這道界線的存在,絕不能越過那道藩籬,否則一切都不能回頭。

  他,輸不起這段關系。

  「好了,你快去睡,我先走了。」余澤輕力一推,將她推進門裏。

  「嗯,你自己小心一點。」杜凝心中很清楚,這扇房門就像一道界線,清晰道明他們早就分手了,他們現在只是好朋友而已。

  看著門板合上,即使聲音微細,還是如同槌子般打在余澤的心上,提醒他已經看得太久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起來。

  「餵,Michelle,找我什麽事?午餐?好啊,我待會兒過去接你……知道了,放心吧……」他邊說邊移動腳步,先是收拾好他用過的杯盤,目光被餐桌上盛放的艾菊吸引,直到手機另一端的人發出嬌嗔,他才道:「就是想該送你什麽花……當然是玫瑰花……」

  爲了阻止心中的騷動,余澤逼迫自己移開目光,說出一些違心論。

  走至玄關,他換下拖鞋,小心翼翼地關上門,深怕吵到在房裏睡覺的杜凝。

  當屋子裏回複安靜的瞬間,房間的門再度被打開,杜凝走到客廳,回想剛才余澤跟女朋友的對話。

  Michelle是他現在的女朋友,也是她大學時同一個社團的學姊。她們畢業後各自在不同領域發展,但一直保持聯絡。

  在與她分手後,余澤一個接一個的換女朋友,直到半年前他跟Michelle開始交往。Michelle在公關公司工作,是個衣著亮麗,永遠保持合宜打扮的人,臉上總是描繪最精美的妝容。

  平心而論,他倆真的很相配。

  因爲大家都認識的關系,她不時會接到Michelle的電話投訴,開玩笑的指控余澤因忙碌而冷落了她。每次接到這樣的電話,就像一根根箭射進心髒,叫她痛不欲生。

  杜凝拿起一支艾菊,她很喜歡這樣的小花,可是Michelle收到的將會是一束玫瑰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她不過是余澤的好朋友而已。

  別人大概會佩服她有如此寬大的胸襟,竟然跟前男友保持友好關系,甚至分享彼此生活裏的點滴,而他也不避諱地介入她的私事。

  分手後亦是朋友,這在他倆身上是成立的。

  然而,她心底明白,這是自討苦吃。

  要是她對他沒有絲毫的留戀,她就不會在乎他有了戀情,更不會理會他的新女友是她認識的人。每次她充當聆聽者,細聽他的生活點滴,都如同在她身上插上一刀。

  如果他們兩家的關系沒有那麽密切,情況是否會不一樣?她不需要顧忌哥哥跟他的關系,也不需要考慮對他的律師事務所是否會帶來任何影響,這樣一來,她是否可以跟他一刀兩斷?

  答案並不可能出現的。

  衆人覺得他們會交往,許是認識了太久,誤以爲那如同親人的感情等同戀愛,分手不過是回歸正常軌道,所以對彼此的情誼理應沒有任何影響,而且余澤很快便跟別人交往。

  面對衆人理所當然的想法,她除了報以微笑,也沒有力氣去辯解什麽了。

  反正她從來就不適合跟別人爭論。

  當醫生的好處,在于別人難以質疑她的專業性,她只需要跟病人解釋清楚,他們通常不會心生懷疑,就算有也是極少數,而且她運氣好,都能輕松打發他們。

  她承認自己在某些方面是懶散了點,不過面對身爲律師的余澤,向來辯才無礙的他,她哪有說服他的本事?

  盡管他以爲她好爲由,可是她知道他當初與她交往是看在她父母的份上,並不是因爲愛她。

  她不知道要怎樣才能挽回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的心,也不想將自己弄得像個瘋婦般苦苦哀求,所以她選擇放手。

  卻不曉得如何放開自己的心。

  即使三年過去了,聽見他跟女朋友的喁喁細語,還是叫她的心抽痛不已。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 www.happyfunnyland.com ☆♬☆

TOP

3Q

TOP

Thx

TOP

喜歡,謝謝

TOP

thx

TOP

Thx

TOP

thx.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