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菓《傻犬店長討你愛》[夏日大作戰之四]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4-7-16 02:02 編輯


出版日期:2013/10/25
  凹嗚,他的小學徒日記怎麼會這麼的悲慘?
  他只是因為想要改掉有錢大少爺好吃懶做的惡習
  才來到這里從洗碗工做起,好好學習如何經營一家餐廳
  為什麼負責帶他的前輩會這樣暴力?
  明明是個長相還滿甜美的女孩子,卻時時刻刻板著臉
  兇起來的時候更比虎姑婆還嚇人!
  呿,她以為自己早出來工作幾年,當前輩了不起啊?
  等他自己開了餐廳,要是有機會當她的頂頭上司
  他絕對會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沒想到才過了半年,他的願望就實現了!
  不過他現在已經知道能有她這樣的員工是老板的福氣
  求著她替他工作都來不及,哪里還敢惹她不高興!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實習養成的習慣
  他一雙賊眼總是黏在她身上離不開
  然後心就會跳得好快好快,臉也會漸漸紅起來……
  哎,剛認識她的時候,他還酸過她兇巴巴的沒男人愛
  現在他卻為她動了心,寧當老繞著她打轉的傻狗狗……


第一章
  下午兩點,忙碌的午餐時段過去之後,小義大利餐館的廚房後頭,一個新面孔學徒正揮汗如雨地清洗著午餐時段客人用過的盤子。

  他才剛來三、四天而已,在廚房里除了洗碗盤之外還什麼事情都無法做,聽說新人洗盤子大概要洗上一、兩個月之後才會被恩準去學習處理蔬菜或肉品什麼的雜務,然而他是走後門進來的,應該不會真的拖上一、兩個月才讓他脫離洗碗工這個雜務吧?

  「喂,你又忘了洗盤子的底部。」

  韓芳語的語氣有些冰冷。同樣的事她已經提醒過兩、三次了,然而這個男人總是會忘記,所以這一次她不僅開口罵了,還順手拿起手邊的大托盤敲了一下他的頭。

  「喔。」沈家健低著頭承受了這一記訓斥的敲擊,連忙將盤子翻過來仔細地清洗底部。

  其實盤子的底部會臟到哪兒去?客人基本上都不會碰到這個地方,服務生端盤子送餐的時候也不太會摸到,為什麼非要洗盤子的底部不可?

  不過他這個菜鳥是沒有資格反駁的,前輩怎麼教他就得怎麼做,羅嗦太多的話搞不好又要挨打了。沈家健摸了摸那有點疼的頭頂,覺得這位負責教育他的前輩太暴力了一些。

  明明是個長相還滿甜美的女孩子,卻時時刻刻板著張臉,一絲笑容都看不到就算了,兇起來的時候還好像虎姑婆似的……沈家健連忙搖了搖頭阻止自己繼續腹誹前輩,來餐廳當學徒是他自己決定的,不管受到什麼樣的待遇都得咬著牙承受才行。

  如果是以前的他早就忍不下去了,過慣了那種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富家少爺的奢侈生活,他怎麼可能拉得下臉進餐廳當學徒洗碗盤?要是被他那群朋友知道了鐵定會被恥笑死的──

  然而這些都是以前不懂事時的想法,現在的他想要改掉有錢大少爺那些好吃懶做的各種惡習,想要好好修正一下自己的生活態度。都快二十七歲了,他竟然還一事無成,對比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兩位好朋友,溫錦翔是已經拿過許多知名獎項的服飾設計師,另一個更了不起,從家族企業的基層員工做起,甄芯現在已經爬到副理的位置了。

  對比自己的一事無成,想想他都覺得汗顏啊!

  他考慮了好一陣子,最後決定接受舅舅提出來的事業計劃建議,把手邊出租中的一間黃金店面收回來自己開餐廳做生意。

  他對餐飲事業並非完全陌生,親戚里面就有人開壽喜燒店、火鍋店,還有咖啡店等等的,他們沈家幾乎可以算得上是餐飲世家了,因此當他說要開餐廳的時候,很多親戚都給了他寶貴的意見──不是只有成功的經驗談,也有一些失敗的慘痛經歷。總的來說管理很重要,不能把全部的事情都交給請來的員工,免得錢什麼時候被卷走了都不知道。

  因此他才來這邊當學徒,了解一下餐廳里的工作環境,以及每個職務會接觸到的事務細項,以後自己管理起來心里才會有底。

  韓芳語見他抿著唇一副不高興的神情,就開罵了:「才講你一句就擺臉色給我看啊?既然是來當學徒的,就稍微自覺一點,少在那邊給我耍少爺脾氣!」

  沈家健覺得前輩好像有針對他的嫌疑,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她了,難不成是身分已經曝光了?可是這件事情應該只有餐廳老板知道才對,況且就算身分真的曝光,前輩應該會對他好一點才對吧?

  因為隱藏了身分,被當成真的菜鳥學徒來操是意料中的事,沈家健這麼做也是為了改掉往日那些驕恣自大的習性,硬是咬著牙承受了前輩的各種訓誡。

  廚房里的每一個員工都是他的前輩,大家都可以隨意地吼他,可是就屬這個韓前輩的訓斥最讓沈家健難以接受──說實話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或許是因為韓芳語是個女孩子?還是個比他小五歲、今年才二十二歲的小女生,每次被她罵,他都覺得特別的難堪。

  「動作快一點,你在摸魚嗎?」韓芳語見他慢吞吞地將沖乾凈的瓷盤倒扣在旁邊的烘碗機中,又慢吞吞地去拿下一個等待沖洗的盤子,一向急性子的她火氣都冒到頭頂上來了。「洗個盤子要一分鐘,你當我們餐廳的水是不用錢的嗎?」

  「要沖乾凈才行不是嗎?」沈家健終於忍不住頂了句。萬一盤子沒洗乾凈的話還不是要怪在他頭上。

  「你要是伶俐一點,一分鐘絕對可以洗五個以上。」

  沈家健抿著唇不說話了。他也知道自己的動作有點慢,但那是因為他對洗盤子這個工作還不太上手啊!而且盤面偏大,泡了洗碗精之後又滑不溜丟的,他要一直很小心才不會失手打破盤子呢!

  其實韓芳語並不是故意要折騰這個新來的學徒,只是他每次被訓誡時都擺出一副有點不屑的神情,莫名地讓她覺得有些厭惡。

  她提醒的事情好像當下他都有照著去做,可是忙了一會兒她再回過頭來瞧他的時候,他竟然又恢復被罵之前的蠢笨態度,這教她怎麼不生氣?

  同樣的話一說再說,連豬都該學會了,他卻一再地犯同樣的錯誤,韓芳語覺得自己苦口婆心的教導全都是白費功夫,真是氣死人了。

  沈家健又被罵了,覺得有點不爽,可是他現在的身分是新來的學徒,沒有立場發脾氣,只能抿著唇承受前輩的指教。

  好不容易把大水槽里的盤子全部洗完,接下來並不是就能夠休息了,餐廳開始下午茶時段,這時候送進廚房里的就是各種茶杯、茶具以及蛋糕點心盤,沈家健認命地繼續手邊的清洗工作,昨晚他已經婉轉地向老板表示自己想要換工作崗位,應該今天就會有答案了吧?

  說實話,當了三、四天的洗碗工,他真的快受不了了。

  才這麼想著,老板正好就進廚房了,沈家健聽到聲音後回過頭看了老板一眼,表情一整個可憐兮兮的。

  接著馬上就聽到老板開金口下令了:「小沈,明天開始你調到前菜組那邊。」

  「是!」沈家健眼見願望達成,立即換上笑臉精神抖擻地應了一聲。

  「洪先生,他才剛來不到一個星期,連盤子都還洗不乾凈,怎麼可以這麼快就調到別組去?」韓芳語大為吃驚,老板怎麼會突然間下這樣的指派命令?

  「你不也說他盤子洗不乾凈嗎?那就讓他先去學些別的工作……」洪念祖朝沈家健眨了眨眼睛,然後就像來時那樣匆匆忙忙地離開了廚房。

  沈家健察覺旁邊傳來一陣超強壓迫感的低氣壓,不用轉頭去看也知道是韓芳語在瞪他,他不是笨蛋,才不會自找罵挨咧!低下頭心情愉悅地繼續洗小碟子,他樂得用背影對著那抹不悅的瞪視目光。

  隔天,他到前菜組那邊去報到,應該是洪老板特地打過招呼的關系,他在這里並沒有受到任何前輩的刻意挑剔,負責帶他的也是個年輕的女孩,名字叫蔡如意,她比韓芳語好相處多了,就算他記不太起來她教過的事情,蔡如意不僅不會罵人,甚至會微笑地再提醒他一次。

  被年輕女孩這樣溫柔對待,沈家健有點飄飄然。男人嘛,立刻就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懷疑對方是不是對他有意思。

  不過這樣的想法當天晚上立刻就破滅了。

  下班時沈家健在後門看到蔡如意上了一位年輕帥哥的機車后座,她摟著那男人的腰兩人甜蜜蜜地在他眼前呼嘯而過,他聽見自己腦海里剛冒出來的粉紅泡泡破滅的聲音……

  唉唉,好女人都是早早就被人給霸占住了,哪里還輪得到他?

  沈家健在後門外的那條暗巷內發了一會兒呆,聽到開門聲後轉頭一看,眼神對上了從後門走出來的韓芳語,這時若是避開眼神的話未免太過刻意了,他只好扯扯唇角朝她笑了笑。

  哪里曉得人家根本就不理他,冷冷望了他一眼就越過他身旁走了開去。

  沈家健根本不曉得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得罪了她,為什麼她要這樣故意針對他?

  他今天都在前菜組那邊學習,碰到韓芳語的時間變得比較少,不過他偶爾還是能感受到她瞪過來的視線,現在又被她無視,他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欸,我是不是哪里惹到你了?你怎麼一天到晚給我臉色看?」莫名其妙被討厭了,這種感覺真的很糟糕,沈家健追了過去,走在韓芳語身旁開口問道,心想對方總該給他個理由吧?

  然而韓芳語只是轉過頭瞪了他一眼,什麼都沒說又繼續往前走去。

  被無視比被討厭還要令沈家健受不了。可惡,他今天就跟她杠上了。

  「喂!你這個人怎麼這樣?我在問你話耶!」

  韓芳語見他持續跟在自己身旁,便加快了腳步。像他這種走後門進來餐廳工作的人最討厭了,以為有老板當靠山就可以什麼都學半套嗎?她最瞧不起像他這樣的人了,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韓前輩,你為什麼要故意刁難我?給我個理由,不然我……」

  「不然你要怎樣?去跟老板告狀嗎?」韓芳語冷笑一聲,露出有點不屑的神情嗆道:「去告狀啊,我才不怕你,我就是這樣帶新人的。連盤子都洗不好的人就貪心地想去學制作沙拉,你還早一百年咧!」要不是老板強勢放行,她絕對會讓這個新來的學徒徹底學會洗盤子之後再讓他去學習別的工作。

  沈家健一愣,原來是這個地方得罪人了。

  可是仔細一想,前菜組這邊的前輩隱約知道他有老板當靠山之後,一個個都對他客氣極了,怎麼這個韓芳語對他還是一樣那麼兇?

  是太有原則了,還是她故意想要吸引他的注意?

  沈家健習慣性地又自戀了起來,剛剛蔡如意那邊的粉紅色泡泡才剛破滅,這頭他又開始胡思亂想韓芳語是不是對他有意思。

  只不過這一次的幻想破滅得更快,因為韓芳語的瞪視讓他打從背脊骨瞬間涼到頭頂上去。

  「你跟著我做什麼?」韓芳語一副遇到癡漢的警戒神情,邊說還邊加快了腳步想要甩掉他的跟隨。

  「誰跟著你啊?我也是要往這個方向走不行嗎?」沈家健怒了,他只是追過來問她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兇而已,哪里是要騷擾她!像她這樣兇巴巴不懂得溫柔兩個字怎麼寫的女孩子,送給他他還不要咧!

  哼,難怪她只能一個人默默地下班回家,只有像如意那種溫婉美麗的女孩子才會這麼快就死會了,擁有會接她下班的體貼男友。反觀眼前這位兇起來像只母老虎的家伙,以後當她男友的人真是倒楣透頂。

  韓芳語狠狠地又瞪了他一眼,然而這一次她不再回話,只是加快腳步向前走去。她得去趕十一點的那班公車,不然再下一班就是十二點的末班車了,實在沒時間再跟他抬杠。

  沈家健見她在街角轉彎,沖進公車亭之後才停下來,嘴角有些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哼,要不是她這麼討厭的話,他這個人可是很有紳士風度的,開車載她回家絕對是小事一樁……只可惜兩個人不太對盤,他才不想用熱臉去貼她的冷屁股咧!

  他開的那輛車也不太符合他現在的學徒身分,不過洪老板對他的特別關照應該讓有些人明白他的身分跟一般的小學徒不太一樣了吧?況且,誰說有錢人不能去當學徒的?

  不過,還是不要太出風頭比較好。沈家健隨即打消開車出現在韓芳語面前炫耀的念頭。如果是蔡如意那個溫柔的小咩咩的話,他早就飛撲過去努力勾引她了。聽說現在的年輕女生很少有人能抵抗得了銀彈攻勢的,他要不要找個機會去橫刀奪愛看看?

  想像起來是很過癮沒錯,不過他大概沒有付諸實行的膽色,他一直都是個有色無膽的小孬孬……

  走到兩條街外的停車場取車,沈家健結束了一天辛勤的小學徒工作,只想快點回家洗個澡然後躺在舒適的大床上睡覺,不過當他把車子開出停車場之後,竟然先反方向開回韓芳語等公車的那個轉角公車亭前,發現那里已經沒有韓芳語的身影後,這才回頭朝自己家的方向開去。

  他也不曉得自己怎麼了,剛剛明明決定還是不要太出風頭,竟然又鬼使神差地往公車亭那邊開過去……他只好自我反駁道他真的是很有紳士風度的人,不忍心看一個女孩子深夜孤單地待在大馬路上等公車,才會開過去看看的。

  照顧女性是男人的天職,就算對方是個討厭鬼,他還是沒辦法對她視而不見。幸好韓芳語已經搭上公車了……沈家健下意識地松了口氣。

  

  辛苦的小學徒生涯來到第二周,沈家健再次被老板的一句話給調到前臺去當服務生,負責教育訓練的前輩又變成韓芳語了,沈家健一聽到這個消息立刻就擺出了一張苦瓜臉。

  「沈哥,只要你認真學習的話,就不會被小語罵了,小語不會故意欺負新人的,她只是責任感重了一點……」

  蔡如意這幾天經常聽到沈家健邊捧她邊說韓芳語的壞話,忍不住替韓芳語維護了幾句。她剛進小義大利餐廳的時候,也是韓芳語負責帶她的,當了這麼多年的同事,韓芳語是什麼樣的人,她很清楚的。

  「她不僅會罵人,還會揍人耶!」沈家健想起自己被托盤敲過,就嘟起了嘴巴想要賣萌裝一下可憐,沒想到蔡如意卻不理他。

  早上的會議結束之後,接下來就是各組人員各自帶開去進行清潔工作。沈家健是真的舍不得離開前菜組,眼巴巴地望著蔡如意轉身離開的背影,冷不防地就聽見了後方傳來韓芳語冷冷的聲音。

  「今天開始你被調到外場,過來跟大家一起拖地板。」韓芳語吩咐完之後就瞪著他,因為沈家健又露出那副有點不屑的神情了。

  韓芳語總覺得他是因為她的年紀比他小,卻對著他指東畫西地教他學習怎麼工作而感到不爽,可是工作場合就是這樣啊!他是剛進餐廳的小學徒,她則是已經工作好幾年的前輩,得負責教會他工作上各種各樣的事務,這跟年紀沒有關系,他要早一點適應才行。

  「是、是,韓前輩!」沈家健不想像其他人一樣喊她小語,就故意這樣喚她。反正她不是最愛用前輩這個身分來壓他嗎?

  韓芳語悶哼一聲,就算是表面上的臣服也無所謂,沈家健要討厭她也就隨他高興,她只是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已。「快走吧!」

  沈家健自從決定要整頓自己的生活態度後,性格其實已經收斂了許多,對餐廳里一起工作的員工總是客客氣氣的,不曉得為什麼就是看韓芳語有些不順眼,可能真的是被她打了幾次就記恨在心底的關系。

  從小到大備受長輩的寵愛,他從來就沒被人打過,偏偏讓這個韓芳語開了先例,他現在只要一看到她就會想到腦袋被托盤敲擊的感覺……

  「拖地的時候,請你看著地板好嗎?」韓芳語察覺到他的視線,抬起頭來瞪了他一眼。「水沒扭乾就把拖把放下來,你是想害客人滑倒嗎?」

  他們店里現在已經全面更換好神拖把組,用腳踩幾下就能把拖把的水給扭乾,不像以前得用手,的確是省事許多。但一直都是大少爺的沈家健,從小到大何時做過這些打掃工作?別說面子上到底過不過得去了,光是拿這種新式拖把都是生平第一回啊!

  沈家健被她當場抓包,又羞又惱地避開眼神低下頭去,低聲咕噥道:「地板天天都拖過一遍,是會有多臟啦?」

  啊咧,突然發現類似的抱怨他之前似乎也講過,就是剛開始學洗盤子的時候……沈家健臉上的尷尬神色愈發濃厚,怎麼好像都是他在推托她教導的做事情的方法?

  如意剛剛勸他的話言猶在耳,如果他肯認真一點學習的話,或許韓芳語就不會對他這樣兇了……終於意識到自己的缺點,沈家健抿著唇用力地劃動著手臂,像是要用拖把將地板給刮出一條溝來似的。

  「不要浪費力氣,走道這里的地板並不會很臟,輕輕拖過去就行了。」

  韓芳語努力壓抑著怒氣,像他這種才講幾句就擺臉色的新人,她真的很久沒見過了。既然要進餐廳學習當學徒,就算他有老板撐腰她也不會怕的,該教就教、該罵就罵,她是絕對不會放水的。

  「座位區那邊就要特別注意一下,或許有前一晚沒清乾凈、濺出來的湯汁痕跡或是飯粒什麼的,總之,你專心一點!」

  沈家健撇撇唇,視線努力盯著地面。

  「我在教你工作的要領還有注意事項,你到底有沒有聽進去?」

  「有啦!」沈家健抬起頭瞪過去一眼,回應的語氣倒是沒敢太過囂張,聲音壓得低低的。

  「那就請你回應一聲,好讓我知道你已經聽進去了行不行?」

  「是的,我知道了!」沈家健有點惱羞成怒,服軟應了一聲後又覺得有點拉不下臉來,接著就有點回嗆似地接了這麼一句:「韓前輩,這樣可以了吧?」

  要他完全臣服是不可能的,不曉得為什麼,他就是不想乖乖聽她的話。

  韓芳語做個深呼吸,忍住了沒繼續開罵,只是冷著臉點了點頭,然後就轉身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因為晚上去替朋友代超商的夜班,睡覺時間只剩下四個小時左右,她這幾天感覺特別的疲倦,似乎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了,確定他有按照她的吩咐去做就行。

  沈家健眼見挑釁不成,竟然有些失望。韓芳語一向是有話就會直接講出來的那種人,他剛剛那樣子嗆她,她卻忍了下來沒有繼續教育他後輩該有的禮貌?

  發現她伸手揉了揉後頸處,接著又捏了捏肩頭……明明只看見背影,沈家健卻覺得看見了她臉上疲憊的神情。難不成是因為他太難教導的關系?

  對於自己成為別人眼中的頭疼人物,以前的他是毫不在意的,不過他最近努力修身養性,已經把過往跋扈的性格收斂了許多,他也不懂為什麼就是在韓芳語的面前控制不住自己的頑劣性格?

  唉唉,人家韓前輩好歹也是個女孩子,他應該把她和如意一視同仁地對待才是,再這樣故意挑釁,只會讓如意看了覺得討厭而已吧。

  不想自己的形象變糟,沈家健再三地告誡自己最好管控一下嘴巴,至少在未來幾天待在外場當實習服務生的時間內,盡量不要去沖撞韓芳語的前輩權威。

  

  服務生的業務比較繁雜,除了早上的清潔工作之外,還要學習與客人應對進退的方式,以及替客人領位、上菜、收拾餐具等等的工作,更要熟悉店內菜單的每一個項目,包含料理是用哪些材料制作的,制作方式又是如何,相較之下,廚房內的工作算是比較單純的。

  一整天下來,沈家健只覺得頭昏腦脹。要學的東西實在太多了,他的腦力有限,記不了這麼多細項的規則,尤其是菜單的部分,材料什麼的真的好復雜。吃的時候不覺得什麼,真的要用心去記一道料理的食材時才發現,一道料理除了看得到的部分,還有很多隱藏的細節,比方說義大利面的醬汁種類之類的,這些知識要他一下子全記起來真的是不可能的任務啊!

  「一時記不住的話就把它抄下來,空閑的時候要用心背誦,必須做到客人開口問的時候,就能夠立刻回答出來的地步。」

  韓芳語見沈家健在聽講解時一臉放空的神情,便拿出一本空白筆記本給他。這其實應該是他自己要準備的東西,看樣子他根本就沒有當學徒的心理準備,竟然在學習工作內容的時候發呆。

  沈家健愣愣地將筆記本接了過來,他以前念書的時候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抄筆記了,現在要離開校園多年的他再次像學生時代那樣寫字,他第一個感覺就是啼笑皆非。

  才剛決定要乖一點,這一次沈家健並沒有明白講出自己的感受,可是也做不到像個好學的學生般努力抄筆記,在上午十一點開始營業前的實習過程中,他零零落落地寫著可能連他自己也看不懂的工作知識筆記。

  韓芳語一直將沈家健的反應看在眼底,討厭這個家伙的心情愈發地膨脹起來,似乎又到了即將爆發的邊緣,偏偏這個時候老板又出現了,他一進餐廳就把沈家健拉到旁邊去,兩人湊在一起嘀嘀咕咕地不曉得在談些什麼,韓芳語冷哼一聲,一股悶氣上來了沒地方發,只好拿著掃帚打算出去打掃店面周邊的馬路。

  她好像找到自己為什麼這麼討厭他的原因了。

  他那似笑非笑的唇角勾起來時邪邪痞痞的神情,就是讓她覺得討厭的地方。

  其實沈家健這人長得還不賴,眉目清朗、豐采俊逸,稱得上是帥哥一枚,偏偏就是那抹討厭的笑意礙著了她的眼──這當然是她個人的偏見,餐廳里好幾個女同事都覺得他那樣的神情叫做風流瀟灑。

  好吧!這是各人觀感不同,她不予置評。

  「小語,我去掃吧!」謝仲名湊過來想要接手這個工作。他是沈家健進來實習之前店里面最菜的一個員工,通常去外面掃馬路就是菜鳥的工作之一。

  「沒關系,仲名,你去忙你的事情,這里我來就行了。」

  韓芳語一向是店里負責擔任教育工作的人,最近幾年店里的新人都是她一手教出來的,跟她的關系都算不錯,所以他們看到她這次教育新人時頻頻受到來自老板的干擾,就有點替她抱不平。

  韓芳語也覺得有些氣餒,工作環境就是這樣,總有碰到人情壓力的時候,尤其下命令的人是老板,像她這種領人家薪水的小員工,不管再怎麼不滿也只能把悶氣往肚子里硬吞下去。

  剛出社會時她可能還會有「大不了就辭職!」的想法,可是辛勤工作多年之後,她已經不再有這種天真的想法了。

  不管去哪里都會碰到類似的問題的。正義感太過強烈並不是不行,但要是影響到自己養家糊口的工作的話,就有點不太值得了。

  總之,她會在能堅持的范圍之內盡好自己的本分,該教的該罵的她絕對不會手軟,對方能不能真的學到東西就要看他的學習意願了。

  反正他有老板罩著嘛!無論如何都不會受到委屈的,不是嗎?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 www.happyfunnyland.com ☆☆

TOP

good

TOP

謝謝

TOP

感謝
我叫冰.
但我不是一粒冰=]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Thx a lot

TOP

有新書可看了

TOP

谢谢分享

TOP

thx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