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雨涼《憨夫不受教》


出版日期:2013年8月22日
找男人談情,都說是玩一玩,不小心卻當了妒婦;
陪女人說愛,都說不會上心,沒注意卻成了妒夫。

葉井安,長相家世都一流,唯獨那該死的壞脾氣很不入流。
一直以來都是女人費盡心思往他身上撲,他卻被逼娶了田寶貝。
可這女人十分不上道,她都嫁他當了葉太太,
卻天天費盡心思想要離開他,他到底是哪裡招惹到這女人,
逼得她非得跟他離婚不可?雖然他也想離婚,但他好歹也是男人,
哪有老婆先說離婚的?更不用說,他葉井安什麼都可以忍,
就是不能忍受不跟田寶貝滾床單,她是他的老婆,
他不跟她滾床單要跟誰滾啊?更教他不滿的是,
他葉井安想睡一個女人居然要花這麼多心思?沒辦法,
他家的老婆太慓悍,只有在床上最乖,讓他吃了一口,
忍不住再吃第二口,一口接一口,結果不小心搞出了人命……
田寶貝以為,動不動就拉她上床,哪個女人都不碰,
就只要她的葉井安多少對她動心,誰知他沒有,
可當她想走,他卻霸道地說:「寶貝,我們不離婚了,好不好?」


楔子
    飯桌上的氣氛有些凝重,眾老與一小面面相覷。

    眾老指的是葉、田兩家的長輩,而這一小就是田家的麼女,掌上明珠田寶貝。

    包廂內的圓桌周圍坐了一圈人,只有一個位置是空著的,那個位置屬于葉家的長子葉井安。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在超過約定時間一個小時後,包廂的門終于被推開了,西裝革履的男人彎腰走了進來,他有著超過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卻絲毫不顯得笨拙,反而將他睥睨一切、矜貴傲慢的氣質襯托到極致,他留著精短利落的黑發,面部輪廓硬朗深刻,膚色偏黑,下巴上帶著性感的胡渣。

    在他進來的那瞬間,田寶貝的目光就被吸引了,她控制著紊亂的呼吸,桌下的小手悄悄地絞在一起。

    葉井安向兩家的長輩打了招呼,並且微微頷首表示歉意,“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他的聲音因為常年吸煙而顯得有些沙啞,他淡淡地掃了田寶貝一眼,接著唇角情不自禁地撇了撇。

    田寶貝捕捉到他微小的表情,用力地絞了絞手指,臉上露出了一個輕蔑的笑來,“學長的性格還是沒有變呢,遲到就是遲到,知道不管怎麼說都是借口,所以就干脆不解釋?”

    葉井安眼楮一瞇,這丫頭……

    田寶貝見狀又立刻趴在桌上,笑咪咪地看向坐在正中央的九叔公,“九叔公可要好好地罰學長,等了這麼久,人家都要餓死了呢。”

    目光所及之處是一個小老頭,真的是小老頭,他的身高也就只有一百六十公分,只有一圈稀疏的白發,白眉生得很長,山羊胡卷卷的,襯著紅潤的臉色顯得滿面紅光,他就是葉家大名鼎鼎的九叔公。

    九叔公曾經是一名將軍,退伍之後依然保持當軍人時的習慣,對待家里的男丁也是如此,他在葉家的威信很高,也是葉井安在葉家唯一懼怕的人,但對待女孩子他就沒有那麼嚴格了,尤其是像田寶貝這樣可愛又懂事的乖乖女。

    九叔公往田寶貝那邊歪了歪身子,笑說︰“我們寶貝丫頭肚子餓了?怎麼不早說,快,叫服務生上菜。”說完目光一轉,又落到葉井安的身上。

    葉井安頓時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九叔公繃起了臉,一臉殺氣,“遲到了還有臉坐著?站起來。”

    葉井安肩膀一抖,嗖的一聲站了起來,田寶貝也被九叔公吼得毛骨悚然,嚇得縮了縮脖子。

    九叔公一拍桌子,白眉毛一抖,“為什麼遲到?”

    葉井安吞了吞口水,“公司里有個會議……”

    “稍息!”九叔公突然爆出了喝聲,“洪亮點,說,為什麼?”

    “是。”葉井安瞬間挺直了背脊,迅速地伸出一只腳來,“公司有個很重要的會議。”

    “不是讓你提前安排時間了嗎?”

    “對不起,九叔公。”

    “臭小子。”九叔公罵了一句,又說︰“坐下。”

    田寶貝抹了抹手心的汗,暗想九叔公發起火來還是和以前一樣嚇人,就是因為有了九叔公的庇護,她才能屢屢和葉井安嗆聲,不過看他被罵,田寶貝又覺得有那麼一點愧疚。

    田寶貝抬眼看了看葉井安,正好撞上他殺人般的目光,于是唰的垂下了目光,乖乖地不再挑釁了,之後九叔公又數落了葉井安幾句,接著就把話題帶回正軌。

    “小寶貝今年多大了?”

    “我二十歲了,九叔公。”田寶貝甜甜地說。

    “小井子也有二十八了吧。”九叔公又看向葉井安。

    “是的,九叔公。”葉井安畢恭畢敬地回答。

    “嗯,既然這樣……”九叔公沉吟了一下,點點頭從容地說︰“那就挑個日子結婚吧。”

    葉井安和田寶貝異口同聲,“什麼!”不同的是前者是驚恐,後者則是驚喜。

    九叔公應了一聲,看向葉井安,“有問題嗎?”

    葉井安唰的一下坐正,猛搖頭,“沒、沒有問題。”

    于是九叔公雲淡風輕的一句話,就把葉井安和田寶貝的終身大事定下了。

    葉井安和田寶貝是學長學妹的關系,只不過一個是大學的學長,一個則是附屬國中的學妹,同時他們也是從小就被大人們說要結婚的關系,所以九叔公的決定並不是那麼突然。

    從他們剛懂事的時候,大人們就說長大後他們是要結婚的,不過那時年紀小,葉井安總是牽著田寶貝到處玩,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這兩個人也越來越不合,直到現在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狀態。

    然而現在水火不得不容,于是就出現了……水蒸氣。

    是的,葉井安現在滿肚子都是氣,氣得好像一個冒煙的茶壺,但在九叔公的威逼下,他又不得不認栽,反正這件事二十年前就已經定下來了,這二十年都沒起義成功,更別說是現在。

    而田寶貝更是一點異議都沒有了,她盼著結婚都盼了十幾年了,現在終于夢想成真了。

    或許有人會問,明明想結婚為什麼還要和他吵架呢?那有什麼好奇怪的,總有這麼一種女人偏偏喜歡和暗戀的人作對。

    在九叔公的親自操辦下,葉井安和田寶貝的婚禮辦得盛大無比,禮堂、賓客、神父、宴席,一切都很完美……除了新郎和新娘。

    葉井安穿著白色的西裝、深紫色的背心,淡紫色的絲巾塞在領口。

    他深邃俊朗的五官透露出一股專屬于皇家的矜貴氣質,剪裁合身的意大利手工西裝顯得他高大又挺拔,他目光沉沉,面無表情地看著那個朝自己緩緩走過來的女人,田寶貝,與他八字不合的新娘。

    她穿了一件兩件式的婚紗,淡紫色的抹胸上衣衣襬蓬松,抹胸之上是引人遐想的陰影,下面穿著一條拖地的魚尾式白色婚裙,田寶貝原本直順的長發被燙成了微卷,右鬢間的頭發被紫色花瓣式的發夾別了起來,花蕊間以鑽石點綴,更襯托得她的五官美麗精致,只是那整齊的瀏海又為她增添了幾分稚嫩。

    葉井安看著她輕輕地哼笑,雖然她這樣子看起來很漂亮,但這哪里是婚紗?還有自己的西裝又白又紫的,算什麼啊?

    田寶貝也察覺到葉井安的目光,握著花束的手緊了緊,她緊張地吞了吞口水,肩膀僵硬地聳著,直到走到葉井安面前也沒有松懈,伴娘則依次站在一旁。

    田寶貝緩緩站定,微微地垂著頭,臉頰略有些紅潤。

    葉井安看著她顫抖的睫毛,用只有她可以听到的音量說︰“妳表示抗議的方式可真特別,穿得好像采花姑娘似的來結婚。”

    田寶貝肩膀一僵,采花姑娘?搞什麼,這禮服這麼漂亮,和他的西裝還是情侶裝呢!

    田寶貝的肩膀僵了僵又松下來,接著抬頭狠狠地瞪了葉井安一眼,結果得到對方挑釁的一笑,她咬了咬牙,小狗似的對著葉井安磨了磨牙。

    當兩人準備交換戒指的時候,她終于找到了報仇的機會,田寶貝捏著伴娘遞上來的戒指冷冷一笑,然後用力地拽住葉井安伸過來的手,用力地將戒指套在他的手上,之後還狠狠地一掰。

    葉井安絕對听見了自己的指節喀拉一響。

    田、寶、貝!

TOP


第一章
     半年之後的某天,玻璃屋里又爆發了第N次的家庭戰爭。

    玻璃屋是葉井安的新居,共有四層樓,二樓是起居室,三樓是書房和工作室,四樓是臥室,一樓則是車庫和倉庫,還有專門的前廳接待客人。

    三層樓用的都是特殊材質的玻璃牆,會因為日光強度而變換透明度,夜晚降臨後就會變成磨砂玻璃牆,這個融合了現代科技和西式建築構造的玻璃屋是“井色”房地產的設計師專門為葉井安設計的。

    然而知名的房地產企業為什麼要為他這麼盡心盡力?因為葉井安就是“井色”的董事長。

    不過在經歷了葉井安和田寶貝半年的斗爭之後,玻璃屋已經變得涇渭分明,也改變了格局。

    現在二樓和三樓的右半邊是葉井安的,而三樓的左半邊和四樓是田寶貝的,界線畫得相當清晰,而一樓也沒能幸免,被隔出了兩個倉庫、兩個車庫、兩個電梯,連警衛室都設了兩個,現在這就是他們夫妻倆幸福的“愛巢”。

    今天這個愛巢又被這對夫妻的爭吵聲轟炸了一番。

    戰場一片狼藉,葉井安和田寶貝分別站在界線的兩邊,兩人的戰壕有著天壤之別,葉井安的那部分主要以黑白兩色為主,風格很簡約但十分凌亂,白色的地毯上散落著幾個酒瓶、酒杯和煙灰缸,還有那星星點點的黑洞應該是煙蒂燒焦的結果。

    而田寶貝那邊則是以暖色調為主,空間沒有絲毫的浪費,除了精致的歐式家具外,還有各種可愛擺設和玩偶,外加一地的甜食和垃圾食品,擠得滿滿的毫無空隙。

    其實一開始,他們還是很平和的,兩人各佔一側,一個端了杯威士忌,一個捧著草莓口味的奶茶,討論著過幾天和九叔公吃飯的事,但說著說著,葉井安那只夾著雪茄的手不知怎麼就越過了線,微紅的煙頭因為激動的抖動晃下了些許的煙灰,猶帶著點點的火光。

    田寶貝睜大了眸子,小嘴微微地張開,那抹光亮在她驚恐的目光中緩緩地落在她淺粉色的毛地毯上。

    葉井安沒有發覺,結束了與九叔公有關的話題後,他就不想再多說什麼,于是喝了口威士忌就轉身回到自己的領地去了,田寶貝看著他的背影,目光里帶了一絲遺憾,她輕輕地邁出一步,卻沒找到能讓他留下來的話題,于是目光一閃,落到了那被燒焦的毛地毯上。

    “喂,學長。”田寶貝急急地喊。

    “跟妳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學長。”葉井安不耐煩地轉過身來,“還有,喂什麼喂,懂不懂禮貌?田小姐。”

    田寶貝癟了癟嘴,“我不叫田小姐,這個我也說很多次了。”

    葉井安一臉的嫌棄,“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那個就是為了佔別人便宜的吧?說吧,什麼事?”

    葉井安的表情里寫滿了不耐,但那張英俊硬朗的臉還是讓田寶貝心跳紊亂。

    田寶貝因為他的表情而有些受傷,但還是平穩了一下情緒,吸吸鼻子指著地毯,“你的煙灰燒壞了我的地毯,學、長!”她瞪圓了大眼楮,臉頰一鼓,挺了挺胸看著葉井安。

    葉井安擰眉,“鼓什麼嘴?像只青蛙。”

    田寶貝迅速地收攏了臉頰,眼楮瞪得更大,“你怎麼可以說一個女生像青蛙?”

    葉井安勾唇,“妳也算是女生?喔,對了,我建議妳再改個名字,叫田蛙好了。”

    田寶貝被氣得小臉通紅,憤怒地說︰“那學長也改個名字陪我好了,葉溝蓋好不好?反正你臉的長度和水溝蓋差不多。”

    “妳敢不敢再說一次?”

    “我說你的臉長得像水溝蓋。”

    “田寶貝,妳找死是不是?”

    “誰教你說我像青蛙的,還有我的重點不是這個。”

    “那妳的重點是什麼?”

    “你燒壞了我的地毯。”

    “妳住在我家,這里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我燒自己的東西關妳什麼事?”

    “我們結婚了,你的財產有一半是我的。”

    “妳看,妳果然就是為了錢和我結婚的。”

    “我也很有錢好不好?再說了,追我的人里比你有錢的多得是。”

    “妳是不是要說富比士也追過妳啊?那真可惜,妳的真愛已經死了。”

    “不要扭曲我的意思啦!”

    “想要我不扭曲,那就請妳好好補一下國文。”

    “我國文有什麼問題?還有這也不是重點啦,我的地毯怎麼辦?”

    “妳不是也很有錢嗎?自己換掉。”葉井安吸了口雪茄,然後伸出手來,挑釁般地用手指點了點雪茄,煙灰再一次落在她粉嫩的地毯上,接著對著臉色通紅的田寶貝揚眉,“既然要換,索性毀壞得更徹底好了。”

    “學長!”

    “我可沒妳這麼蠢的學妹。”

    田寶貝的臉頰又氣得鼓了起來,像只可愛的小青蛙,她瞪大了眼楮看著葉井安,突然伸手奪過他手里的雪茄,接著直接丟進他手中的杯子里。

    滋的一聲,雪茄熄滅,漸漸地浮在威士忌上,她拍拍手,環胸揚著下巴瞧他,看你怎麼抽!

    葉井安拿著杯子的手在微微發抖,指節因過度用力而發白。

    “哎呀,對不起,學長,我這麼蠢,還以為你端著威士忌就是為了接煙灰呢。”

    “是嗎?”葉井安咬著牙,扭曲地笑了笑,然後伸出手來一翻,飄著雪茄的威士忌就這麼直接灑在她的地毯上。

    葉井安還用力地抖了抖杯子,像是最後一滴都不能浪費似的,然後對著田寶貝勾了勾唇,“那我還以為妳的地毯就是為了擦地板的呢。”

    “你要是這麼以為,就真的蠢透了。”

    “妳知不知道自己說的是誰?妳是不是不知道死這個字怎麼寫?”

    “我知道啊,我在說一個大蠢豬。”田寶貝氣得不行,隨手抄起地上一個玩偶就猛地擲在葉井安身上。

    砰的一聲,砸得葉井安臉色一凜,這女人是不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力氣到底有多大?而且她剛剛說了什麼,大蠢豬?葉井安頓時變身為綠巨人,他氣得全身都綠了,顫抖著伸出手指指著她。

    “妳就給我站在那里,別動。”

    他退後了幾步,目光游移到處找著武器,嘴上卻說︰“不要動,等我過去收拾妳。”

    田寶貝做了一個大大的鬼臉,“知道你要收拾我還不要動,你以為我和你一樣蠢嗎?”

    家庭大戰就這麼開始了,他們倆也不分界線了,打得昏天暗地,葉井安追著田寶貝幾層樓來回跑,抄起什麼可以丟的東西就對著田寶貝砸。

    追了幾個回合後,局勢就顛倒了過來,變成田寶貝追著葉井安跑,她沒用任何武器,幾步就追上去,一個箭步跳到了葉井安的背上,抱著他就開打。

    田寶貝這個人雖然看起來小巧玲瓏很可愛,但從小力氣就大得驚人,又因為她家原是武術世家,接受過系統化訓練,所以要撂倒葉井安這個一百九十多公分的大男人也是易如反掌的事。

    這也是葉井安討厭田寶貝的理由之一,所以他每次和她過招都得先找個防身的家伙。

    很快地兩人的戰爭就從你追我趕變成單方面被揍,直到客廳傳來電話聲,他們才暫時休戰。

    葉井安氣喘吁吁地爬過去接電話,背上還背著一個殺傷力十足的田寶貝,警衛只說要他們往樓下看,葉井安瞬間就明白為什麼,背著田寶貝就走到玻璃牆前,只見位于繁華地段的玻璃屋前圍了一圈看熱鬧的人。

    這個時候正是上午十一點,天氣晴朗,玻璃牆完全透明,所以路過的人親眼目睹了這場家庭戰爭,三三兩兩的湊在一起看熱鬧,八卦一點的就差沒在手里捧著瓜子了。

    葉井安緩了緩呼吸,走到一邊按了個按鈕,然後玻璃牆就變成暗色的了。

    室內情況變得隱蔽之後,他猛地虎軀一甩,把田寶貝給甩了下來,然後怒道︰“這已經是第幾次被人看笑話了?”

    田寶貝撇嘴,“誰教你從來不記得按按鈕的。”

    葉井安抓狂道︰“因為每次都被妳氣得什麼都忘了!”

    田寶貝做了個暫停的手勢,“好啦,不和你吵了,今日休戰。”

    她從地毯上爬起來,踮著小腳走到葉井安的面前,有些心虛地指了指他的俊臉,“那個……我得幫你把臉上的傷處理一下。”

    葉井安摸了摸臉,這才發覺痛得要命,找了面鏡子一看,只瞧見鼻青臉腫的自己,他猛地扔了鏡子,又听見喀嚓一聲響,自己的肩膀好像也被她弄得脫臼了。

    葉井安用力地扒了扒自己修剪整齊的頭發,對著田寶貝喊道︰“妳離我遠一點,不是說好了不能真打嗎,妳怎麼能違反規則?”

    田寶貝嘟了嘟嘴,一臉的無辜,“人家不小心的嘛。”

    葉井安幾乎要罵人了,“妳再一個不小心,我就要進殯儀館了。”

    田寶貝笑了笑,“你不要這麼小氣嘛。”其實她每次都覺得人高馬大的葉井安被自己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尤其是他掛彩的樣子真的是好可愛啊。

    葉井安用力地指著她,氣得嘴唇都在打顫,但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氣得轉身出去療傷了。

    田寶貝吐了吐舌頭,輕輕地嘆了口氣,小肩膀也垂了下來,然後氣惱地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又是這樣,明明一開始是想找個話題留住葉井安的,怎麼又吵起來了,而且怎麼又把他弄傷了?啊啊啊,好討厭!田寶貝把臉栽進玩偶里,哀號一聲。

    幾分鐘後,鼻青臉腫的葉井安又沖了回來,“田寶貝,我要和妳離婚!”

    ◎◎◎

     葉井安傷勢未愈就接到了九叔公的召見。

    為了確保他們夫妻生活和諧,九叔公每個月都要和他們夫妻倆吃頓飯。

    而這一次,葉井安決定在會面上提出自己要離婚這件事,雖然葉井安知道這次很有可能有去無回,但再和田寶貝生活下去,他遲早會英年早逝,反正左右都是死,他還不如死在九叔公手里,于是伴隨著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壯志,葉井安踏上了西去的路。

    一個小時以後,勇士葉井安就變得窩囊無比。

    九叔公斜眼看著葉井安,“廢話這麼多,你到底想說什麼?”

    葉井安干笑了幾下,用手指摳了摳桌子,“我想說,我和田、田寶貝……”

    九叔公听完就擰眉,“都結婚半年了怎麼還叫全名?顯得這麼陌生。”

    葉井安吞吞口水,“哦,我和、我和寶貝她……”

    九叔公拍了拍桌子,“別吞吞吐吐的,聲音洪亮點,稍息!”

    葉井安唰的一下站起來,伸出腳,“是,九叔公,我決定和寶貝離婚。”

    九叔公和田寶貝都愣了。

    田寶貝不敢相信地看著葉井安,他居然敢和九叔公說這種話?

    深知葉井安對九叔公有多懼怕,所以田寶貝才更傷心,她雖然知道葉井安不喜歡自己,卻沒想到他對自己討厭到連九叔公都不怕了,想著想著,田寶貝的眼眶就紅了,但她卻沒有像以往那樣對著九叔公撒嬌或反駁葉井安,而是乖乖地垂著頭沒有說話。

    葉井安說完後就緊張地吞了吞口水。

    但九叔公沒反應,田寶貝也沒反應,葉井安的目光轉了一圈,最終落在田寶貝的身上。

    欸,這時候她不是應該開始裝可憐的嗎,怎麼反應這麼古怪?目光再一轉就落到了九叔公臉上,葉井安瞬間一凜,猛地看見九叔公的眼里掠過了一絲殺意。

    “九叔公,我……”

    “九叔公,這是我的主意。”田寶貝突然說。

    “寶貝丫頭?”九叔公看過來。

    “是我提出離婚的,對不起,九叔公……我、我不想再和學長繼續生活下去了。”

    葉井安反而被田寶貝說的話嚇得一愣,看向田寶貝。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終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相關書籍介紹》

    欲知道雷少決如何虜獲葉景心的心?請不要錯過臉紅紅系列573《拐老婆上門》。







                 ☆☆☆☆好♚www.happyfunnyland.com♚睇☆☆☆☆

TOP


番外

    寶貝孕育計畫TWO最近玻璃屋里再度開始彌漫著低氣壓。

    葉井安打開廚房里的雙門冰箱,看見那堆得密密麻麻的中藥就覺得頭痛。

    他眉毛一擰,目光在冰箱里掃了掃,最終落在側門的罐裝可樂上。

    在戒掉了抽菸喝酒等所有不良習慣後,他又逐漸喝膩了牛奶加柳橙汁,然後就開始喝可樂。

    他伸手取下一罐可樂,然後轉過身,砰的一聲拉開拉環,剛把可樂湊到唇邊準備啜口的時候,就听見身後陰惻惻地傳來一句︰“喂,學長,喝可樂會殺精喔。”听到這句話,葉井安立刻無言。

    “為了寶寶的健康嘛。”田寶貝笑咪咪地伸手拿過他手里的可樂,換上一杯柳橙汁︰“來,喝這個,兌好牛奶了。”

    葉井安的目光追隨著她的小手,說︰“我的精子很厲害,不怕這個。”

    田寶貝把小手舉得高高的,噘著小嘴說︰“切,真這麼厲害就不會連懷個小葉子都懷得這麼辛苦啦。”

    說完她在葉井安出其不意地伸手過來時,迅速地把手往後一撤,可樂溢出來,滴落在他們腳下的瓷磚上。

    田寶貝低頭看了一眼,接著抬頭擰眉看著他︰“你看你看,幸虧這是在廚房,要是灑到地毯上就要送去乾洗了。”

    “吼什麼吼,乾洗費我來出。”

    “你來出,你拿什麼出?”

    “拿錢啊。”

    “錢在哪里?”

    “在你那里。”葉井安脫口而出,接著一愣,更大聲地對她說︰“對,把財政權還給我。”

    “才不要。”田寶貝搖了搖頭,捧著可樂一路小跑進最近的廁所,然後把可樂倒進馬桶沖掉。

    接著她走出廁所,對著在不遠處端著柳橙汁、面無表情的葉井安說︰“在成功懷上第二胎之前,家里不可以再出現這些東西了。”

    “憑什麼?”

    “什麼憑什麼?”

    “都有小葉子了干嘛還要第二胎?你們打算組團來欺負我啊?”

    “不行,我要生個女兒。”

    “別開玩笑了,生個女兒?”葉井安眼楮瞪得圓圓的︰“像你就不用了,要是像我的話肯定是翻版的葉景心,你和葉景心的合體?殺了我算了。”

    “你怎麼這麼說自己的老婆和妹妹啊?”

    “我說的是事實。”

    “你當生兒子就好啊,小葉子就像你,當年都要把我的胸部咬掉了。”

    “不要老拿這件事來說,哪里掉了?不還好好地掛在你的胸前嗎?”

    “現在重點是我胸部的大小嗎?要不要生二胎?”

    “不、要——”

    “你不生,九叔公不會放過你的。”

    “你不要拿九叔公來威脅我,我不怕他,忘了上次嗎,自從頂撞他去找你那刻起,我就不怕他了。”

    “那天你還被九叔公嚇跑了,你怎麼不說呢?”

    “我那是怕氣死九叔公他老人家。”

    “九叔公……他身強體健的,怎麼會被你氣死?”田寶貝表情變了變。

    “你懂什麼?九叔公在家里之所以這麼威風,全都是大家給他面子,看他年紀大所以懶得和他計較而已,他到底也是個八十多歲的老頭子,能……”

    “七十九而已。”葉井安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他看到田寶貝對著自己壞壞的一笑,就知道完蛋了。

    他吞了吞口水,乾笑了幾聲繼續說︰“不過九叔公也是為了我好,葉家人丁單薄,身為長子,我有責任傳宗接代,所以生第二胎的計畫還是可行的,說起來我還真的挺愛喝這東西呢。”他發抖著拿起杯子,舉高了杯子開始喝牛奶加柳橙汁。

    葉井安咕嚕咕嚕喝了幾口,就猛地咳了一下。

    田寶貝嚇了一跳,之後才知道是因為九叔公狠狠地從背後給了他一巴掌,接下來的畫面就比較血腥暴力了,她忍不住捂住小臉,張開指縫偷偷地看著,耳邊是葉井安的陣陣慘叫聲。

    “給我面子?”

    “啊啊啊啊!”

    “懶得跟我計較?”

    “啊啊啊啊!”

    “他媽的,老子我今年才七十九。”

    “啊!”幾個小時之後,九叔公終於離開了玻璃屋。

    鼻青臉腫的葉井安死氣沉沉地坐在房間里,眯著眼楮任由田寶貝幫他擦藥。

    看到他這衰樣,田寶貝一直忍著笑沒說話,替他擦完藥之後安慰了幾句,但對方沒理她,田寶貝也沒再自討沒趣,洗漱完就爬上床去睡覺了。

    而這個時候,葉井安正在廚房里面暗自墮落,他拿出冰箱里所有的可樂,一罐一罐打開然後全部喝完,等喝到第五罐的時候,他終於停了下來,然後打了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一隔。

    之後葉井安開始采取消極抵抗的手段,總是偷偷摸摸地喝可樂,每天都在田寶貝躺下之後去樓下喝上幾罐,然後打嗝打爽了之後才回到房間里,爬上田寶貝的床。

    第二天在田寶貝起床之前,就請人把喝掉的可樂補回去,但連續做了幾天之後,他的惡劣行徑還是被田寶貝發現了。

    那是某個喝完可樂的夜晚,他鑽進被窩湊過去……田寶貝抬手捂住他的嘴︰“學長。”

    葉井安的嘴被堵著,擰起眉含糊地問︰“怎麼了?”

    田寶貝眯了眯眼,放下手湊上去,對著他的嘴嗅了嗅︰“喝了什麼東西?”

    葉井安隨口道︰“當然是牛奶柳橙汁。”說著就一把按住她的小手,欺身壓上去,然後胡亂地開始吻她,唇齒之間有一絲甜甜的味道。

    葉井安微微發涼的舌頭纏住田寶貝的小舌,吞下了她所有的疑惑與抗議,雙手開始在她身上游移,雖然這個身體他撫摸了無數次,但每每在床上竟都有一種新婚般欲瓶能的感覺。

    田寶貝在他的愛撫下忘記了自己的疑惑,她的身子逐漸弓成了一輪彎月,因為他的桃逗而微微顫栗。

    田寶貝呻吟了一聲,而肌肉緊繃的葉井安也呼吸紊亂,張了張口,準備發出一聲銷魂的悶哼,結果滾出口的卻是一個大大的嗝。

    兩個人同時愣住了。

    田寶貝聳了聳鼻子,然後大聲指控︰“還說沒偷喝,明明是可樂的味道。”葉井安雙手按住她的肩膀︰“是又怎樣?”

    田寶貝蹙了蹙眉,咬著唇忍著呻吟︰“可樂……可樂會殺精啦。”

    葉井安壞壞的一笑︰“待會你就知道我的精有沒有被殺掉了。”田寶貝再也沒有抗議的機會。

    之後葉井安仍是屢訓不改,堅持每晚喝完可樂再滾床單,田寶貝軟硬都試過了也沒辦法,最後只好放棄。

    這樣過了兩個星期過後,田寶貝提了個塑膠袋無精打采地回家,然後慢悠悠地走到廁所里,接著就把一起回來的葉井安擋在門外。

    她照例拿出了驗孕棒,打開包裝,放到下面去,等了三分鐘後,她沒什麼精神地掃了一眼,接著目光一顫。

    她懷上了……她居然懷上了!

    田寶貝忽然打開門沖了出去,雙手啪的一聲拍在葉井安的臉上,痛得他在心里默默地罵了句髒話。

    田寶貝卻是興奮異常︰“我懷上了,我居然懷上了,我怎麼會懷上?”

    葉井安也愣了愣,然後表情一緩,些許的喜悅從他的眼底浮了上來,唇角不自覺地咧開,雖然他一直以來都不想要生第二胎,但再次听見田寶貝懷孕的消息還是令他的心里涌出了一陣狂喜,這一刻他才明白,只要是他和田寶貝的寶寶,生多少個他都願意。

    于是葉井安雙手摟住田寶貝的肩膀,看著她一字一句說︰“怎麼樣,我的靜子有問題嗎?”田寶貝臉一紅。

    “就算是我泡在可樂里,也照樣能讓你懷孕。”他高興地露出一口白牙,突然把田寶貝打橫抱了起來,然後原地轉了好幾個圈。

    田寶貝尖叫了幾聲,然後也開始跟著咯咯地笑著,忍不住大聲地問︰“你還會讓我懷孕嗎?”

    葉井安大聲地回應︰“為什麼不?我們生完第二胎,再生第三胎、第四胎、第五胎……我要讓你生好多的寶寶,然後組成一個隊伍。”說完就開始哈哈大笑,抱著田寶貝轉個不停。

    田寶貝笑得眼楮都眯了起來,突然大聲說︰“學長,我愛你!”

    葉井安的動作一頓,接著猛地轉了好幾個圈,突然抱著田寶貝就直接倒在旁邊的沙發。

    田寶貝嚇了一跳,閉了閉眼之後再睜開,就看見葉井安近在咫尺的臉和他撲面而來的灼熱呼吸。

    葉井安深深地凝視著她,然後緩緩地、緩緩地湊近,接著用平生最溫柔的聲音告訴她︰“我也愛你,我的寶貝。”說著他將唇印了上去。

    田寶貝眼眶一紅,溫順地閉上眼。

    日光傾城,穿透光潔的玻璃照得一室溫暖,之後要開始的即將是他們無限平方次的幸福。





                 ☆☆☆☆好♚www.happyfunnyland.com♚睇☆☆☆☆

TOP

Thx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