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碧《美麗的要脅》【舞姬豔歌行5】

這男人真是不懂得知恩圖報!
她是出自一片好心,才決定收容這個男人
沒想到他竟然一眼就識破她是女兒身
甚至還以此為要脅,對她予取予求!
唉!她一時不察撿了匹色狼回來已經夠嘔了
更糟的是連她妙仙舞姬的身分都曝了光!
本來她以為這男人沒啥了不起
不過也就是個愛吃她豆腐的普通人
直到被他迷昏,她才明白這男人其實是厲害角色
而且他會出現在她身邊絕對不是偶然
發生在他們之間的一切,根本就是計畫好的……

楔子

  洛陽  東門

  順應酒館是一家百年老店,生意興隆,名氣響亮,目前繼承這家店的老闆叫黃大海,他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對於落難考生總會伸出援手,因此有不少狀元郎和官員都曾經受過此酒館的恩惠。

  可惜,黃家卻在黃大海這一代出了一個敗家子,他的獨子黃順天不但遊手好閒還好賭成性,連百年的祖產都遭他出賣……

  酒館裏一片杯盤狼藉,桌椅全都被砸得稀爛,客人早就全都嚇跑,只留下黃大海護著十幾歲的女兒黃絹兒在一旁發抖。

  幾名兇神惡煞的大漢將他們團團圍住,帶頭的是一名臉上帶刀疤的男子,目露凶光地瞪著他們。

  「死老頭,地契在哪?快點交出來!」刀疤男子大聲喝道。

  黃大海將女兒拉到身後,鼓起勇氣說道:「我根本不認識你們,為什麼要給你們地契?」

  刀疤男子啐了一聲,攤開手中一張白紙黑字的合約書,「死老頭,你看清楚,上頭是你兒子黃順天蓋的手印,他已經將這家店抵押給我們了!」

  黃大海也學他啐了一聲,「那臭小子和你們打的契約與我何干?你們想要錢的話,應該直接去找那臭小子要,憑什麼打我酒館的主意?」

  刀疤男子氣憤地上前一把揪住黃大海的衣襟,「少囉唆!他是你兒子,你是他老子,當然要替他還錢囉!況且,當初跟他談這酒館的價碼時,我們可是還多給了他五百兩,現在他拿了銀兩跑了,你這死老頭卻想跟我們裝糊塗,找死啊!」

  刀疤男子可怕的模樣嚇得黃大海雙腿直發抖,黃絹兒見爹爹被抓住,沖上前去抓住刀疤男子的手臂,大聲喊道:「放開我爹,你這惡棍!」說完,狠狠地朝他手臂咬下去。

  「啊!」刀疤男子哀號一聲,放開黃大海的同時,也使力將黃絹兒用力甩到一邊。

  黃絹兒嬌小的身子飛出去,一頭栽進破碎的桌椅裏,腦袋被撞傷,差點昏了過去,但意識模糊的她咬牙死命地撐住。

  「絹兒!」黃大海驚恐地大喊,想沖過去卻被兩名壯漢給左右抓住。

  刀疤男子怒氣衝天地朝黃絹兒走過去,手中大刀一舉,「該死的小鬼,老子砍了妳!」

  「住手!不要傷害她!」黃大海護女心切,使出全身力氣將兩名壯漢推開,不顧一切地沖向女兒。

  大刀一落,鮮血乍現,黃大海抱住女兒接受了致命的一擊。

  黃絹兒見到全身染血的爹爹,尖叫出聲,「爹──」

  「絹兒……沒事……爹會保護妳……」黃大海顫抖的手摸著女兒的臉,忍著最後一口氣說道:「這間酒館是妳的……是妳的……要保住它……」

  「不要!爹──」黃絹兒抱著爹爹的屍體大聲地哭泣起來。

  刀疤男子沒想到會真的殺死黃大海,地契還沒弄到手就鬧出人命,教他回去怎麼跟主子交代?

  「臭小鬼,妳知不知道酒館的地契在哪?快點說出來,否則老子連妳也砍了!」

  失去爹爹,讓黃絹兒整個人崩潰了,她失控地朝他們大吼:「你們有本事就殺了我!我絕對不會把酒館交給你們的!」

  她的怒言讓刀疤男子更加火大,心一橫,刀子準備朝她砍下去。

  黃絹兒不怕死地瞪視著對方,一心只想快點與爹爹團聚。

  突然,兩道勁風自門口掃了進來,令大家措手不及,慌亂之間,手中的武器全部被掃落,刀疤男子情況最嚴重,不但刀子落地,整個人還飛出去,撞上了牆,嘴裏噴出一口鮮血。

  「啊……」他在地上打滾哀號,其他人瞧見這畫面,當場嚇傻。

  「媽的,搞什麼東西?」刀疤男子好不容易忍下痛苦,坐起身子咒駡道。

  黑與白兩道身影不知何時進入酒館,佇立在黃大海的屍體兩側。

  黑影杜墨低身察看黃大海,隨即閉上眼,「遲了一步!牡丹。」

  牡丹的神情只有冷漠,沒有哀傷,就像早就知道有這一天,「這是命中註定之事,誰也改變不了!等事情解決了,咱們再把他好好安葬吧!」

  「嗯!」杜墨輕輕點頭。

  「你們是什麼人?」刀疤男子站起來朝他們怒吼。

  牡丹與杜墨兩人的眸子同時染上怒火,瞪視著他,有如黑白無常前來索命的殺氣,讓在場之人全都嚇到腿軟。

  「回去告訴你們的主子,黃大海已經將順應酒館賣給妙仙舞團,合約和地契都在這,你們全部都給我瞧清楚!」牡丹將手中的兩份紙張攤開來,合約書上頭有黃大海的手印,地契則寫著「順應酒館」四個大字。

  兩份都是貨真價實的東西,刀疤男子瞧完後臉色大變,緊接著盯著他們兩人,終於明白他們的真實身分。

  「難道……你們就是妙仙的杜丹和杜墨?」他的聲音抖得厲害,與剛才氣勢淩人的模樣截然不同。

  牡丹柳眉一蹙,喝道:「沒錯!有什麼問題嗎?」

  刀疤男子就像見鬼似地用力搖頭,「沒有……沒有……我們明白了……我們這就離開……」說完,只見所有人都抱頭鼠竄地離去。

  黃絹兒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切嚇到,在原地愣了好半天。

  她以為自己會死,沒想到卻獲救了!接著她聽見爹爹將酒館賣掉一事,對方手中還有合約書和地契,這些……都是真的嗎?

  一時之間,黃絹兒不知該如何是好。

  牡丹來到她身邊,殺氣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溫柔,「妳就是絹兒吧!」

  黃絹兒望著有如仙女下凡的牡丹,輕輕點頭。

  「妳想要贖回這家酒館嗎?」

  牡丹的話讓她瞠目結舌,隨即用力點頭,「我要!」

  「那就把妳的一生和這條命都交給我吧!從現在開始,妳就是妙仙的舞姬鳳絹!」

  妙仙的舞姬……鳳絹?!她無法思考這一切,只能呆望著牡丹與杜墨。

  就這樣,舞姬鳳絹的命運開始轉動了……

TOP

第一章

  五年後

  長安的萬樂樓為了難得回城的龍將軍舉辦了一場表演,邀請前來表演的是目前名聲響亮的妙仙舞團,這個既神秘又充滿傳奇色彩的舞團,是由團長牡丹與副團長杜墨兩位神秘人物所領導。

  兩人的行蹤與舞團的去向無人知曉,流傳在市井小民之中的傳言,只有妙仙舞姬的美與豔,還有絕妙精湛的舞技,至於其他之事全是一團謎。

  今日的表演引來不少觀賞之人,萬樂樓大廳早已擠滿人潮。當龍將軍出現後,現場更加熱鬧。

  表演準時進行,舞姬藍芊的現身立即引起眾人的注意與喝采,精采的表演讓大家陶醉其中;然而,藍芊卻突然一個不留神,舞步一亂,踩中彩帶,整個人跌進龍將軍的懷裏──

  現場一片騷動,這樣的突發狀況早就在牡丹與杜墨的預料之中,兩人待在二樓處,瞧見藍芊出糗的畫面,皆無奈地搖搖頭。

  龍將軍抱著昏過去的藍芊離開大廳,待一切恢復平靜後,牡丹的手輕拍兩下,舞臺兩側的樂師隨即換上新的旋律,舞姬們也各自回到原位,收起手中的彩帶,旋身之際,手中多了一把羽毛扇。

  舞姬改變舞步,揮動手中之扇,相互交錯地繞起圈圈。

  與先前大不相同的表演讓大家的注意力再度回到舞臺上,每個人都興致勃勃地等著接下來的表演。

  香氣飄散,黃瓣撒落,一名纖細女子翩然躍下,令眾人為之一驚。

  「是鳳絹姑娘!」現場有人突然喊道。

  鳳絹是目前妙仙最耀眼的姑娘,一身華麗亮眼的黃衣裳是她的地位象徵。

  臉上的薄紗跟隨她的身子輕飄,她的真面目若隱若現,嫵媚動人的肢體撩動每個人的心。

  鳳絹舞動著,手足輕盈地在舞姬們的扇子間穿梭,彷佛一朵嬌豔花兒在風中搖曳。她柔軟的身子輕鬆地旋轉、下腰,一個翻身躍起,佇立於扇面上頭。

  舞姬們默契十足地開始交換位置,手中之扇自然地揮動,好似上頭沒有任何重量;鳳絹的手中不知何時也多了兩把扇子,她揮動著,與足下的舞姬們搭配得完美無缺。

  鳳絹與舞姬們接連表演了三曲味道不同之舞,她精采的表演令人歎為觀止,婀娜多姿的身影更是讓人如癡如醉,難以忘懷。

  「好啊!」

  精采無比的表演結束,引起眾人興奮的歡呼聲,絡繹不絕的掌聲響徹雲霄,整間萬樂樓沉浸在愉快的氣氛之中。

  牡丹滿意地揚起笑容,忽然,杜墨的眼角瞥見門口的一道身影,「牡丹,看那邊!」

  牡丹順著他的指示瞧去,擁擠的門連佇立著一道全黑穿著的男子,利用寬大的黑色布巾將真實面容遮掩住。

  牡丹盯著那道身影,「嗯」了一聲,唇角的笑容慢慢消失。

  對方似乎也察覺到牡丹與杜墨的注視,低下頭,一個轉身,消失在人群裏。

  牡丹與杜墨沒有跟上去的意思。這奇怪的男子就這樣來得突然、消失得迅速,好象除了他們兩人,誰也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一年後

  東門走一遭,順應香醇燒,小菜獅子頭,不虛此行遊。

  這是洛陽城裏口耳相傳的趣味小調,同時也是對「順應酒館」的讚美。

  聽說,順應酒館的長子黃順天兩年前突然回來了!他讓沉寂四年的酒館重新開張,並正在短短半年內就聲名大噪。

  香醇釀與紅燒獅子頭是順應酒館的招牌,價碼雖高但因每日限量供應,因此吸引了不少饕客上門,當然還有其他的酒與小菜也都是老闆特別精心製作,很快就成為眾人品嘗的對象。

  因此順應酒館生意興隆,客源不絕,來客都帶著滿足離去。

  負責櫃檯與記帳的是平叔,掌廚的是梅姨與小貴,負責跑堂的是樂樂與小楊,人數不多,但大家相處融洽,為酒館帶來許多生氣與歡笑。

  這樣的和平盼能永遠持續下去,然而……

  「平叔,你還好吧?聽梅姨說,你又咳了一整晚。」略為低沉的嗓音自櫃檯另一邊傳來。

  平叔轉頭看著一身男子衣裳的黃絹兒,眼神乍現慈父般的溫柔,「小……少爺,我沒事!老毛病,沒什麼大不了的……咳咳!」

  原來兩年前繼承酒館的並非黃家的敗家子黃順天,而是黃大海的女兒黃絹兒,只是身為姑娘家要經營一家酒館,難免有諸多不便,因此她女扮男裝,並利用兄長的身分回來繼承。

  有關老闆是女兒身這個真相,只有平叔一人知曉,因為平叔不只是黃大海多年的好友,同時也是協助黃大海經營酒館的好夥伴,兩年前黃絹兒回來,親自邀請平叔再度回來掌管酒館,平叔二話不說立刻答應。

  只是人的健康實在很難預料,平叔的健康狀況在這近半年來每況愈下。

  「還說沒事?你瞧,又咳了!不行,今天說什麼你都要去看大夫!」黃絹兒不滿地道。對她而言,平叔就像過世的爹爹一樣。

  「看什麼大夫?我說沒事就沒事。」平叔繼續記帳。

  絹兒對平叔的固執很沒轍,愈是上了年紀愈是不服老。「不然……雇用個人來幫你處理帳務吧!」

  「用不著,平叔我這身子還硬朗的很。況且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管帳這種事怎麼可以隨便找人來幫忙?」

  「平叔,你別這樣,我是真的很擔心你……」黃絹兒一臉擔憂。

  「少爺,別擔心!我真的沒事。」平叔還是堅持己見,不肯低頭。

  黃絹兒沒辦法,只能順著他,「好吧!不過你要答應我,千萬別硬撐,真的很不舒服一定要去看大夫,知道嗎?」

  這是她最後的讓步,平叔自然明白,笑笑地答應了她。

  黃絹兒無奈地離開,轉身朝廚房而去。平叔望著她的背影,胸口禁不住湧現心酸。

  六年前,黃大海遭人殺害,酒館關門,黃絹兒也跟著失蹤;四年後,她以黃大海之子黃順天的身分出現,並且讓酒館重新開張經營。

  不可否認地,黃絹兒確實將酒館經營得很好,香醇釀與紅燒獅子頭全都出自於她之手,這點讓平叔佩服不已。

  只是,年紀輕輕,正值十八年華的姑娘居然為了祖產而放棄一切,想來也挺教人鼻酸和心疼啊!

  

  日落西山,順應酒館在忙碌與平靜中又度過一天。

  黃絹兒確定不會有客人上門後,喚道:「可以關門了!」

  聽見老闆的話,跑堂的小楊與樂樂兩人異口同聲道:「是,老闆!」

  兩人才回應完就爭先恐後地沖向門口,一人拉住一扇門。

  「喂!樂樂,妳幹嘛搶我的工作?」小楊喝道。

  樂樂瞪他,「誰搶你工作了?老闆又沒指名要誰關門。」

  「笨樂樂!關門這種工作想也知道是男人做的事。」

  「聽你在放屁!老闆說過,在『順應』裏男女是平等的。」樂樂不滿地反駁。

  小楊翻了翻白眼,「喂!我說樂樂,妳很無聊耶!連關個門也要跟我爭嗎?」

  「我就是要關門,不行嗎?」樂樂先關上自己這邊的門,接著想將小楊推開,關上另一扇門。

  小楊抓著門,不讓她得逞,兩人在門口推來推去,瞪來瞪去。

  小楊崇拜老闆,所以搶著去做;樂樂喜歡老闆,因此爭著去辦,兩人只要老闆一個指示,就會爭吵起來。

  平叔在一旁受不了地搖頭,實在搞不懂他們兩人在想什麼?

  黃絹兒察覺他們的爭執,輕蹙著眉走向他們,正想開口時,門突然遭人撞開,嚇得樂樂抓住小楊大叫出來,「啊呀!」

  小楊也驚嚇到,趕忙抱住樂樂,將她帶離門口。

  一名一頭亂髮、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黑衣男子正好倒在黃絹兒腳邊,樣子不像是撞門來找碴,反倒像是昏過去而跌進來的。

  「他……是誰啊?」樂樂和小楊都緊張地盯著男子。

  「少爺,你沒事吧?」平叔察覺到異樣,擔心地沖到黃絹兒身邊。

  面對這樣的情況,黃絹兒意外地沉穩與冷靜,她蹲下身察看對方的情況。

  對方留了滿臉胡碴,讓她瞧不清楚他的真實容貌,接著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她吃驚地順著味道檢查,只見對方胸口一片濕,不用說,那應該是血。

  「他受傷了!平叔、小楊,你們快點把他扶進來。樂樂,妳去端水,還有拿藥,快點!」黃絹兒立刻下達指令。

  三人應聲,迅速行動,黃絹兒探頭瞧了外頭一眼,緊接著匆忙地將門關上。

  「少爺,這個人的胸口被砍傷了!」平叔發現傷口。

  「老闆……仔細一看,他……渾身都是血。」小楊看著雙手沾滿的鮮血,忍不住打顫起來。

  這時,樂樂已經端著水到來,後方跟著梅姨和小貴,兩人手中捧著藥瓶和布條。

  「小楊、小貴,你們幫忙把他的衣服脫掉;梅姨,麻煩妳幫他擦身子;平叔,你檢查他的傷口並且上藥;樂樂,妳跟我來,我們去整理房間,快點!」黃絹兒沒有任何遲疑地交代每個人的工作。

  大夥瞧見渾身是血的陌生男子時,早就嚇得不知所措,只有黃絹兒十分鎮定,讓大家更加佩服。

  「對了!要是有人來敲門,你們都別應門,知道嗎?」黃絹兒不忘叮嚀大家。

  平叔明白地點頭,大家開始分工合作。

  黃絹兒帶著樂樂走向酒館後方,「樂樂,還有空房嗎?」

  順應酒館有提供住宿,只是房間不多,只有七問。

  「沒了耶!老闆,咱們的房間這三個月都被訂下來了!」

  黃絹兒停下腳步,「連一間都沒有了?」

  「是啊!都沒有了。」

  平叔習慣一個人住,小貴及小楊共擠一間,梅姨和樂樂同住,所以酒館裏已經沒有多餘的房間,除了……

  順應酒館的正後方是「凰苑」,那是黃絹兒的私人住處,同時也是禁區,除了平叔,誰也不能進入。

  理由很簡單,因為黃絹兒就是「妙仙」的舞姬鳳絹,為了能自由進出酒館並且隱瞞她的真實身分,她極為嚴格地禁止他人進入。

  大家尊重她,沒有人犯過規,這點讓她十分放心,但是現在……

  黃絹兒猶豫著,不知該怎麼辦?

  既然已決定救人,自然不能在這節骨眼把對方丟下不管……

  「老闆,我想……咱們還是把那個人送去林大夫那好了!」

  「都這麼晚了,林大夫早關門了!而且那人的傷也不知道能不能撐到林大夫那裏。」黃絹兒沉思著。

  「可是……咱們真的沒有房間可以讓他睡啊!而且也不知道那個人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樂樂十分老實地道。

  黃絹兒也擔心這點,只是她的個性無法對受傷之人視而不見。

  「算了!先暫時把他安頓在我的房間裏好了!」黃絹兒終於做了決定。

  樂樂吃驚地瞠目:「老闆,這樣好嗎?你不是嚴禁……」

  「都這時候了,當然救人要緊,妳去跟他們說一聲,我一個人去整理房間就行了!」她需要將環境改變一下,因此不能讓樂樂跟去。

  樂樂明白,應聲後先行離開。

  黃絹兒朝酒館的後方而去,胸口沒來由地湧現擔憂與遲疑。她不知道這樣的破例與決定究竟是對或是錯……

  


  將黑衣男子扶進黃絹兒房間的是平叔與小楊,對小楊而言,這是他第一次踏進禁區「凰苑」,忍不住多瞧了幾眼,卻引來平叔的斥責。

  將男子放到床上後,小楊被趕出凰苑,平叔則向黃絹兒解釋對方的狀況。

  「這位公子胸口的傷並不嚴重,我已經幫他整理好,其他地方也都檢查過,都沒事。」

  「那……怎麼會渾身是血?」黃絹兒看著床上的男子,有點詫異地問。

  對方已經換上一身乾淨的衣裳,不過那一頭亂髮與滿臉的鬍子,讓他看起來依然很邋遢。

  「嗯……我想……那八成是他仇家的血吧!」平叔以過來人的身分十分肯定地道。

  黃絹兒似乎也認同平叔的想法,心想對方的武功一定很不錯,只是她不懂,既然武功好,而且只是受了輕傷,怎麼會昏倒呢?

  「平叔,明天你叫小楊去請林大夫過來吧!」

  「用不著吧?他只是受了點輕傷,等明天醒過來後,叫他自己去看大夫就行了!」平叔向來排斥來路不明之人。

  「別這麼說,既然要幫人,就幫到底吧!如果大夫說沒問題,咱們再叫他離開吧!」黃絹兒還是堅持這點。

  平叔當然明白她的想法,「那就別讓他睡在這,把他搬到我的房間去睡好了!」

  「不用那麼麻煩了!只是讓他休息一個晚上而已,平叔,你不用擔心啦!沒事的。」黃絹兒瞭解平叔的關心,用眼神暗示他不會有事。

  平叔還是不放心,「但是這裏是小姐的房間,讓一個男人睡在這……」

  「沒關係啦!兩個『男人』待在同一個房間,有什麼好擔心的?」她清楚地表示自己目前的身分。

  平叔還是一臉擔憂,「可是……」

  「好啦!平叔,你別想太多,時候不早,你快點去休息吧!」黃絹兒催他出去,不希望他因為晚睡又弄壞身子。

  「那如果有什麼事,一定要叫我,知道嗎?」平叔離去時還不忘叮嚀。

  「嗯!我會的。」黃絹兒給了他一個明白的笑容。

  看著平叔離去,她回到床邊,再次觀察對方的狀況。

  她並不害怕眼前這個男子,因為她的舞技由牡丹傳授,武藝則是杜墨傳授,倘若對方有什麼奇怪的舉動,相信她一個人也能應付。

  房間只有一張床,就算能容納兩人,她也不打算和他共枕,畢竟小心點比較好。

  她正打算為他蓋好被褥時,對方突然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將她的身子猛地一拉。

  她因為他的舉動而吃了一驚,措手不及地倒在他胸前。

  雖然壓迫到他的傷口,他卻沒有發出痛苦之聲,反倒發出虛弱又沙啞的聲音,「二……杜……煩……」

  二杜煩?什麼啊?

  被對方扣住的手居然無法立刻掙脫,不免讓她有些著急起來,「喂!你到底想說什麼?」

  男子猛地睜開眼,那深邃又漆黑的雙眸與她的杏眸正好筆直地對上,瞬間一道電流竄進她體內,胸口掀起莫名的騷動。

  男子吃力地開口,「肚子……好餓……拜託……給我飯……」

  這下她可聽懂他的話了!原來他是肚子餓了。

  「好好好,我明白了!你先放開我,我馬上幫你準備吃的。」

  聽見有飯吃,男子這才放開手,鬆口氣地道:「謝謝……」

  她迅速起身離開他的胸膛,揉著還隱隱發疼的手腕,不斷地後退。

  身為「妙仙」的舞姬,四處表演的同時,當然也接觸過不少男子,只是……這還是她第一次如此親近男人。

  對方的體溫似乎感染到她,讓她覺得心頭有如小鹿亂撞,這樣的奇妙體驗也是頭一遭……

  

  這個男人究竟餓了多久啊?

  黃絹兒被對方狼吞虎嚥的模樣嚇到了!

  「你吃慢點,別噎著了!我準備了很多,吃不夠我再幫你拿。」她邊勸他邊倒水。

  「嗯嗯嗯……謝謝……真好吃……太好吃了……」男子速度雖然慢下來,不過嘴巴這是沒停,一口飯一口菜地繼續塞。

  黃絹兒被對方的動作惹得笑出來,「天呀!你到底餓多久啦?」

  男子想回答她的問題,不過卻無法停下動作。

  「你不用急著回答我,等你吃完再說吧!」黃絹兒笑著說道,一臉被他打敗的模樣。

  好不容易,對方總算放下筷子,不過桌上的飯菜也全都掃空了!

  「啊!太好了!總算活過來了!」男子喝著水,滿足地道。

  黃絹兒真是佩服他的胃袋,「你的傷……沒事吧?」想起自己剛才撞到他受傷的地方,不知道他有沒有怎樣?

  男子因為她的話摸了摸胸口,一臉無所謂地道:「哦!這個啊?不礙事,小傷啦!過幾天就會好了!」

  她是不知道他的傷口是深是淺,不過平叔也說是輕傷,而他又一臉不在乎,或許真的沒那麼嚴重吧!

  他應該是因為太餓才會昏倒在他們店門口,並非因為受傷而昏過去,黃絹兒此時終於確定了這個想法。

  「真是太好吃了!老兄,你家廚子的手藝真棒!」男子咕嚕咕嚕地又灌了兩杯水。

  那豪放又不拘小節的樣子,讓黃絹兒心生好感,他應該不是壞人吧!

  「謝謝公子的讚美。」

  男子哈哈大笑,「別叫我公子,怪彆扭的!我叫羅劭漢,叫我大漢就行了!」

  「我叫黃順天,是這間順應酒館的老闆。」

  聞言,羅劭漢瞪目,「咦?不會吧!這裏就是有名的順應酒館?」

  「有名這字眼不敢當。」黃絹兒得意地笑道。

  羅劭漢看著她,搔搔頭笑道:「哎呀!真不好意思!黃老闆,我身上沒銀兩,這……」

  「大漢兄別緊張,既然我決定要幫你,怎麼可能會收你的銀兩呢?只是……我們酒館的房間全都讓人訂下,只能請大漢兄委屈點,在我這小地方窩一晚。」

  「這樣啊!那……真是太感謝黃老闆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相識即是有緣,咱們可以交個朋友!你別客氣,叫我順天就行了。」羅劭漢毫不做作的態度,讓黃絹兒的防備之心鬆懈了下來。

  他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開心地道:「說的好!相識即是有緣,你這朋友我交定了!」

  她因為他大剌剌的個性而感到心情愉快,「時候不早了,你就早點休息吧!有什麼事,咱們明天再聊。」說完,她起身準備離去。

  「等等!順天,你要去哪?」他叫住她。

  她回頭看他,「你受了傷,需要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擾你了!」

  「可是……你剛才不是說房間都讓人訂光了,只剩下這裏可以睡?」

  「呃……是沒錯。」

  「既然如此,咱們就擠一擠吧!反正床也挺大的。」

  他的態度還真是大方!

  黃絹兒出現為難的表情,「這……不好吧!」

  男女授受不親,就算她現在是男子模樣,也不方便和他睡在一起。

  只不過羅劭漢不可能知道她在擔心這個,因為她一直盯著他的臉,以至於誤會了她的想法。

  「真糟糕!我居然忘了!我好幾天沒洗澡,身子又臭又邋遢。」他摸著自己的臉,語氣充滿歉意。

  黃絹兒趕忙道:「不是這樣,大漢你別誤會……」

  「你別擔心!我馬上梳洗乾淨。對了!不知哪里可以打水?」羅劭漢問道。

  黃絹兒原本要他別介意,只是聽見他說好幾天沒洗澡,心頭不免介意起來。「那個屏風後面有水。」

  「太好了!順天,你先睡吧!我很快就洗好!」說完,大搖大擺地朝屏風而去。

  黃絹兒實在無法開口阻止他,聽見沖水聲,她有點愣住。

  羅劭漢的個性太直接,讓她一時無法應對。半晌後,她無奈地走向櫃子,決定要換上新的床單。

  今晚,似乎有點奇妙……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s

TOP

謝謝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3q

TOP

thx

TOP

3Q~

TOP

謝謝分享 !! :)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