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雅《淑女賴上身》【神秘事務司之三】

【內容簡介】

厭倦了無止境的等待,只因你是鳥、我是魚;
不願就此放手的執著,總歸一句,我愛妳!

和葉翔皓糾纏多年的情感,商梓璿只覺得疲倦不堪,
他是亞洲巨星Louie,她是律師事務所的金牌律師;
他是飛鳥、她是寒魚,大家公認最不速配的情人關係。
身為葉翔皓的委任律師,處理他一次次的緋聞,
還要隱藏情人身分,多年的等待,商梓璿是真的累了,
這一次……就讓彼此自由吧!當商梓璿要求結束這份感情時,
葉翔皓才驚覺自己的冷淡,他把商梓璿的愛視為理所當然,
從不去了解她渴望被愛的心,只是如果沒有她,Louie再知名、
再成功,一點意義也沒有。從當初的相遇開始,他心裡只想要她、
只被她吸引;所以葉翔皓不想放手,為了商梓璿,他什麼都願意改!
不管是煮飯、暖床還是耍無賴,他都要追回商梓璿不再愛的心!

第一章

  「來了、來了、來了,啊啊啊啊……我看到了!是他、是他。」

  「啊……真的是Louie!Louie!我愛你,我愛你!」

  「天吶,好帥,心都好像要融化了,Louie,我們永遠愛你!」

  「我們永遠支持你,啊……」

  「Louie!Louie!Louie!」

  「Louie!Louie!Louie!」

  看著台灣最著名的FY娛樂經紀公司大門外,瞬間被圍堵得水洩不通,黑壓壓一片,一抹不易捕捉的不耐在商梓璇的眉間淡凝,一閃而逝。

  其實,這樣震耳欲聾的場面,對她來說已經是司空見慣了,因為她知道,這所有的一切……不過只是因為一個男人,一個叫Louie的男人。

  那是個什麼樣的男人呢?

  冷靜而睿智的美眸,凝視著剛從高級房車上下來,就已經被粉絲和媒體記者團團圍住以致寸步難行的男人,他……是一個任何人都無法抵抗其魅力的男人。

  一襲非常簡潔的黑色皮衣、皮褲,就能將他站在車邊頎長挺拔而完美結實的身材,襯托得萬眾矚目,黑色的墨鏡遮住了他大半張臉,卻遮不住他雕刻般精緻的容顏,高挺的鼻樑下是一張略微豐潤的唇,似乎一點點弧度就可以看出他笑得如沐春風、迷人至極。

  他是Louie,是紅遍全亞洲,甚至人氣開始延伸至北美的天王巨星歌手,是無論音樂才華、聲線,還是外貌,都讓男女老少如癡如醉崇拜的男人。

  即使是在這樣嘈雜紛擾的環境下,他依舊可以笑著保持優雅的紳士風度,他彷彿是天生就應該活在鎂光燈下的,讓所有人膜拜、仰視他,他從不會驚慌或者失措,始終如一的給人伸手觸及不到的神秘感,卻又不失親和力。

  「借過、借過。」很快,Louie在及時趕到的一群保鏢圍護下,快速突破人群,走向了FY娛樂經紀公司大門,一群人蜂擁而至,商梓璇靜靜地站在大門邊,面無表情地看著被護送的男人徑直走向她;他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繼而跟她擦身而過。

  「Louie、Louie,請問你下一張專輯的主題是什麼?會在美國同步發行嗎?」

  「Louie,聽說你這次去美國私下見了一位超級名模,有沒有這回事?」

  「Louie,你跟那位名模有什麼關係?」

  一群媒體記者被大樓保全的人牆攔住,無法進入公司,看著Louie的背影越走越遠,只好急忙的朝裡面開始大叫。

  「商律師,交給你了。」一道急促的男音在有些微愣的商梓璇耳邊響起,她偏頭,看見號稱「萬能經紀人」的海正快速留下囑咐,便陪同Louie匆匆消失在大廳,進了專用電梯。

  這樣的場面,她不怕應付,因為……熟能生巧。

  帶著職業性的表情,商梓璇站定在大門口,被一陣陣鎂光燈閃得眼睛生疼,語氣柔和卻清冷:「我是Louie的代表律師,稍後他會在台北晶華酒店召開記者招待會,除此之外,Louie不回答任何假設性提問,對於任何有誹謗性質的媒體、雜誌報導,FY娛樂經紀公司將保留追訴權。」語畢,裸色合身職業套裝包裹的曼妙身軀輕輕轉身,邁步走向通往樓上的電梯,充耳不聞身後還久久不散的叫嚷。

  提前知悉Louie的行程,所以不用問任何人就直接上了位於五樓的攝影棚,今天Louie還有一期著名雜誌的封面拍攝。

  站在黑暗裡,看著處於強烈燈光下拍著各種Pose的他,他們就像兩個世界的人。

  「商律師,今天辛苦你了。」海正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商梓璇的身邊。

  「沒什麼。」

  並肩與商梓璇站著,看著不遠處正在拍攝的Louie,海正頗為得意地說:「七年前第一次看見他的時候,他才二十一歲,那時候我就知道他會紅,他有天生的巨星魅力,讓人移不開視線。」

  「你的眼光很獨到。」

  海正不置可否的一笑,繼而說:「我現在也一點都沒有後悔,當初花重金請你來當Louie的代表律師。」

  商梓璇沒有說話,美眸只是略顯疑惑看著海正。

  「我以為你會問我,Louie這次去美國究竟有沒有跟名模見面、緋聞是不是真的。」

  「那不是身為代表律師的我該知道的問題。」語氣淡然,似乎真的雲淡風輕、毫不在意,不管緋聞是不是真的,她的職責都只是去處理那些緋聞。

  「呵,可見我當初的選擇很明智不是嗎?以你的專業素養和處理事情的手法,從來都不會讓我操心。」

  海正輕鬆地笑,歎口氣,不禁想起四年前,自己真的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透過各種管道找到恆簡律師事務所,想說能請到傳說中的神秘金牌律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出乎意料,恆簡居然很快Sent消息回復他,答應接下代表律師的工作,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被震驚得以為自己在作夢。

  搖搖頭歉然地笑語:「但其實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還是偷偷懷疑了恆簡的實力,因為以你當時的年紀和樣貌來說,怎麼可能會是外界傳的神乎其神的金牌大律師?現在我為當初有那樣愚蠢的想法跟你道歉。」

  勾起唇角,當時她不過二十歲,不要說海正了,真正相信她能力的又有幾個呢?商梓璇意味不明、語帶雙關地說:「不必,我也是看人才合作的。」

  半晌,海正忍不住打趣:「最初我還擔心你在Louie身邊,會不會帶給他更多花邊新聞呢!因為……雖然我故意不說,有意讓所有人都認為,你只是個低調普通的代表律師,但你畢竟還是太出眾惹眼……但後來很快我就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了,因為不僅是我,甚至連他的官方粉絲俱樂部,都公認你是跟他最不相配的女人。」

  一句話,讓商梓璇渾身一僵,看著遠處男人的美眸一閃而過落寞,「……為什麼?」

  「因為大家都說,你像是生活在周圍都流動著冰冷海水的魚,Louie卻是自由自在、翱翔在天際的飛鳥,飛鳥和魚怎麼可能會相愛呢?」

  原來,如此。

  飛鳥和魚……是無法相愛的。

  ***

  「唔……輕點。」

  趴在冰冷的落地玻璃窗上,全身卻像被烈火灼燒,承受著身後不加節制撞進自己體內的炙熱巨大慾望,商梓璇咬著紅唇,難耐地發出呻吟。

  而身後的男人根本不在意她的話,反而霸道地將她一隻白皙的腿抬得更高、張得更開,一個挺身,將沾滿花蜜、青筋爆出的巨大再次捅入她的體內,宣示著自己的迫不及待。

  「啊……」仰著頭高吟,她伸手往後圈住了男人的頸項,迷醉的喊出了他的名字:「翔皓……」

  男人像是終於滿意她的配合,低頭輕咬著她白晰的耳垂,灼熱的呼吸帶出性感的聲線:「寶貝,想我了嗎?」

  漂亮小臉的眉間一凝,沒有說話,似乎在思考些什麼,卻引來了男人極度不滿的懲罰,狠狠的幾個搗入,他扣緊她的纖腰,「說!你有沒有想我?」

  「啊……有,我想你,好想你。」難忍的嬌吟逸出唇邊,她快承受不住地鬆開了手,重新趴在玻璃窗前,透過頂樓公寓的落地玻璃窗,她幾乎可以將整個台北的夜景全部收入眼底,眼神開始渙散,透過霓虹燈光的反射,她從玻璃窗上模模糊糊看到了身後男人的模樣。

  他像是很滿意得到了答案,將她的身體頂得大起大落,陷入無法自持的瘋狂。

  可是,她卻從嘴裡嘗到了一抹微澀的味道,這……就是白天有人才告訴她,公認跟她最不相配的男人,是的,是那個天生應該生活在鎂光燈下的天王巨星,Louie!

  可是有沒有人能告訴她,在外人看來這樣不適合的他們現在在做什麼?呵,做愛,放浪形骸、毫不掩飾彼此需求地做愛。

  「在想什麼,寶貝?」將暴怒的慾望「刷」的抽出,也帶出了一波香甜的蜜液,他快速地將她的身子翻轉,抬高她的一隻腿,讓她的背部抵著玻璃窗,從正面再次狠狠地捅入了讓他為之瘋狂的溫暖花穴。

  被他的激動弄得全身虛軟,下意識她伸手攀住了他寬闊的肩胛,眼神迷醉,癡癡回答:「啊……沒、沒想什麼。」

  「是嗎?」低頭,張口咬住了她胸前因刺激早已挺立的絕美紅蕊,滿足得歎息,「可是……寶貝,有沒有人說過,你很不適合說謊?呵。」

  沒有,他是第一個。

  「唔……」猛地抱住了胸前黑色的頭顱,她快被他逼至極限,「痛,輕點。」

  「不痛,你的小嘴怎麼會說實話呢?」他吸吮住她的紅蕊,愛不釋口地舔弄雪白的乳肉,像是饑渴已久的孩子;他對她身體的迷戀,似乎永遠都沒有盡頭,她總能讓他失去控制的男性感到疼痛,想要把她拐上床做愛,從第一眼見到她開始……

  刺痛的快感讓她充滿矛盾糾結的心,酸楚難當,可是又能如何?白天,他是天王巨星Louie,數以千萬計少女依戀的「情人」;而只有黑夜、只有在沒有人的時候,他才是商梓璇的男人,是屬於她一個人的葉翔皓,她一直以為只要愛他,什麼都可以不介意,可到底,她不過是一個普通女人,竟會抵不住那一句的心疼。

  你不知道嗎?你們是天底下公認最不相配的人。

  「翔皓……我愛你。」眼淚順著眼角流落,像是達到高潮極致喜悅的歡愉,此時的她不再是外人眼裡冷靜睿智的商梓璇律師,而是甘願在他身下承歡的簡單女人。

  「寶貝,我知道。」邪肆笑意的唇瓣輕吻去她眼角的淚,似乎沒有深思過她淚水之下的含義。

  知道,他知道。

  永遠都只有這一句,他說他知道,可是他真的知道嗎?知道她愛得連她都不敢相信,現在的自己已經不像自己了嗎?只是一個「愛」字,她都不敢奢望,更別提他會給她任何名份,她要不起。

  「我想你,寶貝,想得身體都疼痛不已。」他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對她說,他猛地抱起她柔滑的胴體走進了臥室,用整整的一夜來證明,離開台灣去美國的這個一月,他究竟有多想她……

  她陷入了他給予的魔咒,身心一起沉淪,只要他要她,她就會毫無保留給予,然而她忘了問,你究竟是想我,還是想我的身體呢?

  ***

  站在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高級公寓頂樓住宅門口,商梓璇略顯疲憊,揉揉眉心卻遲遲沒有按下密碼鎖入內。

  他,應該還沒有回來吧?如果沒有記錯,他今天還有新專輯的錄音工作、拍攝、專訪……數都數不完的行程。

  照理來說,她已經習慣了一開門,便是一室黑暗冷清的氣息,但是此時此刻,她全身的細胞都在叫囂著,她討厭一個人,討厭總是獨自面對空蕩蕩的房間想他、等他,這樣的她算是什麼呢?

  璇,時間到了就回來,如果六年都還不足以證明一切,你要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

  腦子裡驀地響起下午在事務所Boss說的話,商梓璇苦笑,嘗到嘴裡澀到發麻的味道,她家Boss,從來不曾插手他們任何一個人的私事,但只要他們幸福,那看似不近人情的Boss卻會成為最支持的一個人。

  然而,她從來沒有想過,第一個叫她放棄的人,會是自家Boss,連Boss都看得出來,她是真的累了、倦了,為何她深愛至骨髓的男人卻什麼都看不出來呢?他的體貼入微都給了粉絲,那麼他把她置於何地?

  她曾經試過,不要愛他,至少不要那麼愛,那樣她就會好過一點,但她做不到,不論是曾被譽為天才少女的商梓璇,還是現在身為恆簡神秘金牌律師的商梓璇,都敗得一塌糊塗。

  不知道過了多久,商梓璇才伸手按下了密碼,開門進入。

  黑暗的室內並沒有讓她太過驚訝,她只是脫下七寸的細高跟鞋,揉揉腳踝,就準備開燈……

  但是就在指尖正要觸及開關的那一刻,她猛地被擁入一道炙熱寬闊的胸膛,旋身就被壓制在了大門上,商梓璇沒有被嚇到害怕得大聲尖叫,只是稍抽口涼氣,便下意識詢問:「翔皓?」

  「……寶貝,你的反應讓我很沒有成就感。」黑暗中,身前的男人響起迷人之極的聲線。

  沒好氣地輕推了他一把,商梓璇鬆了口氣,「幼稚!」

  輕笑,葉翔皓俯身就攫住了她柔嫩的櫻唇,「你以為我是為了誰才幼稚?」

  輕揚著頭回吻他,商梓璇喃喃地問:「你怎麼會在家?」

  「還有個午夜的行程,我等一下就走……我想你。」撩人的語氣迷惑著她,他狠狠地加深這個炙熱的吻,手也不自覺爬上了她絲質襯衫的鈕扣。

  只是一剎那間,商梓璇制止了他,一股難以遏制的衝動襲上了自己,在黑暗中喘息著,認真地問:「我們現在可不可以不要一見面,就在床上解決所有問題?」

  他從美國回來之後,因為新專輯的籌備,行程滿得絲毫無間隙,好不容易回到公寓,她也來不及跟他談任何事就會被他拉到床上,做愛做得昏天黑地,每次醒來的時候,他也已經走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情況變成了這個樣子?

  商梓璇的話讓葉翔皓驀地停下動作,黑夜中的瞳眸閃著點點深邃的光澤,「你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想跟你談談而已。」推開他,商梓璇伸手打開了客廳的燈,然後將包包隨意拋在地上,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葉翔皓頓了一下,長腿一邁便跟了過去,挨著她坐下,笑語:「生氣了?」

  「沒有。」商梓璇偏頭看他,但只是在觸及到他佈滿血絲的黑瞳一瞬間,心便再次柔軟得沒出息,「你的眼睛怎麼這麼紅,很累嗎?」

  「兩天沒睡了。」她柔和的語氣讓他孩子氣般地撒嬌,然後靠著她的大腿躺下。

  「就算再忙也要注意身體,海正為什麼不安排時間給你休息?」商梓璇摸摸枕在自己大腿上那張俊逸的臉,心疼無法自抑,「不要讓我擔心你。」

  「我沒事。」葉翔皓埋首在她的小腹間,伸手環住了她的纖腰,「只是想見你……回來發現你不在,好失望。」

  「我在工作。」

  「你不是只為我工作嗎?」

  他大孩子般的語氣讓她好笑卻又落寞,這個百變的男人,可以對粉絲溫柔得像鄰家哥哥、像完美情人,對她可以像狂妄霸道的獨裁者,也可以像索愛的大男孩,只是……無論是哪一種,他都只是在她身上汲取,而忘記她也需要被瞭解。

  就像此時此刻,她愛了他六年,她為他工作當代表律師整整四年,他卻不知道,他不在的時候她究竟做了什麼,她是什麼樣的女人、什麼樣的律師、工作的地方在哪兒,明明這些,都是只要隨意問她,或者問自己的經紀人就能知道的事情,他卻當作理所當然、不必要知道的。

  她自認很瞭解他,從他身上每個細節特徵到他的生活喜好,她無一不知、無一不曉,但其實她也覺得自己一點都不瞭解他,至少他這個時候在想什麼,她就一點都猜不到。

  「我還有自己的工作。」抱著微小的希望說出口,她多希望他會問問,究竟是什麼工作。

  但這個男人卻仍舊只是淡淡地「噢」了一聲,繼而問:「你想跟我談什麼?」

  談未來、談打算、談我在你心目中究竟是什麼人!

  商梓璇多想沖口而出地問,只是他疲憊的倦容,讓她那顆本已支離破碎的心依舊不忍,「你什麼時候有假期?我想跟你好好吃頓飯,再跟你談。」

  「新專輯正在籌備,我有一段時間都不可能有空,而且這次的專輯要在美國同步發行,到時候會更加日夜顛倒,我可能暫時沒有辦法。」他輕緩地說著,彷彿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沒有抱歉,也沒有解釋。

  「這些我都知道,但是,能給我一個具體時間嗎?」商梓璇默默地看著他,撫摸著他髮絲的手指有些僵硬。

  「三個月左右。」

  很誠實的回答,但為什麼心裡卻像是被挖了個大窟窿般,怎麼努力、怎麼忍住都填不滿呢?

  試探地說:「能不能就一天,這段時間抽出一天給我就好,我想跟你談談。」

  「璇,不要跟我提這樣無理的要求,好嗎?你突然這樣我很不適應。」緩緩地坐起身,葉翔皓看著商梓璇的瞳眸有一絲不解,「你以前不會這樣的。」

  無理的要求?

  在他眼裡,這一切都是無理的要求?

  以前不會,那是因為她一直在忍,因為愛他,她都可以完完全全忍耐下去,打破商梓璇的原則,直到自己變得不像原來的自己。

  「真的一天都不可以嗎?」看著他,執拗的詢問。

  「為什麼一定要在這個時候跟我談?」長時間不能休息的疲憊和她突然固執的反覆糾纏,讓他頓時語氣不佳,起身,黑眸直直看著她,「我今天好不容易趁著空檔休息的兩個小時趕回來看你,你的態度卻讓我很納悶,你是在不滿意什麼嗎?」

  不,她還敢有什麼不滿意呢?商梓璇忍住想大哭大鬧的衝動,微澀地笑著;兩個小時,她應該為這兩個小時而感激涕零嗎?

  他知不知道她在這個房間裡等了多少個日夜、等了多少個兩小時,只為了讓他想見到她的時候,便可以見到她?她從未抗議過,呵,哪還有什麼不滿意……

  可是她就是傻,學不會「吃一塹、長一智」,疼了,還反覆疼,「好,三個月,三個月之後你跟我談。」

  她異樣的表情讓他不安,看看手錶,他卻只能歎息著將語氣軟下來,俯身在她額上印下輕輕一吻,「別想太多,我有空就會回來,時間到了,我要走了,乖乖的。」

  看著他高大的背影離去,門「砰」一聲關上,商梓璇才絕望地縮進沙發裡,再次獨自面對黑夜,無聲落淚。

  有空?他的有空是什麼時候呢?

  除了新專輯之外,他的「有空」包不包括陪名模、陪演員、陪各個緋聞女友呢?

  她不是白癡,她從來不過問他的緋聞,那只是因為她不願意知道,但不代表她不知道!也許在他眼裡,那些只是逢場作戲的技倆,但是他知不知道他這樣滿不在乎的態度、覺得毫無需要解釋的態度,才正是讓她的心一刀、一刀被劃得鮮血淋漓的劊子手!

  這次美國的行程,他私下會見名模的緋聞被傳得風言風語,她說她不在乎、不想知道,那只是因為在眾人眼裡,她是他的代表律師、是跟他最不相配的女人;而實際上,她在乎、她在乎得要命!她怎麼會不在乎自己深愛的男人,究竟有沒有跟別的女人私下見面,抑或者是有了更進一步的發展呢?

  可是她又能如何?他是天王巨星、是公眾人物,活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要在乎,她早已瘋掉了,可是誰能瞭解,明明心痛得要死了,但身為他的代表律師,還要一次又一次處理他的緋聞事件時,她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那……真的比死還難受!所以她不笑,她笑不出來,變成了冷靜睿智的商梓璇律師。

  乖乖的……

  他很喜歡對她說「乖乖的」,她是等待主人無聊才想起要挑逗的小貓、小狗,還是他見不得人的情人、情婦呢?

  商梓璇,你怎麼會把自己置於如此悲慘的境地!這麼多年了,你要到什麼時候才清醒?你們沒有未來,他不會給你任何承諾,就算你要求的不多,只想知道他是在乎你的、愛你的就好……可是連這些,怎麼都像是奢望呢?

  緊緊咬著紅唇,她快崩潰地想著,你不是這樣的,你明明不是這樣沒出息的人啊!

  好在這一切只有Boss一個人知道,如果死黨們都知道她隱瞞了這麼多年,為了一個男人這樣沒出息,一定會瞧不起她,就像她現在瞧不起自己一樣。

  她,真的從來沒有像此刻一樣後悔過。

  如果那一天,她沒有遇到他、沒有被他誘惑、沒有跟他糾纏,那一切該有多好?

  如果那一天他們沒有相遇,一切會不會變得不一樣呢?他有他的世界、她有她的生活,像兩條並行線般,也許那樣對於他們來說,才是一種解脫吧……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谢谢分享

TOP

12334

TOP

谢谢

TOP

3Q

TOP

thank

TOP

谢谢

TOP

thank you very much

TOP

感謝

TOP

谢谢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