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佟《招來美人夫》【結婚進行曲之三】

【內容簡介】
她以為這在她危難時伸出援手的美男,是個善良無害的好人,
可現在她總算認清了,他根本是扮豬吃老虎!
是,她當初確實酒後亂性撲上去強吻他、推倒他,
但關鍵部份她完全沒印象,怎能證明他們做了不可告人的事?
她才不要因此對他負責,賠上她的青春!
沒想到她的拒絕卻引來他的卑鄙反擊,
先是設計她這條米蟲簽下工作合約,把她綁死逃不了,
再送了滿屋子的玫瑰,宣告兩人關係曖昧,
更三不五時上演溫馨接送,用那張禍水臉誘惑她,
最後竟拿那個錯誤威脅她,逼她答應一個月內跟他結婚?!
雖然她現在已經整顆心淪陷,也想再次吃掉他,
但她創業的夢想還沒實現,哪裡有心情當主婦,
也許,她該來評估一下成功逃婚的可能性……

本帖最後由 芋頭豆花 於 2013-5-8 22:58 編輯

第一章

    這在開什麼玩笑!

  章家老三章家盼激動的跳起來直接站在沙發上揮舞雙手,對著章家老二章家樂聲嘶力竭的鬼叫。“我是瘋了還是不想活了?我幹麼進入好事屈指可數、壞事罄竹難書的演藝圈?”

  章家樂強忍著塞住耳朵的欲望,溫和的說:“放輕松一點,我只是……”

  “你準備將我推進火坑,我怎麼放輕松?”

  “我只是傳達對方想簽下你經紀約的心意,還有,用火坑來形容演藝圈不太恰當吧?”

  “對,火坑不恰當,應該是獅子坑!”她一聽到“演藝圈”三個字就想皺眉,怎麼可能讓自己陷在那種令人渾身不舒服的地方?

  “你太誇張了,怎麼會是獅子坑呢?”章家樂越說越小聲。老三那對殺氣騰騰的眼睛真是太可怕了,說話不當心一點,她這說客就要變成祭品了。

  “我還有其他的形容詞,你要聽聽看嗎?”

  如果回答“好啊”,章家樂相信下一刻她就會被對面的人扔出去……雖說嫁出去的女兒是潑出去的水,可也不能遭受這樣的對待。

  章家老麼章家寶實在聽不下去了,不客氣的舉起手上“Imagine”剛剛出爐的秋冬服飾目錄。“你已經一隻腳踩進演藝圈了,幹麼裝模作樣的掙紮?”

  章家盼兩眼暴凸,看起來好像陷入瘋狂了。這是她人生第一大敗筆……不對,是第二大敗筆,這個丫頭竟敢提出此事!

  半年多前,因爲她渴望跟二姐合作開一家有實體店面的網路蛋糕坊,由二姐做蛋糕,她來行銷,於是在二姐的“誘惑”下,她接受“Imagine”服裝店老闆言聿曦——現在是她的二姐夫——的邀請,成爲“Imagine”的專屬模特兒。

  她不曾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站在鏡頭前面搔首弄姿,甚至對此覺得厭惡。可是不能否認,她對這份工作還真是駕輕就熟,不用刻意擺姿勢,攝影師就可以捕捉到想要的畫面,而她代言的品牌也受到那些名門千金的喜愛,如今二姐夫還計劃南下開設“Imagine”高雄分館……

  扯太遠了,重點是,她手上終於有一點點小資本,可以開始實現創業的夢想,二姐卻是有夫之婦了,如今還在“Imagine”附設的咖啡館兼職做蛋糕,蛋糕銷路出奇的好,二姐忙製作就忙得不可開交,而且最近還不時陪伴姐夫南下勘察“Imagine”高雄分館的地點,根本不可能跟她合夥做生意。

  總之,她根本是落入二姐設下的圈套,這真是奇恥大辱……她竟然被這個頭腦簡單的女人拐了!

  “三姐,別那麼激動,說實話,你真的很有當演藝人員的本錢。”章家寶羨慕的看了三姐凹凸有緻的身材一眼,章家四姐妹就屬三姐身材最正點、最高,也是最有料,真的很適合站在伸展臺上。不過三姐最吸引人的應該是那股飛揚跋扈的味道,充滿了個人色彩。

  惡狠狠的一瞪,章家盼咬牙切齒的道:“‘Imagine’的專屬模特兒是個意外,我絕對不會踏入那個是非圈!”

  “怕什麼,你不是百毒不侵嗎?”

  “你沒腦子嗎?不管是什麼人,待在一個環境久了,絕不可能不受影響。”孟母之所以三遷,不正是因爲環境會影響一個人嗎?

  “我還以爲三姐對自己很有信心。”

  “你最好記住一個道理——對自己太有信心是一種無知。”她的人生第一大敗筆就是從這裏而來……那件事不是早忘了嗎?怎麼又想起來了?

  “對自己太有信心是一種無知?”章家寶不解的喃喃自語。

  “但願你永遠不要體會到這種無知的滋味。”章家盼終於坐下來了。“不要扯那麼多廢話,總而言之,我對演藝圈一點興趣都沒有。”

  “盼盼,對方是台灣數一數二的娛樂製作公司,很有誠意想簽你的經紀約,不妨先跟對方見個面,聽聽人家開出來的條件再來決定。”章家樂再次勸道,自己這麼努力促成此事,還不是爲了她著想,創業的夢想無法實現了,那就應該尋找另外一片天空。

  “沒有這個必要。”

“你不要這麼倔強,慎重考慮過後再來決定。”章家樂無奈的勸說。

  “沒錯,如果是我,絕對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章家寶又忍不住插嘴了。

  章家盼嗤之以鼻的哼了一聲。“這種機會太多了,我只是沒興趣。”她經常遇到星探,問她有沒有意願往演藝圈發展的人不少,如果她貪愛成爲鎂光燈焦點的感覺,兩隻腳老早就踏進那個圈子了。

  “我真的不懂你在想什麼,爲什麼那麼不懂得珍惜上天對你的垂愛呢?”章家寶說。

  “你這個人只懂得賺錢,守財奴!”她沒好氣的送妹妹一個白眼。

  “守財奴又怎麼樣?我不偷不搶,正正當當啊。”

  “是啊,可是你最好小心一點,千萬別因爲錢被人家耍得團團轉。”

  “我又不是某個頭腦簡單的人,怎麼可能被人家耍得團團轉。”章家寶不好意思的看了二姐一眼。她不是故意將二姐拖下水,實在是找不到比二姐更單純的女人了……不過,這個女人現在幸福得讓人嫉妒。

  “你以爲詐騙集團詐騙的對象只有老年人嗎?聽說高級知識分子更多。”

  “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倒是三姐,腦子太死闆了,這樣可是很容易吃虧哦。”

  章家樂舉起雙手,一隻手伸向前方,一隻手伸向左邊。“你們兩個不累嗎?碰在一起就非要鬥嘴,我的耳朵快消化不良了。”

  “耳朵又不是胃,怎麼會消化不良?”兩人很有默契的低語。

  向兩人各瞪了一眼,章家樂做出最後的結論。“不管你了,我該說的都說了,如果你想繼續懷著創業的夢想當無業遊民,我沒有意見。”

  “我跟‘Imagine’簽了兩年的合約,目前還不能列入無業遊民一族。”不過,她也覺得自己是無業遊民,成天悶在家裏,想要出去找工作,又捨不得放下創業的夢想,左右搖擺,舉棋不定,真是爲難。

  “你已經是半個無業遊民了。”章家寶忍不住吐槽。

  “你不要煩我了。”好吧,她承認對自己眼前的情況也非常不滿,大學畢業至今有一年了卻仍一事無成,對她這個有雄心壯志的人來說很挫敗。

  她是不是應該改變自己的計劃?人生有夢很好,可是作著不切實際的夢不過是浪費青春,除非,她有辦法像二姐一樣做出漂亮又美味的蛋糕……算了吧,廚房根本是她的惡夢,一碗泡面沒被她煮得稀巴爛就該偷笑了,她怎麼可能做得好蛋糕呢?還不如尋找二姐的“接班人”比較實際。

  章家盼自認她對周遭的觀察力很敏銳,而且第六感超級準確,可以肯定此刻有人在偷窺她……轉頭一看,咖啡館裏面卻沒有任何形跡詭異或看起來奇怪之人。

  “你在看什麼?”方欣欣不解的順著她的視線看來看去。

  “沒什麼,只是覺得有人在偷窺我。”

  方欣欣噗哧一聲笑出來。“這有什麼好奇怪,不是常常有人在偷窺你嗎?”

  “這種感覺不一樣。”見好友一臉古怪的表情,顯然不明白爲什麼偷窺還有分種類,她繼續解釋,“偷窺也有分目的,目的不同,感覺當然不同。”

  “沒錯,偷窺也分目的,可是挑在飯店的咖啡館偷窺,你認爲有什麼目的?”

  這時,有一位中等身材,看起來溫和敦厚的男子來到她們桌邊,熱情的看著章家盼。“小姐你好,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往演藝圈發展?”

  演藝圈?她冷冷瞥了他一眼。“別來煩我!”

  男子不氣餒,從西裝外套的口袋取出一張名片,放在她前面。“小姐,這是我的名片,你參考一下。”

  “你聽不懂國語嗎?別來煩我!”

“小姐,我是真的很有誠意……名片我留給小姐了,有興趣再跟我聯絡。”

  男子趕緊欠身走人,因爲她全身散發出來的殺氣教人喘不過氣,萬一他雙腳一軟坐在地上就太丟臉了。

  “我就知道,這就是偷窺你的人。”方欣欣對這種事已經見怪不怪了,兩人從高中一路到大學都是好友,一起出門經常會遇到這種以星探之姿出現的人,是真是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好友確實有當明星的本錢。

  看起來是這麼回事,可是不知道爲什麼,章家盼就是覺得偷窺者另有其人。

  “這個人連名片都遞給你了,應該是真的星探。”

  “有人連學曆都可以造假了,你認爲名片的可信度有多大?”

  “你先看看再決定嘛。”

  章家盼連看一眼的意願都沒有,演藝圈是別人的夢想,與她無關。

  方欣欣再也按捺不住的伸出手,拿起好友前面的名片一看,兩眼頓時驚愕的暴凸。“天樂娛樂……這家公司超級有名!”

  “天樂娛樂……這個名字似曾相識……不會吧?”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看你的表情,應該知道這家公司很有名,怎麼樣?心動了嗎?”

  送上白眼,她沒好氣的說:“心動的人是你,而我呢,只是很難相信這世上有這麼巧合的事。記得嗎?前幾天我不是跟你提過有一間公司透過‘Imagine’找上我,正是這家天樂娛樂。”

  “哇塞!這家公司跟你很有緣嘛。”

  有緣?她的唇角抽動了一下。“你的反應還真是與衆不同。”

  “難道不是嗎?這家公司的星探和經紀人有志一同看上你,不就表示你真的很有進入演藝圈的潛力?如果是我,這個時候再也不會遲疑,一定簽了。”

  “不要!”

  “爲什麼?你對演藝圈真的一點憧憬都沒有嗎?看到人家那麼光鮮亮麗,難道不會羨慕?”方欣欣無奈摸著自己的臉龐。“如果我這張臉蛋可以多幾分甜美,一定巴著你,順道將我帶進去。”

  “你以爲光鮮亮麗不需要付出代價嗎?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一個人的成功絕對不是偶然,既然都要努力,我甯可將心力投注在自己的夢想,辛苦也會覺得比較有意義。”

  “這麼說也對,可是怎麼會有人對演藝圈一點都不心動呢?”雖然兩人認識八年了,方欣欣對于好友的死腦筋還是很訝異,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完全沒有饃糊地帶。

  略微一頓,章家盼老實道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心動,只是理智往往沒多久就會消滅心動,因爲,別人的光鮮亮麗是屬於別人的,不能複製成我的未來。”

  “是啦,可是誰會想那麼多呢?總要給自己機會闖一闖啊。”

  “我不想浪費時間。”

  額上出現三條線,方欣欣不能不吐槽,“你已經浪費了一年的時間。”

  是啊,從大學畢業到現在一年了,她的夢想卻還遠在天邊……嘿嘿一笑,她一臉諂媚的望著好友。“我想到一個可以解決困境的好主意。”

  方欣欣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你的好主意讓我覺得很不安。”

  “你不要擔心,只是我記得你對做蛋糕很感興趣。”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沒錯,我是很想學做蛋糕,可是我的技術跟樂樂姐差太遠了,絕對不可能成爲你的合夥人。”

  “你可以拜師學藝,我二姐一定不介意將做蛋糕的秘訣傳授給你。”

  “這種時候你實在是天真得令我驚訝,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方欣欣歎氣的搖搖頭。“我是有興趣,但不代表我有這方面的天賦,而且我要工作,沒有時間爲了興趣勞心勞力。”

  “你這個人真的很沒義氣!”

  “是啊,我沒義氣,那你幹麼不自己學呢?”

  章家盼住嘴了,如果她有這方面的本事,何必求人呢?

    “你啊,實際一點,沒有技術,那就配合現實,上天特別厚愛你,機會自動送上門,你不要不懂得珍惜。”

  “你以爲放下夢想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嗎?我可是計劃了好久。”好吧,她確實不太懂得珍惜天賦,也許是因爲沒有養家的重擔,她才不需要急忙的抓住機會,可以滿心惦記著夢想,一心一意想著若不曾爲自己的夢想好好拚鬥一次,一定會留下很深的遺憾。

  事實上,去年從美國自助旅行回來之後,她也嘗試找過工作,可是掛念著創業夢想總是提不起勁,後來成爲“Imagine”的專屬模特兒,更是無心找工作。

  “你又不是七老八十了,幹麼急著現在實現夢想?”

  “我現在正有沖勁,過個幾年,說不定我那股創業的熱情就熄滅了。”

  “人應該懂得看時機,現在是你賺錢的好時機,你幹麼跑去花錢?”

  她不以爲然的撇了撇嘴。“當一個女人想花錢的時候,她會在乎時機嗎?”

  “不會,不過事後一定會後悔。”

  “我絕對不會後悔。”

  方欣欣舉起雙手表示投降。“算了,我說不過你,愛花錢就花錢吧。”

  愛花錢就花錢……真是可悲,如今她連個合夥的對象都找不到,怎麼花錢?老麼說她已經一隻腳踩進演藝圈,那她幹脆豁出去,連另外一隻腳也踩進去算了……不行不行,她不可以自暴自棄,自暴自棄好像太誇張了,總之,她甯可找份安定的工作,也不要跳進那種是非圈攪和。

  真的要放棄夢想,當個每天趕公車、捷運的上班族嗎?她確實得好好想一想了。

  拍了拍臉頰,她打起精神道:“走啦,陪我去公園打籃球。”

  “除了打籃球,你就不能培養其他的興趣嗎?”方欣欣嘴巴上嘀咕,倒是很認命的拿起背包陪好友去公園打籃球。

  當她們起身結帳離開咖啡館時,先前那位中等身材的男子也跟著起身來到角落的座位,站在一位垂首看著雜志的黑衣男子身邊。“執行長,她叫我別煩她,看起來好像真的對演藝圈一點興趣都沒有。”

  黑衣男子動也不動,只是低聲道:“我知道了,你可以離開了。”

  “是,我先走了。”中等身材男子欠身快步離開。

  半晌,黑衣男子終於擡頭看向自己對面一位溫文爾雅的男子。“哥,你有沒有什麼好主意?”雖然戴上有色墨鏡,依然隱藏不住黑衣男子——邢若城那張比女人還美豔動人的容顔。

  羅毅傑放下手中正在品嘗的咖啡,提出自己的疑惑。“爲什麼不直接找上她,要刻意兜那麼大的圈子?”

  羅毅傑是邢若城的特助,也是邢家收養的孩子,因爲父母在一場意外中喪生,沒有留下任何遺産,其他親戚皆不願意出面收留他,最後母親的好友——也就是邢若城的媽媽心疼孤苦無依的他,便出面收養他。

  “哥不瞭解她,那個女人桀驁不馴,直接找上她,她一定會反抗,難保不會因此採取什麼激烈的手段。而且,已經有其他經紀公司注意到她了,當務之急還是先簽下她的經紀約比較妥當。”

  “簽下她的經紀約之後呢?”

  “哥也看見了,這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你下定決心的事,我相信一定辦得到。”

  “哥對我這麼有信心,我對她卻是一點把握都沒有。”

  “這可真是稀奇。”

  “等哥跟她有了接觸之後,就知道我是否太高估她了。”

  “不管用什麼方法,相信你遲早會簽下她的經紀約,可是在那之後,你對她有什麼計劃最好先想清楚。若她真的那麼有個性,我不認爲她會拿錢不工作。”

“這個我知道,不過魚兒還沒釣上來之前,就苦惱將來應該養在水族箱還是煎煮炒炸吃進腹中,不是想太多了嗎?”

  羅毅傑聞言哈哈大笑。“原來在你眼中,她是一條還沒上勾的魚兒。”

  “我只是舉例,如果她真的是條魚,那就好處理了。”邢若城苦笑著說。

  坦白說,他根本顧不得之後的事,這是他第一次對一個女人這麼沒有把握,他完全沒辦法思考未來,只有一個念頭——逮住她,絕對不容許她任性的再一走了之!

  邢若城越想越覺得她可惡,將他的世界搞得天翻地覆之後,竟然還可以若無其事的過日子

  他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情景,那時他就心想,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帥氣迷人的女人?而且她就像個女戰士,英勇的撂倒小偷,令他第一時間還以爲正在拍攝電視劇,或者這是一場夢,不過他很快就發現眼前上演的一幕是真實的事。

  他見過的女人無數,可是不曾見過這樣的女人,如此與衆不同——鵝蛋臉配上立體精緻的五官,是個標準的美人胚子,舉手投足卻又散發著一股英氣。

  正因爲如此,他不由自主爲她停下腳步,不知不覺走向她。

  “我有個主意,你可以先透過‘Imagine’將合約書送到她手上,足夠的誘因至少可以讓她的決心松動。”羅毅傑建議道。

  略一思忖,他點了點頭。“這是個好主意。”

  “不過這只能讓她的態度松動,並不表示她會因此簽下合約。”

  “我知道,這還要看老天爺是否站在我這一邊。”他知道章家盼從去年大學畢業到現在,唯一的工作就是擔任“Imagine”的專屬模特兒,根據他對她的瞭解,她是沖勁十足又有夢想的人,不可能好吃懶做待在家裏,可想而知,必定有什麼原因阻止她投入職場。

  不過她畢業有一年了,依她的個性總不會一直虛耗下去,此時他若提供一個充滿誘因的工作機會,她的態度當然會松動,只是點頭與否,往往需要那麼一股沖動,而這股沖動當然要看老天爺是否願意幫忙了。

  “你的運氣一向很好。”羅毅傑相信他會達到目的。

  沒錯,他的運氣一向很好,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TOP

本帖最後由 芋頭豆花 於 2013-5-8 22:59 編輯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最後由 芋頭豆花 於 2013-5-8 23:00 編輯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最後由 芋頭豆花 於 2013-5-8 23:00 編輯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最後由 芋頭豆花 於 2013-5-8 23:01 編輯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最後由 芋頭豆花 於 2013-5-8 23:01 編輯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最後由 芋頭豆花 於 2013-5-8 23:02 編輯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最後由 芋頭豆花 於 2013-5-8 23:03 編輯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謝謝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x

TOP

t h x

TOP

t h x

TOP

Thx

TOP

謝謝你。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