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 《莫名其妙成了爸》【嫁人這麼難之三】

本帖最後由 芋頭豆花 於 2012-12-3 23:34 編輯

【內容簡介】

    外人都說她幸福,男友又帥又多金,還是自己的老闆,
    她不等於是未來的老闆娘?但這段愛情路她走得辛苦孤單,
    從來沒有甜蜜約會、燭光晚餐,只有公司聚餐和員工旅遊,
    他們的話題,公事多過私事,他待她的方式,上司多過情人,
    當她試探他對兩個人未來的打算,結果只讓自己心冷;
    她決定了,不再繼續當男人身邊那二十四小時不打烊的7-11,
    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她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哪知道新生活才剛開始,老天就送她一份錯愕的「大禮」!
    禮物才剛收下,已經成為「前男友」的他忽然又現身,
    她如何同時應付兩個意外?尤其是大的這個超難纏啊⋯⋯

楔子

    於佳麒表情僵硬,瞇起雙眼盯著洗臉台上的驗孕棒,彷彿這是和「小強」同樣的玩意兒,要不就是把它踩死,要不就等著讓它把自己嚇死。

    呼……

    「同學,妳到底會不會用啊?別說妳和學長交往十年沒用過半根驗孕棒?!」

    好友雅萍透過手機不耐地吼叫。

    「我哪會用啊……嚴颯對於避孕就像得了強迫症一樣地嚴謹……」

    「那說明書呢?!看了嗎?看了嗎?」

    「看了,雅萍,我等一下打給妳。」

    沒說再見,於佳麒結束通話。

    她將手機往旁邊一放,繼續盯著那支白色驗孕棒。星期天睡覺天,但她一夜沒睡好加上早起,就是為了試試這玩意兒——反正鐵定是雅萍想太多,她怎麼可能會懷孕?嚴颯不會讓一個沒計劃就冒出來的小鬼頭壞了他的人生規劃,那男人除了工作還是工作,所以她絕對不可能懷孕,十年的交往中連一次「疑似」都沒有。

    那她在怕什麼?

    就當是嘗試,戀愛談了十年,同居了五年,她沒用過半支驗孕棒實在說不過去。好,一不做二不休,於佳麒一鼓作氣撩起睡衣的下襬,脫了小褲褲,坐上馬桶,將雙腿微微打開,咬著牙。抖個不停的手指透露她緊繃的情緒,她捻著驗孕棒往下一擺——

    沒多久,她抬起手,瞪著驗孕棒,看見測試區已讓尿液給滲透,到此為止,完全符合說明書上的指示。她將驗孕棒擺好,穿好小褲褲,撫平睡衣,洗了手,接著就是五分鐘「漫長」的等待——

    呼,怎麼可能懷孕呢?

    在嚴颯滴水不漏的避孕方法之下,如果還有漏網之魚,哼,那肯定是未來的大人物、百年難得一見的將才,當總統都有可能!

    明知道白費功夫,幹麼還浪費兩百多元去買這支玩意兒?

    沒辦法,雅萍疑似懷孕,康是美第二件半價,她買了兩支,順手給了她一支,要她也來驗一驗,如果不是懷孕,再去腸胃科報到。

    連驗孕都要揪伴,雅萍真是夠了……

    不過,最近胃真的不舒服得厲害,吃飽也脹,餓也脹,每分每秒都處在「躁躁」的噁心感之中,有點想吐,又不是真的會吐,感覺很怪異。她不愛吃成藥,不舒服一定上診所掛號給醫生診斷,但雅萍知道她的狀況後,立刻鐵口直斷她懷孕了……

    什麼鬼,她怎麼可能懷孕?當人家「杜蕾斯」這麼沒有保障嗎?

    「同學,保險套沒有百分之百的好嗎?妳不舒服的症狀和書上寫的差不多,妳啊,鐵定是懷孕了!」

    雖然她也明白避孕這種事沒有百分之百的,但她不相信這種鳥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不,應該說發生在嚴颯身上。那男人有變態般的控制力,沒百分之百確認,是不可能進行到痛快的最後一關——他,寧願忍住也不射的。

    顯然那個男人把歡愛也當成工作來看待了,哼,變態。

    好,不想他,免得心情不好。

    她看看腕表,還有一分鐘。

    她現在應該煩惱的是腸胃問題,之前老媽好像有提到大哥認識一位中醫,看腸胃很有一套,所以是要先看中醫嗎?那中醫能不能很快把「躁躁」的問題解決掉?她的胃如果再「躁」下去,她真的會抓狂……

    嗯,還是說先看西醫好了?至少先解決眼前的「躁」,再用中醫來慢慢調理身體?

    時間到。

    於佳麒攤開說明書,「悠閒」地比對驗孕結果——

    嗯?

    她瞪大眼。

    這……什麼鬼啊……

    她慌張拿起手機撥了快捷鍵,只是還來不及開口說話,雅萍就迫不及待嚷嚷。「怎樣?怎樣?結果怎樣?!」

    於佳麒皺著眉頭,瞪著眼前那紅色且刺眼的兩條線。老實說,她已嚇出一身冷汗。

    「壞掉了。」

    「什麼壞掉了?!」雅萍快急死了。

    「驗孕棒啊!」

    「怎麼可能啦?!到底幾條線啊?!」

    「兩條……」

    雅萍尖叫。

    「我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會……」

    雅萍開心吼著。「太好了,妳懷孕了,我也懷孕了,如果小孩性別不同,我們就可以親上加親,就算是同性,也會是好朋友!佳麒,我光想就覺得好開心啊!」

    懷孕了?怎麼可能?

    於佳麒摀著自己平坦的小腹。她——真的懷孕了嗎?

    「佳麒,妳一定和我一樣覺得很贊對不對?」

    她應該開心,覺得這個很贊嗎?

    雅萍兩個月前才結婚,入門喜肯定開心。

    只是,雅萍是已婚婦女,她未婚懷孕,應該開心嗎?

    雅萍開心過頭,都忘了她未婚,和嚴颯交往十年,許多親朋好友都已將她歸屬在「已婚」的範圍中。

    喔,忘了說,她和嚴颯一個月前分手了。

    所以目前的情況是她未婚,十年的戀情剛結束,沒有新的交往對象,然後還和前男友有了愛的結晶?

    這分明是言情小說裡才有的劇情。

    那,接下來呢?

    呼……

    於佳麒歎了口氣,腦袋被嚇空了,擠不出半點想法。

TOP

第一章

    分手倒數中——雅萍的喜宴

    她做好心理準備來參加雅萍的喜宴,安撫自己,一定會很平靜,誰鳥妳的私生活啊,況且這是人家的喜宴,不會有人好奇她的私事,只可惜事與願違——

    「啊,佳麒,學長怎麼沒有來?」

    一句話正式宣告之前的心理建設和自我安撫都是白搭,該來的總會來,躲也躲不掉,不過,她也想問為什麼嚴颯還沒來?

    於佳麒的視線由腕表上移開,暗歎了口氣。

    嚴颯就是同學口中的學長,等於也是她的學長,另外,他亦是她老闆,一個規模不算小的版權代理商,而她是他的秘書——喔對,嚴颯也是她的男朋友。

    學長學妹、老闆員工、男女朋友,關係簡單不複雜,那交往幾年了?也不複雜,從十八到二十八,十年。

    「喔,他在忙,會晚點到。」

    除了忙,應該沒其他解釋吧?

    她是伴娘,一早就先到同學家幫忙,中午空檔時,曾打了通電話提醒嚴颯別忘了今天晚上的喜宴,電話中的他開朗大笑,是這麼說的——

    「沒問題,等我和作者視頻會議結束就立刻過去,說不定還比妳早到會場。」

    最近他在談一本外國暢銷書的繁體版權,這本書在美國已創下驚人的再版數字,除了嚴颯之外,當然還有其他版權代理公司也在極力爭取,但這對嚴颯而言絕對不是壓力,他喜歡挑戰和競爭。

    這麼說來,到開席之前他還沒到會場,是代表和作者相談甚歡嗎?

    「佳麒,妳催催看嘛,今天好多學姊、同學、學妹都是來看學長的,大家都好久沒看到他了。」

    喔對,嚴颯可是當年學校的風雲人物,到現在還是個傳奇,長得帥(很多人都說嚴颯有幾分玄彬的味道),成績優異(代表絕對不是空有外貌的草包),他是學生會長,也是籃球校隊隊長,還是辯論社社長,身為中文系的高材生,遙看遠方吟誦一段詩,都像〈再別康橋〉那樣風雅,迷煞一票校內女生。

    畢業後,校長捨不得優秀的他,以人情攻勢留他下來當助教(嚴颯的父親和校長是軍中同袍),也是因為這樣,他才會認識整整小他六屆的她。

    迎新會時初見面,嚴颯隨即展開熱烈追求,想想一個大一新生居然和全校的偶像談戀愛,所有女生的心都碎了,被妒火燃燒的她們暗暗詛咒這段不被祝福的戀情,但顯然詛咒是沒效的,她和嚴颯的戀情還持續到現在。

    今天的新娘和她是好朋友,嚴颯和她是男女朋友,女生們都認為在喜宴上一定可以看到她們曾經偷偷暗戀的白馬王子。

    好吧,於佳麒在大家殷殷期盼的關心之下,撥了電話回公司——

    「佳麒姊,嚴先生出去嘍。」

    啊?

    「沒說要去哪兒喔。」

    天真無邪的總機妹妹一問三不知,結束通話後,於佳麒面對同桌女同學們的眼光,有人開口問,免不了帶些「看好戲」的口吻——

    「佳麒,妳和學長感情不好喔?怎麼不是打手機給他而是打公司電話?」

    他在工作,她沒必要打手機給他吧?但這個她不用浪費時間和同學解釋,直接打手機消除她們的疑問比較快。

    「嚴颯,你在哪兒?」

    她直接切入重點。

    「約了城浩的總編吃飯,小麒,這本書已是我們囊中物了!」

    嚴颯急著分享他的喜悅,顯然他真忘了今天的喜宴。

    「那沒事,幫我向黃總編打個招呼,再見。」

    於佳麒平靜地結束通話。呼,同桌的女同學那泫然欲泣的模樣真惹人心疼。

    「學長不來?」

    「喔,他在忙。」

    大家的希望落空了,哪會有歡笑?

    「佳麒,妳和學長什麼時候請我們喝喜酒啊?」同學甲問,當然是試探性質居多,如果真有好消息,會這麼安靜嗎?

    「對啊,佳麒,妳和學長可是我們學校的金童玉女,我能想像你們結婚的場面一定很熱鬧。」

    同學乙這麼說。於佳麒抽動嘴角。金童玉女這個詞在她感覺只有「那個之後」才用得著……

    見不著她們想見的帥氣學長,同學、學妹、學姊們的矛頭全指向她,也因為「結婚」的話題打開了,大家紛紛投以好奇,不過,幸好她是伴娘,要陪著新娘補妝換衣,不用留下來用餐同時被質詢。她揮揮手,微笑,逃到新娘休息室。

    雅萍看到好友狼狽的表情也猜得到發生什麼事。「學長沒來,她們沒扒了妳的皮?」

    於佳麒添了些火氣。「妳是下喜帖給我,又不是發給學長,誰規定男朋友一定要參加女朋友好友的喜宴?」

    「但她們可不是這麼認為喔,我在確認宴客名單時,那些人問的可是妳來不來?學長來不來?」

    於佳麒沒氣質地翻了個白眼。這樣的電話她也接了不少。

    雅萍笑著說:「要不然這樣好了,妳就和學長快快結婚,請她們來參加你們的婚禮,這樣新郎保證會出席,讓她們一次看個夠。」

    又是結婚。關於她和嚴颯的話題,除了結婚之外,還有啥?「我們沒想過結婚。」

    雅萍歎了口氣。「同學,三十拉警報,根據過來人的經驗,過了三十連生小孩都比較痛好嗎?」

    「又不是我不結婚。」於佳麒小小聲說。

    雅萍聽到了,拉拉她的手。「知道啦,都是妳家那口子的關係,誰教他是個工作狂呢?唉,想想學長也真是的,妳的青春全給了他,都快三十了,居然還沒給妳半句承諾?男人是愈老愈值錢,女人呢?唉,我都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雅萍說「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卻說了很多,她說的話和每天老媽在電話裡嘮叨的差不多,主旨都是:「嚴颯何時給妳一個交代?」

    她來自純樸的台南,以家鄉保守的風氣,她和嚴颯同居這麼多年還不結婚,已經磨光老媽所有的耐性和理智,可怕的奪命催促在她過了二十八歲生日之後,沒有一日停息。

    談戀愛很美好,但戀愛一定要有結果嗎?沒結果又不會怎樣,兩人在一起,有共同的目標並且開心就好——

    以上,在二十八歲以前她的確是這麼想,只是過了二十八歲之後,成天被紅色炸彈轟炸,也炸出不一樣的想法。她會想,或許結婚真的不錯,否則怎麼她週遭的好友一個個嫁作人妻,進度快的連寶寶都有了,臉書裡一張張幸福快樂又滿足的全家福,看久了,說不心動絕對是騙人。

    她想結婚,也想生個像她或像嚴颯、還是兩個綜合的寶寶。

    但嚴颯壓根兒連提都沒提過這件事。他們討論過公司未來的規劃和展望,也討論過所謂的年度計劃、五年計劃、十年計劃,但這些計劃和結婚完全不搭軋,他想的只有工作,分享的也只有工作,永遠只有工作。

    「佳麒?」

    於佳麒回過神,臉上的沮喪卻藏不住。「沒事。」

    雅萍怎麼會不知道好友的心情?

    「那不然接受我小叔如何?我們一定是最合得來的妯娌喔!」

    雅萍打趣說著,心裡可是很認真的。小叔第一次見到佳麒時,居然一見鍾情煞到人家,得知佳人有交往對像時,傷心了老半天。小叔是認真的老實人,還是個國中老師,或許沒有學長的好條件,但如果佳麒想結婚,小叔絕對是最適合的選擇。

    於佳麒但笑不語,當好友只是玩笑。

    雅萍看著她默然的表情,拍拍佳麒的手。「我支持妳的決定,雖然有時心裡會不捨得……佳麒,妳值得擁有更明確的幸福。」

    於佳麒想說些話,贊成或反駁都好,但一股氣梗在胸口,壓著她說不出話來。

    「美麗的張太太,我來嘍~~」

    新娘秘書笑盈盈地走進休息室,著手幫新娘補妝更衣。這是今天喜宴的第三套禮服,新人準備送客。

    送客時,於佳麒站在好友的後方陪伴。直到喜宴即將結束,嚴颯還是沒出現,手機也沒響過半次,她必須努力控制自己要微笑,要融入喜宴的歡樂氣氛,偶爾甚至表現得有點失控,開心尖叫也好,絕對不能透露一絲沮喪,這不是逞強,她只是不想讓私生活變成別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于小姐還好嗎?」

    身為伴郎的小叔也在一旁。

    他發現自己的逞強嗎?於佳麒趕緊加大笑容。「張老師,我很好。」

    張老師微笑,臉上的愛慕和靦腆因為個性老實而不懂得隱藏。

    「我今天一直很想說……于小姐,今天、今天好漂亮……」

    於佳麒愣了會兒。這麼多年來,她一直處於「有男友」的狀態,說真的,她周邊的男性同胞不會那麼無聊去讚美一個有對象的女人,所以……臊紅躍上粉頰,那嬌羞的模樣又讓張老師差點忘了呼吸。

    「謝謝。」

    她穿著白色的伴娘禮服,雖然是婚紗公司提供的,但合身的剪裁恰到好處地展露她婀娜有致的好身材,簡單的設計襯托了她典雅恬靜的氣質。

    「我是說真的。」張老師深恐佳人以為他只是油腔滑調、虛情假意,再強調了一次。

    這下,反而讓於佳麒尷尬。「謝謝,張老師太客氣了……」

    張老師揮著手。「不是客氣,我是說真的……真的……」

    於佳麒勾著唇角,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不知要響應什麼,反而顯得有些狼狽。「呃,謝謝……」

    雅萍聽到他們的對話不禁噗哧笑了出來。這兩人的樣子多像木頭啊!這麼說好了,佳麒雖然戀愛多年,但都是跟同一個人,老是被學長管在身旁,當然也沒接觸過其他男性的示好,張老師的出現對佳麒而言除了驚訝之外,其實也是新鮮。

    「唷,牙尖嘴利的佳麒也有說不出話來的時候?」

    於佳麒沒好氣地瞪了好友一眼。

    張老師見心儀的對象被調侃了,紅著臉,也不知該聲援什麼。

    這樣尷尬的氣氛持續到喜宴結束,嚴颯還是沒有出現。

    她婉拒了其他同學KTV續攤的邀約,卻拒絕不了張老師搭便車的請求。

    張老師家和她家是順路,就算尷尬,基於禮貌,她還是答應了。

    車內密閉、獨處的空間倒是助長了張老師的行動力。

    「我有一個好朋友,他太太是伴娘,他是伴郎。」

    「喔。」

    「只能說世間的緣分真是有趣。」張老師的語氣很期待。

    於佳麒盯著前方開車,禮貌性地回應。「是啊,真有趣。」

    張老師以為得到佳人的認同,開心地繼續。「不知道這樣說恰不恰當,我一直認為或許于小姐和我……這樣說好像有些冒失,我覺得我們也很有緣分……」

    警報!

    於佳麒突然覺得恐慌,如果按照他的說法,下一秒要直接求婚都有可能。

    「張老師,我覺得我必須——」

    她想客氣、和緩、不著痕跡地保持距離,但才開口,手機卻在此刻響起。她掛上藍芽耳機,還因為來電顯示的人名而嚇一跳。

    「媽,妳怎麼還沒睡?」

    台南老家的父母向來過著早睡早起的農村生活,父母雖是公務人員,也沒有農務,但生活型態始終和親友鄰居相同。

    於母一口流利的台語。「暝啊仔大廟作醮是咱聖母出巡ㄟ好日子,村頭村尾大家攏咧無閒幫忙,誰會這麼早休困?明天妳幾點回家?妳爸在問幾點要去高鐵站接妳啊?」

    慘了,她完全忘記明天老家大拜拜的事了!

    於母想也知道女兒早忘了故鄉的大事。「妳喔,嘸通這沒記性,是聖母看頭看尾將妳看大漢,明天這種大日子,妳安怎說都要回家給聖母兜熱鬧,感謝聖母保庇妳健康順事。別人家在外地吃頭路的小孩都請假回來,只剩妳一人拖拖沙沙,厚,正港使人太生氣!」

    於佳麒趁著紅燈,趕緊將手機裡的行事歷看了一遍,什麼都記了就是沒看到要回家大拜拜的記事,她壓根兒忘了這件事,當然也就不會有紀錄,被老媽說個兩句也是應該,她趕緊討好。「媽咪,我明天一大早就搭高鐵回家好,一買到車票馬上跟老爸約時間。」

    於母用力歎了口氣。「好家在這當時有高鐵,沒妳開車是要開到何時?妳喔!不是我愛念妳,上禮拜還提醒過妳,妳照常將伊放袂記,唉!對了,嚴颯會跟妳做伙回來嘸?」

    「恐怕不行,最近他很忙,星期六日都不能休息。」

    於佳麒直接幫嚴颯拒絕,如果再幫他答應下來,又因為工作的事爽約,她準會被老媽念到臭頭、耳朵長蟲,畢竟家裡大人對大廟作醮看得和命一樣重要。

    於母早就料到,想到女兒的情況,又免不了唉聲歎氣。「港知啊吃頭路是有效喔?早知就不要讓妳去台北讀書……唉,麥共啊!多共是多切心,反正妳暝啊仔甲早轉來,尚好是第一班高鐵,等妳回來,我帶妳去請問聖母,妳的姻緣到底是在何時?」

    於佳麒哇哇叫。「媽,明天聖母出巡沒空跟妳說這些啦!」

    於母大發火。「什米沒閒?黑白共!這是大不敬呀!咱聖母是全心全意在保庇照顧咱大家,事事攏是愛咱好,妳喔,實在是不識代志!暝啊仔甲早轉來就對啦!」

    老媽氣惱地結束通話,於佳麒也是一肚子無奈。

    這幾年,和她同齡或比她年紀小的親戚鄰居都陸續傳出結婚生子的好消息,唯獨於家在台北工作的她一點消息都沒有,又不是沒對象,眼看著年近三十歲,老媽急了,像熱鍋裡的螞蟻坐立難安。

    「于小姐?」

    於佳麒回過神。「喔,不好意思,張老師,你家就在前面吧?」

    「于小姐明天有事?」

    「對,大廟作醮要回家一趟。」

    張老師鼓起勇氣。「或許我可以陪于小姐一起回台南?」從雅萍提供的數據,他知道于小姐是台南人。

    於佳麒瞪大眼,驚訝地看著身旁的男人,他的臉上有種讓人佩服的堅定。

    她決定把話說清楚。「張老師,我父母守舊傳統,我不會隨便帶異性回家的,哪怕是廟會熱鬧也一樣,免得老人家想太多。」

    「我瞭解。」

    但張老師的表情還是那麼堅定,並未因瞭解而退縮,於佳麒深吸口氣。「重點是,張老師,我有男朋友了。」

    「我知道,但我可以試試,我並不想放棄。」

    於佳麒瞇起眼,對他臉上的自信感到不悅。她像只刺蝟,昂起下顎犀利地反擊。「或許張老師聽過雅萍對我和我男朋友的想法,但那不代表什麼,我們只是還沒結婚,但關係很好。」

    張老師淺淺一笑。「雅萍並沒和我說什麼。」

    於佳麒心頭一揪,握著方向盤的手掌不自覺地握緊。她懊惱自己這種莫名其妙的舉動,還把莫名的怒火發在不相關的人身上?她在想什麼?!

    她一臉歉疚。「張老師,不好意思,不是有意冒犯……」

    張老師倒很愉快。「沒關係的,如果于小姐願意和我分享心情,我會很開心,手機二十四小時待命,請隨時來電。如果我在上課不能接電話,下課後也會馬上回電給妳。」

    這樣的關心,並不是此刻的她心中想要的……

    她不要新的追求者,或一個關心的朋友,或是心情分享,她只想要……只想要像雅萍一樣,像許多好朋友一樣,嫁給自己所愛的人,組成家庭,養兒育女,生活平靜、滿足。

    於佳麒沉默不語,車子在張老師家的小區大樓前停了下來。

    「于小姐,謝謝妳。」

    為什麼嚴颯和她不能擁有這些?結婚生子有這麼困難嗎?為什麼其他人都能這麼輕易決定?

    「不客氣。」

    等張老師依依不捨地下了車,她毫不遲疑,油門一踩,加速離開。

    一股怨氣在她胸口燃燒,怒火同時沸騰著。

    她不知如何是好,沒有辦法壓抑,只能任憑這些她不喜愛的情緒不斷蔓延,最後,理智全軍覆沒,只剩下怨尤。

    她回到了家,停好車,以路跑的速度衝回家。

    嚴颯和她的家是前幾年才購入的新屋,一層兩戶,每戶都近百坪的空間,號稱飯店式管理,每個月收取貴死人的管理費,但有專屬秘書,舉凡打掃洗衣、家用品購入、點餐,哪怕是放鬆的小旅遊或是想請專業人士到府按摩,都有專人二十四小時待命,一通電話使命必達。

    這種管理對忙碌且事業有成的工作狂是居家常備良藥,但她只想過簡單的生活,她可以買菜,她可以做飯,就算是流理台上堆滿待洗的碗盤,或者一堆燙也燙不完的襯衫窄裙西裝褲,會不會也是值得的生活經驗?

    大樓的保全系統是最先進的「臉孔辨識系統」,只要「感應」到她的臉就會自動開啟公用大門、電梯乃至家裡大門,不用鑰匙,不用芯片,只要一張臉。

    如果哪天她想整型,大門會不會認不出她是誰,將她關在門外?

    她不懂科技有什麼好?冷冰冰,沒感情,有時一把銅製的鑰匙是不是更能感受到家的溫暖?

    家裡大門開啟。

    可惜科技無法做到百分之百,否則它應該能「辨識」她的情緒,心情好就放首歌來慶祝,心情不好,能感應她不快樂的原因,然後派機器人大軍把惹毛她的罪魁禍首痛扁一頓,這才叫做「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可惜的是——

    罪魁禍首好端端地還在書房和國外的作者視頻會議,厚實低沈的笑聲和流利的英文對話不斷由半敞的門間逸了出來。

    她冷著臉,懶得找他打招呼,拖著怨懟的身影回到主臥房。她粗暴地卸了妝,快速洗澡,草率地保養,火大地爬上床,並且像要殘害地球似地將中央空調調到十八度。

    她拉高薄被包住自己,閉上雙眼,命令自己睡覺!

    慘的是,半小時之後,她發現自己根本睡不著,只能瞪著天花板發呆。

    呼……

    老媽,她該怎麼辦?聖母能指引她未來嗎?

    或許是今天一堆的鳥事讓她多想,以前可以的——可以不結婚,可以不生小孩,可以以事業為重,可以怎樣怎樣,到今天,全部都不行了,全部都礙她的眼,全部都讓她覺得有壓力,好友的婚禮、外人質疑她和嚴颯的關係、老媽的焦急、張老師的示好……夠了!

    她閉上雙眼開始默背《弟子規》。這是個好笑的小習慣,小時候老爸強行規定家裡的小孩都要背誦《弟子規》和《三字經》,心情好時背,心情不好時更要背。習慣一旦養成就算想改也改不了,尤其是心情不好時,背誦《弟子規》更是她解憂法寶之一,當然這是秘密,沒人知道。

    背著背著,恍惚中似乎入眠了,卻因為心中沉重的壓力而半醒半睡,然後,她感受到背後一股熱度,隨即整個人被擁入嚴颯赤裸結實的懷抱中。

    她微睜開眼,自己肯定睡著了。如果還是清醒的,她有好多委屈想痛罵他一頓,怎麼可能這麼好心讓他摟著?還讓他大吃她胸部豆腐?!

    「寶貝。」

    嚴颯拂開她頸邊的長髮,灼熱的吻印在她白皙柔美的頸項上,大掌罩著她渾圓的乳房,粗礪的手指透過絲綢的睡衣挑逗地揉蹭著她早已挺立的乳尖。

    她低低呻吟,翹臀不自覺弓向身後的他輕微扭動。該死!應該生氣的不是嗎?但,這男人掌控著她所有的敏感地帶,她好難抵抗……

    「這是極地冰凍體驗營嗎?」嚴颯調侃。

    她搖頭。「熱。」

    他嗅著她柔美的體香,手指愛撫著她柔嫩的肌膚,彷彿中毒般,永遠不會膩倦。他薄唇靠近她耳際,性感地誘惑。「好朋友走了嗎?」

    不過這顯然不是問題,他已經摸到她臀後鼓起的那層保護。

    於佳麒懊惱自己被勾挑的情慾,生氣地拍開他罩在她胸部的大手。「前天才來,哪這麼快離開……」

    「應該有別的方式才是。」他很認真地想,神情像極度飢餓的豹子,而他的寶貝就是道可口美味的大餐。他大手往下,手指刷過她大腿內側,惹得她呻吟輕顫,他邪氣地勾起薄唇。「寶貝也想要。」

    這是肯定句,不是疑問句。於佳麒臉一紅,氣惱地挪動位置,不想讓他碰。「我才不要,你走開……」

    「心情不好?」

    何止心情不好,她的手在身後揮啊揮地阻止他騷擾,這男人爽約不道歉,居然還想這個那個,想得美!

    「不要碰我喔、不要碰我喔……」

    嚴颯沒把她可愛的抵抗當一回事,他長臂一伸,將嬌小的她強行擁入懷中,惹來她哇哇亂叫,呵,真可愛。

    「放開我、放開我——」

    「嘿,沒說那個來不能抱抱吧?」他大手攬著佳麒的纖腰。

    她額頭抵著他結實的胸膛,一肚子委屈。「不想給你抱……」

    嚴颯吻著她香噴噴的頭髮。「生氣了?」

    她不是藏話的人。「你放我鴿子,讓我差點沒被同學、學妹、學姊們圍剿,你說我會不會生氣?」

    「如果是嫉妒我會更開心。」

    真是夠了,這個男人不但沒反省,居然還敢嬉皮笑臉?!

    她動手推他。「你不道歉嗎?」

    嚴颯哈哈朗笑,她沒什麼力氣,掙扎像是情趣。

    「喔,當然當然,對不起,佳麒,不過,我爽約是因為有了好消息,我拿下那本書了!寶貝,給妳換輛新車玩玩如何?」

    呼,她好想哭,這男人心裡只有工作,根本不知道要檢討,她能怎麼辦?唉……

    「我的Toyota正值壯年,還不到退休的年紀。」

    「妳不是狂愛MiniCooper?連計算機桌布都是它?」

    那是因為他們倆這幾年都沒有像樣的合照好不好?!

    「嚴颯,忙完這本大書,我們出國度假好不好?」她低低的嗓音裡有說不盡的委屈。

    「可以,只要有網絡我就能工作。」他爽快同意。

    她抬頭瞪人。「出去玩幹麼還要工作?」

    「工作是樂趣,陪妳也是樂趣,而妳又是我工作上得力的助手,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說完,他還挑起她的下顎,熱情地啵了一下。

    她深呼吸,好心給他機會耐心誘導,他是木頭需要點化,就當她每日一善總可以了吧!

    「嚴老闆,我能不能要求『沒有工作』的特休?」

    「呿,陪著我,妳天天都是特休。」

    她咬牙,忍住不出手海扁他。

    「所以我們『不可能』放下一切出國度假嘍?」

    七月半的鴨子沒聽出她語調中的危險——

    「工作是樂趣啊,寶貝。」男人還不知死活大聲讚美。

    於佳麒有種萬念俱灰的悲傷。連度假都離不開工作了?他除了工作還會想到其他的嗎?她氣得說不出話。

    她不說話,他也沒說話,但她是因為生氣,他則是享受安靜的寧謐。

    隔了好一會兒。

    「那……嚴颯,我們什麼時候才有空結婚?」

    她輕輕問,拿出自己這輩子最大的勇氣、決心,也把女性的矜持全部拋棄,只是——沉重的呼吸聲是她唯一得到的答案。

    嚴颯睡著了。

    於佳麒仰頭瞪著他平靜的睡臉。這該死的男人嘴角甚至掛著一絲笑意。

    他怎麼笑得出來?在她一肚子委屈的時候?!

    她躺平,瞪著天花板……

    知道這一夜,將無眠。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Thanks

TOP

谢谢了

TOP

thzzz

TOP

回復 3# 芋頭豆花


    thx

TOP

3Q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 you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