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憐《愛人不說愛?》【愛情狗仔隊之番外篇】

內容簡介

  這男人是怎麼回事啊?
  無緣無故捧著人的臉就親,也不問人家願不願意!
  就算是為了要她「封口」,也不用使出這一招吧?
  而且萬一以後她被他親上了癮
  他卻找到了女朋友,那她怎麼辦?
  被他養成的習慣,以後她要找誰來代替?
  還有,他懂不懂什麼叫做保持低調啊?
  以他在校園裡受歡迎的程度
  她特意和他撇清關係,不但可以替他維持身價
  也可以保護自己不被其它女人用嫉妒的眼光謀殺!
  她心裡的這些盤算,他老兄神經大條體會不到就算了
  居然還對她的閃躲很不爽,不僅假公濟私用特權打壓她
  甚至還和別的女人傳出緋聞,登在報紙上
  氣得她一路跑回老家去,再也不想見到他…

楔子

期末考的這個禮拜,偌大的校園裡鮮少人行走。

把教授的e-mail搞丟的季希筵,為了交期末報告,只好親自爬上山,到教授辦公的大樓繳作業,但爬到半山腰就癱在路邊的她,決定找一個歇腳的地方好好休息。

微風徐徐吹來,季希筵瞇起眼睛,舒服得想睡覺,只是沒想到……

「啪!」清脆的巴掌聲在空氣中響起。

「你這個負心漢!」憤怒而尖銳的咆哮聲在一旁的蜿蜒小徑迴盪,季希筵極力隱忍心底的好奇,硬是坐在亭子裡動也不動,省得被事件的男女主角發現還有個旁聽著。

僵硬的清寂在空間裡散佈,過了片刻,終於聽到女子啜泣與混亂的跑步聲。

咦,負心漢呢?怎麼沒講話?

躲在亭子裡的季希筳終於擋不住好奇心,悄悄移動身子,伸長脖子,打算穿越矮樹叢看個究竟。

沒想到她一探出頭,恰巧就跟站在小徑上的昂揚身影對個正著。

是他?!她認得他,他是企研所的帥哥助教駱從聖。

兩人四目,牢牢相望。

向來談笑風生的俊臉上有明顯的五指紅痕,說明了剛剛被女人摔巴掌的男人就是他。

款,好尷尬……這下該怎麼辦?她怎麼會看到助教被女人修理的畫面?

「你怎麼會在這裡?」駱從聖認得這個學妹,推推金邊眼鏡,不改平日斯文的形象地問起。

看他神情不改的態度,彷彿……剛剛被打的人不是他。

「我、我交報告。」當事人不困窘,季希筵反而害臊起來,結結巴巴地,一邊亮出手上裝訂整齊的紙張。

「哦,教授已經出國,辦公室也鎖起來了。」駱從聖好心地告訴學妹。

「那……」她的期末作業怎麼辦?季希筵瞠目結舌。

「教授發的行事歷上有他的e-mail,他以為大家都會用寄的。」駱從聖用溫潤好聽的嗓音緩慢解釋。

「我……電腦中毒,行事歷也搞丟了……」季希筵結結巴巴,不知該如何是好。

「原來如此。那你交給我好了,我幫你拿給教授。」駱從聖微笑,做個順水人情。

「謝謝學長。」被嚇出一身冷汗的季希筵由衷感激他願意幫忙。

「不用謝。那我剛剛……」駱從聖有點遲疑地表示。

「哈哈!我什麼都沒看到、沒聽到。」季希筵眨眨眼,笑得非常甜美,「我是專程來交期末報告的。」

「你真是個好學生。」駱從聖也開心地接過季希筵手中的報告。

「謝謝助教。」季希筵故做可愛地拍拍手,稱讚完駱從聖後隨即往山下的方向走去。

看她迅速走脫的姿態,彷彿身後有大野狼——

「學妹,走慢點。我記住你了!」男人溫文爾雅的嗓音從身後傳來,讓她全身起雞皮疙瘩。

靠!記個什麼屁?擺明是威脅她!

要是她敢散佈他被女人摔巴掌的事,她的成績就會有危險……混蛋男人!誰這麼大嘴巴啊?她只不過是不小心待在那裡而已,誰要知道他的私事?她又會去跟誰說他的私事?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哼!

TOP

第一章

桃園國際機場大廳。

剛考完期末考的季希筵雖面容疲倦,嬌美臉蛋卻掩飾不住喜悅,甩著一頭長直髮,穿著高領毛衣,搭米白休閒褲,外頭罩著長大衣,拖著行李箱,在機場大廳走來走去。

這是她第一次去歐洲大開眼界。

過完聖誕節,中歐還在雪季,旅行社開出來的團費非常低廉,她把握難得的機會,在網上放風聲,費盡千辛萬苦,總算找到可以相互照顧的旅伴,就要展開夢寐以求的歐洲之旅了。

只是……跟她約好的學妹呢?

她左右張望,就是看不到旅伴出現在眼簾,終於捺不住性子,拿出口袋的手機開始找人——

奇怪,電話通了沒人接?這個號碼到底對不對?

再換另外一組號碼,也是響到天荒地老,待她以為要轉入語音信箱時,終於有人接起。

「喂?」懶散迷糊的聲音響起。

「雲知晴,唐歆人呢?」季希筵盡量壓低嗓音,用平常的口氣詢問。

「你打國際電話到紐約,問我唐歆人在哪?」她錯愕反問。

拜託,她現在跟阿那答在紐約幸福得要命,幹嘛打電話問她這種無關緊要的事?季小姐錢真多啊!

「她是你介紹給我的旅伴!我再過兩個小時就要出國了,她到現在還不見人影,我不找你找誰?」季希筵氣急敗壞地指責,一副要是唐歆敢放她鴿子,她就要飛去紐約殺了雲知晴的模樣。

「唉呀,別這麼凶嘛,她一定會到的啦!她以前也是校園八卦報的記者,很尊敬我們,絕對不會放你鴿子,你再等等啦……」雲知晴趕緊把八百年前的交情搬出來安撫季希筵。

「不要廢話!你上次給我的手機號碼到底對不對?」她打國際電話給雲知晴不是要跟她聊天的,而是要確認唐歆的聯絡方式。

「對啦!她就只有那個號碼而已……雖然平常都沒在用。」雲知晴一陣乾笑。又窮又沒錢的小狗仔有手機可以用就要偷笑了……

說起這個唐歆,她現在也在數字週刊當校園記者。

為什麼會這麼巧?那是因為唐歆家裡窮需要錢,她跟八卦週刊辭去校園記者一職時,便私下跟主管推薦了唐歆,後來唐歆有她指點,輕易便考入雜誌社,當起了校園記者。

若非如此,一窮二白的她哪有錢出國玩!

「我知道了。再見!」季希筵懶得跟雲知晴多說廢話,趕忙結束通話。

沒兩秒,說人人到。

「學姊!」唐歆穿著羽絨衣出現在機場大廳的另一端,拖著行李箱跟她猛揮手。

「你總算來了。」看到唐歆出現,季希筵總算鬆口氣。

「我剛剛在路上有看到學姊的來電,可我就快到了,想說快點來跟你會合就好,所以沒接手機。我替你省錢耶!」唐歆用甜蜜而可愛的嗓音跟季希筵說明沒接電話的原因。

「厚!」她不知道打電話找不到人會著急嗎?死白目!邏輯跟正常人不一樣!

季希筵猛翻白眼,痛苦地接受了唐歆既可愛又無辜的解釋。

害她還打國際電話給雲知晴,確認她的手機號碼對不對……這樣她不是花更多錢?

算了,早耳聞過她天兵的行徑,純種白目一枚。

是她自己太渴望有旅伴,沒把她脫線的白癡行徑考慮進去,是她的錯。嗚嗚……



駱鴻賢輕敲廁所的門,提醒待在裡頭不出來的兄長,旅行團集合的時間快到了,動作請加快。

「老哥,你到底要在裡頭窩多久?」

「我才睡三個小時,你行行好,幫我帶團,好吧?」差點在男廁裡睡翻天的駱從聖用虛弱的語氣跟弟弟打商量。

昨天他在辦公室裡改考卷改到半夜三點,睡沒幾個小時,還要帶團飛歐洲——這是怎樣?他爸把他當超人操嗎?

「這哪行?行程表上領隊打的是你的名宇,我只是旅客!」歐洲他沒走過幾回,千萬不要臨時叫他帶啊!

「拜託!跟著我這種沒睡飽的領隊,客人會迷路的。」駱從聖要死不活地表示。

「那你得跟爸講,是他要你帶的。」就算他肯,爸也不會同意。

飛鷹旅行社是飛鷹集團下最大的子公司,董事長駱鈞翔訓練兩個兒子接班,就是從他們學生時代起,就要他們在公司裡打雜。直到現在,死不肯出校園的大兒子讀到碩上班,兼任繫上助教,仍逃脫不了寒暑假帶團的命運。

而小兒子駱鴻賢的運氣就好一點,只要跟在哥哥後頭依樣畫葫蘆就行了。

這點總讓駱從聖很悶。為何他要早點從老媽的肚子裡跑出來?身為兄長,明明沒興趣的事,還是得做……

「這個鳥季節,中歐那鬼地方封山的封山,結冰的結冰,有什麼風景好看?真不知那些人腦袋裝什麼……」無法逃掉該負的責任,駱從聖揉揉眼皮,嘴裡不斷碎碎念。

「話不是這樣講,對生長在台灣的人而言,下雪也是風景嘛!」駱鴻賢用不以為然的口氣跟常跑歐洲的兄長表示。

「或許啦。」他並不反對弟弟的話,反倒調侃道,「所以我說你比我適合當領隊。你比我對旅遊有熱誠……你真的不考慮現在就接下我的牌子嗎?」

「嘿!我領隊執照還沒考過啦。」駱鴻賢非常哀怨。不過現在距他大學畢業的時間還有一年,他會努力的。

「你故意不考過的,對不對?」駱從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老哥,你繼續玩我沒關係,反正時間到你還是得出來。」駱鴻賢提醒他偉大的哥哥。

「歹命。」長歎一口氣,駱從聖乖乖從廁所裡出來。

駱鴻賢看到穿著深色西裝,打著棗紅色領帶,戴著金框眼鏡的兄長一派斯文沉著的形象,臉上展露放心的笑容。

「嘴上說不要,但還是打扮得人模人樣嘛。」這個口是心非的大哥!

「在你沒答應幫我帶團前,我還是專業的領隊。」洗洗手,風度翩翩的男人瞄了沒手足之情的弟弟一眼。

雖然領隊平常活動量很大,但在機場接機時,飛鷹旅行社規定所有領隊都得穿西裝,以示專業服務的形象。

他是董事長的兒子,再怎麼不甘願,也不會做扯公司後腿的事。

駱鴻賢不莊重地對兄長吹了聲口哨。

「幹嘛?」甩甩手上的水漬,從鏡子裡看弟弟臉上調侃的表情,駱從聖知道他要說的肯定沒好話。

「我可以預料回來後,你手機的語音信箱又要塞爆了。」

「那讓你來!我的西裝給你穿,領帶讓你打,手機給你用……」駱從聖一手伸到胸口,做出解領帶的姿勢。

「別!你知道我火候還不夠。」駱鴻賢做出討饒的手勢。

他對旅遊有興趣、有野心,但在十項全能的兄長面前,他現在可沒自信可以取代他,所以還是讓他跟在身旁,學習怎麼帶團吧。

「哼!沒用的東西。」駱從聖先前傭懶虛弱的聲音消失,換成冷淡平穩的口氣。

穿著棒球外套,一身大學生打扮的駱鴻賢,用傾慕的眼神凝視著兄長。

他有一天也要跟兄長一樣,做個十項全能的專業領隊!



站在飛鷹旅行社的旗幟前,駱從聖慢條斯理地拉出塞在西裝裡的識別牌,再將領隊的旗子拿出,抬起頭,緩緩對四散的人群搖晃。

「飛鷹旅行社,純奧八天逍遙游,請同行的貴賓過來集合。」只見他左手拿著一疊護照,右手緩緩揮動旗子,沒兩下就把散落在人群中的客人一個個招來了。

原先躲在一旁竊竊私語的五、六個女性上班族看到他是領隊,臉上的表情像中了特獎般,嘰哩呱啦地衝來。

駱從聖應付女客向來游刃有餘,他對她們微笑,從容回應她們雞毛蒜皮的問題。

夫妻情侶檔也慢慢走來,觀察領隊的反應給予評價。

口袋裡的手機不停響著,站在駱從聖身旁的駱鴻賢幫他拿旗子,讓他可以接手機,引導還沒找到集合地點的客人。

駱從聖一手拿手機,一手拿護照,被五六個粉領族包圍,但他依舊不慌不忙,清晰地告訴遲到的旅客應該怎麼找他,遊目四移,尋找遲到的旅客——

他不敢置信地瞇起眼,眺望五十公尺遠的櫃檯邊,有個大女孩……

原本要走過去的季希筵也傻眼了,她怔怔站在原地,凝視不遠處從容優雅的身影。

領隊竟然會是他?!



「你怎麼會在這裡?」溫和的聲音從一旁響起。

「你才奇怪,這裡是女廁,幹嘛來這裡?」季希筵一從狹窄的飛機廁所出來,就聽到駱從聖的問題。

「我的意思是,你怎麼會參加這個旅行團?」駱從聖不止一點頭疼。

這個學妹跟他真有緣,都挑他最不想讓人看到的時候大剌剌地冒出來,讓他不知該如何對待。

她猛翻白眼,「這應該是我的疑問吧?我們寒假出門玩很恰當,你跑來當領隊才讓人覺得奇怪。」還油嘴滑舌,跟一堆女人打情罵俏……難怪被女朋友摔巴掌。季希筵瞄了形象向來優質的男人一眼。

「沒什麼大不了的,寒暑假都會幫親戚的忙。」駱從聖適時擺出迷人的微笑。

他不想讓自己的家族事業變成繫上學生閒聊八卦的話題,所以他還是跟季希筵稍稍解釋一下。

「學長真是厲害。」原來是這樣啊。季希筵的口氣稍稍緩和。

他忙完學校的事,還要幫親戚的忙?嗯,她曾耳聞駱從聖博學多聞,或許可經由這次旅行來證實。

「沒什麼,習慣就會了。」他並沒有得意的神情。

事實上,他從小就被父親訓練當接班人,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他多少都知曉。學習掌理集團讓他不勝其煩,更不用說跟家族的堂表兄弟爭權,這也是他一直賴在校園,不想正式進入集團工作的主因。

他獨立慣了,這些讓他煩躁的事,他不習慣與別人分享……

男人優雅地撥開額前的髮絲,唇邊掛著淡漠而自得的微勾,以最自然的姿態粉飾太平。

不管習慣不習慣、討厭不討厭,全都是他的人生,還能怎樣呢?努力做好分內的事就是了。

看到這樣的男人,季希筵突然可以瞭解他在繫上高人氣的由來。

「真的很厲害。」她由衷讚美。

「你再誇獎下去,我尾巴要翹起來了。」駱從聖微笑,並且糾正,「還有,別叫我學長,當我是普通的領隊就可以了。」他不想讓其他團員知道他還有其他身份,這樣感覺不專業。

咦?這男人不想讓人知道的事情還真多。

季希筵聳聳肩,笑嘻嘻地表示,「沒問題!到奧地利請我喝一杯咖啡當封口費就可以了。」

「那有什麼問題!」沒想到學妹這麼上道?駱從聖一口允諾。

「那就一言為定囉。」

「一言為定。」



「學姊,你看!雪耶!雪耶……」

「我知道!真的好幸運喔,竟然看到雪……」

飛機降落在維也納機場,唐歆跟季希筵從機窗望出去,兩個人就像中樂透頭獎般興奮,不敢相信自己竟會置身在一座被白雪覆蓋的城市。

「衣服穿多一點,外頭很冷。」駱鴻賢走過兩個年輕女孩身旁,聽到她們興奮的對話,不禁提醒。

他知道台灣人第一次在平地看到這麼多雪的激動。

「謝謝。」對大男孩笑了笑,季希筵的眼睛閃著晶亮的光芒,「我們的對話很蠢吧?可是真的很興奮呢!」

「對啊對啊,我第一次看到雪哩。」唐歆也嬌嬌地對駱鴻賢傻笑。

「我知道。第一次都是這樣的。」駱鴻賢對兩個年輕的女孩微笑,非常贊成她們的話。

「我有帶帽子、雨傘……高領毛衣也帶了好幾件……」唐歆急著獻寶。

「那就好……」

由於他們年齡相近,沒一會兒,就混熟了。

等到駱從聖在前頭帶隊、將眾人安頓,才發現弟弟竟不知何時跟兩個學妹混在一塊兒。

「你只穿風衣跟一件毛衣,絕對不夠……等會兒你可以去機場的廁所換衣服。」駱鴻賢用過來人的口氣對兩個大女孩提出建議。「我可以在外頭幫你們顧行李。」

「那就多謝啦!你真是好人。」季希筵對駱鴻賢微笑,謝謝他的照顧。

「沒什麼。大家互相幫忙嘛。」大男孩擺擺手,這樣率直的道謝讓他的俊臉一陣潮紅。

站在一旁回覆團員問題的駱從聖,看到季希筵的笑容,突然覺得非常刺眼。

似乎在前不久,這樣甜美的笑容他也看過。

在他接過她的報告時、在她知道他還身兼領隊的工作時,她也曾經用這樣燦爛的笑臉看他。

只是現在對像換成了他弟弟,如此而已……

「學——領隊!」感覺有一道視線注視自己,季希筵拾起頭,看向駱從聖站立的方向,跟他揮揮手。

不過率直的她差點又把稱呼叫錯了。

「都準備好了嗎?」駱從聖用一貫優雅的姿態走向三人,詢問他們是否已將自己打點妥當。

「我好了!她們倆應該還沒。」駱鴻賢指向兩個興奮的大女孩。

「那閒話少說兩句,快讓她們去預備吧。」駱從聖淡淡跟弟弟交代,自然隔開弟弟跟季希筵的距離,又跟季希筵交代,「該帶的東西記得先從大行李箱拿出來,下午帶你們逛市區。」

「耶!」季希筵興奮得要命,不管男人說啥都乖乖聽。

「你也是。」駱從聖輕拍拿著數位相機東拍西拍的唐歆,要她先打點自己。

「好。」唐歆乖乖收起數位相機。

「你幫她們看行李,我去看看別人怎麼樣了。」駱從聖對弟弟拋下指示,便轉身探詢其他團員的狀況。

「快去準備吧!」駱鴻賢催促兩個大女孩。

「知道了。」季希筵跟唐歆興奮得很,紛紛拉開背包,為下午的行程做準備。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謝謝

TOP

ths

TOP

回復 1# 芋頭豆花

TOP

3Q
我叫冰.
但我不是一粒冰=]

TOP

内容谢了

TOP

謝謝

TOP

thzzzz

TOP

谢谢分享

TOP

回復 1# 芋頭豆花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