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方《京城住個病王爺》

【內容簡介】


初遇時,她的美色是傾國傾城,教他緊緊跟隨;
再遇時,他的身軀已病入膏肓,讓她心痛不已。

上官朗悅,南國第一美人的她,雖然貴為宰相女兒,
卻是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千金小姐。十年前,
稚氣的她卻被皇天曜給輕薄了,還對她霸道地說:
「從今天開始,妳是我皇天曜未過門的女人!」
誰知,那不過是天家男人的一句戲言。她卻傻得在十年後,
為了他那一句話,大膽地請求皇帝賜婚,下嫁給這位病入膏肓,
甚至是一隻腳已踏入棺材的……「病王爺」。
皇天曜,皇帝最寵愛的姪兒,年少輕狂,風流瀟灑,
受盡皇恩的他,在放浪地招惹帝妃後,教戴了綠帽的皇上給囚禁。
誰知,這樣的他,竟還有女人敢說要嫁給他,甚至說要跟他一輩子,
他卻在終於動心時,才發現上官朗悅這女人嫁他,不過是因為愧疚;
愛他,不過是想彌補那年的錯,這種女人他不屑要。只是,沒有她的日子,
皇天曜才恍然明白,自己早已不可自拔的愛上她,
於是他決定,找回她後,他要將她狠狠地箝在懷中,一輩子再也不放手!

楔子


像模像樣地給宰相大人敬了一杯酒後,皇天曜就趁著眾人不注意,偷偷地溜了出去,帶著春意的清風迎面而來,忍不住大大地吸了一口氣。

果然,他還是無法習慣這樣觥籌交錯的應酬……

怕被父王抓到,他一直跑到了最左邊的院子裡,裡面冷冷清清的,都沒什麼人氣,風景卻是極好,缺乏修剪的草木長得極其茂盛,鬱鬱蔥蔥,綠得迫人。

院子中央有一棵至少需要兩人環抱的梧桐,閒極無聊,皇天曜就想玩玩爬樹,雖然樹很高很大,但對一向熱衷玩鬧的他來說還是小菜一碟。

沒一會,他就爬到了一根枝幹上,撥開眼前遮天蔽日的綠葉,正要往裡進軍,卻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小臉嚇了一跳,手下一滑,差點直接摔下樹去,把小命給交代了,還好他反應敏捷,及時揪住了一根枝椏,一個翻身,又爬了上來。

這次有了心理準備,他進去才發現裡面的女孩子坐在主枝幹上,大概七、八歲的樣子,穿著緞面的小棉襖,梳著精緻的小髮髻,小臉上的五官也長得極好,粉嫩嫩的皮膚,好像稍稍吹口氣就會破了似的。

十分矜貴的模樣,看樣子非富即貴,此刻抱著雙膝,用一雙哭得紅紅的眼睛把他望著,黑壓壓的睫毛黏成一團,帶了點可憐兮兮的倔強。

「怎麼了?上得來,下不去了?」他自來熟地坐在人家女孩子身旁。

女孩子搖了搖頭。

「嗯?那為什麼不下去?」

女孩子不說話了,把小腦袋埋進膝蓋。

「都不肯跟我說原因,難道妳不會說話,是個小啞巴?」皇天曜眨了眨眼睛,唇角露出一個壞壞的笑。

女孩子生氣地抬起頭,狠狠地瞪著他,牙齒咬著下唇,卻還是一聲不吭。

「原來還真的是一個小啞巴,呵呵……」皇天曜摸著下巴,一迭聲地叫:「小啞巴,小啞巴,小啞巴……」

「我才不是小啞巴!」

這個男孩子真的太討厭了!

女孩子瞪著皇天曜,義正言辭地說:「我只是太傷心了,不想跟別人講話!」

「哦,妳的聲音可真好聽,應該多說話才對。」

女孩子不知怎的,看著男孩子朗朗的笑,臉微微地紅了,垂下眼睫低聲說:「我叫上官朗悅。」

「上官朗悅?妳是宰相的什麼人?」皇天曜挑了挑眉頭,他再漫不經心,也知道當朝宰相姓甚名啥,可不就是上官嘛!

彷彿被撩起了傷心事,上官朗悅嘴巴一扁,大聲哭了出來,「我才沒有那樣的爹爹,我才沒有……哪有一個爹爹會從來不抱抱寶寶的……」

皇天曜最見不得女孩子哭,一下子有點手足無措了,在懷裡掏了老半天,才扯出一張皺巴巴的手帕,「給,別哭,別哭……」

畢竟只是十歲出頭的男孩子,說來說去就那麼幾個字,可女孩子到了傷心處,睬也不睬他一下,照樣哭得驚天動地。

望著那小小地縮成一團的身子,皇天曜有點難過了,在反應過來之前,他發現自己把小女孩攬到了自己懷裡,右手輕輕地敲著她的背。

「你放開我。」哭泣聲終於輕了下去,轉成如同貓咪一樣的嗚咽。

「妳不哭,我就放手。」

「你不是好人,難道沒聽說過男女授受不親嗎?」上官朗悅純粹只是不好意思,她十分眷念男孩子的懷抱,溫暖又堅定,好像能擋去所有的風雨。

從來,從來,都沒有人這樣抱過她。

「小小的年紀,誰教妳這樣的話!」皇天曜的眉頭抽搐了一下,「算了,這個不是重點,妳答應不哭,我立即就鬆開。」

「我不哭了。」

委委屈屈地剛說完,令人眷念的溫暖立即離開了,上官朗悅心裡有點空空的,有點像期待已久的新衣服不小心被自己弄髒了,或許還要更厲害一點……

直到鬆開了手,皇天曜才發現自己原來很喜歡抱著小女孩的感覺,軟軟的,小小的,好像天生就該被他抱在懷裡,百分百契合他的懷抱。

搖搖頭,把亂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腦袋,皇天曜柔聲問:「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哭得這樣傷心?」

上官朗悅扁了扁嘴,彷彿又要放聲大哭。

「別,別哭!」皇天曜的心都吊起來了,微微上吊的丹鳳眼緊張得盯住她,就怕她真再來一場,他脆弱的小心肝可受不了。

被這麼一攪合,那彷彿一想起來就會把她淹沒的傷心,也散了不少,上官朗悅抽了抽鼻子,「爹爹不喜歡娘了,娘說如果把我嫁給皇帝,爹爹一高興,就會對她好,可是今天我偷偷地去看了一下,他比爹爹還老,我不要嫁給他!」

「啊?」皇天曜回憶了一下自己的伯父皇帝,人家至少也該過了半百了吧,才看看眼前這棵青青嫩嫩還沒長開的小苗子,實在有點被嚇到。

這,也差太多了吧!

「不過,你不用為我擔心哦。」單純的上官朗悅,把他那不可置信的表情當成了擔憂,反過來安慰他說:「我已經打算好了,以後我就一輩子藏在這裡,再也不下去了,娘找不到我,就不會讓我嫁給皇帝了!」

聽著那尚帶著奶氣的稚嫩嗓音,得意洋洋地說著自己的小計劃,皇天曜的心好像被針戳了一下,尖銳的疼從心口泛了上來,他終於明白,在他腦子裡認為荒謬之極的事情,對小女孩來說,卻是真正面臨的一場災難。

然而,他捨不得,沒來由地,捨不得,她這樣難過。

「妳真聰明啊!」他啞了聲音,低低問:「可是妳打算吃什麼呢?」

上官朗悅怔了怔,「對哦,我沒想到這個耶,樹上沒東西吃,如果朗悅不吃東西,肚肚一定會餓的,怎麼辦呢?」

皇天曜看著她又變得焉頭焉腦,一副六神無主,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忍不住輕輕地吻上了她潔白的額頭。

上官朗悅驚住了,佈滿淚痕的小臉,浮上了兩團小紅暈,「你,你……」

「做我的女人可好?」

皇天曜微微地笑了笑,「如果妳爹爹要妳嫁給皇帝,妳就大聲告訴他,妳是我皇天曜未過門的夫人,一到及笄之年就會嫁進王爺府。」

「嫁……嫁……嫁給誰?」

「我啊!」伸出食指指著鼻尖,皇天曜彎起唇角,「還不錯,夠年輕吧?」

上官朗悅眨去眼睫上的濕意,望著眼前微微笑的少年,他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孩子了,笑容有點壞,眼神卻十分溫暖。

她其實並不明白「嫁」的意思,但她知道,如果嫁給一個人,就要一輩子和他生活在一起,為他生一堆小娃娃……

小臉兒好像著了火,心撲通撲通跳得厲害,好像懷裡揣了只小兔子,淘氣得隨時都會竄出來,「我,我……」

怪不得她娘會打那樣的如意算盤,小女孩年輕雖小,但一看就是個美人胚子,整個人精緻得不行,大眼兒又圓又黑,嘴巴小小的、紅紅的,象牙白的肌膚浮現淺淺的紅暈,像只泛著香氣的紅蘋果。心彷彿被一根羽毛輕輕刷過,皇天曜只覺得心癢難耐,飛快地在那紅唇上一點。

比想像得還要美味,又軟又甜,忍不住想要一再採擷。

「啊!」

上官朗悅嚇得站了起來,一頭撞上粗粗的樹幹,疼得眼冒金星,她懂得雖然不多,但她知道,這個親親和那個親額頭的親親不同,只有很親很親的人才會做!

「疼不?我給妳揉揉。」

見女孩子羞紅了臉要躲,皇天曜連忙站起身,想將女孩子一把撈進懷裡嘗個夠,不料女孩子身手靈活得很,鮮艷的色彩在枝椏間閃來閃去,就是抓不住。

「喂,妳躲什麼啊?」

上官朗悅搗住被輕薄的嘴,含糊不清地叫:「你……你是壞蛋!」

皇天曜覺得好冤枉:「妳都同意要嫁給我了,親親有什麼關係?」

「我,我還沒答應呢!」小兔子跳得越發歡快了,上官朗悅死鴨子嘴硬,一張臉紅得幾乎像是從紅色染缸裡撈出來似的。

「真不乾脆!」皇天曜彎了彎眉毛,「呵呵,我一定要抓到妳,妳不肯嫁給我,我就偏要娶妳,待會兒就抓著妳找皇帝賜婚。」

兩人一個躲一個捉,玩得不亦樂乎,但是,樂極生悲,皇天曜大概對自己的身手太自信了,沒怎麼注意腳下的樹枝,一個踩空,整個人像一隻壞掉的風箏一樣,直直地掉了下去,發出了巨大的聲音。

「哇哇哇……」

隨之而起的,是一個女孩子驚嚇的大哭聲。

TOP

第一章

外面張燈結綵,傭人們連坐下來歇息的時間也沒有了,一個個在外忙得不可開交,又是一個十年,宰相的五十大壽。

如同五十年前的盟主隆恩一樣,今天皇帝又將親臨祝壽。

在花月的幫助下,上官朗悅終於穿上了繁複層迭的淺粉色長裙,瀑布一樣的黑髮梳成最流行也最麻煩的飛天髻。

「我的女兒真是漂亮,也不枉我培養妳多年,今天,今天妳一定能夠吸引他的注意力,我要成功了,我馬上就要成功了。」花月拍拍手,眼底有著滄桑,卻依然難以遮掩那傾城的容貌,「當年妳爹爹可是一看到我穿著這條裙子跳舞,他就再也移不開目光了,呵呵……」

上官朗悅靜默了一會,才抬起頭低聲說:「娘,皇帝今年已經六十二歲了。」

「所以呢?」美麗的容顏一瞬間扭曲了起來,「妳想反抗,妳不想嫁進宮?我告訴妳,妳是我生出來的,妳就得幫我完成這個心願,要不然妳斷了我最後的希望,我死了也不會放過妳!」

這樣嚴厲的字眼,竟然是一個母親對女兒說的。

最後的一點溫情也被撲滅,上官朗悅反而沒了顧忌,淡淡地看了那個瘋狂的女人一眼,說:「不用擔心,我不會臨陣脫逃。」

身著黃袍的皇帝坐在主位,看著底下那個少女翩躚的舞蹈,眼睛裡慢慢地發出了光,隨侍一旁的宰相不失時宜地說:「啟稟聖上,這是我的女兒上官朗悅,對聖上一向憧憬有加,今天能有幸在聖上面前一舞,也算了了她多年的心願。」

「哦,她倒有心。」皇帝淡淡地應了聲,有些東西心照不宣,不用說破,這個女人確實不錯,有長相,又會跳舞,收進後宮也未嘗不可。

舞畢,皇帝問:「舞跳得真好,有什麼想要賞賜的嗎?」

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上官朗悅感覺到身後有一道目光格外得激烈,她卻彷彿渾然不覺,俯下身子磕了一個頭,「小女子確實有所求。」

「說來聽聽。」

「我想嫁給慶王爺,望主隆恩!」

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後面那個女人的目光幾乎著了火,恨不得在她的背上戳出一個洞來,宰相的面色也不大好看,他本來以為這個識時務的孩子會說出像樣的話。

連皇帝的面色也有點難看了,不過……

他慢悠悠地呷了一口茶,問:「真決定了?」

「是,我對慶王爺慕名已久,若能得償所願,小女子不虛此生。」

慕「名」已久,那個小兔崽子還有什麼好的名頭,他怎麼不知道,不過,難得有一個像樣的大家閨秀肯委身下嫁。

「我準了。」

怕這個女人打什麼鬼主意,皇帝又補上一句:「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既然是宰相的壽辰,乾脆把女兒的婚事也給辦了,喜上加喜。」

上官朗悅求之不得,臉上忍不住浮出了歡喜的笑,看得皇帝倒是一愣,這個丫頭還真是個根正苗紅的美人胚子,怎麼偏偏不長眼地看上了那個傢伙!

皇命難為,宰相再心不甘,情不願,也立即招來人手準備花轎,嫁妝鐵定來不及準備了,先把新娘子送過去,嫁妝再拖個幾天。

全場頓時鬧騰了,身為新娘子的上官朗悅被送進了閨房,就等著花轎上門了。

門被大力推開,那個剛才就想用目光把她活活烤死的女人衝了進來,一句話都沒說,就是一個清清脆脆的巴掌。

嬌嫩的肌膚立即腫了起來,上官朗悅不避不退,眼神卻發冷,「娘,妳認清這個事實吧,爹已經不再喜歡妳了,妳做再多也沒有用了,還不如認清現實。」

「啪」的一聲,又是一記毫不留情的巴掌。

上官朗悅被打得一頭摔進床鋪,花月也嚇了一跳,她無措地後退了一步,看著那個自小就乖巧的女孩子埋在被褥間,很久都沒有一點動靜,彷彿死掉了一樣。

手掌疼到發麻,她知道自己使出了吃奶的勁,彷彿再用力一點,用力一點,打得那張嘴再也說不出話來,就可以把今天的一切都抹得一乾二淨,她還有最後的底牌,能夠在愛情的戰爭裡反敗為勝。

但是,現實就是這樣清冷冷的殘酷,她沒了,什麼都沒了,這十多年唯一支持她的信念轟然倒塌。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只有一點時間。

陷在被褥間的黑腦袋慢慢地動了起來,花月屏住呼吸,看著這個唯一還在她身邊的人,看著她彷彿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似的,面無表情地站了起來,聲音不再冷淡,卻平板無波,彷彿有什麼東西已經死去了:「這是妳最後一次打我了,以後我們再不相干。」

心慢慢地抽緊,一種好像將要失去最重要東西的恐懼感,扼住了她的喉嚨,一瞬間竟無法再思考,下意識地舉起了右手,高高揚起。

對面的人卻神色自若地走過了她的身邊,「我說過我們再不相干,妳沒有權力再打我了,以後妳好自為之。」

此時門開了。

「上官小姐,花轎已經準備好,請妳上轎。」

有些聲音彷彿從遙遠的時空傳來,模模糊糊的,聽不分明,花月只聽到自己心某一處碎裂的聲音,異常的清脆,好像在瞬間就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氣,淒愴的女人委頓在地,哭得不能自已。

上官朗悅走出了大門,在上轎之前回望了一下,眸色複雜難辨。

「現在,我只為我自己活了!」她低聲對自己說。

一年前皇帝頒布「禁止令」,不經許可,任何人敢進出慶王府,一律論罪判刑,連慶王爺的父親,現任皇帝的親弟弟也不例外。

所以,八人花轎熱熱鬧鬧地抬到了慶王爺門口,所有人一哄而散,把新娘子一個人扔在了那裡。上官朗悅倒也不意外,等外面清靜了,拎著裙子下襬跟著出門來迎接的老管家,走了進去。

「不好意思,上官小姐,我家王爺什麼情況妳也明白,辦個像樣的婚禮是不可能了,只能委屈妳,老奴現在把妳送到王爺那兒去。」

「好。」

「妳帶來的衣服,老奴已經叫人送進房間了,等會兒有什麼需要記得叫老奴。」

「好。」

上官朗悅的心早飛到了未來的夫君上,只要能在這裡,和這個人重新開始,即使沒有婚禮,沒有人真心祝福,她也沒心情計較了。

看著房間裡點著淡淡的燈光,像是一個輕軟的夢境。

老管家敲了敲門,「王爺,是老奴,新娘子到了。」

「咳咳咳……」一連串的咳嗽,讓上官朗悅的心猛地抽緊,裡面的人似乎吸了一口氣,終於把喉嚨裡的癢意壓了下去,「福伯,進來吧。」

老管家一把門打開,上官朗悅就顧不得矜持,提著裙子,穿過桌椅,走到了床邊。

雕花的大床垂著帷帳,上官朗悅輕輕撩開,就看見了躺在床上的男人,深刻而精美的五官,凌厲優美的臉部線條,因為長年臥病在床而略顯蒼白的肌膚,融合了極致的剛與柔,散發著一種獨特的,難以抗拒的魅惑力。

「好看嗎?」

「啊?」

「妳的眼睛都看直了,咳咳……第一次看到這麼熱情的新娘子呢!」皇天曜淡淡笑著,翹起的唇角又溫柔又多情。

上官朗悅的臉猛地紅了,像是燙手一樣扔了帷帳,疾步退到了管家身後。

老管家呵呵笑著,難得有名門之女肯委身下嫁,看樣子又對王爺鍾情得很,他對這個王爺夫人也十分滿意。

「王爺,時候也不早了,讓夫人服侍你歇息吧。」

「好啊。」

皇天曜答應得爽快,上官朗悅的臉兒都紅得能滴出血來了,但是這回連躲避的對象也沒有了,老管家說完那句話,就闔上門告退了。

「別那麼害羞,敢在皇帝面前說要嫁給我的勇氣去哪裡了?」皇天曜調笑著,「來,扶我起來,我們好好聊聊。」

上官朗悅如同趕鴨子上架,慢吞吞地走了過去,撩起帷幔,看男人正吃力地想要爬起來,大概太過辛苦,蒼白的臉上染上了一些紅色。她看得心疼得不得了,再也顧不得太多,雙手撐著男人,又墊高枕頭,讓他能夠舒服地靠在上面。

「謝謝。」

「不客氣。」

「妳坐。」皇天曜指指床沿,大概他的表情太過溫柔,上官朗悅不知不覺間就忘了害羞,照著他的話坐了下去。

「妳為什麼會想要嫁給我呢?」

「……」

皇天曜彎了彎唇角,「我向來風評不好,本來一個人整日在青樓裡鬼混也就罷了,後來居然還去招惹皇帝的女人,招惹了一個還不知悔改,竟然還上了癮,咳咳……多次勾搭皇帝的妃嬪,幸好皇帝一直把我當成親生兒子,才沒有怒極把我拉出午門砍頭示眾,把我關在了這裡,賜我府邸,卻不準任何人進出!」

「我知道。」上官朗悅低聲說。

「不,妳不知道。」皇天曜望著眼前這張美麗的臉,「這意味著我的王爺頭銜名存實亡,而且,因為悔不當初,我抑鬱成疾,纏綿病榻,這樣一個沒權的病鬼,別說大家閨秀了,連小家碧玉都不肯下嫁於我,咳咳……」

「但我就想嫁給你,我……」

「所以為什麼呢?」皇天曜挑了挑眉,微微笑著看著她。

上官朗悅支支吾吾,忽然有點不敢看他漆黑的眼,「你失憶過吧?」

「嗯,當時我很皮,玩的時候從樹上摔了下來,頭破血流,還好被發現得早,才撿回一條小命,不過好像重生了一回,把以前的事情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對了,妳怎麼知道這個?」

「那是在我家。」

「也是,差點忘了,妳是宰相家的女兒,呵呵,所以,妳那時見過我?」

上官朗悅看著男人疑惑的眼神,心裡驀地一酸,然而她知道,自己是不能告訴他失憶的真相,否則一定會被恨死的。

「嗯,你長得很好看,我很喜歡。」

「啊,謝謝。」皇天曜怔了怔,揉了揉小女人的腦袋,「妳呀,還真是個小鬼靈精,當時妳才幾歲啊,就懂得挑男人了?」

上官朗悅羞紅了臉,白嫩的肌膚浮上一層晚霞般的顏色,看得皇天曜也有點心動了,「雖然不得不說妳當時的眼光不大好,但既然妳嫁給了我,可由不得妳反悔了哦,來,服侍為夫歇息。」

上官朗悅立即僵直了身體,整張臉彷彿要燒了起來。

「想什麼呢?」皇天曜失笑,「幫我抽出枕頭,說了那麼多話,我累得快癱了,哪還有力氣做些別的。」

上官朗悅輕輕「哦」了一聲,低著頭不敢看男人那戲謔的神色,小心翼翼地扶著男人躺下,又細心地為他掖好被角。

「然後呢?」皇天曜拉住她的手。

「嗯?」上官朗悅還是羞得一動也不敢動。

皇天曜本來以為他真會孤獨終老,想不到老天會送他,這麼一個又貼心又漂亮的小夫人,越看越喜歡,「雖然沒有拜堂,妳可也是我本王的合法夫人,來,睡在我身邊,別用防狼的眼光看著我,我不會對妳做什麼的。」

上官朗悅默不作聲,從他手中掙扎了出去,一溜湮沒了身影,皇天曜還以為她惱羞成怒了呢,沒過一會,這小女人竟然只穿著中衣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妳……」

他剛要發問,就看見了小女人紅嫩嫩的耳垂,就把原先的調戲嚥回了肚子裡,微笑地望著,她一言不發地爬上床,掀開被子,隔得遠遠的,躺了下去。

「睡得這麼遠,中間很空耶,我覺得好冷。」

皇天曜彷彿自言自語地感歎了一句,那廂,單純的女人就慢吞吞地挪了過來,故意背著身子,然而紅透的耳垂卻把她的心事都曝露了出來。

彷若很不經意,一隻手滑上了女人的腰,上官朗悅感覺被碰觸的地方彷彿要著了火,心跳失序,背後卻傳來一個溫柔低沉的男嗓。

「別想太多,先好好睡一覺。」

這句話彷彿有著奇特的魔力,上官朗悅很快就感覺一陣睡意來臨,沒過多久,就陷入了甜蜜的黑暗中。

本來弱不禁風,纏綿病榻的男人卻在看到女人熟睡後,動作利落地下了床,卻沒有更多的動作,只是吹熄了油燈,再次上床把女人攬在了懷裡。

好暖和好暖和,上官朗悅扒開四腳,像只無尾熊一樣全身黏了上去,小腦袋拱啊拱,找了個最舒服的位置,美麗的睡顏上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那個本來在他懷裡僵硬如同木偶的女人,到了後半夜就露出了原形,不僅整個人趴了上來,而且時不時上下其手,把他的火都撩了起來。

他最近可守身如玉,積了一肚子火,怎麼忍得住這樣的撩撥!然而偏偏,他現在的身份是個久臥病榻的病鬼,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哪有力氣對她這樣那樣。

看得到吃不著,越想越不甘心,那張甜蜜蜜的睡顏也顯得礙眼起來,皇天曜嫌棄地撥開胸前的小腦袋,捏住小小的鼻頭,看她難受地皺起眉,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心底才好受了一些,鬆開了手,「天亮了,天亮了!」

上官朗悅有點不知身在何時何地的茫然,摸了摸逃過一劫的鼻子,眨巴著大眼,望著出現在眼前俊美無倫的男人,忽然綻放出了一個歡喜的笑。

「我終於找到你了!」

「啊?」皇天曜正莫名其妙呢,唇上一暖,原來某人竟送上門來了,送上門的東西再不好好享用,就太不上道了。

他伸出手按住她的後腦勺,反客為主,先是慢條斯理地含住兩片柔軟,輕輕吮吸,再趁著女人意亂情迷之際,破城而入,靈活的舌頭幾乎舔遍口腔內的所有敏感點,毫不心軟地掠奪了她賴以生存的空氣,直到感覺她呼吸不暢,他才意猶未盡地放過她。

上官朗悅的大腦早沒了迷糊勁,一雙眼睛水水潤潤,漆黑的瞳孔裡倒映著那個微笑的俊美男人,小心肝撲通撲通地,幾乎要從喉嚨口跳出來一樣。

「你說,你不會對我做什麼……」

「是呀,不過那只限在昨晚,現在天都亮了。」

「你……你!」

皇天曜看著那兩瓣被吻得又紅又腫的雙唇,眼裡的神色越發暗沉,看得上官朗悅莫名地有些發涼,正要逃開,手卻被牢牢地抓住了。

「何況,這可都是妳先挑起了的吧。」

上官朗悅僵直著身體,任由手被皇天曜牽引著,緩緩地滑入了被褥中,直到指尖觸到一個火熱的堅硬時,她好奇地用手指摳了摳。

「唔哼!」皇天曜悶哼一聲。

上官朗悅倒沒了起初的尷尬,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發問:「這個是什麼,你身上該不會長了個火棍吧?」

皇天曜投以不可置信的眼神,「洞房的事情,妳娘沒教妳嗎?」

上官朗悅被說中了心事,語氣不善地回答:「就算不教,我也知道,反正是做一些非禮勿視的事情,要兩個人脫光光抱在一起。」她曾經無意撞破廚房丫鬟和護衛的私情,就看見他們兩個脫光光地抱在一起,羞羞羞……

花月除了教導她如何勤習琴棋書畫外,幾乎從來不關心她的身體成長,連月信來了的時候,也是一個路過的丫鬟安慰哭泣的她:「別擔心,這種流血不會死人的,這是好事啊,表明妳已經長大了,可以嫁人生寶寶了。」

皇天曜失笑,「妳只說對了一半。」

「嗯?那還要做些什麼?」

「能做的事情可多了!」皇天曜故意做出高深莫測的樣子,大發慈悲地宣佈:「來,今天先教妳一樣。」

話音未落,「嗖」的一聲,上官朗悅就把手給收了回去,雙手抱胸,象牙白的肌膚上浮上了兩朵可愛的紅暈,結結巴巴地問:「白天……白天,不能脫光光……」

皇天曜用了好大的自制力,才強忍住沒有放聲大笑,「放心,這件事,妳不需要脫光光。」

這個自投羅網的小夫人實在是個活寶,太可愛了!

上官朗悅本來就是個好奇心極重的性子,聞言又慢騰騰地靠近了男人,漂亮的星眸看著男人引導著她的手又回到了那個「火棍」上。

「這個『火棍』本來是軟的……」

「騙人,現在明明很硬!」

「閉嘴,不然我要妳脫光光了哦。」皇天曜又好氣又好笑。

這個威脅果然很有效,雖然倔強的眼神還是充分顯示了「我不相信」,但紅唇閉得緊緊的,確實不敢胡亂說話了。

皇天曜繼續拐帶「良家婦女」的教學,「它本來確實是軟的,因為妳睡覺的時候,趴在我身上摸來摸去,所以,它才硬了起來。」

我才沒有摸來摸去,而且為什麼摸來摸去就會硬起來?這是什麼歪理!

上官朗悅一肚子的不服氣,不過懾於淫威,她只能咬著嘴巴,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心裡話吐了出來。

「現在妳好好地摸摸它,摸好了,它又會軟下去了。」本來還打算好好捉弄一下她,可是他已經忍得發疼,無法再忍下去了。

上官朗悅本來就對這個好奇得很,等皇天曜一放手,她就隔著一層薄薄的褻衣,認認真真地撫摸了起來,時不時還用手指按按揉揉。

「唔……」

這小女人的手法並不高明,然而精神上的快感卻是至高無上的,光是看著那美麗的小女人為自己「操勞」的畫面,一陣又一陣的快感就爬上了脊髓。

「這麼快樂?」上官朗悅聽見那低低的,無法壓抑的呻吟聲,好奇地抬頭看了他一眼,只見他蒼白的臉上浮上了薄薄的紅,黑黑的眼瞳裡滿是迷離愉悅的神色。

「是呀……唔……」

心底好像也生出了某種滿足,還有點麻麻癢癢的感覺,彷彿被人拿羽毛輕輕刷過似的。她越發認真地取悅他,前前後後,左左右右,不遺落任何一處,那副認真的美麗模樣像閃電一樣擊中了男人。

終於爆發了!

上官朗悅好奇地捏了捏手中的東西,不由地感歎:「果然軟下去了哦,原來你不是騙我的。」

皇天曜失笑,「這也什麼好騙的,天也不早了,妳先出去用早餐吧,福伯鐵定等急了。」

「那你呢?」

「我是病鬼一個,起不了床,待會兒會有丫鬟進來幫我洗漱。」

「丫鬟?」上官朗悅嘟噥著嘴巴,有點不高興地看著他。

皇天曜怔了怔,轉而明白,「老天,妳堂堂王爺夫人,怎麼連丫鬟的醋也吃!」

上官朗悅咬著嘴不說話,眼神倔強,皇天曜不知怎的有點心疼,無奈地歎了口氣,「好吧,妳說,妳想怎麼辦?一切依妳。」

上官朗悅彷彿怕他反悔,忙不迭地說:「我幫你洗漱!」

「好。」

漂亮的眼睛亮了起來,像是最美的星辰,皇天曜摸了摸有點悸動的心,歎道:「不過,妳得先出去把自己收拾好了,用了早餐再進來。」

沒等他把話說完,一溜煙似的,上官朗悅就沒了身影,皇天曜望著那兀自晃個不停的帷幔,有一種從未體驗過的暖意漫上了心尖。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回復 3# 芋頭豆花


    thx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x

TOP

謝謝^^

TOP

謝謝分享

TOP

tks

TOP

謝謝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