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光《穿越做棄婦》[穿越是這麼玩的之三]


出版日期:2012/04/20
哪家的棄婦呆得可愛,當了沖喜新娘還很樂觀
是她!誰教她穿越前是藥罐子,現在能活蹦亂跳就很知足
過因久病成良醫,反倒能助病弱相公變回惡霸
可惜她相公身兼傲嬌病患者,開口就沒好話
成天不是捉弄她就是嫌她臉黑、嫌她髒
哼!他沒聽過「不乾不淨,吃了沒病」嗎?
咦咦咦,她說這話不是想教他吃看看啦……

哪家的相公毒舌得可惡,對誰都不留情面
是他!誰教他十三年沒出過房門,差點悶成變態
不過自從她成了他的解悶玩具,日子倒是過得挺愜意的
可惜他天生惡趣味,哪有這麼簡單就放過她
成天見她在他面前晃,勾得他想「近觀外加褻玩焉」
哼!哪知他都準備辣手摧花了,她卻只關心他身體行不行?
嘖嘖,她這不是逼他親自證明自己有多「一尾活龍」嗎……


楔子 歸家

  「許多危險,試煉網羅,我已安然經過……靠主恩典,安全不怕,更引導我歸家……」

  黑暗之中,她不斷地吟唱著,儘管字句破碎、氣若游絲,但她不放棄,因為唯有這樣,她才能無所畏懼。

  她堅信,就算黑暗來臨,她不是消失,而是歸家……

  「許多危險,試煉網羅,妳已安然經過……靠主恩典,安全不怕,更引導妳歸家……」

  天亮之際,不斷地吟唱著,儘管曲亂詞散、慌亂無章,但他不放棄,因為唯有這樣,他才能安撫自己。

  他堅信,在曙光降臨時,她不會消失,而是歸家。

TOP

 
第一章 主啊,我嫁人了!
  彷彿置身海浪之中,她在黑暗中不斷地搖晃著,再也感覺不到痛,她忍不住地勾起笑。

  不管此去何處,她並不畏懼。

  啪啦啪啦啪啦……

  那極近的串串鞭炮聲,嚇得她猛地張開了眼,直覺地望著四周,但眼前極為昏暗,像被什麼擋住視線,而外頭不但鞭炮聲不絕,還有嗩吶和鑼鼓的聲音,就和她記憶中的朝會一般熱鬧。

  「這是哪?」她不解地問,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好嫩呀。

  可眼前還是一片黑暗,讓她一頭霧水,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下意識地動了動,竟外發覺僵硬許久的身體竟然能動,而頭上似乎有東西掉落,瞬間,她已適應黑暗的眼睛才看見,原來自己是處在一個小空間裡。

  她探手摸著,發現這地方是木頭打造,她是坐著的,而她的身上……

  「新娘下轎!」

  她聽到外頭有人喊著,然後傳來叩叩的聲音,正疑惑間,有人打開門,微弱的燈火透進來。

  「哎呀,紅蓋頭怎麼掉了!」

  一個一身紅衣的大嬸小聲叫著,撿起地上的紅巾就往她頭上一蓋。

  「呃,請問……」她不知所措地開口。

  「別說話。」那大嬸忙道,隨即牽起她的手,壓根不管她到底站穩了沒就扯著她走。「下轎了。」

  她有好多疑問想問,卻忽然發現自己的腳步好輕,雖然頭頂上有些重……難道她是在作夢?除了作夢,她還有什麼時候可以如此輕盈走動?外頭各式樂聲再起,讓她沒機會多想,只能被牽著走,而每走一段路,

大嬸便低聲喊著。

  「跨門檻。」

  她乖巧而聽話地抬高腳,然後好像進入屋裡,這時大嬸放開她的手,將一條帶子擱進她手中。

  旋即,她聽到有人喊,「一拜天地。」

  她愣住,然後,被壓著頭拜。

  「二拜高堂。」聽起來完全就像古裝劇裡的成親的台詞,她不禁勾笑著,直覺這個夢境好特別、好真實,就算被壓著頭拜堂,她也不怎麼為意,直到--「夫妻對拜。」

  一陣轉圈,她學乖了,不用人壓頭,自個兒乖乖拜。

  「送入洞房!」

  這句喊畢,又是一陣手忙腳亂,她被人牽著離開,領入一間房間。

  才剛坐下,大嬸就對她道:「待會,哪兒都不許去。」

  那近乎命令的嚴肅口吻,讓她乖乖地點頭。

  不一會,腳步聲離去,她沒再聽見任何聲音。

  不知過了多久,她開始疑惑,這真的是夢嗎?雖然夢一醒,她也通常把夢到的事忘得七七八八,可這麼真實而怪異的夢,她還是第一次作?

  還是說,不是夢,而是……她已經死了?她隱約記得黑暗降臨,耳邊是醫院儀器的冰冷嗶嗶聲,最終停止,安靜無聲。

  啊……所以,不是夢,而是她根本就已經死了。

  那麼,她現在來到的地方,是地獄?

  忖著,她緩緩拉下頭上的紅巾,眼前的場景,教她不由得張大眼。

  「難道……地獄還是保持古代場景?」她喃喃自語。

  她待在一間房裡,可是四周的擺設,就像是古裝劇的場景,非常的古色古香,而她正坐在有床幔的大床上,床邊有座雕製精美的衣櫃,延伸過去是有很多抽屜的櫃子,直到右手邊貼牆的梳妝檯。

  所有的家具都是木製品,包括擋在前頭的屏風,而屏風中間則是像紗般的布畫。

  問她為什麼這麼清楚?那是因為她已經忍不住離開床,蹲在屏風前輕撫著。

  「原來死了之後,還有這麼好的待遇呀……」她感嘆說著。

  原以為地獄應是苦難的極限,沒想到和她想像的有很大的出入。

  「可是……不是應該有人要審判我嗎?」她托著腮,不解極了。

  她,紀如穎,一個從小就被醫生宣佈日子不多的女孩,好不容易活到長大成人了,還是不敵死神的召喚,在二十一歲的前夕,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直到現在,她還記得最後一瞬間的感覺,沒有痛苦,而是她意料之外的平和,然後她便來到這裡。

  「因為我很乖,所以上帝對我特別禮遇,去的不是地獄而是天堂?」她很習慣自言自語,因為從小獨處的時間太多,多到她只能和空氣聊天排解寂寞。

  想著,眼角餘光瞥見左手邊有扇窗,窗外不斷地閃爍著燈火,她好奇心大起,快速地站起身,朝那兒走去。

  「難怪我可以自由走動。」她這下更加確定自己已死,但她不傷悲,反倒因為自己能夠行走自如而雀躍不已,可惜的是,來到窗邊,不管她怎麼上拉右移,窗戶不動就是不動。

  「雕得真漂亮……」她放棄開窗戶,開始研究起窗框上的雕刻。

  她的好奇心很旺盛,畢竟因為身體不好的關係,她鮮少接觸外界事物,自她有記憶以來,她最常聞到的,就是醫院的消毒藥水和她所吃的藥味,甚至連她流出的汗都是濃濃的藥味。

  唸小學時,她常因此被同學笑,後來她連被取笑的機會都沒了,身體每況愈下的她連國中都無法去唸,總在家和醫院之間來回。

  幸運的是,她有對非常包容、非常愛她的父母,他們教導她更多課堂上學不到的人生道理。

  儘管如此,她的人生還是有缺憾的。

  她沒有朋友,不能到公園散步,不能到學校上學……那些在別人眼中再尋常不過的事,對她而言,卻是極其奢侈且永遠不可能實現的。

  心緒突然低沉下來,她卻驀地揚開笑,告訴自己,「沒問題的。」

  再艱澀的苦難,她都已度過,再也不拖累父母,不讓父母再為她擔憂,這樣就足夠了。

  是人都會低落,可她只給自己一分鐘的低落,因為人生太短暫,其他的時間她都要用微笑度過。

  可,也不知道是幻覺還是怎地,她竟然聽到自己的肚子咕嚕作響,驚異地瞪大眼,她忍不住撫著肚子,這才驚覺自己身上穿著的是一套大紅衣服,而且就像古裝劇裡的新娘……她驀地想起剛剛拜堂的夢境……怪了,這是怎麼回事?

  驚詫之際,她緩緩抬眼,發現屏風外有張圓桌,桌上擺滿她不曾見過的精緻料理,再望過去,正對著梳妝臺,她看見鏡裡有個陌生的女孩,穿著大紅的喜服……

  她動了動右手,鏡裡的女孩也動了動右手。

  她呆住。

  這是怎麼一回事?

  鏡裡的人不是她呀……

  紀如穎緩緩地走近梳妝臺,像隻有所戒備的貓,她放輕腳步,偶爾跳一下,想確定鏡中人是不是跟她同步一致,但太久沒做跳躍動作,不慎撞到桌角,痛得她齜牙咧嘴,隨即又錯愕地張大眼。

  「會痛耶……」死了之後也會痛?

  她站起身,怔怔的看著鏡子。

  「怎會這樣?」她雙手握著鏡框自問。

  是她呀,可她不是長這樣的……

  她的臉蠟黃無血色,眼窩和雙頰都凹陷,最後一次照鏡子時,她覺得自己像個乾扁的小老太婆,然而鏡中的她,臉頰雖然瘦削,臉色有點黝黑,可是雙眼大而有神,最重要的是這張臉……比她原本的樣子漂亮多了。

  難道她是在作夢?

  正想著,肚子立刻咕嚕兩聲,告知她並不是在作夢,甚至根本就沒死,因為飢餓的感覺太真實了。

  不由得回頭看著那桌菜餚,再用力想了下,她決定先餵飽自己。

  坐在桌邊,打量著每道叫不出名字但看起來很誘人的菜色,她拿起筷子,挑了塊蜜餞輕嚐,酸甜的滋味教她皺起小臉,隨即又漾開恬柔的笑。

  「好好吃喔……」她摀著嘴低呼,一一品嚐每道菜。

  等吃了個半飽,她開始思索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的。

  感覺上,這裡無關地獄和天堂,而剛剛她和人拜堂,意謂著她正嫁給某人……

  思至此,她才慢半拍地輕呀了聲。

  「啊……我知道了,就跟古裝劇演的一樣,在拜堂之後,新娘倌會進洞房跟新娘喝交杯酒,然後一起睡。」說著她看向桌面,暗叫不妙。「剛了,我已經先吃了耶……不對,我現在嫁人了……這……」

  她皺著臉,思考這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不是天堂不是地獄,又不是自己的身體和臉……「難道,我是靈魂出竅附在這個人身上?那這個人跑去哪了?」

  她摸著自己的臉,溫熱的,而胸口下,心臟還在跳動著,最重要的是--「呼吸很順暢,身體一點也不重耶……該不會是上帝聽到我的祈求,所以在我死後,讓我好好感受身體健康的滋味?」

  躺在病榻上時,她常想,要是有一天醒來,她的身體沒有半點病痛,可以又跑又跳,她願意用僅剩的生命去換取。

  如果這真是上帝的恩賜,抑或是憐憫,那麼,就算她嫁人了又如何?就算是個陌生又古老的年代又怎樣?

  重要的是,她可以享受和平常人一樣的生活、有個健康不過的身體。

  「耶!」想到這裡,她忍不住舉起雙手歡呼。

  瞧,她可以把手舉得這麼高!

  站起身,她原地跳著,一點都不覺得喘,開心得幾乎要飛上天。

  滿懷感激的,她跪在床前。感謝上帝讓她得以重生,但要是可以告訴她爸媽,她現在好得不得了,他們就不會為她擔心,也不會為她逝去而哭泣。

  雖然莫名其妙嫁人,可是呀,做人不能貪心,這樣就已經很好了。

  真的,她開心得都快哭了。

  禱告完畢,她又趕緊坐回床上,等著她那個還未謀面的相公進門。

  他會長得什麼模樣,又是怎樣的性情呢?

  戴上紅蓋頭時,她幻想著,唇角彎彎,是訴不盡的喜悅。

  在意識模糊之際,她不禁想,還是說,這一切只是一場夢?等到她睡醒之後,她還是躺在病床上呢……

  ***

  「少夫人。」

  紀如穎就連入睡都笑彎唇,彷彿夢境太過甜美,怎麼也不肯從夢境裡醒來。

  「少夫人,時候已經不早了,請趕緊起來。」

  感覺身體劇烈搖晃了下,她驀地張大眼。

  眼前是個極為嬌俏的小姑娘,長髮挽成雙角髻,繫著彩緞,從雙頰滑落。她有著非常秀美的五官,可惜沒有半點笑容,讓那張臉蛋失分不少。

  「為什麼不笑?明明就很漂亮呢……」她咕噥著,張嘴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少夫人,敢問少夫人清醒了嗎?」小姑娘一邊替她將掉在床側的鳳冠和蓋頭收好,一邊問著。

  傻氣地看著她半晌,紀如穎慢半拍地坐起身,直瞪著她。

  她穿著湖水綠的對襟襖,搭著幾乎及地的羅裙,表情有點嚴肅,但那張臉不管她橫看豎看,都覺得絕對沒超過二十歲。

  「少夫人?」那小姑娘再喚一聲,口氣並無不耐,只是眉頭已經皺起。

  「妳叫我少夫人?」

  「是。」

  「我是少夫人?」

  小括娘神色不變,啟口催促著,「請少夫人起身,待會要到大廳給艾夫人請安奉茶。」

  紀如穎撓撓頭,眼神有些呆滯地看向四周,發現窗外的天色已經微亮,整合了昨晚至今的記憶,確定這並不只是夢一場。

  是真的,老天賦予她另一個人生。

  「少夫人,請往這邊走,我必須趕緊為妳梳洗打扮。」

  「喔……」她被動的由著小姑娘拉起身,推到梳妝臺前,拿起濕布巾要替她擦臉。「不用了,我自己擦就可以。」

  她趕忙接過手,拿起濕布巾隨便地抹了兩下。

  小姑娘也沒阻止,開始幫她取下髮上的釵飾,放下長髮,仔細地梳著。

  看著她像是變魔法般,俐落的替自己挽髮,紀如穎好奇的問:「請問,妳叫什麼名字?我應該怎麼稱呼妳?」

  「小彌。」小姑娘淡道。

  「嗯,小彌,妳的手好巧喔。」她看著鏡中的她,手指靈巧的將髮紮成辮,再往後盤,動作非常熟練,像是早已練習過千百回。

  小彌頓了下,手上的動作還是沒停。「少夫人誇獎了。」

  「真的很厲害。」紀如穎由衷道,一雙杏眼直盯著那飛快的手。

  小彌沒再多說什麼,挽好髮後,再將她身上的喜服脫下,換上一襲桃花色的對襟襦裙,最後拿起腰帶束起她不盈一握的腰。

  她盯著鏡中的自己,覺得一切都新奇極了。

  「好了,請少夫人跟我來。」

  「喔。」

  紀如趕緊跟上小彌的腳步,然而一踏出房門外,她定住在長廊上,看著四周圍繞的林木,兩旁簇擁的牡丹,忍不住問道:「小彌,那是牡丹嗎?」

  小彌回頭看了她一眼,「是的,少夫人,麻煩往這邊走。」

  她不捨地多看兩眼。

  因為以往只能在電視或照片上看的美麗花朵竟出現在她面前,讓她可以得知牡丹花的實際大小,甚至聞到淡淡的香氣,她不禁感動得熱淚盈眶。

  以往,她受制於虛弱的身體,儘管父母不曾疏忽對她的教育,但不像親自體驗這般令人動容。

  她感受到的,是個真實的世界,雖然她搞不清楚這是哪個朝代,但她從不曾這般深刻的體會到自己與外面世界同步呼吸。

  「少夫人?」小彌皺眉地看著她。

  「對不起,我馬上來。」她笑瞇眼,再吸口花香,便又蹦又跳地跟在她身後。

  「少夫人,用走的就好。」

  「喔。」她很受教的點點頭。

  小彌疑惑地看她一眼,總覺得這個出身鄉下地方的少夫人,壓根沒有初進富賈府邸的緊張和不安,反倒是雀躍極了,像個初入城的小姑娘。

  但她沒多細想,只是遵照命令,將她帶往大廳。

  紀如穎跟著她身後,接近拱門時,指著攀爬其上的花問:「那是紫藤花嗎?」

  「是。」

  跨過拱門之後,右前方有條蜿蜒小溪,紀如穎詫異地問:「這是庭院嗎?」

  「是,往前走就是屬於主屋的部分。」

  望著溪畔的樹,她又忍不住問:「那是柳樹嗎?」

  「……是,這條溪是引碎陽城的沐陽河支流,貫穿整座玉府,而少夫人所待的玲瓏閣,是屬於大爺翠鳴水榭的一部分,主屋的東邊是艾夫人的紫莘園,西邊則是二爺的觀止樓。」小彌索性一鼓作氣地解釋清楚,省得她問個沒完沒了。

  「喔……」她拖長尾音,慢慢地從小彌的話中,消化剛得知的資訊。

  既然要在這裡生活的話,她當然得要搞清楚狀況。

  她會的事不多,但她可以從現在慢慢學習。

  抱著無比興奮的心情,跟著小彌來到大廳,跨進門檻之前,她還忍不住多看兩眼那門上的雕飾。

  「艾夫人,大少夫人到了。」

  聽到小彌的嗓音響起,她立刻收回視線,朝大廳裡瞧去,只見邊上站了幾個男女,而主位上坐著一個年未半白、目光極為慈愛的婦人,她的身旁則站了個非常漂亮的女孩。

  她忍不住地看了女孩兩眼,因為對方簡直比偶像劇的女主角還漂亮。

  「練凡,過來。」

  女孩的身旁還站了個男人,身形極為高大,最重要的是,他長得真不是普通的好看,比任何她見過的男偶像都還要帥氣有型,濃眉大眼帶著野性的氣息,尤其當他淡淡看著她時,讓她不禁有些害羞地垂下臉。

  唉,她接觸過的男性不多,除了醫生就是爸爸,但那都是長輩,感覺很不一樣呀……

  「練凡?」

  「少夫人,艾夫人在叫妳了。」小彌忍不住提醒她。

  紀如穎愣了下,慢慢回頭看小彌,再看向艾夫人……練凡,是她的新名字啊?

  「……妳好。」

  真糟糕,都什麼時候了,她居然還看帥哥看得失神。

  「過來。」艾玉葉輕喚著。

  她乖巧地走上前去,卻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她。

  「還習慣嗎?」

  「還好。」她笑得靦覥。

  艾玉葉微詫地看她,發現她雖然出身鄉野,卻絲毫不顯得小家子氣,相反的,她並不怕生,態度很大方。

  「娘,先奉茶吧。」站在一旁的男人沉聲啟口。

  「也好。」艾玉葉看向一旁,丫鬟立刻端來木盤,遞給大少夫人。

  紀如穎接過木盤,不禁再多看那男人一眼,心裡有點緊張,臉有點熱。因為,她既然得奉茶,那就代表這位婦人是她的婆婆,而那男人叫她娘,不就代表他是她相公?

  她作夢也想不到,有一天她能嫁人,而且還是嫁個這麼好看的人呢。

  「婆婆,喝茶。」她遞上木盤,親暱地喚道。

  艾玉葉愣了下,拿起木盤上的茶碗,隨即便擱下一支金釵。「練凡,不用喚我婆婆,叫我二娘即可。」

  二娘?紀如穎不解地看著她。

  「練凡,這位是我的兒子巽之。」想了下,艾玉葉淺啜一口茶,決定對她好好介紹家裡的成員。

  「喔……」她看向那男人,卻不知道該如何喚他。

  雖然沒有社會歷練,但也感覺得到這府裡的情況,可能和她的想像有些出入。

  「他是妳的小叔。」像是看穿她的狐疑,艾玉葉順口替她解疑。

  紀如穎點點頭,乖巧甜柔地喊了聲,「小叔。」這下子,她可就弄懂是怎麼一回事了。這就像她看過的電視劇,古時候的人總是三妻四妾,那麼眼前的婆婆是她公公的二房吧。

  而她所嫁的人,則是大房的兒子。

  「這位是我的姪女秀緣,妳叫她名字即可。」

  「秀緣。」她笑瞇眼喚著,看著那漂亮但笑得溫婉的姑娘。

  艾秀緣輕點頭,水眸上下打量著她,唇角閃過一抹嗤笑。

  「而這邊這位是府裡的總管徐記恩。」

  她看向艾秀緣指的方向,那男人穿著一襲青色長衫,約莫三十歲,五官極為端正,眼睛非常炯炯有神,還很有殺氣,乍看,那眉眼兇惡得會教人倒退兩步。

  「你好。」她軟聲說著。

  徐記恩僅點頭,滿不斜視。

  艾秀緣繼續介紹屋裡的其他丫鬟,她一一記下名字,直到所有人都介紹完畢,她突然發現好像少了三個人。

  許是她太沒心眼太好懂,艾玉葉低笑道:「練凡,妳的公公和婆婆在十三年前便已不在。」

  「喔。」

  「至於妳的相公他……」艾玉葉想了下,低聲建議,「他的身子有些不適,一直待在翠嗚水榭,妳有空再去探探他。」

  「他的身體不好嗎?」她脫口問著。

  「算是宿疾,再調養一段日子便好。」

  「喔,那我可以照顧他呀。」紀如穎笑道。

  雖然她不是醫護人員,但待在醫院太久了,大概也知道要如何照顧病人。

  「好呀。」艾玉葉瞅著她,目光很複雜,想了下,便提起,「對了,妳隻身從瑞林鎮嫁到這兒,身旁沒個人差使總是不方便,這裡的丫鬟由妳挑選,挑一個妳喜歡的。」

  她想也沒想地說:「小彌就好,我喜歡小彌。」

  被點名的小彌看了眼她的背影,眉頭微擰了下,似有些不滿,卻沒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垂下眼。

  「好了,別再站著,既然今兒個大夥都得閒,那就一道用膳吧。」艾玉葉從主位上站起,紀如穎沒多想地上前攙著她。

  艾玉葉看著她,那複雜的目光流露些許悲傷和內疚。

  她沒想到買進府沖喜的姑娘,竟會如此貼心可人。

TOP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2-8-20 15:09 編輯


第二章 主啊,這是禰給我的任務嗎?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主啊,難道妻子也算外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主啊,原來他就是相公!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主啊,其實他人很好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主啊,我相公有點腹黑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主啊,原諒我有個小陰謀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主啊,相公真愛欺負我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主啊,相公生氣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主啊,我的相公心機很重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一章 主啊,原來相公是愛我的!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二章 主啊,我的身體越來越差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三章 主啊,相公真的好壞!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四章 主啊,什麼是此消彼長?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五章 主啊,相公真的不要我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六章 主啊,請帶領她歸家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終章 歸家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http://www.happyfunnyland.com☆睇☆☆☆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