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瓔《新夫妻》【真愛奇跡之二】

本帖最後由 小珊女 於 2012-1-5 16:15 編輯

顏心暖從沒想過會這樣跟初戀情人重逢!
歷經車禍沒死去,醒來後卻面臨另一個震撼——

她成了他的妻子,這個八年前她深深愛過的男人……
一定是哪裡出了錯,她不記得自己嫁給他(即使她很想)。
只是,體貼好男人竟變成「活動製冰機」,一出口就是冰珠子,
她討厭這樣的他,她要以前的他回來!
羽絨衣穿著,她努力破他這塊冰,一點一滴的融化他,
直到他生日這天,破冰任務成功,他開始對她好到不行,
第一次為他煮飯,他捧場吃光光,還對她露出迷死人的笑容,
後來知道她愛吃蛋糕,他幾乎將整間蛋糕店給搬了回來,
知道她酷愛園藝,他任由她在他的花圃裡種花種菜……
她以為自己總算得到真愛,但他卻對她說——
他愛的是另一個女人……


血契
  
  深夜,雨聲不絕於耳,茂盛榕樹下少了人影,多了妖詭,老舊路燈一閃一閃的,最後趨於黑暗,不算寬的無名巷弄中,只有一棟破舊的日式平房靜靜矗立著。

  驀地,黑暗中,有個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撐著黑傘緩步行來,他的腳步有些沉重,走至平房前時,他疑惑的打量了一眼,因為印象中,這條巷子上該是沒有建築物的。

  可他沒有花心思探究,現在的他,有更重要的事要思考。原本運作良好的公司,因為他的一個錯誤判斷損失不少,現在更面臨周轉不靈的窘境,他的岳家雖然也是名門,卻早已言明不會再金援他的公司任何一毛錢,而與他毫無感情可言的妻子,更是不必奢望她伸出援手,他只能靠自己。

  我能幫你。

  就在他想舉步走離時,門內突然傳出尖銳卻飄忽的說話聲。

  「誰?」男子有些錯愕,隨即恢復冷靜。

  我能給你很多錢,只要你賣一樣東西。尖銳的聲音又傳來,即使在雨聲淅瀝的夜裡,異常清晰。

  皺了皺眉,男子不顧禮貌的拉開平房斑駁的木造大門,想看看是誰在愚弄他。

  可是拉開門,只有一片漆黑,下一秒,卻平空出現慘綠的熒火,照映出突然出現的血紅色方桌,以及上方以黑繩串起的粗糙紙冊。

  這等場面,即使是喜怒不形於色的男子,也有些畏懼,可他還是大著膽子走近桌子,朝著屋內陰暗處揚聲問:「你要怎麼幫我?」

  在那本書上寫下你要買的東西和你能賣給我的東西就行,任何東西都可以,好比人命。玄關深處,在傳來這句話之後,就是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恐怖笑聲。

  原本男子想拔腿就跑的,可是對方說的條件太簡單,就算是被騙他也沒有損失,所以他忍著懼意,翻開那本書,就見斗大的兩個腥紅字體緩慢浮現。

  買,賣。

  「筆呢?」他問。

  就用你的血寫吧。

  明明無風,書頁卻自動翻起,將男子的手指割了道不小的傷口。

  儘管這裡詭異到不行,可是為了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男人還是忍著痛,在「買」字下方寫下「錢」,然後在「賣」字下寫上「車子」。

  我幫你的可是足以扭轉你人生的大忙,一部車就想打發我?太沒誠意。尖銳的嗓音不屑地嘲諷。

  「那你想要什麼?」

  幸福,只要是你親人的,都可以。

  親人?男人愣了一會。

  在買賣消失前寫下標的,交易才算成立,你好好想想吧。

  此話一落,書頁上的買賣兩字就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淡去。

  男子一驚,飛快地衡量了下身邊人交出幸福後可能帶給他的衝擊,末了,迅速寫下一個人的名字。

  只見下一刻,書冊上立即浮現「成交」兩字,整棟平房便陡然消失。

  男人先是愣在當場,環顧四周,確定方纔所處的屋子就這麼平空消失,才半信半疑的匆匆離去。

  就在他離去沒多久,路燈突地又亮了起來,燈下赫然出現一穿著邋遢的白髯老叟。

  「可惡!你個爛房子臭書,又溜?王八羔子,也不想想老頭我替你收拾爛攤子多久了,不感謝我就算,還跑給我追?真是不受教,死魔頭住的破魔屋果然不討喜,下次被我逮到,我真的會把你拆了當柴燒!」

  老人氣呼呼的罵了一串,才像記起什麼似的,朝男人離去的方向一歎。

  「怎麼那麼多年輕人不長腦,願意和古怪的破屋做生意呢?這回八成又是個被扒皮而不自知的呆子了。」

  掐指一算,他灰白的眉頭倏地皺起。「王八羔子!最近女兒是很廉價嗎?又一個拿女兒的幸福做買賣的,這麼愛賣小孩,活該你被那奸屋騙,賠了女兒,也從此再生不出一顆蛋!真是王八,唉……怎麼這幾次和女娃兒特別有緣啊?還老賣『幸福』,等抓到那間臭屋子,我看我改行去和月老搶生意好啦!」

  雨依舊下著,未撐傘的老人渾身卻乾得很,長長的歎了口氣後,他的身影驀地隱沒於雨中,路燈,再度暗下。

楔子

  午後一點,春陽在前一刻還暖暖地照著大地,下一刻卻風起雲湧,一大片烏雲迅速蔓延天際,接著一聲雷響,大雨便淅瀝瀝的落了下來。

  這場午後雷陣雨來得又快又急,讓中午外出覓食,還來不及返回公司的上班族們瞬間全傻了眼,一個個站在騎樓下望著眼前的滂沱大雨興歎。

  正悠閒逛街的顏心暖輕咬著唇,早上出門時,天氣好的很,怎知會突然變了天。

  她避開騎樓下擁擠的躲雨人們,瞧見一間高級進口傘的專賣店,走了進去,挑了一把漂亮優雅,有著蕾絲花般的紅色雨傘。

  突來的大雨雖然打亂了她逛街的計畫,卻沒打壞她的心情,這兒離「甜甜坊」很近,既然不方便逛街,那就去喝下午茶吧,那裡的巧克力蛋糕口感柔順濃郁,可是她的最愛呢,一想到這兒,腳步忍不住加快了些。

  路邊,LED交通號志上的小人,從紅色禁止不動的畫面,變成了綠色跨步走的小人。

  她撐著醒目的紅洋傘,優雅的穿越斑馬線。

  雨在傘頂上狂下,淅瀝瀝。

  雷在天際邊狂打,轟隆隆。

  在行色匆匆過著馬路的人群中,顏心暖的悠閒顯得另類而突兀,突然,「砰」的一聲,一個低著頭快步跑來的女孩迎面和她撞成一塊。

  紅色綴著蕾絲花邊的雨傘飄飄落了地,好似一朵紅花脆弱的落下了枝頭。

  兩人「啊」了一聲,立足不穩的往後倒去,好不容易狼狽的彼此攙扶起身,卻沒注意到朝她們疾駛而來的車子……

  「對——」

  撞人的女孩正開口道歉,下一秒她們卻被強大的力量撞飛了出去,兩個纖弱的身子騰空而起,然後,重重落下。

  此時響雷猛地打下,雷聲轟隆隆,掩蓋了來自四周紛至沓來的驚叫聲,忽遠忽近。

  黑暗淹沒了她的意識。
疼痛是顏心暖恢復意識的第一個感覺,她一點也不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會渾身疼痛不已,只知道她很痛很痛,她的頭,她的背,她的手、腳,全身無一處不痛。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記得自己在逛街,逛了逛突然很想吃甜甜坊的巧克力蛋糕,然後……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她只記得雨突然下得好大,她撐著一把好漂亮、好漂亮,有著蕾絲花般的紅色雨傘走過馬路,然後……對了,她被人迎面撞了一下,雨傘脫了手,人跌了地,然後呢?為什麼接下來她卻什麼都不記得了?

  好痛,她的身體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會這麼痛?

  她蹙緊眉頭,不自覺的呻吟出聲,掙扎的想從這場疼痛的惡夢裡清醒過來。

  她終於睜開眼睛,出現在眼前的卻是全然陌生的景象。她困難的轉頭看向週遭,入眼的全是冰冷的設備與儀器,是那種在醫院裡才看得到的東西。

  她在醫院裡嗎?怎麼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刷——」

  對面病床的布幔被護士小姐倏地拉開,她忍痛下意識地抬頭看去,只見對床的病人也剛巧在這一刻將臉看向她……

  她呆住,瞬間忘了所有的疼痛,因為她竟然看見「自己」躺在病床上,雙眼圓瞠的瞪著她!

  然後跟在那護士身後的,竟是和她結婚後,當天就因公事出差到國外半個月不見的新婚夫婿冉衛!

  他走向那張病床上的「自己」,傾身蹙眉問:「心暖?你終於醒了,你覺得怎麼樣?」

  粉色布幔再度被護士小姐拉上,她沒聽見隔壁床「自己」的回答,因為她的腦中一片空白……

  突然,眼前出現一張男性的俊臉,一張在她記憶深處,令她臉紅心跳的臉,無預警地出現在她面前,但卻以一種她陌生的冷漠眼神,冷凝的對著她說:「你可終於醒了,連晨悠。」

  連晨悠?

  他,在叫誰?

第一章

  易朗面無表情的看著發生車禍,甦醒過來的妻子,對他來說,連晨悠代表的只有麻煩兩字,但他並不希望她死掉,因為她要活著,他才能繼續折磨她。

  「易總裁——」護理長走過來,臉上帶著明顯的慇勤。「VIP病房已經準備好了,現在要送易夫人到病房。」

  「麻煩你了。」易朗讓開了身子,他盡可能地緊鎖眉宇,顯得憂心忡忡。

  對外界而言,易采科技集團的總裁易朗是個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也是慈善家,絕不會對發生嚴重車禍的妻子不聞不問,所以他得表現出一副很擔心「愛妻」的模樣。

  「一點都不麻煩。」護理長必恭必敬的說。唉,如果老公對她有易總裁對妻子的十分之一就好嘍。「您要一起上樓吧?」

  「當然。」易朗不假思索的回答,他跟著病床進入專用電梯,眸光一瞥,看到病床上的連晨悠。

  她深蹙著眉心,張眸望著他的表情顯得既痛苦又疑惑,隨後又狀似虛弱的閉上了眼,他在心中冷笑一記。

  怎麼?難道她不相信她出了這麼大的車禍,他竟然還對她這麼冷漠?她該不會以為他會因為她出車禍而良心發現,就對她好一點?

  如果她還抱著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他勸她最好快清醒。

  那把仇恨之火,至今還熊熊的在他心中燃燒,從沒有一天褪去,如果她癡心妄想著能夠一笑泯恩仇,那麼她就真的是太天真了。

  他永遠不會把她當妻子看待,不只如此,他還要讓她在這段婚姻中痛苦不已,以報復她爸爸連岳宏對他家人做的事!

  「易夫人真是幸運,發生了那麼嚴重的車禍,還好沒傷到腦部和內臟,只受了些輕微的外傷。」進入病房後,護理長熟練地把病床固定,並體貼的拉上窗簾。

  醫療大樓外已是夜幕低垂,VIP病房位於十八樓,可以欣賞到台北市車水馬龍的夜景。

  「我很感謝老天爺讓我太太活下來,沒有我太太,我活著也沒有任何意義。」易朗看著病床上閉目養神的人兒,深情地說道:「因此,我打算以我太太的名義捐一筆錢給其他因酒駕而受難的家屬,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家庭。」

  他樂善好施,熱中於公益,這是他塑造形象的方式,他的社會地位也因此而來,一步一步地,從無到有,從赤手空拳到今天的集團總裁之位,這一切都不是平空而來。

  「您真的是太有心了。」這種把老婆看得比自己還重要的男人要去哪裡找啊?易夫人真是好命,可以嫁給這麼好的老公!

  「這是我該做的,今天辛苦你了,護理長,謝謝你這麼費心。」

  「別這麼說,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倒是您,一直守在夫人身邊,一定累了,您也休息一下吧!」

  護理長微笑退出病房,房裡頓時寂靜無聲。

  病床上的顏心暖緩緩睜開眼,視線從天花板移到易朗身上,她有好多話想問,但她感到自己全身都在痛,四肢沉重無比,灼熱的肺像要爆裂,她的雙臂無力地垂下,身子像剛出生的嬰兒般軟弱無力。

  她好痛苦,剛剛那名護士說她只受了些外傷,但為什麼她會感覺渾身如火在燒?她的眼瞼也像有千百斤重,她得努力抗拒沉重的睡意才不至於閉上眼。

  不能睡著,絕對不能睡著,眼前的情況完全失控了,她像是住在另一個人的身體裡,明明週遭的景物都那麼清楚,卻撲朔迷離的像個夢,她又慌又痛,不知道該向誰求助。

  「易……易朗……」她開口了,但喉間火燒般的灼痛使她畏縮了一下,發出的嗓音也陌生得很,她努力說下去,「你可以……請醫生過來嗎?我很……痛。」

  易朗——這名字深深地烙印在她心中。

  相隔了將近八年,她沒想到自己可以再見到他,她真希望自己的模樣不要這麼狼狽,從前她總是美美地出現在他面前,以公主的模樣,而過去他總是喊她——搪瓷娃娃。

  「連晨悠,不要演戲了!」易朗冷冷的說道:「今天的車禍是很嚴重沒錯,但醫生說了,你傷得並不重,如果你想藉此引起媒體的注意來採訪你,繼而揭穿我們婚姻的真相,那麼你就白費心機了。」

  不過,他倒是很意外她會叫他的名字,這是第一次。她從沒有叫過他,事實上,他們不稱呼對方,住在一個屋簷下,但當對方是透明的。

  「我……真的很痛……」她的牙齒開始打顫,從極度的熱,現在又感到刺骨的寒冷。

  她什麼也想不起來,只記得在陷入昏迷前有道白光將她捲入漩渦中,捲入了昏迷及遺忘。

  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剛剛竟然看到自己躺在另一張病床上?他又為什麼叫她……連晨悠?他口中的這個女人又去了哪裡?

  「是嗎?很痛?」易朗的黑眸冷然的透著惡意。「那你就繼續痛吧,順便體會一下我家人死前的痛苦,他們也是痛著死去的!」

  方纔換病房前,主治醫生早已過來跟他報告她的檢查情況,他知道這些醫生一點也不敢馬虎,因為她是他的妻子,資產百億美元的易採集團總裁夫人,所以醫院謹慎的為她做了所有精密檢查。

  只能說是奇跡,她與另一名女子被酒駕的駕駛高速撞上,竟然沒有任何內傷,腦部功能也一切正常,只有一些挫傷與擦傷,這些都已經包紮過了,大概一兩個星期就會結痂癒合,他相信她沒有痛的理由。

  所以,他面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毫不理會她眸中的痛苦,轉身,開門,走出去。

  顏心暖無能為力的看著他轉身就走,她很想喊他回來,但她的喉嚨痛得像火燒一樣,任何輕微的動作都會引來全身疼痛。

  望著玻璃窗反射的陌生面孔,她茫然呆怔,她有滿腹的疑問,但能問誰?把護士叫來嗎?告訴護士,她好像住在別人的身體裡?

  這太荒謬了,沒人會相信她的,連她自己都無法接受這種事了,更何況是護士,這話一說出口,她肯定會被當作是精神出了問題。

  那麼,她該怎麼辦才好?
顏心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面臨這種狀況——一場車禍,使她和別人交換了身體?!

  這不是電影情節才看得到嗎?但卻真實發生了。

  她該把父母找來嗎?他們會相信她的話嗎?

  她母親一向忙著社交應酬,忙著和別的貴婦比行頭,而她那冷漠嚴厲的父親,注意力從來只放在如何讓顏氏企業的勢力更加擴張,連她與冉衛的婚姻也是他的籌碼,除此之外,父親個人的享受也不遑多讓,遊艇、雪茄、名表、高級紅酒,樣樣都來。

  她可以說是奶媽一手帶大的,她跟父母根本不親,如果告訴他們這件事,他們會怎麼想?以為她瘋了?

  此時此刻,她有種悲哀的感覺,在這個世界上,會無條件相信她的人只有奶媽了。

  只是她現在根本無法動彈,身體越來越疼痛,連眨眼也成了負擔,她又怎麼連絡奶媽呢?

  天啊,她的頭好痛,不斷的思考令她腦子裡像有人拿著鐵錘在敲打,沉重的眼皮終於敵不過疼痛閉上了。

  睡吧,或許醒來後,她會發現自己不過是作了一場夢,她還是顏心暖,不是什麼連晨悠,而在夢裡見到易朗則是她從沒忘記過他的證明——她的初戀,也是她最美的單戀。

  顏心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她覺得好多了,身體不再那麼痛,灼熱感消失了,吞嚥口水時,不再卡著嗄嗄的氣音,她試著想坐起來,但徒勞無功,因為她甚至睜不開眼睛。

  「尊夫人雖然昏迷了五天,但她的復原情況卻很良好,外傷已復原了八成,這種情形很罕見,可以稱為醫學上的奇跡。」

  是誰在說話?醫生嗎?

  更驚訝的是,她竟昏迷了五天?她感覺到自己睡了很久,大概十幾個小時,沒想到,她卻是睡了五天?!

  「如果她再不醒過來怎麼辦?需要開刀嗎?」

  顏心暖蹙了蹙眉心。

  這是易朗的聲音,她認得出來。

  這麼說,她還是在連晨悠的身體裡嘍?她沒有變回顏心暖?

  怎麼辦?雖然她真的很想再和易朗見面,和他說說話,但變成另一個人,這……這是不行的吧?

  她佔據了連晨悠的身體,如果連晨悠想回來她自己的身體怎麼辦?她會害到連晨悠啊!

  「我十分瞭解您擔心尊夫人的心情,不過,我們可以再觀察看看,尊夫人的心跳很正常,腦波也沒有異樣,從儀器數值來看,尊夫人的呼吸節奏越來越強,可能快清醒了。」

  「那好吧,我就相信院長你專業的判斷,不過,我希望有護士二十四小時觀察我太太的情形,一有不對勁的地方,請馬上通知我。」

  「您放心,我們醫院的護理人員都非常優秀,尊夫人一定會得到最妥善的照顧。」

  「那一切就拜託院長了。」

  「不要這麼說,易總裁愛心不落人後,每年都捐贈數千萬的醫學研究基金,您才是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是企業家的典範、典範哪!」醫院院長大力誇道。

  顏心暖聽到開門的聲音,有人出去了。

  不一會兒,又有人進來了。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易朗問。

  「都辦好了。」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不過,你實在沒必要給那傢伙喪葬費,更別說還給他老婆和三個孩子一大筆生活費,他的酒測值高達一點二,胡亂開車衝撞路人,這種傢伙,死有餘辜。」

  顏心暖動了動眼皮,想睜開眼睛,卻無法辦到。

  他們口中的傢伙是害她出車禍的人嗎?那個人在車禍裡喪生了?

  聽他們的對話,應該是易朗派人處理了那個人的後事,還給了他的家人生活費。

  她就知道,雖然他對「連晨悠」的態度很冷漠,但他是個好人,這點她從以前就知道了,如果他不是好人的話,八年前就不會出手救她,他們也就不會相識了。

  「他的老婆孩子是無辜的。」易朗淡淡的說道:「這種時候,如果沒有人對他們伸出援手,他們會被逼得跳樓。對我而言,那點錢不算什麼,卻可以挽救四條人命。」

  對方笑了起來。「你啊,說你心腸軟還不承認,偏偏只對連晨悠手下不留情,你們的婚姻對她而言是種折磨,對你也是,折磨她,你也痛苦啊,你還是早點放她自由吧,也放你自己的心自由,不要一直活在仇恨裡。」

  「仇恨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動力,是兄弟的話就不要再說了……」

  顏心暖聽到易朗的聲音逸去,他們邊交談著開門出去了。

  她想知道他為什麼要折磨連晨悠,他跟連晨悠是夫妻,但為什麼要折磨自己的妻子?他們不相愛嗎?

  她想起她的大學同學芳汝,畢業之後就和高中交往的男朋友結婚了,兩個人甜甜蜜蜜的拍婚紗照,開開心心的去度蜜月,這些她都見證過。

  然而,結婚不到一個月,一切都變調了,新婚生活不再甜蜜,他們爭吵不斷,互相攻擊、彼此折磨,現在則在冷戰中,各過各的生活。

  莫非,易朗跟他的妻子也是這種情形?相愛容易相處難?

  然而不管她再怎麼想知道易朗的事,現實的情況卻是她的意志越來越昏沉,不知道是什麼力量在控制她,她在意識相當清楚之際,直接掉進了夢鄉。

「早啊,易夫人。」護理長笑吟吟的走進來,手裡捧著一束盛開的紅色玫瑰。「您今天就要出院了,易總裁還是如常地派人送了花來,真的好羨慕你哦,嫁了一個這麼好的老公,天天都送花給你。」

  顏心暖微微一笑。「是啊,他對我很好,很體貼。」

  她今天可以出院了,上一次睡著之後,聽說她又睡了四天才醒來,醒來後,傷口都不痛了。

  接著,她接受了幾項檢查,結果顯示她一切沒問題,醫生宣佈她是醫學上奇跡,說她可以出院了,有不舒服再隨時回醫院追蹤即可。

  這些天易朗都沒有出現,只有每天不中斷的紅玫瑰。有個高大的男人來告訴她,易朗在處理公司的事,這一陣子的金融風暴波及了公司的業務,他必須坐鎮公司,親下決策。

  她認得出聲音,傳話的男人就是那天和易朗交談的人,他們的交情似乎很好,但她不便問他是誰,因為「連晨悠」可能知道他是誰,她不能冒失。

  目前她還沒想好要怎麼做,連晨悠可能會主動連絡她,如果是這樣的話,兩人再一起想想有什麼法子換回軀體。

  也或者,她去找奶媽想辦法,從小到大,她遇到困難的事,總是第一個找奶媽商量,奶媽也總能給她想出法子來。

  不過一切還是要等她出院之後再說,住在醫院裡,護士一直守著她,她又不能說明自己不是連晨悠,什麼都不能做。

  「易總裁來了!」

  聽到護理長驚喜拔高的聲音,顏心暖不由得心頭一跳。

  她迎視著推門而入的易朗,跟記憶裡一樣,剛毅粗獷的濃眉、挺直的鼻樑、抿成一直線的嘴唇……

  八年前的他比較瘦削,眼神叛逆不馴,具有強大的殺傷力,但此時,他的野性收斂了起來。

  完美的亞曼尼西裝襯托出他高大修挺的好身材,一頭修剪得宜的超短髮,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社會歷練後的幹練自信,還有種高雅社會偽飾的成熟。

  但不知為何,她卻看到他的內心,看到了八年前的他,那個行為幾近放浪形骸的他。

  強硬的性格仍能從他的五官一覽無遺,顏心暖的記憶在瞬間迅速倒帶——

  他疾步走在巷子裡,兩手總是插在牛仔褲的口袋中,月光將他的影子拉得長長的,她則亦步亦趨的跟著他。

  當年,她是個高一生,家裡管教甚嚴,每天都等司機來接她,也沒想過要有什麼改變。

  有一天她禁不起同學的誘惑,跟她們到專賣日本偶像周邊商品的小店去逛,忘我的待了兩個小時,天都黑了,回學校等家裡司機的路上卻迷了路,還不幸的下起雨來。

  陰暗的空巷裡,幾個不良少年圍住她,不讓她走,就在她害怕不已的時候,是易朗打跑了他們,還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讓她遮雨。

  在她眼中,他簡直就是童話裡的英雄,來解救她這個落難公主,在枯燥、嚴謹、過度保護又無趣的生活裡,他的出現就像一絲曙光,揭開了她心中的羅曼史詩篇。

  當天,他默默的送她回學校,看她上了司機的車之後才掉頭走掉,當時雨勢越來越大。

  她驀然回神,焦急萬分的叫司機追上去,然而追上他之後,他卻不肯上車,一逕的往前走。

  她只好叫司機跟著他,最後跟到了他家——一個很陳舊的老社區,一間很破舊的平房。

  隔天,她把洗好、燙好的外套送去他家要還他,發現他生病了。

  他發著高燒,瑟縮在被子裡,她自責地認為都是前一天他把外套給她穿,自己卻淋雨走回家的關係。

  司機大叔幫她把他抬上車,送他去醫院。

  從此他們開始有了交集,她知道他叫易朗,家人都不在了,是個孤兒,大一時便輟學了。

  後來,她知道他在學校對面的工地做粗工,每天中午,她會把奶媽為她準備的便當拿去給他吃。

  一開始他不接受,後來她把這件事告訴奶媽,請奶媽多做一個便當,他才接受她的好意。

  他不常開口,卻會在細微處顯露對她的關心。

  比如寒流來時,他會早她一步到教室樓梯口等她,不讓她去工地送便當;當他領薪水的時候,付掉房租、還掉債務,也會買些小零嘴和髮飾給她。

  下課的時候,她會去工地等他,他從來不會看她一眼,但會在收工後,陪她走到英文補習班去。一年後,工地竣工,他也默默的消失了,她焦急地去他家找他,鄰居說他退租了,好像跟著遠洋漁船出海去了。

  他一句話也沒有跟她說就走了,她真的好傷心好傷心,他連房子都退租了,她連個可以去看看他回來沒的地方都沒有。

  春、夏、秋、冬過去了,她經常盼望他會無預警的出現在校門口等她,但希望從沒實現過。

  如果自己曾鼓起勇氣向他告白就好了,她不只一次這麼想,然而她畢竟不曾向他告白,也無從得知他的心意。

  現在看著他,顏心暖莫名地浮起一個想法——自己為什麼會覺得就算借住在別人的身體裡也無所謂?是因為她想繼續跟他相處,想知道他是否記得她,想知道他當初為什麼不告而別?他們至少算是朋友不是嗎?他怎麼可以不說一句話就走了?

  她真的無法釋懷。

  「出院手續都辦好了。」盧盡走進病房,他的外型魁梧、粗獷,雖然西裝筆挺,但實在不像個坐辦公室的人。易朗當著護理長的面走到病床前,把她抱起來,放在輪椅上。

  顏心暖不由得心跳加速,結結巴巴地說:「我、我可以自己走……」她的傷全部都神奇的好了,行動自如。

  「聽話。」易朗輕柔地捏了捏她的肩膀,溫柔地說:「妳傷口剛好,我不放心。」

  他的聲音會融化任何人的心,但她知道,他這不是針對連晨悠,當然也不是為她而溫柔,她不笨,觀察到他是刻意做給護理長看的,他一直在外人面前維持他愛妻的絕佳形象。

  她所認識的易朗很冷峻、很孤傲,經常因為不服工頭的命令而跟人家起衝突,絕不會刻意營造形象。

  顯然這八年發生了很多事,很多她所不知道的驚濤駭浪,才使他搖身一變,成為一家科技集團的總裁,用紳士包裝起了他的狂浪不馴。

  她任由易朗推著她進入電梯,穿過醫院大廳,走向自動大門。一路上,他一直表現得溫柔體貼,呵護備至,直到坐上停在大門口的黑色轎車後,他的態度迅速冷卻。後座只有他們兩個,盧盡搭另一部車,易朗戴上了墨鏡,擺明了不想跟她說話。

  心暖歎了口氣。

  他跟連晨悠的婚姻關係究竟有多糟?

  連晨悠畢竟是他的妻子,發生了大車禍,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回來,他竟對她冷漠至此?

  現在若告訴他,自己不是連晨悠,而是顏心暖,想跟他好好聊一聊,大概會被他斥為無稽之談吧?

  他可能根本就不會相信她,不一定他還會問她,顏心暖是誰?唉,他可能老早就不記得她了。

  還是跟他回家之後再想辦法吧,說不定連晨悠很快就會來找她,那麼她也不必奢想著要跟易朗相處,瞭解他這些年去了哪裡了。不過,至少現在她可以跟他一起坐在車子裡,這實在很奇妙,不是嗎?她的嘴角禁不住浮起了一抹微笑。

  「阿祥,先送我到公司,再送夫人回家。」易朗吩咐司機。

  驀然聽到他的吩咐,顏心暖張大眼睛注視著他。

  他不送她回家啊?她覺得好失望,原本想試著跟他說話,但是怕會不小心洩露自己不是連晨悠的秘密,沒想到她白擔心了,他根本就不想送她回去「他們的家」

  「收起妳的表情。」易朗摘下墨鏡,一雙夜般深沉的黑眸,直勾勾的看著她。

  「不要以為這場車禍能改變什麼,對我而言,妳仍然不具任何意義。」

  顏心暖眨眨眼,雙頰迅速染上一層粉紅。

  他的話根本沒傷到她,倒是被他這麼看著,她莫名臉紅心跳了起來。

  「我已經替妳辭職了。」易朗嘴角冷鷥地一抿,繼續說道:「這場車禍上了社會版,醫院方面又大肆渲染妳的康復是奇跡,這陣子媒體一定會對妳感興趣,妳暫時待在家裡,最好的方法是,哪裡都不要去。」他預期她不會乖乖聽話,連晨悠的性格頗為倔強,家裡沉重的負債壓得她喘不過氣,她不是那種唯命是從的小女人。

  「好。」顏心暖聽話的點了點頭,不必工作對她是好事,她從來沒有上過班,要她去上班,她還真會手足無措。

  易朗蹙起了眉峰,她的反應令他意外,他不喜歡這種感覺。「妳以為聽話一點能改善我們的關係嗎?」

  「我們……不能心平氣和的相處嗎?」她小心翼翼的問道,怕他察覺到不對勁。

  「心平氣和的相處?」易朗愣了一下,隨即冷冷一笑。「然後呢?生幾個孩子?組成一個美滿的家庭?再告訴孩子們,你們的外公害死你們的祖父,你們的爸爸活生生的氣死你們的外公?」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 you

TOP

:)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s~

TOP

thx

TOP

thanks

TOP

谢谢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