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尋《不見光情夫》【寶貝姜家2】

出版日期: 2011年5月27日

六分鐘護一生!經過穗青的詮釋,
他知道晚她六分鐘出生的天才弟弟穗勍,注定保護她一輩子。
身為她弟弟崇拜的籃球隊長兼學長,
剛失戀就被新手上路的她開車撞上,他受傷,她哭得超誠懇,
在醫院求不來醫師為小病的他急診,
她也不必拿巧克力來為他止痛,他是腿傷,不是生理痛好嗎?
這個史上最負責的肇事者,也是最體貼的看護,
天天到他家送早餐,接他上下課,陪他回家做菜、整理家務……
不被愛笑、單純天使般的她吸引,是不可能的!
因為她,他淡忘了青梅竹馬的分手所帶來的心痛,
當兩人相愛互許終身的消息,在她家曝了光後,
他等來的不是祝福,而是被她父親用錢驅離……
六年後,他回來了,沒想到會在醫院看見遺忘了自己的她,
他該如何避開她天才弟弟的保護網,重新擄獲她的芳心……

楔子

  約莫是冷氣孔設計得不好,或是辦公桌擺的位置擺得糟,總之從頭頂往下飄的空調,老是讓她感覺冷。

  好幾次她想要找個人幫忙,把辦公桌換個方向,可是每天上班、坐上辦公椅之後,她就忙得天昏地暗,忙得忘記頭頂心會一吋吋發涼。

  她叫做姜穗青,寰宇企業的總經理,二十八歲。

  她長相可愛,尤其笑起來的時候,臉頰上的酒窩讓她看起來像十八歲,還有雙讓人為之一亮的無辜大眼,當她睜大眼睛看著人的時候,會讓人忍不住想要多疼惜她幾分。

  她最漂亮的地方是嘴形,一隻粉紅色菱角在臉孔的正下方微微翹著,底下員工經常在背後開玩笑說,如果有「最適合接吻嘴形」的競選賽,她一定可以拿冠軍。

  她很少化妝,即使她的頭銜是總經理,需要表現出專業素養,但是她只要上點淡妝,就會變得很艷麗,而她討厭艷麗這個形容。

  她的五官分明,皮膚白皙,有幾分混血兒味道,常有不認識的人猜測,她的雙親當中,有白種人的血統。

  而且她不算聰明……好吧,這個說法太客氣,應該這樣說——她雖然還稱不上腦殘,但她的確有些小笨,尤其在智力測驗分數接近天才的雙胞胎弟弟姜穗勍面前。

  既然如此,她憑什麼能在二十三歲時進入寰宇企業,成為集團裡的總經理?

  因為她和董事長有一腿?因為公司需要她來當花瓶?因為她的人際關係好到不行?

  都不是,因為她是寰宇前任老闆姜殷政的大女兒。

  父親在幾年前因為工作過度忙碌,身體出現問題,在母親的強制勒令下,到英國休養。

  休養期間,他把公司交給兒子女兒,本只想讓他們歷練歷練,能夠保守經營、業績持平就行,沒想到兒子能力強,對商場有著敏銳觀察力,公司在他的執掌下,逐漸呈現出新氣象。

  這種狀況下,當老爸的,自然樂意交出主持棒,正大光明退休。

  公司中,穗勍理所當然接下董事長職位,他的天才智商不是擺好看的,短短幾年,他非但適應了詭譎的商場,還展露青出於藍勝於藍的態勢,公司的業績蒸蒸日上,不到幾年時間,儼然成為國內數一數二的大企業。
  
  相較起弟弟,她遜色得多,正常人一天八小時的工作量,穗勍只需要兩個小時就能應付,她卻得用上十幾個小時才能處理完畢。

  但她並沒有因此而失志喪氣,相反地,她咬緊牙關拚著,就算累到想趴在辦公桌上睡覺,也非得把份內的工作完成。

  她的座右銘是——沒腦袋的人就要花體力,不聰明的人更需要毅力,堅持是笨蛋邁向成功道路的唯一途徑。

  在穗勍看衰她,認定這種生活她過不了兩個月,就會哭鬧著要放棄、逃到英國找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哭訴時,奇蹟地,她撐下來了,兩個月、兩年……至今,五年。

  雖然她的眼角時常透露出疲憊,但她堅持坐鎮在這張讓自己不斷冒雞皮疙瘩的辦公桌前,不退卻。

  「大小姐,妳還不下班?」

  姜穗勍穿著一身休閒服,閒閒地斜靠在門邊,沒好氣地看著笨蛋穗青還在為明天的會議拚命。

  他在心底連連罵她三次「笨蛋」,那麼簡單的事學五年,任何正常人都能駕輕就熟了,她還是老牛拖車,一步一步慢慢搞。

  她抬起頭,看見弟弟,露齒一笑說:「你還在公司?我以為你已經回家。」

  他無奈指指牆上的時鐘,第四次罵她笨蛋。

  他兩點半就下班,從來沒有準時打卡上班過,遲到早退是習慣性事件,反正他就是有本事把工作提早完成。他不懂到底是哪出了錯,資賦優異的弟弟怎會碰上個智障姊姊?

  唉,她是老天爺賜給他最痛苦的禮物。

  「啊,已經九點了,我快要弄好,再一下下……」

  一面說著,她把頭重新埋回電腦前。

  三個鐘頭前的電話裡,她就說過「一下下」,下到現在還沒完沒了。

  姜穗勍看著她龜爬的打字速度,忍不住翻白眼。經過多年練習,她還在用一手神功……算了、算了,既生諸葛亮何生阿斗,她是天生來克他的。

  走到辦公桌椅邊,他推開她,坐上她的位子,兩手迅速飛躍,在輕微的聲中,三分鐘,他把她無止無盡的「一下下」給解決了。

  看見果真「一下下」就解決的公文,姜穗青笑瞇大圓眼,跑到辦公椅後頭,趴在弟弟背後、摟住他的脖子,臉頰相貼,她親暱的道:「穗勍好棒哦,要是沒有你,我怎麼辦?」

  他翻白眼,抬頭看看天花板的冷氣孔,再看一眼穿著長袖外套的笨穗青,無奈歎息,拿起電話,直撥警衛室。

  「我是姜穗勍,明天上班之前找幾個人過來,把姜總經理的辦公桌換個方向,不要正對冷氣孔。」就這樣,四句話,他將困擾姜穗青五年的問題給解決掉。

  她露出笑臉,在他臉頰印上一吻。「穗勍,我愛死你了。」

  他沒好氣問:「妳準備好要回家了嗎?」

  她抱著他,沒鬆手,笑問:「穗勍,今天為什麼來接我?」

  他很不想回答的,但依這個女人的智商,不提醒她,絕對想不起來。

  「今天是什麼日子?」他雙手橫胸反問。

  她想半天,鬆開弟弟,打開手機查詢行事曆,半晌,嘴邊拉出興奮笑意。

  「是我的生日耶!穗勍竟然還記得。」

  她和穗勍是雙胞胎,兩人出生時間雖然只差六分鐘,卻分隔在兩天當中,今天是她生日、明天是穗勍生日,這讓她姊姊的地位更加明確。(她很笨,卻也明白穗勍想篡位當哥哥想很久了。)

  「知道還不走。」

  說完,他存檔列印、關掉電腦,動作一氣呵成,他把包包塞進她手裡,拉起她的手腕,就要往外走。

  「穗勍。」

  無奈姜穗青不合作,站在原地,對照起弟弟的臭臉,她的笑顏實在太可愛。

  她的脾氣溫柔,笑臉常開,她從不得罪人,也不介意被人得罪,這種人有一種水果可以形容——軟柿子。

  此類水果容易讓人沒事就想去捏一捏、壓一壓、擠一擠、排遣壓力,而姜穗勍自然而然扮演起那隻欺壓軟柿子的魔手。

  「又怎麼了?」

  他很想出言嚇她:妳再不回去,我就把妳最愛的起司蛋糕丟進垃圾桶裡。或者說:妳有種不馬上回家,我就沒收妳的信用卡……

  但她欲言又止的表情,阻止了他的恐嚇。

  他心知肚明,穗青想去哪裡,這些年,每天下班,她都到同一個地方徘徊,他很想叫她別去,因為她就算去一萬次,也碰不上她想見的那個人。

  「我只去一下下,最慢比你晚一個鐘頭回到家。」雙手合掌,滿眼懇求,她是全世界最窩囊的姊姊。

  姜穗勍鬆開她的手,歎氣。本想唸她一頓的,但……算了,今天是她的生日。

  「早點回來。」撂下話和恐嚇表情,他旋身離開辦公室。

  「嗯,一定。」她小跑步追上他的腳步,勾起他的手臂,臉頰貼在他臂膀上,笑瞇眼說:「我好幸運哦,有你這麼棒的弟弟。」

  他卻在心底OS:我很衰,有妳這種姊姊。

  開著紅色小跑車,往路的那端前進,打個呵欠、揉揉發紅的眼睛。超累,她不是當總經理的料,但身為姜董事長的姊姊,再累,也得撐下去。

  十分鐘後,車子開進小巷子,經過幾棟公寓,她的目的地已在眼前。

  這條路,她走過無數遍,從大學時期就走,她常常一面走一面唱歌,唱著各式各樣的曲子,取悅身邊的男人。

  那個男人叫做莊帛宣,是穗勍的學長,她暗戀他好多年才追到他。

  穗勍說她追人的方法是山頂洞人用的,學長會被她的笨方法追到,只有兩種可能,第一,他的智商和她一樣,不能理解太困難的事。第二,他太餓了,餓到飢不擇食。

  她笑著回嘴:才不是呢,學長是被她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好人都會給努力的人一個機會,學長是好人,而她是努力的女生。

  終於她得到學長的愛情,終於她打敗眾美女,成為他身邊唯一的女性,終於他們開始計劃未來,而那個未來裡,有一男一女共同存在。

  她愛他、他愛她,整整一年。

  是她生命當中最美好的一年,她想如果一年可以無限延伸,那麼這輩子,她就值得了。

  可是後來,他離開,不明原因地離開,她把自己的笨腦袋給想破,也想不出任何一個他必須離開自己的理由。

  她能做的事只剩下等待,等待他回來,給她一個不得不離開的合理答案。

  等待之於她這種有耐心毅力、堅持度很高的女性,並不是壞事。

  因為等待意喻著希望,能夠等待便等同於尚存希望,等待讓她挨過最難熬的時刻,等待讓她辛苦得大哭時,仍然選擇不放手,等待讓她每天睡前有人可以想、可以思念,等待讓她對每個嶄新的日子充滿期盼。

  她習慣等待,也讓自己愛上等待。

  她在等待的時刻中,腦海裡存著對愛情的想像。

  打開收音機,一個很好的嗓音唱著她沒聽過的曲子,她細細聽著歌詞,半晌,按掉收音機。

  她不喜歡這首曲子,儘管歌手把歌曲詮釋得淋漓盡致。

  歌詞上說:為你我付出這麼的多,卻讓我痛到有苦不能說,因為我愛你就像那飛蛾撲向火……請你告訴我愛上你是一個錯,別讓我漫漫長夜守著寂寞……

  姜穗青不同意這種說詞。她願意付出,願意在漫漫長夜守住寂寞,就算傷痛太多、就算有苦不能說,就算她真的是飛蛾撲向火……只要能夠等候,她樂意。

  頭往後、仰靠在椅背上,望著熟悉的陽台,在那裡,他曾經對她說:「五年後,我會賺到很多錢,把妳娶回家。」

  不懂得靦含蓄,她用力點頭,笑得很誇張。她贊同他的話,像承諾般回答,「好,我等你五年,你一定要賺很多錢,把我娶回家。」

  姜穗青疲憊的臉龐,因回憶浮上幸福光暈。

  他是為了賺很多錢,才決定離開她的嗎?

  一點點的想像力,染得她滿心甜,那甜啊,蜜了神經,紓解了滿心疲累。

  五年,已經到了他們約定的五年,他快回來了吧。

  緩緩吐口氣,她笑著對空氣說:「其實你不必賺很多錢,我吃得很少,而且對名牌不太感興趣,只要你回來,就算只有咖哩飯和蛋花湯,我也甘之如飴。」

  閉上眼睛,雙手合掌,眼前沒有生日蛋糕,但是她想要許願。

  今晚她是壽星,身為壽星有權利向上帝討幾個小願望。

  「上帝啊,我有三個願望,第一個願望,請讓宣回到我身旁。如果這個願望太困難,那麼第二個願望,請讓他給我電話或寫信。倘若還是太難……那麼第三個願望,請讓某個認識他的人走到我身邊,對我透露他的音訊。」

  為心愛男人,她願意對上帝妥協、妥協再妥協。

  張開眼,她笑著想,上帝會不會對她說:沒問題,然後把宣送到她面前?

  於是她趴在車窗口看著靜默的街道,一眨不眨地注視同一個方向。

  半小時後,她吐口長氣,自我安慰,上帝對人們的願望向來不太慷慨。

  姜穗青發動車子。該回去了,穗勍還等著幫她慶生。

  在她打算升起車窗、轉動方向盤同時,小巷子裡進來一部計程車,它在她的車子後頭停住,車上下來一男一女,應該是夫妻吧。

  女的身懷六甲,看起來快要臨盆,她依偎在男人身邊,勾住他的手臂,而男人拉著行李,與她貼靠得很近,他們一步步朝她的車子走來。

  「帛宣,好累哦,我們終於回到家了。」女人的聲音脆脆亮亮的,像新鮮的小黃瓜。

  「是啊,終於回家。」他重複著妻子的話。

  但男人低醇的嗓音飄進她的車窗裡,她下意識地扣緊指節,手指頭在方向盤上顫抖。

  「再不久,我們的寶寶就會在裡面橫衝直撞。」女人指指她熟悉的陽台。

  男人微笑,揉揉妻子的頭髮,問道:「他又在妳肚子裡面橫衝直撞?」

  姜穗青不敢探出頭看個究竟,只能在後照鏡裡觀察那對夫妻。他的動作極其溫柔,但那麼溫柔的動作將她的心都給擰扭揉碎了!微張著嘴,她的心跳紊亂,淚水狂奔。

  「是啊,壞傢伙。爸爸,你罵罵他。」妻子向丈夫撒嬌。

  他彎下腰,「教訓」壞傢伙,「兒子,乖一點,你要是再欺負媽媽,等你生出來,爸爸會狠狠打你屁股。」他抬起頭,問:「怎樣?兒子有沒有乖一點?」

  「咦?果真乖多了,欺善怕惡的壞兒子,以後啊,爸爸一定要常常修理他。」

  「別說大話,到時不知道誰會心疼得不得了。」丈夫說完,妻子笑著靠上他的肩。「走吧,我們、回家。」她俏皮地把話切成一段一段說。

  「好,我們、回家。」他模仿妻子的口氣,也把話切成一段一段說。

  他們經過她的車子,往公寓方向行去,突然間,她發現,她的心被他們一段一段的話切成一段一段……

  他結婚、有寶寶了,那個寶寶不太安份,但他威脅兩聲就會乖乖聽話,他的寶寶將在那個她所熟悉的公寓裡橫衝直撞,在那裡成長茁壯……

  弄錯了,她還以為在公寓裡跑來跑去的是他和她、莊帛宣和姜穗青的小孩,也許是雙胞胎,一個姊姊、一個弟弟,乖得像天使一般。

  弄錯了,她還以為等待會等出一個美滿,不管分離多久,他們終究會在一起。

  這回真是笨得太離譜了。

  她弄錯,以為愛情是無堅不摧的東西,以為愛情不會因時光而轉移,以為愛情會長長久久、永久不變……弄錯,她老是不斷不斷弄錯,怎麼辦才好?

  趴在方向盤上,哀傷從四面八方猙獰著面容向她撲殺而來,她想逃,卻躲不過哀慟追逐,她驚慌失措、恐懼惶惑,她的心臟痛得無法負荷。

  喉嚨失控緊壓,空氣瞬間彷彿變得稀薄,她無法呼吸,無法呼救,她失速地墜入無底黑洞……

  十一點五十七分,姜穗青在生日的最後三分鐘回到家裡。

  滿桌子菜冷掉,擺在餐桌中央的蛋糕扭曲變形,而等在客廳的姜穗勍正要對她大發脾氣,他諷刺她,「真厲害,時間都算得那麼準,十一點、五十七分,妳出生的大好時辰。」

  但她沒有力氣招架……脫去高跟鞋,走到他面前,她滿臉哀傷地說一聲,「抱歉。」

  不對勁!他扣住她的肩膀,問:「發生什麼事情?」

  發生什麼事情……沒有吧,只不過是她一次一次弄錯而已,她出錯、弄錯,她的笨,笨得徹底。

  「穗勍,你相不相信2012,地球會毀滅?」

  「不相信。」他答得斬釘截鐵。

  點點頭,貼上他胸口,幸好,幸好她還有穗勍的胸口可以靠。「可是我的世界已經毀滅了。」

  「為什麼?」

  他想推開她,把事情問個清楚明白,但她扣住他的腰,不願意從他胸口離開。

  給她幾分溫暖吧,一些些就好。

  「穗勍,我很累,我做不好總經理,我老是出包、老是被笑,他們都在我背後說我是花瓶。」

  對啊,她是花瓶,曾經有人對宣說:你怎麼會喜歡花瓶?你應該找個和你旗鼓相當的女性。更有人大剌剌走到她面前,冷笑問:一個虛有其表的花瓶,妳以為自己可以佔據他多久的注意力?

  不管經過多久時間,不管多麼努力,她始終是花瓶,而他……已經對花瓶厭膩。

  「哪個人說的?明天我就讓他走路。」姜穗勍怒問。

  「我很笨,我沒能力做好正常人能做的事,沒本事留住想要的人,除了堅持和耐心,我沒有任何優點。」

  然而,耐心在今晚做出證實,它對她的人生沒幫助。

  「誰說的,妳的優點很多,妳可愛善良,妳存好心,妳喜歡幫助別人。」這是第一次,他出口講穗青的好話。

  仰起頭,她笑著望他。還是穗勍最愛她,就算她是笨到底的花瓶,也一樣寵她照顧她,誰教他們的發源地是同一個子宮呢。

  「勍,我很累,這五年我好辛苦……」

  曾經,她相信辛苦讓人成長,會讓她變得和他旗鼓相當,等他回來,將看到嶄新的姜穗青,而斷掉的愛情將再繼續,沒想到他不要繼續,他早已另外尋覓,找到一個與他並肩的女性。

  這次她學會了,辛苦沒用、努力沒幫助,走到最終,她擁有的,不過是數也數不清的疲憊。

  「我知道。」姜穗勍輕拍她的背,像哄嬰兒入睡那樣。

  「我常常喘不過氣,這裡、這裡……好像有千軍萬馬在蹂躪。」她指指自己的胸處,然後用力吸一口氣,眼眶卻迅速泛紅。

  「這個話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明天起,妳留在家裡休息。」他做出決定。

  「我不能太任性,我是姊姊,應該努力幫助弟弟。」

  「傻瓜,幫我的人很多,妳不需要勉強自己。」

  「我可以休息?」姜穗青笑問。休息……她再喘口大氣。

  「對,盡量休息。」

  「我可以再回去,看那些沒有營養的小說和漫畫?」

  「愛看多少就看多少。」

  點頭,她三度喘大氣,張開手臂,對他撒嬌,「我腳好酸,你抱我去睡覺。」

  姜穗勍打橫抱起她,抱她回房間,她不洗澡、不換衣服,身子一貼到軟軟的床鋪上,就酥麻了筋骨。

  她招手,把他招到床邊,他躺到床的一側,雙手支腦後。

  她很累,閉上眼睛,卻不停說話,她說小時候他們合力讓離婚的爸媽破鏡重圓的往事,說他們國中高中在學校的瑣事,說到趣味處,他揚起嘴角而她滿臉笑。

  說著、說著,她說到聲音逐漸低微,入睡。

  姜穗勍下床,為她拉拉被子,在她額間輕輕落下一吻,看著她睡得像天使的容顏,心底歎息。

  這時他並沒有想到,穗青會在隔天清晨,遺忘過去。

TOP

第一章

  病房裡,姜穗青扭著棉被發脾氣,嘟起嘴瞪住姜穗勍,一分哀怨、兩分淒涼,她像是要被發配邊疆的王昭君姑娘。

  「討厭。」她憋了老半天,才說出這麼一句「很生氣」的話。

  「那麼不喜歡住院?」他揚揚眉。

  廢話,有人喜歡住院嗎?又不是這裡的醫師長得像裴勇俊,又不是住在這裡的病人,可以免費談一段如韓劇的浪漫唯美愛情。

  她生氣,但表現出來的怒氣只有……「用力」點頭。

  「好啊,你告訴我,自己考上哪間大學?只要你說得出來,我們馬上回家。」

  他挑釁地看著姊姊,說實話,他從不擔心她生氣,因為她的怒火只有……火柴嗤一聲,點出來的火光那樣大,而安撫她比安撫狗更容易,連叫她把下巴抬起來,搔搔脖子都不必。

  「重要嗎?反正不管考上哪一間,依我的個性肯定是混畢業。」

  低下頭,她盯著床上的粉紅色被單發傻,那表情說明,她根本不記得自己考上哪間大學。

  悄悄地,姜穗勍蹙起眉心。

  不過他很快便恢復表情,淡淡丟下一句,「你還真有自知之明。」

  接住他的話,她連忙說:「那如果……如果我的自知之明很多,是不是,我就不必住院?」

  瞧,安撫未開始,她已經先一步向他妥協。

  姜穗青脾氣好,好到全世界都知道。她是麻糬,可以捏可以壓可以搓可以揉,可以無限制凌虐。

  她退一步,他理所當然進一步。

  「不行,一定得查清楚原因,沒有人一覺醒來,會丟掉多年記憶。」

  「我笨啊,記不住事情很平常。」

  「如果這個算平常,腦科醫師都要集體去自殺。」姜穗勍戳戳她的額頭,滿眼的受不了。

  「為什麼?」她歪著腦袋認真問。

  「這麼嚴重的狀況叫平常,那什麼症狀的人才需要到腦科掛門診?腦袋被削去一半的、長兩顆腦袋的,或是頭的半徑不超過兩公分的異人類?光靠那些病人來維持收入,醫師能不自殺嗎?」他深吸口氣,耐住性子回答。

  「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問,自殺就自殺,為什麼要集體?」她的問題招來姜穗勍的大白眼。

  「因為集體比較壯觀。」他咬牙切齒的表情,好像要把她塞進那個「集體」的名單裡。

  姜穗青的臉皺成一團,無辜目光對上他,委屈得像被丟包的小野貓。「勍,我很害怕……」

  他歎氣,一句話,她讓他舉白旗投降!

  穗青是很好擺弄、脾氣超好,但每當她用無辜表情看他,軟軟地喊他一聲勍,他就只能棄械投降。

  撥撥她的長髮,他口氣瞬地軟下八成。

  「你乖,好好讓醫師徹底檢查,確定腦袋裡面沒長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們馬上回家,好不好?」

  「你不是說我腦袋裡裝的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既然這樣,何必檢查?」她拉住他的衣袖,撒嬌。

  姜穗勍失笑,拉開她的手、坐在病床邊,環住她的肩膀。「我知道你不喜歡這裡,但沒徹底檢查出病因,我會很擔心。」

  會擔心啊……她唇邊銜起一絲心疼。可不是,他們是十指連心的姊弟……

  他的「擔心」讓姜穗青鼓起雙頰,她貼進他的胸懷,兩手扣住他的腰,下保證似的說:「別緊張,我沒事的。」

  「我也希望你沒事,不過……就當度假吧,我給你買滿屋子的漫畫小說,買零食、買糖果,等你出院後,再找個時間,我帶你出國玩。」

  她嘴嘟得更高了。穗勍只會嘲笑她、欺負她,這是人生第一次,他巴結她、討好她,她果真讓他很擔心。

  「對不起。」她悶聲道。

  他們是雙胞胎,簡單三個字,他明白她為了什麼而歉疚。「沒關係,你快點好起來就行。」

  「如果我好不起來呢?如果我記不回以前的事呢?如果我……」低著眉,她輕聲問:「如果我永遠這樣,穗勍會不會很生氣?」

  「放心,我不會生你氣。」他輕拍她的背脊。

  「其實,勍從來沒有真正生氣過我,對不對?」

  他笑了。她沒有想像中那麼笨嘛。

  「說吧,想去哪裡玩?」

  「哪裡都可以嗎?」

  「對,哪裡都可以。」到時候,公司就用視訊遙控吧。

  「我想去歐洲。」

  「買LV、看時尚展?」

  「才不是,我要去喝咖啡。」

  「哪裡的咖啡不好喝,偏要一趟路跑到巴黎去喝。」那杯咖啡真昂貴。

  「對啊,還得在鴿子教堂前面喝,那樣才浪漫。」

  他沒好氣問:「這是哪本漫畫小說教的?」

  姜穗青笑瞇兩顆大眼睛,而姜穗勍在她的笑臉裡,鬆了口氣。

  將綺綺送上計程車,他向司機交代幾句。

  「公司那邊,要不要幫忙?」

  「不必,你好好照顧自己。」

  「有需要的話,別忘記,本人可是有大學文憑的。」她嬌俏道。

  「知道了,需要你出力的話,我一定會出面拜託。」

  揮揮手、道過再見,轉身向停車場走去,他要先回新公司一趟,看看裝潢進度外,再和幾個跟著他回來的幹部開個會。

  停下腳步,仰頭看向天際,台北的天空一如記憶。

  終於回來了,當雙腳踩上這塊土地時,心總算定下,無根浮萍的孤獨感在仰望這片藍天的此刻,被驅逐了。

  雙手插進口袋,心心念念的家園,他回來了。

  從口袋掏出一枚金幣,那枚金幣很特殊,上面刻著一個「願」字,幣緣處還雕著幾朵細小的菊花,他細細撫摸圖案,一抹笑不經意添入嘴角。這是他片刻不離身的幸運符,它陪伴他在異鄉國度創業,陪伴他度過每個寂寞空虛的夜晚,曾經有個女孩告訴他,它是許願金幣,擁有它,可以向天使要求一個願望。

  願望……他還能祈求什麼?

  身邊一個匆促身影經過,他抬眼,發現對方是多年前熟悉的友人,然對方沒有注意到他,他淺淺一笑,考慮要不要追上對方。

  這時,突然想起,他為什麼到醫院來?是親人生病?

  溫柔的臉龐添入兩分嚴厲,原本打算走往停車場的雙腳換了方向。

  粉紅色的病房裡,長髮女生面向窗戶、弓起雙膝,她蜷縮在沙發裡,不曉得窗外有什麼東西吸引她的注意力,只見她一動不動的歪著頭,專注望著。

  她的眼睛很大、很圓,閃閃發亮的雙眸凝上一層薄霧,好看的柳眉微微蹙起。

  看著她的背影,他站在病房門口很久,至少超過十分鐘,他的手插在口袋裡,不斷撥弄那枚金幣,緊擰的雙眉透露出他的焦鬱。

  護士向他說了一聲對不起,他才發現自己擋了道,略略向前走兩步,再抬起頭時,視線和女生相對望。

  她沒說話,只是淡淡一眼,低下頭,再抬眉時,他看見她眼底的陌生。

  護士走到她身邊,一面為她量血壓,一面問:「穗青,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

  「下午趙醫師安排了腦波斷層哦,要不要通知姜先生來陪你?」

  她歪歪頭,想了想,問:「照那個,會痛嗎?」

  「不會痛。」

  「那就不必了,穗勍很忙的。」

  護士點點頭,說:「那你待會兒吃個午餐、休息一下,大概三點左右,我會來帶你去做檢查。」

  「好,謝謝你。」

  「血壓很正常,如果有什麼需要,記得按鈴找我哦。」

  「好。」她乖乖回答。

  護士將血壓數值記錄在病歷表後,轉身離去,離開病房前還對男子親切點頭。

  護士離開,他沒走,病房裡闖進一個陌生人,姜穗青覺得很奇怪,再看了他一眼,咬咬唇,老半天後決定先開口說話,「你找穗勍嗎?」

  他皺眉頭,那神情和他們家的穗勍很像。

  乍然看見他的臉,注意力會被他那雙又濃又黑的眉毛給吸引去,他的眉超黑、超長、超粗,她沒見過那樣有個性的一雙眉。

  他的唇有點薄,不過顏色紅潤,聽說有人會為自己的唇去角質,不曉得他是不是那種人?

  他的個子很高,和穗勍有得比,完美的身材裹在名牌西裝下,更顯英挺。

  整體而言,他是個耐看的男人,如果他的表情不要那麼欠扁……他會更讓人喜愛一點。

  「穗勍回公司了,我可以給你手機號碼。」她補充幾句,想盡快打發他離開。

  他沒要穗勍的電話,反而走向前,直視她的眉眼,他看得很認真,好像她是櫥窗裡的展示娃娃。

  她的眼睛很大,水汪汪的,好像裡面隨時隨地都蓄著水份,她的肌膚粉嫩粉嫩的,像掐得出水的玫瑰,惹得他很想動手去掐上一掐。

  食指微微一動……他真的想。

  姜穗青等半天,他始終不說話,她不曉得該怎麼和沉默的陌生男人打交道,只好背過身,假裝他不存在。

  她從抽屜裡拿出梳子,慢慢把自己的頭髮梳開。

  「你會梳辮子嗎?」一句話,他打破兩人間的沉默。

  「我不會。」她直覺回答。

  男人點頭、走近,接手她的梳子為她整理頭髮,動作細心,好像很怕弄痛她。

  頭髮梳順,他從抽屜裡找出兩條黑色橡皮圈,然後熟稔地將她頭髮分成兩邊,抓起右邊長髮,分成兩股,從左邊那股抓出幾根髮絲、加入右邊這股,再從右邊這股分出幾根、加入左邊那股,分分、合合,分分、合合,一根細緻、烏亮而晶瑩的辮子在他掌心成形,他編完右邊換左邊,她抓起完工的髮辮,細細觀賞。

  「好漂亮,你怎麼辦到的?」她抬眼,用充滿敬佩的眼神看他。

  「你也會。」

  「又沒有人教過我,我怎麼會?」

  她的反問讓他的眉皺得更嚴重。她說:沒人教過她?

  姜穗青不愛看人皺眉頭,那種表情太有壓力,她重複問:「你怎麼會來這裡,是想找穗勍嗎?」

  這兩天,常有人為公事找上門,不怪他們,是穗勍在醫院待太久時間。

  「我是穗勍的朋友。」他終於說了一句。

  「你有沒有他的手機號碼?」

  她沒等到他回答,便迫不及待用便條紙寫下號碼交給他。

  他接下號碼後,柔聲問:「告訴我,你為什麼住院?」

  這個啊,怎麼說?她垂下頭,嘟起粉色雙唇,那態度模樣,像個十八歲的小女生。「我腦袋生病了。」

  「腦袋?」他表情不豫,好像她生病礙了他什麼事情。

  「我忘記過去的事,穗勍擔心我腦袋裡面長壞東西。」

  他問:「所以你要照腦波斷層,確定病因?」

  「對。」她點頭,那無辜眼神,可愛得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於是他心抽痛,兩條粗眉打結,緊抿的雙唇,好似要抿住不能出口的心疼。

  見他那樣,她笑出一臉耀眼陽光。

  「你不要擔心,我沒事的,我是好人啊,好人一定有好報,我不會死掉的。」

  她試圖安慰他,但她的安慰讓人更揪心。

  那個病很嚴重嗎?她會死掉嗎?誰說好人一定有好報,明明就是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他捏緊口袋裡的金幣,壓抑胸膛那口順不過來的氣。

  「從小到大的事,你都忘記嗎?」

  「嗯……沒有,我只是一覺醒來,突然丟掉好幾年,我忘記自己念什麼大學,大學畢業後做過什麼,我在大學裡有哪些同學朋友,那段時間好像被貼上空白頁,不過應該沒關係,反正我是笨蛋,那幾年我大概也沒做過什麼有意義的事情。」說完,她吐吐舌頭,笑得害羞。

  「你怎會認為自己是笨蛋?」他因她可愛的表情動容。

  「我本來就是啊,如果你認識我們家穗勍,就曉得天才長什麼樣子了,對比下來,穗勍喊我笨蛋……是理所當然的啦。」她口口聲聲說自己是笨蛋,但表情沒有自卑、語氣沒有自卑,連動作手勢都找不出自卑感。

  並且在提起「我們家穗勍」同時,她的眼睛發亮、臉上迸出光芒,她是在英雄的光輝照耀下長大……呃,不,應該說,她是被「英雄」用「光輝」射大的,卻沒學會自卑感,只懂得對英雄萬分崇拜。

  「穗勍常欺壓你嗎?」他順手理了理她額前劉海,沒發覺這個舉止對於第一次見面的男女而言,過於親匿。

  「哪有啊,他對我最好了。」她加重口氣說道,誰都不能批評她的穗勍。

  「罵你笨蛋也算對你好?」他失笑。

  「穗勍說:『人貴在有自知之明。』他是在教我。」

  他無語,淺淺的笑浮上臉龐。

  「先生,我們認識嗎?」姜穗青見他不語,才想起話題拉遠了。

  他沒回答,於是她想起來,不管認不認識,這種問題都是傷人。

  「對不起,我的腦袋……不記得了。」

  「沒關係。」

  「你不生氣嗎?」

  她最害怕別人生氣,曾經有人問過她:你為什麼自己不生氣,卻很怕別人生氣?她理所當然回答:因為我自己怕別人生氣,所以不可以亂生氣,讓別人害怕我。

  她是個好人緣女孩,不計較、不偏狹,只一心想著該怎樣待人好。

  「我從不生氣。」因為他也認識一個害怕別人生氣的女孩。

  「你叫什麼名字?」姜穗青問。

  「你叫我阿憶吧。」

  「阿憶?」她細細念過幾遍之後,笑道:「阿憶你好,我是姜穗青。」

  在自我介紹同時,病房的餐飯送來,看著上面的菜色,她吐了吐舌頭,滿臉噁心。

  他莞爾,拿出手機吩咐,「小魏,到梅屋幫我買兩個套餐送到新生醫院701號房……對,你最快多久能趕過來?好,可以,盡快。」

  他掛掉電話,然後觸見她眼裡的感激。

  「謝謝,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梅屋的套餐?」

  他笑而不語。

  那不算回答,但她將它當成回答。她笑著,笑得大眼睛瞇成兩道縫,笑得嘴邊的梨渦出現,她的笑有撫慰人心的神奇力量。

  「以後再見到你,我會記得你。」

  「你保證?」

  「我保證。」

  這天她和阿憶成為好朋友,她是個可愛的女生,而他是個溫柔的男人,他們都是會替對方著想的那種人,寂寞的住院期間,他經常性的陪伴,讓他們的友誼更上一層。

  那不算回答,但她將它當成回答。她笑著,笑得大眼睛瞇成兩道縫,笑得嘴邊之後他們又找到新話題聊,這次聊的是知名模特兒的戀愛事件,她從水果日報上面看來的。

  大概狀況是這樣——知名模特兒的舊愛是知名的偶像明星,但模特兒家裡並不希望她和偶像明星在一起,於是放出消息,模特兒正在和某位小開談戀愛。

  針對此消息,模特兒本身不承認也不否認,而偶像男星又在某個節目裡面大談自己和模特兒的舊愛。

  這件事惹火模特兒的母親,於是展開一場媒體放話戰。

  姜穗青一廂情願認定模特兒喜歡的是偶像男星,可家裡反對,只好僵持著,在私底下為自己的真愛而努力。她自顧自地幻想出一段浪漫唯美的愛情故事。

  而阿憶認為,那純粹是媒體炒作,不管是男方或女方,只要這起消息於兩人的演藝事業有益,放個話、作著戰,共謀其利,有何不可。

  他的話砸死了姜穗青的浪漫,她嘟起嘴,小聲反駁,「我反對,不是每個人都那麼現實。」話一說完,又擔心他因為她的反對而不爽,忙問:「你會不會生氣?我不是故意唱反調。」

  他的回答是一個熱烈的擁抱和一句承諾似的言語,他說:「放心,我永遠不會對你生氣。」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本書完》

TOP

回復 1# dada


   謝謝分享

TOP

Thank you

TOP

Thank you so much~

TOP

thank you very much

TOP

ths~~for sharing~

TOP

回復 3# dada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

TOP

CHEERS回復 3# dada

TOP

謝謝分享
人生何必轰轰烈烈.平淡也是一种享受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