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軒《魔頭的小丫鬟》

出版日期: 2011年4月13日

奴僕本是主人財產的一部分,被隨意轉讓、贈送也很正常,
可她的新任主人不但討厭她,還說她是個「東西」,這教她怎麼辦?
更可怕的是,新主人口口聲聲說──
「未來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她知道新主人的意思是,他要將自由還給她。
只是她心知肚明──新主人根本就是要將她給「放生」!
要知道她早就習慣了當人丫鬟的日子,其他什麼事都不會,這樣的她能去哪裡?
所以她只能死纏著他,希望他別隨便把她給丟掉……
也因此,當她被他帶在身邊時,她不禁癡心妄想起來──
若是她能好好的伺候新主人,說不定她就不會流離失所,
於是她試圖請新主人介紹一下他自己,這樣她也能知道該如何稱呼他,
可新主人還真不隨和!「大家都叫我魔頭,不想沒命的話,就別再來招惹我!」
她哪有招惹他啊!
她只是在想,若他不讓她當他的貼身丫鬟,那她能當他的朋友嗎?
而他則是一口答應,咦?他有這麼缺朋友嗎?
當她得知他口中的朋友得做些什麼後,她就深信他真是個大魔頭……

第一章

  在一個天際罩滿烏雲的陰涼秋日,一名身穿黑衣的男人,騎著一匹黑馬,來到一座繁華熱鬧的城鎮。

  百里奪香俐落的在一家飯館前下了馬,把韁繩遞給候在一旁的小廝,順手賞了半兩銀子,吩咐小廝好生照料之後便逕自進了店內,向掌櫃點完菜後,就沉默的撿了個角落的位子坐下。

  「客倌,瞧您一身風塵僕僕的,趕路是嗎?」前來倒茶的店小二見這名客人一身勁裝,還騎著一匹高大黑亮的駿馬,又聽馬廄的大毛說他一給賞就是半兩銀,出手真是闊綽!

  沖著這一點,雖然這位客倌的臉繃得緊緊的,一副不想跟人親近的模樣,店小二還是忍不住開口攀談,看能不能也得個賞錢。

  百里奪香看也不看他,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那我可要提醒您,最近這一帶有點亂啊!聽說有個魔頭跟幾位大俠下午要在附近的秋風原打架還是決鬥什麼的,搞得最近風聲鶴唳,好些江湖人士也來觀戰,大夥兒都不太敢出城了。」瞧他這麼貼心,快點感動的打賞他吧!「不曉得客倌要上哪兒去?路上可也得小心點。」

  「……秋風原。」隨著從口中吐出的冰冷低語,百里奪香不用抬頭也能感受到這個羅唆店小二的身體突然變得緊繃,一直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嘴巴也識相的閉了起來。

  一陣尷尬的死寂後,店小二勉強撐起笑臉,「這、這樣啊!那……您請慢用……」不管這位客倌是魔頭還是大俠,多吃點才能安心上路……

  這時,也沒看到這位黑衣男子有什麼動作,就見一顆碎銀咕咚咕咚的從桌上往自己滾來,伴隨著那冰珠子似的話語,讓店小二一邊接銀子一邊發抖。

  「快點上菜。」

  「是、是……」隨即逃走。

  魔頭和……幾位大俠是嗎?百里奪香暗暗的冷哼了一聲。

  是,他就是那位魔頭!

  正確來說,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英雄俠士」們是將戰帖下給他那個身為「嗜血魔尊」的爹,但是他老爹說什麼「魔頭的兒子也是個小魔頭,你就當作是出去玩玩,順便幫我買點土產」,硬是要他代父出征,自己卻窩回被子裡睡大覺,絲毫不在意他這個親生兒子的死活。

  那個大魔頭說得輕鬆,卻累得他這個小魔頭一路上馬不停蹄的狂奔,一邊在心裡叨念著──既然都送戰書到他家了,幹嘛不打完再走?非得要約個這種十天半個月才到得了的地方,離他們自己的門派也有一段距離,到底是對誰有好處啊?真是讓人搞不懂!

  百里奪香默默的吃著送上桌的菜肴,也不理會周遭被他搞得凝重的氣氛,反而覺得這樣安靜多了。

  「公子、公子,這兒有家飯館!」一陣麻雀似的姑娘叫嚷聲破壞了這片寧靜,也讓百里奪香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咱們先在這裡歇一會兒,喝點熱茶暖暖胃吧!不然您這一路上暈車,吐得臉色都發白了,待會兒怎麼跟那魔頭打架呢?」

  「你這丫頭……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相對於小姑娘體貼照顧的言語,一陣虛弱的斥喝顯得相當無情,只不過暈車造成的不適大大減低了話語中的火氣。

  顯然小丫頭也沒被嚇住,照樣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公子別誤會,我只是為了公子著想,更何況咱們千里迢迢的跑來這兒,要是您因為肚子餓而敗在那個魔頭手下,豈不是很冤枉?」

  百里奪香一聽,頓時不知該怒或是該笑──會輸也不見得是因為肚子餓吧!難道這傢伙以為吃得飽就能贏他嗎?

  「你還說!」雙腳好不容易穩穩的站在地面上,那位公子的聲音聽起來稍微恢復了一點中氣,罵人的聲音也變大了,「你一直魔頭、魔頭的嚷嚷,是怕別人不曉得我要去參加那場決鬥嗎?」

  是啊!連魔頭自己都知道了,這頭的小魔頭在心裡哼聲暗忖。

  「公子您放心,和魔頭決鬥是何等光榮又勇敢的事,就算真被知道了,大家也都是一副對您敬畏有加的模樣,被知道了又有什麼關係呢?來,快進來吃點東西,早點恢復『天水山莊』大公子那英明神武的模樣吧!」

  也不知她是真笨還是裝傻,竟在這種是非之地,連主人的名號都一併抖出來,讓一旁等著的掌櫃和店小二的臉色也不禁發白。

  隨著那誘哄的語音,兩個人影出現在飯館門口。

  被方才那些對話給勾起興趣的百里奪香也忍不住微微抬起頭,不著痕跡的打量著那個要死不活的對手──以及他身邊的姑娘。

  那些武林世家的公子哥兒他見得多了,這一個並沒有特別到能挑起他的注意;反而是旁邊那個丫鬟打扮的女孩,一進飯館伺候她家公子坐下後,就伶俐的抹茶杯、掏茶葉的,手腳相當靈活。

  那麼,她執意要進這間飯館,打的是什麼主意?想起剛才她主子的惡聲惡氣,百里奪香也有點好奇起來。

  雖然又遇到一個要前往秋風原的客人,但這桌顯然沒有剛才的可怕,店小二打起精神,滿臉堆笑的上前伺候,「客倌想用點什麼?」

  「來碗熱湯就好……」

  「給公子來隻烤雞,還有兩斤鹵牛肉、一盤清蒸魚、一碗酸菜肉片湯,再炒兩個青菜,白飯也上個一桶。」花春玉立刻打斷主人的話語,然後像是背書似的念了一長串菜名,隨即在主子的怒瞪之下歉然一笑,「公子,出門在外不比莊裡方便,您就委屈點吧!」

  「委……」委屈個屁!瞧他這副虛弱的德行,會吃得下這麼多油膩的食物嗎?

  更別說這根本不是正常人的食量!肯定是這食量比牛還大的丫頭自己餓了,想藉著這個機會大吃一頓。

  「公子別擔心,您就隨意吃吧!要是吃不下的話,我來處理。」有剩菜,丫鬟服其勞。

  雖然明知她打著什麼如意算盤,但是見花春玉這麼謙卑,身為天水山莊大公子的王天明也不好再發作──畢竟他們也是江湖上小有名氣的武林世家,為了一頓飯而責駡丫鬟,傳出去也不好聽。

  「哼!」結果只能怒哼一聲,端起茶來將火氣沖下肚。

  而在一旁默默觀察的百里奪香也察覺了她的意圖,悄悄勾起唇角,目光繼續在那姑娘身上徘徊。

  見她長得小巧玲瓏,那身形和腰肢都細得像柳條似的,還真看不出她這麼能吃。

  再次體會到人不可貌相的真理之後,百里奪香將注意力移回自己桌上的食物,似乎是對那對主僕失去了興趣。

  吃了一會兒,沒什麼胃口的王天明早早就放下筷子,滿臉不悅的先行回到馬車上休息。

  而花春玉跟上前去伺候妥當後,又奔回飯館裡繼續收拾殘肴,小小的臉上有著毫不掩飾的快樂光采。

  剛好吃完面抬起頭來的百里奪香碰巧瞥見她那心花朵朵開的可愛模樣,心頭微微一動,一時間竟無法將目光從她的臉上移開。

  而剛啃完一隻雞翅膀的花春玉像是感受到他灼熱的視線,不經意的抬起頭來,正好和他四目相對!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朝那個男人禮貌性的微微一笑,雙手則將飯菜往自己的方向挪近了一些,無言的散發出「休想我會分你吃」的扞衛訊息。

  百里奪香啼笑皆非的看著她的舉動,臉上的神情卻依然文風不動,原本望著她的眼神也斂了下來,隱藏了那一瞬間閃過他眼中的笑意。

  見那雙懾人的目光不再看著自己,花春玉這才放下心來,繼續解決著眼前的飯菜。

  但是才吃了幾口,另外一道目光又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稍稍別過頭,看見一個衣衫破舊的瘦弱男孩正躲在門邊,眼光直勾勾的盯著她面前的食物不放。

  花春玉歎了一口氣,有點捨不得的看了剩下的食物一眼,隨即伸手招來夥計幫忙將菜肴及大半桶的米飯打包好,然後偷偷的遞給那個小男孩,自己則就著那碗湯將剩餘的幾碗飯給囫圇吞下。

  呵!她想辦法讓自己吃到這麼豐盛的一餐,結果最後還是大方的分送給了小乞兒,還真是白費心思!一直偷偷觀察著她這些舉動的百里奪香,心裡覺得有點好笑。

  百里奪香站起身,逕自繞過她走向掌櫃,付了自己的飯錢後,又扔下一錠銀子,像是要故意刺激她似的說道:「給我打包一份和那姑娘桌上同樣的菜,一個時辰之後回來拿。」

  ***

  半個時辰後,秋風原。

  身為魔頭代理人的百里奪香懶懶的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百無聊賴的望著這片空曠的草原。

  明明下戰帖的是那些正道人士,怎麼反而是他這個反派魔頭和那些躲在一旁看熱鬧的觀眾率先準時到場?

  那些傢伙到底懂不懂得做大俠的規矩啊?如果早知道還要等,他就先帶一隻雞過來啃了。

  就在他等得快要不耐煩時,一輛馬車緩緩駛近,後頭還跟著一個小跑步的身影。

  車一停,花春玉趕緊奔上前,輕輕的敲了敲壁板,「公子,秋風原到了!」然後忙著搬墊腳凳、開車門,好讓主子能以最完美的姿態現身在眾人面前。

  王天明緩步下了車,臉上原本的悠閒昂然在看到一片空曠的草原時頓時一呆,再看看另一頭的黑衣男子,又是一呆。

  他的同伴……在哪裡?

  對面那個男人……又是誰?

  「你是誰?不知道這裡是我們『武林三傑』和『嗜血魔尊』的決鬥之處嗎?看熱鬧的就坐遠一點,刀劍可是不長眼,別一個不小心就給斷了手腳!」

  這大話說得還真早。「我是代替我爹來的。」

  「你爹是誰?」

  「百里無涯,你們都叫他『嗜血魔尊』。」

  王天明又是一愣,「你為什麼要代替你爹?」

  「因為他懶得出門。」解釋這麼多,應該夠了吧?百里奪香站起身,目光一凝,瞬間散發出一股令人喘不過氣的威逼壓力,「不要浪費時間,出手吧!」

  見這黑衣男子似乎真有幾分功夫,王天明也急了,趕緊喊停,「我、我們說好是『武林三傑』向你爹挑戰,如今人都還沒到齊,你就想出手,這、這違反了我們的約定!」

  哪來這麼多有的沒的規定啊?「我不記得跟你有什麼約定,況且你們三個一起來,我就三個一起殺;三個輪流來,我就一個一個殺,最後的結果都一樣,有什麼差別?」

  王天明聽得傻眼,一邊絞盡腦汁的想著該怎麼拖延,一邊在心中暗罵另外兩個夥伴太沒良心,竟然臨陣脫逃,丟下他一個人站在這個注定贏不了的戰場上……

  當初他們暗中議定的計畫是──趁著那個魔頭面對他們三人,背後沒有防備時,派人放箭偷襲!就算沒得手,至少也能暫時擾亂魔頭的心思,他們就藉這個機會上前圍攻。

  當初他是滿心覺得這個計畫可行,才會不知天高地厚的答應了下來,結果現在不只魔頭沒來,連「武林三傑」都缺了兩個,就只有他和這個看起來武功也頗高強的小魔頭對峙!

  更別說他一路上又暈又吐的,中午還只吃了半碗飯,身虛體弱的……

  看來這下子生機渺茫……若他真有機會逃出生天,肯定要跟另外兩個損友絕交!王天明心中絕望又悲憤的想著。

  冷眼看著王天明還在那兒無語問蒼天,百里奪香等得有點不耐煩了,「所以你是想不想打?」他還要趕著回城裡去拿預訂好的飯菜呢!

  「呃,打、打是要打的……」在眾目睽睽之下,王天明也只好硬著頭皮逞強了。

  「那就出手吧!」

  「不過,今日我們名不正、言不順,不如改天我再到府上邀公子切磋一番……」臨死的掙扎。

  「麻煩!」失去耐性的百里奪香怒了,怞出腰間纏著的軟鞭就往地上一甩。

  原本青翠的草地上頓時出現一條令人怵目驚心的裂痕,讓王天明雙膝發軟,差點就要跪了下去。

  「想打的也是你,不想打的也是你,還莫名其妙的故意挑了個這麼遠的地方,你是當魔頭趕路就不累、不餓、不用盤纏的嗎?」

  這……他也很想知道另外兩個人幹嘛挑這個地方呀!「百里公子,你先息怒,我們有話好說……」

  「息怒?」小魔頭冷笑一聲,鞭子又在地上啪的一響,揚起一陣塵土,「現在要讓我息怒就只有兩種方法,你想不想聽?」

  「這個嘛!要是百里公子不想說的話,我也是不會勉強……」

  百里奪香才不管王天明的推託,逕自開口說道:「第一個方法很簡單,拿出你的兵器,好好的跟我打一架,等你敗在我的手下之後,我就割下你的人頭,帶回去給我爹當土產,讓我們父子倆一起高興。」

  王天明與躲在四周偷聽的江湖人士們聞言,無不倒吸一口涼氣──這年輕人的口氣可真大!

  雖然從他散發的內力和使鞭的功夫看來,或許真有那麼兩下子,但是絲毫不將對手放在眼裡,甚至發下狂言要取對方人頭,也未免太看不起這位天水山莊的大公子了!

  「這……冤家宜解不宜結,我們今日會邀請令尊到這兒一敘,也不過是想勸告令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冤冤相報何時了,何苦再造殺業?不如就此改過向善,還武林一片光明美好的將來……」王天明慌得冷汗涔涔,開始語無輪次,連之前陪娘親到佛寺裡聽大師開示的話語都混在一起了。

  「武林沒有魔頭,你們正道還有什麼事可做?」百里奪香嘲諷的勾起唇,「所以你喜歡這一種嗎?」

  「本公子一向愛好和平,不願見血……」

  「見的也是你自己的血,有什麼關係?」而且見到的時候就死了。「或者還有另一個方法,你留下一個和你的生命同樣重要的東西,例如天水山莊的權杖之類的,好當成我的戰利品。」

  王天明一聽,更加為難──無論是誰,只要手持天水山莊的權杖,就會被視為奉莊主命令列事,不僅可隨意進出山莊,甚至連莊裡的產業、店鋪,以及金銀錢財都可任意調度使用,這麼重要的東西,豈可落入一名惡徒的手中?!

  正當他左右為難之時,眼角突然瞥見正蹲在馬車邊啃饅頭的花春玉,心裡頓生一計。「在下實在不願意與百里公子大動干戈,在兩相權衡之下,我就忍痛將自己愛逾生命之物轉贈給你,希望百里公子多多珍惜、愛護。」

  「給我的東西就是我的了,你管我珍不珍惜、愛不愛護?」真是羅唆!「快點拿來!」他想回家了。

  王天明忍住心中的得意,以及差點沖出口的竊笑,故意端起嚴肅的臉色,朝著花春玉招手,「小花,你過來。」

  聽見主子叫喚,盡職又認真的花春玉三兩口將饅頭吞下,小跑步的跑到王天明身邊,「公子有何吩咐?」

  看見這個眼熟的丫頭,百里奪香的心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個紈褲子弟所說的「愛逾生命之物」,該不會是……

  「百里公子,這丫頭蘭心蕙質、心靈手巧,而且刻苦耐勞、伺候周到,平常負責打理我的生活起居,無論大小事都辦得妥妥貼貼,實在是日常居家、出外旅行的必備丫鬟!」王天明眉飛色舞、滔滔不絕的說著花春玉的好話,然後又轉為一副忍痛割愛的惋惜模樣,「唉!我這就把我『愛逾生命』的丫鬟讓給你了,還望百里公子多多珍惜。」

  「咦?」還沒搞清楚狀況的花春玉看看主人,又看看那個臉色變得跟身上的衣裳一般黑的男人,這才發現他就是那個在飯館裡瞪著她看的男子,真沒想到她曾經跟魔頭坐得這麼近……

  不過,這跟她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公子說要把她讓給魔頭?

  「公子,這……」是怎麼一回事?

  花春玉的話還沒問完,百里奪香已經搶先一步怒道:「我不要這種東西!」

  他的排斥讓她一臉受傷的望向他──他跟她素不相識,為什麼這麼討厭她?還說她是「東西」!

  「百里公子,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既然我已履行了你的要求,那麼也希望你別再為難我,我們就此別過~~」王天明邊喊邊跑,說到最後一字時已跳上馬車,吩咐車夫快速駛離。

  而四周的觀眾,有的見沒架要打便已一臉沒趣的離開,剩下的則是在見到百里奪香氣到發青的恐怖臉色時,紛紛識相的逃離現場,免得魔頭一抓狂起來胡亂殺人,自己也倒楣的成為鞭下冤魂。

  短短的瞬間,秋風原上只剩下兩個人靜靜的站著。

  花春玉困惑的望著已經消失在路的那一頭的馬車,然後又轉回身子望向正在將軟鞭纏回腰上的百里奪香。

  「請問……我家公子是把我讓給你了嗎?」雖然她只當了幾年丫鬟,卻已經更換了好幾個主人,花春玉早就明白奴僕也是主人財產的一部分,隨意轉讓贈送都是很常見的,因此也不顯得大驚小怪。

  「那傢伙是這樣說的。」但他並不想要!

  「那麼,公子──」

  「你別叫我公子。」這個人也叫公子、那個人也叫公子,她自己不會搞混,他聽了都覺得耳朵出油。

  好吧!那她改一下,「少爺……」

  「閉嘴!」

  這也不喜歡?「主人……」

  百里奪香氣唬唬的轉過身,瞪向一臉無辜的花春玉,「你別再叫了,我不需要丫鬟!」

  他是覺得這貪吃的姑娘很新奇有趣,但並不表示他想被她黏在身邊,甚至帶她回家!

  「那……我要做什麼?」她就是個丫鬟啊!

  他睨她一眼,準備翻身上馬,「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你自由了!懂吧?自由了!」

  與其把她帶在身邊惹麻煩,還不如早早放生──瞧瞧他這個小魔頭是多麼的宅心仁厚。

  自由?花春玉一呆,突然有些慌張。

  她早就習慣了當丫鬟的日子,每天伺候主人的飲食起居,以及那些清潔打掃的工作都已成了她固定的生活內容,現在他卻突然說他不要丫鬟,說要她想去哪兒就去哪兒,這……

  她想不出來啊!

  眼見百里奪香揚起韁繩就要離開,她也顧不得危險,莽撞的沖上前去抱住他的腿,險些將他給拖下馬。

  他的心頭一驚,趕緊勒住韁繩,大腳則下意識的直接往她的肩頭一踹,終於把這個差點暗算了他的女人給踹離身邊。

  花春玉則是踉蹌著往後退了數步,然後在他的咒駡聲和馬兒嘶鳴聲中跌趴在地上,肩頭還留著他的鞋印,以及火辣辣的刺痛。

  「你是天水山莊派來的刺客嗎?」瞪著那個看似嬌小柔弱,卻差一點就害他滾下馬的女人,百里奪香咬牙切齒的迸出充滿火藥味的危險問句。

  他還以為那個貪生怕死的什麼公子是怕了他,才會丟下這個丫頭,夾著尾巴逃跑,卻沒想到她竟是個伏兵!

  難怪她的主子在臨走之前還笑得那麼詭異……可惡!竟敢這樣作弄他!

  就在百里奪香氣衝衝的打算趕上前去追殺王天明時,花春玉顧不得身上的疼痛,趕緊跪在他的腳邊朝他磕了好幾個頭,「公子,讓您受驚是奴婢的不對,奴婢給您磕頭道歉,但是請您不要丟下奴婢,奴婢很聽話的!而且奴婢什麼工作都能做,無論是劈柴挑水、燒飯洗衣、灑掃整理、跑腿隨侍……」

  他被她這一連串的奴婢給搞得昏頭轉向,看到她跪在一旁的可憐樣更是覺得好煩悶──這女人是怎麼搞的?許多人都指望著存夠了銀兩,做足了年限好脫離奴籍,她卻拚死拚活的只為了當個丫鬟?「你不要再奴婢、奴婢的叫個不停,給我起來!」

  「公子不答應讓我伺候,我就不起來。」花春玉依然伏在一旁,執拗的堅持著。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百里奪香冷笑一聲,「那你就別起來好了!」他才懶得理她。

  花春玉聽他這麼說,心裡一慌,正想起身重施故技,卻在抬起頭時正好看見他手中的韁繩一抖,高大的黑馬再度撒蹄狂奔而去。

  她呆愣的跪在原地,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剛剛那黑衣公子說她自由了……

  但是自由也是得吃飯的呀!而且還不是一樣要找份工作掙錢才有得吃?

  不像以前,她只要跟府裡的廚娘打好關係,不僅三餐有著落,偶爾還能分到幾個包子或饅頭,幸運些的話甚至還能多添一碗飯呢!

  再說,她會的事情也都是丫鬟該會的,如果真要找份工作的話,她還是只能當個奴婢吧……

  唉!不曉得剛才那個城鎮有沒有哪戶人家缺人手?如果沒有的話那就糟了,她身上可是一文錢也沒有。

  一陣冷風吹過,讓煩惱的花春玉打了個寒顫,隨即感到鼻頭一濕,下一刻豆大的雨滴就又急又狂的灑了下來,沒多久就將她淋得全身濕透。

  還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既然都被淋濕了,這附近又沒什麼能遮雨的地方,她也就自暴自棄的繼續跪在原地發愣,為自己黯淡無光的將來發愁。

  就在這時,在嘩啦啦的雨聲中突然出現了陣陣馬蹄聲,花春玉抬起頭想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幻覺時,卻看見一團有點熟悉的黑影快速朝她靠近,心中忍不住一跳。

  「你是磕頭磕到傻了嗎?下雨了也不懂得避?」同樣淋得濕透的百里奪香瞪著那個還跪在原地的笨蛋,氣急敗壞的斥駡著,「還是說非得要主人下令,你才懂得要做什麼?之前看你用膳點菜時可是俐落得很,怎麼這會兒反而成了個呆子?」

  而他竟然為了這個呆子,放棄追殺天水山莊大公子、搶奪他身上權杖的計畫,冒著大雨回到秋風原,只為了看她是不是還傻傻的待在原地,沒有主子的命令就不曉得要動。

  結果還真的被他給料中!百里奪香覺得自己這趟真是長了見識──遇見了全天下最笨的女人!

  花春玉聽著他在轟然雨聲中依然中氣十足的罵聲,開口辯解了幾句,聲音卻總是被雨聲蓋過,不禁歎了一口氣,閉上嘴巴放棄為自己解釋。

  而他卻將她的無奈表情誤解為對人生的萬念俱灰,心裡難得的浮起一絲憐惜和同情。

  想想她一個姑娘家,莫名其妙的被她家公子丟下,一時之間大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若是他就這麼將她扔著不管,反而害她遇到什麼壞人,那豈不是罪過……

  驚覺到自己起了佛心,百里奪香暗咒一聲。

  不是這樣的!應該說,他好歹也是個魔頭、是個反派,怎能任由為非作歹的機會由自己的眼前溜過,反而讓其他惡人撿了便宜呢?

  如果她真的會遇到什麼慘事的話,那也該是由他來下手才對!

  用這種奇怪的想法說服自己後,百里奪香困擾的盯著那個仍跪坐在地上的女人,然後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跳下馬將她扛上肩,在花春玉還來不及驚叫的時候便已再度上馬,將她安置在自己身前。

  「公子……」

  「閉嘴!」

  她摸不清他的心意,只好疑惑的開口詢問,結果又被他一個怒瞪,讓她乖乖的閉上嘴巴。

  在滂沱的大雨中,載著兩人的馬兒撒起四蹄,再度揚長而去。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thanks for sharing
一个人很好

TOP

thanks a lot
Nicole

TOP

thx

TOP

kkkkk
豆豆吃豆在吃豆芽

TOP

3Q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Lkk
Hi~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