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萱《假戲真結婚~路人丙》【路人甲乙丙丁之二】

出版日期: 2011年5月27日

芮妙華不知道自己是在走什麼屎運常被誤認為小三,
連總經理夫人也約她出來「談判」,硬把她當成狐狸精,
她都快要急死了,他這個公司超級業務居然還跑來攪局?
那就趁這機會胡謅他是她男友,結果反而害到自己
要她用結婚來杜絕後患,否則就得捲鋪蓋回家!
誰知他竟突發奇想的建議假戲真結婚,而她也昏頭的傻傻答應,
她以為只是演演戲而已,可他卻為求逼真,竟然要求同居,
更避免在人前穿幫,還要對她做些莫名其妙的爛特訓──
特訓一,看鬼片。(他說:被嚇到時躲進他懷裡久了就成自然)
特訓二,抱抱加接吻。(他說:哪一對新婚夫妻沒這麼做過的)
特訓三,同床共枕不分床。(他說:超強特訓,保證三天就習慣)
但一開始特訓她就投降了,莫名的和他進行了最終極的訓練──
乾柴烈火滾被單!她還在難過配不上條件特優的他,要求離婚,
她才知道,這腹黑的傢伙,早在很久以前就在進行這些計劃……

楔子

老實講她們長得不差,至少肌膚白皙透亮,整個人乾乾淨淨的,不胖也不瘦,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賈菲菲、葉倚心、芮妙華和丁綺玉,甀甄四個人自稱路人甲乙丙丁。

她們沒有出色的外表,沒有顯赫的家世,也沒有完美的身材,更沒有什麼出眾的才藝,總而言之就是一整個路人甲的感覺,路上隨便抓都一大把。

她們年紀不同、職業不同、個性不同、興趣也不盡相同,基本上唯一相同的只有路人特性,以及沒有男朋友這一點。

她們四個人是在三年前參加「愛情去死團」的快閃活動中認識的,然後友情因四人年年都交不到男朋友而歷久彌新,愈來愈深厚。

路人甲賈菲菲,現年三十歲,在某貿易公司當會計,每天朝九晚五。

路人乙葉倚心,現年二十七歲,Soho族,每天關在家裡當奼女。

路人丙芮妙華,現年二十六歲,某企業公司業務助理,每天加班。

路人丁丁綺玉,現年二十四歲,待業中,每天賴在家裡當米蟲。

她們雖然都參加了「愛情去死團」,表示出鄙視愛情的模樣,但是內心依然對愛情充滿了期待與憧憬。

只是一天過一天、一年過一年,她們從認識至今都快過三年了,只有路人甲賈菲菲前陣子遇上真命天子,高唱結婚進行曲,其他三個可憐的女人還是形單影隻的,真是可悲可嘆、可歌可泣呀~

TOP

第一章

芮妙華一直覺得自己其實長得不錯,還擁有34D的好身材,但不知為啥,被她吸引、對她有意思的男人不是她看不上眼,就是已經結婚死會想搞婚外情的混蛋,真的氣死人了。

她老是交不到男朋友,但卻常被一堆爛桃花纏上,讓她煩不勝煩。

所以從學校畢業初入社會時,為了不增加爛桃花的數量,她的穿著便變得保守而且中性,即使被人發現她擁有一副好身材,並被批評不會穿搭衣服她也不在意。

她要的是好桃花而不是爛桃花,如果有人能穿透她保守呆板的外在面貌看見真實的她,並追求她、愛上她、疼惜她的話,那才是真愛。

她一直抱持著這種期待等呀等的,結果她都出社會工作四年了,還是孤家寡人一個,真的是有夠嘔的!

她真的很懷疑在她周圍的男人都全被蛤仔肉糊到眼睛了。

不過嘿嘿嘿,正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啦!

她的好或許剛認識她的人不知道,一同工作三、五個月也不見得會瞭解,但共事兩、三年後想不曉得都不行,最好的證明就是公司人氣最旺的單身漢李傑勇,對她的態度開始轉變了。

以前李傑勇根本無視她的存在,現在卻偶爾會請她吃飯;以前他總愛跟著大夥叫她丙媽,現在卻改口叫她妙華,害她一整個心花怒放到不行。

等了快二十七年,她的春天終於要來了嗎?

「Oh,Yes、Yes!」忍不住內心裡的激動,她握著拳頭站在茶水間裡興奮的低喊。她好開心啊!

「妙華,原來妳在這兒。」

說曹操,曹操到,她的最佳男主角出現在茶水間入口。

「怎麼,找我有事?」她笑容可掬的迎向他,心想,難不成他終於鼓起勇氣、下定決心要在今天這個週末夜約她出去,然後向她告白嗎?

「有件事……」李傑勇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

「有什麼事你直接說沒關係。」她朝他鼓勵的一笑。

「我想問妳,不知道妳今天晚上有沒有空?」

Oh,Yes!Yes!來了、來了,她的預感果然沒錯,他要約她了。

「有呀,有空。你有什麼事嗎?」她趕忙點頭,微笑問道。

「我想請妳幫忙。」

「幫忙?」她眨了眨眼,呆愣了一下。他不是要約她嗎,幫什麼忙?

「我今晚有事不能加班,但有份急件明天一早課長就要,妳可以幫我做嗎?」

原來又是要她幫忙做事。失望頓時充塞她的心,而且最近他好像還滿常這樣請她幫忙的……

算了,正所謂能者多勞,況且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他的請託與信任,這也是獲得他肯定的一種方式不是嗎?

「可以呀。」雖然失望,但她還是微笑的點頭答應。

「謝謝妳妙華,我就知道妳一定會幫我!」

李傑勇驀然給了她一個燦爛的微笑,讓她有種輕飄飄的感覺。

「明天早上我請妳吃早餐。東西我已經放在妳桌上了,上頭有便利貼會告訴妳怎麼做。我趕時間,先走了,明天見。」

「好,明天……」她話未說完,他已飛快的轉身離開,讓她只好將「見」字吞回肚子裡,然後忖度的想,到底是什麼事讓他走得這麼急呢?

不管了,總之他又親熱的叫她妙華了,而且明天早上還會請她吃早餐——愛的早餐。

哇,她好開心喔!

「丙媽,我們要下班了,妳呢?還不走嗎?」

「我還要再等一下,你們先走。」芮妙華雙眼緊盯著電腦螢幕,手指則不斷地在鍵盤上敲打著,努力地加班。

因為跟到一個超級業務,她的工作份量原本就比別人多,現在再加上李傑勇請她幫忙的工作,讓她更是忙得不可開交,連晚餐都沒時間吃。

「好,那我們先走嘍,妳別待太晚,最近這附近晚上不太安全。」

「嗯。」她頭也不抬的應了聲,一心只想快點把工作做完,壓根沒認真聽同事說的話。

噠噠噠……

敲鍵盤的聲音在安靜的辦公室裡不斷地響著,是辦公室裡唯一的聲音,看樣子大家都下班了,只剩下她一人。她一邊工作,一邊忖度著。

才這麼想著,一個聲音突如其來的冒了出來,把她嚇了一大跳。

「妳又在幫誰做事?」

「嚇!」她驚叫一聲,迅速抬起頭來,瞪著無聲無息突然來到她身後的傢伙,發火的叫道:「你幹什麼?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妳做了什麼虧心事,這麼怕人嚇?」閔克揚說。

芮妙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頭繼續工作,懶得理他。

閔克揚這傢伙就是害她經常加班的罪魁禍首,也是公司裡的超級業務。

他是在兩年前進公司的員工,算是她的後輩,但卻一點都不懂得尊敬前輩,再加上他的業績又老是全公司第一名,就更加目中無人了。

所以即使他們倆算是夥伴,她也經常因為他高人一等的業績而領到高人一等的分紅獎金,但她還是不喜歡他這個人,非常的不喜歡。

「喂,你幹什麼?」Key in到一半的資料突然從眼前被抽走,讓她轉頭怒視他。

「這應該是李傑勇的工作吧?為什麼是妳在做?」他看了下手中資料,皺眉問她。

「要你管!」她將資料從他手中搶回來繼續工作。

「如果妳太閒,我可以找工作給妳做。」

她倏然轉頭瞪他。

「不過我想妳不是太閒,而是太想做李傑勇的助理,想近水樓台先得月對不對?可惜好像太遲了,人家已經有女朋友了。」他向後靠坐在辦公桌邊緣,像是沒事找事做般的與她閒聊道。

她被他最後一句話砸得眼冒金星。

「什麼女朋友?他和他女朋友已經分手了,他上回親口跟我說的!」她瞠眼叫道。

「分手的是前女友,我說的是現任女朋友。」他輕快的說。

「他才和女朋友分手不到一個月,哪來的現任女朋友?」她怒目瞪他。

他撇了撇唇,吐出一個名字,「林美芬。」

「你騙人!」她難以置信的叫道。林美芬?李傑勇的業務助理?

「當我吃飽太閒了嗎?幹麼要騙妳?」他一臉無聊的表情。

芮妙華被他說得啞口無言。

沒錯,他幹麼要騙她?這傢伙全身上下沒什麼優點,勉強要說有就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會道聽塗說,背著別人亂八卦、胡說八道,還算是個有口德的人——當然,對她除外。

所以說,李傑勇真的和林美芬在交往嗎?

為什麼沒有人跟她說,也沒聽過有關他們倆的任何謠言?

不,她還是不相信,況且距離她上回不小心撞見他和女朋友分手的畫面,也不過才半個多月而已不是嗎?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又交新的女朋友了?

「你是從哪裡聽說這件事的?」

「妳的打擊很大?」他以一臉好奇的表情不答反問的看著她。「妳真的那麼喜歡他?」

「走開。」她抿了抿唇,不想理他的轉頭說,再度敲起鍵盤工作了起來。

是真是假,明天她直接問李傑勇就知道了,犯不著問這傢伙,這傢伙只會對她落井下石而已。

可是李傑勇真的和林美芬在交往嗎?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他最近之所以會常請她幫忙加班做一些本該是他助理份內的工作,該不會就是為了他們倆要去約會,他的助理兼女朋友沒空加班,所以才找她幫忙吧?

如果是就太過份了!

不對,她幹麼為了閔克揚沒憑沒據的幾句話,就懷疑起他呢?李傑勇才不是一個如此不負責任又厚臉皮的人,她相信他不是。

「我很好奇妳到底喜歡他哪裡?」

再度響起的聲音讓她瞬間又皺緊眉頭。這傢伙怎麼還不走呀?

「他長得沒有我高,也沒有我帥,工作能力也輸我一大截,他到底有什麼好?女朋友能一個換一個,妳可以幫我解惑一下嗎?」他自吹自擂的問。

「因為他比你溫柔、比你體貼、比你友善、比你謙虛有禮、比你好太多太多了。」她頭也不抬,嘲諷的回答。

「是嗎?怎麼妳說的我都感受不到,是因為男女眼光大不同嗎?」

她撇了撇唇。搞不懂他今天到底是吃錯了什麼藥,怎麼這麼有聊天的興致?只可惜他找錯時機也找錯對象了。

「你可不可以走開,不要在這邊干擾我工作?」她轉頭瞪他。

「不行,因為妳是我的助理,不是李傑勇的。」他說著又再度伸手將她桌面上的資料全數拿走。

「喂!你幹什麼?」她伸手想將資料搶回來,卻撲空。

「把東西收拾一下,跟我走。」他命令。

「走去哪兒?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她非常不爽,再度伸直手想將他手上的資料搶回來,卻依然撲空。

「因為妳是我的助理。」

「現在已經下班了。」

「既然下班了,為什麼妳還待在公司裡浪費公司資源?」他挑眉問她。

她咬牙切齒的瞪他。真的很想叫他滾,公司又不是他的,他管這麼多幹什麼?

「東西還我,我帶回家做總行了吧?」她氣沖沖的朝他伸手道。

「不行。」

「你是故意找我麻煩是不是?」她怒不可遏的瞪眼。

「妳以為我吃飽撐著沒事做嗎?」他一臉不屑的表情。「我們是工作夥伴,妳任意將其他人的業務資料帶出公司,如果出了什麼事,妳以為我可以安然無恙的置身事外嗎?」

「會出什麼事?」冷哼一聲,露出一臉「你當我是三歲小孩,這麼好騙呀!」的表情。

「會出什麼事,或會不會出事,只有天知道,我只是在盡人事,以防萬一而已。」他聳聳肩,強詞奪理。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拖你下水,所以把資料還給我。」她瞪著他,伸手說。

閔克揚搖頭拒絕。

「你到底想怎樣啦?」她發火的吼道,「我已經答應李傑勇會幫他,況且這份資料是明天課長一早開會要用的,你想害課長、害我們整個業務二課被罵嗎?快點把資料還給我,不要再浪費我的時間了。」

說完,她驀然站起身來,惡狠狠的一把搶回在他手上的資料,然後防範的瞪著他,就怕他又出手搶奪。

不過他卻沒再找她麻煩,只是面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之後,便逕自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打開電腦。

不知他要做啥的芮妙華一臉納悶。他這個人向來很少留在公司加班的……

哼,管他要做啥,只要他不來干擾她工作就行了。

芮妙華收回瞪著他的防備目光,迅速地瞄了一下腕錶上的時間,差點沒詛咒出聲。

可惡,竟然九點半了?!

都是那傢伙害她浪費了一堆時間,要不然她本來估計十點左右就可以回家的,這下可能要加班到十點半了,真是可惡!

氣不過的轉頭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後,她這才深吸一口氣,開始專心的投入工作,然後逐漸忘了他的存在。

噠噠噠……

她的十指再度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著,沒有停歇,而時間就在她的敲打聲中一分一秒的流逝。

不知過了多久,她終於完成工作,不禁忘情的歡呼出聲,「耶!完成了!」她開心的叫道。

「妳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突如其來的聲響又把她嚇了一跳,她轉頭瞪向那早被她遺忘的傢伙,不甘示弱的反諷道:「到底是誰嚇誰呀?你為什麼還在這裡?」

「難道公司有規定,只有妳能加班,我不能加班嗎?」

她撇了撇唇,懶得再理他,逕自存檔、關機、收拾桌面,然後拿起皮包準備走人。

「祝你加班愉快,我先走了。」她朝他愉快的揮了揮手,落井下石完之後便腳步輕盈的走出公司大門,來到電梯前按下下樓按鍵。

電梯停在一樓,在她按下按鍵後緩緩地從一樓升了上來。

十五、十六、十七、十八——

叮!電梯門打開。

她舉步走了進去,轉身準備按樓層按鍵時,一道人影無聲無息的驀然出現在她眼前,動作迅速的閃進電梯裡的舉動又把她嚇了一跳。

看清楚來人後,她整個怒不可遏的伸手搥了他一記。

「閔克揚,你這可惡的傢伙,幹麼一直嚇我啦!」一個晚上被嚇一次就夠了,他卻接二連三的嚇她,真的是太過份了!

「誰嚇妳了?我不能搭電梯嗎?」他以一臉無辜的表情說,伸手按下一樓的按鍵。

電梯門關上,電梯開始往下降。

芮妙華不由自主的怒視著他,直到電梯抵達一樓,電梯門在「叮」的一聲後打開,她才收回怒瞪的視線。

「Lady first.」他朝她比了一個請的動作。

「看不出來你這麼有心。」她反諷的說,然後走出電梯。

「若這麼容易讓人看出來,我怕愛上我的人會更多。」他不要臉的答道。

「嘔~還好我沒吃晚餐,否則現在肯定吐出來。」

「妳沒吃晚餐?」他皺起眉頭。

「幹麼?關心我呀?」他明顯不贊同的語氣令她回頭看了他一眼。

「關心如果妳哪天因血糖不足餓得頭暈眼花,會搞砸了我交代的工作。」

「早知道你沒那麼好心。」她哼了聲。

「這種說法好像我有多壞心一樣。為了證實我也有副好心腸,妳想吃什麼?我請客。」

「我怕吃了會拉肚子。」

「要真會拉的話,妳已經拉過上百次、上千次了,也不差多這一回。」他沒好氣的撇唇道。

她惡狠狠地瞪他一眼。

「況且,就算真拉那也是店家的問題,不關我的事。」他繼續說。

「也許是你帶衰害的。」她忍不住嗆他。

他似笑非笑,「如果要比衰,妳應該高我一等吧?」

「屁話!」

「聽說前幾天妳被誤認是搶人家老公的第三者,還被找到公司來的正宮娘娘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她腳步一頓,轉頭看了他一眼,撇唇道:「想不到你這麼八卦。」

「基本上只要有耳朵的人都聽說過這件事,跟八不八卦無關。」

芮妙華冷冷地哼了一聲,不再答腔的逕自往前走,因為她一點也不想回想起那件衰事,那天外飛來的一巴掌令她至今想起來,臉頰都還有種隱隱作痛的感覺。

「無話可說嗎?」他走到她身邊與她並肩走。

「你要我說什麼?」她的語氣不善。

「例如前因後果呀?正所謂無風不起浪,不是嗎?」

她倏然轉身,連聲預告都沒有就抬起腿朝他踹過去。

閔克揚就像早有預感般,動作奇快的往後一跳,成功躲過她的攻擊。

一擊未中讓芮妙華想也不想換腳再攻擊,結果卻依然被他矯健的躲了開來。

他輕笑出聲,她卻只覺得更不爽,看樣子某人真的已經被她訓練有素了。

撇撇唇,她哼了一聲,轉身繼續往前走,卻突如其來的猛然發現一件事。

「你幹麼一路跟著我?」她霍然停下腳步,轉頭問他。

「誰跟著妳了,這條路只有妳能走,我不能走嗎?」他輕快的應道,逕自往前走。

這是一條路燈昏暗的漆黑巷子,也是一條通往捷運入口的捷徑,雖然比較漆黑恐怖,但可以省下約莫五分鐘的走路時間,而且多走幾次習慣昏暗不明的光線後,其實也不怎麼恐怖,因此知道有這條捷徑的人大多還是會走這條路去搭捷運。

「這是通往捷運站的路,你這個開車族走這條路是要去哪?」她跟上他。

「既然是通往捷運站,當然是要去搭捷運。」他理所當然的回答。

「你的車呢?」她好奇的問。

「修車廠。」

「哈哈哈……」她立即開懷大笑,落井下石的意味非常強烈。「是被撞到還是你撞人?現在你還敢說我比較衰嗎?」

他沒有答腔,而她則一整個樂不可支。

然後在不知不覺間,平常像是永遠走不完的五分鐘漆黑路程,竟在與他鬥嘴間一眨眼就走完,他們走出暗巷,走入令人感到溫暖的明亮街燈下。

她的心情突然變好。

「你剛才不是說要請客?」她轉頭問他。

「不怕拉肚子了?」閔克揚挑了挑眉頭。

「請不請一句話。」她沒好氣的瞪眼。

「想吃什麼?」他看了她一眼問。

「那個。」她指向距離捷運站入口處不遠的永和豆漿店,早相好了目標。「時間不早加上明天還要上班,所以今天就便宜你了。」這就叫做得了便宜還賣乖。

他翻了翻白眼,二話不說的往那間店走去。

芮妙華開心的追上他。雖然有些意外他這回怎會沒再與她鬥嘴,如此乾脆?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因為她的腦袋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列起她想吃的選單了。

湯包、煎餃、牛肉餡餅、豆漿……哇,她口水快流下來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欲知路人甲賈菲菲是如何出清、遇上真愛,請看花園系列508路人甲乙丙丁之一《否極愛情來~路人甲》

TOP

雜事纏身的結果      金萱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謝謝

TOP

謝謝分享

TOP

好像挺好看

TOP

thanks! =]

TOP

回復 1# dada

謝謝分享~~~

TOP

 看看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