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瓔《家有惡妻不懂事》

出版日期: 2011年2月24日

氣你、戀你、抓住你,芳心淪陷只為你;
想你、怨你、追回你,放下一切只要你。

想她羅靜萱,好歹也是個出身名門世家的嬌滴滴大小姐,
為什麼得在這偷偷觀察,那窮得寄人籬下的遠房「表哥」?
說來都怪那個谷丹楓!每天帶不同女人回家不說,
還敢在房裡一待就是一整天,氣得她只好親自「捉姦」,
決心把這「髒東西」趕出家門!沒想到,捉姦不成,
竟親眼目睹他跟「十兄弟」在DIY……她被嚇得逃跑,
卻也因此害谷丹楓「包袱款款欸」離開了;直到這時,
她才發現,原來自己的一顆心,早就遺落給谷丹楓了……
只是,十年後再相逢,谷丹峰變得沉穩挺拔,
為此她色誘谷丹楓生米煮成熟飯。誰知,成為谷太太后,
谷丹峰卻完全無視她這位嬌妻,公然和初戀情人出雙入對……
這可惡的臭男人,她羅靜萱不屑要!
可她都丟下離婚協議書走人了,谷丹峰為什麼要繼續糾纏她,
難道她這位不被愛的妻子,連不想愛了都不被准許嗎?

第一章

  她平生最恨三樣東西:上學、颱風和谷丹峰。

  她上學時候,總覺得快被壓抑得窒息了,所以她經常逃課;颱風她也不喜歡,因為遇到這樣的天氣,她都得待在家裡,不能和那些同學一起瘋、一起鬧了。

  至於谷丹峰,哦,他不是東西,但他是她最討厭的人!因為他經常可以左右她父母的想法,在她看來,利用別人的腦袋,可以!但是左右他人的想法,就太過份了!尤其是對她的自由逃課,產生限制的影響,她就更不能原諒他了!

  不過也沒關係,他很快就可以滾蛋了,並且將永遠滾出她的視線之外啦!嘿嘿。

  她裹著一件浴袍,躡手躡腳地穿過花園,半濕的髮絲,柔順地垂在肩頭,寬大的浴袍衣領處,露出精緻的鎖骨,往下便是微微賁起的圓丘,隱沒在衣襟裡,雖然不是「波濤洶湧」,但依舊引人遐思。

  隨意繫著的藍色浴袍,鬆鬆垮垮地掛在她身上,浴袍過膝,露出她白皙纖細的小腿,粉紅晶瑩的腳趾頭,則在拖鞋裡不安份地扭動;她悄無聲息地來到了,花園後的一間獨立木屋前,這裡原本是她家的溫室,也是她經常躲避爸媽嘮叨的「防彈城堡」,但自從這個「遠房親戚」谷丹峰來了之後,便被改造成他所需要的「書房」,她也就失去了她最後的一方「淨土」。

  想到等會兒,將谷丹峰和那個妖嬈女人捉姦在床時,他那張英俊臉上,可能會出現的難堪與羞辱的表情,她就有些小興奮;這也不能怪她,剛才她從三樓遠遠望去,發現有個妖嬈的女人,搖曳生姿地朝花園走去,大概是來找谷丹峰的。

  憑女人的直覺她就知道,他們一定有姦情!

  其實她心裡倒是很佩服谷丹峰,想不到看起來落魄邋遢的他,竟然那麼有女人緣!才在這裡讀了一個學期的高中,他全校的女同學,幾乎都來看望過他了!

  他也不是什麼超級天王啦……他只是爸媽口中那個遠房表哥,他本來不住在本市,雖然有親戚關係,但很少來往;因為他準備考她家附近一家國內首屈一指的藝術學院,所以才借住她家。

  遠房表姨不放心讓谷丹峰住宿舍或旅館,因此就讓讀高三最後一學年的他,投奔到她家來借住;用她的話說就是,他一個小男生在外面,怕被人帶壞,自己人比較放心!

  小男生?怕變壞?她哼哼兩聲。

  在她看來,天知道他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整天套著破爛T恤、最耐磨的牛仔褲,一點也沒有她們家族的貴族氣質,她不禁懷疑,他其實是故意冒充親戚,來騙吃騙喝的!而且,還那麼花心……遠房表姨應該不用擔心,他會被人帶壞吧?別人不被他帶壞就不錯了!

  今天和以往不同的是,竟然有個看起來不太正經的女人來找他,而且進了書房這麼久,都還不出來……哼,鬼鬼祟祟的,肯定在做什麼壞事!她有些生氣地噘起嫣紅的小嘴,悻悻地想。

  其實,他除了喜歡招蜂引蝶之外,嚴格說起來,並沒有做出什麼十惡不赦的事來,但她就是不喜歡他看著自己時,總會帶著探究的眼神,好像要把她所有的偽裝都扒下來一樣,讓她無處躲藏。

  太放肆了!她不喜歡別人這麼大膽地盯著自己,也不喜歡自己對這個「花花公子」這麼關注。

  「討厭,害我來不及穿上衣服!」她一邊四處張望有沒有人,一邊還不忘詛咒那個可惡的人。

  至於為什麼她從窗戶看見那女人往木屋去,便著急得從浴室裡跑了出來,連衣服都來不及換上,就裹著浴袍飛奔而至,她根本就無暇去理會;當然,她更沒想到,此刻的自己,竟是一副吃醋妒婦打算「捉姦在床」的急切模樣!她一心只想著,她要當場逮住谷丹峰的「姦情」,並以此為借口,好讓他早點滾出她家去!

  她走到木屋前,見四下沒人,便屏住呼吸、握住門把,悄無聲息地將門打開了一條縫,這一看之下,她差點驚呼出聲,慌忙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

  小木屋裡低掛著白熾燈,光線昏暗,白色的百葉窗已全部拉下,午後的陽光透過窗戶,把斑駁的樹影投印在窗簾上,而谷丹峰則拿著畫筆,站在房間的中央;在離他一公尺遠,黑色背景前的躺椅上,鋪著一塊白布,剛才她見到的妖嬈女人,正橫臥在白布上,朝著谷丹峰巧笑嫣然。

  他的房間裡有女人,並不奇怪,但讓她驚訝與氣憤的是,那個女人竟然沒穿衣服!

  妖嬈女人的眼睛轉向右側,頭部略微傾斜,因而右肩稍稍低垂,胸部高挺,線條凹凸有致,整個身子的美麗曲線,洋溢著一種青春的美感。

  而谷丹峰則專心致志地望著妖嬈女人,一會兒凝思,一會兒又聚精會神地低下頭來,手在面前的板子上,似乎在比劃著什麼;昏暗的光線在他立體的五官,打上了一層柔光,更顯得他的俊秀,雖然依舊只是一身簡單樸素的裝束,但絲毫不影響他俊逸的氣質。

  他還在低頭作準備工作,躺椅上的裸女,卻有些按捺不住,用纖細的手,輕輕地撫弄著自己的脖頸,眼梢帶著些許的挑逗和期盼,只是他並不為所動,只是淡然地掃視了裸女一眼,說:「我們開始吧。」

  「這樣就開始啦?」站在門口的她,一聽就火大,正要開口怒斥他太齷齪,竟然如此膽大包天,敢在她家做苟且的齷齪事;但還沒等她開口,躺在黑色佈景前的裸女,覺得身上有些涼意,一回頭,正好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她!

  「啊……」裸女驚呼一聲,從躺椅上坐了起來;而她也猛衝了進去,站在屋子中央,對著遠房表哥大喊一聲說:「谷丹峰!看你這次還有什麼話說?」

  谷丹峰也被她突然的闖入嚇了一跳,他望著她,有些詫異地問:「表妹,你、你來做什麼?」

  「別叫我表妹,我才沒有你這種表哥呢!」她氣哼哼地說道;「你還有廉恥之心嗎?竟然敢帶女人回家做這種事!」

  難得他的俊臉也有些紅,他有些困窘道:「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看你總是一副道貌岸然的好學生模樣,只有我知道,你根本不是什麼好人!」青春期的少女生起氣來,簡直是口不擇言。

  果然,他猛地抬起頭來,看著她說:「我為什麼不是好人?」

  「你玩弄女人、鬼鬼祟祟!在我爸、我媽面前總是裝模作樣,反正……你不是個好人!」她咬著紅唇,細數他的罪狀。

  「玩弄女人、裝模作樣?我什麼時候做過這種事了?」他那句醞釀許久的高聲質問,終於爆發了出來。

  「喂!你都被我當場逮到了,還要嘴硬?」她叉著胳膊,嘲弄地朝那個裸女不屑地努努嘴。

  「麻煩你看清楚,我在做什麼!」他冷冷地憤然說道,聲音裡有著少年自尊被損傷的孤傲與怒氣。

  她這才用理性的目光,看了看屋子裡的一切,特別是他面前,她發現那裡有塊白色的畫布,被固定在畫板上,而旁邊桌上大大小小的畫筆一字排開,五彩斑斕的顏料,也一一調好了。

  畫布上已經勾勒出了素描,只等上色,這幅畫上所描繪的,是一個浴後休息中的裸女形象,為了加強橫臥裸女的線條與肌膚美,他還特地用鉛筆在裸女身下,畫了一塊獸皮,使形象的魅惑力帶著某種野性;他所畫的裸女,舒展地躺在獸皮上,動作很優美,帶著一種朦朧美。

  原來他是在畫人體藝術肖像。

  她白皙水潤的俏臉,「轟」地轉眼間染上一抹深紅,若不是身上還穿著浴袍,否則他肯定能看見,紅暈由她的腳底板蔓延到後腦勺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向來精明的小腦袋,怎麼一遇見這個男人,就全都起不了作用?害她在他面前盡做些蠢事……

  「你……我……誰教你做這種事,不鎖門的?」她口不擇言地反駁道,努力將羞窘的思緒平息下來,這樣才能使她不至於要找個地洞鑽下去。

  「我又沒做什麼虧心事,為什麼要鎖門?」他看著自己的這位遠房表妹搖搖頭,她是個外表柔弱,實則詭計多端的問題少女,如果說要比誰會假裝,桂冠肯定是她的!因為他被安排和她一起住在三樓,佔地利條件的他,見過她好幾次裝病逃課,還騙遠房表姨她在同學家過夜,實際上卻是和一群瘋狂的男同學半夜去飆車;他還知道,她只要考試成績不好,都是她自己冒充父母,在考卷意見書上簽字的,還知道……

  就因為被他知曉她太多的秘密,所以她一直慫恿遠房表姨父和表姨,讓他搬出和她同住的那層樓,理由就是,她和他都成年了,必須要保持距離;他倒是沒有半句多言,便自動搬離了主屋,誰教他是寄人籬下呢?

  他的父母雖然和遠房表姨同一個家族出身,但父母這邊早就已經沒落了,連他上高中的學費,也是費盡周折才籌集到的;他其實很憐憫和疼惜自己的母親,為了面子問題,不惜找上其實根本就沒有血緣關係的遠房表姨,而且,白吃白住就算了,何必用「怕他學壞」這種幼稚的借口呢?

  到花園的木屋裡居住,這樣也好,他也落個清靜;只是,這個他該叫作「遠房表妹」的女孩,總是不放過他,甚至連他躲到了木屋裡,她都不肯罷休。

  她真的是被嬌寵慣了!就連這次,明明是她誤闖進來、打擾了他們,她卻依舊有理;他望著她憤然的樣子,一言不發。

  驚擾了他們是小事,若是把米雪兒氣跑了,那可就麻煩了,他打工半天才賺到請模特兒的酬勞,米雪兒還是半贈送的友情價,他才能請得起呢!當然,其實不乏自動送上門來的女生,但他卻不想招惹她們。

  他必須完成這幅畫作,因為學校打算推薦他的作品,去參加人體藝術展,這可是被藝術學院招生老師認可的大好機會,學校方面已經強調過好幾遍了;他也明白這次創作的重要性,現在他只希望這個表妹能快點走開,好讓他完成作品。

  

  他沒有出聲,可身為模特兒的妖嬈女子,米雪兒,卻不幹了!她斜眼看著這個表妹,塗得妖艷的紅唇,冷然地吐出一句:「峰,我們開始吧!不要被外人打擾,我覺得有點冷……」

  他回神過來,只說了一句:「好。」於是低著頭開始作畫。

  米雪兒佔了上風,不由得有點小得意,她看了看還穿著浴袍的丫頭表妹,嘲笑般多嘴說了一句:「不過是個黃毛丫頭,都還沒發育完全呢!她怎麼曉得什麼是人體藝術?」

  這狹小屋子裡三個人,一個躺著、一個畫著,剩下一個被躺著的裸女激怒了,「喂!你說什麼?誰是還沒發育完全的黃毛丫頭?」表妹衝到米雪兒面前質問著道。

  米雪兒掩著嘴吃吃笑,說:「不就是你嗎?不然,你也脫了浴袍讓我看看啊……」言語裡充滿挑釁的意味,還示威地挺了挺傲人的胸部,眼角餘光卻是看著一動不動的谷丹峰,希望他也能看到她的嬌媚姿態。

  米雪兒的挑釁舉動,更讓這表妹氣得胸前一起一伏,她本來張開口就要罵人,卻又忍住氣,說:「我為什麼要在你面前脫衣服?我又不是你!你難道不覺得,脫光衣服讓別人畫,很下賤嗎?」

  這句話說戳了米雪兒的弱點,因家境不好,需要當人體模特兒賺學費的她,嘴唇翕動著,幾乎要哭出聲來;表妹見狀,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太過份,正要道歉時,卻聽見表哥谷丹峰的冷喝聲:「表妹,你快跟米雪兒道歉!」

  他這麼一說,表妹卻反而不願意道歉了,她哼了一聲,仰著頭,就是不理會。

  米雪兒紅著一張臉,哽咽著對谷丹峰說:「峰,算了,今天我沒心情,改天再畫吧……」說著,便起身穿上了衣服,怒氣沖沖地走了。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這下人跑了,你滿意了吧?」他看著米雪兒盛怒遠去的背影,回頭對表妹說道,一張俊臉甚是鐵青。

  「哼……」她依舊不答,高仰著頭,正準備從他面前離開,但她剛走兩步,便被他拉住了胳膊;雖然他還只是個十五、六歲的清瘦少年,但他的力氣卻很大。

  「喂!你幹嘛?」她轉身怒問他,他比她高了兩個頭,她只到他肩膀,他猛力拉住她,害她的鼻子撞上他的胸口,疼得幾乎要冒出眼淚來。

  他狠狠地盯著她半晌,她被他憤怒的眼神所驚嚇,不由得畏縮了一下;她從來沒見過他發這麼大的火!天啊,他該不會惱羞成怒,要殺了她滅口吧?

  他充滿怒火的眼神在她身上逡巡,看樣子,她方才是匆忙間從浴室裡跑出來的,一身寬大的浴袍沒有完全繫好,只是鬆鬆垮垮地套在身上,在她用力掙扎時,衣襟微微地敞開,露出她白皙的頸子和性感的鎖骨,還沒有擦乾的幾縷黑髮,順著白皙的脖頸,濕漉漉地貼在她精緻的鎖骨上,更顯得她白皙的肌膚晶瑩滑嫩。

  浴袍的領口很大,他可以清楚地看見她胸前的柔嫩肌膚,她雖然遮得嚴實,但是浴袍下露出的潔白小腿、圓潤的膝蓋、光滑的皮膚,讓他不由得聯想到,浴袍下的她,什麼也沒有穿……一股熱氣,不由自主地從他的小腹上升騰而起。

  身為一名血氣方剛的少年,他知曉自己此刻的衝動是什麼,他慌亂地放開了,緊握住她羸弱肩膀的手,甕聲甕氣地說:「你……出去!」

  「為什麼我要走?這裡是我小時候玩家家酒的地方!」她強烈抗議道。

  「是……這是你的地盤……」他咬緊唇,俊臉上閃過一抹難堪與困窘,他喃喃道:「你說的對,該滾開的人,是我……」說著,他默默地收拾畫筆,打算離開木屋。

  他突然沉寂下來的落寞,讓無理取鬧的她,覺得他有些可憐;她怔怔地看了他一會兒,才怯怯說:「喂,你是不是生氣了?」雖然她總是處處和他作對,但不知為什麼,此刻看到他落寞又有些可憐的樣子,她就沒來由地開始心軟了,也許,是……她做得有點太過份了吧?

  他沒有回答,只是動作凝重地捲著他手中的畫紙,將它擰成一團,猛地拋到了牆角。

  他用力的動作嚇了她一跳,半晌,她才說:「是不是影響到你的作業?」她知道他是學藝術的,這次的人體藝術畫對他來說,應該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否則他也不會發這麼大的火。

  他沒理會她,只是咬著牙、低著頭生悶氣;她訕訕地等待了一會兒,見他不吭聲,又說:「那、那我賠給你吧……」

  「賠?」他冷笑一聲,「用錢嗎?」是啊,反正她有的是錢,所以可以隨意將別人的自尊與顏面,踩在地上、肆意作踐,傷害到別人也不用道歉,反正用錢就可以擺平;但是,他不稀罕!

  「留著你的錢吧,我不需要!」他冷冷地說完,就開始收拾起畫板,順便也把那些畫筆都攏作一堆,拿了一個袋子來,隨意地往裡扔。

  「你、你是要離開這裡嗎?」她看著他收拾東西的動作,低低問道,心裡竟湧上了一股恐慌;其實,他走了不是更遂了她的心意?但她卻感到強烈的不捨與惶恐,好像最心愛的玩具,要被人拿走的那種驚惶與不甘。

  他沒有理會她,只顧著埋頭收拾自己的行李;見他轉身把床上的東西一卷,都塞到書包裡,她這才慌了起來,「喂!表……表哥……你、你不要走嘛!我……我……」她想向他認錯,但天生的矜持與自傲,讓她吐不出「對不起」這三個字。

  「以後我不會再來打擾了。」他粗略地收拾好自己簡單的行李,居高臨下冷淡地對她說完,轉身便要走;她情急之下,從後面一把抱住了他,「表哥,不要走!我賠你一幅畫!」

  「你怎麼賠?你都把米雪兒氣跑了,難道你要當我的人體模特兒?那可是要脫光衣服的……你不是說很下賤嗎?」他站住,轉身看著她,嘲弄地問道。

  她下意識地用手掩住自己的胸口,遲疑了半晌,可是看見他帶著鄙夷的表情,正要開門出去,一股不知哪來的勇氣,讓她衝過去攔住了他,「表哥,你別走!我……我當你的人體模、模特兒好了……」話一說出口,不僅是他,連她自己也呆愣住了。

  他怔了一下,以為自己幻聽了,卻看見面前因為緊張而羞怯的小人兒,站在他面前堅決不讓他走開。

  他蹙起劍眉,冷冷地說:「讓開!我沒空跟你開玩笑。」

  「我……我、我沒有跟你開玩笑……」她有些哆嗦地說著話,用一隻手拉住他的手,另一隻顫抖的手在身上的浴袍外摸索,手心裡全都是汗。

  「放手!我要走了,以後不會再來打擾你和表姨、表姨丈,你也可以放心了……」他說著,抽出被她緊握的手,極力忽略被她滑膩小手握住的顫慄與舒爽的感覺。

  「你……你看我適不適合吧!」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股勇氣,讓她在瞬間作了決定,她深吸一口氣,克制住自己的發抖,用纖細的指尖,輕輕地拉開浴袍的帶子,任由身上的浴袍半遮半掩地滑落到肩膀下,露出了白皙而圓潤的肩頭。

  米雪兒說錯了,他的表妹並不是發育未完全的黃毛丫頭,她已經是含苞待放的花朵了。

  「你……」他有些措手不及,第一個反應就是想拉開門出去,但她用懇求的大眼睛看著他,他只能愣愣地被她拉著,回到了屋子中央。

  「我……你畫我吧……」她認真地對他說:「相信我,我……我會是個好模特兒的……」她修長的腿,緊張得都有些抽筋了。

  她說得對,她的確是個好模特兒,絕無僅有的。

  羞澀地褪去藍色浴袍的她,如同抽絲剝繭般,一點一點露出發育良好的少女胴體,當僅有的遮蔽物掉落在地上時,他被她完美無瑕的少女身體驚艷住了。

  她羞怯得幾乎抬不起頭來,但小臉上卻帶著堅決的表情,在遮掩了半晌過後,她還是紅著臉放開了手,將自己的身體完全袒露在他面前;她那形狀如水蜜桃的胸部,微微上翹,粉紅色的乳暈、纖細的腰肢、圓圓的肚臍眼,還有那修長筆直的雙腿,都毫無遮蔽地展現在他的面前;她白皙晶瑩的身體,幾乎會讓所有的男人迷戀,也讓他為之窒息。

  她長髮盈散在白布上,一隻手支在黑色背景前躺椅的扶手上,臉朝一側望去,另一隻手貼在胸前,雖然體態婀娜的身子不著寸縷,但她依舊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氣度。

  這已經不是寫生之作,那優美的人體,使整個畫面充溢著象徵性的光輝,讓他幾乎無法平靜下來,他滾燙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她望著他,眼神明亮,幾乎像耀眼的星星,撩亂了他的心湖;他自小學畫,在他眼中的性感,是那若隱若現間的那一種衝動,而她完美地詮釋了他想要的人體效果。

  「還不快畫?」她輕輕地對他說,表情放鬆,顫抖的聲音,卻洩露了她心裡的緊張與惶恐,但她並沒有退縮;也許,換自己成了他的模特兒,才是最完美的吧!她很有自信。

  他在深呼吸,有些發顫的畫筆終於落在了白色的畫布上,屋子裡靜謐無聲,只有畫筆的沙沙作響,還有兩人微帶著急促的呼吸聲。

  原來這麼維持著同一個姿勢,是這麼累人的一件事,她勉強堅持了很久,但終於還是忍不住出聲了:「好了沒?」

  她的嬌嗔,換來了他有些惶惑的聲音,「快……快好了……」她於是一動不動了。

  又堅持了許久,她問:「應該好了吧?」

  他沒有回答。

  她有些好奇地望向他,卻和他火辣辣直視的眼神,碰了個正著,面對著他灼熱的眼神,她不自然地用手遮擋著自己的胸,並微微側過身去,以擋住自己兩腿之間的春光。

  他也慌忙移轉開視線,俊臉紅得一塌糊塗。

  「你、你……究竟畫好了沒?」她低低問他,聲音小得像蚊子叫。

  「好……好了……」他沙啞地回答她,連抬起頭看她的勇氣都沒有;她站起身來,披上了浴袍,走到他身邊看他的畫。

  他的人物肖像畫所展示的細緻入微的洞察力,是極其敏銳的,在技巧上,還比一些大師級的作品更加穩健有力;讓她驚奇的是,畫布上的她並不是躺著的,而是站著的。

  他將她畫在一塊狹長的豎板上,背景素淡,人體佔滿畫面空間,成了獨立的裸體油畫傑作;細節的處理是精心構思的,畫上的她,左手去摘樹上的果子,右手扶在一枝樹枝上,雙腳一前一後,似在行走,姿態婀娜,顯示了女性的嫵媚。

  「你畫的是什麼?」她問著他。

  聞到她身上散發的少女自然清香,他的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她在說什麼,直到她重新問了他一遍,他才反應過來,「哦,我……我畫的是夏娃……」

  「夏娃?」她疑惑地看著畫布上,和她面目相似的偷吃禁果的夏娃,問他:「那亞當呢?」

  「等我以後再找男模特兒畫……」他的臉可疑地紅得發紫。

  「這樣就可以了嗎?」她問他,她的浴袍還是沒繫好,僅在前襟處打個簡易的蝴蝶結,因為傾身向前,浴袍前襟隨著她的動作,不時敞開來,白皙的雙乳呼之欲出,那粉紅嬌嫩的蓓蕾也若隱若現,修長的小腿不時從下襬露出來,他這才發現她光著腳。

  「嗯……好了。」他有些困難地回答她:「謝謝你……」

  她還以微微一笑。

  近距離看她,他才發現,刁蠻的她,其實有一張很美麗光潔的臉,眉目如畫、小嘴紅潤,看起來就像一顆新鮮嬌嫩的紅櫻桃一般,讓人想含在嘴裡慢慢品嚐。

  因為年輕而異常容易衝動的他,覺得全身的血液都衝到了腦子裡,幾乎要控制不住衝上前去,好好品嚐那種綿軟而香甜的滋味;他深吸一口氣,覺得胸口憋得都要爆炸了。

  他的喉嚨沙啞,正要開口說什麼,突然面前一片漆黑,停電了!

  「啊……」他聽得她一聲尖叫,整個人撲到了他的懷抱中,黑暗裡,他的嗅覺和觸覺格外靈敏,只覺得她在他懷抱中不住地打顫,抖得如同風中的樹葉。

  她的身體幾乎毫無縫隙地緊壓著他,她撲在他的懷裡,雙手環抱著他的腰,他下意識地也伸手摟住她纖細的腰肢,她的身體柔軟且具有彈性,不時散發著淡淡的少女清香,讓他的心猶如在打鼓一般。

  而她豐盈的胸,緊緊貼在他散發著熱氣的胸膛,那種柔滑細膩的飽脹觸感,讓正值青春衝動期的他,幾乎無法呼吸,讓他直想把這具誘人的身體緊緊壓在身下,然後……然後瘋狂地佔有!可很快的,他就為自己竟然產生這麼齷齪的念頭,而感到羞愧不已。

  「你……你怕黑嗎?」他困難地問她,試圖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他全身的血液,集中在他身下的某一點上,硬得難受至極。

  「嗯!我怕黑……黑夜裡有鬼……」她害怕得全身打顫,更加摟緊他不放,也更要他的命;而她的臀部無助地抵著他的手移動,她聽到一陣細微的呻吟從他的喉嚨逸出,他的呼吸困難且急促。

  「表哥……你、你也怕黑嗎?」覺察到他的異常,她克制住自己的害怕,關切地問他。

  「我……」他語塞,臉上直髮燙,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

  幸好,供電很快就恢復了,他暗暗地鬆了口氣,飛快地放開了她,然後坐在椅子上,希望自己的窘態不那麼明顯。

  「謝謝你,表妹……」他克制著自己的粗喘,紅著臉對她說。

  「不客氣……」她如釋重負地說:「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了!那……」她偷眼看他,「我、我先回去了,爸媽要是找不到我,又要碎碎念了……」

  「嗯。」他坐著一動也不動,任由她從他身邊經過,也沒想著要起身送她;她微微有些失望,站在門口,她握住把手問他:「真的沒其它事需要幫忙嗎,表哥?」

  「沒什麼事了,真的,非常感謝你……」他朝她微笑,手裡拿著一張畫紙,隨意地放在他的小腹上,他英俊的臉因這個笑容而燦爛得讓人不敢直視。

  她紅著臉,心裡又羞又甜,開了門就趕緊出去;等她離開木屋後,他才低下頭來,只覺得自己的後背發熱得,像是被扎上燒紅的針芒,他將掩蓋在自己褲襠處的畫紙,稍稍挪開來,那裡早就搭起了一座「帳篷」,幾乎要頂破了褲子……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thanks

TOP

dada

谢谢分享

TOP

内容谢谢

TOP

谢谢:lol

TOP

null

谢谢分享

TOP

3q you i like

TOP

Emmazhou5960 發表於 2011-5-18 21:18


嚴禁只用表情符號作覆

TOP

null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