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打《魯將軍的女師》【四大將軍之一】

誰說西關的魯將軍戰無不勝、彷如天神神勇?
依她看哪,他根本就是個大老粗兼大色魔!
不但每天晚上喝得醉醺醺地對她手來腳來
嘴裏還狂喊著「小桃紅”——
可憐她白天要女扮男裝當他的軍師
晚上還得化身成另一個女人供他泄欲……
她還在想這種“兩面人”的日子不知要過多久
沒想到他根本早就知道她的身分
更知道每個夜裏在他身下嬌吟的女人是她!
就在這時,他的舊情人突然出現
那么……她這個冒牌的“小桃紅”是不是該退場一鞠躬?

楔子

  “海青國”位於中洲之中,地大物博、物產豐饒,自古即是鄰國的垂涎之地。

  明知疆土四面受敵,但海青國的百姓依然日日笙歌、歡聲笑語,因為他們知道只要有“冷、魯、花、飛”四大將軍鎮守邊關,海青國絕對安全無虞。

  南關有飛將軍——飛豫天,溫文爾雅、沉穩俊逸,擅長運籌幃幔之中,決勝千裏之外。

  東關有花將軍——花令,英姿煥發、俊美風流,擅長談笑間用兵,任強虜灰飛煙滅。

  西關有魯將軍——魯易,高大威猛、率性憨直,戰必親徵,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北關有冷將軍——冷訴,靜肅果敢、卓爾不群,功蓋寰區,“戰神”之名威震天下。

  這四大將軍雖然個性各異,卻是摯交好友。

  如何讓四大將軍不起異心、齊心為國,海青國的皇太後著實沒有少傷過腦筋,因為他們除了戰無不克、所向披靡之外,還有一個更要命的共同點——堅決履行“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的古訓……

  要讓這四大將軍服服帖帖,除了使用“以柔克剛”之法,皇太後實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所以只好忍痛將自己最寵愛的四位貼身女侍——醫侍“青嵐”、劍待“紫煙”、書侍“白華”、舞侍“紅需”割愛,讓她們悄悄前去各個陣營,將這四大將軍一舉成擒!

TOP

第一章

  西關是海青國的西部邊防重鎮,與中洲極西之地的摩尼國只隔著一片滾滾黃沙。黃沙的這頭,有綠洲、有水草、有山嶺;而黃沙的那頭,除了黃沙還是黃沙。

  因此,摩尼國人多少年來都覬覦著海青國的富饒,不時以武力犯境,以魯易將軍為首的西關邊防戰士,便是肩負著抵擋摩尼國入侵的第一道關卡。  

  傳聞魯將軍手執雙鞭、英雄蓋世,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傳聞魯將軍身長七尺,騎在馬上猶如天神橫空出世,敵人見之莫不膽寒……

  但奇怪的是,現在的西關遠遠望去卻像是個丐幫聚集所,只見將士們或坐或臥、或笑或鬧,有的還打著酒喝,一點也沒有“第一邊防”應該具備的敬肅與軍紀……  

  在這種懶散的氣氛下,突然有一聲驚天怒吼在西關的營口門前響起。“什么?你他奶奶的給我再說一次!”

  “軍師!中洲府派來的軍師!”綽號“老兵陳”的士兵對著身旁快步如飛的高大身影嘆著氣,“魯老大,我都說第八次了,你到底還要我說幾次?”

  “到底是誰派這個狗屁軍師來的?”魯易瞪著大眼,一臉的氣憤難平,“誰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說我魯易需要軍師?”

  “人又不是我派的,我哪知道?”老兵陳沒好氣地用手指指魯易的將軍帳。“反正人就在裏面,你自己問不就好了,問我有個屁用?”

  “早知道問你沒屁用!”望著帳前擠滿看熱鬧的人潮,魯易臉色更是難看。他奶奶的!到底是哪個王八羔子,竟敢用這種法子當面給他難看?

  全天下都知道他魯易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是個從未戰敗過的“常勝將軍”;派軍師來給他,分明是故意拐彎取笑他識字不多、是個大老粗!

  他奶奶的!要讓他知道是誰幹的好事,他非把那個人給大卸八塊不町,否則他不叫魯易!

  “你們閒著沒事不會回家抱姑娘去,全擠在這裏幹嘛?都給我滾!”魯易一邊咆哮一邊大步走向自己的營帳,順手把看熱鬧的人一個個往外扔。

  魯易氣壯山河地抖開帳簾,橫眉豎目地瞪著帳內,正準備給來人一個下馬威,沒想到坐在自己帳內的居然是個穿著一身灰黑色布棉抱、頭套棉帽、個頭嬌小的人影,他整個人愣住了。

  突然,營帳內又傳出一聲怒吼。“什么他奶奶的什么軍師?分明是個還沒斷奶的娃子!”

  就見一直跟在魯易身後的老兵陳在這聲怒吼後忽然飛到帳外!他沒事般地拍拍自己身上的塵土,又走回帳內,指著坐在案前目瞪口呆的白華。“魯老大,真的是他,他有委任狀。”

  “委任狀?”魯易兇神惡煞地瞪著跟前這個乳臭未幹的小娃子,“什么狗屁委任狀?”

  輕輕皺起眉頭,白華望著眼前這個她必須仰起頭才看得到臉的壯碩漢子,對他一路由營口至帳口都沒停過的吼叫聲及粗俗話語相當不以為然。

  但半晌後,她還是不情不願地站起身來,由懷中掏出委任狀遞過去給對面的這只大熊。但她真的懷疑他是不是認得上頭所寫的字。

  早聽人說西關的魯易人如其名,又粗魯又沒氣質,所帶的軍士也都是一個德行,她原先還不信,可今日一見果真如此!

  唉!她怎么會這樣倒霉,居然要當這個人的軍師……

  “你幹什么?”白華突然發現自己的身子被提到半空中,立刻又驚又恐地叫著。

  “就你這娃子……”魯易正想比照平常人一把將這個小娃子丟出營帳時,聲音突然整個中斷。

  因為他聞到一陣獨屬於女人的濃鬱香氣由這個“軍師”身上散發出來!

  “你們聞到什么味道沒有?”魯易用手拎著白華的腰帶,回過頭粗聲問著身後的軍士們。

  “魯老大,什么味道?”老兵陳納悶地問。

  “我……我三個月沒洗澡了,是不是我?”突然,一個小兵不好意思地搔著頭往後退了三步。

  “滾你的蛋!”一陣低咒後,那個小兵被魯易一腳踹出了十米遠。

  將注意力回到自己手裏拎著的人身上,魯易又努力地嗅了嗅,發現那個香氣確實是由這個“軍師”身上傳出來的,並且還是那樣濃鬱,他真的很懷疑為什么其他人都沒聞到。

  等等……這個娃子不是娃子!掂掂手上輕得像沒有重量似的體重,魯易瞇起了眼,開始仔細打量著那個比他巴掌還小的臉。

  白凈的臉蛋、細而清秀的柳眉、小小的嘴、小小的鼻、長長的睫毛,什么都小,就是那雙眼睛又大又明亮……這根本是個女娃子嘛!

  “都出去!”皺起眉,魯易回身一吼,用了個掃堂腿把所有人都掃出帳外後,把白華丟到一層厚厚的毛氈上。

  “你說你來做什么?”

  “當軍師……”覺得自己的身子骨都快散了,白華輕輕呻吟著,但還是連忙回過神來摸摸自己的頭。還好,帽子沒掉!

  “就你這樣子當軍師?我呸!”魯易沒好氣地高聲咒罵著,“你根本就是個……”

  等一下!他幹嘛揭穿她呢?他為什么不來個將計就計。然後徹底調查她背後的主使者是誰呢?

  更何況……仔細打量著白華,魯易突然壞壞地笑了起來,這女娃長得其實還挺可人的,眼是眼、眉是眉,就是不知道身段如何……

  “你幹嘛一直盯著我?”望著魯易眼中突然出現一股不懷好意的神情,白華渾身一陣戰栗。“如果你不需要軍師,我走就是了!”

  白華趕忙爬起身往帳門走去,她沒必要為了這個魯男子犧牲,反正他拒絕軍師又不是她的問題。她回去據實以報,皇太後肯定不會怪罪於她。

  更何況,這個人真的好粗俗啊!她在宮中待了那么久,從沒見過這么粗俗的男人,宮裏的男人們哪個不是秀秀氣氣、溫溫文文的,哪有這樣開口、閉口都是粗話的!

  “等一下,我有說我不要嗎?”就在白華即將步出營帳時,一條鞭子卷住了她的右手,她“呼”地一聲飛了起來,直直飛到魯易懷中。

  “你幹什么?”白華嚇壞了,在魯易懷中拼命掙扎著,“放開我!”

  “大家都是男人,你怕什么啊?”望著白華驚慌失措的眼眸,魯易假裝好意地拍拍她的臉頰、她的胸和她的屁股,“你身上灰塵很多啊!”  

  “快放手!”拼命捶著魯易的胸膛,但白華卻覺得自己像打在一堵墻上,他一點事都沒有,可是她的手都痛了。“要不我……”

  “要不你怎么樣?”望著紅了一半的眼眶,魯易心中更是開心。太好了!他還愁著日子過得無聊呢!想不到就有人給他送來開心果了!

  “你……”看著魯易那副幸災樂禍、詭計橫生的狡詐模樣,白華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噙著淚水瞪著他,“我不想當你的軍師了!”

  “那可不行!”魯易呵呵地笑了起來,笑得很邪惡,“海青國中洲府派來的軍師。我怎么可能不要呢?怎么敢不要呢?”

  “你剛剛明明不要的,我聽到的!”

  “有嗎?”魯易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白華淚汪汪的大眼,“我怎么沒聽到?”  

  堂堂一個大將軍怎么會如此厚顏無恥?白華簡直不敢相信,但事已至此,她又能怎么樣呢?一來不能違抗皇太後的命令,一來也無法自己由西關走回中洲府。

  望著那張嘻皮笑臉,白華在心底長嘆了一口氣,“既然如此,我們先來個約法三章!”

  “約法三章?”魯易眨了眨眼,饒有興味地重復白華的話。

  “就是說我跟你之間做一個協定,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話,就必須遵守。”白華在心中嘆了口氣然後解釋著。

  “是嗎?”聽著白華的解釋,魯易心底直想發笑,難不成這女娃真當他文盲到連話都聽不懂的地步?“哪三章啊?”

  “第一,你必須每天抽出兩個時辰的時間來識字及學習兵法;第二,以後不許口吐穢言;第三,你必須將西關軍力布置讓我知道,若遇戰時。我要參加任何一次戰前會議。”白華將心中早就想好的幾個重點娓娓道來,“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們就擊掌為誓。”

  “沒問題!”魯易二話不說地點頭,一把捉住白華伸過來擊掌的滑膩小手,望著手中那個比自己掌心還小的手,他低聲笑了起來,“那我也跟你來個約法四章!”

  “什么?”白華有些微愣。

  “第一,沒有我的命令不可隨意離營,或在營中閒逛;第二,不許與營中弟兄勾肩搭背、閒話家常,破壞他們的良好軍紀;第三,不許在我喝醉酒時在我耳旁嘮劈叨叨。”

  “第四呢?”白華覺得這三個條件雖然有些奇怪,但尚可接受,因此她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第四就是……”魯易“嘿嘿”笑了起來。“你以後就住在我的營帳裏。”

  “什么?!”住在他的營帳裏?那她女扮男裝的秘密不就被發現了嗎?況且,當初中洲府的委任狀上明明寫明魯易必須給她單人的營帳啊!

  “你不是我的軍師嗎?我們會有很多軍機大事要商量啊!”魯易裝成一副不明白地為什么如此訝異的模樣,“如果你跟其他弟兄們住在一個帳裏,我找你多麻煩?”

  什么?!跟其他弟兄們住在一個帳裏?跟一群大男人擠在一起?

  “我能不能有自己的營帳?”白華的聲音開始有點虛弱了。

  “當然可以。”魯易看著白華突然一亮的眼眸點點頭,“不過得等你立了大功之後,否則其他弟兄們見你一來就有自己的營帳,他們會心理不平衡的!你要知道,帶著一班大老粗可不是領著他們操練打仗而己,還得顧及他們的心理,很辛苦的……”

  怎么會這樣?

  坐在魯易的內帳裏,白華望著一班兵士進進出出的,一些人把她由中洲府帶來的書塞進帳內,一些人則忙著在那張大床旁架上一張小床。

  奇怪的是,當他們望著她時,眼中竟不約而同出現一抹同情。

  “小白軍師,這個給你。”突然,一開始將她帶人將軍帳中的老兵陳晃進內帳,塞了兩個布球在白華手裏。“魯老大打呼打得很嚴重,你把這個塞到耳朵裏長就不會睡不著了。”

  “小白軍師,這也拿去!”另一個老兵拿了一瓶止傷藥塞到白華手裏,“魯老大睡覺的時候會踢人,你自求多福吧!”

  什么?他不但會打呼,睡覺還踢人?白華覺得自己快暈了,在接受眾多軍士們的輪番“饋贈”及“吉言”之後,她手中已經無法再拿任何東西了。

  就在這時,魯易中氣十足的狂吼聲突然又在帳外響起。“弟兄們,今天給小白軍師接風洗塵,誰他奶奶的不喝醉,誰就不是男人!”

  歡呼聲由帳內傳到帳外,再從營內傳到營外,就見所有的軍士都狂嘯著往校場上衝去,那聲音震得白華連耳朵都發疼了。

  但白華並沒有捂住耳朵,她努力地忍住疼痛專注傾聽著,因為這是用生命捍衛著海青國西部疆土的將士之聲!

  “小白,走了!”不知過了多久,白華突然發現自己被人拎了起來。

  “你幹什么?放開我啦!”白華拼命掙扎著,卻發現自己的反抗一點也無濟於事,因為有如巨人般的魯易正笑顏逐開地像拎小雞一樣拎著她的腰帶,將她放坐到他的肩膀上,大步來到人滿為患的校場。

  “弟兄們。讓小白軍師看看你們的氣魄!”望著校場上熱鬧的景象,魯易滿意地大吼一聲。

  “小白!小白!小白!小白!”所有軍士們都用筷子敲打酒碗,呼聲響徹雲霄,再度將白華的耳朵震得嗡嗡作響。

  “喝!給我用力地喝!誰不給我用心喝,我就他奶奶的把誰丟到沙漠裏喂狗!”魯易哈哈大笑著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先喝了一大口酒,然後將碗遞給身旁的白華。“喝!”

  望著那個裝得下自己幾天份飯菜的碗,白華的臉有些微白,“我……”

  “不給面子?”瞪著白華吞吞吐吐的模樣,魯易的臉沉了下來。

  “我喝、我喝!”被魯易兇惡的臉嚇得手足無措,白華連忙接過大碗,但才輕啜了一口,她的臉便整個皺了起來。好辣啊!

  這哪是酒啊?簡直就是辣椒水嘛!

  看著白華皺成一團的小臉,魯易樂得大笑起來,然後拎起一只大雞腿塞到她的手裏。“吃!”

  “我吃不下了……”白華覺得自己的胃像被火燒著一樣,忍不住呻吟著。

  “吃不下了?”魯易的眼睛又瞇了起來,“就你這德行,配當西關的軍師嗎?比娘兒們還不如,你幹脆當娘兒們好了,當什么軍師!”

  “我吃、我吃!”白華苦著一張臉,抽出懷中的手絹包住雞腿,輕輕地啃了起來。  

  還好,接下來魯易便不再強迫白華做任何事,她一邊咬著大雞腿,一邊望著校場上又叫又鬧、又喝又跳的兵士們。

  剛開始時,白華還覺得有趣,但一直到夜半,望著整個軍營的人依然沉浸在酒鄉之中,她的心中突然有些擔憂。

  “這樣行嗎?”隱忍了許久後,白華悄聲問著身旁一碗接著一碗喝著酒的魯易,“將士們都喝成這樣,萬一敵人……”

  “喝你的酒,哪來那么多廢話!”魯易瞪了白華一眼,將一碗酒倒入她的嘴裏,讓她的胃又是一陣熱辣。

  這輩子沒喝過這么烈、這么多的酒,就算白華再擔心,她也無力過問了,因為她開始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昏昏沉沉,眼前的東西看起來既朦朧又模糊……

  魯易什么時候離席的,白華一點也不知道,她只知道當他的聲音再度在她身旁響起時,她已經好困好困了!

  “我不要喝了,也不要吃了啦……不要了啦……”當魯易把白華抱起來時,她不斷低喃著。

  望著白華紅著臉、閉著眼撒嬌的俏模樣,魯易的眼中充滿了笑意。盡管喝了那么多的酒,但此刻的他眼眸依然如黑夜裏的星光,清澈璀燦無比。

  魯易對身旁的老兵陳低聲吩咐了幾聲,老兵陳走到校場上低喝一聲,所有的軍士一個個像沒事般地站了起來,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我不要喝了啦……”當魯易將白華放到她的小床上時,她依然呢喃著。

  “醒醒!”魯易又好笑又好氣地輕輕拍著白華的臉頰,“我有話問你。”

  “你不要吵我啦……”白華根本什么都不想管了,只想好好睡一覺。“你要幹什么就幹什么,不要吵我……”

  “你說的哦!那我就幹什么了。”魯易自言自語地說著,然後一把將白華的帽子摘下。

  就見一頭烏黑的如絲長發如瀑布般披散而下,襯得她細嫩的臉龐更加白皙,而她頰旁因酒意而飛起的兩抹紅雲、微微喘息著的紅唇,則讓她原本就標致的五官更顯嬌媚。

  “告訴我,是誰讓你到西關來的?”用拇指輕撫著白華的櫻唇,魯易有種想直接品嘗的衝動,但現在還不是時候,所以他只是用手指來回輕掃著。

  “中洲府讓我來的嘛……”白華迷迷蒙蒙地扭開臉,不知道為什么,她覺得臉上好熱好熱。

  “中洲府背後又是誰?”手指輕輕由白華的唇滑到她的頸項,魯易解開衣衫上的幾顆扣結,讓手指來到她雪白的鎖骨上。

  “我才不告訴你……”白華嘟著嘴說,在魯易輕咬著她的耳垂時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好癢哦……”

  “為什么不告訴我?”聽著白華如黃鶯出谷般的清脆笑聲,魯易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魯易拉開白華上身的衣裳,望著如凝脂般雪白的前胸,以及上頭那團礙眼的裹布!  

  皺起眉,魯易一把將那條礙眼的布扯碎……

  “天啊!你這樣小,居然有這樣美的身子……”魯易著迷地望著白華醉眼惺忪、裸著上身的嬌美模樣!

  正當魯易想把白華的衣服撕毀時,帳外突然傳來一聲低喝,“魯老大!”

  “什么事?”魯易嘆了口氣,將白華抱在懷中壓低了嗓音問著。  

  “南關飛將軍兩百裏加急文書!”

  “知道了!”

  霍地一聲站起身來,魯易粗手粗腳地將白華的衣服穿回身上,為她蓋上一床大大的毛皮被,在兩人的床間加了張簾幕,又長長地嘆了一口長氣,之後,才轉身踏出帳外。

  一出帳,魯易眼中立即射出一抹精光,在看過手下遞上的緊急文書之後,低喝一聲:“副官以上將士二帳聽令,違令者斬!”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thanks

TOP

thank you

TOP

谢谢…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 you

TOP

多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回復 3# dada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