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萱《否極愛情來~路人甲》【路人甲乙丙丁之一】

出版日期:2011年4月8日

我是賈菲菲,長相平凡綽號路人甲,三十歲了還乏人問津,
更可憐的是過了一個年,我簡直衰神上身──
老闆卷款潛逃我瞬間失業,身為會計更被人懷疑是共謀,
然後公交車緊急煞車,我又不小心摔壞別人的筆電,
一個高大酷帥、氣質像黑道大哥的男人正是苦主。
媽呀!他的蘋果送修至少一萬八,我戶頭卻剩不到一萬塊,
正想天要亡我時,沒想到這傢伙竟說可以用勞力抵債?!
打雜半個月,我不僅升為他的正式員工,薪水比從前多,
而且某天解救老闆於前女友「虎口」後,有幸同他喝一杯,
結果就這麼出運把他這黃金單身漢當下酒菜吞了……
明知他是擔心蹦出孩子,偷偷覬覦他的我還是答應做他女友,
可因為不夠愛,交往後只讓我覺得他有沒有我都沒差,
唉,不想做他情路上的路人甲,一知沒懷孕我馬上決定放手,
怎知他非但堅拒分手,居然還說「那我就讓妳懷孕」?!

愛上閔基書  金萱

    近來萱家裡有些事,老實說心情不是很好。

    但是,因為電視播了一部韓劇「謝謝你的愛」,讓萱的心情整個開朗起來。

    不過這並不是一部歡樂的爆笑劇,請大家不要誤會。

    事實上,萱在看見「謝謝你的愛」這部片的電視廣告時,一整個感覺就是不想看。

    因為心情不好的關係,萱比較想看些快樂輕鬆的片子,例如不久前演的「我的女友是九尾狐」,而不是哭哭啼啼的片子。

    可惜天不從人願,從「同伊」結束後就一整個韓劇荒,找不到好戲可看,所以萱就隨便亂看了一下「謝謝你的愛」,結果一看就上癮。

    這部韓劇原名叫「Thank you」,如果可以的話,萱希望大家能去看原音版的,因為電視上播出的剪輯版萱很不喜歡,再加上配音和翻譯實在是……算了,總之,八大所播的電視版,萱不推薦就對了。

    言歸正傳。

    萱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對這部「Thank you」的感覺,儘管角色設定很老梗,內容卻一點都不灑狗血,而且還充滿人性,是一部非常讓人省思的好片。

    編劇超強,演員超贊,但最讚的當然是飾演男主角閔基書(八大電視版翻作閔祈瑞)的張赫,簡直就是帥到快破表。

    萱不是一個會迷偶像的人,但這回真的被張赫迷得暈頭轉向,完全有種墜入愛河的感覺。

    只要有空,萱就不由自主的坐在電腦前盯著「Thank you」這部片,以及其相關MV、報導等,然後一顆心不斷地為劇中飾演閔基書的張赫撲通撲通的跳個不行,反正就是一整個著迷到不可自拔的程度就對了。

    這種感覺,說真的有點嚇人。

    但即使如此,萱的一顆心還是不受控制,不停的在心裡os怎麼會有人這麼帥、這麼迷人、這麼會演戲呀?

    尤其是他那雙眼睛、他的眼神與表情……嘖嘖嘖,真的是快要迷死人了啦,啊啊啊……

    好帥,好帥,好帥,張赫真的是太會演、太會演了啦,沒看過這部戲的人真的一定要去看,因為真的太太太好看了!

    然後,求大家千萬不要跟萱一樣愛上張赫飾演的閔基書,因為他是萱的,呵呵……

    那,咱們下本書再見了,掰。

TOP

楔子

    老實講她們長得不差,至少肌膚白皙透亮,整個人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的,不胖也不瘦,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賈菲菲、葉倚心、芮妙華和丁綺玉,四個女人自稱路人甲乙丙丁。

    她們沒有出色的外表,沒有顯赫的家世,也沒有傲人的身材,更沒有出眾的才藝,總而言之就是一整個路人甲的感覺,路上隨便抓都一大把。

    她們年紀不同,職業不同,個性不同,興趣也不盡相同,基本上唯一相同的只有路人特性,以及沒有男朋友這一點。

    她們四人是在三年前參加「愛情去死團」的快閃活動中認識的,然後友情因四人年年都交不到男朋友而歷久彌新,愈來愈深厚。

    路人甲賈菲菲,現年三十歲,在某貿易公司當會計,每天朝九晚五。

    路人乙葉倚心,現年二十七歲,Soho族,每天關在家裡當奼女。

    路人丙芮妙華,現年二十六歲,某企業公司業務助理,每天加班。

    路人丁丁綺玉,現年二十四歲,待業中,每天賴在家裡當米蟲。

    她們雖然都參加了「愛情去死團」,表示出鄙視愛情的模樣,但內心其實依然對愛情充滿了期待與憧憬。

    只是,一天過一天,一年過一年,從認識至今都快過三年了,她們四個可憐的女人還是形單影隻的,真是可悲可歎,可歌可泣呀~

TOP

第一章

    才剛過完年,緊接而來的就是二月十四日的西洋情人節,這對沒有家人也沒有情人的賈菲菲來說,真是太殘酷了,即使她每年都得經歷這麼一次,她還是沒辦法適應,感覺糟透了。

    二月的天氣依然冷得令人發顫,她穿著及膝的黑色羽絨衣,縮坐在便利超商外的騎樓階梯上,等著還在加熱中的關東煮。

    問她天氣這麼冷,為何不待在店裡等?答案是,店裡充滿了琳琅滿目的情人節商品,看了就令人礙眼,所以她才會寧可跑出來,眼不見為淨。

    若又問她為何不坐在店外的椅子上等,要像個乞丐般的坐在地上?答案轉頭就可看見——一對小情侶正坐在那邊談情說愛,簡直比店裡的情人節商品更礙眼。

    唉,有沒有這麼可憐呀?只因為想吃個關東煮,結果卻差點被逼得走頭無路。所以她才說,感覺真是糟透了。

    一陣音樂鈴聲從口袋裡響起,是她手機的來電鈴聲。

    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她正無聊呢,不知道對方是誰?

    她拿出手機,低頭看了下螢幕上的來電顯示,不由自主的勾唇笑了起來。是路人乙。

    按下接聽鍵,她出聲道:「摸西摸西?」

    「摸東摸東。」路人乙在電話那頭回道。

    她遏制不住的笑了出來。「幹麼?」

    「你在幹麼?」路人乙葉倚心在電話那頭問她。

    「詛咒從我眼前走過的情侶早點分手。」她一本正經的回答,換來電話那頭的葉倚心放聲大笑。

    她自己也覺得好笑,於是陪好友笑了一會兒後,才再度開口問她,「找我幹麼?」

    「丙丁找我們後天晚上一起吃飯,來不來?」葉倚心又笑了會才說。

    「你們又要在情人節裡出來跟人擠,當冤大頭呀?」她歎息道。

    自從三年前情人節在「愛情去死團」的快閃活動中認識後,她們四人便成了好朋友,經常相約聚會。尤其是碰到一年兩度的情人節,這種日子沒情人的她們總是會湊在一起相互取暖、打氣。

    去年如此,前年也是。

    這樣很好,真的很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她們聚會的場所和方式,真的用不著學那些搞浪漫的情人找高級餐廳,隨便找間小吃店、火鍋店或者是她的麻雀屋都行,可以省下很多冤枉錢。

    關於這一點,她真的是很有異議。

    「輸人不輸陣呀,總比一個人孤孤單單待在家裡好。」葉倚心理所當然的道,「來不來?」

    「去是OK,但地點可以由我決定嗎?」

    「免談!」葉倚心立刻大叫道,「去年七夕讓你決定,結果你帶我們去哪兒?九十九元熱炒店?感覺整個遜掉!」

    「熱炒店有什麼不好?東西便宜又好吃。」她辯道。

    「平常吃是很好,但情人節去那裡吃就一整個遜掉,一點情調都沒有。」

    「我們又不是情侶,要什麼情調?」

    「沒情人不代表沒情調或沒格調。四個女人在情人節時窩在九十九元熱炒店裡吃飯,感覺就像是去那裡哀怨自己沒人要、去借酒澆愁似的,我才不要那麼悲情。」

    「你想太多了吧?」

    「總之地點我們會決定,就這樣。明天再給你電話,掰。」

    「等一下,喂?喂?」

    叫了半天沒反應,賈菲菲將手機拿到眼前看,只見電話已被掛斷。

    她無聲的歎息,只得認命。看樣子下半個月,她又得過著縮衣節食的生活了。

    她真的是很討厭、很討厭情人節呀。

    賈菲菲一臉茫然的站在公車站牌邊。

    近來難得露臉的冬陽暖暖地照著大地,也照在她身上,但她卻感覺不到一絲暖意,只覺得心寒、茫然與離譜。

    這事到底是怎麼發生的?為什麼才過完年、工作了一個月而已,就發生這種青天霹靂般的事?

    雖然事發至今都過了好幾天了,她仍有如置身一場惡夢中,清醒不過來。

    老闆卷款潛逃了,這種倒霉的事為什麼會發生在她身上?

    更倒霉的是,身為公司會計之一的她,竟莫名其妙被廠商們當成老闆的共犯,令她簡直是欲哭無淚。

    不過正所謂清者自清,她相信司法絕對會還她清白與公道,所以並不擔心這件事。

    問題在於沒了工作又有官司纏身的她,今後到底該怎麼辦呢?還會有公司願意錄用她做會計嗎?

    一想到這,她不由自主的長歎一口氣。

    公車來了,她本能的走上車、本能的刷票卡、本能的找個地方站定、抓好,然後繼續茫然的思索今後該怎麼辦?還能用她會計的專才找同一方面的工作嗎?

    公車平穩的往前行駛,她視而不見的看著車窗外飛掠過的景物持續煩惱,愈想頭愈痛,不自覺的伸手揉了揉太陽穴。

    可說時遲那時快,公車突然鳴放出一聲巨大的喇叭聲,接著一個緊急煞車,她整個人頓時失去重心,往前方跌了過去。

    「啊——」她倏然驚叫出聲,雙手在空中亂揮,企圖抓住什麼以穩住自己失去平沖的身體。

    電光石火間,她空虛的左手似乎抓到了一條黑色的帶子,可惜那條帶子完全沒辦法止住她的跌勢,反而還跟著她一起往前跌飛。

    「啊!」跌倒在地的瞬間,她只覺得眼冒金星,疼痛不已的低叫出聲。

    砰!

    幾乎同時間,有什麼東西跟著她一起跌落,發出了聲音,再來則是「唰」的一聲響,東西好像又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離,再砰砰砰的連番摔落。

    而公車外頭也在這時傳來一聲巨大的碰撞聲。

    砰!

    公車又一次劇烈晃動,車內一片紊亂,乘客們驚叫連連,大家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煞車驚嚇到了。

    「發生什麼事?」有人回神的叫問。

    「車禍。」有人答道。

    「好像和前面的車碰撞到了。」

    賈菲菲斜躺在公車走道上,腦袋還處在一片空白中,一位好心的乘客伸手將她從地板扶起來。

    「小姐,你沒事吧?」

    她頭昏腦脹的搖了搖頭,仍有些反應不過來。

    「小姐,這是你的筆記型電腦嗎?」另一人提了一個黑色包包問她。

    她眨了眨眼,將目光往下移到那個黑色包包上,然後慢慢地瞠大雙眼。

    老天,她剛才拉到的那條黑色帶子,難道就是這個電腦包的背帶?

    她迅速轉頭看向方才自己所站的方向,只見一個頭幾乎要頂到車頂、頭髮理得短短接近小平頭,雙眼銳利、臉龐峻削的男人,正面無表情的走向她。

    死定了、死定了……她心裡狂叫,因為眼前的他看起來極度不像善類。

    「對不起!」對方一站定在她面前,她立刻彎腰九十度的鞠躬道歉。「我會賠償的。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她低著頭迅速說道,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保命要緊。

    一隻大手倏地伸向她,看起來強健有力,好像一拳就能將她打飛。她反射性的立刻閉緊雙眼,可屏息以待等了好一會兒,卻啥事也沒發生。

    慢慢地,她偷偷睜開一隻眼睛、再一隻,只見那穿著Nike鞋款的一雙長腿仍一動也不動的佇立在她面前。

    想來也是,既然她都說要賠償了,在討論出一個合理的賠償價碼前,他又怎麼可能從她眼前消失呢?

    她認命的抬起頭來面對現實,看見男人眉頭緊蹙的操作著手中筆電,好像正在檢查損壞的狀況,她只能沉默的等待判決結果。

    等了一會,圍觀的人開口說了一句話,瞬間就將她打入萬丈深淵。

    「不能開機了。」

    她渾身一僵,難以置信的立刻湊上前去看,不相信自己運氣會這麼背。眼前這台薄型筆電上有著蘋果咬一口的標誌,而這標誌幾乎也等於「貴」這個字。

    換句話說,如果真摔壞了,那她到底要賠多少錢呀?

    眼前的機器電源燈亮著,螢幕卻是一片漆黑,還發出一陣又一陣刺耳的嘎啦聲響……

    完蛋了,死定了,真的摔到不能開機了。

    現在該怎麼辦?對方不會獅子大開口,要她賠他一台全新的吧?不,她絕對不能因為理虧就任憑對方勒索自己。

    「我會負責修理的費用,但要去我認識的電腦公司修才行。」她決定先下手為強,立刻抬起頭來以一臉嚴正的表情對他說。除了不想被勒索外,她也不想被坑。

    男人面無表情、沉默不語的看著她,超過一百八,足足高出她一個頭的身高,讓她充滿了壓迫感,但為了自己已經扁到不行的荷包,她硬是挺住。

    「只、只有用這種方式,我、我才願意賠償。你要、要不要一句話。」她抬高下巴,輸人不輸陣的堅持道,沒發現自己講話結巴。

    「可以。」對方沉默了下才開口,聲音異常低沉,充滿磁性,好好聽。「走吧。」他接著說。

    「走去哪?」她被他的聲音迷住,一時失了魂。

    對方不苟言笑的看了她一眼說:「電腦公司。」

    「噢。」賈菲菲低應一聲,窘得一整個很想去撞牆。

    她到底是怎麼回事?連續發生了這麼多慘事,她竟然還有心情思春真是不知死活!

    低著頭,她走下因車禍而停駛的公車,穿過一堆和她一樣從公車上下來、正站在路邊等待下一班公車接駁,同時對這場車禍議論紛紛的乘客們,然後緩緩走到騎樓下。

    走著走著一回頭,只見那男人就跟在她身後。

    認命、認命,她告訴自己,還好前陣子她的電腦剛好出過問題,送修的電腦公司就在這附近。那老闆看見她這個熟客——一回生,二回熟嘛,應該不會坑她才對。

    她一邊在心裡祈求著,一邊對身後的債主指路道:「走這邊。」

    「什麼?一萬八?!」

    賈菲菲站在電腦公司內驚聲尖叫,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剛才聽到了什麼。是她聽錯了吧?一定是的。

    「老闆,麻煩你再說一次,我剛才沒聽清楚。你說要多少錢呀?」她小心謹慎的開口問。

    「一萬八千塊。」

    她目不轉睛的瞪著老闆,安靜了五秒。「你再說一次。」

    「一萬八。」

    「再說一次。」

    「小姐,再說幾次都一樣,你沒有聽錯,維修費用要一萬八千塊,這已經是最保守、最便宜的價錢了。」

    「老闆,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這叫『最便宜』?一萬八都可以買台新筆電了。我告訴你,你不要看我好像不懂就亂開價錢,坑我這個外行人!」賈菲菲遏制不住的以高八度嗓音對著櫃檯內的老闆叫囂。

    「小姐,Apple的維修費本來就比一般電腦高,你若不信,可以到別家去問。」老闆和氣生財的回答。

    「小姐,老闆說的是真的。」店裡一位客人挺身而出,「你若不信的話,可以叫老闆借你一台電腦,現在上討論區問一下就知道了。不必大費周章的跑到別家去問,因為最後你還是會回來這裡修,哈哈。」

    「我估計別處大概要兩萬多。」債主先生突然出聲。

    「看樣子這位先生是內行人。」老闆看向他,微笑著說。

    兩萬多?兩萬多?兩萬多……賈菲菲滿腦子裝的都是數字金額,兩萬多和一萬八至少差上兩三千,她是笨蛋才會選擇貴的付。

    「好,一萬八就一萬八。」她豁出去的說,「老闆,可以刷卡嗎?」

    「抱歉,不行喔。」

    「為什麼?」她忍不住再度飆高嗓音。

    「這價錢已經沒什麼利潤了,再讓小姐你刷卡我就蝕本了。」老闆苦笑道。

    「可是一萬八不是什麼小數目,誰會帶這麼多錢在身上?」她繼續以高亢的嗓音嚷嚷。

    「一般都是修好之後才付錢。隔壁幾家有間7-11,那裡有ATM可以領錢。」老闆依舊不為所動,好聲好氣的指引她。

    賈菲菲快瘋了。誰不知道ATM可以領錢呀?問題是,她的戶頭裡根本就沒有一萬八啊!而且ATM又不能讓她分期付款,老闆他到底知不知道窮人的痛苦?

    她眉頭緊蹙,左思右想了半天,想來想去最後也只能從債主身上下手,但卻又不知該如何啟口。

    正當她煩惱不已時,債主先生卻率先向她開口了。

    「小姐,可以借一步說話嗎?」他說。

    她疑惑的看著他,雖不知他想跟她說什麼,還是點了點頭,和他一起轉移陣地到店門外去。

    兩人來到門外站定後,債主看著她說:「小姐,關於電腦維修的事,我想送回原廠——」

    「什麼」不等他把話說完,賈菲菲已控制不住的驚聲大叫。

    拜託!原廠?那要花多少錢呀?這傢伙是想把她當冤大頭不成?老虎不發威,他就把她當病貓了嗎?

    「這位先生,你不要欺人太甚了!」她氣勢凌人、怒不可遏的大聲說,「雖然害你筆電摔壞的人的確是我,但在那種情況下,這完全是個逼不得已的意外好嗎?就算我該負責,但你就沒有錯嗎?如果你把自己的東西拿牢、拿穩一些,你的筆電又怎麼可能會摔壞?我告訴你,我願意賠償是我有責任心,因為就算我不賠,你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做人不可以這麼惡劣、沒良心,你不要把我當成冤大頭了我告訴你!」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她不得不停下來用力的喘氣。

    「我並沒有說回原廠修理的差價也要你負責賠償。」債主在她停下來後,面色依舊冷靜的開口說。

    「什麼?」她呆了一下,差點被吞嚥到一半的口水嗆到。

    「你只需要負責這裡老闆估價的金額就行了,至於之後我想把電腦拿去原廠或哪裡維修、要多花多少錢,那都是我自己的事,這樣可以了嗎?」債主再度出聲,表情及語調仍然不慍不火。

    「意思就是我只要賠你一萬八,之後就完全不關我的事?」她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小心翼翼的問。

    「對。」

    「所以,」她再度吞了口口水,「你是要我現在就給你一萬八千塊?」

    債主先生沉默不語的看著她,算是默認。

    賈菲菲真的很想尖叫,搞不懂這些人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可以這麼理所當然的認為她隨時都可以拿出一萬八千塊?難道她的樣子看來像是有錢人?

    OK,好,或許擁有存款一萬八不能叫做有錢人,只是正常人,但很抱歉,她剛好連正常人的門檻都構不上,因為她叫窮人。

    「先生,我沒有這麼多錢。」她直截了當的表示。

    聞言,對方臉色微變,終於不再面無表情。

    「你在耍我嗎?」沉靜了一下,他冷冷的問。

    「我只說我現在沒有這麼多錢,沒說我會賴帳。」她皺眉道,頓了下,猶豫地開口問他:「你……可以讓我分期付款嗎?」

    安辰鋒呆住了,壓根就沒想過自己會碰到這麼離譜、裝孝維的事。

    分期付款?這女人當真在耍他。

    「小姐,你不想賠就直說,犯不著這樣耍人,把我帶到這裡來白白浪費我的時間。」他不悅地沉下臉,表情瞬間變得冷硬無情。

    賈菲菲被嚇得往後退了一步,急忙揮手,迅速澄清誤會道:「我沒說不賠。我會賠,一定會賠,真的,一塊錢都不會賴帳,請你相信我。」

    對方依然一臉冷酷,深邃銳利的雙眼像兩把利劍般將她釘在地上,讓她動彈不得。

    「我這個星期才剛剛失業,因為老闆突然無預警卷款潛逃,連上個月薪水都沒有發,所以我才會沒錢。」見他一臉不信的表情,她不得不將自己現在所處的窘境說出來。「我一定會把錢給你,但可不可以讓我分期付款?等我找到工作、有了收入之後,再把剩餘的賠償金額還給你?拜託。」她雙手合十的請求。

    「所以,你打算先付我多少?」安辰鋒不動聲色的問。

    「一千……」他瞬間瞇眼的反應,令賈菲菲急忙將金額加倍,改口道:「不是、不是,我是說兩千。」

    「兩千?」安辰鋒忍不住輕諷出聲,「你認為一千和兩千有差別嗎,這位小姐?」

    有!賈菲菲在心裡大聲的回答。

    一千塊是她未來半個月的伙食費,兩千塊則可以讓她吃一個月,在她捉襟見肘的這個非常時期裡,差別簡直大到不行好嗎?你這位不知人間疾苦的先生!

    她超無奈的想著,可又不能這樣嗆回去。

    「那麼……三千塊好嗎?」她再改口。「拜託你,我的帳戶裡真的只剩一萬塊不到,在我找到工作之前得靠這幾千塊生活。」一頓,她終於還是忍不住的說:「一千塊對你來說可能真的不算什麼,但它對我而言卻是半個月的伙食費,真的差很多。」

    「一千塊是半個月的伙食費?」安辰鋒冷嘲熱諷,臉上不禁浮現出「你要找借口也找點有說服力的借口」的表情。

    賈菲菲被他臉上不信又不屑的神情氣得火冒三丈,但她好歹都已經三十歲了,還不至於蠢到只長年齡不長智慧,意氣用事只會把事情搞得更糟。

    所以,她深吸一口氣後,以冷靜而理性的口吻說:「或許你會覺得不可思議,但有很多窮苦老百姓都是這樣過日子的。」

    「意思就是你是窮苦的老百姓嘍?」

    「只要找到工作、有正常的收入後就不是。」她很認真的回答。「因此可以請你通融一下,給個方便嗎?我保證只要度過這個非常時期,找到工作、有了收入之後,我一定馬上、立刻將剩下的錢雙手奉上,我發誓。」她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證。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這個……」她頓時猶豫了起來。

    「答不出來?是一個月、兩個月,還是一年、兩年?抑或者,你壓根就不打算去找工作做?你不覺得這種賴帳方式很爛嗎?」

    「我沒有要賴帳!」她受委屈的大聲喊冤。

    「所以到底什麼時候?」他咄咄逼人的問,「就算是分期付款,也該有個期限不是嗎?」

    賈菲菲用力握緊拳頭,真的很生氣,覺得自己人格遭到了污蔑。

    但是回想起過去幾天,她因為老闆卷款潛逃而遭受牽連,人格不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質疑與污蔑?

    就連往來合作多年的客戶都不相信她的為人了,她又憑什麼要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相信她所說的話?這麼一想,她的怒氣頓時全消了。

    「我真的不是想賴帳,也不是不想給你一個確切的還款日期,而是我真的不確定自己什麼時候可以找到工作。」

    她平心靜氣的看著他,接下來說:「我上份工作是名會計,僱主卷款潛逃的事讓身為會計的我被懷疑是同謀,所以現在是有案在身的狀況。這就是為什麼我無法給你一個確切日期的原因,因為我沒把握可以在短期內找到一間公司,願意任用有司法案件在身的會計。」

    一頓,她忽而帶著期盼的神情看向他,死馬當活馬醫的問:「或者,你有辦法介紹一間願意僱用我的公司?只要有工作,不管什麼我都願意做。只要解決工作的問題,一領到薪水,我定會雙手奉上欠你的錢。怎麼樣?你有辦法替我解決眼前這個難題嗎?」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thanks! =]

TOP

谢谢~

TOP

謝謝分享

TOP

3q you i like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 you for sharing

TOP

謝謝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