馥梅《舊情人報到》【黑白配2】

出版日期: 2010年2月5日

舊情人報到,名模私生女曝光,豪門夢碎!
事實真相~小女孩是別人的,巧遇後一起逛動物園。
她沒那個福氣提早當媽,何況她從沒想過要嫁入豪門,
因為她的心早在七年前就已遺失在小女孩的乾爹身上,
七年後首度回國,除了要找回自己遺落的心之外,
也要找他問清楚當初分手的理由,
人家說女追男隔層紗,她想自己的那迭紗應該跟山一樣高,
才會辛苦的變裝躲過狗仔到他家,卻被他狠心拒於門外,
還好自己貧血昏倒讓他將她抱回家細心溫柔的照顧,
他的愛心早餐是依她喜好而做、他房間到處擺放她的照片,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還愛著她,她不信他心中沒有她,
想她是活躍國際舞台的第一名模,追求者多到排到法國去,
為了他,她都主動倒貼,他依然不肯透露當初分手的原因,
然而一場意外的大病,讓她得知事實真相竟是這麼殘酷,
原來他真的從來沒有變心過……

楔子
  
  「我們分手吧!」男人聲音一如往常溫和,出口的話卻極具震撼。
  
  甜蜜偎在男人身側的美艷動人女子,笑容僵在唇角,挽著男人的手緩緩鬆開,抬起頭望向他。
  
  男人靜靜地回望著她,眸光深邃不見底,波紋不興,平靜得宛如他剛剛說出口的,只是「今天天氣很好」這般平常的閒聊,就連在昨日還能在他眼裡看見的柔情蜜意、深情眷戀,也已經消失無蹤。
  
  天氣很熱,可突然間她覺得好冷。
  
  「我……不喜歡這種玩笑,這次就算了,以後不要再開這種玩笑了。」一會兒,女人終於開口,聲音裡有著幾不可察的顫抖。
  
  「不是開玩笑。」男人平靜的說。
  
  女人深吸了口氣,明艷的大眼瞪著他。
  
  「為什麼突然……」她痛苦到問不出口,只能握緊拳頭,強逼自己站得挺直。她不懂,真的不懂啊!
  
  他們不是一直都很好嗎?上個月,他才帶她回老家見過和他相依為命的外公,明明……一切都很好……很好啊……
  
  「對不起。」男人低喟。
  
  「你是不是……是不是有其它女人了?」女人咬牙問出了這最有可能,卻也是她最無法接受的原因。
  
  男人沉默。
  
  「默認了,是嗎?」
  
  「我很抱歉。」他聲音微啞。
  
  「「地一聲,女人揚手甩了他一巴掌。「你讓我太失望了!」
  
  男人頭被打偏,頰上五指紅印立即顯現,足見女人是用足了力氣。
  
  「是誰?」女人握拳,掌心熱辣辣的痛著,可卻遠比不上她的心痛。
  
  男人無語。
  
  「呵呵,這麼保護她,怕我去找她麻煩嗎?」女人淒厲地笑著,痛心的閉上眼,轉身背對著男人,倔強的不讓他看見自己的心碎。
  
  男人舉起手,想安撫那微顫的肩,手卻在半空中停住,握拳,收回。
  
  「你要分手,我成全你,從今以後,我不想再看見你!」她挺直背,大跨步離開,沒再回頭,因而錯失了男人原本平靜無波的臉上,浮現出心痛又無奈的表情。
  
  男人目送著女人的背影,直到背影消失,依然捨不得收回目光。

TOP

第一章
  
  週末晚上的「離塵」,座無虛席。
  
  裝潢雅致的店內,有別於一般夜店,播放的是輕柔優美的音樂,空氣中飄散著的不是讓人難以忍受的煙臭味,而是淡雅宜人的熏衣草香味。
  
  那是她最喜愛的味道。
  
  黎宸坐在辦公室裡,透過一整片的雙面鏡,望著店裡的景象,一會兒,視線收回,落在沙發旁茶几上擺放著的相框。
  
  照片裡,儒雅俊秀的男子從後方擁抱美艷動人的女子,男人眼底的濃情,以及女子嘴角的蜜意,在在顯示了兩人的甜蜜幸福。
  
  拿起相框,食指輕柔的撫著照片裡美麗女人的笑靨,須臾,視線飄到放在茶几上的一本雜誌封面,黎宸眼底濃濃的思念,蒙上了一抹淡淡的苦澀。
  
  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震動起來,他拿起手機,瞥了一眼來電顯示,無聲地喟歎後還是接通了電話。
  
  「哲郁,有事嗎?」黎宸直接問。
  
  「黎宸,你現在在哪?」許哲郁也直言問。
  
  「這個時間除了在店裡之外,還會在哪?」他淡笑反問。
  
  「在我家,你覺得這個答案如何?」
  
  黎宸微微一愣,一會兒才想起今天是乾女兒唸唸六歲生日,他答應今天晚上一起吃飯替乾女兒慶生的!
  
  「糟糕,我忘了!」雜誌上的報導分去了他所有的心神,以至於忘了這麼重要的事。「謝謝你打電話過來,我現在馬上過去。」黎宸切斷通話,收拾好桌面,拿起鑰匙離開辦公室。
  
  到外面交代店經理一聲,便從後門離開。
  
  唸唸已經六歲了,她……也離開七年了。
  
  看她活躍於世界舞台發光發熱,證明他當初的決定是對的。
  
  淺淺一笑,抹去眼底的落寞和思念,他打開車上的收音機,在輕柔的調頻音樂伴隨下,車子馳過燦爛的霓虹街道。
  
  二十分鐘後,車子駛入許哲郁家的車道,在一輛紅色賓士雙門跑車後停下,他熄火坐在駕駛座上,望著前面那輛陌生的車子。
  
  除了他之外,他們還請了其它客人嗎?
  
  眉頭微蹙,該不會又打算介紹物件給他了吧?
  
  他以為之前和他們夫妻好好談過之後,他們已經放棄了,也真的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曾再試圖介紹物件給他,為什麼今天又開始了?
  
  他幾乎想再次發動車子離開,可是想起乾女兒,他歎了口氣,還是怞出鑰匙下車,從後座拿出要給乾女兒的生日禮物,鎖上車門,腳步有些沉重地走到大門。
  
  尚未按下門鈴,門已經從裡頭打開,許哲郁就站在門內,一手握著門把,一手牽著女兒。
  
  「把拔!」唸唸一看見他,便甩開爸爸的手,撲進乾爹懷裡。
  
  「唸唸!」他將手上的禮物丟給許哲郁,蹲下身張開手迎接乾女兒的投懷送抱,開心的將她抱起來。
  
  他們都已經習慣唸唸這樣稱呼,一開始糾正過,卻造成剛在學說話的小唸唸的混亂,有很長一段時間竟然閉口不說話了,幾個大人只能妥協。因此,「把拔」指的是乾爹,而字正腔圓的「爸爸」,才是在叫哲郁這個親生父親。
  
  「唸唸,對不起,乾爹遲到了。」黎宸親了親乾女兒的臉頰。
  
  「沒關係,爸爸說把拔很忙。」可愛的唸唸抱著乾爹的脖子,很體貼的說,也親了親他的臉。
  
  「進來吧!」許哲郁笑說,側身讓抱著女兒的黎宸進屋。
  
  黎宸跟著踏進玄關,換上室內脫鞋。
  
  「唸唸,這是你乾爹送你的生日禮物,你要不要先進去拆禮物?」許哲郁將禮物遞給女兒。
  
  「好。」唸唸開心地接過禮物,對黎宸甜蜜蜜的笑,「謝謝把拔。」
  
  「不客氣,祝唸唸生日快樂。」黎宸微笑地將唸唸放下,看著她跑進客廳,才望向好友。「你有話要說?」他理解地問,否則不會刻意支開唸唸。
  
  「我以為你想落跑。」許哲郁帶著調侃的笑。
  
  「看到那輛陌生的車子,是差點。」他淡笑,也不諱言。
  
  「看來你猜到了。」許哲郁低聲的說。
  
  「我以為我們已經達成共識,為什麼又開始了?」他無奈地問。
  
  許哲郁臉上閃過一絲奇怪的表情,只聳肩道:「麗娟堅持,我也無可奈何。」朱麗娟,他的親親老婆。
  
  「這次是誰?」黎宸歎。
  
  「麗娟的高中同學。」許哲郁笑,做個簡單的介紹。「醫生世家,本身也是個醫生,聖心紀念醫院就是她祖父創辦的,不過她並沒有在自家醫院工作。」
  
  「我可以現在就離開嗎?」他苦笑,真是嚇人的家世。
  
  「你如果不怕唸唸哭的話。」許哲郁也不擔心,直接把女兒搬出來。
  
  將軍!黎宸暗歎,沒轍。
  
  「幹麼一副要上斷頭台的表情!只是認識一下,又不是馬上要推你入洞房,再說人家小姐也不一定看得上你。」許哲郁白他一眼,便推著他的背走進客廳。
  
  黎宸無奈,被動的加入這場變相的相親飯局。
  
  整個飯局裡,在他刻意將注意力都放在唸唸身上,只和唸唸互動,偶爾才在「媒人」強硬的態度下回應幾個單字,並不顧「媒人」的警告眼神,婉言但堅定地推拒了兩次「媒人」大力的邀約後,女方也理解他的無意,用完餐後好風度地留下一張名片便告辭了。
  
  「黎宸!你知不知道你這樣非常非常沒禮貌?」朱麗娟送走同學之後,生氣的質問。
  
  「知道。」他點頭,故意而為,豈會不知?
  
  「佩珊是哪點配不上你?人家美麗大方、性情溫順,家世好又事業有成,你是哪點看不上?竟然這麼不給我面子!」
  
  「抱歉,是我配不上,不好耽誤人家。」黎宸溫聲說道。他也看得出那位周小姐條件好,只是……他是一個無心的人,不該讓對方浪費時間在他身上。「麗娟,我上次就說了,不要再幫我介紹物件,你不是也答應了嗎?」
  
  朱麗娟張嘴,又閉上,撇撇唇,皺皺眉,一會兒才又道:「佩珊是個很好的對象,至少和她吃幾次飯,相處一段時間,如果真的……」
  
  「沒有必要。」他輕聲打斷她。
  
  「你這個冥頑不靈的傢伙,氣死我了,我要和你絕交!」朱麗娟氣得跳腳。
  
  「麗娟,你的反應可以不用那麼大,又不是第一次,應該要習慣才對。」許哲郁出聲緩頰,誰知反而遭到池魚之殃。
  
  「你今晚也不用進房了!」她乾脆的道。「只要黎宸你一天不答應和佩珊約會,許哲郁你就一天不准進房睡!」
  
  「咦?為什麼是我受處罰?」許哲郁抗議。
  
  「誰叫這個冥頑不靈的傢伙是你的好朋友既然我不能拿他怎樣,我拿你洩憤總行了吧!」她瞪了老公一眼,對女兒伸出手,「唸唸,我們上樓睡覺。」
  
  「好。」唸唸乖巧的應聲,上前親了親爸爸。「爸爸晚安。」又親了親乾爹。「把拔晚安。」
  
  「唸唸晚安。」兩個大男人同時說。
  
  目送母女倆上樓之後,許哲郁有些哀怨的瞪向好友。
  
  「喂!我未來的『性福』全繫在你身上了。」
  
  黎宸輕笑,「沒關係,不能進主臥室,把麗娟拉到客房就行了。」
  
  「反正你就是抵死不從就對了。」許哲郁搖頭,起身到酒櫃前倒了兩杯紅酒,遞了一杯給他。「為什麼連試都不試試看?」
  
  「明知不可能,何必浪費別人的時間。」接過許哲郁端來的紅酒,他輕啜了口。
  
  「可我覺得周小姐的條件真的是沒話說,不說她的美貌家世這些外在條件有多棒,光是她的涵養和EQ,我就覺得沒話說。」許哲郁繼續遊說。
  
  「就是因為這樣,我更不能糟蹋人家,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對女性太不尊重了,女人的青春是很寶貴的。」
  
  「難道男人的青春就不值錢嗎?都已經七年了,你還打算繼續等下去嗎?」許哲郁終於忍不住的問。
  
  這七年來,他們都不敢在黎宸面前提起孫映芙這三個字,就是怕他傷心難過,可是現下這種情勢,再放任他這樣下去可不行啊!
  
  「我並沒有在等她。」黎宸凝望著杯子裡暗紅色的液體,眼神深幽縹緲,低聲地說︰「我和她……是不可能的了。」
  
  「黎宸,你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可是我太瞭解你了,你根本從來沒有放下這份情。」許哲郁搖頭。「她也真狠,一走七年毫無音訊,要不是她是個公眾人物,能在各種媒體看見她,你還不知道她是死是活呢。」
  
  「都分手了,怎麼可能還會聯絡?尤其當初我又是用那種方式和她分手。」他輕笑,笑中帶著苦澀。
  
  「你知道麗娟為什麼又開始幫你介紹物件嗎?」許哲郁突然問。
  
  「為什麼?」
  
  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彎身打開茶几的怞屜,拿出一本雜誌丟在茶几上。
  
  「因為這個。」
  
  雜誌的封面人物之一,就是他們口中的人──孫映芙,另一個則是高大的外國男子,攬著她的肩,背景是一棟氣派的大宅,大約是出門時被狗仔偷拍到的,斗大的標題寫著:
  名模孫映芙,將成豪門新婦。
  
  黎宸看著那本雜誌,臉色有些蒼白,他苦笑,總算理解。
  
  「原來你們也看到了。」
  
  也?許哲郁一愣。「你看過了?」
  
  「嗯,中午看見的。」他點頭,將酒杯放在桌上,拿起雜誌,手指輕輕撫過那張更加成熟、更加明艷動人的臉龐。
  
  「黎宸,你後悔嗎?」許哲郁突然問。
  
  黎宸的手微微一顫,怔怔地望著雜誌封面。
  
  「看到她現在的成就,誰能說當初我的決定是錯的?」他輕笑。「後不後悔在這件事上不是重點,如果時間能重來,我還是會作出同樣的決定,因為我瞭解她的個性,她總是因為一股衝動而作下決定,就算事後心裡後悔了,她也會因為倔強不服輸而繼續強撐下去,她可以掩飾得很好,並把那件她已經後悔的決定做得更加有聲有色,但她的心,不會快樂。」
  
  「所以你認為她當初為了你,準備放棄成為那個什麼巴黎時裝界帝王的專屬模特兒,是一時衝動下的決定?」許哲郁挑眉問。
  
  「不管是不是一時衝動都不重要,那是她努力那麼多年的目標,為了我放棄夢想,太不值得了。」黎宸微笑。「事實證明她成功了,把模特兒事業做得有聲有色,甚至進軍好萊塢,接演名導演關正輝的電影女主角,今年暑期上映時,蟬聯了數周票房冠軍,成績斐然,獲得一致的好評,現在這樣很好。」
  
  「可是這些年來,你一定也看過她不少報導,你認為變成遊戲人間、玩弄男人感情的她,是快樂的嗎?你真的認為這樣很好?」許哲郁咄咄逼人。
  
  他微窒,一會兒後搖搖頭,「那種八卦雜誌可信度幾乎等於零。」
  
  「我不瞭解她的個性,但既然你這麼瞭解她,你覺得如果以她的個性,讓她知道你和她分手的真正原因,她會有什麼反應?」
  
  真正原因……
  
  黎宸垂下頭,臉色微微泛白,真正的原因其實連哲郁都不知道,那是他決定帶進墳墓裡的秘密!
  
  「她不會知道的,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她就要結婚了,我和她也早就畫下句點了。」
  
  「黎宸,你沒看內容對吧?」許哲郁問。
  
  「因為突然有事……」他垂下眼,看到封面的大標題,他便失去了所有行為能力,根本沒有勇氣翻開雜誌讀報導內容。
  
  他掩飾地重新拿起酒杯,故做輕鬆地問︰「有什麼大消息嗎?」
  
  「報導說,孫映芙因為要嫁入豪門,決定要引退了。」
  
  要引退了?這樣啊……
  
  「我不是說了,那種八卦雜誌的可信度不高嗎?」他是過來人,當初這種雜誌也報導過他和她的事,他太瞭解真實度了。
  
  「我當然知道,可是近兩個月來,孫映芙完全沒有出現在螢光幕上是事實,我們覺得這則消息還有些可信度。」許哲郁認真的看著好友。
  
  「所以麗娟才又打算介紹物件給我。」他點頭,懂了。
  
  「黎宸,看到她決定引退的消息,你不會覺得當初你的犧牲很不值得嗎?你還會覺得你當初的決定是對的嗎?」
  
  「那是我自己的決定,不能說是犧牲。」如果是她要求,他不得已配合,那才叫做犧牲。
  
  「那不重要。你不認為這次她又是一時衝動作下的決定嗎?你有沒有打算再次挺身而出,解救迷途的羔羊?」許哲郁略帶嘲諷的說。
  
  黎宸露出一抹淡淡的苦笑,怎會聽不出好友的諷刺。
  
  「就算她又是一時衝動,現在的我也沒有立場說話啊!」他苦澀的一笑,因為在她身邊的人已經不是他,他也早就失去站在她身邊的資格了。
  
  「我老婆說得沒錯,你真是一個冥頑不靈的傢伙。」許哲郁搖頭歎息。「既然你沒看報導內容,那你一定不知道,孫映芙要回台灣了,對吧!」
  
  黎宸錯愕地望向好友,她要回來了
  
  「從你的反應看來,你今天也還沒打開電視,對吧!」許哲郁又說。
  
  他神情微凜,哲郁的意思是,電視新聞裡有她的消息嗎?
  
  許哲郁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直接轉到新聞台,幾則新聞過去之後,出現有關孫映芙的報導……
  
  手上的酒杯滑出他的手,落在地上,「鏗鏘」一聲碎裂。
  
  她……回來了!
  
  黎宸回到住處時已經凌晨了,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重複地看著孫映芙回國的新聞。
  
  她搭的飛機是早上抵達的,也就是說,他們現在站在同一塊土地上。
  
  心沉沉的跳著,光是想到他們在同一個城市,這麼近的距離,他就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
  
  外面天色已經亮了,他到底看過幾輪整點新聞了?
  
  螢幕裡,又再一次播出同樣的新聞片段,大批的記者圍堵在機場,鎂光燈閃個不停,對著剛入境的她問了好多尖銳的問題。
  
  而她,戴著一副幾乎遮掩住她半張臉的墨鏡,粉嫩的紅唇保持著微揚的角度,在助理和保鏢的護衛下,踩著自信優雅的步伐,不發一語的突圍再鑽入等在機場外的休旅車內。
  
  短暫的新聞很快播報完畢,換成下一則新聞,這次,黎宸終於關掉電視。
  
  閉上酸澀的眼,掩去了眼底的憂心,卻掩不去臉上的表情。
  
  是鏡頭的關係嗎?她似乎比雜誌上的照片還瘦?
  
  不,聽說螢光幕裡看起來會比實際胖,所以代表她瘦得比看起來還多。
  
  她怎麼了?是太過忙碌,又三餐不定了嗎?
  
  為什麼她總是這麼讓他放心不下呢?
  
  鏡頭前光鮮亮麗、美艷大方的她,其實是個很不會照顧自己,還有一點點迷糊,很多很多倔強,再加上少許彆扭的女孩,每次以為她過得很好,他終於可以安心的時候,又會發現她又出問題了,他幫不上她,只能隔著螢光幕或報導,關心著她的狀況,就這樣掛著心,放不下。
  
  現在,已經有另一個讓她甘願放棄事業的男人出現,他該放下了……
  
  她回來了。
  
  離開這塊土地七年,不曾再回來過。
  
  不為什麼,就只是因為不想和那個傷透她的心的男人,站在同一塊土地上。
  
  反正她的父母在她十四歲離異,母親迅速再婚,有了自己的新家庭,父親也在她十六歲時因意外去世,在台灣已經沒有可以讓她留戀的人了。
  
  所以就算離開後第二年,那個法國時裝界帝王Samuel決定再次到台灣舉辦服裝發表會,她也任性的不同行。
  
  第一次耍任性,她心裡其實是很忐忑的,好不容易才成了Samuel的專屬模特兒,躍上她努力多年嚮往的國際舞台,她很怕這樣一搞,一切都會付諸流水。
  
  但她就是倔,拚了命的護著自己殘破的心,也幸好Samuel只是似笑非笑的望了她一眼,並不為難她。直到後來她才從經紀人裴昀口中得知,Samuel就是吃這一套,當然前提是,實力已經受到他的肯定才行。
  
  有了第一次任性,之後就簡單多了,只要有關「台灣」,她一律摒絕於外。
  
  這次決定回來,一是因為雜誌上那則報導,二是為了徹底斬斷過去。
  
  她的愛情運真的很差,那個傷透她的心的男人是她的初戀,失戀後,這七年來,她不是沒和別的男人交往過,忙碌的工作之餘,多得是瀟灑的外國男士對她獻慇勤,其中不乏豪門闊少或名門之後,只可惜男人通常不是什麼安分的物種,條件好的更是其中之最,吃碗裡,看碗外,至今還沒遇到一個例外的。
  
  因此到後來,只要她感覺不對,她就毫不留戀的說再見,就算後來男人哭著求她,她也可以冷眼看著,心無一絲絲波動。
  
  八卦雜誌說她遊戲人間、玩弄男人。
  
  同為模特兒的晏升說,她有病。
  
  晏升的老婆卓情蓉則是說,她的心遺失了,感情是用心來維持的,誰能要求一個無心的人做什麼呢?
  
  兩個月前,她在發表會前夕的綵排,因為看到台下某個離去的背影像極了那個男人,以為是他,竟然忘了自己正在做什麼,直覺地打算追上去,結果便是從伸展台上摔下來,跌斷了手,緊急送醫,消息被Samuel強勢地壓了下來,沒有曝光。
  
  在醫院,情蓉語重心長的對她說,把心找回來吧!
  
  直到那時,她才不得不對自己承認,她的心確實遺失在這個島嶼,在那個男人身上。
  
  在晏升友情力挺──其實是情蓉威脅──之下,說服Samuel給了她一年的假,又加上那則豪門八卦的風風雨雨,頭疼的Samuel不准假也不行。
  
  於是,傷勢痊癒之後,她回來了,回到七年前把心遺失的地方。
  
  晏升說︰「既然忘不了,就去搶回來啊!沒看見敵人就先投降,不要告訴別人你是我朋友!」
  
  被那個傲慢自大又任性的晏升說是朋友呢,真是榮幸,但是搶回來……
  
  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搶。
  
  她問晏升,如果情蓉變心愛上別的男人,他會怎麼做?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傲慢自大的他抬起下巴如是說。
  
  呵,得到這樣的答案,她一點也不意外,意外的是,晏升還真的回答了她這個問題。
  
  晏升說,他瞭解情蓉,她不是玩弄感情的人,他也瞭解自己,生命中不能沒有她,因此如果情蓉變心,他就會再讓她把心變回來。
  
  依然是「晏升式」的回答,自信自大到讓她……動容。
  
  「你認為你瞭解他嗎?」最後晏升這麼問她。
  
  而她沉默,無法回答。
  
  她以為自己是瞭解他的,但他的移情別戀顛覆了她的以為,她沒有晏升的那種自信。
  
  「映芙,你已經回來一個月了,有打算怎麼做了嗎?」經紀人裴昀十指交握抵著下巴,望著斜靠在沙發上,實至名歸的第一名模。
  
  她的長髮簡單的紮成馬尾,臉上除了保養、隔離和防曬之外,沒有其它色彩,身上穿的,只是很普通的輕便服裝,上衣是九十九元的T恤,一副大大的墨鏡就掛在領口,交迭的修長雙腿穿著二九九的牛仔褲,腳上踩的球鞋則是一雙一九九,兩雙三百的地攤貨,至於披掛在一旁椅子上的外套,則是三九九,全身上下一千元有找。
  
  偏偏這些便宜貨往她身上一穿,不僅沒有損了她的光彩,反而像是被加持了般,變高級了,這就是服裝模特兒的功用。
  
  「還不知道。」孫映芙抬眼,美眸帶著一絲慵懶,她聳聳肩,不疾不徐的說。
  
  「何不乾脆直接找上門?也許你一看見他,就會發現烙在心上的影子,其實只是記憶裡的一縷幽魂,因回憶而強大,真實的人物早已不會再讓你悸動了。」裴昀笑說。「早早把毒瘤割除,我這裡有幾個不錯的工作,你可以考慮接下,賺點零用錢,也可以打發時間,你不會打算一整年都不接工作吧?」
  
  孫映芙露出一抹淡淡的苦笑,裴大不知道幽魂鬼魅才是最難以應付的嗎?因為那是自己內心產生的,也因為人最大的敵人往往是自己。
  
  「好啊!只要不太頻繁,裴大你安排好通知我一聲就行了,至於和他的事……」她聳聳肩。「反正我有一年的假,不急。」
  
  「你已經浪費掉一個月了,記得嗎?你只剩下十一個月了。」裴昀提醒她。「一年說短不短,但說長也不長,一個月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你確定真的『不急』,還是只是慣性的逃避,不想去面對?」裴昀似笑非笑地斜睨著她。
  
  「裴大,老實說,我是真的不知道要用什麼名目出現在他面前,才不會讓他得意地認為我對他餘情未了,搞不好他還會到處炫耀,拿我作文章呢!」
  
  「你覺得黎宸是這種人?」裴昀訝異。他不是不認識黎宸,當初他們兩個交往時,確實跌破許多人的眼鏡,但後來兩人分手,卻也跌破更多人的眼鏡,因為他們兩人的感情有多深,眾人都看在眼裡,尤其是黎宸,對映芙更是完全無私與包容,說黎宸劈腿移情別戀,實在很難令人相信,只是那時沒有人敢在傷心欲絕的映芙面前再提起「黎宸」這個名字。
  
  他不是。孫映芙歎氣,卻倔強嘴硬地道:「誰知道呢?我也曾以為他不可能用情不專,但事實證明他會,所以我的認知有誤,我不想冒險。」
  
  「你變膽小了,映芙。」裴昀一歎。
  
  「這能怪我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更何況面對的,是同樣那條蛇。」孫映芙嘲諷地一笑。「算了,不談了,我要回去了。」
  
  她優雅的站起身,連伸展筋骨的動作都美得像幅畫。
  
  「好吧!自己小心。」裴昀笑道,也不再逼她,感情的事他是過來人,他懂得那種放不下卻又近情情怯的掙扎。
  
  孫映芙拿起外套穿上,戴上帽子和大大的墨鏡,將帽簷壓低之後才踏出大樓,閒散的走在街道上。
  
  其實她有些後悔回來,都已經分手七年了,還想幹麼?
  
  當初他寧願甩了她這個男人的夢中情人,可見是真的很愛很愛另一個女人,現在兩人應該也已經結婚生子了,她貿然出現,是想破壞他的家庭報復他嗎?
  
  思緒一頓,她也真是的,竟然沒有先調查他到底結婚了沒有就跑回來!
  
  無奈的暗歎,反正一碰上黎宸,她孫映芙就注定失常。
  
  不過也好,至少她知道第一步要做什麼了,先調查黎宸到底結婚了沒有,如果他已婚,那她就馬上回法國,她不會去做報復的事,也不屑做。
  
  煩躁地歎了口氣,可惡,明明都已經進入冬季了,台灣的天氣為什麼還是這麼熱!這麼熱的天氣,她卻像個傻瓜似的逛大街壓馬路,這全都是那個男人害的!
  
  看見前面一家速食店,她決定進去裡面吹冷氣,回台灣這一個月,她又瘦了兩公斤,她打算進去補充一些高熱量的垃圾食物,當然,也不會忘了塞幾盒生菜沙拉「均衡一下」就是了。
  
  推開玻璃門,踏進速食店內,她拿下墨鏡,才剛往前走了兩步,冷不防她的腿就被不明物體給撞上,接著一陣冰濕的感覺透過牛仔褲傳到皮膚。
  
  她低下頭,看見一個小不點,手上的霜淇淋只剩下甜筒餅乾,其它的部分全都送給了她的牛仔褲。
  
  小不點看著手上霜淇淋的「殘骸」,然後抬頭望向她。
  
  「對不起……漂亮阿姨?」原本看起來很勇敢堅強,還向她說對不起的小不點,說完「漂亮阿姨」四個字之後,竟然開始扁唇,眼眶紅了起來,大眼馬上聚滿了淚水,眼看就要哭了。
  
  她立即蹲了下來,漾出笑容對著小不點道:「只要你不哭,姊姊就再幫你買一支霜淇淋,好不好?」
  
  小不點眨著圓亮烏黑的大眼睛,淚水沒來得及收便掉了下來,不過幸好,沒有哇哇大哭。
  
  「媽媽說,不可以吃陌生人的東西。」小不點哭音濃重,卻還是很可愛的說。
  
  「嗯,你好棒喔!」孫映芙讚賞的摸摸她的頭。
  
  「可是你是漂亮阿姨,我要霜淇淋。」小不點又說。
  
  孫映芙愣了愣,旋即莞爾。呵,真可愛,嘴巴又甜,雖然她比較想當「姊姊」,不過漂亮阿姨也沒關係啦。
  
  「媽媽呢?」她問,怎麼好像沒看見大人?
  
  「媽媽約會。」
  
  孫映芙一愣,小不點說的是「約會」嗎?
  
  「那誰跟你來?」
  
  「把拔。」
  
  所以這個小不點的父母離婚了?
  
  「唸唸!」
  
  一聲焦急的呼喚讓小不點漾開了笑,轉過身去,卻讓孫映芙的微笑僵在臉上,全身動彈不得。
  
  「把拔,我在這裡!」
  
  黎宸看見唸唸,衝上前來,一把將她抱起。
  
  「唸唸,我不是說不可以亂跑,你把我嚇死了。」為了點餐才稍稍轉移了視線,沒想到唸唸就不見了。看見唸唸手上殘留的有些破碎的甜筒餅乾,他愣了一下。「你的霜淇淋……」
  
  「對不起,我撞到漂亮阿姨……」唸唸低低的說,旋即又開心的抱住黎宸的脖子。「把拔,是漂亮阿姨喔!」
  
  「啊!」他低下頭,果然看見那蹲跪在地上的小姐,也看見對方的褲子上有團黏糊的霜淇淋。「真的很抱歉,小姐,衣服的清洗費用我會負責的。」
  
  孫映芙表情有些僵硬,遲疑的不敢抬起頭來,就算已經闊別了七年,她還是一聽就認出他的聲音。
  
  「漂亮阿姨?」唸唸奇怪的喊,不懂漂亮阿姨為什麼動也不動的蹲在地上不起來?
  
  孫映芙閉了閉眼,徐徐地吐出了一口氣,喚醒身上所有的「戲胞」之後,才站起來,微抬起頭望向霎時錯愕瞠大眼睛的男人。
  
  「嗨,真巧。」她非常平靜且自然地說,就好像只是多年不見的普通朋友一般的打招呼。「好久不見。」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

TOP

thank you

TOP

回復 3# dada


    謝謝分享~~

TOP

谢谢

TOP

多谢楼主分享!
人生何必轰轰烈烈.平淡也是一种享受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