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風箏《養妻七年險砸鍋》【典當祕密之三】

出版日期: 2010年12月24日

曾經,為了一支棒棒糖,她氣得大膽在他臂上留下咬痕,
偏偏重逢第一時間,雖是出自好意,他又不小心摸了她屁股,
新仇加舊恨,以至於接下來的日子裡,
她這個園丁孫女完全把他魏家大少爺當成痞子槓上。
看她睡過頭追公車,他破例讓她搭便車,她以為要綁架;
大發善心指導她數學,卻差點沒被她的特殊練習法打敗,
可儘管如此,小丫頭出人意表的率真確實令他開懷笑了,
於是,她這唯一能讓他敞開心房的女孩,令他決定了──
她就是他「完美妻子養成計畫」的唯一人選!
想要她學會依賴他,他第一次騎腳踏車就為了載她回家,
但大方借她書房使用權,結果她竟在書房躺椅上睡覺?!
呃,這樣也不錯啦,讓她不自覺間習慣他,變成他的小貓咪,
賴在他的地盤、他的懷裡,感受他的好,也學會對他撒嬌,
然後,等她長大,理所當然等著被他吃乾抹淨吧……

吃烤地瓜的季節                綠風箏

  當溫度像溜滑梯那樣不斷地往下滑時,小綠的清醒時間也跟著漸漸減少。

  因為小綠的身體怕是已經自動啟動冬眠模式了。 唉!

  季節真是小綠的天敵是也! 春寒料峭的時候,容易半夢半醒,酷暑炎熱之際,則是火氣旺盛;秋老虎肆虐,小綠的身體平衡開始傾斜;到了寒冬……已堪稱是徹底昏迷。

  “餵!啊你是什麼時候才要清醒啊?”好友萱鄙夷的問。

  小綠歪頭思索。 “我想,我需要一個恆溫裝置。”

  ……

  話說,最近小綠迷上了吃烤地瓜。

  沒辦法,住家巷子裡開了一家烤地瓜,每次打稿時,陣陣的地瓜香瀰漫整條巷子,順著風向從窗戶飄了起來,強烈的蚤擾著小綠的鼻子,每天聞著聞著,就覺得大腦好像受到製約似的,不斷地冒出想要吃地瓜的念頭。

  大家應該知道,小綠對食物向來沒有招架的餘地,於是接著就摸著銅板,飄下樓去。

  “老闆,給我三個!”

  地瓜伯笑咪咪的把地瓜裝在紙袋裡,小綠捧著心頭好,飛奔回家,蹲在地上就是一陣狂嗑。

  唔,真是好看~好甜~好好吃唷~

  好啦,小綠承認,我就是豬來投胎轉世的,怎樣?

  這次的主題套書,是關於一間專門讓人典當秘密藉以換取願望實現的秘密當舖——很酷唄? 小綠超嚮往的啦。

  沒辦法,小綠秘密多,但願望更多,恨不得也典當幾個秘密換來願望的實現,可是……可是……我顯然不是那個有緣人,截至目前為止,我還無法覓得傳說中的秘密當舖,厚~真的是扼腕啊!

  至於小綠的願望?

  嗯……小綠希望創作源源不絕,每天都有寫不完的故事;小綠希望中大樂透,可以狂吃到一個爽的境界;小綠希望天天陽光普照,不冷又不熱;小綠希望超級大帥哥出現在我眼前,對我愛慕得五體投地;小綠希望……

  “卡!你願望還真是要命的多欸。”好友萱再度發出鄙夷。

  嘿,嘿嘿,嘿嘿嘿……就說了咩,小綠的願望是真的好多好多,秘密當舖最好能開連鎖店,這樣才能消耗小綠的請託。 (攤手)
  好唄,既然不想聽小綠的願望,那還是看書好了,希望這本《養妻七年險砸鍋》可以帶給大家甜甜的感覺。

  小綠又要去嗑地瓜了……

  好啦好啦,我就是豬,冬眠也是需要儲存熱量的,不要拉我啦!

  等等,小綠還要說一句話——

  楊淑君加油,台灣加油! 金牌是我們的……

TOP

第一章

  波光粼粼的游泳池裡,精瘦的身軀正來回穿梭著,隨著臂膀每一次的揮擺,水花在空中形成短暫而美麗的弧度,青春又耀眼。

  泳池邊,女孩嘴裡叼著水果棒棒糖,隨意的坐著,兩隻幼細白皙的長腿泡在水里,漫不經心的踢晃著,目光時而看向蔚藍天際,時而看向腳邊那一朵朵的水花。

  啊,說不出的悠閒吶……

  水面下的暗影迅疾流竄,忽地,敏捷的身軀在女孩面前破水而出——

  “幾秒?”魏雋澈大口呼吸的問。

  “啥?”女孩將目光從湛藍晴空中怞回。

  雙眸瞇成一條細線,“妳不是要幫我計時?”

  呀,忘了。 咦,秒錶呢? 女孩輕吐舌頭,心虛的左右張望……

  他就知道她又在放空了!

  懲罰的念頭興起,他沒入水中,盤旋須臾再度破水而出。 這一次強勁的衝勢果不其然伴隨了強大水花——

  “啊,討厭,你潑到我了啦!”女孩花容失色的大叫。

  始作俑者伸手抹去臉上的水,渾然不覺罪惡,俊逸臉龐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雙手一撐,將身體往上提起,離開水面在女孩身邊坐下,接過女孩遞來的浴巾隨意披在身上。

  “都幾歲了還吃棒棒糖!”他不由分說的伸手搶過她含在嘴裡的棒棒糖,送到自己口中,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

  女孩幽怨的望著他,他則是伸出手放肆地柔亂她的發當作安撫。 見安撫不了,他只好把口中的棒棒糖拿出來,湊到她嘴邊,挑動一雙無與輪比的美眸,無聲問道:要嗎?

  才不要吃你的口水呢! 女孩扮一個鬼臉,皺鼻別開臉。

  “不吃?拉倒。”棒棒糖又回到他口中。

  “魏雋澈你是大壞蛋!”女孩被惹毛了。

  他笑,跩兮兮的咧嘴肆笑,得意的神情彷彿女孩嘴裡說的不是“大壞蛋”而是“我愛你”。

  他拂開她頰邊的發,露出她氣嘟嘟的臉龐,端詳了會兒,帶著笑意低頭在女孩頰邊落下輕吻。

  一記粉拳不痛不癢的招呼他,女孩火氣瞬間消失,只剩下靦覥不已的表情。

  他開心的笑著,神態閒適的握著她的手,跟她一同將目光落向遠方……

  須臾,耳邊傳來女孩抗議的低呼,“你抓太緊了啦!”

  他睇她一眼,無賴而囂張,繼續和她十指交纏。

  她,是他的,這輩子注定只會是他一個人的,他不只要緊緊抓住她,而且還永遠不放開。

  她叫梁子霈。

  第一次看見梁子霈是什麼時候? 魏雋澈不甚確定。

  這讓向來對於自己超凡記憶力感到萬分自豪的他,硬生生的吃癟。

  任憑他幾番苦思,時間軌道在這瞬間的記憶刻度依舊有些模糊,模稜兩可的留下“小學”這個概括性的階段。

  只記得那天天氣出奇的好,是連續一整個禮拜陰雨綿綿後難得的晴天,陽光不驕不烈,穿透林蔭,在物體與光源的折射之間,恰到好處的篩灑一地亮黃……

  魏雋澈坐在玻璃屋打造的琴房裡,埋首練琴。

  偌大的演奏式三角鋼琴,隨著靈巧指尖神乎其技的跳躍在黑白鍵上,悅耳輕快的旋律應聲而起,然而求好心切的他卻覺得不夠完美,一次又一次的不斷反復練習,斤斤計較著曲目的細節處理。

  可惡! 不滿意,不滿意……

  骨子裡追求完美的絕對性格,讓反復練習仍達不到自我要求的他越來越煩躁,最後一次練習後,他挫敗且憤怒的搥打著這架昂貴的鋼琴,接著抓起樂譜就往地上狠狠一擲——

  “你為什麼要生氣?”

  窒息的靜謐中,嬌脆的嗓音突兀響起,魏雋澈猛然抬頭掃去目光——

  角落那扇被推開的落地窗前,一個面生的小女孩坐在那兒,不知道來了多久了,他卻因為專心在練琴而渾然不覺。

  她看見他求好心切反復練琴的樣子,也看見他失控發怒的模樣,這讓自尊心甚強的魏雋澈感到很不高興,好像自己被赤裸裸的攤開來,供人隨意檢視。 他不喜歡這樣,甚至可說是厭惡。

  “妳是誰?誰準妳在這裡的?”明明還只是個小學生,心高氣傲的他卻儼然是個獨裁的小大人,惡聲惡氣的質問。

  不過,這樣的敵意似乎沒有震懾住某人。

  馬尾上繫著粉色緞帶的梁子霈,張著明亮的眼眸眨都不眨的望住他,面對他的不友善一點也不害怕。

  “我叫梁子霈,今年大班了喔!媽咪說,等暑假過後,我就要開始上小學了。”她瞪大水眸,用帶點稚氣的口吻振振有辭地宣示自己的長大。

  嗟,瞧她驕傲的咧,不過就是個還在念幼兒園的小丫頭。 魏雋澈輕蔑的從鼻子裡竄出一記冷哼。

  不過他似乎忘了,他自己充其量也不過就是個小學生罷了。

  “你不彈琴了嗎?”她眨著圓圓的眼睛問。

  “要妳管!”身為天之驕子,他講話沒有婉轉那一套。

  “你彈的琴好好聽,是我聽過最好聽的喔。”

  讚美每個人都喜歡,但被一個似懂非懂的小丫頭讚美,實在沒什麼好開心的。

  “最好妳懂什麼是好聽,什麼是不好聽。”他擺明不相信。

  “我當然懂……你真的不繼續彈了嗎?”她覺得可惜。

  “關妳屁事!”

  “我也會彈琴喔!不信的話,我彈給你聽。”她脫下自己的皮鞋起身,便從開啟的落地窗走了進來。

  似乎是只要說起自己,她就忍不住習慣性的加個“喔”字拉提尾音,聽得魏雋澈感覺很刺耳。

  “我才不要。”斷然拒絕。

  “剛剛你彈琴給我聽,現在換我彈琴給你聽。”她有自己的堅持。

  無視於魏雋澈周身散發的黑色氣息,梁子霈徑自爬上了椅子,伸出短胖的食指彈奏,一邊用那五音不全的嗓音唱起了世界名曲“小星星”,模樣還頗為自得其樂。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臭拎呆”的歌聲聽得魏雋澈當場雙眉打結。

  到底是哪裡來的野丫頭,居然敢用他價值不菲的世界名琴彈這種老掉牙兒歌,還厚顏無恥的用她淒慘的歌聲荼毒他的耳朵真是該死!

  一曲唱畢,她轉過身來笑咪咪的說:“好聽嗎?我爸比說,我將來一定會是個很優秀的音樂家喔。”
  音樂家?

  魏雋澈狠狠翻了個白眼。 最好真有這麼厲害啦,那要不要來個掌聲鼓勵? 這傢伙大概病得不輕,這麼小就自我感覺良好,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他重新坐上椅子,二話不說就秀了一段莫扎特的小星星變奏曲。

  梁子霈當場驚為天人。 “你好厲害喔……”

  又來了,她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說“喔”那個字? 感覺實在超討厭的。

  梁子霈大感不可思議,忽地抓住他那飛快躍動的手,湊到眼前仔細端詳,想看裡頭是不是有什麼神奇的機關,回頭她也要叫媽咪買給她。

  “放開!”他嫌惡的瞪著她。 居然敢碰他的手,不想活了嗎?

  完全沒察覺到魏雋澈的怒氣,又驚又喜的梁子霈仍然滿臉笑咪咪的望著他,“我喜歡你剛剛彈的,教我!教我!”

  “不要!”奮力怞回手。

  她蹙起眉,思索了下,而後從小洋裝的口袋裡掏出一支水果棒棒糖,一副壯士斷腕般的忍痛遞到他面前,“我請你吃棒棒糖,你教我彈琴。 ”

  “我為什麼要吃妳的棒棒糖?”都幾歲了還吃棒棒糖? 呿,幼稚。 “妳看妳,都蛀牙了還敢吃糖。”瞟她一眼,他伸手直指她慘不忍睹的門牙。

  她臉一紅,嘟嘴委屈地囁嚅……

  魏雋澈一怔。 奇怪了,為什麼要覺得罪惡? 他只是說實話呀!

  可是看她臉紅得快要爆炸,他的良心竟然冒出來了,而且比他預估的還要大顆,一股微微自責的情緒悶悶地籠罩他胸口。

  真是個麻煩精。 算了,他就當作日行一善好了。

  “拿來。”跩跩的伸出手。

  “什麼?”她不解。

  “少裝傻,棒棒糖啦什麼,不是要給我嗎?”

  奇怪了,不是不要嗎? 掙扎須臾,梁子霈忍痛交出棒棒糖。 “……喔。”

  魏雋澈撕開包裝紙,當著她的面就把棒棒糖往嘴裡塞——

  嘖,真是要命的甜! 活該她蛀牙。 魏雋澈告訴自己他只是出於一番好心,免得這丫頭將來一口爛牙沒人要。

  “那你現在可以教我彈琴了嗎?”她可憐兮兮的問。

  看她一臉認真,他突然很想對她惡作劇,漂亮的眼眸霎時閃過一抹狡猾……

  “誰說我要教妳彈琴的?”他很邪惡的說。

  “啊你騙我……”

  在魏家,魏雋澈的一舉一動都是焦點,他的話,沒人可以質疑,他做的事,自然也是如此。 能被他捉弄,是她的福氣。 聽著,是福氣!

  挑眉,“騙妳又怎樣?”他跩兮兮的說。

  她臉一皺,眼眶便紅了。 他還沒意識過來,一陣驚心動魄的哭泣已爆發開來。

  傻眼。 “欸,妳夠了喔,不會真的哭了吧?”他沒想過她會來這招。

  “你騙了我的棒棒糖,你是壞蛋!棒棒糖是Momo老師送給我的禮物,我要我的棒棒糖……”

  魏雋澈真的沒料到這丫頭居然說哭就哭,而且還超大聲的。

  剛剛不是還很勇敢嗎? 不管他怎麼兇,她都一副不害怕的樣子。 沒想到不過就是為了一支棒棒糖,她就涕淚縱橫的活像慘遭虐待。

  “欸,妳別哭了。聽到沒有?我叫妳別哭了!”

  他命令著她,她卻依然故我,從沒遇過這種情況的魏雋澈開始顯得有些手忙腳亂。

  下一秒,琴房的門被推開來——

  “少爺,發生什麼事了?”聞聲而來的小女傭緊張的問。

  “我……”他一臉窘迫,說不出話來。

  發現了坐在少爺身旁的小女孩,年輕女傭詫異的說:“咦?霈霈,妳怎麼跑來這裡了?大家都在找妳欸。來,不哭不哭,跟曉娟姊姊說怎麼了?”

  “嗚嗚……曉娟姊姊,他騙了我的棒棒糖,他是大壞蛋。”儘管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指認兇手的速度倒是非常迅速。

  啥? 壞蛋被指控為“壞蛋”的魏雋澈表情難看得可以,偏偏棒棒糖就咬在他嘴裡,真教他百口莫辯。

  偷覷臉色陰沉的少爺一眼,曉娟心想,完了完了,霈霈誰不好惹,居然惹了魏家最尊貴的少爺!

  “噓,霈霈,不可以沒有禮貌,他不是大壞蛋,他是雋澈少爺。要有禮貌喔,知道嗎?”曉娟趕緊安撫小女孩,免得惹惱了高高在上的魏家少爺,可愛的小霈霈可就要倒大楣了。

  “我不要對他有禮貌!他是壞蛋、壞蛋、壞蛋!”

  梁子霈拗起來,還一口氣連說了三個“壞蛋”。 她掙開曉娟姊姊的手,衝上前去,二話不說就往魏雋澈的手臂咬了一口——
  “喔,天啊!霈霈,不可以——”

  “啊,我的手!”猝不及防的魏雋澈當場痛得大叫。

  來不及了。

  目睹全程的曉娟當場心涼了泰半……完了,這下死定了。

  膽敢咬魏家金孫,小霈霈鐵定在劫難逃了。

  銜著金湯匙出生的好命鬼,說的應該就是魏雋澈這種人。

  父親魏偉國是台灣商界赫赫有名的首富之子,母親溫如梅則是政壇大老的掌上明珠,那場政商聯姻,堪稱是台灣史上最門當戶對的世紀婚禮,是王子與公主的完美結合,而後的十幾年,無人能出其右。

  身為兩人唯一的獨生子,一出生就掛著閃亮亮的金字招牌,魏雋澈身嬌肉貴的程度絕對是一般市井小民無法想像,也難怪乎他小小年紀便養成了傲嬌的個性。

  聽說當年光是為了迎接他誕生所組成的醫療團隊,魏家就一口氣燒掉了近千萬台幣,撒錢毫不手軟的氣勢徹底刷新了台灣醫療史上的紀錄。

  更別說他出生之後的養育費用,完全是採最高規格處理,不論吃的、穿的還是用的,絕對都是頂級中的頂級。

  明明不過是幾個月大的小娃兒,不但有三班制的保母細心照料,還有專屬的家庭醫師為他的健康把關。 舉凡用在他身上的每一樣東西,全都是國外品牌量身訂做的。 這景況看在每天追著三餐溫飽的尋常百姓眼裡,真是羨慕又嫉妒,一個個恨不得跳樓以求重新投胎。

  不過,先別急,更別天真的以為魏雋澈的出生就只是負責每天吃好穿好用好,聽聽這位豪門少爺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後,再考慮是不是重新投胎也不遲。

  因為是一脈單傳的獨生子,身為家族的準接班人,打從有記憶起,魏雋澈就開始接受菁英式的教育養成。

  不論是語言、商業知識、領導統馭、社交禮儀、才藝、運動……等,為了打造一個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完美接班人,魏家投注的心力可是不容小覷。 不只網羅各個領域的名師教練貼身教學,每年的寒暑假,當同年齡的小孩都在開開心心的放假時,小小年紀的魏雋澈已必須犧牲假期、睡眠跟玩樂的時間,搭著私人飛機到世界各知名的大學去修習各種課程。

  沒有哭鬧耍賴這回事,只有進步、進步要再進步。

  外界褒貶不一的密集式菁英教育,並不是每個小孩都能承受得起的,而這就是魏雋澈享受好命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韶光荏苒,一晃眼,十八歲的魏雋澈如今已是高中校園裡的翩翩美少男,不只個頭長得比同年齡的孩子英氣挺拔,柔合父母優點的眉眼五官俊美得令人炫目,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更讓他尊貴得彷彿是來自另一個仙境國度。 總之他不管擺到哪裡,都是那種會教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兩眼的超級好貨色。

  這天,貴公子魏雋澈正在上一對一的鋼琴家教課。

  身為一位優秀接班人,培養一、兩樣才藝以備不時之需是必要的,自用可當興趣消遣,外用則可當技能顯擺。

  授課的鋼琴老師來頭不小,是國際肖邦鋼琴大賽的指定評審。

  魏雋澈原本流暢的彈奏著,目光不經意瞥見手臂上的舊傷痕,一個閃神,思緒頓時棄主遠揚,指尖的速度沒能及時跟上,一首肖邦的經典名曲當場因為落拍而亂了套。

  他思緒迷茫……

  “Eric?Eric?”

  聽見老師皺眉呼喚,魏雋澈意識到自己的失常,連忙回過神,“Sorry。”

  該死,他今天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分心?

  追求完美的魏雋澈面對自己的失誤,顯得懊惱不已。

  再次向老師表達歉意後,他斂起心神,強逼自己集中註意力,然而一曲彈畢,他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現糟糕極了。

  鋼琴課草草結束,老師搖搖頭離開,呆坐在椅子上的魏雋澈煩躁得連一點練習動力與情緒都沒有。

  目光忍不住又瞟向手上的傷痕……這麼多年了,傷痕還清晰可辨,可見當時他被咬得有多慘。

  但這件意外最後是怎麼落幕的,老實說,他也不是很有印象。

  事發之後,他一次也沒再看過那丫頭——當然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曾經幾度思念過她,甚至期待她的再次出現。

  不過他當然是想要報仇才對她念念不忘,誰教她居然敢咬傷他!

  可等了又等,希望一再的落空,他不是沒受傷……

  直到某次他故作漫不經心的問起,才從女傭曉娟口中知道那個膽大包天的小丫頭叫霈霈,是福伯的寶貝孫女。

  福伯是魏家的園丁,放眼偌大庭園造景裡的花草植栽,全都是福伯親手種出來的。 因為早年喪偶,他幾乎長年住在這裡,終日與花草為伍,只有年節的時候才會回家和兒子團聚,共享天倫。

  雖然福伯身分是魏家的下人,但是魏老爺子視他為人生摯友,並且也嚴令所有人都不許對他無理。

  可福伯作風低調,儘管老爺子待他禮遇,他卻仍謹守本分。 魏雋澈幾次看到他,他總是堅守著自己的工作崗位毫不怠惰,那張歲月刻畫的臉龐上,有著別人所沒有的和藹淡定。

  魏雋澈抬起手,不自覺摸了摸臂上傷痕……

  “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他喃喃自問。

  不是莫名其妙的想起往事,而是他前天到廚房去的時候,不經意聽見了家裡傭人的對話……

  “良嬸,怎麼這兩天都沒看見福伯?”在廚房裡幫忙的曉娟問。

  “出門了。昨天一大早天剛亮,就急急忙忙下山去,說是要趕去高雄。”良嬸邊挑菜邊回答。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曉娟一臉好奇。

  “知道霈霈吧?”

  “知道啊,福伯的孫女,小時候來玩老是姊姊長姊姊短的叫我,可愛得不得了。那丫頭曾為了一支棒棒糖跟少爺鬧脾氣,咬了少爺一口子,嚇得我冷汗直冒呢。霈霈她怎麼了嗎?”

  “唉,說來也是可憐,母親過世不到半年,爸爸就娶了新太太。從古至今有幾個後媽比親媽好的?一懷上自己的孩子,就把霈霈扔到了寄宿學校,幾個禮拜不聞不問,明擺著要趕她出去。福伯聽到消息後又氣又心疼,昨天便趕著去學校,說是要把孩子接來一起生活。”

  “天啊,怎麼會這樣……”

  “所以才說這孩子可憐呀。”良嬸傷感的猛嘆息。

  “那個……答應了嗎?”曉娟問得含蓄。

  “自然是老太爺親口允了,福伯才會趕著去接孩子。”

  “呼。那就好……”曉娟轉過身,無預警的被一張沉默嚴肅的臉孔駭了一跳,“少爺。”

  魏雋澈聽見那久違的名字,心口劇跳了一下。 他怎麼也沒想到,當初滿嘴“媽咪說、爸比說”的幸福小女孩,居然遇上了連續劇裡才有的家庭遽變。

  他應該額手稱慶覺得她活該,可他又無法解釋此刻梗在胸口的心疼是為了什麼?

  意識到女傭曉娟疑惑的目光,他斂住心神,故作淡定的說:“給我一杯水。”

  “是,我馬上端到客廳給您。”

  天啊,也不知道少爺站在那邊多久了,她居然沒發現! 曉娟很不安,因為少爺心情看起來好像不太好,不知道聊八卦會不會被開除?

  “不用,直接給我就好。”

  “是。”曉娟趕緊倒來一杯開水。

  他接過水杯,仰頭喝了一大口,然後拎著剩下一半的水,踅步往外走……

  不經意聽聞這件消息,魏雋澈雖然嘴上沒說什麼,卻一直牢牢記在心裡,甚至連續兩個夜晚,他都夢見了當年的案發經過,連帶讓今天的鋼琴課也受影響。

  他是前天聽見的,那麼今天……人總該帶回來了吧?

  算來他和梁子霈也是舊識了,她可是還欠他一句“對不起”呢。 既然她來了,他去打聲招呼應該不為過吧?

  沒來由的,一股想要見到她的念頭湧了上來,魏雋澈想也不想,轉身便走出琴房,直直的往主屋後那棟小屋走去。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謝謝分享~!

TOP

早上好

TOP

謝謝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感恩

TOP

thank you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Introduc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Full Listing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Regis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