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巧《蒸發的歐陽太太》【老婆掛遺失之三】

出版日期:2011年1月7日

這女人在說什麼鬼話啊!他只是「可能」殘廢,又不是肯定,
竟然因為這樣就要解除婚約,連她都聽不下去!
也難怪他會氣瘋,娶她這個傭人之女來證明自己有人愛,
明知他只是在賭氣,可看他這副痛苦的樣子,她無法拒絕,
決心要幫他儘早治癒情傷,也希望他總有一天能愛上她,
但新婚之夜酒醉的他卻是抱著她喊別的女人的名字,
她準備三餐,天天陪著他做複健,他仍是冷淡對待……
沒關係,她什麼沒有就是有毅力和真心,她會繼續努力,
果然,堅持下去是有用的,他漸漸有了過去的溫柔模樣,
會關心她騎摩托車的安全問題、會與她深情擁吻,
可她萬萬沒想到他對她的熱情,全是因為他想起前未婚妻,
他不但收藏照片還鬧出緋聞,卻反過來指責她和同事太親密,
這下終於讓她認清現實,他永遠都不會是她的王子,
與其留下不斷爭吵,她不如帶著回憶徹底離開他……

楔子

  星期五上午十點,無風的晴朗天空,日頭高照。

  寧靜的帝鼎高級社區一片祥和,毫無人車的十米巷道,卻突地竄出一抹白色身影—

  身著白紗禮服的女人,雙足赤裸,雙手緊抓過長的裙擺,彷佛逃命似的向前狂奔,她急忙按下手心中的遙控器,前方社區週邊的自動鑄鐵大門,緩緩開啟。

  她喘著大氣沒停下奔跑的腳步,邊回頭看向巷道的遠處,害怕會有發現她逃婚,而追出來捉人的追兵,慌亂的她壓根沒注意到自個兒已經奔出巷口的聯外道路,一回頭,冷不防被近在咫尺的車身驚駭住。

  來不及尖叫,急踩煞車的白色車身已擦撞上她,下一瞬間急轉方向盤的白色房車,沖向對面車道,與迎面而來的一輛銀灰色房車直接對撞。

  轟然作響的強烈撞擊聲,劃破前一刻還寧靜祥和的氛圍……

  一場意外事故撞擊了三個人的命運,傷者包括陸氏企業的少奶奶、歐聖集團的獨子與久泰建設的獨生女。

  從此,扭轉改變了三對既定的姻緣……

TOP

第一章

  歐陽炵緩緩張開沉重的眼皮,腦袋因手術的麻藥未退而暈眩昏沉。

  一雙黑眸無焦距地盯著病房的天花板,思緒一片白茫。

  忽地,一個驚心動魄的畫面閃過腦海,如幻燈片般,映射在米白色的天花板上,令他身體輕顫了下。

  “炵大哥,你醒了嗎?”坐在病床旁一天一夜的寧靜海,疲倦得幾乎要闔上眼睛,因驚覺床上的他手臂輕晃了下,她頓時精神一振,忙站起身查看他的狀況。

  聽見熟悉的聲音,歐陽炵下意識略側過臉,看見一張白皙的麗容。

  “小靜……你怎麼會在這裡?”他的聲音有些乾啞,腦海裡逐漸回想起車禍意外的經過。

  “我媽告訴我,你出了車禍。”寧靜海的母親在歐陽家幫傭十多年,不僅是傭人領班,更幾乎等同于管家,照管歐陽家的大小事。

  歐陽家對她們母女有很大的恩情,對她而言,歐陽炵不僅是她重視的大哥,更是她從小暗戀景仰的對象。

  儘管喜歡他很多年,但她對這份暗戀從沒有任何奢想。

  她明白兩人之間的差距,更清楚他已有個登對美麗的未婚妻,只要他能得到幸福,她便感欣慰滿足。

  “總裁和夫人昨天出發去美國,你出車禍時,人已在飛機上,所以還未聯絡上他們。”昨天上午,員警打電話到歐陽家通報車禍事故,母親一接到消息,沒能聯絡上總裁和夫人,便先打電話給他的秘書,接著便告訴人在小學教書的她。

  她聽了非常擔心,於是下午跟學校請假,匆匆趕到醫院探視。

  他因腿部嚴重骨折,動了數小時的手術,直到今天中午才醒來。

  “現在覺得怎麼樣?要不要叫主治醫生過來看一下?”見他總算平安醒來,她大大松了口氣。

  第一次見他傷重,她焦慮惶恐不已,緊繃懸吊著一顆心,一整夜望著病床上昏睡的他,即使精神疲憊,眼睛酸澀,也無法闔上眼休息片刻。

  “琍蘋呢?她來過了嗎?”歐陽炵視線看打上石膏懸吊著的一雙腿,語氣平靜的問道。

  “呃,她有打電話來關心你的傷,說因為有通告,一時走不開。”他一醒來便問未婚妻下落,令她內心有股莫名的酸澀。

  之前不論是看到或聽說他和未婚妻的相處情景,她並沒什麼負面情緒,此刻卻是第一次心生不滿,但她忙抹掉那不應有的感覺。

  從他手術結束後送往特等病房,她便一直守在他床邊,這期間母親及他的秘書都曾來探視情況,而他最親密的未婚妻杜琍蘋卻遲遲未現身,她的關心竟只有昨天一通簡短的電話而已!

  “是嗎?”歐陽炵聲音有些黯然,閉上了眼。

  他想起出車禍前接到一通電話,一時失去理性,丟下工作便倉皇離開公司,急著前往雜誌社瞭解真相,因車速過快,閃避不及對面失控逆向撞來的車子,才會釀成車禍,身受重傷。

  “炵大哥,我想杜小姐待會兒就會過來了,你知道藝人對工作要有很強的責任感,就算心裡焦急,也必須先完成工作,才能處理個人私事。”見他似乎因未婚妻未來探訪感到落寞,心軟的寧靜海忍不住想安撫他,竟幫情敵說起話來。

  “沒關係,無所謂。”歐陽炵的失落,不單是因為未婚妻未陪在身側,他更在意雜誌記者所爆料的消息是否屬實。

  他未婚妻杜琍蘋是模特兒出身的女星,不僅外貌美豔、身材姣好、受過高等教育,更擁有不錯的身世,雙方長輩對他們的交往樂觀其成。

  兩人交往一年訂婚,彼此雖因工作各自忙碌,但他從未懷疑過這份感情,至今已訂婚半年,預計明年初將舉行婚禮。

  昨天上午,他卻接到一家八卦雜誌社發行人的來電,告知社內記者拍攝到琍蘋參加轟趴派對,與男藝人大玩性愛遊戲的精采畫面,令他一時驚愕,難以置信。

  雜誌社會將這則極具八卦價值的聳動消息先告知他,是希望他出高價買下證據,壓下這樁醜聞,畢竟已論及婚嫁的未婚妻出軌,這消息若傳出去,將令他顏面盡失。

  當時在電話裡對方已向他提出交易,他相信琍蘋,認定這事是空穴來風,但對方信誓旦旦表示握有可靠證據,他不免動搖,才會心慌地想去雜誌社看照片。

  此刻,動過一場大手術的他,精神與身體皆疲憊不堪,已沒了追問事實真相的衝動。

  稍微恢復理性,他想等待未婚妻現身,當面問個明白。

  但他車禍住院一天一夜,未婚妻卻只有一通簡單的詢問電話,不僅令他失落,也對她可能背叛他的事心生懷疑。

  “你先休息一下,我請護士通知主治醫生過來。肚子餓不餓?想吃什麼?我去幫你買。”寧靜海溫柔地詢問。

  “不用,謝謝。”歐陽炵望她一眼,薄唇牽起淡淡的笑意。

  車禍醒來能看見小靜,他感到一種安心,她真情流露的關懷令他寬慰,沒因家人都不在身邊而感到孤寂清冷。

  事實上,她與寧母跟他相處的時間,比自己父母更多,感情似乎也更親近。

  從小看著她長大,他把乖巧溫順的她當妹妹看待,彼此一直維繫很好的兄妹情,如今他受傷,有她在真的很好。

  不久,主治醫生來巡房,並向他解說手術結果,若情況順利的話,住院兩、三個月後,開始做複健物理治療,約三個月,就可恢復正常行動力。

  然而醫生也語帶保留告知留下後遺症的機率。

  歐陽炵聽了,心情頓時變得沉重。雖說不良於行的機率僅有一成,卻仍令他感到驚慌,即使能痊癒,他半年內都將行動不便,且至少得住院兩個月,會有許多工作被耽擱。

  “炵大哥,千萬別往壞處想,你一定很快就能痊癒的。”醫生離開後,寧靜海再度坐在他床邊的椅子,極力安慰他。

  聽到可能的後遺症,她內心雖也大感震撼,卻更擔心他的情緒因此低落。

  “小靜,我沒事,只是需要一點時間調整心情,我保證很快會離開這個鬼地方。”即使她努力表現冷靜安慰他,但他仍輕易看出她眼底的憂慮,忍不住反過來安慰她。

  他相信他會痊癒,一定能重新站起來,只是此刻他需要一點時間,沉澱思緒。

  “醫院雖然不是什麼好地方,但說這裡是鬼地方也有點過份。”見他松緩糾結的眉心,反過來安撫她的緊張焦慮,她不禁稍緩心弦,跟他說笑。

  炵大哥住的個人病房可是VIP等級,有沙發、液晶電視、音響、冰箱,這病房空間甚至比她租的小套房寬敞數倍。

  “再高級仍只是間充滿藥水味的無趣病房而已。”歐陽炵訕笑。

  “那我去樓下花店買個花來裝飾。”說著,寧靜海急著起身要離開。她也覺得寬敞的病房太過單調了。

  “不用了。”歐陽炵想阻止,她卻急匆匆地開門離開了。

  他不禁微微一笑,想到了些什麼,他拿起放在床頭櫃的手機,打電話給秘書交代一些事情。

  才跟秘書通完電話,門板便響起敲門聲,以為寧靜海動作如此迅速,已經買好花奔回來了。

  沒想到推開門走進來的,卻是杜琍蘋。

  她身穿紀梵希銀色絲緞洋裝,腰間的抓折層次,將她玲瓏窈窕的曲線展露無遺,在她手臂上掛了一隻白色提包,右手懷抱一束白色香水百合,修長勻稱的美腿踩著黑色露趾細跟高跟鞋,小巧的腳趾搽著銀色指甲油。

  美麗五官化著濃豔的妝,襯著一頭波浪性感長髮,任何時候看見她,總是讓人驚豔。

  然而此刻,斜躺在病床上的歐陽炵,面對外型完美豔麗的未婚妻,內心卻產生諸多疑慮,不自覺微眯起黑眸。

  “炵,抱歉,現在才來看你,手術很成功吧?多久可以恢復?”杜琍蘋走近病床,看著向來英挺卓爾的他,此刻憔悴的躺在床上,一雙腿還裹著厚重石膏,內心不禁產生一絲嫌惡。

  “工作很忙?”歐陽炵面無表情,淡淡的問。

  她身上熟悉的香水味,與手中香水百合香氣混在一起,太過濃郁的氣味,竟令他有種俗豔的感覺。

  “炵,你在生我的氣嗎?”將大把花束放置床頭櫃,杜琍蘋在床沿坐了下來,美臀碰著他插點滴的手臂,口氣帶著撒嬌的柔情。

  身為未婚妻的她,不但沒在他重傷危急時刻陪在身邊,還拖到現在才現身,他肯定有所不諒解,然而她因有更緊急的事需先處理。

  “沒有,你工作比較重要。”他的不悅,並非她因工作擔誤了來探訪時間,而是想起那則緋聞是否屬實。

  方才他打電話跟秘書聯絡,秘書提到昨天某雜誌發行人來電,對方告知與他約了會面時間談事情,卻始終聯絡不上他,秘書沒直接說出他車禍重傷之事,只告知對方,他臨時有事耽擱會再另約時間。

  與秘書交代完公司事務後,他原想打電話給雜誌發行人,未婚妻卻剛好上門。

  即使她人明明就在眼前,他竟無法直接向她質問緋聞真偽,因為這件事,讓他無法泰然自若的面對她。

  “炵,對我來說,你當然比工作重要百倍。聽到你出意外,我擔心得想不顧一切跑來看你,哪怕丟了工作也無所謂,但聽到你正在動手術,我就算來了也見不到你,才會聽從製作人苦口婆心的勸說,先把工作完成。

  “儘管因你的傷勢心裡焦慮惶恐萬分,可在攝影機前卻要強裝鎮定,努力展露笑顏,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

  杜琍蘋微顰柳眉,一雙美眸甚至盈上委屈淚霧,令歐陽炵不禁一陣心軟。

  也許,他錯怪她了,不該在尚未看見所謂的真相前,便在心裡對她產生不信任。

  他伸手輕摟她纖肩,有些冷淡的俊容終於多了一點溫度。“沒事,我沒怪你。”他輕聲安撫。

  “炵,手術很成功吧?醫生有沒有說多久能出院?”他沒再計較她遲來的探望,令她松了口氣,便立刻問起她在意的腿傷問題。

  “至少得住院兩、三個月,之後還必須做物理治療,複健三個月。”歐陽炵語氣平淡的道。

  “得花這麼長的時間啊……”杜琍蘋蹙著一雙柳眉抬眸看他,“有沒有什麼後遺症?能恢復正常行動力嗎?”她看似關心他的健康復原狀況,其實真正在意的是自己的幸福。

  “如果復原順利,半年後便可恢復正常。”

  “那是說……也有意外的可能?”她一隻柔荑輕撫上他的臉龐,溫柔地為他拂開額際散落的發,小心翼翼追問。

  “醫生說骨折傷及神經,最壞的情況可能無法恢復正常行走。”他眸色黯了下,原本不想告知她這一成的可能性,怕她擔心,但既然她追問,他認為不該即對將攜手一生的未婚妻有所隱瞞。

  聞言,杜琍蘋怔愣了下,極力隱藏內心的驚駭。

  “炵,我相信你一定會痊癒的。”她對他牽起唇角,淡淡一笑,心中卻是對兩人的婚約有了一絲後悔,如果,歐陽炵真的不良於行,就算他再家財萬貫,她也不可能犧牲自己的幸福去照顧他。

  昨天,意外得知某個小雜誌社竟拍到她的醜聞,擔心那些浪蕩照片曝光會對她的未來有所影響,她倉皇丟下工作要去處理,甚至聽到他出意外也無暇顧及,馬上跑去找雜誌發行人商談,最後花了幾百萬,才買下這樁緋聞的所有照片及底片。

  可她手中沒那麼多現金可支付,還找了一堆理由跟父母周轉,更要求照片中的男伴必須分擔一些封口費,奔走大半天,才總算銷毀掉那些證據。

  今天早上,先去補錄未完成的工作,直到現在才有空來醫院探視他,沒想到會聽到這個消息。

  “別擔心,雖然現在情況看起來很糟,但我會很快康復,公司還急需我回去坐鎮。”他對未婚妻展露一抹寬慰的笑意。

  “你看起來並不糟,一樣帥得很有型。”即使心口不一,杜琍蘋仍甜甜地讚美,做足表面功夫。

  側坐在床沿的她,一雙手捧起他臉龐,靠上前,在他薄唇印下一吻。他立刻右手勾住她頸項,在她紅豔的唇瓣上輾轉吮吻,任彼此的舌勾卷纏綿。

  “嗯……”她嚶嚀呻吟,一手撫上他胸膛,探入他衣襟,令他心頭燥熱,下腹緊縮,幾乎要忘了自己是個躺在病床上的重傷患者。

  “啊!”突然開門而入的寧靜海,被眼前的煽情畫面嚇了一跳。

  歐陽炵放開未婚妻,看向捧著花束進門的她。

  “對、對不起,我、我不知道杜小姐在這裡……”寧靜海臉頰紅通通,一陣口吃,忙著要退出病房。

  “沒關係,進來吧!”他神情泰然,毫不介意被打斷與未婚妻的親密。

  “呃,杜小姐,你好。”寧靜海緩緩走進病房,尷尬的對著坐在床沿的杜琍蘋點點頭。

  “你好。”她只隨意打聲招呼,伸出畫著指甲彩繪的修長纖指抹了抹唇角因吻而暈開的口紅。

  她見過寧靜海幾次,知道她是歐陽家傭人的女兒,雖然兩人長久相處,但對這個長相一般、個性單純的女人,她從不擔心,但也不會想和對方建立交情。

  “炵大哥,我買了向日葵及滿天星,先把花插進花瓶裡喔。”羞赧的寧靜海想儘快找事做,以轉移注意力。“呃,杜小姐也買花來了。”看見床頭櫃上大把的香水百合,一時不知該不該順手也拿去插起來。

  “這裡有兩個花瓶應該夠用。”歐陽炵微微一笑,囑附她一起把花插上。

  看見她挑選的向日葵及滿天星,兩種花卉雖沒什麼明顯香氣,卻給人明亮清新、小巧淡雅的感覺,就跟小靜的氣息相仿,雖然她沒什麼打扮,卻也透露一股自然與輕鬆。

  她跟未婚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女性,而這兩人卻是與他最親近相處的女人。

  寧靜海拿著花瓶及花束轉進浴室裡插花,不禁回想方才進門?那所看到的畫面。

  她不是早做好心理準備,能真心誠意祝福喜歡的人得到幸福,為何方才那幕纏綿熱吻,會教她的心刺痛著?

  輕抿粉唇,她先將香水百合花束的包裝紙一一拆開,看著美麗高貴的百合有些失神。濃郁甜美的花香,令她想到杜琍蘋的形象。

  杜琍蘋和炵大哥是無可挑剔的一對,無論身家背景、外在美貌與高雅氣質,她都是最適合炵大哥,亦是歐聖集團認可的准少奶奶。

  她應該祝福,不該有一絲一毫的妒意。

  她要像向日葵,對他表達無私的祝福;如小小的滿天星,只要安靜的守在他身側,便能心滿意足。

  再次心理建設完畢,寧靜海分兩次捧著花瓶走出浴室,安放在病房兩側,之後,不想打擾他們兩人相處,她告知有事,便先行離開。

  歐陽炵與未婚妻短暫相處後,杜琍蘋因接到經紀公司來電,告訴他明天會再過來探望,便匆匆離開醫院。

  躺靠在病床上,他翻著護士送進來的財經日報,簡略流覽重要的國內外財經消息,卻有點心不在焉。

  雖然方才跟未婚妻相處沒感覺到她的異樣,但那則聳動的八卦不問清楚,他明白自己無法真正釋懷。

  拿起手機,他打電話給雜誌社發行人。

  “沈先生,我是歐陽炵。”他語氣平靜道。

  “呃,啊!是歐陽先生”聽到他來電,對方似乎非常訝異。“你……不是受傷住院了?”

  昨天上午,遲遲等不到他現身,擔心對方變卦取消交易,打他電話又聯絡不到人,只好打給他的秘書探問行蹤。

  秘書只說他臨時有要事不能赴約,決定擇期另約時間,沒想到不久後他卻接到緋聞女主角杜琍蘋的來電,要求收購所有的照片。

  他原本執意將醜聞證據賣給歐陽炵,認為從他那裡應該能獲取較高的封口費,卻聽杜琍蘋說歐陽炵發生嚴重車禍,目前狀況不明,當下決定改變交易對象,反正只要能拿到錢,賣給誰並不重要。

  “我想跟你重談交易內容。”歐陽炵口氣冷靜。“可我現在不方便出門,請你把所謂的證據封裝在牛皮紙袋,讓秘書轉交給我,我判斷後再決定是否花錢買下底片。”

  “呃,歐陽先生是指什麼交易?”雜誌發行人竟裝傻起來。

  他的態度教歐陽炵黑眸微眯。他不相信對方會遺忘這件大事。

  “昨天早上,你談到貴社記者拍到對我未婚妻不利的淫亂照片,不是想藉此跟我獅子大開口?”原本語氣平靜的歐陽炵,這會兒不禁透露一絲不悅。

  “喔!那個啊……抱歉、抱歉!歐陽先生,是敝社的疏失過錯,其實根本沒那回事。”沈先生打馬虎眼,矢口否認。

  “沒那回事?”歐陽炵更納悶了。他記得當時對方可是信誓旦旦說捕捉到的都是精采香豔的鏡頭,要他務必前來監定,買下這樁醜聞,保護他及歐聖集團的顏面。

  沒想到才過了一天一夜,雜誌社便全盤否認所言,辯稱那是社內記者為了炒新聞而合成造假的照片,對他再三表示歉意,便匆促結束通話。

  雜誌社前後說詞反覆,令原本對八卦只有一絲懷疑的歐陽炵,反而變得疑慮不安了起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thk

TOP

谢谢分享~!!

TOP

看看

TOP

Emmazhou5960 發表於 2011-4-7 22:50


嚴禁只用表情符號作回覆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 your sharing

TOP

謝謝分享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Introduc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Full Listing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Regis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