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妮《離緣書》【喜氣洋洋3】

出版日期: 2010年11月11日

「我同意這樁親事,但有個條件,任十美要跟我比賽誰先贏上一百場;
若是我贏,他要入贅焦家,反之,我披嫁衣進任府──」
哼,爹爹瞞著她談了門親事,想把她送出焦家門,哪有這麼容易?!
要她嫁人當然可以,但絕不能嫁個平凡懦弱無能之輩;
這個任十美頭一次見了她,就跟她打得鼻青臉腫,算是有點能耐,
況且他生得俊美,簡直像仙人下凡,她瞧著心裡也舒服,
這親事也不委屈啦,但比起成親,她更想分個高下,要他服氣認輸,
到時候他才知道誰是當家作主的那個,乖乖聽話……

娶妻求賢淑,他再犯賤,也不會找隻母老虎回家養!
焦俏確實長得美,但遠觀即可,他才不想自找苦吃;
不過就這樣退了親事,豈非承認他怕了她的比賽?
哼,當然是先贏再說,給她個教訓再狠狠甩了她,
讓她吃不了兜著走,才知誰是真的厲害……

第一章

  說起焦俏這輩子,起碼十四歲以前,是非常幸福快樂的。

  身為焦家三代以來唯一的獨女,她從小受盡嬌寵,奶奶疼、爺爺愛,還有幾十個叔伯兄弟搶著討好她,皇帝的女兒都沒她過得舒服。

  再說容貌,她也是一等一的可愛,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巴,配上粉嫩嫩的雙頰,整個人就像尊敷了粉的玉娃娃。

  難得她個性還算好,只是有一點點潑辣、刁蠻、任性、不講道理……焦父說這話的時候,額上的冷汗像水一樣地流。

  沒辦法,女兒一雙利眼正在他背後瞪著——再說啊,再說下去,回家就跟娘告狀,讓娘罰爹爹跪算盤!

  客棧包廂裡,聽焦父說話的生意夥伴們,個個臉上神情尷尬。

  這麼多缺點,還叫個性好?那怎麼樣才算個性不好?

  焦父一邊擦汗一邊想,其實一個孩子從小被寵到大,沒慣到無法無天、殺人放火、強取民男……真的已經算好了。

  一旁,焦父的老搭檔任莊主突然拍手大喝一聲:「好,如此姑娘,果然是吾兒最佳媳婦人選!老焦啊,咱給你討個面子,以後你女兒長大就嫁給我兒子,我絕對不會虧待她,如何?」

  焦父傻了、硬磨著爹爹要來看他談生意的焦俏傻了,在場所有人也都傻了。

  首先,任莊主有十個女兒,一個比一個漂亮,所以任家宅子被人戲稱為「十美莊」,從沒聽過他有兒子啊!哪兒冒出來的?

  其次,做爹的給兒子選一個如此凶悍的媳婦,兒子到底是不是他親生的?

  「我說真的。」任莊主打開包廂大門,衝著外頭喊一聲:「請十美少爺進來。」便有家丁應了話,匆匆下樓請人。

  「外頭傳聞我有十個女兒,其實我有十二個女兒,十美排第十,是唯一的男丁。」任莊主解釋道:「因為從小就跟姊姊妹妹生活在一起,幾個姨娘又寵得緊,那個……有一點……怎麼說,他很溫柔、體貼、斯文、儒雅……」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包廂大門終於被打開,令眾人好奇心大起的任十美跨步走進來。

  人未至,腰間環珮叮噹響玲瓏、週身香氣陣陣熏人醉。

  白衣少年緩緩抬起頭,焦俏用力嚥了口唾沫。這是人?還是天上仙子下凡塵?

  少年也是十四、五歲年紀,生得唇紅齒白、俊美無儔,手裡捻著絲絹擱在鼻間,雙眉微蹙,似乎對包廂裡的酒氣非常不滿。

  他修長的鳳目朝著四週一瞥,場中諸人同時胸口一堵,好像他們飲酒作樂是幹了什麼天理難容的壞事,不約而同放下了酒杯,正經端坐起來。

  「十美。」任莊主對兒子招招手。「見過幾位叔叔、伯伯。」然後,他特地介紹了焦俏,說是想給兩人訂下婚約,問他同意否?

  「十美見過眾叔叔伯伯。」他行禮如儀,態度無懈可擊,就是那姿勢怎麼看、怎麼怪。

  所有人面面相覷,居然忘了回禮。

  任十美也不在乎,只將目光轉向焦俏,焦俏也正看著他。

  她從沒見過如此好看的人,有些傻眼,不過心裡也挺納悶,這人是不是哪裡不對勁?明明美到極致,卻總有點不對勁。

  任十美打量完焦俏,還算滿意地點頭。「她勉強配得上我,不過想做我媳婦,除了三從四德外,還須謹記幾件事。首先,永遠不得違背我的命令。其次,以後未得我允許,不可任意外出,拋頭露面。第三——」

  「三你媽啦!」焦俏終於知道這任十美哪裡不對勁了。這人眼睛根本長在頭頂上,他行禮,只有動作標準,心裡毫無敬意。

  而且看他說話,手上的絲絹跟著一揮一揮的,未免也秀氣過頭了吧?

  這種兒子到底是怎麼養出來的?比起那些被寵壞的閨閣千金更加驕縱無禮。

  「而且,你手抽筋啊?幹麼拿條絲絹在那裡揮個不停?」當真一點男子氣概也無。

  任十美聽得氣紅了臉。「你你你……你一個姑娘家口出惡言,知不知羞?」

  「你一個大男人還學婦人女子敷粉,知不知恥?」

  「敷粉乃是禮節,仕林學子哪個不以面白唇紅為榮?」

  「小倌館的人粉敷得更厚,還會點胭脂呢!你要不要也點上一點?」

  「下流、下流……實在太下流了!你居然連那等噁心的……」任十美臉皮薄,卻是說不出「小倌館」三字。「枉你家爹娘生一副好皮囊給你,卻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好說、好說。」焦俏啐他一口。「我再差,至少比你個小兔子好上那麼一丁點。」

  「你罵誰小兔子?!」任十美氣瘋了,絲絹也不要了,挽起袖子,便要與她理論個清楚。

  「誰剛才應了話,誰就是小兔子嘍!」原來美人剝了那層皮相也不怎麼樣嘛!焦俏發現自己已經恢復正常。

  現下,她看著任十美,怎麼瞧怎麼不順眼,好想在那張白皙的臉龐揍上兩個眼圈喔!

  她絞著十指。拳頭真癢!

  「好膽你再說一遍!」任十美氣得把手絹都撕裂了。

  「再說十遍也沒問題。」焦俏一根手指就指著他的鼻子,不屑嗤道:「小兔子、小兔子、小兔子——唉喲!」她還沒說完,任十美一口咬住了她的手。

  「潑婦,這是給你一點小小的教訓——啊!」任十美跟著跌倒在地。他沒想到焦俏居然敢打他!

  但焦俏不僅打了,連腳都一起踹上去。

  從小到大,誰不把她捧在手心裡?粗話都不敢說一句,任十美敢咬她,她揍得他連他媽都認不出來!

  「俏兒!」焦父看情況不對,想去阻擋,卻被任父擋住了。

  「小孩子精力旺盛,讓他們發洩一下,對身體只有好處,沒壞處的。」任父說。

  焦父很懷疑他眼睛是不是壞了,沒看見任十美已經被焦俏壓在地上揍得爬不起來了嗎?

  「我家俏兒從小活潑,跟著幾位兄長習文練武,那拳腳……萬一——」

  「放心啦!」任父打斷他的話。「我家十美也不是吃素的,不會光挨打不還手的……」他話到一半,任十美已經開始反攻了。

  他先把焦俏推開,隨手從桌上抓了只湯碗就朝她潑過去。

  焦俏立刻變成落湯雞一隻,還是頭上掛了幾片菜葉、臉頰貼了幾條火腿絲的那種。

  「任、十、美!」焦俏氣得渾身發抖。「你死定了!」

  「誰死還不知道呢!」趁著焦俏氣昏頭,任十美一把撲過去,現在換成他把她壓著打了。

  兩人一邊打、一邊摔東西,不半晌,一座包廂都給他們拆得七零八落了。

  而這時,任父也把焦父和幾位生意夥伴請到走廊外,先給其它人陪罪,請他們先走,獨獨留下焦父。

  「老焦啊!現在你相信了吧?我家十美跟你家焦俏真是天生一對。」

  焦父從門縫看著裡頭打得平分秋色的兩人,判斷一時出不了人命,才有心情搭理任父。

  「你眼睛瞎啦?他們根本是一對冤家,何來天生一對的說法?」

  「歡喜冤家也不錯啊!」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任父就是很想結這門親啦!

  焦父納悶極了。「你哪裡不對勁?他們見面就打,根本不合適,這樣隨便給他們訂親,難道想毀掉他們一輩子幸福?」

  「不是這麼說的。」任父解釋。「你換個方向想,你女兒這麼……我說實話,你千萬別惱,她都快被你家那些兄弟叔伯們寵成男人婆了,潑辣、凶悍到這種地步,你說她將來能嫁什麼好人家?」

  焦父臉色很難看,卻說不出反駁的話,因為焦俏確實刁蠻到無人能管了。

  「至於我家十美,」任父續道:「要不是我堅持,逼他每天最少跟武師打一個時辰的拳,他現在都在跟他的姊姊們學繡花了。為了讓十美有點男子氣概,我十幾個女兒、老婆聯合起來,天天跟我熱戰、冷戰,我容易嗎?」

  焦父想到任十美那端莊到近乎妖嬌的言行舉止,狠狠地打了個冷顫。

  「辛苦你了。」他拍了拍任父的肩。「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所以嘍……」任父從門縫望一眼打得滿面通紅的兒子,這是十美出生以來,他見過兒子最像男子漢的一刻。「我一見你家焦俏,心裡便想,他們若能中和一下該有多好。」

  「確實,他們現在這模樣都快成……」焦父沒說出口,但心裡想的兩個字卻是——變態。「可婚姻非兒戲,就這樣隨隨便便給他們訂親,恐怕不太好吧?」

  「訂親只是個借口,我想的是,他們能有個機會常常在一起,互相影響,也許能改掉那些壞習慣呢!」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一點我是贊成。但……日後他們若各自有了喜歡的人,怎麼辦?」

  「解除婚約不就好了?」

  「這還是拿婚約當兒戲啊!」

  「那你是想眼睜睜看著咱們這對寶貝,男的長成絕代妖男,女的生作河東母獅?還是試一下,看能不能改變他們?」

  「這個……」想像那種結果,焦父的背脊就一直涼起來。算了,反正老朋友都說了,訂親只是個借口,事後不喜歡,隨時可以解除嘛!「好吧!這樁親事我應了。」

  「那就多謝你了,老焦。然後……」任父垮下肩膀。回去要怎麼跟家裡那堆女人解釋這件事,不知道跪一天算盤能不能將這事兒抹平?

  他不知道,焦父其實也正努力動腦筋,怎麼將今天的事跟家裡人說清楚、講明白,又不會受罰。最重要的是,他的寶貝女兒焦俏會怎麼惡整他這個爹爹?

  焦父想到女兒的野蠻、潑辣,真的很頭痛——

  回程上,焦父膽顫心驚的,不知道該如何跟女兒說,她的終身大事就這麼被訂下了。

  現在想想,焦父覺得自己真是被任父唬了,不就女兒潑辣點嘛,何須十來歲就訂親?會不會是任十美哪裡有問題,才來誆他們家的小寶貝?

  他又是怕、又是心疼地看著焦俏黑了一隻的眼圈,和頰邊的瘀青、嘴角的血漬。可惡,那個任十美下手也太重了,這可是他的小心肝兒啊!

  「爹,你有什麼話就直說,眼睛別瞄來瞄去的,煩死了。」焦俏一會兒甩手、一會兒揉腳,這一架打得過癮,就是有些疼。

  哼,改天她一定要學更厲害的武功,打得任十美跪地求饒。

  任十美……姑奶奶跟你卯上了,咱們走著瞧!

  「我……你……」焦父欲言又止的。

  「爹,你到底想說什麼,乾脆一點,別婆婆媽媽的像個小娘兒們,好嗎?」焦俏最不耐煩她爹這一點了,做人溫吞、做事也溫吞,還美其名說是三思而後行。

  要她說,那是優柔寡斷。她喜歡娘親,一言不合,直接拔菜刀砍人,這才叫厲害。

  她將來也要像娘一樣,那麼有個性,那麼果斷、堅決。

  「我……」好吧!說是死,不說也是死,他豁出去了。「俏兒啊,爹跟你任伯父,我們……就是你跟十美,你們……」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焦俏沒耐煩地揮手。「不就你們偷偷地給我和任王八訂了娃娃親嘛!屁大一點小事,你緊張個什麼勁兒?」

  「你怎麼知道?」

  「爹,全家人只有你沒練過武,不知道武人特別靈敏。」尤其她還是個骨骼精奇的練武奇才,十二歲就能把二十歲的九堂哥打得當狗爬,怎麼可能聽不見爹和任伯父的「詭計」?「所以你跟任伯父說的話我都聽見了……哼哼,一字不漏。」爹不停地「誇讚」她的蠻橫嘛!她會記住的,而且十倍回報。

  嗯……她突然低下頭,想到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是啥兒呢?

  她摸著臉,靠,真痛,任十美的拳頭夠勁。

  不對,任十美竟然能跟她打成平手耶!這傢伙看他一副娘娘腔的樣子,居然很能打。

  焦俏本來很看不起他,現在倒有了些不同的想法。也許任十美並不如外表柔弱,她對他起了小小的好奇。

  焦父額上的汗如雨下。養個女兒這般厲害,做爹娘的真是……膽顫心驚啊!

  「如果你不喜歡,爹明天就去任家莊把這門親給退了,所以……俏兒,別生爹的氣,別……唉,回家別告訴你娘,好不好?」

  「我有說不喜歡嗎?」

  「啊?」焦父傻了。

  任十美若是個無能加白癡的娘娘腔,焦俏直接就拿把刀架在她爹的脖子上,逼他去退親了。

  可任十美……這人真讓她看不懂。

  她的心有些騷動,好像瞧見一樣非常有趣的玩具,她想把這個玩具弄到手,並且讓他完全屬於、臣服於她。

  至於他認輸之後,他們的親事還要不要繼續?

  那麼麻煩的事,等他屈服再說,現下重要的是——想辦法讓他服輸。

  焦俏就是這樣,霸道、刁蠻地想把所有她看中意的東西納入掌中,恣意把玩,至於玩膩之後……不是可以退親嗎?

  到時候逼爹去任家莊道歉便是,那些麻煩事兒,她才不想管。

  「我同意這樁親事,但我有一個條件——任十美要跟我比賽。至於題目,為了展現我的寬容大度,第一道題就讓他先出,看我們誰先贏上一百場,若是我贏,抱歉,親事仍可繼續,但他要入贅焦家;反之,我披嫁衣進任府。爹爹可與任伯父商量,他們若同意便訂親,否則就當這事沒說過。」

  聽完,焦父不只是呆了、愣了,他簡直快瘋了。

  焦家到底哪座祖墳葬得不對,怎麼會讓他生出一個如此精靈古怪、又無理取鬧的女兒?

  他如果去找任父談這條件,就怕他有命進任家莊,沒命走出來。

  「俏兒,爹的心肝寶貝,你這條件——」

  焦俏根本不給她爹說完話的機會,趁著馬車駛入集市、放慢速度之際,推門跳下車子。

  「反正我的條件就是這樣,接不接受你們自己看著辦。」跑進人群的同時,她不忘回頭給焦父一個陰險的笑。「還有,這麻煩是爹爹自己招來的,有什麼後果,當然也要由爹爹親自承擔嘍!」話落,她一溜煙跑了個沒影。

  馬車上獨留焦父,任由秋風吹散了他的頭髮,遮披住那張驚慌的臉龐——完蛋了,女兒的報復開始了,天啊、地啊,誰來救救他?

  馬車伕聽見他的求救,但是一句話也不敢說。相反地,他還在心裡暗暗腹誹自家老爺。

  真笨,誰不好惹,怎麼會去惹小小姐呢?不知道下人們私底下都喊她小祖宗嗎?那可是比老祖宗更可怕的人啊!

  第二天……

  焦父其實一點都不想上任家莊解決那樁烏龍親事,恨不能把這事兒拖到天長地久、拖到全天下人都忘記了,那就什麼麻煩也沒有了。

  誰知,不曉得是哪個缺德鬼幹的好事,焦父與任父私下訂親、還有焦俏提出的條件,竟在一日內傳遍整座煙城,弄得焦父不想處理也不行了。

  他搭著馬車,心不甘、情不願地上了任家莊,見到任父……咳咳咳,任父的臉上好精采啊!幾十道抓痕縱橫交錯,都快可以拿來擺棋子當棋盤了。

  「貓抓的。昨兒晚上,家裡竄進幾隻野貓,吵得人不得安眠,我起床捉貓,結果不小心被抓傷了。」任父拚命解釋,但就因為太拚命了,反而顯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糗狀。

  「我瞭解。」焦父忍著不去摸胸口的痛,他也被娘子揍了好幾拳,差點沒吐血。

  他比任父好一點的是焦家上下、包括他的親親娘子,個個諳武,就算想修理他,只要他喊一聲:「不准打臉。」他們都會很給「面子」地讓他內傷三個月,可外表絕對完美無缺。

  而任父……任家那些大姑娘、小媳婦,她們也潑辣,但不懂武,所以打人專打臉,讓任父不僅丟了裡子、還失了面子。

  這麼一想……焦父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好運了那麼一點點。

  「老任,我來——」焦父剛想解釋自己的來意。

  任父揮揮手。「不必說了,那些流言我都聽到了。」要不然他哪會被家裡的女人們收拾得如此淒慘。「十美說,正合他意,所以他一早就出門找令嬡了。」

  「啊?他同意,這麼苛的條件,他怎麼可能同意?」焦父都覺得自家女兒任性過頭了。

  「誰知道?他娘、他的姊姊妹妹們都勸他放棄這樁親事,他偏偏不讓,硬要跟你女兒較量到底。」若非十美太固執,任父怎會被收拾得這麼慘?「不過……老焦啊,我得說,這回十美的堅決果斷,讓我看到了一絲絲他成為男子漢的希望。」

  真的,這是任十美長這麼大,頭一回反抗娘親、幾位姨娘、姊妹的意思。

  任父不知道他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但他很欣慰,兒子將來是要接掌家業的,若成天聽從婦人話語,只顧打扮,不知世情險惡、人間疾苦,等他百年後,任家危矣!

  現在任十美讓焦俏激起了雄心,不管他們鬥到最後結果如何,至少任父知道,兒子不再只是一個漂亮的花瓶了。

  這樣他百年後,也可以安心去見任家祖先。

  「還有這回事?」焦父納悶了,不過他更擔心。「先不管你兒子怎麼想,我怕他們再碰到一塊兒,又要打一場,這……要不要跟去看看?」他怕女兒再蹭掉一塊皮,他就要在床上多躺半年了。

  「也對,一起去看看。」任父也怕兒子再受傷,這樣,他家的「貓兒們」又會對他伸出利爪,那他的臉便永無完好的一日了。

  兩老急急地乘了馬車出門去也。

  他們不知道,這時,任十美和焦俏已經對上了。

  說來也是巧合,任十美昨晚聽到謠言,氣得渾身發抖,恨不能立刻找焦俏一決高下。可惜家裡十幾位娘親、姊妹攔著,不讓他再跟母老虎有任何牽扯,畢竟萬一傷了任家獨苗,可怎麼得了?

  沒轍,他只得硬生生忍著氣,直到天色濛濛亮,趁家裡的女人們都還沒起床,偷偷溜出門。

  但他實在被保護得太好,雖有爹爹力排眾議、延聘武師教他練武強身,可對於自己出門找事,他是一點經驗也沒有。

  他在街上直逛到天大亮,肚子餓得半死,也沒想到怎麼找焦俏討回面子。

  他現在有一點點瞭解,爹爹以前說他出自婦人之手,一味追求外表,扛不起偌大家業是什麼意思了。

  他似乎真的少了一點男子漢必須具備的霸氣與果斷,他需要變得更……精明強悍一點,當然,絕對不是焦俏那種無理取鬧加野蠻任性。

  那女人……哼,她怎沒直接拒絕訂親呢?難道……她也被他的「美色」給誘惑了?

  他不自覺挺起胸膛,對於自己的好容貌很有自信——方圓百里內,找不出比他更美的一幅風景。

  他很習慣被各式的男男女女愛慕,接受他們的奉承,所以焦俏想要成為他的愛慕者之一,他也不會反對啦!

  但很抱歉,娶妻求賢淑,他任十美再犯賤,也不會找隻母老虎回家供著,儘管……儘管他承認,這隻虎很美,就像一朵嬌艷的花,美麗又多刺。

  美麗的東西人人愛,他當然也不例外,可刺多就討厭了,動不動扎人一身傷,他可不想自找苦吃。

  還是遠遠地欣賞她就好,若要親近,那就不必了。

  不過……聽見謠言的當下,他怎麼沒有立刻要求爹爹去退親?

  莫非他對她也有一點意思?

  別開玩笑了!他打了個寒顫。焦俏凶得要命,真要娶了她,他後半輩子可就要在刀山火海裡過了。

  因此,他一定要退親……也不對,他現在提退親,不就表示他怕了她提出的比賽?

  不行,男人什麼都能丟,唯獨面子不可棄。

  「等我贏了她,再甩掉她,這樣方能顯出我的男子漢威風……啊!」他低聲自語,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任十美轉過頭去,正好看見焦俏瞇著眼,笑得既美麗又陰險。

  「萬一是我贏了呢?」顯然,她聽見了他剛才的話。

  「不可能。」憑他的聰明才智,怎麼會輸?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倘若出個萬一,嘿嘿嘿……任十美,你可要改姓焦了。」

  幾句話又把任十美氣得火冒三千丈。

  「走著瞧,等我贏了你,看你怎麼跟我求饒!」而他絕對不會原諒她,一定會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瞧就瞧,誰怕誰?」她可是很有自信,任十美一輩子都別想在她的手底下翻身。

  兩個年輕男女像對鬥雞似的,互相狠狠瞪了半晌,哼一聲,各自轉身離開。

  他們只想著,一定要把對方整得生死兩難——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番外之那個洞啊那個房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後記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回復 1# dada


    thx`~

TOP

thanks

TOP

thank you

TOP

谢谢

TOP

thank your sharing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