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璐璐《壞壞人人愛》【好聚不好散之七】

出版日期: 2010年8月19日

他是銜著金湯匙出生的天之驕子,註定與眾不同
一雙眼睛長在頭頂上,自大到自以為是的地步
從不知道吃敗仗是什麼滋味,情場更是春風得意
為了要逃避淪落為種馬的命運,選擇溜之大吉
沒想到現世報來得如此快,破天荒衰到快要爆炸……
厚!他跟她上輩子應該是結下不共戴天的冤仇
這輩子才會這麼不幸的孽緣不斷,甚至糾纏不清
想當年她不自量力的向他告白,他當場給了她難堪
如今換他像鬥敗的公雞,慘遭她小人的報老鼠冤
還得放下身段,威脅利誘她配合演出一出戲
企圖創造雙贏的局面,然後從此與她劃清界線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竟然傻到動了真心
明知她既無背景也無外貌,根本不是他的菜
卻刻意忽略這是個你情我願的交易,妄想假戲真做……

楔子

  高處不勝寒。

  身處在金字塔頂端的閻燁,一出生便註定與所有的人不同。

  由他眼中看出去的世界……應該說大部分的時間,他都用鼻孔看人,因此鮮少有人可以進入他的眼裏。

  但是,她除外。

  會注意到她,不是因為她長得漂亮,而是因為體型龐大,在人群裏十分顯眼。

  是的,就是龐大。

  他目測她身高約一六○,也許再高一些……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的身材很圓。

  在貴族中學裏,很少見到女生的制服會穿到M號,更別說是XL號了。

  每次見到她,都窩在與她相反的皮包骨女人群裏,顯得她更加突兀。

  而胖子都這麼開朗嗎?

  她笑起來咧開一口白牙,總是舞動短短胖胖的四肢,不算大的雙眸眯成一條線。

  她的笑聲出乎他的意料,有些細膩,有些高昂。

  他以為胖子的聲音都是低沉而粗獷的,也以為胖子都是陰沉的躲在角落,毫無自信的畏畏縮縮。

  但是她並沒有,每回在校園裏,總是見到她在太陽底下,然後揚起燦爛的笑容。

  好幾次他都與她對上眼,她很快便移開目光,彷佛心虛。

  於是他想,她應該也與校內的女同學一樣,暗戀著他。

  他冷冷的竊笑,笑她自不量力。

  只是春去冬來,幾乎全校的女同學都跟他告白過,她卻一直沒有動作,總是躲在角落偷看他。

  他又想,也許他應該釋出善意,給她一點信心,然後再狠狠的拒絕她,讓她明白這個社會是很險惡的,不是每件事都可以讓她開懷大笑。

  對,他就是惡劣,想要親手摘下她燦爛的笑容,因為那令他覺得礙眼。

  她不應該這麼開懷大笑,應該自卑的躲在角落。

  終於等到今天,她露出靦覥的笑容,還未開口說話,就將手中的信封遞到他的眼前。

  “你家中有鏡子嗎?”他有如一名帝王,居高臨下的望著她。

  她一頓,原本到了舌尖的話硬生生的吞回肚子裏,眼裏有著疑惑,柳眉更是不解的攢起。

  “還是豬八戒平時都不照鏡子就出門?”他像是與她上輩子結了冤仇,這輩子一逮到機會就要竭盡所能的羞辱她。

  這……她驚詫的瞪大眼,聽著他那如針刺的羞辱話語,霎時有些尷尬。

  “你還站在這裏做什麼?”他嫌惡的撇了撇薄唇,“異想天開的想要我收下你的情書?”

  她欲言又止,看著漸漸圍繞過來的同學們,想要縮回雙手。

  他冷不防的搶走她手上的情書,粗魯的拆開信封,拿出裏頭的信紙,用極為嘲諷的語氣念道:“閻同學,你好,我自認配不上你,但還是鼓起勇氣向你告白我隱藏許久的愛意,想要藉此傾訴我對你……”

  他倏地抬起俊顏,然後當著她的面,毫不猶豫的將信紙撕成碎片,撒在她的頭上。

  “我准許你繼續暗戀我,但是我……”他低下頭,惡劣的靠近她的臉,“不准你再出現在我的眼前,滾!”

  氣氛變得十分難堪,看戲的同學們竊竊私語,不時逸出女子的輕笑聲。

  胖女孩咬了咬唇,沒有馬上跑開,反而是彎下腰,撿起地上的碎紙片,忍不住咕噥道:“還好不是晶晶自己來告白……”

  囂張貴公子早已轉身離去,沒聽見她的抱怨。

  誤會的種子,就是在今日種下。

TOP

第一章

  日頭赤炎炎。

  八月的天氣幾乎可以將人烤熟。

  “Shit!”手握著方向盤,坐在跑車裏的男人低咒一聲。

  那雙好看的黑眸盯著前方,不時望著右前方的螢幕,機器女聲不斷的報著他不熟悉的路名。

  左彎十八拐之後,又來個緊急右拐十五彎,這樣來來回回的浪費好幾個小時,他終於不爽的踩下煞車。

  該死的衛星導航!

  閻燁火大的抓起導航螢幕,看了又看,再看向四周鳥不生蛋的鄉下地方,左前方是一望無際的海港,右方則是一些廢棄的貨櫃。

  哪里還有路?

  他在心底狂罵髒話,將導航螢幕用力往後座一丟,氣得打開車門下車。

  開了長達八個小時的車子,他的身心十分疲倦,連衛星導航也秀逗,亂報路名,讓他在這詭異又令人煩悶的鬼地方迷路。

  不遠處傳來陣陣海浪聲,空氣中有股鹹鹹的味道,還夾雜著魚腥味,夏季的熱風拂向他的俊顏,讓好看的墨眉緊蹙,胸口更加鬱結。

  他向來討厭有任何異味的空間,一刻也無法忍受,於是又鑽進車內,怒氣衝天的用力關上車門,準備打電話求救。

  撥打電話之際,他另一手熟練的掌控方向盤,開車的模樣非常帥氣。

  只是不到一分鐘,他那好看的薄唇又冒出幾句英文髒話,因為求救電話打不通,鬼打牆似的被困在這個地方。

  因為滿腹的不滿,讓他忍不住重重的踩下油門,車子火箭一般沖了出去。

  反正這種熱到爆的鳥地方也不會有人……

  才這樣想著,眨眼間,他的車子沖向一輛因為綠燈通行而自左方出現的摩托車。

  “啊……”摩托車騎士睜大雙眼,完全沒想到右方竟然有輛闖紅燈的車子,豐腴的身子先是一陣搖晃,然後連人帶車摔到地上。

  緊急踩下煞車,閻燁冷不防的倒抽一口氣。

  他……撞到人了?

  這樣的念頭一閃過腦海,他連忙打開車門,跳下車。

  倒在地上的是個身材圓胖的女人……

  Shit!他該不會撞到這鎮上的婆婆或媽媽吧?

  他聽聞歐巴桑都是很難纏的角色……其實上流社會的師奶們也不好對付,年紀愈大,愈是攻無可破、奮戰不懈的勇士。

  “你……你沒事吧?”他蹙起眉頭,上前牽起摩托車,讓被壓在下面的女人能夠站起來。

  “你這個人是怎麼開車的啊?”她抬起戴著口罩的圓臉,露在口罩外的圓滾滾黑眸瞪著眼前這個闖紅燈的男人。

  閻燁一愣,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人用這種語氣與他說話,眼前的女人是第一個。

  女子自地上爬起來,短褲下的一雙膝蓋有擦傷,手心也因為著地而滲出血絲。

  他看了看她全身上下,除了擦傷之外,其實沒什麼大礙。

  “你要多少錢?”他向來習慣以金錢解決事情,連關心一下她的傷勢都沒有,不想招惹奇怪的人,進而惹上麻煩。

  一雙圓眸吃驚的瞠大,更加掩不住她滿腔的怒意。

  “你再說一次。”

  “我問,你要多少錢?”他以為她想要獅子大開口,語氣更是不屑,“一輛摩托車多少錢?我賠一輛新的給你。你若是要到醫院做全身檢查,我也不反對,我可以開一張面額二十萬的支票給你,也許剩下的錢還能讓你到美容中心……”減肥。

  “你……”女子氣得全身發抖,用力摘下口罩,怒氣衝天的大吼,“你這是什麼態度?是你闖紅燈肇事,可不是我製造假車禍,想要斂財!難道你連基本的道歉話語都不會說?”

  出乎他的想像,女子還滿年輕的。

  一張不知道是曬紅還是氣紅的蘋果臉,配上熠熠生輝的圓眸,鼻子是塌了一點,不過雙唇很豐潤。

  重點是,他好像在哪里見過她……

  “不然你想怎樣?”閻燁自小便養尊處優,通常只要張口,就有人幫他把事情處理好,而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件交通事故,虎落平陽,暫時求助無門,只好自己解決。

  “我想怎樣?”她氣得咬牙切齒,彷佛這一切全都是她的錯。“你搞清楚好不好?現在是你闖紅燈撞我,還問我想怎樣?”

  “對不起。”他眯起雙眸,不悅加上不耐煩,很沒有誠意的開口,“你要道歉,我說了,那麼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她抬高下巴,“你……”

  他伸出手,打斷她的話,自西裝口袋裏拿出支票簿和鋼筆,在上面簽簽寫寫,然後撕下一張支票,硬塞進她的手中。

  “這已經是合理的價格了。”

  他將鋼筆和支票放回口袋裏,轉身坐進車裏。

  她還沒來得及看清楚支票上的數字,卻因為他踩到了她的地雷,脾氣像火山爆發般瞬間發作,跨出短短肥肥的雙腿,用力敲了下車窗。

  他搖下車窗,流露出不耐煩的眼神,嘲諷的問:“怎麼?你嫌少?要不要我現在打電話給我的律師,然後我們一起到法院喝茶聊聊?”

  曾家有條家訓:士可殺,不可辱。

  她將手上的支票撕成碎片,然後用力撒向他,完全不顧他那張俊顏逐漸變得陰沉。

  “你這幾個臭錢,我不希罕!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呀?開張支票就以為有錢到可以買他人的自尊與尊嚴?我告訴你,是你的祖先有燒香,才能讓你這個敗家子拿錢糟蹋人,至於你,也只是運氣好一點,沒把我撞成殘廢,否則我一定告死你這個王八蛋!”

  聽著她一連串沒換氣的咒駡聲,閻燁有些傻眼,這還是他生平第一次被一個村姑指著鼻子罵。

  她罵得口沫橫飛之際,不忘瞪他一眼,然後牽起倒在地上的摩托車。

  檢查了一下,她發現摩托車沒怎樣,但是龍頭歪了一邊,低聲咕噥幾句,然後用蠻力扳動幾下,勉強發動摩托車。

  幸好摩托車還可以發動,要不然她一定後悔死了,竟然為了志氣而撕毀那張支票。

  戴上口罩,她朝車內的男人冷冷一哼,騎車離開。

  閻燁望著那漸行漸遠的粗壯背影,嘴角微微抽搐。

  下次別再讓他遇見這個胖女人,要不然他一定會極盡所能,用畢生學過的惡劣字句羞辱她!

  “好痛。”曾桂圓疼得皺起眉頭。

  “你就讓那個撞到你的人跑掉?”曾父蹲在她的面前,用家傳的跌打藥水為她擦抹傷處,國語和台語交雜著說,“你的腦袋被撞傻了喔?”

  “他有說要賠我……喔,好痛……”她的眉頭皺得更緊,嘟起豐潤的唇瓣,“也有開支票給我,可是那根本就是拿錢羞辱我,我一氣之下,把支票撕了。”

  “是賠你多少,還開支票給你?”曾父有些吃驚的抬起眼眸,忍不住好奇的問。

  “呃……”她坐在小板凳上,側著頭想了一下,又扳動手指頭算了算,“我沒仔細看,不過好像有好幾個零……他有說要賠我二十萬,然後買一輛新的摩托車。”

  “曾桂圓,你真的被撞傻了嗎?”曾父睜大眼,看著女兒,“你被撞,沒跟人家拿醫藥費就算了,連人家要賠給你的錢,你都雙手奉還?我生的女兒怎麼這麼笨……”

  “爸!”她沒好氣的看著父親,“爺爺以前不是說過,我們曾家人,士可殺,不可辱嗎?嗟來食,不如不要吃……”

  “厚!你爺爺都入土幾十年了,你還在遵守那跟不上時代的家訓?”曾父戳了戳她的太陽穴,“你這種憨直的個性到底是遺傳到誰?”

  她皺了皺鼻子,“雖然能拿錢解決的都是小事,但我不覺得拿錢羞辱人是一種負責的態度,那種王八蛋,最好哪天讓他身無分文的流落街頭,嘗一嘗沒有錢被羞辱的滋味。”

  “是啊!”一名身材圓潤的中年婦女走了過來,雙手捧著一碗飯菜,也是國語和台語交雜著說話,“騙人家沒有富有過嗎?想當初你們曾家也是有錢人,憑什麼拿幾個臭錢就要羞辱我們家圓圓?!圓圓,吃飯。”

  “滿姨,謝謝。”曾桂圓笑彎了雙眸,接過飯碗,“還是滿姨最瞭解我,知道這輩子最不能出賣的就是自己的人格和尊嚴。”

  “你們女人都站在同一國。”曾父推拿完畢,收拾地上的瓶瓶罐罐。

  “不然要站在你們臭男人那邊嗎?”阿滿呿了一聲,拉了張矮凳子過來,在曾桂圓的身邊坐下。

  “聽我的哪里不好?你自己看看,圓仔落得什麼下場?沒拿到錢不說,連外頭那輛古董摩托車也摔得幾乎支離破碎,全身上下淤血烏青。”曾父沒好氣的啐啐念,“讀到大學有什麼用?怎麼這麼笨?至少也要討到醫藥費,去巷口找拳師伯貼個膏藥,結果什麼都沒有,只有回來找你老子推拿,有比較好嗎?”

  曾父將瓶瓶罐罐收進櫃子之後,又回到女兒的面前,看著她那白皙的膝蓋烏青腫大,還是有些不舍。

  聽出父親是關心自己,曾桂圓將口裏的飯菜吞進肚子裏,連忙露出憨直的笑容。

  “好啦!如果再遇到那個臭男人,我會叫他重寫一張支票給我。”

  畢竟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再怎麼不是的父母,見到兒女受傷,還是會心疼。

  “圓圓,我看你等等去診所,給護士敷藥好了。”阿滿低下頭,看著她的膝蓋,“都破皮了。”

  “不用啦!擦傷而已。”她笑著搖頭,“而且下午我還急著去送宅配,摩托車也要送去修一下,龍頭歪歪的,很難騎。”

  “我去送宅配啦!”曾父瞪了女兒一眼,“早就叫你吃過飯之後再去送,偏不聽,硬要逞強,趕趕趕,還不是要送下一批!”

  曾桂圓睜大眼眸,顧不得嘴裏塞滿一口飯,口齒不清的說:“阿爸,你又不會寫宅配單,我去送就好了。還有,新的訂單已經進來了,滿姨少一個幫手,你還要找藉口出門……厚,你又要到公園做壞事喔?”

  “好哇!你又想去旺火那裏簽賭了?難怪你最近都神秘兮兮的,講電話不讓我聽……你這個死老猴……”阿滿瞪大雙眸,站起身,上前揪住曾父的耳朵,“你到底要剁幾根手指才會悔悟?圓圓跟寶仔工作那麼辛苦,都是要為你還賭債,你沒看見嗎?你現在還想簽?”

  “肖查某啊……”曾父痛得哀哀叫,“自從遇到你,我就戒賭了,哪還有膽子再去簽?”他現在都嘛買五十元的大樂透。

  “最好是這樣,你不要讓我抓到!不准你出門,乖乖的待在家裏,宅配就讓圓圓送,聽到沒有?”阿滿一邊斥喝,一邊將枕邊人拖進室內,“圓圓,吃飽之後,碗放在水槽裏就好,你去睡個午覺,休息一下。”

  “好。”曾桂圓笑著點頭,一點也不想伸出援手救父親,眼睜睜看著他在視線範圍消失。

  雖然日子過得吵吵鬧鬧,對她而言,卻是幸福的,畢竟讓人真心微笑的幸福才是難能可貴的。

  至於今天被車撞的衰事,她就當自己在走衰運,過幾天再到廟裏找師父收驚,去去黴氣。

  反正就衰這麼一次,她應該不會再遇見那個自以為是的臭男人了。

  “閻燁!”渾厚的怒吼聲在車內回蕩。

  還在某個偏僻的鄉下地方尋找出口的閻燁,發誓下次再也不到這種鳥地方,原本火氣就不小,加上剛剛那段撞車小插曲,這下子又有風火來助燃,已經到達爆發的臨界點。

  “幹嘛?”他很不爽的朝話筒大吼。

  “幹嘛?你這個不肖子孫,竟然敢問你爺爺要幹嘛?”電話那頭的閻家老太爺中氣十足的咆哮,“你在哪里?宴會都快開始了,訂制的西裝還掛在你的房間……你到底跑去哪里鬼混了?”

  “我不會出現的。”閻燁直截了當的說。

  “不會出現?”氣呼呼的老太爺不禁拔高聲調,“該死!閻燁,你再說一遍!為了今晚的宴會,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心思……”

  “爺,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詭計。”閻燁不耐煩的頂嘴,“我不會如你所願,向其中一個花瓶求婚的。”絕不會!

  閻老太爺在電話線的那一端咒駡了幾句,還不時朝周圍大吼,質問到底是誰洩密。

  “要怪就怪那些花瓶嘴巴不牢靠,四處張揚她們有機會成為閻家少奶奶。”他又不是種馬,為什麼要等著別人來駕馭他的人生?

  所以他逃離臺北,來到這個鳥不生蛋的鎮上,想要投靠好友,沒想到一直聯絡不上好友。

  老太爺聽到他一點也不在意的語氣,氣得血壓上升,破口大駡,“都怪你們把他寵壞了。”

  閻燁無所謂的聳聳肩,不把爺爺的怒吼當成一回事,因為在寵壞他的名單中,爺爺排名第一個。

  身為閻家的長孫,他自小養尊處優,所有的人都是以他為中心,繞著他轉。

  就在眾人忙得團團轉時,他大少爺已消失在眾人的面前,卻在這個窮鄉僻壤遇上鬼打牆,迷路了。

  當然,他獨自隱忍這股鳥氣,少了衛星導航加持的路癡,也沒有什麼好得意,拿出來說嘴,否則只會證明他閻燁少了閻家的庇護,顯得更加無能。

  男人的自尊正被現實考驗,他後來還是選擇了尊嚴,因為他向來高高在上,只有他人看他的臉色,他可是從來沒有彎腰開口求過別人。

  不一會兒,話筒被老太爺的老婆接過去,溫柔的嗓音徐徐響起,“燁兒,你現在就不能乖乖的回家嗎?”

  “奶奶,等你們打消要我向花瓶求婚的念頭,我就會乖乖的回家。”一聽到是家裏老佛爺的聲音,他囂張的語氣隨即收斂了些。

  “這樣呀!”閻家奶奶倒也沉得住氣,輕笑幾聲,“燁兒,外頭的世界很險惡,你自個兒要小心,等你哪天玩累了,再乖乖的回家相親,要不然你就得凡事靠自己,知道嗎?”

  閻燁挑起眉頭,聽出奶奶話中有話,兀自陷入思忖。

  “那麼,燁兒,再見。”閻家老夫人不等他回應,掛斷了電話。

  車內恢復寂靜,他因為老佛爺溫柔的一席話而全身緊繃,看向手機。

  就這樣?

  他疑惑的攢起眉頭,等著爺爺沉不住氣,再打電話給他。

  過了幾分鐘,手機完全沒有動靜。

  就連一向把他寵得無法無天的父母也沒有打電話來關心一下,甚至連個簡訊也沒有傳來。

  哼,看來是老佛爺一聲令下,全家人都不敢輕舉妄動,就是想將他逼回臺北。

  如果他有那麼聽話,就不叫閻燁了。

  不管老佛爺下了什麼懿旨給眾人,他絕對不會輕易的妥協,要他回去與一堆花瓶相處,他無法忍受。

  所以他決定和奶奶拔河,看誰先累得放手,就是贏家。

  他會贏的。

  為什麼?

  因為他是閻燁,從來都沒有吃過敗仗的尊貴大少爺。

  只是……他何時才可以離開這個鬼打牆的小鎮?

  他不爽的踩下油門,通過那無人的街道時,突然前方沖出一頭黃牛,彷佛想尋死的站在馬路中間。

  當下他拚命的轉動方向盤,車子打滑好幾圈,車頭失控的沖向路旁的榕樹。

  砰!

  車子撞上大樹,樹凹了一個洞,安全氣囊緩衝撞擊,閻燁整個人趴在方向盤上。

  除了那頭黃牛的叫聲之外,他還聽到車子的引擎發出最後的喘息。

  下一刻,車子冒出陣陣白煙,傳來像是冷水澆熄火焰的滋滋聲響,證明車子的壽命暫時……掛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後記       米璐璐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完—

TOP

谢谢分享

TOP

看看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xiele

TOP

回復 3# dada

thanks dor sharing~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 your sharing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