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瓔《心疼前妻》【前妻最好之三】

本帖最後由 dada 於 2010-11-8 10:07 編輯

出版日期: 2010年8月20日

她暗戀他們公司完美總經理已經兩年多了,
雖然她窮得快被鬼捉走,但偶爾還是會作作當鳳凰的美夢,
但,聽聽這個總經理愛上的美豔女人說的是什麼話?竟說他是備胎?!
那暗戀他的自己又是什麼?鎖輪子的螺絲嗎?
氣不過又不想讓對方得意,她配合他演戲,掰說他們月底結婚!
就算是契約婚姻,也算是完成她的夢想,隻是他演戲太逼真,
婚禮不但辦得盛大還安排峇裏島蜜月行,更擦槍走火的滾上床,
甜蜜得讓她以為幸福在身邊,誰知他前女友卻在此時發生車禍,
他丟下她去照顧前女友,她則默默承受同事朋友們同情的眼光;
他後悔沒接前女友電話,害前女友不良於行差點失去腹中孩子,
她則不讓他左右為難,自己主動的辭職並終止契約婚姻的關係;
他對她說對不起,她硬是忍住心痛的笑說這一切隻是男歡女愛,
愛得多傷得痛,她簽下離婚協議書,卻拒收他給的一億贍養費,
就算她和肚子裏的寶寶會吃苦,她也不要他的任何一毛錢……

男主角:閻騰
女主角:成曉雨

本帖最後由 dada 於 2010-11-8 10:07 編輯

第一章

  錢錢錢……

  滂沱錢雨傾盆而下,不斷的打在她的臉上、身上!

  她張開雙臂,把脖子抬得高高的,享受地閉上眼睛,任由十萬一束的錢雨砸在身上,一點也不覺得痛,反而覺得通體舒暢極了!

  有了這些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錢,她成曉雨的人生肯定會整個不一樣!

  以後不必再為錢而煩惱,反而要開始煩惱怎麼花掉這些錢了,哇哈哈哈!

  她要用這筆意外之財來做什麼好呢?

  首先,把家裏的債務還掉,然後買一棟有花園的大房子讓爺爺、爸爸跟她的寶貝弟弟曉凱住得舒舒服服,還要替他們每個人都買車請司機。

  接下來,她要立刻安排爺爺去美國最好的醫院進行肝臟移植手術,讓爺爺不再為肝硬化所苦,曉凱呢,也不必再辛苦的半工半讀了,她要送曉凱到國外留學,一圓他的留學夢。

  然後等爺爺的手術成功,曉凱也學成歸國後,他們一家四口就來一趟豪華的環遊世界之旅吧!

  她要買一架飛機,想飛到哪裏玩就飛到哪裏,順便在世界各地置產,到時巴黎、紐約、東京,都要有她成曉雨的奢華別墅。

  最後,當她接受時代雜誌人物專訪時,她要穿什麼好呢?

  有了!她天生的白皙肌膚就用黑色來襯托吧!黑色的無袖改良式旗袍,上面用手工鑲滿了鑽石,優雅的接受媒體訪問,到時她會偏著螓首說道——

  「身為亞洲女首富,我當然很樂意贊助世界各地的貧困兒童完成他們的學業,這些對我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呵呵呵……你問我是怎麼致富的……」

  這時,她嘴角當然要微微彎起一個弧度,神秘一笑。

  「雖然大家都說,錢不會平白無故從天上掉下來,但是我只能告訴大家,錢,真的會從天上掉下來……」

  一陣石破天驚的號角響起,放在裙袋裏的手機震動加鈴響驚醒了曉雨。

  曉雨睜開眼睛,頭還枕著手臂趴在辦公桌上,那號角還驚動萬教的響著。

  一秒、兩秒、三秒、四秒、五秒……稍稍回神後,她從裙子口袋裏摸索出手機,憑經驗按了關閉鬧鈴鍵。

  錢雨沒有了,專訪沒有了,當然此時神秘的笑也變得一點意義都沒有。

  「唉……原來又是一場美夢……」她真是想錢想瘋了,才會一天到晚作跟發財有關的夢。

  哀歎地坐好,一件外套驀地從她肩上滑落。

  彎身拾起外套,左看右看之後微微一愣。「這不是總經理的外套嗎?」

  總經理的外套為什麼會披在她肩上?難道……

  她嚇了一跳,立刻轉頭看玻璃帷幕外的天色。

  老天!星星都出來了大樓下的六線道大馬路車水馬龍,街頭霓虹閃耀,現在是幾點啊?

  她這鬧鐘原本是設定來提醒她看今晚首播的熱門韓劇的時間,這麼說……

  她拿起手機一看,果然是九點!

  糟糕、糟糕!總經理已經回來了!

  要命!他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叫醒她?

  不叫她這個小秘書也就算了,還好心的怕她著涼,為她披上他的外套……慢著!她有沒有流口水?有沒有講夢話?

  如果讓他看見她流口水的蠢樣,她真的會很想死!

  不過,這麼晚才回公司,看樣子他今晚又要留下來挑燈夜戰了,為他沖一杯香醇的咖啡是她現在唯一可以為他做的事。

  對,快點去為他沖咖啡吧!

  曉雨立即奔到化粧室去整理儀容,又趕緊到茶水間去沖了一杯咖啡,最後用她費心挑選的德制保溫杯裝好。

  這麼一大杯,足足有五百西西了,可以陪他一直工作到半夜都沒問題。

  「叩叩。」

  敲了總經理室的門,她的心跳驀然加快了。

  雖然暗戀了他兩年,又在他身邊貼身工作了半年,她看見他還是會臉紅,想到他的一切也還是會心跳失序。

  不是說愛情的保鮮期只有三個月嗎?為什麼她卻足足暗戀了他兩年半的日子還沒有過期的感覺啊?

  暗戀一個人,又可以與他朝夕相處,誰能像她一樣幸運?

  不一定哪天他驀然回首,發現生命中的女人近在眼前——就是她……

  北七!她又在作夢了,總經理的女人哪可能是她?

  「進來。」

  低沉、渾厚又帶有一點磁性的嗓音,聲音的主人就是天幕建設的總經理、她暗戀的男人——閻騰。

  雖然常常他一開口,就會有主管挫咧蛋,但她覺得他的聲音很性感,她尤其喜歡聽他跟外國客戶講電話,標準流利的英語,清楚地表達他的立場,真的很像那些好萊塢的國際巨星。

  當然,這也可能是情人眼裏出西施的情懷,對她而言,他什麼都好,是個十全十美的完美男人。

  現在她就要把她親手沖的咖啡端給那個完美男人喝嘍,這是件多麼幸福的事啊……

  她屏息地開門走進總經理室,看見閻騰埋首在辦公桌前,她的心又不規則的亂跳起來。

  聽見她進來,他頭也不抬,白襯衫的袖子卷到手肘處,露出精壯古銅的手臂,顯然正在修改一份建築草圖。

  他的身材威猛精壯、高大魁梧,那張性格好看的麥色臉龐常讓她的心臟一不小心就怦怦亂跳。

  「起來啦?」閻騰仍低斂著眉眼,手上的筆飛快地在幾個地方做更動。

  曉雨臉紅了起來,掩飾的清了清喉嚨。「不好意思,我睡著了,不知道你回來了,這是熱咖啡……還有你的外套,真的很謝謝你,總經理……」

  她恭敬的把咖啡放在他辦公桌的最上角,儘量不碰到他桌上的大圖,再把掛在她臂彎上的西裝外套用衣帽架上的衣架掛好。

  「該說抱歉的是我才對。」他抬頭對她笑了一笑。「跟妳說六點回來,結果拖到這麼晚。」

  他的視線無意間看到了放在桌邊的保溫杯,又加了一句,「謝謝妳的咖啡。」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保溫杯是她自行去買的,而且沒有報公帳。

  她看起來就像個鄰家女孩,面對他,有時還連話都說不清楚,既缺少何秘書的犀利,也沒有何秘書的冷若冰霜,卻可以在他手下撐過半年,這點他也感到很意外。

  幾個月前,何秘書好不容易懷孕了,卻因為子宮很弱,必須在醫院養胎躺到生產,他還很煩惱何秘書的工作要叫誰做?

  後來,何秘書極力推薦她的助理成曉雨來代理她的工作。

  最初,他不看好成曉雨能勝任秘書的繁瑣工作,畢竟秘書與文書助理之間還有一段差距,最後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姑且一試的答應了。

  結果就如同何秘書所說的,成曉雨辦事雖然不太俐落,但跟在她身邊兩年了,該會的都會,由她來暫代秘書的職位,絕對沒問題。

  兩個星期之後,他發現自己比較喜歡與成曉雨共事。

  何秘書雖然專業,但因為太過要求完美,常會在細節不如意時顯現她脾氣暴烈的一面,也間接影響到他的心情。

  成曉雨就沒有情緒上的問題,她有點小迷糊,但能把絕大多數他交代的工作如期完成。

  而且,她見錢眼開、嗜錢如命,這點讓他覺得很有趣,他多次聽到她夢話的內容都跟錢有關,也讓他不禁莞爾。

  他看過她的資料,有個三年前在工地受傷的爸爸,至今無法工作,還有個年過七旬的爺爺要她扶養,弟弟是大三的學生,雖然在夜校半工半讀,但工讀的薪水養活他自己恐怕都不夠,更別說分擔家計了。

  可以想見,成家一家四口的經濟重擔全落在她身上,也難怪她能省則省,整天在作發財大夢了。

  「成秘書——」他輕描淡寫的說:「茶几那裏有一盒喜餅,妳帶回去吃吧,我不喜歡吃甜的東西。」

  「喜餅?」聽到他說有喜餅,曉雨精神都來了。

  通常他去參加喜宴帶回來的喜餅都是高級品,她之前也受惠過一盒,打開之後就笑得闔不攏嘴,因為是來自日本的高級喜餅,一盒要價兩千多塊。

  「謝謝總經理,那我就不客氣了!」她眉開眼笑的對閻騰道謝。

  爺爺年紀大了,喜歡吃甜食,偏偏她沒多餘的錢給爺爺買零嘴,這盒喜餅夠爺爺享受好幾天了。

  「我快好了,妳去收拾東西,等一下我送妳回家。」閻騰不經意的說。

  她呼吸一窒,心裏好激動,表面努力裝出鎮定的樣子來。

  他說送她回家耶……「這……不好吧?總經理你這麼忙……」

  他心裏感到有點好笑,她明明就很想,因為她的表情和肢體動作已經說明了一切,她是個藏不住心事的女孩。

  「是我耽誤妳下班的時間,妳一個女孩子晚歸不太安全,送妳回家也是應該的,快去收拾東西吧!」

  「那就謝謝總經理了!」曉雨笑得眼眸彎彎,聲音清脆明亮,像一串小銀鈴在敲擊。

  哇哈哈哈!這下不但可以省車資,又可以與他獨處,真是賺到了。

  這不是曉雨第一次搭閻騰的車,但每次坐他的車,感覺總是那麼的好,讓她都捨不得下車。

  車裏有昂貴真皮座椅的味道,還有淡淡的煙草味混合著他慣用的麝香古龍水味,十足男人的車,讓她總會不自覺的陶醉起來,幻想自己是他的老婆,他正要載她去吃燭光晚餐……

  「敬哲哥嗎?真的是你?」

  他戴著耳機在接電話,好看的唇畔露出驚喜笑意。

  她忘情的看著他,認為車子裏暗暗的,外面也暗暗的,他不會發現她一直在看他。

  「怎麼會這個時間打給我……你回來了真的?」他的笑容加深了。「我們那麼久沒見,當然要跟你喝一杯了……」

  她著迷的看著他,他正爽朗地笑。「哪裏見……我知道那個地方,好,待會見!」

  閻騰掛上了電話,單手扶著方向盤,俐落的轉了個彎。

  「成秘書,妳肚子餓了吧?我現在要去跟朋友見面,那間西餐廳很高級,離這裏很近,妳一起去好不好?」

  他深知她不但節省,又難以抗拒美食,本來他就有意在送她回家之前,帶她去吃頓飯,剛好敬哲哥打給他,兩人相約的餐廳又很不錯,他就直覺的想帶她一起去。

  「可是你不是要去跟朋友見面?」她的臉龐不自覺的漾起一片紅暈。

  其實聽到「餐廳很高級」,她就心動了,更別說還可以繼續跟他在一起,不用那麼快回家,她怎麼會不想去呢?只是她也不能那麼厚臉皮吧?

  「妳說敬哲哥嗎?」閻騰嘴角勾著微笑。「我跟敬哲哥的關係就像親兄弟一樣,他不會介意我多帶一個人去的。」

  曉雨轉動著眼珠。「這樣真的可以嗎?畢竟是你跟朋友的私人聚會,多我一個,會妨礙你們……」

  「那麼——」閻騰不置可否地挑挑濃眉。「如果妳會不自在的話,我可以先送妳回家再過去……」

  「不!不會!誰說我會不自在了?」怕他真會把她送回家,她連忙問:「那間餐廳有多高級?有龍蝦牛排嗎?」

  他忍住笑。「有最頂級的龍蝦和牛排,妳想吃多少就吃多少,還可以打包。」

  「打包就不必了。」她小臉認真。「打包會有失總經理你的顏面,我想吃焗烤小龍蝦和無骨牛小排,不要牛排醬,灑點海鹽就很美味了,高級餐廳應該有這種吃法吧?」

  他好笑地說:「妳對美食倒是下了不少工夫研究。」

  她睫毛往上一揚,雙眸澄澈如水。「我常吃著禦飯團,眼睛看著別人部落格裏描述的生日大餐、結婚紀念日大餐,這麼一來,東西就變好吃了。」

  他又笑了。「妳真會苦中作樂。」

  他得承認,她接手何秘書的工作後,他笑的機會變多了。

  她沒有刻意搞笑,但就是有逗笑他的本領,而且她對長輩特別親切,不管跟他去巡視工地或去售屋中心,看到年長的老人家,她總會向前攀談幾句。

  如果佳佳還在,也會是像她一樣的開心果吧?

  想到六歲就意外過世的妹妹,他就……

  「老天!老天!總經理,你說的餐廳該不會就是茹絲坊吧?」曉雨拉長了聲音,手指著前方西餐廳優雅的栗色招牌,呼吸急促了起來。

  他心中那份突如其來的低潮情緒被她興奮的窒息語氣驅趕走了。

  看了眼她顫抖手指的方向,他點了點頭。「就是茹絲坊沒錯,有什麼問題嗎?那裏的東西不好吃?」

  「才不是!」她語氣激動得只差沒拉住他手臂來扯!「那裏的東西好吃得要命!一份套餐要五千起跳!」

  她激動的反應讓他莞爾笑了。「妳怎麼知道?妳吃過?」

  「我這種貧窮的小老百姓怎麼吃得起?」她不斷的眨著眼睛,連粉拳也澎湃地握了起來。「網友說的!」

  他的眼裏帶著笑意。「現在是不是覺得今天等我等到睡著很值得?」

  對著她,他自然而然的很容易與她說說笑笑,但對何秘書,他就不會這樣開玩笑。

  「天大的值得!」曉雨喃喃自語,「我真沒想到我成曉雨會有走進茹絲坊的一天,我要先告訴誰好呢?爺爺、爸爸、曉凱壓根不知道茹絲坊是什麼,我還是先告訴妤芬、子瑩好了,她們會羡慕到眼睛掉下來……」

  他忍住笑。「是眼珠掉下來。」

  她倏然抬眸,接觸到他似笑非笑的視線。

  要命要命要命!這麼簡單的形容詞,她竟然還會說錯?

  噢~為什麼在他面前,她老是會出糗啊?這樣他如何會把她當成女人來看待?真是令人沮喪。

  曉雨跟著閻騰走進以貴聞名的茹絲法式餐坊,打烊時間是淩晨兩點,待會還有鋼琴演奏,他們有充裕的時間可以用餐。

  「哇,氣氛真的好好哦,大家說話都好小聲,好有禮貌哦。」

  曉雨一路驚歎,恨不得拿手機出來拍,不然妤芬她們幾個是絕不會相信她到茹絲坊用餐的。

  「妳也可以大聲說話,這裏沒規定客人一定要輕聲細語,妳要不要試試吼叫幾聲,紓解工作的壓力?」閻騰揚起嘴角,不知是調侃還是說真的。

  「總經理——」曉雨拉長聲音,瞅著他。「我從來不覺得在您手下工作有什麼壓力,所以無須紓解。」

  閻騰莞爾地望著她微笑。「妳都已經這樣說了,那……這裏的鵝肝料理也很不錯,妳要不要順便來一份?」

  「真的可以嗎?」她瞪大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口裏唾液迅速分泌,心臟就像見到心上人似的,卜通蔔通狂跳著。

  閻騰笑了,她那拜倒在美食石榴裙下的模樣很有趣。「當然可以,還有極品羔羊排也是招牌,妳可以每種都點……」

  說到一半,他忽然不說了,臉上的笑容也跟著消失了。

  曉雨看到他瞪著某一桌,那一桌並肩坐著一對男女,男的成熟英俊,女的豔光四射、打扮時尚,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在交談。

  「怎麼了?」她小聲地問,「總經理,你認識他們嗎?還是跟他們有仇?」

  商場上的敵人嗎?她知道天幕建設這幾年建立了一級品質的口碑,不過也因此招來許多嫉妒的同業。

  看他瞪視著那對男女的模樣,就是很不尋常。

  閻騰還沒回答她的疑問,那對男女已經揚起手對他打招呼了,男的笑得很親切,女的也笑靨如花。

  「閻騰,快過來坐!」他們異口同聲。

  曉雨揚一眉。

  原來不是冤家路窄的仇人啊!她放心了。

  不過,她感覺閻騰非但完全沒放鬆,還深吸了一口氣,好像試圖在讓突然緊繃的情緒穩定下來。

  為什麼?為什麼他的反應怎麼會這麼奇怪?

  閻騰舉步走過去了,她跟著他,看到他的肩膀是僵硬的。

  「這位小姐是?」韓敬哲滿臉笑容的問。

  閻騰清了清喉嚨,「是我的秘書,因為加班太晚,你打來時我正好要送她回家,所以就一起把她帶來了,你們不會介意吧?」

  「怎麼會呢?快坐下。」韓敬哲親切的微笑,看著曉雨。「小姐貴姓?」

  曉雨趕緊露出一個笑容。「我叫成曉雨,你好。」

  「妳好。」他又是一笑。「我是韓敬哲,跟閻騰就像親兄弟一樣,我是哥哥,他小我五歲,是弟弟,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所以感情很好。」

  「原來是這樣啊。」人家都自我介紹得這麼詳細了,她認為自己也該投桃報李一下。「我原本是總經理秘書的助理,因為她去待產了,所以由我暫代秘書的職務。」

  「在閻騰身邊做事很不容易吧?他要求很高哦。」韓敬哲笑著說。

  「其實也還好啦,我們總經理是面噁心善。」

  「面噁心善?」韓敬哲忍俊不住的笑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形容閻騰。」

  韓敬哲繼續介紹,「這位也是跟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兒時玩伴,她叫白雅熏,像我們的妹妹一樣。」

  妹妹?

  曉雨納悶著,既然像妹妹,那閻騰看到她為什麼臉色都不一樣了?她是不是哪裏得罪了閻騰啊?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本書完】

TOP

内容谢

TOP

回復 2# dada


    thx

TOP

thanks! =]

TOP

谢谢分享

TOP

3q

TOP

3Q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Introduc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Full Listing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Regis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