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柔《任性邪醫》[娘子駕到之二]

出版社:花園文化      
出版日期:2010/4/14
內容簡介:

唉,她饅小知打小心疾纏身,吃的藥比吃的飯多還是好不了,
多虧姊姊找到行蹤飄忽的神醫,讓他帶著她回醫廬治病去!
想不到人家的醫廬是茅草房,這男人卻搞得像華麗山莊,
還養堆奴僕把他伺候得像大少爺,連她都被抓去當貼身婢女,
天底下病人還得兼著服侍大夫的,她恐怕是第一個了!
不過這臉上老掛抹邪笑、長得比女人還漂亮的神醫真的超神,
苦到不行的藥加怪味兒綠水藥浴馬上讓她心疾好大半,
胸口不會悶痛了,倒是看著他那張臉心會怦怦亂跳耶!
只是簡直像桃花精的男人醫術驚人,人卻超任性的,
要不要看病救人規矩訂一堆還得看心情好不好,隨性得很,
天氣變冷了沒他娘親親手縫製的冬衣穿寧可挨凍受寒,
難怪他一個朋友也沒有,老是孤孤單單的窩在山上啃寂寞,
拐去市集逛逛好了!可桃花精一出現,根本是人逛他……

楔子

  天際微微發亮的清晨,一輛小巧精緻的馬車停在漆得朱紅的門口。

  一大清早的,路上幾乎沒有什麼人,但門口卻站了好些人。

  一名清秀的女子雙眼發紅,一雙手緊緊拉著眼前一個跟她模樣相似女孩的手,“小知,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舒服一定要請若旭幫忙,別硬撐著。”這是小知第一次離開家裡,還不知道要去多久的時間。

  饅小知一樣紅著眼,淚水已經滑出了眼眶,“姐,我會的,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太累了,爹娘跟小博,就麻煩你有空回去幫我看看他們。”轉眸看著一旁早已經哭紅雙眼的爹娘,心裡也是萬般不舍。

  饅小柔拭去眼角的淚水,“我會的,我們等你回來。”

  點點頭,饅小知又灑下一串淚水,“我會的。”分離得太過突然,她有點無法適應,若是可以,她真的不想走!可是—負氣的瞪向倚在馬車旁的討厭鬼。都是他害她不得不走!

  一個頎長的人影正倚靠在馬車門旁,緩緩抬頭,對她一笑,那俊逸的容貌抹上了邪魅的笑靨,讓她看得心裡一悸,撇過頭去不再看他。

  饅小柔又何嘗不是捨不得,但為了妹妹的身子,她還是鬆開了緊握的手,“好吧,你快上車,若旭已經等很久了。”

  “姐夫,麻煩你了,一定要帶姐姐常回家去。”饅小知轉看向站在姐姐身邊的男子。

  “我會的,到了若旭那兒,好好照顧自己,我會派人定時去送信跟收信,和家裡還是可以聯絡的,你放心吧。”伸手從懷裡拿出一個小錢袋,放到她掌中。

  “姐夫?”她疑惑地看著他。

  楚和謙微微一笑,“出門在外總是要帶些銀子在身上,雖然你跟若旭在一起,應該是花不到,這錢袋裡還放了一個楚家的木牌,有事拿著木牌到楚家任何一個商行去,商行會盡全力幫助你的。”

  饅小知原本想還給他,覺得自己用不到這東西,但看家裡的人都點著頭,也只好收進懷裡,“謝謝姐夫。”

  倚靠在馬車旁的冰若旭等得很不耐煩了,看那小不點還緊抓著五嫂的手,覺得有點刺眼,上前一步撥開緊握的雙手,“好了,快走吧,又不是生離死別,哭得那麼誇張!五哥、五嫂我們走了。”再讓她們姐妹送別下去,天黑都走不了人。

  “小知,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爹娘等你回來!你要健康的回來啊!”饅大娘嗚咽地目送她離開。

  “二姐,好好保重!”饅小博揮著手,年少的臉龐上也是充滿分離的憂傷。

  “我知道,你們也好好保重!”硬是讓冰若旭扯著手臂走動,饅小知氣憤地瞪他一眼,“我知道啦,扯什麼扯!大姐,你要好好照顧自己,有空多回家看看爹跟娘!”依依不捨的直回頭。

  “我知道。”饅小柔回道。

  打開馬車的木門,冰若旭趁饅小知還沒回神,摟住她的腰抬高,將人往馬車裡丟。

  “哎呀!”慘叫聲傳來。

  “走了。”他跟著坐進馬車裡,關上了車門。

  “你做什麼啦!”車內傳來饅小知的叫聲。

  馬車緩緩駛離,饅小柔難掩眼底的傷心。

  楚和謙站在妻子身後攬著她,給她支持的力量。

  “她走了。”

  “你該高興,等她再回來的時候,相聚會更加令你開心。”

  “嗯。”說的也對。她將歎息吞入喉底,再抬眸,看向再也看不見蹤影的馬車……

TOP

第一章

  唐高宗顯慶三年。

  饅小知看著馬車外流逝的景色,心裡泛起惆悵。才多久?離開不到半天的時間而已,她居然就開始想念成都的一切了。

  “小不點,你擺這什麼臉色?”馬車內另一個人挑眉問道。

  她回頭看向冰若旭。眼前這個男子,他有一張可以說是十分桃花的俊逸臉龐,斜飛的劍眉下鑲嵌著一雙鳳眼,睫羽又卷又長,搭上那雙眼,簡直是無時無刻都在勾引人一樣,直挺的鼻樑下有張薄又好看的唇,嘴角噙著抹帶邪氣的笑,整個人看上去,除了邪還是只有邪這個字能形容。

  孤男寡女的本來不應該同車而行,原本冰若旭是要騎馬的,但臨上馬前,不巧讓他看到饅小知如釋重負的解脫表情,覺得很刺眼,當下使起性子,硬是要跟她一起坐馬車,不然就不肯走。

  當時僵持了好一會兒,饅小知不忍姐姐一臉為難的樣子,忍著氣,主動開口說沒有關係。幸好這馬車空間頗大,多了一個人也不會覺得擠,只是一想到日夜都得看到他那張臉,她心裡就覺得壓力頗大。

  冰若旭跟姐姐不對盤,對她當然也不會好到哪去。

  說起來,兩人不對盤也是因她而起,從出生她就帶有心疾,家裡的人為了她的病尋遍名醫、散盡家財,最後是靠著裙帶關係,找到這位江湖人稱邪玉神醫的冰若旭。

  姐姐的丈夫—楚和謙,正好是他的表哥,但是,就算有這層關係在,冰若旭還是不想接手她這個麻煩,所以姐姐用了點小計謀,讓他跟她打賭,若是贏了,冰若旭就要負責醫好她的病。

  由現在她跟他兩人一同處在馬車裡的情況,不用想也知道,當然是姐姐贏了那場賭局。

  “你管我……”雖然冰若旭長得好看,也是她的救命恩人,但她實在很難對這個邪玉神醫有好感,不光是因為他討人厭的個性,更因為他對自己姐姐無禮至極的態度。

  揚眉,他一手突然抓住眼前尖削的下頷,不顧她的反抗,硬是抬起她的小臉。

  “小不點,你最好搞清楚一點,你上了馬車,就是我的人了,以後最好不要這樣跟我說話。”

  饅小知氣憤地瞪他,“什麼你的人?你不要亂說話啦!”

  下巴被捏得有點疼,她胸口頓生一股怒氣,而後胸口一痛—

  “唔……”捂著胸口,臉色漸漸蒼白起來。

  冰若旭眉一擰,鬆開了手,反手從懷裡掏出一罐藥瓶,取出一顆藥打開她的嘴塞進去,再伸手把脈。

  藥入了喉,遇水則溶,沒一會工夫藥效發揮了,她胸口的劇痛也緩和下來,有些無力的靠在馬車裡的軟墊上喘息,嘴裡滿滿都是一種苦到可怕的藥味。

  冰若旭微訝地看著她。沒想到小不點病得這麼嚴重,先前幾次見面,他僅是憑她的氣色去判斷病狀,這還是第一次為她把脈,小不點從出生就帶著心疾,加上後天並沒有好好調養,身子損傷衰敗,若是沒他幫忙醫病,再撐也撐不了半年。

  這麼病弱的身子,難得她還能不吭一聲,他對她真有點另眼相看。

  等到氣力恢復之後,饅小知又坐回去先前的位子,看著窗外,“我的病……很難治嗎?”她小小聲的問著。

  這樣生病的日子,她過得已經太久,年復一年的,從本來的痛苦而後變成了麻木,然後再轉變為絕望,沒有尋短,是憑著一絲絲的希望想活下去,這種日子,她過得有點怕了。

  若是沒有好轉的希望,她寧可回到家裡,想要用剩下的時間好好陪家裡的人。

  冰若旭看見她眼底浮起的苦澀,心一動,還沒反應過來,自己的手已經伸向前揉揉她的頭了,等他回過神,忍不住看著自己的手。

  饅小知也讓他嚇了一跳,錯愕地看著他。方才那麼溫柔的舉動,是這討厭鬼做出來的嗎?

  她那樣子,讓冰若旭心底生起股怒氣,微微一笑,更用力的揉著她的頭,“小不點,想死還得看閻王收不收人呢!”

  頭被揉來揉去,饅小知整張臉都皺起來,拍開他的手,“會痛!”才想他怎麼那麼好而已,馬上又流露出本性,果然是討厭鬼!

  得意的抿唇笑開,他慵懶地躺在馬車裡,“小不點,你今年是幾歲了?怎麼像個發育不良的小豆苗一樣?”他上下打量窗旁的饅小知,除了一張清秀的小臉尚能見人之外,那前胸跟後背都分不出的身材,看了真是傷眼啊。

  雙頰微微發紅,她不理他,專注地看著窗外,“我們現在要去哪?”滿腦子壞東西的傢伙!真搞不懂溫文儒雅的姐夫怎麼會有這種……壞到骨子裡的表弟!

  “我家。你還沒說你幾歲。”她越這個樣子,他越想逗,看她想發怒又不敢發怒的樣子,真好玩。

  “你家在哪?”別理他,饅小知,他就是想惹你生氣,別理他、別理他。

  “長安。你到底幾歲?”再生氣啊,越生氣他越高興。

  饅小知深吸口氣,“十六歲啦!十六、十六、十六!”氣極了,張嘴靠到他耳邊大叫,不過叫完之後,臉色馬上又白了,一手捂著胸。

  他像個沒事人一樣,用小指挖挖耳朵,“聽到了,知道自己身子不好,還這麼愛生氣,小不點,這樣不太好喔。”

  怒瞪那張桃花十足又欠打的臉,饅小知氣得只差頭頂沒冒煙了,眼一翻,昏了過去。

  冰若旭得意的笑著。這次算他贏了,小不點想跟他鬥?太嫩了吧。

  一路奔波,三人一車,往濟南的方向而去。

  饅小知是鐵了心不跟冰若旭講話,自從三天前被他活活氣暈之後,她就在心裡發誓再也不跟他說話。

  但他覺得更好玩了,她越不想開口,他就越故意在她耳邊講話,看到這小不點氣呼呼瞪他的模樣,心裡更樂了,玩得很開心。

  此刻,原本窩在軟墊上睡覺的饅小知動了動身子,秀氣的眉輕蹙著,睡夢中一直斷斷續續聽到吵雜的聲音,擾得她睡不安穩。

  忍不住張開眼眸,眨眨還有些朦朧的眼兒,發現有點不對勁。奇怪,那個討厭鬼怎麼不在馬車裡?

  馬車也沒在動了,怎麼回事?

  饅小知掀開跟前面駕駛隔離的布簾,也沒看到駕車的人,納悶了一下,起身自己下了馬車。

  一下車之後,才發現自己在一個很像馬廄的地方,馬車停在馬廄旁邊,還是沒看到半個人影,而且她好像在人家的府邸裡?

  看向左邊,是一大片的花園小徑,不遠處有好幾棟屋宇,雕樑畫棟十分美麗,讓她更肯定,自己一定在別人的家裡面,不過討厭鬼上哪去了?

  納悶了好一會兒,決定去前廳好了,如果討厭鬼來這裡當客人,現在應該還在前廳才是,不過……也太過份了吧?怎麼把她一個人丟在馬車裡?

  拎著裙擺,饅小知踏著怨懟腳步往小徑走去,走了好一會兒,走得她都喘了,居然還沒走出這個花園。

  額上微微冒出汗珠子,“這裡到底多大?”找了個大石頭坐下,擦擦汗,她沒氣力走了。

  雖然討厭鬼每天塞給她吃的藥讓她身體舒服多了,但體力還是一樣差。

  “怎麼都沒半個人?”看看四周,饅小知都囔著。

  沒想到才剛說完而已,小徑上就傳來交談聲,心底一喜,她連忙努力再往前邁去,心想著她又餓又累的,再走下去,應該會暈死在這裡。

  走沒幾步,她就瞧見眼前小徑分成了三邊,左手邊正有兩個女孩子在交談著,連忙追上去,“不好意思!請等一下。”

  兩名女孩子同時轉身看向她,眼中都有著疑惑。

  看到她們身上的衣服,饅小知可以肯定她們是這裡的丫鬟,因為兩人身上穿的衣物款式是相同的,連顏色也很相近。

  “這位姑娘,請問你是怎麼進來的?”左邊的丫鬟提防地打量她,莫名其妙出現在府裡,就算是個瘦弱的姑娘也不能掉以輕心。

  饅小知瞧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麼,連忙扯開嘴角,“我是跟著一位冰若旭公子來的,他應該是在此作客,我想麻煩你們帶我過去找他可否?”

  兩個丫鬟對看一眼,更加仔細看一下眼前人,“你是說,你認識我們少爺?”不可能吧?眼前這小女孩看上去才沒幾歲,認識少爺?

  少爺?饅小知也愣了下。莫非這裡是討厭鬼的家?“是的,我是冰公子的……親戚,我姐夫是楚和謙。”本來想講病人,但想想好像不太適合;說是朋友?仇人還差不多。

  提到楚和謙兩個丫鬟就同時點頭,“喔,我知道了,方才少爺進府的時候有說過,如果有個小不點找他的話,就帶過去找他。”左邊的丫鬟想起來少爺剛進府的時候的確有交代過。

  饅小知臉色一僵。冰若旭果然是故意不叫醒她的,真的是很惡劣的一個人!

  “是的,那麻煩你們了。”縮在袖裡的小手緊握成拳,恨不得那冰若旭現在就在眼前,讓她捶幾下出氣。

  兩個丫鬟笑著點頭,“小姐,請跟我們來。”轉身領著她往前走去。

  彎彎曲曲的小徑走了又走,九曲橋、小湖泊……越走她臉色越難看,終於忍不住身子搖晃了一下,一個顛簸跌在地上。

  “小姐!”聽到摔倒的聲音,兩個丫鬟才回頭,急忙沖到她身邊扶起她,“小姐,你沒事吧?”

  饅小知從沒走過這麼遠的路,一張臉雪白,就連唇色也染上了淡淡的黑紫色,兩個丫鬟被嚇壞了。

  “我……我沒事。”縱使頭暈目眩,心跳得像是快從喉嚨裡蹦出來一樣,她仍漾著笑臉安撫她們。

  “我去找少爺過來。”其中一個對另一個點個頭之後,飛快的跑走了。

  虛弱的倚在另一個丫鬟懷裡,緩緩閉上眼,饅小知整個心裡漲滿委屈跟痛恨。她痛恨自己為什麼那麼沒用?為什麼她沒有一個正常的身體?委屈則是覺得冰若旭為什麼要這樣欺負她?就因為他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輸給姐姐嗎?他怎麼不想想,她又何嘗是心甘情願給他醫治?

  沒一會兒,離去的丫鬟就回來了,身後當然是跟著冰若旭。

  一張眼就看到他,饅小知再也忍不住落下淚,掙扎的爬起身子,走到他面前用力的捶打他,“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欺負我?”哽咽地低吼。

  冰若旭頓了一下,皺眉看著她,“你在說什麼啊?”敲在他身上的力量根本就不痛不癢,他比較在意的是,她像鬼一樣難看的臉色是怎麼回事?

  她淚眼朦朧,“我不要給你醫了,我要回家……”與其讓他這樣欺負,她寧可回家等死,也不想要過這種看人臉色的日子!越想心越痛,捂著胸口,她痛得喘不過氣。

  “你是怎麼回事?”他抓住她的手,不是因為被打疼,而是看她臉色已經開始泛青了。

  不停搖頭,搖下一串又一串的淚水,“我討厭你……我要回家……我……”劇痛襲來,饅小知張唇喘氣,氣息卻進不了她的胸口。

  冰若旭見情況不對勁,一伸手點了她的暈穴,一手抱住她,另一手拿起不知從哪抽出來的銀針,往她胸前的穴道刺進去,看著她的臉色漸漸從青色轉成常見的白色,才打橫抱起她往自己的院落走去。

  兩個丫鬟你看我、我看你的,同時挑挑眉道:“我們快去跟夫人說這個好消息吧。”沒想到那麼傲氣的少爺,居然會看上弱不禁風的姑娘,真稀奇。

  “走吧!夫人已經等這種消息很久了……”

  兩個丫鬟一邊說著一邊往另一個院落走去。

  “小旭,你怎麼認識人家的啊?”一個美婦人一雙眼眸直盯著床上的人瞧,她的容貌跟冰若旭十分神似,不同的是臉上沒有半絲邪魅之氣,她正是他那聞訊前來的娘親。

  佈置得高雅的房裡,他正忙著救床上的人,還得要回答後面娘親的話,“五哥的小姨子。”動手脫掉饅小知的外衣,他認准了穴位,快速在她胸口下針。

  “你怎麼脫人家的衣服?小旭啊,這樣不好喔。”冰夫人搖頭說道,只不過漂亮的臉蛋上是開心的笑容。

  冰若旭睨了她一眼,“如果你還記得你兒子是大夫的話,那你就該知道我正在為她治病。”她存的是什麼樣的心態,他不是不懂。

  冰夫人笑著點頭,“娘當然記得啊,可是你不隨便救人的,還說你對人家丫頭沒有半點意思。”兒子是能少一事就少一事的個性,會答應幫人家治病,肯定有文章在裡頭嘛。

  他冷笑,“你想太多了,要是急著想要孫子,叫若隱生給你玩,我沒興趣。”伸手為床上的饅小知把脈,一會兒之後才鬆開手。

  伸手打了他一記,“你這死孩子!這樣跟你娘講話?什麼急著想要?你這把年歲了,不成親對得起我嗎?”就算是,也不要這樣講出來嘛!真不可愛。

  “對得起。”冷冷回她一句,走到桌前拿起放在桌上的文房四寶,快速寫下藥單。

  冰夫人沒好氣地瞪著他的背影。哼!嘴裡都都囔囔的,“你這次回來打算住多久?”

  唉……說到這,她真不知道自己是算苦命還是好命?大兒子從小就被拐去學醫術,留下個乖巧的二兒子接掌家業,只不過太乖巧了,一點都不好玩,比較好玩的大兒子,出門就像丟掉、回來就像撿到,真是的。

  “過兩天就走了。”冰若旭走到房外,將藥單交給守在門口的奴僕之後,才又走回來床前,估算了一下時間,將銀針照順序一一收回。

  “什麼?再幾個月就過年了,你不打算在家裡待到過年?”當娘的不高興了。

  他沒有回娘的話,只是拉著她一起走到床前,“你看看她怎樣?”他伸手指著躺在床上的人。

  冰夫人看他一眼,再將視線轉回床上的人,“說實話,跟你搭是差了點,不過人家也長得清清秀秀的,算不錯了,就是身子骨瘦了點,吃胖點比較好。”她將仔細打量過後的感覺跟兒子說。

  冰若旭扯開嘴角笑了笑,“娘,我要你看的是她的臉色。”

  “喔!”她撇撇嘴。也不說清楚!再次將目光調回小姑娘的臉上,“嗯……長相清秀,臉色好像差了點,那個唇色好像也白了些,是生了什麼病啊?”

  “心病。”講得太複雜娘也聽不懂,他用最簡單明瞭的答案回她,伸手將饅小知敞開的外衣穿好。

  冰夫人疑惑地轉頭看著兒子,“喔。”就算不懂也要裝懂。“那跟你不在家過年有什麼關係嗎?”她生病跟這個有關?

  冰若旭用一臉“你是白癡”的模樣看著娘親,“她的病再不治,過幾個月就不用治了,要治她的藥都在我的醫廬。”他發現順路繞回來看這個女人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意思是,兒子現在要帶人回去治病,所以沒空在家過年?冰夫人一頓,想到了什麼,一拍掌,興匆匆的抬首才想對兒子說些什麼,他已經先一步開口—

  “不准。”小不點怎麼還沒醒過來?

  冰夫人愣愣地看著他,“我什麼都還沒說。”兒子怎麼知道她想去醫廬陪他?

  冰若旭思量了一會兒,抱起還在昏睡中的饅小知,“不准到醫廬來。”她的情況不能久拖,還是儘早回到濟南比較好。

  “等等,你要去哪?”冰夫人連忙跟在他屁股後頭跑。

  “回濟南。”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 http://www.happyfunnyland.com ☆☆好 ☆☆☆☆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了

TOP

回復  shek
xiaoshuo 發表於 2010-10-3 12:06

嚴禁空白回覆

TOP

THanks

TOP

回復  shek
健康糖 發表於 2010-10-4 14:26


嚴禁空白回覆

TOP

thank you ar

TOP

3q you i like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