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倪《相公不是二手貨》【段氏家臣之三】

出版日期: 2010年4月28日

這小子個子和女人一樣嬌小, ]眼神比女人還女人,手還那麼柔軟暝暠暟暨,
而他只不過是讓這小子請了一頓午飯,也不過吃了兩口菜膉膌膏膋,
這小子就想纏上他,想要跟他走;有沒有搞錯?他們兩個可都是男人呀!
看看「他」眼裡散發出對他的身體強烈又濃厚的「性趣」緇綝綟綖,
他雞皮疙瘩爬滿全身,寒毛、腳毛、鼻毛通通豎立!
只想趕緊擺脫這個危險的娘小子蜚蜴蝂蜭,回宮裡去辦正事,
可這娘小子竟敢開口求他帶「他」進宮,說想陪在他身邊,
願意幫他做任何事,做什麼事啊?想也知道是不三不四的事,
他會帶「他」回宮才有鬼咧……

第一章

  西夏境內的草愍山上有幢極為特別的木造房屋誋誫誖誒,窪窫窬竮傳說這是項黨族失傳已久的建築工法所建,看似簡單但是非常穩固靺鞃鞀靿,駂駁駇駃所用的建材是上好的檜木,儘管歷時已久但仍散發著香氣。

  附近居民都知道這幢木屋就是有名的「千歲武館」嫨嫠嫣嫗,複裹褓褙館內只收弟子二十來位,其中最得師父齊索喜愛的便是唯一的女弟子摳摺摵摭,鞂鞁韍韎也是他最小的徒兒姜小漁。

  不是因為她聰慧機伶、也不是因為她武功造詣佳,而是她善解人意又不造作的個性得人疼漢漮滸滬,蓂虥虡蜨尤其師兄們對她更是愛護有加。

  今日齊索將她叫來大廳,說道:「小漁,有件事師父要交代妳。」

  「師父,有什麼事您儘管吩咐。」

  「妳這幾天抽空將隨身物品準備一下,近日啟程前往大理。」

  「什麼?要我去大理?」姜小漁瞠大一雙杏眸,「一個人嗎?」

  「沒錯,國王陛下希望我派個可靠的弟子前往,我思前想後覺得妳最合適。」齊索兒時曾在宮中待過,與當時還是王子殿下的西夏國王感情不錯,因而國王才會找上他幫忙。

  「可是師父,為何不讓大師兄去?他武功高強,為人可靠又富有正義感呀!」她實在不想離開師父到這麼遠的地方去。

  「不敢去?在師父眼中妳沒這麼膽小才對。」齊索睨著她說。

  「我不是膽小,而是不想離開師父,每晚您的腳關節都會疼,我得留下幫您熱敷才成。」她體貼地說。

  「傻瓜,師父的腿不礙事。」齊索笑著拍拍她的小臉。

  「但我不放心。」自小她就跟在師父身邊,師父教她功夫、識字,雖然名為師父,但私底下她早拿他當爹看了。

  「妳這丫頭,別讓師父失望,到底去是不去?」齊索不得不板起臉。

  「是,徒兒去就是。」見師父這麼堅持,她也只好答應了,「既然是國王陛下的旨意,此事一定非常重要,您儘管吩咐吧!」

  「是這樣的……陛下要我派人去將王子殿下帶回西夏。」齊索帶笑的臉龐一轉正經,「這可是件非常重要的事,妳萬萬得辦成。」

  姜小漁點點頭,見師父這麼嚴肅,她絲毫不敢輕忽,「是,請問王子殿下他人現在在何方?」

  「大理王宮。」

  「啥?」她愣了半晌,「王宮這地方戒備再森嚴不過,徒兒單憑這點兒功夫如何潛入戒備重重的王宮呢?」

  「怎麼?妳又怕了!」齊索笑望著她。

  「小漁不怕,就怕會誤了正事。」她擰起眉繼續說:「師父您放心,就算丟了我這條小命,我也會盡力而為。只是……咱們的王子為何會在大理王宮?」

  「唉!說起咱們這位王子殿下的身世,還真是坎坷。」齊索搖搖頭,輕聲一歎。

  「可以說給我聽聽嗎?」姜小漁突然對這位王子殿下產生一絲好奇。

  齊索閉上眼,沉吟了會兒才道:「他名叫段玥,母親原是咱們的西夏王妃,但是王妃並不愛國王,一心想離開。有天,已懷有身孕的王妃找到機會就逃往大理,大理國王見她頗具姿色便納她為妃。段玥出生後雖名為大理國的王子殿下,但他身上流著的卻是西夏人的血液,可想而知他在那裡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根本沒人願意尊稱他一聲王子殿下,私下還以『二手殿下』嘲弄他。」

  「老天,這也太過分了!」光聽這段故事,姜小漁的心都疼了起來,「難道大理國王都不認他嗎?」

  「聽說大理國王非常器重他,也願意為他正名,反倒是他主動放棄王子殿下的頭銜。」齊索搖頭一笑,「我實在猜不出他心裡的想法,但是陛下不忍見他受委屈,要我想辦法找人將他帶回來,再說他們父子至今未能見上一面,這也是陛下心中最大的遺憾。如果他願意回西夏輔助陛下,那就更好了。」

  「是,師父的事也就是我的事,我一定會辦到的。」她挺直背脊,眼底寫著滿滿的自信。

  「好,此趟遠行不易,凡事得小心為要。」齊索看著這位如花似玉的徒兒,本不捨讓她獨自前往,但昨晚他作了個夢,夢境指示他一定要派她前去。

  不過在她出發之前,他得加強她的武藝才成,「小漁,妳剛剛的顧慮也沒錯,論起武功妳的確不及師兄們,所以師父決定再教妳幾個招式以應付突發狀況。」

  「謝師父!」姜小漁拱手道。

  「那麼現在就開始吧!妳跟我出去。」

  「是的。」她立即跟隨師父來到後面的練武場。

  看著師父示範的招式,有些複雜難懂,但為了不辜負師父的重托,就算要花再多精力與時間她也要學成。

  王子殿下,你等著我吧!

  五天後,姜小漁拎著包袱,並做男裝打扮啟程下山。

  雖然她已將師父傳授的幾個招式學會了,但是還不夠熟練,因此一路上她只要有時間就會不斷的練習。

  師父說王子殿下此刻人在大理王宮,那她就必須入宮找人,可是要怎麼做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宮呢?

  突然,她覺得胸口悶悶的,也不知為什麼,在聽聞王子殿下的故事之後,只要想起殿下這個人,她的心就會隱隱作疼。

  希望此番前去她能如願將他帶回西夏,認祖歸宗,承歡大王膝下。

  經過數天的長途跋涉,姜小漁終於來到大理國。她眨巴著大眼,瞧著這裡的建物與房宅,除了服裝與少部分建物外,其它部分和西夏並沒有多大的差異。

  望著頭頂的烈日,現在已是正午,小漁摸摸咕嚕咕嚕叫的肚子,打從一早到現在她粒米未進,難怪肚子開始抗議了。

  眼前正好有間客棧,她走了進去,「小二,給我幾盤好吃的小菜,還有一大碗白飯。」

  「是的客倌。」店小二領著她到唯一的一張空桌,「公子您來的正是時候,再晚就得等了。」

  姜小漁轉頭看看,「真的耶!都坐滿了,俗話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對吧!」

  「是是是,客倌請稍待,東西馬上就來。」

  不一會兒,小二端上飯菜,正當姜小漁吃得津津有味時,突然一道黑影擋在她面前!

  姜小漁抬起臉,見到一位身材頎長、長相俊魅攝人的男人站在前面。她不禁疑問道:「這位公子,你是?」

  「小兄弟,我可以和你一起坐嗎?」段玥指著她對面的空位。

  「當然可以了。」雖然師父曾交代不要隨意跟陌生人攀談,但眼前這位公子有對坦然朗目,並不像壞人。何況小二也說了,今天生意好,位子不夠,她又怎好一人獨佔一張桌。

  「謝謝。」他瀟灑入座。

  「我叫了這幾盤菜好像多了些,這位公子你就再叫碗白飯,一塊兒吃吧!」姜小漁這才發現剛進客棧時因為太餓了,叫了太多菜。

  「這怎麼好意思?」他微勾嘴角。

  姜小漁看著他一身華服,而她叫的不過是些小菜,不知道他是否介意,「呃……其實也不是什麼好菜,如果您介意的話那就——」

  「既然小兄弟這麼說,那我就不客氣了。」段玥於是轉向正在堂上忙碌的小二,「給我一碗白飯。」

  「是的客倌。」

  待小二離開後,姜小漁有些不自在地抓抓耳朵說:「你不用喊我小兄弟,我叫姜小漁……你就喊我小漁好了。」說穿了她不是男人,老被他喊兄弟兄弟的,總覺得欺騙了人家。

  「江小魚?哪條江?哪種魚?」他半開起玩笑。

  「啊?」她還真被他給唬住了。

  「哈……逗你玩的。」段玥俊眉一挑,眉下那對深湛如墨的大眼綻出一道光影,隨即夾了些菜吃了起來。

  「我姓姜,孟姜女的姜,漁是漁夫的漁,不是你說的那種魚。」憨傻的她還當真解釋起來,沒看出他眼底的玩笑意味兒。

  段玥抬起臉,瞧見她那副認真解說的傻勁兒,忍不住又輕笑了聲。

  「對了,公子你呢?要如何稱呼?」

  瞧他人高馬大,不但相貌好,身材也棒,說起話來文質彬彬,一看就知道是個貴公子。

  「在下姓段,單名一個玥字。」段玥簡單回道。

  「什麼?段……段玥!」她暗吃一驚,張嘴結舌的望著他,「你就是段玥?」

  「怎麼了?這位小漁兄弟,聽你的口氣好像認得我?」說實在話,在大理幾乎沒人不知道他的名諱,因為他的「身世」已經讓他非常出名了,但是這位小兄弟的穿著打扮不像大理人,又怎會識得他?

  「呃!不能說認識,是聽說過……這麼說你真是王子殿下了?」師父有交代,若是遇到王子殿下,千萬別一古腦的將意圖全都道出。

  「王子?哈……別在意這稱謂,況且我也不是。」這個名號他早就放棄了,宮裡的人表面上都稱他為「公子」,可背後呢?

  他搖搖頭,自嘲一笑,隨即問她,「喝酒嗎?」

  說著,段玥又向小二要了壺酒,並斟上兩杯,一杯遞給她,「小漁兄弟,干吧!」

  「是。」小漁勉強喝下這杯酒,看著他俊逸的五官,「你還是喊我小漁吧!說真的,我很不喜歡『兄弟』二字。」

  「你不是男人嗎?」他驚疑的望著她,持杯的手頓了下,「莫非你是……」

  老天,該不會這小子有斷袖之癖?因為是弱方,所以不喜歡被稱為兄弟?

  「我……我當然是男人了。」因為說謊,姜小漁心虛的沁紅了小臉。

  瞧他雙頰添上兩抹緋紅,還真是愈看愈像女人。

  段玥心生警惕的站了起來,「我正好想起有事未辦,那就先告辭了。」

  「等一下。」小漁怕他就這麼走了,日後要見到他可就難上加難,情急之下也顧不得男女之別,牢牢抓住他的大手,「你都沒什麼吃呢!」

  「放開我!」段玥瞪著她,沉聲道。

  老天,還真該死,有男人的手這麼柔、這麼軟的嗎?

  小漁嚇得立刻抽回手,錯愕的望著他,「我……我只是想留你下來多吃一點而已。」

  「不必了。」段玥睨了她一眼,轉身便走出客棧。

  「等我一下。」她這麼幸運的找到他,怎麼可以讓他就這麼離開呢?

  將銀子擱在桌上之後,小漁便急急追了出去,「喂,我有話還沒說呢!你能不能別走得這麼快……」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段玥眉頭微蹙,「我話先說在前頭,我可不是你那條道上的,你還是找別人吧!」

  「什麼道上?我要找的人就是你!」小漁雖然單純,行事倒是謹慎,先試探道:「我……我來自西夏,我是西夏人。」

  「西夏人?」段玥臉色一黯,表情陡轉僵凝。須臾,他又拉開一絲笑容,「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這是什麼意思?」小漁不解地反問。

  「什麼意思?就是我與你沒有任何關係!」段玥氣憤的轉身就走。他明白在大理大家都在質疑他的忠誠度,可萬萬沒想到竟然有人敢在他面前提及「西夏」二字。

  是想提醒他身上流著西夏的血液嗎?

  「不要丟下我,我沒地方去——」她在他身後大喊道。

  段玥停下腳步,回頭對她撇撇嘴,「你沒地方去,難不成想賴著我?我說過了,我和你是不同道的。」

  「我不敢要殿下與我同道,是我想與你同道,可以嗎?」她得先想辦法進宮,再找機會好好跟他說明自己的來意。

  段玥著實沒想到他居然會厚顏做出這等要求,眉頭緊緊一鎖,狠冷地說道:「對不起,我沒辦法帶著你。」

  小漁洩氣地歎口氣,「真的不行嗎?我可以做你的下人,任你差遣,而且我一定會安分的。」

  段玥扯開嘴角,「不好意思,我不需要。」

  她怔怔的望著他,心想他們又不熟,王子殿下會拒絕自己是理所當然的,她又怎能強人所難?

  「那就不勉強了。」她鄭重地朝他敬個禮,「你……你要多保重。」等她想到法子,一定進宮找他的。

  段玥蹙眉看著姜小漁那副垂頭喪氣的模樣,雖然自己的表現是無情了些,但唯有這麼做才能斷了這小子的念頭。

  「你也好走。」朝小漁說完這話後,段玥已準備回宮去。

  小漁瞇著一雙眸子,看他就這麼走遠了,雖然她很無奈也很懊悔,但是王子殿下不肯理會她,她又能怎麼辦呢?幸好是見過他了,以後若有機會進宮就不難找到他了。

  當務之急是她得想辦法進宮才是,只是在大理她人生地不熟的,該找誰幫忙?

  突然,她想起了客棧,或許可以從那裡打聽到進宮的方法。

  主意一定,她立刻返回客棧找上了掌櫃,「請問,如果想進宮去該怎麼做才成,掌櫃你知道嗎?」

  「這位兄弟,你說什麼?要進宮!是想當差嗎?」掌櫃驚疑地問。

  「當差!」她愣了下,「呃,只要能進宮,都行。」

  「這位兄弟,看你長得人模人樣的,沒事幹嘛要去宮裡當差?」難不成他真想不開,打算當個太監公公?

  「去宮裡當差不好嗎?」單純的姜小漁完全不懂他話裡的意思。

  掌櫃搖搖頭,「看來你是真想進宮了。好吧!晚點兒有一位宮裡的紅人會來用膳,由他帶你進宮,肯定沒問題。」

  「太好了,謝謝掌櫃,那我就留在這裡等他。」她感激涕零地說。

  之後,小漁便乖乖地等待。

  約莫一盞茶的工夫,她終於等到掌櫃口中宮裡的紅人。

  掌櫃立即帶小漁過去,「這位是劉公公,就是我說的宮中紅人;劉公公,這位小兄弟一心想進宮當差,您看這事該這麼處理呢?」

  劉繼轉向小漁,仔細看了看,想他現在辦的事正需要一個生面孔,這人來得正是時候,「好,要進宮小事一樁,但你須替我辦件事,事成之後定有你的好處。」

  「謝謝劉公公,我叫姜小漁,一定會好好做事的。」她開心地點點頭。

  「跟我來吧!」

  劉繼於是帶著她往城門口的方向移步。

  到了城門口,他指著另一條小徑,「這條路走到底有間茅舍,裡頭堆了好幾袋東西,你得在子時過後將它們裝上推車推出城外,路上倘若遇到人問你這是什麼,一概說不知情,只是領錢辦事。」

  「是,那麼劉公公,您會到嗎?」小漁邊問邊研究起這位太監大人的臉孔,他明明已經上了年紀,為何還不留須呢?

  「我隨後就到,你一到城外就會有人接應你。」他笑容滿面的交代,笑容背後藏著奸佞的計劃。

  時序秋末,天候微涼。

  大理王宮內的大理花正盛放,散發出來的香氣瀰漫空氣中,令經過的每個人忍不住駐足停留,尋覓花蹤。

  段玥回到大理王宮,順手摘了朵大理花把玩,還記得母親生前最愛的花就是大理花。

  走進寢宮不久,護衛魯鈺前來求見,「公子,我剛聽說您回來了,就立刻過來見您。」

  段玥倒了杯水喝,「調查的結果如何?」

  「小的已查出搞鬼的人的確是劉繼,但苦無證據。」

  「當真是他!」段玥嘴角揚起一絲笑痕,「你說我猜得準吧?」

  「您未卜先知呀!」魯鈺又道:「兩天前您說懷疑劉公公,屬下就派人緊跟著他,如果他再有任何動作,肯定逃不過咱們的眼線。」

  段玥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好傢伙,做得好。」

  「這是屬下該做的。」魯鈺從小就被王妃收養,與段玥情同手足,他非常瞭解段玥在大理的難處,也暗暗立誓要追隨他一輩子。

  這時,魯鈺派出去的手下也正好回來了。

  「公子、魯護衛。」來人恭敬俯身道。

  「江鋒,原來魯鈺派的人是你,早知是你我就安心了。」段玥對他揚唇一笑,「有消息嗎?」

  「稟公子,已經查出來了,劉公公打算今晚將東西給運出去。」江鋒又道。

  「從哪裡出城?」

  「還沒查到確切地點,唯一確定的是從古城出去,但城門有三個,實在很難判斷是哪一個。」對於這點,江鋒著實自責,「是小的無能。」

  「快別這麼說,我想既然城門只有三個,那我們三個一人鎖定一個不就成了?」段玥勾起嘴角。

  魯鈺點點頭,「還是公子聰明。」

  「那就別遲疑了,各自行動吧!」段玥現在的身份乃是段氏四大家臣之一的「西星」,像劉繼這種仗著自身勢力以圖私利的人,他是絕不會放過的。

  旋即,一行三人立刻前往古城,各自朝東、西、南三個城門而去。

  一路上段玥聽著夜鶯啼唱,更顯夜裡的岑寂,直到西城門口,他果然看見有人鬼鬼祟祟地推著東西走出城門外。

  「前面的人,給我站住。」段玥喊道。

  小漁定住身,僵在原地。

  完了!劉公公有交代,說這東西非常重要,絕不能讓別人撞見,這下該如何是好?

  聽聞身後的腳步聲走近,她全身冒出冷汗……

  「轉過身來。」段玥沉聲又說。

  她輕吐口氣,抱著丟了進宮機會的沮喪心情轉過身,可就在兩人四目相接的瞬間,各自都暗吃一驚。

  「是你!」段玥錯愕地問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我……」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不過她幹這事不就是為了進宮見他,如今他就站在面前,她還能隱瞞嗎?

  「快說。」他可沒空跟她耗。

  「是劉公公要我將這些東西運到城外的,我……我做錯了什麼嗎?」她縮著脖子,一副委屈樣。

  「劉繼?!」段玥心想,果真是他。接著又以陰冷的嗓音逼問道:「你為什麼要幫他做事,你和他是一夥的?」

  「我想進宮去,劉公公說可以幫我,但要我幫他做這件事。」發現他的目光直瞧著推車上的東西,小漁趕緊解釋,「這些是什麼東西我完全不知道,應該很重要吧?」

  「當然重要了!」他擰起眉頭,「你真不知道這是什麼?」

  「我真的不知道,你怎麼一見到我就用逼供的口氣對我說話?」天呀!該不會她幫錯了人?但劉公公不是宮裡的人嗎?

  「因為你正做著該死的事。」

  他這句話可嚇壞了小漁,她迅速跪了下來,「王子殿下,小的冤枉呀!我只是照著劉公公的話去做,其餘什麼都不知道。」

  「我說過,別再喊我王子殿下。」段玥眉心深鎖。

  「那……那我要喊你什麼?」

  「宮裡的人都喊我一聲公子。」

  「好,那就公子吧!我剛剛說的全是實話。」她再一次強調。

  「我又怎麼知道你這是不是托辭,要為自己脫罪?」像這種刁鑽的傢伙,他可是看多了。

  「你為何就是不相信我?就算要安罪名給我,是不是該告訴我這是什麼,否則我不服。」瞧他的臉色如此沉重,小漁不禁有點兒擔心,就不知自己到底插手了多麼嚴重的事?

  「你還真有理由呀!」

  段玥瞪著她那對在夜空下熠熠發亮的翦水秋瞳,「此乃敵國之物,可以製作出一種最新的攻擊武器,當然不能落入他人之手。」他半瞇著眸,瞧她張嘴結舌的錯愕樣,繼續道:「這可是我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到手的,如果被其它人奪了去,你該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劉公公為何要我運送這種東西?」她還是搞不清楚。

  「你說呢?」

  「老天!該不會他有叛變之心?那……那我該怎麼辦?我真的不知道,請你一定要相信我。」小漁驚慌地說。

  「這不是我信不信的問題。」他氣得冷睨她一眼,「你又為何非得進宮不可?」

  堂堂男子不當,卻要做個小太監?

  「我想進宮找你。」她縮著下巴,小聲說。

  「找我!」段玥挑起眉,「找我做什麼?難不成你真以為我與你是同一道上的,所以不怕死的想追進宮中?」

  「什麼同不同道我不明白,我只怕以後再也見不著你了。」她朝前跨出一步,懇求道:「能不能安排我在你身邊幹活,做什麼都行。」

  「你簡直是得寸進尺!」他沉下聲,冷冷一笑,「我不需要人伺候,而你的下半輩子就準備在牢裡度過吧!」

  「牢裡……」小漁急得衝口而出,「別抓我去牢裡,我是西夏國王派來的。」

  「西夏國王?!」段玥忍不住大笑出聲,「你繼續胡扯吧!還有什麼?乾脆說是我娘的魂魄要你來的。」

  她赫然震住,沒想到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告訴他這些,他竟然不相信!

  「怎麼了?無話可說,還是想繼續編什麼謊言?」他扯開嘴角,逼視她那張因錯愕而顯得蒼白的小臉。

  真是見鬼了,哪有男人長得這麼秀氣,瞧他眉如柳、眼如杏、唇如蜜,這是老天爺捉弄人嗎?

  小漁垂下小臉一歎,想想自己的處境,還真是應驗了一句話——「壯志未酬身先死」。難道她真要死了嗎?

  「我無話可說了,你就把我抓起來吧!」如果真要死在他手裡,她也認了。

  段玥瞧她的喪氣樣,忍不住再次求證,「你真不是劉公公的同夥?」

  「現在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隨便你怎麼想好了。」她真的好失望,雖然他們不算認識,好歹她也請他吃過飯,他怎麼可以這麼不講情理?

  「不想證明你的清白?」段玥倒想給她一次機會了。

  「你願意讓我證明?」她本已晦暗的小臉這才亮起,「要我怎麼做,你儘管吩咐,我一定照做。」

  「你繼續運這些東西出去,就當我沒來過,盡量博得劉繼的信任。」

  「好,我會照做,不過這東西不是不能落入他手中嗎?」她看了眼推車上的東西。

  「我自有打算。」說著,段玥勾起嘴角,邪邪地說:「倒是你小心點兒,可別真的被抓去閹了,女人可不好當啊!」

  「閹了?」小漁好奇又問:「啥是閹了?」

  「你──」段玥無言了,他揉揉眉心,懷疑這小子到底是真不明白還是裝傻,哪有男人不知道那個意思?「反正不是好事就對了。」

  突然,遠方傳來腳步聲,他立刻示意她拉起推車,然後他便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在夜色裡。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谢谢dada分享~

TOP

好久没有看到叶倪的书了
人生何必轰轰烈烈.平淡也是一种享受

TOP

thank your sharing

TOP

TOP

thanks

TOP

thx

TOP

thanks

TOP

回復 1# dada


    谢谢

TOP

回復 5# dada


    xd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