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晴風《失寵撒旦》【五克拉眼淚1】

出版日期: 2010年7月2日

自從九歲那年失去母親,復仇便成為他活下去的唯一目的,
只要是同父異母弟弟想要的,他都要搶到手,
化裝舞會那一晚,他成功引誘到弟弟愛上的這位灰姑娘,
本以為只是復仇工具的她,溫柔堅強的個性意外深深吸引他,
令他在得到她後,竟自找麻煩的心軟答應與她再交往兩個月!
他也沒料到,她純真開朗的笑與體貼的愛,會使他變了個人,
讓他願意陪她去101觀景、為她在KTV開口唱歌,
甚至,在夜裡的公園點燃仙女棒,只因那是她想要的浪漫……
只可惜,戲再美仍得落幕,與她的約定到兩個月又第九天時,
他終究狠下心與她攤牌分手,選擇給她最致命的一擊!
結果,他自以為復仇成功,心卻意外空得彷彿失去了所有,
當無辜的她流著淚說再也不要愛他了、決心在他世界消失後,
他這個已徹底失寵的撒旦,決定付出一切追回他的救贖天使!

楔子
  
  「童話屋」餐坊位在幽靜的巷子內,小小的招牌並不起眼,每天客人不多,老闆是位年約二十五、六歲的漂亮女人,精通命理,偶爾有閒情逸致,會免費幫店裡的客人卜卦、論命。
  
  這天深夜,已接近「童話屋」打烊的時間,只剩一桌客人,而這桌客人半個小時前才進來消費。
  
  三名個性迥異的年輕女子,在台北熱鬧的夜市擺地攤,三人時常在收攤後相約吃頓飯。
  
  她們總在「童話屋」打烊前一個半小時進來,每回都是安靜地吃完簡餐才開始聊天,然後聊上一個小時便各自回家。
  
  她們一如往常習慣,吃完簡餐,聊了起來——
  
  「小紅帽,妳今天被開單了呴?」留著一頭波浪長卷髮的女子,綽號美人魚,撐著下顎,另一手搭上身旁剪了個娃娃頭短髮女子的肩,語氣憐憫。
  
  「唉……」長長的歎息,襯上無奈的表情,說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今天賺的還不夠貼那張紅單呢。」
  
  「妳就答應交往看看啊,有了警察男友,誰敢找妳麻煩?」拿著吸管攪拌飲料的直長髮女子,綽號灰姑娘,音調軟軟地勸著。
  
  「我才不要,學廣告情節追女生的男人,多沒創意。」娃娃頭做了個嫌棄的鬼臉。
  
  「他真的開妳單喔?」美人魚問。
  
  「哪有假?看吧。」娃娃頭小紅帽掏出紅單,拍在桌子上,一臉氣憤。
  
  「嘖嘖,好狠心唷。」美人魚揚起紅單,仔細瞧了半天,「不過也算手下留情了,才六百。」不然隨便一張單一般都是兩倍價。
  
  「才六百妳知道我今天賺多少嗎?只有三百耶。」娃娃頭、娃娃臉的小紅帽高聲道。
  
  就在灰姑娘打算開口時,漂亮的年輕女老闆端來一碗米,砰的一聲往桌面放,拉來椅子坐下,率性地說:「幫妳們算算命,小紅帽先!抓三次米,快。」老闆表情冷冷淡淡的,指著娃娃頭女子。
  
  時常聽她們喊彼此的綽號,她想不記住她們都很難。
  
  偶爾她會想,也許是這三人的綽號都很童話,才會時常光顧這間「童話屋」。
  
  「喔。」小紅帽乖乖用食指跟拇指抓了三撮米,放在桌上。
  
  老闆那張冷漠漂亮的臉,一撮撮默算著米粒,末了搖搖頭,只說了一個字:「慘。」
  
  「蛤……」小紅帽錯愕哀歎。
  
  「美人魚,換妳抓三次。」老闆將米放回碗裡,指著波浪長卷髮女子說。
  
  「喔。」老闆口氣很冷,但有種讓人不得不服從的威嚴,她馬上乖乖照做。
  
  老闆又默默算了算三撮米粒,這回,頭搖得更用力了,「更慘。」
  
  「蛤!」
  
  「最後換妳,三次,快。」老闆盯著直長髮的女子道。
  
  灰姑娘被前兩位同伴的結果搞得心慌慌,乖乖抓米,心想,她會不會是最慘的那個……
  
  沒多久,老闆竟拍了桌,大聲說:「慘、慘、慘!沒見過這麼慘的。妳們三個啊,果然是物以類聚,慘到一個不行。唉……今天的晚餐,我請吧。很久沒算過這麼淒慘的,竟然跟我有得比!」漂亮但表情淡漠的女老闆搖頭歎氣,端起米碗,走人了。
  
  「什麼跟什麼嘛!隨便說說就要我們信……」美人魚抱怨著。
  
  這話,讓走掉的老闆回過頭,坐回剛剛的位置瞪人。
  
  「把右手伸出來,美人魚!」老闆指著她說。
  
  美人魚不甘不願地伸出手。
  
  「妳啊,就像美人魚,注定得不到王子的心,妳就算變成了泡沫,也不會是快樂的泡沫,除非妳明白王子不是妳的菜,否則,妳會因為得不到的愛情,吃很多苦頭。妳說,這樣慘不慘?」老闆冷冷地說。
  
  「換妳,小紅帽,右手。」
  
  小紅帽伸出手,一樣很不甘願。
  
  「至於妳呀,唉唉唉……」美麗女老闆連三歎,語重心長,「雖然妳確實是來報生病奶奶的恩,但為了奶奶賣掉愛情真是沒智慧,把吃苦當作吃補,誰也救不了妳,除非妳長智慧,不然妳就只能一直吃苦、吃苦,夠慘了!」
  
  老闆涼涼說完,鬆開手,面向留著一頭直順黑長髮的女子說:「灰姑娘,剩妳了,右手來!」
  
  灰姑娘很猶豫,最後還是敵不過老闆那雙晶亮美眸的逼視,伸出了手。
  
  「妳呢,有一個繼母、兩個繼姊,果真像灰姑娘。不過,妳的眼睛長到哪裡去了?居然挑個沒心沒肺的傢伙愛?錯把撒旦看成王子,笨得要死!那個男人只有外表像天神,心腸跟魔鬼沒兩樣,我勸妳趕快把眼睛找出來,不要亂愛一通,不然,可有苦頭吃了,慘到不行!」
  
  年輕老闆鬆開手,漠然的臉上透著幾絲同情,看著綽號灰姑娘的言禹楓、小紅帽姜舒涵、美人魚藍泳海三人搖頭歎氣,站起身……
  
  「老闆……」灰姑娘弱弱地抗議。
  
  「老闆——」小紅帽聲音強壯些。
  
  「老闆!」美人魚的抗議最有精神。
  
  「妳到底在算什麼命啊?」三人異口同聲喊。
  
  老闆那雙冰冷的美麗眸子望著她們三人,淡淡地道:「妳們知不知道什麼是女人的命運?」
  
  三人行動一致地搖搖頭。
  
  「看吧,說妳們笨還不承認?愛情啊,女人的命運就是愛情,好愛情,讓女人一生幸福;壞愛情,讓女人一生坎坷,而妳們三個人的愛情運壞透了,跟我有得比。簡單的說,妳們命不好,懂了沒?我算的命,很準。」
  
  三人坐在椅子上,簡直傻眼,完全找不到話可說。把她們的命算得這麼模稜兩可,還居然可以厚顏無恥地說「很準」?
  
  要真有這麼簡單,人人都可以當算命師了!
  
  美麗女老闆走往吧台,想了想,回頭對她們說:「既然我跟妳們同是天涯淪落人,這樣吧,我願意無償提供妳們三人各一次的幫助,有需要記得來找我,特別是當妳們覺得走頭無路時。我要打烊了,今天我請客,妳們趕快回去睡覺吧,掰。」
  
  於是三個人在老闆的半驅趕下離開「童話屋」,雖然說吃了一頓免錢飯,但心情實在不美妙。
  
  這世上大概沒有人被唱衰了,心情還美妙得起來吧?
  
  特別是,這三個年輕女子心頭最大的願望,正是像童話故事裡的公主,能夠找到相愛的王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所以她們被唱衰的,竟是自己最期待的愛情,心情簡直……糟得不像話啊!

TOP

第一章
  
  言禹楓已經忘記,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取了「灰姑娘」這個綽號,不過,她倒是記得是誰幫她取這個綽號的……
  
  她有印象那是個陰沉沉的下雨天,剛放學的她背著書包,落寞地走在人行道。
  
  這天她忘記帶傘,沒人來接她,還好雨不大——至少不是那種一站到雨幕裡,就會渾身濕透的雨量。
  
  她淋著雨走路,班上那個老愛捉弄她的調皮男生撐著傘跑到她身旁,推了她肩膀一下,差點害她滑倒,她都沒來得及抗議,推她的壞份子就先放聲說:「言禹楓!我哥說妳有兩個很漂亮的姊姊,是繼母生的,妳一個姊姊跟我哥同班喔,我哥說妳是現代版的灰姑娘。」
  
  「……」言禹楓默不作聲,頭低低。對這種壞份子,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理他,等他覺得無趣,就會走開。
  
  「我跟我哥說,卡通裡的灰姑娘很漂亮,可是兩個姊姊很醜,妳剛好相反,哇哈哈……沒看過比妳更醜的灰姑娘了,哈、哈哈、哈哈哈……」
  
  小男生囂張的笑聲,彷彿是怕別人聽不到似的,笑完,他撐著傘,繞著言禹楓轉,像唸經一樣不斷重複,「灰姑娘,醜八怪,灰姑娘言禹楓,是個醜八怪;灰姑娘,醜八怪,灰姑娘言禹楓,是個醜八怪……」
  
  她頭垂得更低,走得更快,不說話就是不說話,小男生一路纏著她到離家不遠的巷口,她的大繼姊董妍、二繼姊董馨忽然出現,擋住小男生。
  
  「我是灰姑娘的壞心繼姊,靳宇暘小弟弟你給我聽好,灰姑娘只有我跟我妹董馨能欺負,你別來纏她,小心我跟你哥告狀!」董妍冷冷說完,將手上的便當袋、水壺,連同董馨的全遞給身材矮小的言禹楓,口氣很差地說:「我們手酸了,給妳拿。」
  
  言禹楓順從地默默接過兩個便當袋、兩個水壺,一旁的靳宇暘看傻眼,不敢相信這麼「灰姑娘」的情節會真實上演。
  
  董妍、董馨趾高氣揚地手牽手往家門走,而言禹楓則繼續低著頭,默默跟在兩位繼姊身後。
  
  至於捉弄人的靳宇暘,則是目瞪口呆的望著三人離去,直至沉重大門關上,吞沒她們的身影……
  
  那年,她到底是幾年級?
  
  躺在床上的言禹楓突然想起陳年往事,卻怎麼都記不起來她究竟在哪一年,被那個調皮小男生取了「灰姑娘」的綽號?這個綽號從那時起就跟著她,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有一個繼母、兩個繼姊。
  
  她的命,好像跟迪土尼卡通裡的灰姑娘沒差多少,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王子還沒出現。
  
  而她期待的王子,偏偏被「童話屋」的漂亮女老闆算出,是個外表像天神,內心是撒旦的壞男人。
  
  言禹楓躺在小房間的單人床上,翻來覆去地想著。
  
  她有那麼笨嗎?真的會愛上一個內心像撒旦的壞男人?
  
  不要啊!她想遇見善良的王子,想跟童話故事的結局一樣,遇見王子之後,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
  
  這晚,灰姑娘言禹楓睡得很不安穩,她作了惡夢,夢裡,那個叫靳宇暘的壞男孩又出現了,他纏著她、繞著她喊,「灰姑娘,醜八怪,灰姑娘言禹楓,是個醜八怪!」
  
  「我不是醜八怪,我不是醜八怪!我不是醜八怪……」言禹楓在夢裡搖頭大喊。
  
  嗚嗚……夢裡的言禹楓哭了,淚水卻在真實世界中流出她緊閉的雙眼。
  
  灰姑娘言禹楓的父親言震棠,是個日進斗金的成功商人,一年僅有重要節日會回TW,其他日子多半在歐洲、美國、中國、印度等地奔波。
  
  言禹楓二十六歲前,名下的所有資產全交由信託管理,她得等年滿二十六歲才能動用名下資產,也因為父親是成功商人,她的身價少說也有十億以上。
  
  可惜,長年在外經商的父親,並不曉得他身價超過十億的寶貝女兒,目前居然窮困到必須到夜市擺攤賺取學費、生活費。
  
  今年初春,言震棠難得從歐洲飛回TW,替寶貝女兒過二十五歲生日,他在TW的日子,言禹楓會安份當幾日「名不副實」的千金大小姐,不到夜市擺攤、不打工。
  
  言震棠回TW第一天,言夫人親自在廚房指揮了一下午,六點半言禹楓下樓時,就見見父親在客廳看商業雜誌。
  
  「爸爸。」她窩到他身邊,柔聲喚道。
  
  「在樓上忙什麼?整個下午不陪爸爸?」言震棠擱下雜誌,攬上女兒的肩膀,眉頭微皺,「妳又瘦了?」
  
  「哪有瘦!我想讓你跟阿姨多說說話,才沒下來。」
  
  「她一下午都在廚房忙,妳生日,她說要多準備幾樣妳愛吃的菜。」
  
  「阿姨對我真好。」言禹楓甜甜地說,在父親面前,她樂於表現幸福快樂的模樣。
  
  她最愛的父親,一年就短短幾天在家,其他時間都忙於事業,她唯一能幫父親做的,就是讓他沒有後顧之憂,安心工作。
  
  「阿姨對妳好,怎麼妳都不胖?」他挑眉問。
  
  「哎唷,現在女生都不喜歡太胖啊,萬一找不到男朋友怎麼辦?」
  
  「妳想交男朋友了?」言震棠笑了。
  
  「沒有啦!我又不聰明,大學居然念到延畢,丟臉死了,哪還有時間交男朋友?」言禹楓吐舌。
  
  她國小晚一年入學,大學本來考上會計系,但覺得無趣,重考一念,現在又延畢,別人二十二歲大學畢業,她得超過二十五歲才拿得到學士學位。
  
  「書隨便念就好,如果不想讀,休學也可以。以後爸爸會幫妳找個好對象,讓妳舒舒服服在家當少奶奶。」
  
  「爸——聽你這樣說,我會覺得自己很沒用耶。不要啦,不管怎麼樣,我至少要把大學讀完。」言禹楓語氣撒嬌中帶著堅持。
  
  「好,妳想讀完就讀完,我的寶貝想做什麼都好。」他只想把女兒寵上天,他的寶貝女兒說什麼、要什麼,他都好。
  
  「我今年一定要拿到畢業證書。」她保證。
  
  「爸爸一定回來參加妳的畢業典禮。」言震棠掛著寵愛笑容說道。
  
  「真的嗎?」
  
  「當然,爸爸食言過嗎?」
  
  「爸爸最好了。」言禹楓賴進他懷裡撒嬌,甜膩膩地說:「爸,我才不想當什麼少奶奶,我想一輩子陪著爸爸。」
  
  「現在撒嬌會說傻話,等妳遇見妳的真命天子,看妳還說不說要陪爸爸一輩子這種話!」言震棠笑覷女兒,揉著她的頭,想起一事。「說到真命天子……妳記得靳伯伯嗎?」
  
  「兆宇金控集團的靳伯伯?」她抽了抽眼角,想起靳宇暘。
  
  「記性不錯嘛。妳國小三年級跟靳伯伯的小兒子宇暘同班,記得吧?要不是妳升四年級時跟爸爸說妳要轉班,爸爸本來打算讓妳跟宇暘當一對青梅竹馬,自然培養感情呢。」言震棠笑道,往事一古腦地湧出來。
  
  原來是國小三年級啊?幸好靳宇暘那個壞份子只跟她同班一年。
  
  言禹楓終於想起,「灰姑娘」這綽號從哪時起開始跟住她。
  
  「可惜,妳說班上有壞男生欺負妳,當時宇暘年紀也還小,爸爸總不能拜託他保護妳,只好讓妳轉班。」言震棠自顧自地往下說。
  
  灰姑娘悶在毫不知情的父親懷裡,差點嘴角抽搐,這當下,真是有滿天隱形烏鴉亂飛,嘎嘎叫囂……
  
  她不想傷父親的心,沒說當年欺負她的,正是那個叫靳宇暘的壞男生。
  
  他們根本是對頭冤家,想要他們當情誼友好的「青梅竹馬」……嘖、嘖,恐怕修幾百世都沒緣份。
  
  「爸爸怎麼突然提起靳伯伯?」言禹楓問,不想再聽父親繼續談跟她無緣的青梅竹馬。
  
  「靳伯伯的大兒子過兩天生日,靳家辦了化裝舞會,邀請我們參加。」
  
  「我一定要去嗎?大姊、二姊去就好了,我想準備報告……」
  
  「舞會能花妳幾小時?妳就當陪爸爸去拜訪靳伯伯,好不好?爸爸在家時間少,妳多陪陪爸爸吧。」
  
  「好嘛、好嘛。我陪爸爸去拜訪靳伯伯,不是去參加舞會唷,我可不想把自己打扮成公主之類的童話人物。」
  
  「好,妳只要陪爸爸就好。」言震棠心裡打著另一把算盤,他想讓女兒跟靳宇暘重新認識,至於那位花名在外的靳家大公子,能避多遠就多遠。
  
  參加化裝舞會的名媛淑女,應該夠那位花心大公子眼花撩亂了,他可不要乖女兒蹚人家的渾水。
  
  言震棠中意的是溫文儒雅的靳宇暘,年紀跟女兒相當,卻已經跳級拿到碩士學位,現在也快拿到博士學位了。在碩士生階段,靳宇暘研發設計好幾項綠能商品,贏得國際大賞獎,光是幾樣專利商品就賺進了大把鈔票。
  
  至於靳家另一個有經商天份的大兒子靳宇觀,在言震棠眼裡,是個可敬的商業競爭對手,不及格的女婿人選。
  
  靳宇觀跟名女人的花邊消息像滿天飛舞的雪片,數都數不完,言震棠當然是死都不想把女兒交到這種男人手上。
  
  言震棠心思拐繞,盤算著寶貝女兒的終身幸福,卻沒想到,詭詐的命運常常喜歡惡作劇,故意不朝人們想要的方向走……
  
  比起兩位繼姊的「盛裝打扮」——大姊董妍扮成卡門、二姊董馨是長髮公主,言禹楓一襲白底米色碎花雪紡紗洋裝,簡直寒酸得完全符合她「灰姑娘」的綽號,她穿了米色的平底涼鞋,臉上只撲蜜粉,頰邊的雀斑清晰可見。
  
  因為董妍、董馨的禮服是蓬裙,這家人分坐兩輛車出發,言震棠跟女兒坐一輛,妻子跟繼女們則坐另一輛。
  
  往靳家路上,言震棠看著身旁衣著樸素的女兒,若有所思,片刻後他問:「爸爸給妳的零用錢,是不是不夠花?」
  
  「零用錢?」言禹楓愣了愣,然後說:「夠啊。」
  
  「那怎麼不多買幾件漂亮的衣服?好像常看妳穿這件洋裝。」
  
  「爸爸,你有沒有聽過『女為悅己者容』?我又沒有男朋友,衣服穿得再漂亮也沒意思啊。」她調皮地說。
  
  「妳不先把自己打扮得漂亮點,怎麼吸引條件好的男人追求妳?」言震棠笑著反問。
  
  「爸爸呀,如果男人是因為我打扮得漂亮才追求我,那麼膚淺的男人,條件再好我都不想要。」言禹楓機伶地反駁。
  
  「妳喔,反應這麼好,為什麼書就念不好?」言震棠沒轍地問。
  
  「我說的是真心話,哪裡是反應好!」她聲音甜軟。
  
  「小楓,妳跟爸爸說真話,阿姨真的對妳好嗎?」他忽然嚴肅的問。
  
  「很好啊,阿姨對我真的很好。」表情真摯誠懇。
  
  言震棠淺笑,語氣淡淡,「那就好。」
  
  沒多久,車子抵達靳家,一行人前後下車。
  
  進了靳家大門,熱鬧的音樂聲、交談聲迎面撲來,場面熱絡,氣氛愉悅,言震棠與妻兒由管家領入主屋一樓的書房見靳兆禾。
  
  「靳兄,好久不見。」言震棠伸手,先寒暄,「這是我內人,我三個女兒小妍、小馨、禹楓。」
  
  靳兆禾堆上笑臉,握住他的手。
  
  「震棠,謝謝賞光,三位千金越大越漂亮啊。」靳兆禾轉向三千金說:「妳們年輕人的派對在外面花園,我讓管家招呼妳們,妳們爸爸先借靳伯伯。」
  
  「小妍、小馨,妳們去派對吧,剛剛禹楓說要陪我。」言震棠將女兒留下。
  
  「嫂子,永達企業張夫人剛問起妳,妳要不要上二樓的交誼廳跟幾位夫人聊聊?」靳兆禾接著問。
  
  「也好。」江秀吟識趣,跟著兩個女兒離開了。其實這樣她也樂得輕鬆,男人們談的生意經,她壓根就沒興趣。
  
  書房裡剩下三人,靳兆禾開口招呼道:「坐下來聊,想喝點什麼?」
  
  「我喝茶,禹楓妳想喝什麼?」言震棠看向身旁的女兒,臉上儘是慈愛。
  
  「跟爸爸一樣,我也喝茶。」言禹楓微笑,流露出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有時,她真覺得自己很適合去演戲,搞不好能拿個金馬獎什麼的回來呢。唉……孝女不好當。
  
  靳兆禾淺淺笑了,轉出書房要人送茶進來。
  
  「頂級春茶,馬上來。」他在言震棠對面的大椅落坐,笑看他身旁的言禹楓,問:「禹楓,不去外面認識新朋友?陪我們不會覺得無聊嗎?」
  
  「不會啊,爸爸難得回TW,我想多陪陪他。」言禹楓笑著,親暱地挨在父親身邊,一副小女兒撒嬌的姿態。
  
  「唉……還是女兒貼心,震棠,你真是好福氣……」
  
  叩叩!
  
  敲門聲打斷靳兆禾的話,他轉而對門喊,「進來。」
  
  一名戴著無框眼鏡、長相斯文俊逸的年輕男子,手端托盤走上前來。
  
  「爸,我幫程媽送茶,言伯伯您好。」靳宇暘將三杯茶依序擺放上桌,最後放妥言禹楓的杯子,笑著看她說:「禹楓,好久不見了,我是靳宇暘,還記得嗎?我們國小三年級同班。」
  
  靳宇暘的目光溫柔,好似舒緩的三月春風,言禹楓被那溫暖的嗓音、柔和的表情,給驚得呆怔好半晌。
  
  「你是……靳宇暘?」完全不敢相信!那個壞份子,居然長成這副人模人樣了?他臉上的笑容,閃亮得彷彿能刺傷她的眼。
  
  「是啊,妳認不出來了吧?」他彎身放妥茶杯後,站直了身體,掛在臉上的笑容始終都在。
  
  「你……變了好多。」言禹楓不敢置信。誰說只有女大才會十八變這個靳宇暘,說他一百零八變都不為過。
  
  她下意識偏著頭,完完全全想不通。那個小時候調皮得像小惡魔的靳宇暘,現在竟溫柔得像一攤清泉?
  
  「妳倒是沒改變多少。」跟當年一樣可愛。
  
  「你們年輕人要不要出去散散步、敘敘舊日同窗友誼啊?」靳兆禾說。
  
  「是啊,小楓,妳跟宇暘去聊聊天,不用在這裡陪爸爸了,反正我跟妳靳伯伯聊生意經,妳聽了也無趣。去吧去吧。」言震棠幫腔道,事實上,這一切都是他們事先安排好的。
  
  來靳家之前,靳兄已經先替小兒子說情,表明小兒子想跟小楓敘舊的心意。
  
  正好他也中意靳家二少爺,就這麼暗裡幫著了。
  
  言禹楓神經再粗,也懂了父親的意思。這時候她若說出拒絕的話,恐怕太不給父親面子,但,就算她勉強願意敘舊,靳宇暘還不知肯不肯呢?
  
  她將視線投向他,他要是不肯,那就由他幫兩人解脫。言禹楓想。
  
  沒想到,靳宇暘竟還是掛著暖洋洋的笑,朝她說:「我爸跟言伯伯聊起生意經恐怕沒完沒了,妳大概會無聊到想打瞌睡。我們還是出去走走吧。」
  
  呃……他真的是小時候那個愛捉弄她的靳宇暘嗎?
  
  他不是很討厭她?每回逮到機會就欺負她?
  
  「那……好吧。」言禹楓緩緩起身。除了接受,她還有別的選擇嗎?
  
  她心裡暗暗擔心,不知這個靳宇暘是不是真的改變,會不會在私底下又卯起來欺負她?
  
  唉!自求多福吧。
  
  富裕的靳家,花園大得很,派對在游泳池那頭舉行,她跟靳宇暘則在花園的另一頭緩緩地散步。
  
  兩人出了主屋,就這麼並肩走著,誰也沒說話。
  
  「妳……」
  
  「那個……」如果你覺得無聊,不需要陪我散步。言禹楓本想這麼說,未料兩人同時開口,她起頭的話便戛然而止。
  
  「妳先說吧。」靳宇暘停下來,卻等不到她的下文,他說。
  
  她失神幾秒,仰頭看著他,童年印象存留的部份太糟糕,讓她怎麼都沒辦法將這個說話好溫柔、目光好溫柔、連他嘴角噙著的那抹淡淡笑容也溫柔得不像話的靳宇暘,跟童年那個調皮惡劣的靳宇暘放在一塊。
  
  「我想說……如果你覺得無聊,不用陪我散步沒關係。」言禹楓說,緊接著她又補上,「我記得小時候,你很討厭我。」
  
  見靳宇暘臉頰浮上可疑的紅暈,她正納悶著是不是她眼花、或者光線昏暗的關係時,卻聽見他那獨特的聲音吐出奇特的話語。
  
  「妳記不記得有一天放學,下雨了,妳沒帶傘……我跑到妳身旁鬧妳,說妳是灰姑娘?」他像是掙扎許久,好半晌過後才說。
  
  「我記得。」連作夢都夢到呢!言禹楓表情很淡、語氣也很淡,不過心裡那個真正的她,倒是有點咬牙切齒。
  
  「那天,我看妳沒帶傘,不想讓妳淋雨,可又不好意思把傘借妳,怕別人說我喜歡妳,只好找借口鬧妳,繞在妳身邊打轉。」靳宇暘苦笑。
  
  言禹楓的表情,霎時像吃了湯圓被梗到,怔愕地瞪大眼睛。
  
  她緩緩回想,忽然想起來,靳宇暘的家跟她家是反方向,他確實沒道理一路鬧她鬧到家門附近,他從來沒這樣鬧過她!
  
  這對她來說,實在是太霹靂的事實——
  
  靳宇暘居然是不想讓她淋雨,才一直亂叫她「灰姑娘」!
  
  怔愕的言禹楓還沒回神消化這個事實,又聽見他厚實低沉的聲音說:「那天我很後悔,我沒想到妳的生活竟然……是活生生的灰姑娘版本!妳兩個姊姊,現在還會欺負妳嗎?」
  
  等等!這應該是作夢吧?
  
  怎麼靳宇暘一臉歉疚,彷彿他做了多對不起她的事?
  
  她忽然有個奇異直覺。他該不會是……喜歡她吧?
  
  不可能、不可能!他明明說她很醜,是個醜八怪。
  
  「呃、呃……她們現在不會欺負我了。」說欺負太嚴重,在她看來,她兩個繼姊頂多算是佔她一點小便宜。
  
  「真的嗎?」靳宇暘臉上寫著不相信。
  
  「我沒必要騙你吧?」
  
  他沉默幾秒,又問:「妳為什麼在夜市擺地攤?」
  
  「啊?」言禹楓愣叫一聲,被問得措手不及。
  
  「言伯伯不知道吧?」
  
  「拜託,你不要跟我爸爸說,我、我只是……」趕快想個好理由啊!言禹楓催促著自己當機的腦袋,「我只是想提早體驗社會,我爸太保護我了,我……」
  
  「如果不想我告訴言伯伯妳在擺地攤,可不可以答應跟我約會?」靳宇暘見她臉上的著急,笑了,心裡有滿滿的柔軟疼惜。這個言禹楓,還是小時候的那個言禹楓,又善良又好欺。
  
  他多想把她圈在懷裡疼寵。
  
  約會言禹楓傻眼了。這傢伙在勒索她嗎?
  
  就說嘛!人哪可能一長大就轉性?
  
  「約會項目包括親密關係嗎?要約會幾次才可以替我保守秘密?」她實事求是的問。
  
  靳宇暘尷尬了半晌,才緩緩說:「我是真的喜歡妳。」
  
  「啊?」恐怕雷電現在轟下來,都沒他出口的告白來得讓她吃驚。
  
  「如果妳拒絕跟我約會,只要妳開口要求,我也願意幫妳保守秘密。但禹楓,我……一直很喜歡妳,也是因為知道妳今天會來,才特地回家。」
  
  「噢……」她輕聲驚呼,聽來卻像一聲歎息。
  
  言禹楓的腦袋徹底癱瘓了。他一直很喜歡她?意思是從國小三年級到現在嗎?但她明明記得,靳宇暘很喜歡捉弄她?
  
  小男生的喜歡,就是捉弄對方嗎?她實在想不通。
  
  「妳願不願意跟我約會?我們可以一起去吃頓晚餐、看場電影。」
  
  「我……我可不可以想一想?」
  
  「沒關係,妳考慮看看。我幫妳拿點飲料、點心,好不好?」他問。
  
  「好,謝謝。」讓她太過震撼的腦袋喘口氣也好。
  
  「妳到紫籐花架下等我。」靳宇暘指著前頭不遠的白色花架,開滿的紫籐花懸垂而下,在晚風裡搖曳。
  
  言禹楓點頭,望著他的背影,覺得自己像剛從仙境夢遊回來的艾麗斯,感覺很不真實,她一轉身,下一瞬卻猛地撞上一堵結實的肉牆。
  
  「哎唷。」她痛呼一聲,手摀鼻子,仰頭看著與她對撞的肉牆。
  
  就這麼一眼,言禹楓的世界彷彿從沉悶的黑白片,跳進了繽紛的彩色中。
  
  她徹徹底底的呆住。
  
  晚風像是要特別讚頌這一刻,從遙遠的他方送來了花香,她聞見一陣芬芳。
  
  那深邃的眼眸,藏著夜空裡最晶亮的星光,嘴角那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是恰到好處的月牙彎,那張臉……彷彿天降的王子。
  
  言禹楓直挺挺呆望著她眼前的男人。她不是沒見過好看的帥哥,但這種英俊程度達到難以形容等級的,她是真的還沒見過。
  
  以至於,她失神、失禮地緊盯住男人不放。
  
  「妳這身衣服,是想扮成灰姑娘嗎?」男人的聲音微微低沉,有抹幾乎快聽不出的嘲諷。
  
  灰姑娘?言禹楓被喚回七分神智。
  
  「我不是來參加化裝舞會的。你的穿著……是想打扮成乞丐王子嗎?」看他短褲短袖,衣衫上上下下卻沾著泥漿,外露的手臂、小腿、鞋子也散佈著泥沙,她試著幽默反問他。
  
  「乞丐王子?」男人揚眉,嘴角嘲弄意味更濃,輕笑聲溢出,像是她說了可笑的話,「我剛去跑步,附近有工程挖破水管,剛好有輛車開過去,所以濺了我這一身。」
  
  「喔。」言禹楓有點失神,他的聲音跟他的外表一樣,令人著迷。
  
  「妳是哪家千金?」男人問。
  
  「呃……我爸爸是言震棠。」
  
  「言震棠?」男人輕皺眉頭,「妳是他的親生女兒?還是繼女?」這語氣、問題,都很無禮。
  
  然而,已經好幾根神經失去作用的言禹楓,卻不甚在意。
  
  「是親生女兒。」她低聲答。
  
  「言禹楓。」男人臉上又是似笑非笑的嘲諷表情,「那妳就是貨真價實的灰姑娘了,穿這樣,挺符合妳的身份。」
  
  她沒因他的話而生氣,只是尷尬扯著淡淡的笑,「我不知道你認識我……」
  
  男人低頭望著她片刻,似乎在思考什麼,一會兒,他說:「我是靳宇觀,今天的壽星。既然覺得我這身衣服看起來像乞丐王子,我想不會有比灰姑娘更適合乞丐王子的人了。今天晚上,就請妳當我的女主角。」靳宇觀突然拉起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親吻。
  
  那溫熱的唇,瞬間酥麻了她的手。
  
  「可是……我不是來參加化裝舞會的。」她軟弱的聲音,毫無拒絕效力。
  
  「但妳來了,剛好撞上我,站在我面前。就當我拜託妳,我是今天的壽星,妳日行一善滿足我小小的生日願望,可以嗎?」
  
  他的聲音很催眠,讓她頭腦昏昏沉沉地,像在夢境與現實兩境遊走,使不上拒絕的氣力。
  
  「明明有其他裝扮得更適合你的女孩——」言禹楓掙扎的話被打斷。
  
  「乞丐王子只適合灰姑娘。」靳宇觀笑得魅惑,拉住她的手往舞會那頭走去。
  
  「我不是……灰姑娘……」她無力反抗,只能跟上他的步伐。
  
  「妳有一個繼母、兩個繼姊,所以我認為妳是。」他回頭,臉上的笑容藏著晦暗的算計。
  
  言禹楓看見他眼裡似有若無的精光,心頭微震,隱約不安。眼前的男人,這個好看的男人,似乎想從她身上得到什麼?
  
  他想要什麼呢?
  
  被疑惑困住、被男人握著手心、神思不清的她,就這麼心跳失速地讓靳宇觀拉進化裝舞會。
  
  一入會場,他拿下麥克風,說了整串客套話,然後請現場DJ播放慢舞音樂,就這樣,「乞丐王子跟灰姑娘」在舞池中央,開啟第一支舞。
  
  從開始到結束,言禹楓都感覺像作夢,一點都不真實……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

TOP

THX.。

TOP

看看

TOP

謝謝分享

TOP

3# dada


thank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