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倩《黑帝的新娘》【五帝令傳說之四】

現在是怎麽樣?禍從天降還是出現神蹟?  
她不過是認清事實,肩負起養家的重責大任
從早到晚汲汲營營,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賺錢   
為了照顧弟妹,根本不敢妄想追求自己的幸福  
他幹嘛要自找麻煩,跳出來扮演她的救世主
不但為她分憂解勞,還讓她飛上枝頭當鳳凰?
嘖!原來他就是那傳說中厲害又能力卓越的暴君  
表情始終嚴酷澹漠,冷得像難以親近的冰塊
面對她時卻總是眼神熱切,不知羞恥的胡言亂語
擾亂她平靜的心湖,勾引出深埋的熱情和活力
再難逃離他用情欲編織的大網,甚至願意生死相隨  
然而……她似乎想太多了,他只是一時貪鮮好玩
之所以願意娶她為妻,竟是為了一塊莫名其妙的權杖……

第一章

    中原偏僻的山區,雲層環繞,終年霜雪籠罩,近十年來,北方在黑帝龍之航的努力和用心下,建立了一個小國,叫做黑龍國,約有兩萬名百姓,過者與世無爭的祥和生活。

    黑帝在懸崖邊建造了一座華麗又堅固的行宮,半山腰處則房屋林立,住著約一萬兩千名不凡族的族人。

    “不凡族占了黑龍國三分之二的人口,這是一支古老的民族,有著自已的傳統與習俗,除了族長外,還有三名十分具有影響力和分量的長老。

    不凡族之所以願意接受黑帝的統治,是因為十年前經歷一場瘟疫,幾乎斷絕不凡族的血脈,是黑帝以精湛的醫術治好大半的族人,將三位長老中的兩位從鬼門關前救回來。

    除了救命之恩,加上龍之航帶來的大批財富,讓不凡族族人的生活獲得改善,所以不凡族才願意俯首稱臣,而龍之航對於任何政策和決議,總是會尊重長老們的意見,因此,不凡族族人和龍之航之間建立了友好的關係。

    剩下的三分之一人口,則是住在山腳的凡人村村民,村民約有八千人,雖是住在山腳,但其實和一般平地比起來,也算是高山了,因為要到外界,就一定得經過凡人村。

    凡人村村民是自然而然就接受了黑帝當他們的統治者,因為村民在平常的生活與經濟上本來就過得比不凡族還要困頓。

    黑帝一來到此地,就派人率領村裡的壯丁替凡人村村民翻修屋子,改善住所,再送銀兩給不能工作的貧困村民,讓那些人能生活五虞,凡人村村民自然非常感激他。

    走出下凡族的村落後,必須穿過茂密的樹林,才能進入凡人村。

    此時,夕陽西下,天際蒙上一層深藍色彩,樹林旁有一個簡單搭建的草棚,賣的是小吃,老闆娘是一名年約十九歲的年輕女子。

    倪彩蝶穿著粉藍色的棉布衣裙,頭髮簡單的束在腦後,正蹲在鍋爐旁,刷洗著今天用過的鍋子和碗盤,美麗清靈的臉龐只有在沒有客人時才會滲出一絲柔和。

    一旁正在收拾桌上髒碗盤的女子,是她的妹妹倪彩鳳,臉蛋圓圓的,可愛得不得了。

    她們專注的工作,渾然沒有察覺到從樹林裡走出兩個大男人。

    “就是她嗎?”龍之航剛毅粗獷的臉龐沒有任何表情,黑色的眼眸閃過精銳的光芒,直勾勾的望向背對著他們,正在清洗碗盤的女子。

    他長得十分高大,身材結實,膚色黝黑,看起來似乎身強體健,但是仔細觀察,便可看出他眼下有著淡淡的黑眼圈,那不是太疲累,也不是睡不好造成的,而是因為體內真氣受損。

    他身上披著一件黑色綢緞披風,表情嚴酷不可親,身上卻自然散發出一股威權氣勢,令人無法忽視他的存在。

    “嗯,屬下查得很清楚,吃了她煮的東西,不僅能喂飽肚子,奇異的是,也能安撫靈魂,讓工作一天的疲憊一掃而空。”跟在他身後的護法風奇把調查到的事情據實稟報。

    “真有這麼神奇?”龍之航揚眉,勾起嘲諷的冷笑,隨即邁開腳步往前走。

    “那好,我們過去看看。”

    風奇跟在他身後。

    這十年來,雖然龍之航成功的建立了黑龍國,可也付出了一些代價,他利用黑龍旗鎮住了此山的煞氣,保黑龍國的居民不再災禍連連,加上龍之航利用自己的真氣結合黑龍旗的威力,將還未成氣候的雪妖——雪姬鎮鎖在黑龍旗裡,這使得龍之航真氣受損,胸肺受傷,雖然經過藥物調養好了大半,卻留下了病根。

    唯今之計,只有趕快找到黑龍令,讓黑龍令和黑龍旗合在一起,才能徹底消滅鎖在黑龍旗裡的雪姬,也才能消彌他體內受損的真氣。

    而今天他們會站在這裡,是因為另一個護法雨琳聽到不凡族的族人說,只要生病未痊癒,去吃了凡人村那草棚小吃店的食物,保證病痛很快就會消失不見。

    當雨琳將這消息告訴龍之航時,他還嗤之以鼻。

    風奇以為主子聽過就算了,沒想到竟然會到這裡來,真是讓他感到驚訝。

    倪彩鳳看見一個冷酷高大的陌生男人坐下來時,趕忙放下手中的抹布,走上前來。

    “兩位公子,抱歉,我們已經休息了,請你們明天再過來,好嗎?”倪彩鳳雖然才十五歲,但是環境造就她圓滑、融合的個性,招呼客人時,總是會露出明亮可愛的笑臉。

    龍之航冷著一張臉,不說話,逕自坐在椅子上。

    風奇露出親切的笑容,“小姑娘,我家公子從早上到現在都還沒有吃東西,就請你幫我家公子張羅一些吃的,什麼都好,可以嗎?”

    風奇的謊話惹來龍之航不以為然的目光,風奇則選擇視而不見。唉!他也是百般不願意,誰教主子這麼隨興,也不管時間,想來吃就來吃,一點都沒顧慮人家是否休息了。

    “可是……”倪彩鳳露出為難的表情,遲疑的瞅了他們一眼。

    “這位小姑娘,我知道你心腸好,我家公子身體虛,挨不了餓的,就請你幫幫忙。”風奇說得有點誇張,還對她露出討好的笑容。

    “這……好吧!我去請姐姐煮面給你們吃。”倪彩鳳禁不住他的請求,點頭同意。

    “謝謝你,小姑娘。”風奇明顯的松了口氣。

    倪彩鳳被他逗笑了,“你們等等。”

    她才轉身,便看見姐姐來到她的面前,一臉的不贊同,淡淡的瞥她一眼。

    “小鳳,你又自作主張了!”

    倪彩鳳吐了吐粉舌,愛嬌的說:“‘姐姐,別這樣嘛!這位公子很可憐耶!

    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你就煮東西給他吃,好不好?“

    倪彩蝶瞥了冷酷男人一眼,再看向倪彩鳳:“你別又找麻煩了,所有的東西我都洗好了。”

    “這樣呀!姐姐,我記得你今天煮了一鍋雜燴湯,好像還有剩,不如就下個面,放進湯裡,也很好吃。姐姐,你就幫幫忙嘛!”倪彩鳳乞求的說。

    “你呀,盡會找我的麻煩。”倪彩蝶淡漠的眼神閃過一絲無奈,淡然的語氣裡隱含著疼寵。

    “耶!姐姐最好了!”倪彩鳳天真的歡呼一聲,她知道姐姐這麼說,是表示答應了。

    “待會兒碗筷讓你洗。”倪彩蝶故意冷硬著聲音命令道。

    “沒問題。”倪彩鳳大聲回答,然後轉頭,對著風奇笑眯咪的說:“你放心,你家公子有東西吃了,而且姐姐也會幫你煮一份喲!你坐下來一起吃吧!”

    風奇瞥了龍之航一眼。

    龍之航適時的把專注在倪彩蝶身上的目光轉回來,對風奇點點頭。

    “小姑娘,謝謝你。”風奇坐下後,笑說。

    倪彩鳳揮了揮手。“這沒什麼,姐姐只是不愛和陌生人打交道,她人很好的,就算我不說,她一定也會煮東西給你們吃。”

    說完,她便轉身去幫倪彩蝶的忙。

    龍之航若有所思的盯著那忙碌的纖細人兒,沒想到這姑娘長得這般清麗,最引他注意的是她那雙看似淡然卻美麗的黑眸裡閃動著豐富靈動的生命力,那生命力被她掩藏在淡漠的黑眸底下,若不仔細觀看,是會輕易忽略的。

    才一會兒的工夫,倪彩鳳將一碗熱騰騰的面放在龍之航面前的桌上。

    倪彩蝶隨後又放一碗面在風奇的面前,淡然的說:“快點吃,吃完了快些走人。”然後轉身走開。

    “嗯,真好吃,主子,這位姑娘的手藝真是名不虛傳。”風奇邊吃邊讚賞,那麵條軟中帶Q 的口感和嚼勁,還有吸飽了湯汁的美味,令人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不想停下來。

    龍之航表面上逕白吃面,沒有任何反應,其實心裡也十分讚賞她的手藝,真沒想到她的手藝竟然這麼好,熱呼呼的面吃進肚子裡,暖在心窩,全身有一股暖意流過。

    他邊吃東西,邊望向倪彩蝶,也許這才是客人喜歡來這裡吃東西的最主要原因,她煮的食物有一種令人溫暖的感受。

    瞬間,對她的諸多想法湧上心頭,但是他並沒有說出來,只是一直若有所思的盯著她。

    風奇見龍之航不說話,吃東西的手倒是沒有停過,看來他對這位姑娘的手藝應該也是很滿意才對。

    “主子,我看是姑娘的手藝精湛,大家認為太好吃了,而且食物又能填飽肚子,肚子飽了,自然什麼病都能痊癒了。”風奇也認為一定是東西太好吃了,又能填飽肚子,所以大家才會以為她的食物具有療效。

    “姐姐,看來我們今天收拾完,恐怕是晚了,不如你在這裡替小哥準備晚膳,回去就不用那麼忙了。”倪彩鳳站在爐灶前,如此建議。

    倪彩蝶瞪她一眼,沒好氣的說:“也不想想,我會這麼忙,是誰惹的麻煩?嗯?”

    倪彩鳳挨近倪彩蝶,挽住她的手臂,撒嬌的笑說:“姐姐,我知道你最疼我了,何況姐姐要是看到有人沒有吃東西,也會不忍心讓他們餓肚子,姐姐最善良,最富有同情心了。”

    倪彩蝶故意板著臉孔,“我哪裡善良了?又哪裡有同情心了?”

    “呵呵……”倪彩鳳笑得十分開心,那笑容裡有著對姐姐的瞭解和貼心。

    “姐姐,你準備小哥的晚膳,我去看看客人吃飽了沒。”

    說完,她翩然離去。

    倪彩蝶一臉寵溺又無奈的搖搖頭,轉身準備今晚要做給弟弟吃的藥膳粥。

    正倫雖然已經十六歲,但是從小身子骨就不好,他的病時好時壞,臉色一直都很蒼白,嚴重時,全身虛軟無力,得躺在床上。

    為了弟弟的身體,她也懂得不少藥物,才能常常烹煮各種食物,幫他調理身體。

    突然,一隻手朝她伸了過來,一陣輕佻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美人兒,你的好哥哥來了,有沒有想我呀?”

    倪彩蝶厭惡的皺起眉頭,偏首想要躲開,無奈他似乎早有防備,趁著她伸手撥開他的手時,他的另一隻手抱住她的腰肢,意圖輕薄她。

    “放開我!”她渾身散發出冰霜般的氣息,冷冷的斥喝道,且掙扎著欲擺脫他的箝制。

    “哎呀!哥哥我怎麼捨得放開你這個美麗的玉人兒呢?”他輕佻的笑說,濃濁的男性氣息惡意的噴灑在她的耳朵上。

    倪彩蝶不認輸,舉手捶打他橫在自己身上的手臂,並且抬腳欲踩他的大腳,無奈他早有防備,閃躲開來,還意圖輕薄偷香。

    “哎!美人兒,被你閃躲了這麼多次,這次哥哥我可是有防備了,你還是乖乖的讓哥哥疼吧!”他不停的出聲調戲。

    “江世英,放開我姐姐。”倪彩鳳的聲音既尖銳又驚恐。

    她本來在和風奇講話,當聽到姐姐的斥喝聲時,一轉頭便見到那個無賴竟然對姐姐無禮,連忙大吼一聲,接著挪動圓潤的身子飛奔過來。

    當她想上前阻止時,卻被江世英的兩個奴才攔住,害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江世英強行抱住姐姐。

    突然,倪彩鳳想到身後的兩個男人,連忙轉身,踉蹌的奔跑到他們面前,看著冷酷的龍之航,“求求你,救救我姐姐。”

    龍之航冷冷的瞥她一眼。

    “耶!小姑娘,你沒有搞錯吧?明明大哥哥我看起來比較和藹可親,怎麼你偏偏對那個冷得像冰塊的男人求救啊?”一旁的風奇大叫。

    風奇的評語,讓龍之航“關愛”的瞪他一眼。

    “因為他看起來比較厲害。”倪彩鳳說得理所當然。

    風奇登時傻眼,一臉挫敗。“天啦!”還有沒有天理啊?

    龍之航站起來,身形迅速挪移,俐落的閃躲那兩個奴才,來到江世英的後面。

    風奇來不及為自己被誤解軟弱無力而哀悼,瞠目結舌的看著龍之航。

    自從主子安定了黑龍國後,一向不愛管閒事,沒想到現下卻為了那位姑娘而出手,真是令他感到驚訝,不過吃驚歸吃驚,他看到那兩個奴才竟然不自量力,想再阻礙主子救人,風奇身形一晃,來到那兩人的後面,把他們摔到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哇!大哥哥,你也好厲害喔!”倪彩鳳見姐姐被救,危機解除,不禁松了一口氣,跑到風奇的身邊,語氣崇拜的說。

    “當然。”風奇自傲的抬高下巴。

    龍之航則在出手救了倪彩蝶之後,用力一推,江世英狼狽的倒退好幾步。

    倪彩蝶感覺自己的身子轉了幾圈,便落入厚實的胸懷裡,臉頰貼靠著溫熱的胸膛,呼吸之間,陽剛的男性氣息竄入,令她的心跳登時加快,她抬首望著他冷酷的俊顏,卻見他幽黑的雙眸正專注的凝視著自己,使得她的氣息不自覺的更加紊亂。

    一種男人與女人之間互相吸引的曖昧情愫,在對望的眼神裡奔竄。

    江世英站穩身子,怒不可遏的瞪著那個壞了他好事的男人,怒吼道:“你好大的狗膽,竟然敢壞了本公子的好事,你這個不長眼的傢伙,難道不知道本公子是誰?”

    他一個箭步上前,想找龍之航算帳,並把倪彩蝶搶回來,卻因為龍之航冷厲的目光而定在當場,動彈不得。

    “你……你難道不怕我讓你在這裡待不下去?”他的身手快如閃電,江世英明白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對於他的嗆聲,龍之航只是輕蔑的冷哼一聲。

    “你……你不要不信邪,本公子可是不凡族族長的兒子,江長老的孫子,在這裡勢力很大,勸你最好不要搶本公子看上的女人,否則絕對要你好看。”

    江世英本來還有些畏懼他不動就足以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的氣勢,但一講到自己優良傲人的家世,立刻又囂張了起來。

    龍之航壓根兒不想理江世英,一個眼神橫向風奇。

    風奇會意,上前一步,邊揮舞著拳頭邊笑說:“我家公子才不管你是誰家的龜孫子,我看你才是有眼不識泰山,不過你還沒有那個資格知道我家公子的身份,識相的話,快點滾,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哼!這江世英真是瞎了眼,竟然不知道黑帝站在他的面前,不過也不能怪他啦!

    雖然黑帝是不凡族的恩人,可是只有三位長老見過黑帝的真面目,連不凡族族長都沒見過黑帝本人,這個小毛頭又豈會見過?

    “你……”江世英沒有想到竟然會有人不買他的帳,他在外面行走,幾乎每個人都知道他是長老的孫子、族長的兒子,沒有人敢得罪他,這兩個男人竟然不將他看在眼裡!

    眼角瞥見他帶來的兩個奴才不堪一擊的躺在地上哀號,他非常識相,不敢再上前。

    “好,你們給本公子記住,我絕不會讓你們在這裡生存下去。”

    江世英氣急敗壞的撂下狠話後,斥喝兩個奴才一聲,三個人狼狽的離去。

    見江世英離開,倪彩蝶意識到自己還在這個男人的懷裡,於是伸手欲推開他,沒想到他也在同時放開她的身子。

    “姐姐,幸好有讓這位公子留下來吃東西,否則我們一定鬥不過江世英的。”

    倪彩鳳來到兩人之間,露出燦爛的笑容,接著朝龍之航行了個大禮,“大哥哥,謝謝你。”

    龍之航輕應一聲,沒有說話。

    “要不是他們,我們早就收拾好東西回家去了,根本就不會碰上麻煩。”

    倪彩蝶嗓音清冷的說,毫無表情的臉龐上還有一絲暗示,會發生這些事根本就是他們的錯,所以他們救自己也是應該的。

    “姐姐……”倪彩鳳驚呼一聲。“江世英意圖輕薄你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事實是大哥哥解救了你,你明明心裡很感激,幹嘛要這樣說?”

    倪彩蝶秀麗的臉龐閃過一絲慍怒,瞪了妹妹一眼,輕斥道:“閉嘴啦!”

    “沒想到當姐姐的人竟然這麼不幹不脆,想向恩人道謝,還要這樣彆彆扭扭的。”一道冷然嘲諷的低沉男音響起。

    倪彩蝶抬眸,看見他漆黑的瞳眸裡盡是嘲諷冷笑,狠狠的瞪他一眼。

    “誰彆扭了?大不了剛才那碗面免費請你吃便是。”

    說完,她轉身,大步來到鍋爐前,熄火之後,收拾著器具,決定趕快回家,不要面對這個令人惱怒的男人。

    誰知他還不放過她,竟然無聲無息的跟在她身後,調侃的說:“原來你連一聲謝謝也不會說,比小妹妹還不懂得感恩。”

    如他所預期的,倪彩蝶立刻抬頭瞪了過來。

    龍之航冷酷的表情滲入一絲柔和,緊抿的嘴角微揚,看著她氣得漲紅的臉頰,莫名的感到心情飛揚。

    倪彩蝶看著他,察覺他渾身散發出濃郁的男性魅力,不由得用力轉頭,手上的鍋鏟竟發出極大的碰撞聲。

    沒想到她生起氣來,雙頰生暈、雙眼發亮,那張始終蒙著一乳層淡然的面皮竟也會有如此豐富精采的表情,龍之航感覺自己的心情似乎變得愈來愈好,本來壓在心房的沉重感瞬間輕鬆了不少。

    倪彩蝶壓根兒沒有發現他看著自己的目光裡閃著奇異的光彩。心裡倒是十分氣惱他嘲諷的話語和那足以令人呼吸困難的窒人目光。

    十九年來,不管有多少男子想要追求她,她都不為所動,心如止水,因為他們都不會讓她感到心動,所以拒絕了無數男人,可是今天,偏偏被這個陌生男人輕易的撩動心房。

    她強迫自己專注在善後的工作,免得又被他擾亂了心思。

    一旁的風奇看著他們的互動,對龍之航的舉動實在感到很意外,今晚一連串的驚人之舉實在令他傻眼,看來黑帝對這位姑娘很有興趣,否則一向冷淡對待女人的他,怎麼可能主動逗弄一個姑娘?

    倪彩蝶將鍋盤碗筷收到木櫃裡,看著倪彩鳳已洗好剛才他們用過的碗筷,從她的手裡接過碗筷,再放到爐灶下的木櫃裡,合上木門。

    “小鳳,我們該回去了。”

    店裡的湯匙碗筷和鍋盤都放在沒有鎖的木櫃裡,沒有人會來拿,因為凡人村的村民不會隨便拿店裡的東西。

    “好。”倪彩鳳應了一聲,靈燦的眼眸望向風奇和龍之航。“兩位大哥哥,再見。”

    倪彩蝶逕自先行離開,壓根兒不想理會他們。

    倪彩鳳快步跟上倪彩蝶。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完——

TOP

哦呵呵,给我碰到了

TOP

thanks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s~~~~~~~``

TOP

谢谢分享

TOP

2# dada

thks for sahring

TOP

thz

TOP

谢谢抱走了

TOP

内容很一般不过故事的前期构思还行,情节都太急促,文笔不怎么样,进步的空间还很大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