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湘《極品護衛》【少主難為之二】

「姑娘,我看妳身手不錯,不知有沒有興趣做我的護衛?」
嘩,這位少爺手執玉扇,一身華貴純白錦服,風度翩翩,
簡直是仙人也似,看得起她、能當他的護衛也是種榮幸呢!
況且他還心地良善,好心幫她找大夫診治病重的義父,
只是兩人是雲泥之別,這份恩情既然不能以身相許來報答,
那當他的護衛也好,反正都是她出人出力嘛!
但……怎麼她一上工之後,主子就變得跟她印象裡的不同,
做的全是不學無術、鎮日留連花街柳巷之事,
又喜歡說些似真似假的話逗她,連上花樓也帶著她!
雖說主子就是天,可跟了這麼個愛玩樂、喜女色的主子,
她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自甘墮落,有責任將他導回正途!
再怎麼說她也已確定了,這輩子她都是主子的人,
將主子從頭到腳照顧好,就是她身為護衛的最高原則……

出版日期 / 2009/08/18

楔子

“你真的要走?”上官昊猶疑地開口。

  子夜,星月黯淡,萬籟俱寂。

  江南一帶最大的客棧“福興樓”的後院小門前,一位芳華正盛的嬌俏女子背著簡單包袱,手提老舊燈籠,一雙眼散發盈滿愛戀的光芒,璀璨亮眼,彷佛可以照亮 四周。

  他與她自幼一起長大,兩人僅相差三歲,他是客棧老闆的獨生子,而她是跑堂下人的女兒,但他們青梅竹馬,沒有身分之別。

  她對他來說是亦姊亦友,在他的印象裡,她始終是個溫柔且善解人意的女子,彷佛流水般細細深入人心,他若有心事,第一個就想對她傾訴。

  他以為自己非常瞭解她,但現下看來,似乎不是如此。

  相識這麼久,他從沒見過她這般光采奪目,那雙幸福且燦亮的眼眸,就像會熾人的火焰般,讓他無法直視。

  “是的,我要走了。”趙巧雲略微高昂的聲音含有濃濃的期待。

  “那……那我呢?”十四歲的少年,嚴格算來還是個大小孩,他有股即將被拋下的恐懼,同時也氣憤著。“我也喜歡你!”

  他激動地雙拳握緊,拚命想表達心意。

  趙巧雲恬柔一笑,輕輕搖頭。

  “我也喜歡你,你永遠是我最可愛的弟弟。”

  “我不想當你弟弟!”上官昊怒吼。他想要一直和她在一起!

  當他遇到挫折,她會溫柔地告訴他,一點挫折不算什麼,你可以做到的。

  當他讀書讀到心煩意亂,她會漾起春風般的微笑,坐在一旁陪伴他,安撫他的心。

  當他默書默得好,連夫子都誇讚,他第一個想與之分享的人,也是她。

  她對他這麼重要,她若走了,他該怎麼辦?

  “小聲點。”趙巧雲雙眉一凝,擔憂地四處看了看。“時候不早,我得走了,阿昊,你要保重。”

  “不,我不讓你走。”上官昊擋住她的去路。他無法眼睜睜地看著心愛的女子跟別人私奔。

  他一直喜歡她,因此當他無意間發現她要私奔時,心頭有多痛苦,可想而知。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應該瞭解他的情意,可事情就在眼前發生,所有的希望都 破碎了,讓他幾乎發狂。

  “別鬧了,南哥還在等我。”

  “為什麼?為什麼你執意選擇他?”他曾天真地以為他們會這樣一直相持到老,從沒想過兩人會分開。

  那個該死的陸天南,居然搶走了她!

  沒了她,他該怎麼辦?當他遇到挫折時,誰來鼓勵他?他開心時,跟誰分享?

  在她的激勵下,他勤於讀書,奮發向上,他已規劃兩年後先考鄉試,接著會試,再來直闖殿試……

  她說她期待他能早日考取功名,他便聽她的話,努力念書,三更燈火五更雞,為的就是獲得她燦爛笑顏和一句“你真的好厲害”的崇拜話語。

  他一直如此相信,為什麼到最後竟然會得到這樣的結果?

  “因為南哥是我心中的大俠。”趙巧雲說起心上人,俏臉上有藏不住的喜悅。“即使全天下人都反對,我也要跟他走。我要隨他四處行俠仗義,説明所有需要幫 助的人。”

  神智清醒的父母,都不會將女兒交付給一個浪跡天涯的俠客,但她偏偏就是愛上了,誰也阻止不了。

  “大俠?你喜歡大俠?”上官昊這才明白個中原因,一時間,他就像溺水而快要窒息了般,急急地想抓住機會。“只要你喜歡,我也可以努力成為大俠。”

  他本來就不愛讀書,是因為她和父親的期許,他才勉強自己,只要能留住她,他願意放棄考取功名,開始學習武藝,努力成為她心中的大俠。

  “傻瓜,你還是得努力讀書,千萬不要辜負上官老闆對你的期待。”趙巧雲殷殷叮嚀。“你別將心放在我身上,沒用的。”

  就算他考取了功名,他們之間的差距,也只怕會更遠,況且她已心有所屬。

  “將來你會遇到跟你匹配的女子,你快把我忘了吧!”

  “胡說,我怎麼可能忘了你?我喜歡你,誰都無法阻止我!”他情緒激動,只想要留住她。

  “傻瓜主子,你還小,等你長大,你就會知道,不是你想要怎樣就可以怎樣的。”

  “我也不小了!”他氣她以年齡拉開彼此。“我就算不讀書,還是可以做別的!相信我,只要是我想要的,我都能做到,即使是武藝,給我幾年時間,我也不會 輸的——”上官昊呐喊。

  “唉,跟你說不清。”趙巧雲認為他只是小孩子心性,跟他解釋感情的事,他根本不會懂。

  可看他癡癡纏纏,她心裡也難受得緊,兩人畢竟有深刻的情誼,她不想給他虛幻的希望,讓他繼續傻傻等待。

  她只好故作冷漠,狠下心用力地推他一把,匆匆離去。

  她的力氣小,無法推動上官昊分毫,但是她臉上的絕情徹底地撕碎了他的心。

  為了她的期許,他是這麼努力,沒想到換來這結果。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