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睡上總裁床》【愛情上上籤最終回】

厚~不過偷睡了他的床,不小心看到他只穿內褲的青春肉體,
他竟然記恨記了五年之久,如今她羊入虎口,被他威脅兼利誘,
要求她當他的假女友一年,做他相親的擋箭牌,但條件隨她開,
嘿嘿,雖然她貪吃又愛睡,卻一點都不笨喔,
要她天天陪他上班──可以,他負責賺錢,她負責睡大覺,
還有薪水可以領,而且這個鐵飯碗只有她說不要才能終止,
免得脾氣暴躁的他突然反悔,趕她出門!
可是好奇怪,自從跟著他上下班,她的睡眠時間變少了!
她的眼睛不再是自己的,老是會跟著他的身影東奔西跑,
看他一整天只喝黑咖啡,她好心幫他買便當,
他沒說聲謝,還嘲笑她這個假女友想假戲真做,
妄想「孝感動天」,他會真的做她的男朋友!
結果一向大胃王的她,從此覺得胃裡有種「心酸」的東西,
其他東西竟然再也吃不下了……

楔子

  現在什麼東西都漲!柴米油鹽醬醋茶無一不漲,連開個車到外頭轉上一圈,都得多個幾十、幾百塊不等!連寵物的食物、除蚤劑也漲,以前養得起大型犬的,現在都只能養一隻吉娃娃、小蠟腸乾過癮。
  在一切生活所需都漲的時候,唯一不漲的就只有薪水。
  上班族苦哈哈處境堪憐,不過最可憐的莫過於無業遊民。沒工作,沒薪水,問題是肚子不知道主子的難處,時間一到,還是會鬼叫啊!
  於是,找個長期飯票的相親就很盛行。
  相親其實也不見得能順利的找到個長期飯票,不過吃一頓好料的通常是沒問題的。就像現在,即使彼此才相處了幾分鐘,甄溫馨也知道這回的相親只怕又只能飽餐一頓,沒有下一餐了。
  為什麼她知道?呵呵……她可是相親相出心得了。有沒有希望更進一步,十分鐘內見分曉。
  「甄溫馨小姐難道都不會想找份工作嗎?」斯文的副教授推了推金框眼鏡,這女的真的是來相親的嗎?她如入無人之境的吃相,實在是毫無形象可言—扣分!
  從方才扣分扣到現在,這在外表上已被扣分扣到接近不及格邊緣的過胖女,實在是引不起他的興趣。
  比起相親物件,眼前的龍蝦沙拉明顯的吸引住甄溫馨的目光。又夾了一塊 甜鮮美的龍蝦往嘴裡塞後,她才回答。
  「有啊,我有找工作,也去上過班,可後來人家不要我了。」她想想……好像從她大學畢業進入某家大企業,和一位暴君總裁有了一段「孽緣」之後,被解雇這件事對她而言,就像是人一定要有空氣才活得下去一樣的「理所當然」。
  被解雇副教授無法忍受這種競爭力低的人!「妳找了什麼工作?」
  「很多啊!」嗯,清蒸朱貝也好讚,好吃好吃!
  「很多?都……被解雇?」
  「嗯。」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她這個人沒什麼優點,就是誠實。雖然死黨岳語柔告訴她,在這個社會要混口飯吃可不容易,要懂得藏住缺點、彰揚優點,可這擺明欺騙的行為她不屑!而且就算藏住了缺點,她也沒什麼優點可以彰揚的。
  「為什麼?」
  「因為,我很愛睡覺。」
  「妳很會賴床,常遲到才被解雇嗎?」又貪吃、又愛睡,怪不得那麼胖!
  「有些是,有些不是。」甄溫馨喝了碗佛跳牆的湯,暖呼呼的感覺,讓她有勇氣去面對「冷颼颼」的過去。「例如,有一次我去宅配公司當理貨人員,結果窩在一個大箱子裡睡著了,工作人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把我裝箱抬上車,因為那批貨是冷藏的,我差點凍死在裡頭,後來我就被解雇了。
  「又有一回,我去應徵菜販的工讀生,和老闆娘一起叫賣。有一次老闆娘不舒服回家休息,也不知是少了老闆娘尖銳的叫賣聲還是怎麼的,我又睡著了。一醒來,原本一卡車的蘿蔔,只剩幾條爛蘿蔔在那邊滾來滾去,當然,我又被解雇了,解雇前還賠了一卡車蘿蔔的錢。」
  副教授的嘴角不受控的抽搐,好一會兒才回過神。「妳不是知名大學畢業的嗎?」一個國立名校畢業的人,會去理貨、賣菜?最恐怖的是,還會出這種烏龍不會連這學歷也是假的吧?當初會答應相親,他可是沖著同校的情誼哩。
  「是啊,我唸的是工業設計。」
  「工業設計?」
  「嗯。」
  敗給她了!「讀工業設計能淪落到這種地步也不容易。」
  「哈哈……」
  「甄小姐,我欣賞的女性是那種積極、聰明,而且最好是骨感美人。」他時間寶貴,可不想浪費在這種完全不符合他期待的女性身上,他決定速戰速決。「這些特質,甄小姐明顯的都沒有,我想……到此為止吧!」
  「……好。」人家都直接拒絕了,她能說什麼?
  積極、聰明,而且最好是骨感美人?她還真的連一項都沒有呢!
  積極?她如果稱得上積極,這世上就沒有懶人了。
  聰明?鋒芒外露的人容易樹大招風,嗯……好吧,老二哲學,她很懂得讓賢的,真的!願意自動歸類到阿呆一邊。
  骨感美人嘛……咳!咳!她有一六三公分,六十公斤,而且脂肪好像都堆積在臉上欸!脖子以下,她是有些壯壯的;但脖子以上,靈秀的五官鑲嵌在一張白「拋拋」的圓臉上,感覺就很肉包。好吧,說小胖她也不反對。
  阿嬤說,女孩子要肉肉的才好看,最好要有雙下巴,看起來才有福氣。可是,為什麼她明明有福相的標準配備—雙下巴和肉包臉,可好運不曾來到,黴運卻常相隨?
  還有啊,和她的一群排骨酥好友站在一起,她就像夾在筷子中的貢丸,唉,真是令人沮喪的畫面!
  骨感美人啊,如果楊貴妃稱得上骨感,那她也許有機會排上。
  相親的副教授走得毫不猶豫,一桌子的好料幾乎都沒動過,她叫來服務生幫她打包。
  就在她提著大包小包要往外走,經過某一桌時,一身材高大的年輕男子倏地立起。「很抱歉,我拒絕今天的相親!」
  甄溫馨直覺的想回頭看,心中暗忖:這家飯店的風水地理不太好呢!好像相親失敗率挺高的。本想看清楚另一對相親失敗的男女長得什麼樣子,可距離真的太近了,這麼做好像不太好。
  下一刻,她的手被一隻大手攫住,然後往反方向拉!
  喂喂喂,輕一點、輕一點!甄溫馨眼一花,連抓住她的人都還沒看清楚,就被迫面對一大票的老人。
  「我有喜歡的物件了,就是她!」
  喜歡的對象?她嗎?啊現在是什麼狀況?
  歐麥嘎,眼前這一票老男人和老女人又是怎麼一回事?這裡是飯店沒錯吧?為什麼她像是忽然置身在長青會館,又像是突然化身牛肉場女郎,為什麼每個老人看她的眼神都很~仔細!像是怕遺漏了什麼重點似的。
  「丫頭,妳幾歲啦?」
  甄溫馨腦袋一片空白,直覺的回答,「二十……二十六。」
  「家裡做什麼的?有幾個兄弟姊妹?」
  「我爸是老師,我媽是家庭主婦。有一個雙胞胎弟弟。」
  一群老人家交頭接耳了一陣,然後喜孜孜的說:「雙胞胎啊,好!好!這個好!」
  「看起來身體很不錯呢!」
  甄溫馨對友善的老人家最沒轍了,因為那會讓她想起疼愛她,可在幾年前往生了的阿嬤。「對啊,我從小到大很少生病,連感冒都很少呢。」身體強健是她唯一拿得出來的少數優點之一。
  「呵呵,看起來很有福氣的模樣呢!」
  「對啊!我阿嬤也是這樣說。」雖然好事沒遇過幾件。
  「最最重要的是,丫頭的屁股翹,感覺上就很能生呢!呵呵呵……」
  「可不是嘛!可不是嘛!」
  甄溫馨的臉倏地紅了。等一下,她漏聽了什麼重點嗎?為什麼話題會由身體很好變成很能生?沒讓她疑惑太久,下一刻她的手被友善的握住了,一位沒有八十,也有七十的老太婆親熱的拉著她的手。
  「我這個孫子啊,老挑那種瘦巴巴女人交往,我們看了都不喜歡!就妳珠圓玉潤的,看了就喜歡!要是知道他有妳這麼可愛的女友,我們也不會安排這飯局了。幸好女方遲到還沒出現,要不多尷尬啊!」
  女友?她什麼時候有男友了「其實,我不是……」肩上傳來一陣力道,甄溫馨直覺的回過頭,然後必須仰高角度才看得到對方的臉。這一看,她疑惑的臉微變,玫瑰色的小嘴成「」字型。
  我的媽呀!
  這位不就是……尚躍集團的那位絕世暴君!對了,他叫樂璟喬。
  我的媽!這年頭不是只有叫好又叫座的影集或電視劇才會有續集的嗎?孽緣也會有Part1、Part2的嗎?而且還事隔多年。
  嗚~怎麼會這樣?
  「你你你……」
  樂璟喬似笑非笑的扣住她的手。「奶奶,年輕人有年輕人的節目,我們先走了,你們慢用。」
  光看他的表情,甄溫馨卑微的希望如風中的殘燭「 」的一聲,熄了。完蛋了,他根本就記得她是誰!
  「去吧。」
  待他們離開,有個老人開口,「這小子原來也會玩這種緩兵之計。」
  「嘖,逼急了吧。」
  樂老夫人氣定神閒的啜了口熱茶。「那小子好像對體弱多病的女孩特別有好感,他喜歡的,我不喜歡,索性賭氣的找了個娃兒來搪塞我,呵!」她早年守寡,之後兒子不顧她反對的娶了個體弱的媳婦,媳婦不到四十就走了,沒幾年兒子也走了。
  孫子樂璟喬是她唯一的依靠,偏偏他又步上了他父親的路,所交往、所喜歡的女人,都是那種瘦弱身子差的女孩,這種事說什麼她也不能讓步!
  「方才那丫頭不錯呢!」
  樂老夫人一笑。「是啊,挺有我的緣的。」轉動著手上數百萬的翡翠指環,意有所指的低喃,「感情這碼子事,假戲真做的例子似乎也不少。」
  「妳的意思是要……」
  「什麼都是假的多沒意思?要玩,就要玩真的!」樂老夫人眼中閃著精光。

TOP

第一章

  「胖子……」
  「我叫甄溫馨。」
  「胖子。」
  甄溫馨眉皺了一下。「我叫甄溫馨!」
  「好,胖子,我是真的有事請妳幫忙。」他當然記得她叫什麼。「真溫馨」,這麼好笑的名字,且不說他們有過「重大過節」,就一般情況聽了,只怕也會立即記下吧。就像他有個死黨叫「梅仁藥」—沒人要,聽過一回,保證終身不忘。
  忍了忍,嘴巴張了又闔,闔了又張,甄溫馨小臉垮了,白胖的臉因為惱意而染了紅。
  「我有名有姓的,你別胖子、胖子的亂叫,真的很討厭!你也不喜歡有人叫你暴君或是大便臉吧!」反正被認出來了,她也沒打算否認,可她討厭別人老是「胖子胖子」的叫她!就算是胖,她也有名有性,她叫甄溫馨!
  樂璟喬皮笑肉不笑的瞅著她瞧。「胖子,即使這麼多年不見,妳對我還是難以忘懷嗎?」
  「廢、廢話!你、你記住了我的胖,我也忘不了你的大便臉!」發生那樣的「孽緣」,除非她被保齡球中了而重度失憶,要不根本不可能忘得了!
  一揚眉,俊雅的臉上鳳眼瞇了瞇,有抹很難忽略的狠勁。「那很好啊,我也一直對妳無法忘懷呢!」
  呃,不要吧!那樣的事,記住對任何人都沒好處!像她,每天睡得昏天暗地的,要不是今天遇到他,她是真的真的很努力的想忘了那件事說。
  「總裁先生,那個……有些事記得太清楚真的不會比較好過。」方才太衝動了,她不該在這種時候逞一時口舌之快。
  「我這個人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在我尚未報恩或報仇之前,無論事隔多久,我都不認為事情已經結束了。」
  甄溫馨全身寒毛一根根豎起,奇怪,明明是夏天,她居然會發冷!「我……我都自動辭職了。你還想怎樣?」
  「那叫無故離職!」她欠他的,他一定討回!
  大公司的制度完善,無論就職、離職都有一定的手續。甄溫馨那時知道闖了大禍,逃亡都來不及了,哪還會回去辦手續?
  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甄溫馨知道大勢已去,雙肩垮得像鬥敗的母雞。「好吧,你……你要怎麼報仇?」
  這麼快就認命了?真無趣!甄溫馨那種人畜無害的模樣會讓人想欺負她,胖胖呆呆的樣子,讓他想到日本的一種不倒翁娃娃,覺得有趣,不過先解決他的麻煩要緊。「我想請妳當我一年的女友。」
  「女友?」甄溫馨怔了幾秒。「你不是想報仇?」現在流行日本少女漫畫的那種「越愛妳就要虐待妳」的愛情嗎?就是喜歡一個女生,就越愛欺負她的那種。所以他要把她綁在身邊虐待她?
  可是,樂璟喬喜歡她?就算地球毀滅,她是唯一的女人,他也會轉性成為男同志,或出家當和尚吧!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大總裁,你……你有什麼特殊癖好嗎?」
  「特殊癖好?」
  「虐待人會使你興奮嗎?」她直接問出口。
  「……」
  呵,好恐怖!他額上青筋爆凸。
  樂璟喬咬著牙。「也許虐待妳會令我興奮,妳要試試看嗎?」她真不怕死,前債未還,現在就想和他結新怨?
  好猙獰的表情!「不、不用了。」
  「只要妳答應,我不會虧待妳。」他察言觀色,在心中計較著施軟用硬的比例,才能順了他的意。「妳當然也可以拒絕,只是後果自理。」
  也就是她夠聰明的話,就該選擇前者。只是女友?為什麼是她?
  「為什麼?雖然……你脾氣很壞、臉也很臭,可依你的條件,我想不需要花錢聘女友吧?」她這才想起方才老人說的話,樂璟喬喜歡的,她不喜歡。
  樂璟喬也喜歡瘦巴巴的女人嗎?
  「我祖母,就方才拉著妳的手說話的那一位,她喜歡那種很有肉的女人。妳很對她老人家的胃。」他直言不諱,沒有那個美國時間和她瞎耗。
  「可你不是喜歡瘦一點的女人?」
  「可能是瘦的女人給奶奶的感覺和不健康畫上等號。」他大略的說了一些家裡的事,以及他交往物件的事。「我的初戀女友是我的青梅竹馬,她十分的體弱多病,二十三歲那年生病走了,之後我試著想交往的女友也多屬於同類型的女子,大概是因為這樣,祖母對我交往的對象一直十分有意見,而強制性的替我安排相親,尤其是最近,她更是勤於安排。」
  「吃相親飯沒什麼不好啊!」吃相親飯吃到「相中董事長」的好友王謙憧,也是靠相親才牽線結良緣的。
  樂璟喬看了她提在手上的打包物。「看得出來妳熱中此道。」
  「呵呵呵……」尷尬的乾笑。她不熱中好嗎?只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對一個長年在換工作,而且常常領不到薪資的女人而言,相親宴的大餐是很值得期待的。
  「我和老人家的眼光不同,打個比方來說,我中意趙飛燕型的女人,可我奶奶老塞給我楊玉環,久而久之,相親宴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浪費時間。」他不是個容易動心的男人,喜歡的類型他都不見得會動心,更何況是不喜歡的?
  甄溫馨有些懂了。「你要我當煙霧彈?」
  「只要一年。」
  「為什麼?」
  「在這一年內有妳這位假女友,我不會再被逼著去相親,利用這段時間,我也可以物色自己想娶回家的女子。」說真的,對於婚姻他一向不憧憬,而女人,到目前為止,他清楚什麼樣外貌的人吸引他;可真的愛上了,非娶回家共度一生的女人,到目前為止,這樣的緣份並沒有出現。
  對於他的青梅竹馬戀人,他當然喜歡她,也願意娶她。可說到「愛」字,他懷疑自己愛過她。
  君華在世的時候,為了事業他常常得出差到外國,有時一個星期,也曾經一待就是一兩個月,出差在外的日子他當然會想起她,可絕不是思之欲狂,也沒有想趕快飛回她身邊的那種狂念,甚至幾天才通一次電話。
  他對她的喜歡一向是淡淡的,不曾有過什麼癡戀執著。之後她因為惡疾走了,一兩年後他再交往的女人,那種淡淡的相處模式不曾改變過。
  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感覺是怎樣?很瘋狂、很執著、非要不可的執念……這種「愛過了」的好友們經歷過的事,他沒有領受過。
  愛情之於他的吸引力遠不如事業,可他卻也清楚家中老祖母的掛念。
  找個祖母中意的女人先當擋箭牌,然後再物色自己想要的,在這段期間再慢慢改變祖母的想法,是他目前想到較可行的法子了。
  他不嚮往婚姻,對男女情感也沒有過份的執念,可他仍尊重婚姻,不認為隨便娶娶就算了事。想攜手共度一生的女人,他還是希望是他喜歡的。
  樂璟喬心甘情願想娶回家的女子啊,想必是個氣質優雅,又瘦又溫柔的美人吧?不知道為什麼,甄溫馨對於樂璟喬口中的「心甘情願」四個字有著淡淡的羡慕。
  不知道在這種時候,她為什麼會忽然想起國中時的一些往事。
  甄溫馨天生有副好嗓子,有一天擔任司儀的同學長水痘,她代替她在司令臺上擔任司儀一個禮拜。一個禮拜後正牌的司儀回來了,她就得乖乖走人。還記得那時候的心情,有點酸酸的、有點捨不得,以及……好可惜!如果她真的成了樂璟喬「情商」來的女友,當他的真命天女出現時,她會不會捨不得那個位置?
  「當然,這一年內妳除了每個月有固定的薪資外,妳可以提出妳的所求,只要不過份,一切由妳。」該給的,他不會小氣。
  「我需要一份穩定的工作。」想也沒多想的脫口而出。她真的是失業太久了,都二十幾歲的人了,總不能老是靠家人接濟吧?
  「好。」他很訝異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女人不是只要逮到機會,要的不外乎是珠寶、美鑽、名車……
  這女人要一份工作?這倒是新鮮。
  「一份就算我做錯了什麼事都不能辭退我,比公務人員還鐵、還耐,而且摔不破的飯碗!」
  「……好。」
  「你說的?」
  「我說的。」
  「樂璟喬先生說的話是一諾千金吧?」雖然相信他,但她還是忍不住要求保證。
  「是。」
  甄溫馨鬆了口氣,然後笑咪咪的說:「我很喜歡睡覺。而且是在上班的時候睡覺,如果可能,可不可以允許我在上班的地方放一張躺椅,可以睡得比較舒服一點。」
  「……」樂璟喬咬著牙,久久說不出話。睡覺?而且還是在工作的聖地睡,還要求放躺椅睡得舒適一點
  「還有,我喜歡綠茶香的精油,那會讓我睡眠品質更好。對了對了,還可以放上幾盆盆栽,然後……」她努力的想把自家舒適的睡眠空間「複製」到辦公室去。
  「妳!開什麼玩笑!」火山爆發了。
  「你剛剛不是才許了我一個鐵飯碗?鐵飯碗馬上就摔破了嗎?」
  「胖子!不要我給三分顏色,妳就忘形的開起了染坊!妳忘了當年咱們是如何結仇的嗎?妳因為貪睡而差點睡上警局的事,妳忘了嗎?啊!」
  「嗚~」
  那種事,怎麼可能忘得了!午夜夢迴,她還常常夢見自己流著兩管鼻血,帶著樂璟喬的長褲落跑……
  冷颼颼……到處都冷颼颼!這年的冬天好冷,好像每隔幾天就有一波寒流,一波緊接著一波,虱目魚凍死了一堆,連遊民都凍死了好幾個!
  晚上九點二十六分,尚躍集團大樓的燈幾乎都熄了,只剩幾層樓還有零星小燈。研發部門還有幾隻菜鳥正忙著主管交代的進度。
  「哇,快九點半了!差不多可以下班了。」老菜鳥羅曉蘋伸了伸懶腰,轉了轉僵硬的脖子,接著伸長了脖子看了一眼一旁的甄溫馨。「喂,妳的進度太慢了吧?」
  「呵呵。」故意的,進度太快她就可以下班,下了班之後,她又沒地方可以去。
  今天早上她被房東逐出門了,因為她積欠了一個月的房租未繳,而且房東要她除了繳清前款,還要預繳一年才能繼續住,後來她才知道房東找到更好的房客,而且似乎連訂金都收了。也就是說,她即使向死黨們借到錢繳房租,房東還是有其他的名目可以趕人。
  這麼冷的天氣居然趕人,房東太太真是沒人情味!
  其實她也想過,在找到新房子前,她搬到好友那裡窩好了,可偏偏那些死黨最近都不方便,要不就是住得太遠,每天通勤時間近三個小時,我的天~
  她想了半天,決定今天暫且……咳咳,睡在公司好了。反正她哪兒都能睡,雖然她會很想念她為自己設計,符合人體工學,既舒適又健康的大床,可那張床目前已經被房東立在租賃的公寓外,等著她去搬走。
  想到今晚只能睡公司的沙發她就有點哀怨,但目前的狀況她也沒得選擇了。
  羅曉蘋一向喜歡聊八卦,現在部門又沒「大人」在家,她更可以口沒遮攔。
  「甄溫馨,妳為什麼想來尚躍上班?」她來了三個月了,算得上是甄溫馨的「前輩」。這個「晚輩」除了胖了點、鈍了點、愛睡了點,基本上還挺好相處的。
  「薪資不錯,環境佳。」很公式化的回答。不過,說實話,也真的是這樣。
  「嘖!薄弱的企圖心。」羅曉蘋說:「我啊,其實是來釣金龜婿的!因為我有幾個帥哥學長都進了這裡,而且集團的總裁和幾個在媒體上露過臉的主管還真的個個長得不賴。」
  集團的總裁樂璟喬,她曾遠遠的看過一次,的確很俊美。可說真的,她一向清楚自己的條件,像那種高高在上的男人是不可能會看上她這種醜小鴨,而她也不會去作不切實際的夢。「結果呢?」
  「如妳看到的,別的部門,尤其是業務部帥哥一堆,咱們研發部的老的老、死的死,呃……死會的死會啦,要不就是一些恐龍、蟾蜍動物系男人,唉……」
  甄溫馨忍俊不住的笑了。
  「真令人歎氣,真不知道啥時才能遇到一個多金又有品味的男人!」她突然不知又想到什麼,迫不及待的說:「妳知道嗎?咱們總裁有一張百萬名床喔!」
  百萬名床?甄溫馨原本意興闌珊的聽著羅曉蘋的抱怨,可當前輩提到百萬名床,她的精神就來了!
  要知道,一個人對什麼感興趣,就一定對相關消息特別在意。愛玩車的人一定會注意車訊、喜歡吃的人一定很注意各地美食,像她愛睡,就一定很注意名床。
  有時不見得買得起,可看看乾過癮也好。而且她也好奇,到底是百萬名床好睡,還是她的「真溫馨床」較優?
  「妳怎麼知道?妳睡過?」
  羅曉蘋臉一紅,三八的拍拍她的肩,宛如白鳥麗子忽然上身,笑得花枝亂顫。「喔呵呵呵……沒有啦,雖然我希望將來有機會。」光是想就很樂!「嗯,事實上是不久前,我和送床的工人搭同一部電梯才知道的,原來老闆在大樓頂樓有間套房,尚未進住,可裡頭的東西好像都弄得差不多了。」
  甄溫馨的心跳得好快!「東西弄得差不多啦?」除了百萬名床吸引她之外,現在令她更動心不已的是—尚未進住。
  也就是目前那張大床還沒人躺過!老天,她高興得心都痛了。
  「是啊,有時候很羡慕打掃的歐巴桑。因為在總裁正式進住前,為了方便她們打掃和清理,祕書把鑰匙交給她們幾天。不過好像也是因為那扇門鎖不夠牢靠,遲早會換上電子鎖。」
  「妳的意思是,這幾天歐巴桑手中有鑰匙?」
  甄溫馨的神情也未免太激動了吧!「對啊,很羡慕厚!」
  在打掃的歐巴桑手中?太感動了!打掃的歐巴桑組長和她是麻吉。早上聽說她被惡房東趕出來後,組長本來還叫她暫時先到她家住。可組長家十坪大,卻住了七個人,她如果再住進去,就真的太擠了,而且她還有可怕的睡癖!
  現在有轉機了,看來連老天都幫她!
  之後羅曉蘋又吱吱喳喳的說了什麼她已經聽不進去,因為她心中正感動著,她今晚有地方睡了,而且睡的還是百萬名床!
  果然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人活著,果然會有好事發生!
  勞斯萊斯的防彈玻璃上倒映著一頎長身影,高級皮椅上斜椅著疲憊的高大身軀。
  『先生——您真的不回別墅嗎?』四十幾歲的司機,由後照鏡看了下老闆因為重感冒而顯得蒼白的臉。 『公司的頂樓套房不是還沒完全整理好?』飛揚的濃眉攏近,不耐的揮了揮手。
  司機見狀也只得順著他的意思,把車子開往公司大樓。
  老闆剛搭乘私家直升機抵達,聽同行的主管說老闆這次感冒得很嚴重,剛才服了藥,可能因為藥的成份問題,他現在只想找個地方躺下來好好休息。別墅距離這裏多了一個小時的車程,因此他才會選擇到公司的套房吧。
  當樂先生的司機多年了,他瞭解他的脾氣,雖然擔心他的狀況,可他決定的事沒人能改變得了他。
  待老闆下車,目送他走入大樓直到看不見司機這才把車開走。
  樂璟喬原本想先回辦公室看看,可他知道自己的狀況不好,於是按了電梯直接上頂樓。
  一開了房門,把公事包放到門邊,找了半天找不到開關,他只好摸黑脫下了身上的束縛,原本想換上行李箱裏的睡衣,這才想到行李箱被司機帶回別墅了。要叫司機回來嗎?算了,他已經沒力氣。只怕連抬高一根指頭都辦不到!
  全身上下只剩一件內褲,天旋地轉的暈眩感讓他即使多坐著一分鐘都覺得勉強。
  他在床緣躺了下來,彈簧床隨著重量凹陷了一塊,暈眩的感覺是好了一些,可仍覺得不適與困倦,順手把棉被拉了過來,渾然不知在大床的另一邊還躺了另一個人,而且對方也因為睡死了而不知道有人與她『共用』了百萬名床。
  不要懷疑,普天之下也只有甄溫馨這麼粗線條的女人,才能在『私闖民宅』的情況下,還能安睡若此。
  兩人各據一方,完全不知彼此的存在。
  樂璟喬一向不易入睡,可在感冒藥中的安眠成份不斷催眠下,不一會兒他已沉沉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他發現身上的被子被一點一滴的拉走了,未清醒的他,憑著直覺拽緊被子並覺得有什麼不尋常。
  甄溫馨的睡癖十分不良!她習慣抱著抱枕入睡,如果沒有抱枕,她會把被子往懷裏,吸妥後一把抱住,大腿一抬。翻身到被子上睡。
  此刻的她又習慣性的想搶被子,可被子的另一端被樂璟喬拽住了,而樂璟喬因為發燒而熱烘烘的身子,在寒流夜裏如同天然暖氣般的令人格外眷戀。睡得迷迷糊糊的甄溫馨,一寸寸的靠近一寸寸的將身子移向他溫暖的懷裏,靠近再靠近……達陣!
  她把樂璟喬光裸的胸口當成被子般的磨磨贈踏,然後擺出青蛙抱蛋的招牌姿勢將他『吸』入懷裏,大腿跨上他的腹部,翻身到他身上。
  沉睡的樂璟喬,因為身上突然多個『龐然大物』,呼吸困難,他再不醒來恐有斷氣之虞,這才勉強張開眼,發現真的有一『重物』壓在他身上。
  鬼……鬼壓床嗎?他發現他抬不起身。聽老一輩的說,生病時陽氣虛,阿飄會找上身!
  一直到甄溫馨的臉又在他胸口磨磨蹭蹭——『哇啊!』樂璟喬驀地大叫坐起來,甄溫馨由於他的大動作和叫聲才嚇醒。
  『什麼事?什麼事?地震嗎?』一定是大地震,要不她怎麼會整個人被『喬』了起來。
  樂璟喬忍住暈眩感,怒聲說: 『你是誰?為什麼在我房裏?』在他房裏?他?!甄溫馨在渾渾噩噩中捉住了關鍵字眼,也就是說,這男人是樂璟喬?!
  天啊!完蛋了、死定了!不是說這房間尚未有人入住嗎?
  『你再不說,我報警嘍!』該死的!這房間的開關線路是不是改過?方才進門他就找不到電燈的開關,只能摸黑換衣,現在,連個小偷的模樣他也沒法子看清楚!
  甄溫馨嚇得倒抽了一口氣,搗住嘴。
  報、報警?因為一時貪逸的『鳩占鵲巢』而睡進警察局?嗚~不要啦!她神經夠大條,即使很丟臉,過一陣子她就能復活,可她保守而臉皮薄的父母不一樣!
  要是她因為貪睡別人的床而上報,隔天同一社會版的新聞會出現她老爸上吊的消息啊!
  『你到底是誰?』該死,他的頭好暈!一把捉住她的手,另一隻手在床頭摸索,終於讓他摸到子床頭藝術燈的開關!
  昏黃的藝術燈照明仍欠佳,但足夠把甄溫馨的模樣看清楚。
  看到樂璟喬那張好看的臉時,甄溫馨心中的悲鳴聲四起。她知道她該驚慌、該嚇破膽。可是她的視線卻不受控的往下滑,怎麼也無法『向上提升』,她果然也沉淪了嗎?
  哇一性感的男性鎖骨、呈倒三角型的上半身,天~原來西裝下的身材是比穿著西服時的他更有看頭!然後是白色三角內褲包裹住的部份,精瘦的腰身一點贅肉也沒有,往下內縮的三角地帶牽引出的弧度,讓她想起某種酒名。
  老天!原來她也滿低級的!一股血氣頓時翻湧上腦門,鼻孔一陣熱,她居然……居然流鼻血?!
  真的完了一完了『你……你……』甄溫馨伸手搗住鼻孔,也不知道打哪來的勇氣,她忽然朝著樂璟喬揪住她的手臂一咬,在他吃痛松放的同時,她的身子往後摔,可樂璟喬眼明手快的拉住她的腳,她已經無法思考了,另一條腿抬起,然後使力的往他那張俊美無儔的臉蛋踹下去!
  然後、然後她看到樂璟喬和她一樣也流鼻血不妙!總裁那副殺紅眼的表情……她還年輕,不想這樣輕易就義,死在總裁床上不會比較高尚啊!
  腳底抹油的逃之夭夭,在經過樂璟喬換下的衣物時,順手拎走他的長褲!
  一個男人只穿了件內褲,她就不相信他敢追上來!
  只穿內褲……她又流鼻血了!天啊?都這種時候了,為什麼她還能思路這麼清晰?她是不是在無意間發現了自己很有為非作歹的潛力?
  她一面往外沖,一面還閃躲著早先時候勘察過的攝影機,一路逃下樓。
  尚躍待不住了,因為樂璟喬已經看到她的臉了!
  嗚~公司裏有她的資料,唔,她還不是正式員工,她的個人資料也因為上一回填寫時沒帶相關證件而暫時空白,當然,大老闆要真有心逮到她並不難。現在只能祈禱樂璟喬的『富大病』,對於這種床借睡一下的小事,而且不怎麼名譽的事件能不予追究。只是……可能嗎?
  她是真的很誠心的希望他能忘了啊?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thank you

TOP

謝謝您的分享

TOP

谢谢~

TOP

謝謝分享

TOP

恩……看看

TOP

thz

TOP

谢谢分享

TOP

回復 3# dada

thanks for sharing

TOP

3q you i like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