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樂芸《融化你冰心》【愛情變數之一】

他不斷地告訴自己:那小惡魔只是個小女孩、小女孩、小女孩……
可老天爺似乎跟他槓上了,不論他走到哪,
都一定會碰上那個超級麻煩製造機!
第一次只是站在行道樹前,
就被她灑了半身珍珠奶茶,毀了寶貴西裝褲一條;
第二次也不過是回公司拿文件,
卻又被她「不小心」正中目標,潑了全身濕……
好死不死,這小妮子竟還跑來公司應徵工讀?
莫非是嫌整他的時數太少,非要天天跟著伺機而動才過癮?
哪知,少要筋的她還語不驚人死不休,不過才見沒幾次面,
「我可以喜歡你嗎?」竟就這麼脫口而出?
真不愧是涉世未深的小鬼!
想算計他?還差得遠呢!從小即訓練成無情無愛,
他深知任何情感都只是事業的阻礙,從未認真過,
只是這一次,天真無邪的她卻令他有了很不一樣的感覺,這到底是……

楔子

   他對愛情沒興趣,不想需要任何人,也不想被任何人需要。

  沒有需要,就沒有在乎;而沒有在乎、就不會失去……


  一條不起眼的小街上,沒有星星的夜晚,顯得一片漆黑,只有偶爾傳來狗吠聲以及住家嘈雜的電視聲。

  這樣漆黑的夜裡,似乎很適合怪異的事情發生,譬如:突然有人從暗處出來搶劫,或者是……遇到不該看的東西。

  通常,一般人會不由自主、加快腳步經過這條小街,然而,卻有一個男人毫不在乎。他面無表情,只有緊抿的唇線顯示他的心情並不是很好;他的五官深刻粗獷,不能說俊美,事實上,他長相兇惡,加上那副高大的身材,看起來非常具有威脅性。

  一隻體型不小的狗,在男人接近時虛張聲勢的狂吠起來,然而,男人冷冷的目光一掃過去,狗兒那狂吠聲立即虛弱下來變成哀鳴,夾起尾巴躲到暗處去……

  「先生,請留步。」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男人望向聲音來源,表情沒有改變,只有粗黑的眉微揚,顯示出心裡的驚訝。在陰暗的街邊,有一個小算命鋪,後方坐著一個全身包得黑不拉機、臉上滿是皺紋,看起來年齡像超過一百歲的老太婆。她的臉皺成一團,似乎在笑。

  「要不要算個命?」

  「不必。」聲音醇厚卻相當冷漠,男人舉步就要離開。要不是為了抄近路,他一輩子都不會經過這條小街,更沒興趣算命。對他來說,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

  「年輕人,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很快就會出現了。」老太婆不以為然,仍舊笑呵呵的說。看了老太婆一眼,男人沒有答話,目前他並沒有結婚的打算。

  「你會深深的愛上她,即使你抗拒她、抗拒自己,也只是浪費時間,因為你終究會跟她在一起。」老大婆繼續說道。

  男人的腳步又停下,這回他的表情稍稍改變,轉變成一種譏誚的表情。性感的薄唇冷冷的吐出兩個字:「荒謬。」

  就算他結婚,也只是為了生個繼承人。至於「愛情」?他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在他的生命裡,不需要這種東西。

  他不可能愛上任何人的。如果這個老太婆以為,可以用風花雪月的預測讓他浪費時間在這裡,那她就找錯人了。

  見到男人毫不感興趣的舉步越離越遠,老太婆用超乎尋常的響亮聲音說:「抗拒只是浪費時間!年輕人。」

  男人冷哼一聲,已走到小街盡頭。耳邊傳來老太婆的最後一句話是——「年輕人,小心水啊,千萬不要錯過了。」

  這詭異的話讓他再次挑了挑眉,然而下一秒,當他走出小街,剛剛的一切已經被他拋在腦後,忘得一乾二淨。

  陰暗的小街再度回復寂靜,四周的住戶有幾個人好奇的往窗外一探,卻什麼人都沒有見到。

  只有風中似乎傳來一陣屬於老人的呵笑聲……

TOP

第一章

  「曉珞,你一個人真的可以嗎?」身穿白色制服的女孩一臉擔心,站在PUB門口,雙手環臂望著眼前的女孩。

  「當然沒問題,你別忘了,我家距離這裡走路不過十分鐘而已。」穿著黃色制服的女孩忍不住倦意,張開小嘴打了個呵欠。「你也快回家啦,今天玩得夠瘋了,好好休息。」

  「十分鐘?」白制服女孩搖搖頭,「你這個超級大路癡,明明已經大四了,上次我不過是騎摩托車載你從學校後門進去,你居然可以說你『沒來過這裡』!」

  溫曉珞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說:「我真的沒去過後門嘛。好了啦景蘭,你快點回去,已經十一點了耶,不必擔心我,我有可可保護我。」她憐愛的輕撫身側斜背的小包包。

  桑景爾翻了翻白眼,「算了,不強迫你,那你快點回家,深夜穿著制服有點太招搖了。」

  「還不是你說要換高中制服重溫當年,害得PUB老闆差點把我們趕出去。」曉珞竊笑著想起店裡酒保跟客人震驚的模樣。她將手上的飲料遞給景蘭,然後將薄外套被在身上。

  「那我先走了。」景蘭把飲料還給她,手一揮,往相反方向走去。

  「到家打個電話給我。」曉珞在後頭喊道。

  「知道了!」景蘭沒有回頭,但臉上卻是滿滿的笑容。只是一想起空蕩蕩的家裡,不禁輕吁了聲,貌合神離的父母根本不管她,就只有曉珞真心關心她這個朋友......

  曉珞忍不住又打了個呵欠,她慢慢的拖著步伐走回家。今天在景蘭的慫恿下喝了一杯酒,差點讓她醉倒,幸好現在還能走路。

  輕啜了一口手上的珍珠奶茶,她低著頭,享受悠閒的夜風吹拂。

  深夜的街道上已經沒有什麼行人,只有前方不遠處的一家高級餐廳仍然燈火通明。

  此時,有兩個男人步出餐廳,其中一個男人立刻被後方追上來的女人給拉住,交談起來;另一個男人則神色不耐的站到另一頭去,雙手環胸等著那男人脫身。

  曉珞迷迷糊糊的走著,直到那對男女的說話聲吸引了她的注意。一抬頭,只見穿著休閒、長相俊美的男人,正在與一個妖嬈嫵媚的紅衣女人說話。她真的不是故意要偷聽,可是他們聲音太大,不斷的飄進她耳裡……

  「行簡,人家好久沒看到你了。」紅衣女人把整個身子賴在男人懷裡。

  「寶貝,你也知道我忙啊,不然這樣好了,你明天再打電話給我。」高行簡慵獺的撫摸女人裸露的臂膀,露出笑容。

  「你忙?可是上次我聽說你帶著別的女人約會。說,你是不是喜新厭舊了?」女人甜得膩死人的聲音嬌蠻的逼問。

  男人低頭吻她,安撫的說:「胡說八道,你是我的寶貝啊。」

  曉珞看著這一幕——

  男人臉上滿是笑容,甜言蜜語像是隨口說出,不過那女人顯然很受用,她嬌媚的噘起嘴,把他拉下來就是一個深吻……看得她屏住呼吸,這情景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接著,讓曉珞睜大眼晴的是,那女人竟把舌頭伸進男人嘴裡……這就是熱戀嗎?她邊走路邊著迷的看著吻得難分難捨的那一對。

  「小心! 」

  當聽到那聲低沉的警告,已經來不及了,她居然直直撞上一個高大的男人,更糟的是,她手上的珍珠奶茶一個沒拿穩,已打翻在男人身上。

  瞬時,還在熱吻的那一對立刻被曉珞拋到腦後,她睜大眼睛,睡意也全跑光了,只剩下頭皮發麻的感覺。

  她走路不專心走偏了,居然撞上站在一旁的男人?!當然,要是沒撞上他,現在自己肯定就撞上樹了。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覺得自己好運道的時候,因為,那個男人正橫眉豎眼的瞪著她!

  曉珞差點要停止呼吸,這個男人身材粗壯、濃眉大眼,眼神非常凶狠,渾身正散發出一股威脅感。

  她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男人,他只是冷冷的瞪著她,同時用一隻大手緩慢的把粘在褲管上的珍珠揮掉。

  「啊,對不起。」曉珞慢半拍的道歉,低頭望向男人慘不忍睹的西裝褲。

  珍珠奶茶灑得他西裝褲濕了一大片,褲子服貼在大腿上,顯露出粗壯強健的肌肉線條。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曉珞非常誠心的道歉,男人卻依舊是冷冷的表情,一雙深幽的黑眸也仍舊不帶溫度的瞪視她。

  這樣冷硬的眼神,曉珞從未見過,她忍不住低下頭,又見到那一大片污漬,溜光一閃,連忙從背包裡掏出面紙,開始在男人腿上擦拭。

  袁穆堯皺著眉頭,他簡直無法相信,逐站在行道樹前面,都會被這冒失的小鬼給撞上。

  她是個小鬼沒錯,穿著高中制服,身材嬌小。但現在,這個小鬼正在做什麼?穆堯低頭一看,差點想殺人。

  那粗糙的面紙把他上好的西裝褲抹得慘不忍睹,面紙的白色纖維與濕透的西裝褲,結合成一片難看至極的污漬,這個小鬼真是有本事,徹底毀了一件他常穿的西裝褲!

  他冷眼看著她,她的小手專心的擦著,還有越擦越上面的趨勢,這小鬼難道迷糊到沒有一點「男女有別」的自覺嗎?

  他終於忍不住低吼:「住手!」

  曉珞停下動作,不解的看著他。他看起來更生氣了,臉上肌肉不斷跳動,眼神也轉為凌厲。

  第一次被人這樣厲瞪,說不怕是騙人的,再次低下頭,這次發出一聲不小的驚呼,她沮喪著臉,知道這男人為什麼越來越火了。

  他的西裝褲已經變得慘兮兮,看起來是報銷了。

  「對不起。」曉珞的聲音可憐不已。

  她長得非常清秀、眼睛大大的、肌膚柔嫩、鼻子小巧俏皮、唇則小而紅潤,留著一頭柔細的長髮……

  穆堯覺得自己瘋了,居然去注意這個女孩的長相。

  但是奇怪的是,他明明沒見過她,卻覺得有股熟悉感,好像不是第一次見面似的……

  「怎麼了?」一個男聲魯莽的插進來,見到慘遭蹂躪的西裝褲,吹了聲口哨,「這是你弄的?」轉向曉珞。

  是那個剛剛在熱吻的男人!

  曉珞點頭,不知道該怎麼辦。她看著那個「受害者」,見到他老兄還是一副冷冷的表情。

  「全毀了。」行簡評論,調侃的望著多年老友,「我還以為你開竅了,跟這個……嗯,高中妹妹搭訕起來。」然後皺起眉頭又轉向曉珞,目光帶著不贊同,「現在時間不早了,你怎麼還穿著制服在街上晃?剛補習回來嗎?」

  曉珞想開口解釋她已經大四,可是那一直不說話的「苦主」卻冷硬的插進話——

  「走了。」他冷冷的說,轉身就走。

  「等一下等一下,你要把這個小妹妹丟在這裡?」

  行簡一把拉住他,曉珞覺得他好有勇氣,居然敢這樣做。

  「不然要怎樣?送她回家?」穆堯不耐的說,橫了行簡一眼,「要不是你跟那女人當眾表演活春宮,這些事根本不會發生。」

  「欸,我也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啊,小姐要求,我怎麼好意思拒絕嘛。」行簡聳聳肩。「不過,穆堯,剛剛那個紅衣女人到底是誰?」

  曉珞瞪大眼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

  「我怎麼知道?你這個當事者都不知道了。」穆堯冷冷的說,橫他一眼,又邁開步伐,腿上的濕膩感讓他很不舒服。

  「你不可能不認識那個女人吧?」曉珞睜大眼睛,忍不住問。

  行簡笑了起來,眼前的小女孩長得相當清秀,小臉上滿是好奇。「她認識我就好了,我認不認識她,無所謂的。」他忍不住摸摸她的頭。

  「可是你叫她寶貝啊。」曉珞又問。剛剛不是吻得火熱嗎?她想著,但這句話不好意思問出口。

  高行簡故作神秘的俏聲說:「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叫每個女人『寶貝』,因為我向來記不住她們的名字。」

  穆堯不耐的回頭瞥了一眼,見到她一臉癡迷的望著行簡,不禁在心裡冷哼一聲:女人就是這樣,不管是女人或是女孩,總是沒辦法抗拒得了行簡俊美的外表。

  雖然深知好友對女人不可抵擋的吸引力,穆堯仍然有點動怒,這小鬼顯然已經把她造成的意外忘得一乾二淨了。

  這就是所謂的「花花公子」吧?曉珞望著行簡無辜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並不覺得他讓人討厭。然後她想起該對那男人說些什麼,連忙追上去。「先生,我賠你。」

  行簡詫異的想著女孩剛剛的笑容,他很久沒在女人身上見到那樣純真無邪的笑容了,可話說回來,她只是個女孩。行簡對自己更正。

  但那抹笑容卻讓他有種驚艷感。而且,她居然不怕穆堯那張死人臉?!他笑著,趕上他們。

  「穆堯,你就讓她『陪』你嘛。」他故意加重音調,調侃老友。

  「不必。」穆堯瞪他一眼,腳步沒有停歇。

  「我一定要賠你。」曉珞抓住穆堯的手臂,堅決的說:「這是我的錯,我應該賠償。」

  穆堯終於停下腳步,注視她的臉,他想在這女孩眼中尋找任何算計的光芒,卻只看到一片坦然一她是真心要賠他。這念頭竟讓他心生一股奇異的感覺。

  「你賠不起。」

  這四個字頓時讓曉珞心中燃起怒火,她是窮,不過志可不窮。她火大的瞪著他,昂起小鼻子。「分期付款我也會把它還清!」堅定的說完,低下頭就在包包裡尋找筆跟紙,卻發現——

  「可可?」她驚呼,開始東翻西找起來。

  穆堯冷眼旁觀,看得出女孩不是裝模作樣,而是真的驚慌的在尋找什麼,不過這跟他可沒有關係。他繼續向前走,卻被行簡給拉住。

  「等一下,幫幫她啊。」行簡低聲說。他並不算善男信女,可是這女孩讓他有股親切感,忍不住想幫她。

  「怎麼了?什麼不見了?」

  「可可不見了。」曉珞簡直快哭出來,她瘋狂的找完包包,然後轉往地上梭巡著。

  「可可?」行簡困惑的重複,見到她慌張的動作跟微紅的眼眶,看起來好像丟了什麼寶貝一樣。

  「可可、可可。」曉珞焦急的呼喚。

  行簡皺眉,放眼望去,地上什麼都沒有啊。

  「你要可可?」見到她點頭,行簡又問:「你要熱可可,還是冰可可?」他去幫她買算了。

  曉珞倒抽一口氣,憤憤的瞪他一眼,又繼續尋找。

  感到莫名其妙的行簡看向穆堯,卻驚訝的發現他的目光正追隨著女孩的身影。這可有趣了,他暗忖,認識穆堯這麼多年,除了他媽媽跟妹妹,可從來沒見他正眼瞧女人超過五秒。

  「你在這裡啊!嚇死我了。」曉珞一臉如釋重負,憐愛的從草叢裡把一隻白老鼠抱起來,對著瑟縮發抖的它又親又吻的。

  行簡的眼睛差點凸出來,他瞪著女孩手上的動物,「這傢伙就是『可可』?」「沒錯,它叫『可愛』,暱稱是『可可』。」曉珞愉快的說。

  這鬼東西哪裡可愛了?行簡嘟噥著,努力克制自己別吐出來。

  「我想這就是她剛剛瞪你的原因。」

  行簡回過頭,以為自己聽錯了,穆堯冷冷的聲音裡,似乎帶著笑意刀仔細看他的表情,卻還是一如往常的撲克臉。

  小心的把可可放入小包包中,曉珞把筆紙拿出來,快速的寫了一會兒,然後交給穆堯。

  「這是我的地址跟電話,我會還你錢。我可以請問你的名字嗎?如果你打電話來,我絕不能叫你『被我弄壞西裝褲的先生』吧。」

  行簡笑了起來,在穆堯還來不及拒絕之前,開口告訴曉珞,「他叫袁穆堯,我叫高行簡,你可以叫我高大哥。」他可不想把自己貶成叔伯輩。「至於他,看你高興叫他什麼都可以,叫袁叔叔也不錯。」

  穆堯橫他一眼,目光帶著警告。

  「我記住了。高大哥再見、袁……袁先生再見,今天真的對不起。」曉珞揮手,轉身翩然離開。

  「小妹妹,我送你回去。」行簡嚷道。

  「不必了,謝謝,很近的。」

  兩個男人注視她纖細嬌小的背影離去,越走越遠……

  穆堯低下頭,看著手裡的紙條,上頭是她娟秀的字跡,沒有表情的臉稍消柔和了些。

  雖然這女孩把他弄得一身狼狽,卻是個勇於負責的女孩,光這一點就夠讓他另眼相看了。

  「她叫溫曉珞?有趣的女孩子,不知道成年了沒?」行簡湊過來看,故意說著。

  「不要連未成年女孩都不放過。」穆堯冷冷的說,折起紙條,走向停車場。

  「你會打電話給她嗎?她連地址都給你了。」行簡不死心的問。

  這個固執死硬的老友從來不在乎任何人,可他剛剛那句話裡,卻有著一絲保護意味。

  穆堯不說話,將紙條順手丟進經過的垃圾桶裡,間接回答了問題。

  行簡惋惜的望了垃圾桶一眼。大概是他想太多了,這個冰凍數千尺的寒冰,怎麼可能突然間融化?

  雖然他真的希望有個女人能帶給好友快樂、讓他露出真心的笑容,但再怎麼說,這個女孩大年輕了,就算她已經十八歲,穆堯也大了她十多歲,對她來說,是太老了一點。


  「少爺,你回來啦。」

  剛踏進門的穆堯僅僅嗯了一聲,逕自走向客廳。

  管家不以為然,匆匆奔向裡頭喊著——

  「夫人、小姐,少爺回來了!」

  袁馡慈扶著母親來到客廳,「大哥。」

  「穆堯,吃過了沒?我叫張嫂給你弄點吃的。」袁母臉上滿是慈愛,她頭髮已經灰白,梳成高雅的髮髻,不再年輕的臉上有著皺紋,但仍然可以看出年輕時美麗的輪廓。

  袁氏大家長去世之後,她曾是整個袁氏企業最高的領導者,不過權力早在前年完全移交給兒子,安心退居幕後。

  「不必,我吃過了。」穆堯望了望母親,不意外見到她眼裡的興奮與濃濃的母愛,但他仍舊像往常一樣,表情並沒有因此改變。「我上樓了。」

  「穆堯……」

  袁母的聲音化成低喃,她失落的望著兒子消失在樓梯間。她多想問問兒子最近過得如何啊。

  「媽,大哥可能是太累了,你知道公司忙。來,我扶您回房休息,有話明天再說吧。」

  馡慈忍住一肚子火,將母親扶到房裡安頓好後,直接飆到穆堯的房間。

  「你懂不懂禮貌?」正在換衣服的穆堯依舊是一張酷臉,冷冷一斥。

  「我是沒你有禮貌,你怎麼可以對媽這樣?你知道她一星期中最盼望這天嗎?因為你總是在這天回來,但也總是說沒兩句話就回房,你知道媽有多失望嗎?」馡慈一口氣吼完。

  「你到底想說什麼?」

  穆堯瞪著她,第一次注意到妹妹已經出落得這麼標緻,跟從前的媽媽一樣。但是她的脾氣……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壞?

  「你已經很少回家了,就這麼一天,難道就不能對媽媽笑一笑、陪她聊聊天嗎?」馡慈氣急敗壞,她向來自認冷靜,也只有這個大哥可以把她氣成這樣。

  穆堯的表情更冷,他一字一句的說:「你教教我,怎麼聊天、怎麼笑?媽或許有教你這個,卻從來沒教過我!」

  馡慈辭窮了,心裡有種莫名的愧疚感。

  「我知道是爸讓你幾乎忘了什麼叫作喜怒哀樂,可是你也不能因此怪媽呀,是爸阻止媽接近你的,你不知道媽對你有多愧疚,她試著彌補,但是你從不給她機會。」

  「沒有什麼好彌補的。如果沒事了,能不能請你出去?」穆堯淡然開口。

  「大哥,難道你要等媽死了再來後悔嗎?她是我們唯一的親人啊!你能不能丟掉爸在你腦子裡灌輸的亂七八糟想法,好好的孝順媽、對她好一點?」馡慈皺起眉。

  「怎麼叫對她好一點?」

  「就是……對她笑、跟她說話、問問她好不好。或者……你可以結婚,媽一定會很開心。大哥,你不年輕了,已經三十四歲,也該結婚了。」

  「再說吧,反正我會給袁家生一個繼承人,這你不必擔心。」

  馡慈簡直要跳腳了。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媽是希望你趕快成家,有個美滿的家庭,這樣她才會覺得安慰、才會快樂呀!」

  「那你自己呢?我記得你快三十了。」

  他一句話堵得馡慈啞口無言,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何況什麼叫『美滿的家庭」?我從來沒見過這種東西,你要我怎麼去創造?」穆堯冷哼一聲,「可以出去了嗎?」

  馡慈非常挫折,她的冷靜對大哥發揮不了作用,而她的怒火同樣沒用。有時候她真恨爸爸,居然把她唯一的大哥折磨成這樣,她記得他小時候不是這樣的,他曾經是活潑頑皮的小男孩,直到爸爸開始對他灌輸那些可怕的觀念……

  可惜,現在一切已經無法改變,爸爸把大哥變成了這樣一個沒有情緒的混帳;而她則有幸在媽媽的保護下,度過安穩的童年。

  媽媽曾經不只一次對她說,幸好她不是男孩,否則重男輕女的爸爸,一定也會把用在大哥身上的那套用在她身上。她還記得媽媽曾哭著對她說,她已經失去一個兒子,不能再連女兒也失去。

  「我拜託你一件事,下星期天,媽跟路家辦了個家庭聚會,你一定要來。路伯伯、路伯母很久沒見到你了,你來他們會很開心的。」

  袁母跟路家女主人是手帕交,兩家來往相當密切。

  路家夫婦是一對慈祥的長輩,可惜他們從來沒享受過照顧自己孩子的滋味,因為他們的孩子剛出生不到一年就被偷走,到現在已經二十年了,卻仍在尋找唯一的親生女兒。

  「大哥,怎麼樣?能不能來?」

  穆堯轉過頭,」有空我會到。」

  這算什麼回答?馡慈歎息,知道這已經是她能從大哥那裡得到最類似「承諾」的答案了。


  對曉珞來說,今天是非常平常的一天,因為她又迷路了。

  雖然已經習慣迷路,不過今天她不是一個人,而是帶著隔壁王奶奶家的寶貝孫子小迪來百貨公司玩,沒想到出了大門才發現不是同一個出口,在那之後,她就一直重複著走路的動作。

  要是一個人的話,盡可以慢慢找路,反正家裡沒人等她回去,不必擔心父母會擔憂,或許這就是身為孤兒唯一的好處?

  曉珞苦笑,摸摸從不離身的玉珮。院長媽媽說這是警察破獲販嬰集團、把她送來這裡後,她身上唯一可以辨識身份的東西。

  這一定是爸爸媽媽給的,所以她一直相當珍惜。

  「我要吃冰。」小迪稚嫩的童音喊著,胖胖的小手指著路旁的冰淇淋攤子。「好,姐姐買給你吃哦。」

  曉珞買了一個小甜筒給他,挫折的望望四周,確定這裡已經走過第二次了。景蘭說得對,她真的是個超級大路癡。

  回想上次從PUB回家,她居然還是迷路了。也許是因為那個被她毀掉西裝褲的男人不斷走路,而她不斷的想跟上他,才會脫離平常熟悉的地域範圍,之後整整迷了半小時的路才回到家,真是累死人了。

  那男人到現在還沒打電話來,她一直在等他的電話,連錢都準備好了,那可是她辛苦打工存下的薪水呢。

  一條西裝褲有多貴呢?

  五千應該夠了吧?

  一想到努力存下的錢就要這麼化為烏有,也只能怪自己笨。思緒轉到那天,腦海裡浮現的不是和氣英俊的高大哥,卻是那個冷著一張臉的衰……穆堯,對他沒有表情的撲克臉還有凌厲的眼神,她還真是印象深刻。

  她甚至在鏡子前練習過很多次,結論是:要練成那樣冰冷的表情,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他顯然經過很多年的練習吧。

  他長得不算好看,卻有一種粗擴的男性美。但臉上幾乎沒有笑紋,不知他是不是沒有笑過?

  「姐姐你看,小迪在裡面。」

  小迪興奮的聲音讓曉珞回過神來,這才見到他正對著一輛黑得發亮的車子好奇的探看,發光的玻璃窗上明顯映出小迪的身影。

  「對啊,小迪在裡面呢,好了,我們回家吧。」曉珞哄道,就要將小迪拉走。這個小迪才三歲卻超級自戀,要是讓他看下去,不知道何時才回得了家,王奶奶一定已經開始擔心了。

  何況,這輛車還冒著熱氣,顯然剛停下不久,一想到裡頭的人可能正看著他們,就渾身不自在。

  誰知,車門在此時被開啟,小迪也頻頻嚷著不要、且用力一把甩開曉珞的手,就這麼一下,手裡融化的甜筒順勢飛出,竟不偏不倚的正中剛步下車子的男人臉上——

  一切,都在瞬間發生。

  曉珞倒抽一口氣,真希望自己死了算了。

  小迪知道闖了禍,立即躲到曉珞後面。

  「先生,真的對不起,他不是故意的,我……我幫你擦。」曉珞從包包裡拿出面紙,就要走上前。

  「不必了。」

  男人聲音含著怒氣,可聽起來有些熟悉。

  曉珞一愣,只見男人接過車裡另一個人遞來的手帕開始擦臉,越看越心驚。

  這……這不是袁穆堯嗎?

  「世界真小」這句話是對的,不過曉珞現在一點也笑不出來。

  她硬著頭皮說:「袁先生,真的對不起。」

  穆堯深深吐出一口氣,將手帕丟給車內的司機。看著眼前一

  臉頹喪的女孩,歎了一口氣,「溫曉珞,你在這裡做什麼?」她的名字就這樣脫口而出,穆堯自己也吃了一驚。

  他怎麼會記得她的名字?

  「我帶小迪來逛街。」曉珞認真的解釋。

  看著他一臉粘膩、還要努力維持臉上的毫無表情,忍不住想笑,不過他警告的眼神讓她尚未成形的笑容隱了去。

  真奇怪,為什麼每回遇到他,她都會闖禍呢?

  雖然這次不能算是她的錯。

  此刻,穆堯也正想著同樣的問題。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曉珞又道歉。

  來這裡是為了談生意,車子剛停好就見到她一臉出神,沒想到剛開門就被甜筒結實的迎面砸上。現在他應該去把臉弄乾淨,然後去談生意,可是他實在想問:「你蹺課?」

  「沒有啊,今天下午沒課。」大四的課比較輕鬆。

  穆堯看看時間,哼了一聲,「不要告訴我,今天是你們學校校慶。」明明才下午三點,他最討厭別人說謊。

  曉珞恍然大悟,他一定以為她是高中生。「我已經大四了,上次是因為想重溫穿制服的感覺,才會換上高中制服的。」

  她大四了,不是高中生。這個訊息傳送到腦中,突然帶來一股奇怪的感受,竟類似於……高興?!

  穆堯皺起眉來,她念大四還是高中,關他什麼事?

  「你怎麼沒打電話給我?我一直在等你的電話。」曉珞說完才驚覺有點曖昧,心狂跳了一下,見到他面無表情,連忙補充:「我要還你錢的。」

  她近似撒嬌的話,同樣讓穆堯心裡震動了一下,不過他一如以往,用冷漠將之掩飾:「我說過不要你還。」

  「我也說過要還你。」曉珞噘起嘴來。

  哼,他真的那麼看扁她嗎?

  「我說不用!」穆堯注視著她無意識的動作,莫名其妙煩躁起來。

  「我說要!」她火大的嚷叫,早忘了剛剛自己還拚命跟人家道歉,一心不想讓他瞧扁。

  小迪輕輕的拉扯曉珞的袖子,但是曉珞根本沒空理他,忙著跟穆堯怒目相視。

  「那好,你要賠就賠吧,」穆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站在大街上跟一個女孩對嚷,居然只為了一條西裝褲!

  「多少錢?」曉珞昂起頭,浮現勝利的笑容。

  不過這個笑容很短暫,當她聽到他說「一萬」時,表情立刻垮了下來。一條褲子值一萬?

  不可能吧?

  她只有準備五千耶。

  小迪又拉拉她,不過曉珞還是沒注意到。

  穆堯搖頭,「我說過你賠不起。」聲音還是冷冷的沒溫度,只是平實的陳述,聽起來倒有點諷刺意味。

  曉珞抿著嘴,「我會還的,等過一陣子。」

  一直受到忽視的小迪,終於忍不住喊:「姐姐,可可跑出來了。」

  「啊?哪裡?」曉珞本能的摸向包包,果然空空蕩蕩,她焦急的問小迪:「可可在哪裡?」

  小迪很高興的說:「在那裡!」手往前一指。

  循線看去,曉珞再度倒抽一口氣,可可現在正努力爬上穆堯的大腿。

  穆堯低下頭,瞪著腿上的小東西,本能的就要抬腳甩掉它。

  「不要!」看出他想做什麼,曉珞大眼滿是驚惶,尖叫哀求:「你會嚇到它的,它也會受傷。」

  他深呼吸一口,根本不想管這只難看的東西會不會受傷,那不關他的事,現在有一筆生意等著他去談。可是見到她懇求的小臉,腳卻怎麼也抬不起來。「那就快把它拿走!」

  曉珞注意到他異於平常的音調,狐疑的望著他,他該不會是怕可可吧?接著連忙小心翼翼的把可可抓起來,放回小包包,輕斥著:「下次不能亂跑了。」然後轉向穆堯,誠心誠意的說:「謝謝」。

  他的生活從來沒有像今天那麼混亂過,先是被冰淇淋砸得滿臉都是,然後是一隻最討厭的老鼠爬上他的腿。

  穆堯閉上眼,這個女孩真是有本事。

  「我欠你一次。」曉珞補充,笑得好燦爛。

  穆堯雙手環胸,「如果你認為欠我一次,就不要再提那條西裝褲,當作沒發生過。」

  曉珞瞪大眼,「這樣你很吃虧耶。」

  區區一萬塊錢對他這個袁氏企業的總裁而言,如同九牛一毛,但他看得出來,眼前女孩的生活並不富裕。

  他這麼說是為了他自己……還是她?

  很快的,他告訴自己,會這麼說,當然只是因為不想再跟她有所牽扯,這個女孩製造混亂的本事簡直一流。

  幸好行簡不在這裡,不然又要調侃他了。

  「我說扯平了就是扯平了。」

  曉珞看著他丟下話就回到車裡,然後消失在車水馬龍之中,連一句再見都沒說。

  當然啦,他會想再見到她才有鬼,他們只不過見面兩次,而每次她都惹出大麻煩……

  只是,雖然明知道這是事實,她還是不免有些惆悵……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3q you i like

TOP

謝謝您的分享

TOP

Emmazhou5960 發表於 2011-5-8 23:12


嚴禁只用表情符號作回覆

TOP

回復 1# dada


    gd

TOP

Good

TOP

謝謝您的分享
一个人很好

TOP

回復 3# dada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