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媛《上山下海追著妳》[富家女之三]


出版日期: 2013-10-04

認識十多年,他們兩人的關係非比尋常的複雜又曖昧
既是親密的學長和學妹,始終保持深厚的交情
又是無話不說的好友兼死黨,閒暇時候總是如影隨形
更是事業上的競爭對手,在各自的職位上全力以赴
如今在她家人有目的的脅迫下,成了有名有分的夫妻
使得交纏的情感更加混亂,根本就剪不斷理還亂……
唉!他的確搞不懂也看不清這個矛盾的女人
兩人早就把該做的全做了,連不該做的也都做了
她竟然還想抗拒,認定這下錯得一發不可收拾
迫使他必須用更大的耐心,以及實際行動證明他的心
讓她明瞭他是心甘情願的,而她會是他的唯一
無奈周遭施加的壓力太過強大,他不得不低頭配合
放下一往情深的執著,偽裝成無情無意的背叛者
崩解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感,惹火了她這溫馴的野獸
事後倒楣的還是他,得要上山下海尋找“逃妻”……


楔子

    神聖的結婚進行曲響起時,莊嚴肅穆的教堂內,眾人逐一緩緩的站起身,目光一致的看向身後的大門。

    這是一場隆重驚人的婚禮,這座城市中最具權勢威望的郝賀家族,在今天,在這場地,同時嫁出四個女兒,聯姻的物件是同樣在這座城市裡頗有威望的四個家族新一代繼承人。

    高雅的百合、端莊的玫瑰、沉穩的紫羅蘭、熱情的向日葵,放眼望去,聖潔的教堂內幾乎被花海包圍,美不勝收。

    教堂的大門開啟,四個男人現身,一身白,一身黑,一身鐵灰,一身暗紅,極為出色,五官迷人。

    只是,這四個帥氣出眾的男人臉上的表情都是相同的。

    冷、冷得不能再冷;酷,酷得不能再酷,兩者合而為一,即是所謂的冷酷,他們沒有半絲喜悅。

    離天燁知道,在座不少賓客無法理解,為何這場婚禮是四對新人一塊進行?

    郝賀家族仗著在這座城市的權勢威望,對四大家族進行脅迫,以婚姻為目的,採取不聯姻就打壓的手段,讓人沒有拒絕的權利。

    他,離家第八代繼承人,離天燁,一身白色西裝站在聖壇前,從頭到尾心情不算喜悅,也不算憤怒,就像是毫無關係的第三者,淡漠平靜的看著婚禮進行。

    看著一一走進教堂的新娘,離天燁冷淡的神情微微一變。

    看著即將成為他妻子的新娘,他的眼底浮現一絲暖意,又在下一秒消逝,歸為冷淡。

    低垂著頭,保持沉靜的女人,一身雪白的禮服,盤起的長髮上點綴著無數的珍珠,幾綹垂落的髮絲隨著她的移動而輕輕飄晃。

    那一張白皙的臉孔充滿智慧,她沒有抬頭看向身旁的男人,直到對方伸出的手出現在她的視線範圍,她平靜的面容掠過一抹驚訝和不確定的緊張。

    緩緩的抬起頭,慢慢的望向身旁的男人,她猜不透他此刻的想法,如同她不懂他為何願意伸手牽著她。

    “請問郝賀姍小姐,你願意嫁給離天燁先生,從今以後無論環境是好、是壞,是富貴、是貧窮,是健康、是疾病,是成功、是失敗,願意支持他,愛護他,與他同甘共苦,攜手共建美滿家庭,直到你離世的那一天?”

    願不願意?被叫喚著的郝賀姍,帶著一絲絲不安的看著正握著自己的手的男人,一時之間說不出話。

    願意,她當然願意,只是……剛才他對牧師說的願意,是認真的?還是……為了應付這場婚禮而隨口說出的答案?

    他在生氣,她當然知道。

    家人有多過分,為了她們四姊妹的婚姻而做出脅迫的事,她也知道。

    但是她無能為力,也無法阻止他們所做的事,對家人而言,他們只是覺得唯有這麼做,才能讓她們甘心踏入婚姻而無法反抗。

    這些事,她都知道,但是……她仍然覺得好抱歉,對他……離天燁。

    手掌感受到被緊緊捏著的疼痛,思緒飄遠的她當下回過神來。

    望向身旁的男人,他正看著笑得和藹可親的牧師,她忍不住斂下眼,不敢再看他。“我……我願意。”

    頓時,她感覺一顆心被提得高高的,手掌上的力道卻松了開來,讓她不再感到疼痛。

    一對接一對的新人接受了牧師的證詞與祝福後,只見前方笑得慈愛的牧師緩緩的開口,“現在我宣佈你們成為合法的夫妻,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親……親吻新娘?

    郝賀姍瞬間睜大雙眼,表情微妙,且隱含著顫意。

    看著那個頭顱逐漸逼近自己的男人,她感覺心跳速度不正常的加快。

    那一雙好看深邃的眼眸仿佛沒有溫度,平靜的對上她的眼眸。

    她沒有發現自己正隨著他的逼近,頭顱不由自主的向後仰。

    “學……學長?”

    聽著她輕輕的呼喚,離天燁的視線中有了她的臉孔。

    雙眼快速眯起,在她的頭仍繼續向後仰之際,他突然伸出手。

    她的頭顱被他緊緊的捧著,無法移動。

    頓時,她愣得瞪大雙眼,不敢相信他竟然做出這個舉動。

    “學……學……”下一秒,她憋住氣息,不敢輕舉妄動。

    那薄薄的唇瓣突如其來的覆上了她的唇,連帶的,他的雙手將她的頭顱緊緊壓向他,讓她連逃離的機會都沒有。

    那一抹屬於他與她之間的溫度,撞在彼此的唇瓣上的同時,也撞上了她的心口。

    “學……學長,你……”偷了個空,她忍不住出聲。

    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親吻,雖然在婚禮的儀式中,夫妻親吻是很正常的事,但……但她就是有一種很不自在的感覺,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清楚他與她之間私下的秘密關係,讓她有一股很糗,很想躲起來,埋進土裡的衝動。

    這個男人,十多年來是她的好朋友兼死黨,工作時間外兩人如影隨形,總是在一塊,他與她之間還保持著學長和學妹的親密交情,感情曖昧卻又矛盾的在事業上是勁敵關係……剪不斷、理還亂的多重關係已經讓人夠混亂了,現下他卻又是她老公的身份……

    他們之間的關係,怎麼會……怎麼會這麼複雜?全攪著、亂著、混著、纏著一塊,讓她不知道到底該如何厘清這交纏在一塊的命運、緣分、情誼和曖昧了。

    望著眼前的男人,她的眼底盡是迷惘……到底要怎麼處理才好?

TOP


第一章

    踏進屋內的當口,郝賀姍的心情是沉重且複雜的。

    熟悉的屋子,這十多年來,她不知道進進出出這裡多少回。

    稱不上華麗,但傢俱高檔完善,這間屋子有許多屬於她存在的影子。

    “站在門口做什麼?進來。”前頭的男人拉下領帶,疲倦的坐在沙發上,整個人懶懶散散。

    聽到他的話,她咬了咬唇,有些彆扭的來到他的身旁站著。

    她的表情局促,有一絲絲不安、一絲絲尷尬、一絲絲彆扭,還有一些擔憂。

    離天燁抬起頭,看向身穿雪白美麗小禮服的女人,她像個等著被老師訓話的乖學生,他挑了挑眉頭,眼底掠過一抹讓人看不清的光芒,然後伸出手,拍了拍一旁的座位。

    她抬起頭,咬著唇瓣,不確定的看著他。

    他微微眯著眼,流露出略帶警告意味的眼神,瞪著一臉猶豫的她。

    閉上眼,她暗暗叫糟又慘,扭扭捏捏的吸了口氣,乖順的坐在他的身旁。

    乖順?

    呵,多麼詭異的字眼,竟然能把“乖順”這兩個字用在她身上,真是讓他好吃驚又不可思議。

    兩人一時之間無語,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不!不是兩人無語,而是她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而身旁的男人倒是直勾勾的盯著她,神態一派自若。

    說對不起,害你被逼婚了?說這有什麼用?婚都結了,道歉也於事無補。

    說你好笨,為什麼要回來?明明有為期一個月的會議必須待在中國,為什麼還要特別回來被抓個正著?你簡直比豬頭還要豬頭?

    要是她現在敢這麼講,會被他敲頭,一定會。

    那……說你神智不清,為什麼不在教堂的聖壇前大聲的說我拒絕娶這個女人?

    對!就是因為他不拒絕,害得她得為了他的面子問題也跟著say I do,這一錯,百百錯,錯得一發不可收拾,錯得讓人頭昏腦脹,厘不清思緒。

    “呃……”郝賀姍故意用力的吐了個聲,好吸引他的注意力。

    她得到了他的反應,是他投射過來的注目視線。

    “好吧!”吸了一口氣,她儘量讓自己看起來輕鬆自在些。“現在的解決方法只有一個。”她的口氣很認真,神情很認真,連看著他的眼神都認真得快變成銳利的刀劍。“我們明天離婚。”

    脫口說出決定時,她重重的松了一口氣。

    雖然對他感到很抱歉,只能用這種爛方法解決這尷尬的問題,又會害得他在婚姻的紀錄上多了有前妻的污點,但這真的是她唯一能想到最好的彌補方法。

    突然,一隻手伸向她的肩頭,在她反應不及時,用力一拉。

    她驚呼出聲,表情有些錯愕。

    抬起頭,看著身旁的男人時,她的視線對上他那雙深邃的大眼睛。

    “怎……怎麼了?”

    離天燁眉頭一挑,眼底流露出危險的光芒,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她。“這就是你在嫁給我後唯一想對我說的話?明天離婚?”

    暗暗叫了聲糟,她一臉悲慘。“要不……你要我說什麼?要我怎麼辦?”

    老實說,她真的很無辜,也是受害者,也是逼不得已啊!嫁給他,她是萬不得已的;成為他的妻子,她也是受害者;嫁的物件是他,她也很無辜……除了露出這種可憐兮兮的表情,還能怎麼辦?

    “就這樣?”他一副深不可測的模樣,讓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

    她認真的望著他,發現他的眼底燃起一簇火苗。

    若是不認真看、不仔細瞧,對他沒有一定的瞭解,絕對不知道面帶笑容的他其實隱藏著怒火。

    但,她是誰?她是郝賀姍,與離天燁認識十多年,他是她的學長,兩人還是麻吉中的麻吉,是好友中的好友,要不是他們一個是男的,一個是女的,她相信他和她會成為同穿一條內褲的好兄弟或好姊妹……唉,好吧!她承認他們還有一個很尷尬,尷尬到讓她很想死的關係,但是她絕不承認,不在現在承認。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她和他的關係非比尋常啊!

    “好吧!”因為和他實在靠太近了,近得讓她有點受不了又很尷尬的狀態,她一把推開他,很有氣勢的站了起來。“好吧!我承認我確實有話想說。”

    看著她那充滿決心的表情,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滿意的笑了。

    剛才還是一副在生氣的模樣,現在聽到她的宣言,他的眼中盈滿等待、期待和盼望的笑意,雙手交抱在胸前,開始有點好心情。“你說。”

    她發現他深邃立體的臉龐充滿自信,還莫名其妙的顯現出平和的笑意。“你……”她用力咳了一聲,緩緩的向後退了一步。

    “嗯?”他偏著頭,望著她。

    “就是……”目測他與她之間的距離,她眯了眯眼,想了想,又後退兩步。

    “什麼?我等著。”

    眼底閃過銳利的光芒,她的嘴角揚起危險的弧度,有架式的雙手交抱在胸口,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你……”深吸一口氣,她一鼓作氣的說下去,“你的腦袋長在肌肉上嗎?有這麼大塊的肌肉卻不長大腦,有什麼用?叫你不要回來,你回來做什麼?好好的待在內地開你的八大會議就好,你幹嘛回來瞎?渾水?告訴過你今天別回來,婚禮會場上我自己負責,只要你這個新郎不到,他們就拿我沒轍,我也有辦法可以解決他們威脅你家族的問題,為什麼你還要傻傻的出現?別以為我不知道,聽說是你是自動回來的,自動回來也就算了,竟然還通知你家的人去機場接機?你瘋了嗎?明知道要是被發現了一定會被五花大綁的送來婚禮會場,你還自動跳入陷阱,這不是像一隻站在人前等著被宰的笨雞嗎?”

    呼!說完話,她有些口渴,心情也舒暢了些,看到他前方的桌上有一杯水,很順手的拿起來,一口飲盡。

    聽完她的質問,面帶笑容的離天燁瞬間僵住了臉面,眼底的光芒變得危險。

    站起身,他一個箭步朝她逼近,足足高她一顆頭的高大身軀佇立於她的眼前,就像一座高聳的高山擋在她的前頭,狠狠的壓縮著她的氣勢。

    她的心頭用力一抽,忍不住吞了下唾沫,不太確定的抬起頭,畏畏的看向他。“幹……幹嘛?”

    他皮笑肉不笑,一雙利眼看著她,嘴角揚起令人膽戰心驚的弧度。“你……很好。”

    只是這麼三個字,她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我……我當然很好,不……不好的人是你。”

    老實說,她不太懂。

    想她可是郝賀家的新一代繼承人,第一位繼承者,現任郝賀企業的執行者,雖然對外認識她的人不太多,因為家族將她們這些女兒保護得滴水不漏,對她們的存在不曾走漏消息,但好歹在郝賀企業裡她算是半個能呼風喚雨,這座城市的經濟大權至少有一半掌握在她手上的女強人。

    可是怎麼……怎麼對上這個男人時,她總有矮他一截的無力感?好像只要面對他,她就自動轉為弱弱格式,對上他,她的氣力、氣勢和氣度全使不出來。

    “為什麼我不能出現?”離天燁瞪著她,口氣有些陰森。

    她吸了一口氣,“當然,你一出現就變成現在這種局面了。”

    “這種什麼局面?”

    難得他有耐心肯和她慢慢的磨,仔細想想,要是對上其他人,她相信這男人在生氣當頭,不是好好的和對方談,而是一把將人捏死,或揮出拳頭,讓對方飛出自己的視線範圍。

    “我們,”她伸出手,在兩人之間指了指,“我們結婚了。”

    “恭喜。”

    她傻眼,不敢置信。“恭……恭喜?你對我說……恭喜?”

    恭喜啥?恭喜他和她結婚?恭喜他被迫娶她?恭喜他只能接受威脅?

    她忍不住伸手撫上他的額頭,眼底盡是關心與憂心。“你氣瘋了?腦袋不正常了?”

    他推開她的手,“你覺得我看起來不正常?”

    “當然,哪有人被迫娶了一個對對方沒意思的女人而會想說恭喜?”

    “我娶了。”他說得理所當然,口氣有些惡意。

    她語塞,表情有些難看。

    拜託,就算他真的對她沒意思,也沒必要這麼直接,好不好?

    “那……那……”

    “不只娶了。”

    “啊?”她皺著眉頭,看到他的眼底掠過一抹風暴,不祥的預感開始竄起,在她身邊形成可怕的激流。“學……學長,你該不會……學……”

    “這個我對她沒意思的女人,我不只娶了,還和她相處了十二年八個月七天十個小時三十分四十秒,雖然稱不上與她整日瞎混相處,但至少有一半的時間全和她在一塊,別說一塊出去玩、幫對方惡補課業、充當家教,還做過她的司機、陪著她遊山玩水、在她想蹺家時陪著她在外頭鬼混好幾天沒回家,最後還把她偷偷藏在我家我的房內一個月,害得我父母以為我有自閉症,竟然在房內自言自語,還有我父母以為我有戀物癖,房內竟然藏著女用的內衣褲。”

    “學……學長……”汗顏啊!這些不能說的秘密之大糗的回憶,他沒事現在提出來做什麼?

    “還有什麼事是我忘了說的?喔!”他突然想起來,用力擊了個掌。“對了,這個我對她沒意思的女人,還因為我高中交女朋友,當著我和女朋友的面大哭,說她最重要的男人要被搶走,她失去了最重要的男人,害得那個才和我交往了三天的女朋友跟我說從此再也不見。她還在我和我大學女朋友的面前說,她覺得屬於她的東西被搶走,所以很不爽,那時那個我對她沒意思的女人好像還質問了我的女朋友對我到底瞭解多少,更在對方的面前大方公開我的三圍,連我那時穿的內褲是什麼花色都了若指掌,害得我的女朋友從此消聲匿跡,再也找不到人。”

    “啊……哈哈……那是我年幼無知,想法心思單純,那時只是覺得你一直和我在一塊就是屬於我的,所以我才……呃……再說,那兩個女的根本不是真的喜歡你,你其實也知道,一個是因為你功課好、長得帥,是學校的小王子,所以才想和你交往,而你大學的那一位……她交過的男朋友比你交過的女朋友還要多,同學說她只是覺得你有看頭、功課很好,家裡有點錢,所以才要和你交往……”

    “是啊!交過的男朋友比我交過的女朋友還多……”他惡狠狠的瞪著她,“我交的女朋友全都不到一個禮拜就被你破壞了,那種交往不到一個星期,連話都說不上十句,手也沒牽過,根本稱不上有交過女朋友,你拿從來沒交過女朋友的男人和其他女人交往的數量相比,不是太過分了?而且這是誰造成的?”

    “呃……是我?”她充滿疑問。

    他咬牙瞪著她,沉默不語。

    “好吧!那……是我的錯。”

    “還有一件事。”

    “啊?還有啊?”老天,現在他和她到底在做什麼?是結婚解決大會?還是算帳大會?她怎麼覺得自己有點悲慘?

    “是啊!這個我對她沒意思的女人,我和她在一塊的時候,不只該做的全做了,連不該做的都做了,你說……”

    “等……等一下,你……你在說什麼啊?”她如臨大敵,神情慘烈不安。

    極具危險威脅的笑容掛在他的臉上,他緩緩的伸出一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臉頰,低下頭,朝她逼近,“這個我沒意思的女人,不只陪了我至今一半的人生,我們一塊經歷了男女間第一次的牽手、擁抱、接吻、上床……而這些事,我們仍然持續進行中,你說,這個我沒意思的女人,不娶行嗎?”然後他輕輕吻了下她微顫的唇瓣,表情盡是暢快與得意。“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一顆心仿佛被炸開了,她有種被五雷轟頂的痛感,幾乎無法呼吸,臉色漲紅,像是被滾熟了一般。“你……你……”

    “我?我什麼?”

    “你……離天燁!”這男人太過分了,非要說她的痛處,讓她抬不起頭,內疚到想死就對了。

    “我確實是離天燁,而你是郝賀姍,從今天開始,我是你的丈夫,而你是我的妻子,怎麼樣?”他的笑容很邪惡,看著她那慘澹的神情,很是快意啊!

    “那……那離婚?”她早就傻眼了,在他說了那不能說的秘密後,她已經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了。

    “離婚?”他的眼神再次變成銳利的刀劍。“抱歉,沒有離婚。”

    “為……為什麼?”她以為他會很想……

    “為什麼?當然是因為……”他斂下眼,不去看她,只是口氣有點冷,“明天早上四點,我要再搭乘飛機回內地開八大會議。”

    “啊……”對喔!她怎麼忘了?

    “而你明天早上四點也得出發去日本,進行分部擴展開幕儀式,不是嗎?”

    “啊……”她再次恍然大悟。

    望著她那張清麗的小臉,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所以離婚,別想了。”

    “喔……”對啊!他和她現在沒時間離婚,她怎麼會一下子忘了呢?就說了,只要面對他,她總是不大對勁。

    “懂了?”他再次深吸一口氣,似乎是想將某種東西用力壓下。

    “懂了。”她重重的點頭。

    他滿意的轉身,朝著臥房的方向移動,今天忙了一整天,夠他累了。

    “那……”

    身後突然傳來聲音,他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她。

    她不太確定又有些確定的看著他。“那……我們回來時再離婚?”

    嘶……他再次深深的、重重的、用力的吸一口氣,然後閉上眼,快速轉身,不再看她。

    “學長?”

    學長?!

    “離天燁?”

    離天燁?!

    “那個……離天燁學長,你覺得我剛才的提議如何?接受嗎?”

    接受嗎?男人的臉頰開始狠狠的抽動,整個人冒出一股名為憤怒的氣息。

    接受嗎?當然接受?如果她願意讓他掐死她的話,他會很樂意接受的,因為他現在就已經很想出手了。

    彌漫氤氳水氣的浴室內,男女赤裸著身子,靠在牆面緊密交纏。

    修長的雙腿緊緊圈住男人毫無贅肉的腰杆,灼熱的長昂隨著激烈的擺蕩而吐吮深探。

    “天燁……”太久了,她和他太久沒有碰觸,久到讓她幾乎要忘記被他抱著佔有的感覺。

    她承認自己渴望著,當然渴望著,經歷過這種快意的滋味,誰能遺忘,不再需要它?

    只是……他和她真的太忙了。

    她的眼底裡盡是疲倦,雙手幾乎無力的掛在他的身上。

    他流露出充滿微暖笑意的眼神,輕緩的退離她的身子,然後攔腰抱起她,顧不得兩人還濕漉漉的,迅速離開蓮蓬頭下方,走出浴室。

    回到臥房,離天燁將郝賀姍安置在床上。

    她慵懶如貓,頭一沾枕,立刻拉起被子,無視身上的水珠,逕自閉上眼,舒服得準備睡覺。

    清晨時分,能睡的時間所剩不多,她不期待能得到充分的睡眠,至少讓她偷隨一下吧!

    揚起滿足的笑容,就像得到解放般的快意充斥著身心,她逕自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無視占了人家的床,不客氣的將被子全裹在自己的身上,連一絲絲都不留給他。

    確實,對她來說,這不算是無視,也不是她占了他的床。

    因為這張床是他和她共有的,在他買了這間房子時,她陪著他一塊去買的,這個家中的裝潢、傢俱的選擇,連牆面的顏色,她都有參與一份。

    真要說……這樁以威脅與利益為主的聯姻,在他們兩個人身上完全無法套用。

    只要隨意環顧這間屋子,可以發現屋內有許多不該屬於離天燁使用的東西,無論是鏡臺前的化妝品、門口櫃內無數雙的高跟鞋,還是衣櫥內的女用套裝服飾,許許多多熟悉的東西都屬於女性……全是屬於郝賀姍的。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韓媛

    大家好,我是韓媛。感謝在天下書庫閱讀網閱讀我的作品。

    感覺好像很久沒有完成一整個系列,想想這一年寫著的都是單行本,開的系列不多,所以這就是今年第一套完成的系列。(灑花ing)

    當初要寫這一套系列的想法很簡單,單純不想讓男人主宰一切。(這作者又在發作了)

    新興崛起的女強人很多,近幾年來女性出頭,在各大行業嶄露頭角,開創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對此很想為她們拍拍手,因為我相信她們的努力將比其它人多好幾倍,畢竟雖然沒有說,但性別的不同,多少會為她們帶來不便和阻礙。

    郝賀姍的個性其實很不賴,如果我是女強人,希望自己也能如此,她將公私生活分得很清楚,對外的嚴肅性格,以及私底下有些小迷糊,但遇到事情時充滿韌性,這一點我很佩服。

    想想大家印象中的知名女強人,對外給人強勢的形象,但對內似乎也是強勢的,主宰著公司決策,也主宰著家庭決議,這一點我想不只是自己的丈夫,就連其它家人,包括小孩,都會很受不了的。

    女性與母親的身份,就眾人的記憶而言,是最溫柔、最溫暖的,是家中的調解者,也許孩子們有事不會和父親說,但心事與小秘密一定多少會願意和母親分享。

    當然,這是我個人的認為,不一定代表每個家庭都是如此。

    這個系列結束了,以姊妹、以家族為首,它的走向部分其實在某些方面有些困難性,因為生長在富裕人家,從小學習的東西與一般人有很大的差別,因此在看待事情和面對事情的時候,角度與方法也有不同。

    舉例來說,自私的部分。

    也不算是在批評,就我的感覺,有錢人沒有真正心善的,因為如果心善,是做不了有錢人,能在錢中打滾,讓錢愈來愈多,一定需要很深沉的心機和利用人的狠心手段,當然,很重要的是會命令人、會掌管身旁的部屬,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他們懂得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好吧!這所謂的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是以非常自私的方向在看待的,拿錄用一百個員工要花十塊錢和錄用一千個員工只要花十塊錢來比較,你要用哪一方?即便知道用十元雇用一千個員工是一件跟吸血蟲沒兩樣的事,但花在別人身上的錢愈少,我賺的愈多,不用的是傻瓜。

    我覺得這就是所謂有錢人的想法,一個人一個月只賺一元,要做不做隨你,就算一元不能讓你吃飽飯,但勉勉強強能過日子,你想留下來做就留,不滿這錢,你要走也沒關係,反正多的是其它人搶著做……這啊,就是有錢人。

    事情發生時,犧牲員工下屬也不會痛,自己才是公司的核心人物,只要我不倒,公司就不會倒,這種想法,我相信一般的老百姓不會有,因為有錢人不是每個人都當得上,也不是每個人的心機都這麼深,讓人難以捉摸。

    雖然〈富家女〉這系列的故事沒有寫到這麼深切的權力欲望問題,但是在事情的處理模式中,相信大家在四本書裡都看過當女主角發生問題時的解決方式,還有她們看待事情時,有些方向與其它人不同,例如,高傲、自信、自以為是,因為她們的生長環境與家庭就是這麼教育她們,同時養成這樣的想法和習慣。

    也許有人會覺得不喜歡、不欣賞,還有點討厭這種女人,因為她們的行為在兩人間主宰了一切,但反過來想,是不是因為從古的觀念來說,女人一直認為自己必須依附男人所造成的結果呢?女人有女人的韌性,男人有男人的獨特能力,這個世界分為男人與女人,並不是為了被選擇哪一方強、哪一方弱,哪一方能主掌一切、哪一方只能乖乖的聽令行事。

    哎呀!說到這話題,又讓我想起了這些日子來不斷在後記上談論到的婚姻問題了。

    當然,再次聲明,這輩子我是不可能遇到了,但也許兩、三代後,它真的會實現,那就是……一妻多夫制。

    大家以為作者瘋了嗎?

    我沒有在開玩笑,我是很認真這麼想的。

    現在的女人數量比男人少,聽說兩、三代後,平圴男人和女人的數比是五比一,也就是說,以後想娶老婆的人愈來愈難了,五個人同時愛上一個人,其中只有一個會被女人選上,再扣除不婚的女性、覺得靠自己崇尚自由的女性,男人想結婚啊……嘖嘖嘖,也許機會比緣分更重要了。

    然後,因為人口愈來愈少,全世界的政府開始提倡一妻多夫制,希望增加生育人口,也就是說,未來的世界,一家之母,還有會有大夫、二夫、三夫、四夫、五夫……哈哈哈……我沒瘋,我真的這麼認為。

    什麼?不相信?好吧!兩百年後我們就知道會不會發生了……(這傢伙又瘋了,兩百年?早化成一堆白骨了)

    我知道我遇不到了,所以只能靠未來的未來的未來的女性們了。(好吧!我很認真的想,兩百年後我要再一次成為女人,然後把現在的殘念,在下輩子努力發揚光大實行去)

    別再說了,再說下去,韓媛的形象完全沒了……話說,早就沒形象了吧!喂!

    〈富家女〉系列結束了,這個系列一波三折,如果大家有興趣,歡迎能去不同書系、不同系列裡把它們翻出來回味喔!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TOP

thank you

TOP

3Q

TOP

謝謝分享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Introduc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Full Listing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Regis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