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方《冤家小青梅》


出版日期: 2015-03-19

前女友不好追,可真愛上了,哪裡肯放開手;
前男友不好惹,一旦招惹了,哪能全身而退。
九年前,人稱校園美女的顧小竹厚著臉皮,
死追活賴地纏著辛以廷這位校草。
可惜,人家都說女追男隔層紗,太輕易得手的不珍惜,
不然怎麼會在她賣命地倒追後,好不容易交往了,
卻還是被辛以廷給甩了。九年後,顧小竹成了職場美女,
多的是追求她的男人,只是她只愛工作不愛男人,
那些男人她一個都看不上眼。哪曉得這堆男人中,
追得最勤的男人正好叫辛以廷,聽說是她的前男友,
而且他還撂下狠話,這一回他不只是要追她,
還打算把她追回家拉上床,很正經的要她當辛太太!


第一章

    王子時光咖啡廳。

    整排的落地窗,輕薄的白紗在陽光下如同一團朦朧的霧氣。

    “應該就是這裡了。”

    顧小竹喃喃,腦海中閃過前男友決絕的表情。

    我們分手吧。別說你喜歡我,有你這樣喜歡人的嗎?你根本沒把我當成男朋友,只是想要個跟屁蟲而已,必須隨傳隨到、言聽計從,我是喜歡你,非常喜歡、非常喜歡,但我真的受夠了。掰掰,祝你好運!

    這已經是她第三次被甩了,以同一個理由。

    可男生向她告白要求交往的時候分明口口聲聲地說會對她好,以她的需求為第一要務,不忤逆,不爭辯,百分百服從。

    誓言猶在耳,結果還是叛變了。果然男生是最不可靠的動物。

    如果不是奶奶不放心她,希望她能有一個男朋友來照顧她,她也懶得跟這些男生在一起,畢竟從小在父母的爭吵中長大,她早就對男女之間的感情失望透頂了。

    算了,分手就分手吧,沒有真男朋友,找個假男朋友應該也能湊合。

    顧小竹抬起右手,推開了眼前的玻璃門。

    王子時光裡,辛以廷昨晚貪涼,開了窗戶睡覺,早上一起來就覺得頭昏腦脹的,更可怕的是,一分鐘必須包上一個水餃,把好好的俊鼻搓成了胡蘿蔔。

    “都這樣了,你好好回去躺著行不?”

    王子時光的店長兼首席王子戈朗朗嫌惡地瞥了他一眼。

    王子時光不是一家普通的咖啡廳,它的收費是普通咖啡廳的三倍,因為它會提供T大學生會最優秀、最俊美、最有魅力的王子為你服務,這可不是用金錢就能隨隨便便買到的哦!

    辛以廷用面紙裹著鼻子,悶聲悶氣地說:“週末我約了系花,約會資金還沒湊齊呢。”

    戈朗朗不遺餘力地打擊他,“就你現在這要死不死的鬼樣子,誰會點你!”

    “我相信她們對我是真愛……”辛以廷甩出一個鼓鼓的水餃。

    話說真夠現實的,在咖啡廳閑晃了都一上午了,都沒接到一件生意。

    那些可愛的女生們只會對他說“真是可憐哦,辛王子”之類的話,然後瀟灑轉頭對別的王子露出甜蜜蜜的笑容。要不要這樣絕情!

    “是哦,真愛?”戈朗朗聳肩冷笑,扯過辛以廷的臉,讓他目睹自己的犯罪現場。那個鼓鼓的水餃迷了路,沒有飛進垃圾桶裡,而是跟恰好走過的一個女生的鼻子來了個親密接觸。這個女生明顯嚇傻了,大張著嘴,看著鼻端上那黏稠的一團慢動作一樣掉在了地上。

    辛以廷正想說什麼,一陣響徹雲霄的尖叫聲差點把咖啡廳的屋頂給掀了。

    “啊啊啊,我要殺了你……”

    戈朗朗捂住耳朵,把目瞪口呆的辛以廷往前推,冷靜地說:“歡迎之至。”

    這個女生不是一般的女生,她叫顧小竹,T大的風雲人物,學生會公關部部長,不僅人長得漂亮,而且腦袋十分好,是經濟系的高材生,次次考試第一。

    這是她第一次來到王子時光咖啡廳。但是,在場的每一個看好戲的王子,以及被推出來送死的辛王子都認得她。因為她實在太出名了,最出名的就是她的壞脾氣。

    顧小竹已經冷靜下來了,她用審判的眼光盯著眼前這張狼狽的俊臉,“是你扔的?”

    辛以廷認命地點頭,吸了吸鼻子,轉頭想找面紙盒。

    “用這個好了。”一包面紙突然被送到了他的眼下,辛以廷驚訝地抬起頭,看見顧小竹美麗又誠懇的面容,吸了吸氣,有點受寵若驚地接過。

    “扔這裡好了。”正愁水餃何處放,一個放水果的餐盤遞了過來。

    辛以廷松了一口氣。他看了戈朗朗一眼,無聲地說,這就是赤裸裸的真情呀。她一定是為了我而來!

    戈朗朗看他那天真未泯的模樣,又看那顧小竹忽然揚起的惡意笑容,無聲地歎了口氣。自食其果,只能乖乖受著。

    沒一會,餐盤上就堆滿了辛氏出產的水餃。顧小竹退後幾步,辛以廷以為她要為他把盤裡的水餃送進垃圾桶,哪知峰迴路轉,十來個白花花的水餃軍團突然當頭劈里啪啦地砸了下來。黏稠的液體順著頭髮、臉頰緩緩地流了下來。

    “你……”辛以廷顫抖著手指,整個抓狂了。

    一包完好的面紙和清空的餐盤又被送到了他的面前,顧小竹笑得很真誠,左頰上還嵌了個深深的酒窩,“請繼續。”

    笨蛋才繼續!辛以廷轉頭就走,前路卻被冷血的戈店長擋住,“小辛,如果你乖乖地站在這裡,等她消了氣,也就沒事了。要是你現在一走了之,恐怕她今後都不會讓你好過。”

    “誰怕誰,誰給誰不好過還不一定呢!”辛以廷的倔脾氣也上來了,頂多魚死網破,他還不信這個小女生真能把他怎麼了呢。是可忍孰不可忍!

    惡狠狠地推開戈朗朗,辛以廷以閃電一樣的速度消失在王子時光,戈朗朗抱歉地望向顧小竹,她微微笑,笑容純淨而潔白,“很久沒遇到這麼有勇氣的人了,真是幸運?!”

    而且,他的聲音很好聽,奶奶一定會喜歡的。

    就他了!

    大概出了一次火氣,辛以廷的感冒神奇地好了,終於告別了包餃子的苦日子,神清氣爽地來王子時光報到了。哇哈哈,讓我今天生意滾滾來吧……

    可他剛進門,一道嬌嬌小小的身影就闖入了他的視線。然後,他老少皆殺的陽光笑容突然像被照相機定格了一樣。

    “顧小竹!”

    “看到我這麼激動啊,還真榮幸。”顧小竹朝他露出可愛又甜蜜的笑,“不過你托著你下巴一點,要是下巴脫臼了可不能賴在我頭上。”

    “當然不會,我畢竟和某些人不同,十分講理。”驚訝過後,辛以廷很快恢復了正常,形狀好看的薄唇牽起一抹笑,“不好意思,我要去工作了,再見。”

    這個傢伙嘴巴倒利得很,一分一毫都不肯吃虧。

    顧小竹望著對方翩然消失在換衣間的背影,摸著下巴微微笑,這麼有戰鬥力,她倒更加稀罕了。最近恰好不爽到家,正巧他撞到了槍口上,只能說,天註定,他要成為她的出氣筒。

    辛以廷換上王子時光咖啡廳的王子制服,出來後發現顧小竹竟然還站在原地,笑意盈盈地望著他。

    這個傢伙長得還真不賴,眼睛夠亮、眉毛夠黑、鼻子夠挺,白襯衫搭配黑色長褲,簡單到不能更簡單的打扮,卻更好地襯托了他疏懶輕狂的氣質。

    “你怎麼還在這裡?”

    戈朗朗站起來替顧小竹發言,“她來這裡點你的場,可是你的客人。”

    “抱歉,有個客人點名要我為她服務,馬上就到。”辛以廷當機立斷拒絕。

    顧小竹笑咪咪地說:“凡事總要講究一個先來後到吧,我可是先到的。”

    “但她是我的老客戶,老客戶有優先權。”辛以廷說得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這樣說也有道理。”

    看著她露出遲疑之色,辛以廷心裡暗暗得意,小朋友,爺怎麼可能玩不過你!

    “顧同學,不好意思,今天我的行程上排滿了老客戶,恕我沒時間奉陪了。你可以點其他的人服務,或者改日再來。”

    “哪用這麼麻煩!我既然都來了,你就先陪我,等你老客戶來了,我再放人不就行了。”顧小竹語鋒一轉,“除非是辛王子不肯接我這一單。”

    見辛以廷無言以對,顧小竹無辜地攤了攤了雙手,偏頭問站在櫃檯後按電腦按得不亦樂乎的戈店長,“店長,聽說王子時光裡面的王子可沒權力拒絕客人,真有這項規定嗎?不是我道聽塗說吧?”

    戈朗朗和她一唱一和,“當然不是,對客人絕對服從,客人至上,是服務生的第一要領,如果我這裡的人要想把生意往外推,可以,除非辭職不幹。”

    這個掉進錢裡爬不出來的臭傢伙,顧小竹擺明瞭要玩他,身為他的死黨兼店長偶爾撒點小謊維護他一下又會怎樣,一定要把他往火坑裡推嗎?辛以廷氣得差點吐血。

    “謝謝店長給我解釋,我明白了。”顧小竹掛著甜蜜蜜的笑,回過頭凝視辛以廷,目光十分挑釁,“辛王子,你要辭職嗎?”

    切,大丈夫能屈能伸,難道還怕一個小女生搞鬼使壞!為了一個小女生丟了飯碗可就不值得了。反正他已經給一個超級無敵迷戀他的小粉絲發了簡訊,相信不用多少時間,那個小粉絲就會火速趕到,而他也能脫離魔掌了。

    “顧同學別說笑了,我很喜歡這份工作,這邊請。”辛以廷雄赳赳氣昂昂地帶著顧小竹來到了靠窗的一個隔間,十分紳士地伸出右手,做出請的姿勢,“顧同學,請坐,請問你要點些什麼?”

    顧小竹點了兩杯黑咖啡,把其中一杯推到了辛以廷面前,自己先放了大量的牛奶和糖進去,“還不錯,你也???”

    “謝謝,可是我對咖啡過敏。”切,這杯咖啡可什麼都沒加,他最怕苦了,才不要乖乖就範。

    “是嗎?”顧小竹挑了挑眉,“那再給我上杯熱牛奶吧。”

    辛以廷看了看滿滿當當的兩大杯黑咖啡,“叫這麼多,你喝得完嗎?”錢多也沒必要這麼浪費吧?

    顧小竹瞪了他一眼,“你管我,上。”

    “隨便你。給我錢賺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辛以廷起身離開,半分鐘不到,就端著盤子將冒著熱氣的牛奶放在了顧小竹面前,“顧同學,請享用。”

    顧小竹朝他甜蜜一笑,取過糖罐直接打開蓋子一股腦往牛奶裡倒,辛以廷嚇了一跳,“姑奶奶,原來你口味這麼重!”

    “誰說我要喝!”顧小竹拿勺子攪拌了好一會牛奶,確定糖都融化後將杯子推到了辛以廷面前,“辛王子,??吧,不要告訴我你對牛奶也過敏。”

    這個傢伙果然沒安好心!

    辛以廷抬起下巴,“如果我說是呢?”

    顧小竹狀似無奈地歎氣,“那我只好向戈店長求證了,除了牛奶、咖啡,辛王子到底還有什麼不能吃的。”

    “你!”辛以廷咬牙。

    顧小竹朝他甜甜笑,酒窩深深,多漂亮、多閃亮。

    辛以廷卻完全沒有欣賞的心情,拉開白紗望瞭望窗外,卻完全沒有那個小粉絲的身影,低頭掏出手機,也沒有任何回復。

    而戈朗朗就是一見錢眼開的,完全指望不上。看來今天,他真的要認栽了。

    “好,我喝。”

    辛以廷就著杯子啜了一口,口腔的味蕾瞬間被可怕的甜膩感淹沒,她到底放了多少糖啊,牛奶甜得要命,黏在舌頭上持續釋放近乎苦澀的甜。

    顧小竹望著他緊皺得幾乎可以夾死蒼蠅的眉毛,笑容更加甜蜜,“辛王子,恭喜你現在有一個很好的選擇,可以不喝這杯牛奶。”

    “什麼選擇?”

    顧小竹凝視他的眼睛,“當我的男朋友。”

    “啊?”辛以廷差點跌下椅子去,沉默了好一會,呆滯的俊臉上浮現了得意的笑容,“原來你捉弄我只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呀。哎呀呀,顧小竹,不是我要說你,你又不是小學生了,怎麼還玩這種喜歡一個人就要欺負他的幼稚把戲呀!喜歡我你就直說,好好地對我好、追求我,我說不定會給你一個機會。”

    顧小竹一個沒忍住,直接端起咖啡杯潑了辛以廷一臉的咖啡,辛以廷還保持著張嘴哈哈大笑的得意表情,於是不少深色液體瞬間襲擊了他的口腔。

    好苦,太苦了,怎麼會有人會喜歡這麼苦的東西!

    他第一時間不是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狼狽,而是捧起牛奶往嘴裡狂灌,直到嘴巴重新被甜膩的味道充盈,再也找不到一絲苦味,才放下了牛奶杯,而這個時候,牛奶杯中的牛奶只剩下三分之一。

    顧小竹覺得十分好笑,也真的笑了出來。

    辛以廷聽到笑聲,抽了幾張面紙隨意擦了擦臉,然後慢動作地抬起下巴,冷冷地與這個罪魁禍首對視,“顧小竹,你太過分了!”

    他的眼神極冷,不帶一點溫度,十分可怕,顧小竹心一窒,不自覺地躲開了他的目光,“過分的是你,竟然騙我說你對咖啡過敏。”

    辛以廷冷笑,“喔,你以為我過敏還往我臉上潑咖啡,真要我倒地不起你才滿意?我跟你真有這麼大的深仇大恨?”

    “我、我……”

    誰讓他說那些有的沒的話,當時她腦袋一熱什麼都忘了,哪裡還記得他對咖啡過敏,可是這些示弱的解釋顧小竹卻不屑於講,支支吾吾了一會索性閉上了嘴巴。

    辛以廷離開了位置,“顧小竹,追人你可真是遜斃了。我坦白地告訴你,我對你一點興趣也沒有,你死心吧。”

    他轉身要走。

    “辛以廷,你給我站住!”顧小竹叫住他,一張可愛漂亮的小臉上不再掛著甜蜜蜜的笑容,而是莫名的怒氣,“誰說我要追你,你這個自以為是的臭傢伙,你給我豎起耳朵聽好了,我是要雇用你當我的男朋友!”

    辛以廷退後一步,“對不起,我不幹。”

    他說完就走,這次不管顧小竹怎麼叫都不肯回頭,顧小竹跟個火箭炮一樣直接沖了上去,瞪著辛以廷的雙眸幾乎要噴出火來,再沒有一點氣定神閑,“你可以不幹,那我就天天來找你,天天煩你。如果你答應,一星期只要當我三個小時的男朋友就好,我就給你這個價錢!”

    辛以廷輕笑出聲,“只要顧同學有時間,可以天天來。”

    “辛以廷!”這三個字簡直是從顧小竹的牙縫裡擠出來的。

    辛以廷繼續保持優雅的笑容,“我在,請問顧同學還有什麼吩咐?”

    顧小竹咬牙,如果眼神能殺人,大概辛以廷死了不下千百次了。然而對著這樣兇狠的眼神,對面這個好看的男生卻照樣笑得雲淡風輕,那樣好看。

    今天,她真的踢到了鐵板,再戀戰恐怕也占不了上風了。沉默半晌,她低頭,再次抬頭的時候卻又露出了甜蜜可愛的笑容,“辛王子,今天跟你相處很愉快,我明天再來。”

    辛以廷望著挺直著背如同充滿鬥志的公雞一樣的顧小竹,轉身走出了咖啡廳,忽然感覺頭有點隱隱作痛。

    “辛王子,對不起,我來遲了!”一個圓圓的粉紅色球體進入了咖啡廳,朝著辛以廷飛速滾來,“你是不是生氣了?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今天我一接到你的簡訊就打算翹課,可是運氣不好被逮住了,老師非常生氣,要我坐到他的眼皮底下,如果我敢溜,直接就當了我……”

    過分高亢的女嗓製造出持續不斷的噪音,辛以廷單手捂住耳朵,彎起唇角,露出傾倒眾生的笑,“好了好了,我瞭解了,沒事沒事,你能來我就很高興了。”

    “真的嗎?辛王子,你真好!”

    圓滾滾如同包子一樣的臉上露出感動癡迷的表情,辛以廷微笑,“你一定是跑著來的吧,很熱是不是?來這邊喝杯冰鎮紅茶吧?”

    “嗯嗯嗯,好!”大包子龔寶寶欣喜若狂,“辛王子,我保證以後如果你call我,就算被當掉,我也不讓你等!”

    他可不希望再有以後,只是,腦子裡突然閃現顧小竹不達目的誓不甘休的眼神,只好默默歎氣。

    顧小竹說到做到,第二天準時到王子時光咖啡廳報到,而之後的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在咖啡廳內也總能望見她嬌小的身影。

    她每次來目標都十分明確。

    戈朗朗打趣辛以廷是只被大野狼盯上的小白兔,乖乖就範,努力討好大野狼,說不定還能從大野狼的血盆大口中獲得一絲生機,不然只能葬身狼腹。

    辛以廷表示不服,“喂喂喂,她是大野狼,我勉強同意,但我怎麼可能是任人欺壓的小白兔,好歹也是非洲草原上一隻矯健漂亮的雄獅!”

    戈朗朗笑,“為什麼不是山中之王老虎?”

    辛以廷用手肘撞了撞戈朗朗,“都是男人,你懂的。”

    戈朗朗都無辜地眨眼,“我不懂。”

    “喂,我說你跟我裝什麼純潔,要不要這樣沒勁啊……”看著戈朗朗一副拚命忍笑的模樣,辛以廷終於覺得不對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以媲美烏龜的速度扭過脖子,對著出現在眼前的顧小竹露出笑容,“顧同學,你好。”

    顧小竹也露出笑容,又甜蜜又好看,“辛王子,你好,我也很好奇,為什麼你一定要當獅子而不是老虎,能不能為我解釋一下?”

    “這個嘛……”辛以廷無意識地搓起鼻子,“這個很簡單,因為獅子比老虎長得好看嘛,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是嗎?”顧小竹突然收斂了笑容,“原來不是因為獅子妻妾成群?”

    “顧女王果然聰慧,我這點小心事都逃不過你的法眼。”辛以廷擺出十分震驚的表情。

    顧小竹想不到他認得這麼痛快,“你還要不要臉?”

    辛以廷摸了摸自己的臉,露出自我陶醉的表情,“當然要啊,我的臉那是萬里無一的好看,把妹賺錢可全靠它了!”

    “你能不能再無恥一點!”顧小竹氣結。

    “這個呀,既然是顧女王的要求,我會再接再厲的!”

    顧小竹被堵得完全接不上話,渾身血液逆流,氣得耳根子都發紅了。

    辛以廷微笑,笑得又迷人又優雅,“好了,不開玩笑了,顧同學,今天要點什麼?還是黑咖啡?”

    “不,我什麼都不要,掰掰!”

    這個臭傢伙把她氣得都要內分泌失調了,她才不要給他錢賺。明天調整調整狀態,再重新殺回來,她就不信這個邪!

    這邊顧小竹剛走,戈朗朗就端著黑咖啡飄了過來,“喂,你今天太過分了點,把人都氣走了,我可是連咖啡都沖好了。”

    辛以廷給了他一個白眼,“我過分?這個小丫頭天天上門踢館,我還真的怕了她了,跟她一般見識,到底是個漂亮小姑娘,我又真正下不了手;隨她折騰,還不得把我這身骨頭都拆了。”

    戈朗朗喝一口黑咖啡,一雙漂亮的黑眸裡滿是促狹的光,“好了,看你左右為難的,索性我放你大假吧,顧女王日理萬機,幾次遇不到你,應該就會把你拋到腦後了。”

    “不行!”辛以廷當即拒絕,“切,我要是不來,她還當我怕她了呢。”

    戈朗朗挑眉,“你剛不是說怕她?”

    “我就打個比方。”辛以廷挺直胸膛,“男子漢大丈夫,什麼都可以丟,一張臉卻是萬萬不能丟。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還真不怕她能掀了天。”

    “有勇氣,很好很好。”戈朗朗把喝到一半的黑咖啡塞到辛以廷手裡,“加油,我看好你喔。”

    “必須的。”

    辛以廷下意識地端起馬克杯喝了一口,陡然間,臉色劇變。好苦好苦好苦,“咳咳咳……見鬼的,混蛋,戈朗朗,快給我一杯水……”

    “小竹,你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你已經很久沒帶他來看我了。”

    “你呀,就是脾氣太壞,女孩子家的要軟一點,這樣男孩子才會喜歡。”

    “我這個瞎婆子也不知道能活多久,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你走出你父母帶給你的陰影,我實在闔不上眼。”

    “小竹,夫妻之間都難免吵架,男女朋友之間更少不了磕磕碰碰的,你別人家稍稍犯點錯就判死刑,要懂得珍惜感情。”

    金老太太每天做化療就夠痛苦了,稀疏的白頭發早就掉光了,她愛美,顧小竹就給她買了個頂假髮,她很喜歡,可她更喜歡操心顧小竹。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Bbbb
:))

TOP

3Q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Introduc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Full Listing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Regis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