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寧《我在現代當大神》


出版日期:2015-11-27

這個憑空出現的男人,來歷成謎
聽說,他只憑一句話,便能扭轉一個人的命運
聽說,他能精確的斷定一個人的死期
聽說,他能預言一個人的未來……
關於他的“聽說”太多太多,加上他行事低調
不知從何時開始,外界替他封了個“大神”的稱號
而她這個可憐的小助理,就得完成女皇老闆的交代
務必要和這位神秘的“大神”見上一面!
為了完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她連羞恥心都拋棄
終於有幸親眼一睹大神的廬山真面目
當場被他堪比動漫男主角的美貌震懾得說不出話
更教她心慌意亂的是,他居然說想進一步認識她……
在她面前,他總是溫柔又從容
雖然有時候的反應像是來自另一個時空
但仍阻止不了她的心逐漸為他陷落
直到那一天,看見她那女皇老闆親熱地挽著他的手
她才明白,這個神秘的男人,不是她能碰的…


楔子

    他躺在一條陰暗的陋巷裡,動也不動地,滿身髒汙襤褸,仿佛就要這麼腐爛死去。

    陋巷外便是熱鬧大街,人潮如織,金陽燦燦,巷裡巷外硬生生隔成兩個世界。

    流墨似的發垂落而下,掩住了那張異常美麗的臉蛋。約莫十四、五歲的年紀,身段修長,手腳纖細,裸露在殘破衣物外的肌膚潔白如霜,倘若不細瞧,真要誤當作女子。

    可在這裡,沒人會錯辨男女之身,自然不會有人將他錯當成女子。

    無論是澤蘭王朝,北燕王朝,抑或是西杞王朝,絕找不出半個軟弱的女子,即便是少女,怕也不可能會有這個少年此刻的柔弱,只因那是絕不被允許的罪愆。

    女人必須強悍驍勇,男人永遠是矮了女人一截的下等人,這條鐵律數百年來不曾動搖。

    況且,這個少年一看便知是個逃奴,即便是渴死餓死,曝屍荒野,絕對無人理會,更沒人敢出手搭救。

    好渴……

    他乏力的睜了睜眼,那是一雙極美的眸子,烏潤如墨玉,努力想看清周遭,眸光卻逐漸模糊起霧。

    “梓淵,你記住,為奴為僕,甚至是當一個最卑賤的男娼,你都得好好活下來,將她從我們手中搶走的,一一奪回!”

    熱霧淹沒了他的眼,眼前仿佛又浮現渾身浴血的兄長,在將他推下刑車之際,面目猙獰的吼道。

    “給我聽好了,再苦也不許你尋短,更不許作踐自己。我們兩個之間,總得有一個活下來,只要活著,總有再見的一日,梓淵,你必須活下去!”

    血水自他的嘴角滲流而下,少年閉了閉眼,抬起被用過重刑,嚴重變形的手指抹了抹。

    他頓了一下,隨後將沾了血水的手指放進嘴裡,藉此解渴。

    須臾,腥臭的血味在舌尖上漫開,難聞至極,他幹嘔了一陣,反吐出腹裡的酸水,將自己弄得越發骯髒狼狽。

    他活不過今天了……抑或,活不過明日。

    他辜負了兄長的期望,辜負了每一個犧牲自己為他掙命的人。

    罷了,一個逃奴怎可能活得了?即便真活了,他這模樣肯定只能被送進南風館,任由女子作踐糟蹋。

    與其這樣,倒不如一死,死了倒也乾淨。

    自暴自棄的念頭一起,他牽了牽血紅色的嘴角,握緊的手指一寸寸松握開來,將攢起的氣力,又一點一滴放掉。

    “你,想死嗎?”

    嬌甜的嗓音驟響,敲醒了模糊的意識。他睜眼,透過發隙望出去,看見一個粉嫩的小人兒,笑容盈盈地凝瞅他。

    “是逃奴嗎?這麼小就被流放了?”女童甜笑燦燦。

    她和他年紀差不了多少,何必用那種看著孩子似的語氣?

    “想死還是想活?”她又問。

    兩片乾澀泛紫的唇瓣翕動了下,卻怎麼也吐不出話。他滿眼掙扎的望著女童,心底似有什麼被翻倒,灑了一地。

    她想救他?是真的嗎?即便年幼,可她到底是個女子,冒然出手襄助逃奴,就不怕惹禍上身?

    傻子,她也可能是來看笑話的,憑什麼認為她是想救他?

    “想活,是吧?”女童兀自笑道,只憑那雙剔透的琉璃眼,便讀透了他內心深處想活下去的渴求。

    想活又如何?她能幫他什麼?他一身膿血爛瘡,衣衫下的身軀幾無完膚,怕是找來了大夫,頂多拖上個幾日苟延殘喘罷了。

    他閉起了眼,徹底斷了這份念想。與其浪費口舌求援,倒不如靜靜等死。

    片刻,耳邊一陣靜默,他的心亦隨靜默,一點一滴燒成死灰。

    驀地,一道甘甜滴入嘴角,他驚醒,竟看見女童手執一隻小瓷瓶,偎近他的嘴。

    “你讓我喝了什麼?”嘶啞的嗓子怒問。

    “甭怕,這藥甚好。”女童笑道。

    不必她多作解釋,那藥竟在眨眼瞬間便生效,他的嗓子不腫了,如被甘霖滋潤,因連日饑餓而絞疼的腹腔,竟慢慢起了飽足之感。

    那藥,非比尋常的靈妙,怕是出自高人之手……

    一股沉沉的疲意,鋪天蓋地淹沒了他,少年忽覺眼前黑幕刷下,眼看便要昏睡過去。

    墜入黑冥深淵之前,他聽見女童甜嫩的嗓音說道:“睡上一覺,再醒來時,你身上的傷便會痊癒,之後,是死是活,都隨你的意。”

    話落,他的眼已睜不開,只能憑藉尚未喪失的聽力,聽見女童起身提步的聲響。

    為什麼要救他?她圖的是什麼?想討他為奴僕嗎?抑或是看上他的美色,意欲收他為貼身隨侍?

    他的疑惑終是沒能得到答案。

    他沉沉睡了一覺,月落日升,一束金芒射進他睜開的眼眸時,女童成了一場昨日之夢。

    仿佛是一場美得不真實的幻象。

    他躺在血污裡,望著頂上的豔陽,動了動不再疼痛的手腳,摸了摸身軀,那些爛瘡膿包全不藥而愈,他方明白自己是真的活過來了。

    他活了,那就意味著“她”的預示失靈!

    一抹猙獰恨意滑過他的眼底,為那張絕美的臉龐添上冷豔。

    他垂下眼,從袖口暗袋取出一支掐絲琺瑯雕花玉嘴煙槍,嘴角一揚,幽幽笑了。

    再苦再賤,他都會活下去,哪怕翻遍世上每一寸,也要將“她”找出來,然後殺了“她”!

    粉的,黃的,紫的,白的,紅的,花開錦簇,繁麗撩目,這一方天地被盛爛的豔花淹沒,幾不見路。

    一雙白嫩小手撥開?紫千紅的花叢,小小身影順著通往宮闕的卵白石小徑,踩著小心踏實的腳步,朝著矗立于前方的青色琉璃通天塔走去。

    行經塔下川堂時,一群身穿繡有澤蘭王朝國徽的錦織長袍,氣質外貌各異的女子,面色端肅地交談著。

    直到那團粉嫩的小人兒,舉止莊重大方的行過面前,那些女子方停止交談,紛紛調轉目光,落在小人兒身上。

    那是一個約莫十一、二歲的女童,瀏海覆額,長髮一半編成花髻,餘下的披散在身後,月牙色錦衣上繡著淡紫蝴蝶蘭花紋。

    她抬起光滑白皙的小臉,眸兒烏亮,小嘴微彎,兩側浮現了可愛的梨渦,可眼神卻透出一股不符年紀的沉著。

    “諸位姊姊好。”她眼不眨,頭不點,甜美笑臉自有一股氣勢。

    那些女子多是高過她好幾個輩分,跟在花姥姥身邊修行已久的師姑、師姊,照理說,女童應該行大禮以示敬重。

    可女童小小身影站得挺直,不見絲毫卑屈之意,仿佛這些女子才該反過來對她行大禮似的。

    儘管如此,這群女子卻沒人敢露出半絲不悅,相反地,她們望著女童的目光,戒慎中帶著一抹畏懼。

    女童的瞳仁極黑,膚色白似羊乳冰霜,五官雕琢精緻,本該是美麗的,可不知怎地,看上去竟像是缺了靈魂的傀儡娃娃,無時無刻掛著笑容的臉蛋,神態含著一抹木然。

    花姥姥的傀儡娃偶。旁人私下總這樣稱呼女童。

    沒人知道她從哪裡來,又是怎麼出現在花姥姥身邊,只曉得自她出現之後,花姥姥始終將她帶在左右,她最受姥姥的疼愛,亦是最受信任的徒弟。

    拜會過那些師姑師姊之後,女童順著琉璃玉階往上走,登上青色琉璃塔最高處。

    吱啊一聲,繪滿古怪圖騰的門被推開,滿室關不住的煙霧撲面而來。

    一道身穿繁麗花色古袍的身影,橫躺在楠木臥榻上,手中的漆瓷煙斗,一口接一口地含進嘴裡,然後吐出。

    “姥姥。”女童恭謹地福了福身。

    “讓什麼事耽誤了?遲了這麼久才過來。”花姥姥閉著眼,含了一口手中的煙斗,吐出煙圈時,嗅不出喜怒地問道。

    “來的路上遇見了一個乞兒,所以……”

    一口煙霧吐出,花姥姥睜開了眼,僅僅一眼,淩厲懾人。“我說過多少回,不許出手救男人!”

    原本西杞是男女共生平等的,但在花姥姥接管之後,逐漸形成了女尊男卑的社會風氣,是以流落街頭的乞兒以男性居多。

    “姥姥,那只是一個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不算個男人。”這時的莞莞,儘管已懂女尊男卑的理,可到底還是心軟的年紀。

    “孩子終會長大,男孩會成為男人。這些人天生賤命,即便餓死街頭也是他們生來的造化,命該如此,你救了他,便是違背天律。”

    “莞莞知錯了。”白皙小臉蛋依然是笑,窺不出半絲愧疚。

    深深望了小人兒一眼,花姥姥閉眼輕歎一口氣。“罷了。你過來這邊。”

    “是。”莞莞順從地走近。

    花姥姥指著能夠眺望整座皇城的那扇窗,道:“告訴我,你看見了什麼?”

    莞莞推開繪著燭龍的對開窗門,望著塔下綿延不盡的泱泱城池,心中一片迷茫,可嘴角依然揚起,卻不知為了什麼而笑。

    “姥姥,西杞的皇城比起咱們澤蘭王朝的,倒也不遜色。”她坦白地說道。

    是的,眼前她們腳下所站的,是西杞王朝的皇城。

    十年前,西杞王朝險遭滅國之禍。個中緣由為何,莞莞並不曉得,只知若非花姥姥出手馳援,西杞怕是已經滅了。

    一道拉長的影子,緩慢地與莞莞的身影相重疊,她撇過粉嫩的小臉蛋,笑迎著身後的花姥姥。

    花姥姥目光不在她臉上,落在窗外千里,嘴裡含著煙斗,吞雲吐霧間,沉著嗓說道:“給我好好看清楚了,往後,這座皇城將由你來統掌。”

    莞莞面露淡淡詫異。“姥姥是說莞莞嗎?”

    “除了你,不會有別人。”莫名地,花姥姥眼底升起一抹怒,看望向她時,那怒化成了惋惜。

    莞莞依然是笑,異常闃黑的瞳仁,肖似人偶眼珠,竟少了一點活人氣息,教人盯著那笑久了,便要怕得發慌。

    嫋嫋煙霧間,花姥姥凝視著她最疼愛的小徒弟,似歎非歎的道:“眼下時機未到,你且等著,好好隨我修行,日後西杞王朝便由你來接管,你得牢牢記住,無論如何都不能輕饒男人,男人生生世世只能為奴為娼!”

    “是的,姥姥。”莞莞笑得精靈可愛,烏亮瞳仁映入連綿不見盡頭的皇城,仿佛是透過雙眼,將這一刻牢牢記憶起。

    姥姥從不說妄語,因此,再過不久,她便是這座皇城的主,西杞王朝的命運將系於她的雙手。

    只是,姥姥說的時機,究竟是何時?是百年之後,抑或是千年之後?

    “等你長大一些,便會明白何時才是最恰當的時機。”仿佛洞悉她的心聲,花姥姥慈愛的言道。

    莞莞說:“還是姥姥懂莞莞。”

    “等你再大一些吧,到那時就會曉得該怎麼做……”花姥姥自言自語的歎道。

    “可是,莞莞前年是十二歲,去年是十二歲,今年一樣是十二歲,究竟要到什麼時候,莞莞才會長大呢?”

    “快了。就快了。”花姥姥安撫似的說道。

    莞莞微笑,似懂非懂的輕點著頭。

    “把窗關上,我們得起程了。”花姥姥吩咐道。

    莞莞順從的關上窗,轉身望向花姥姥,笑問:“姥姥,我們是不是又回那個叫做北京的地方?”

    花姥姥抽了一口煙斗,沒回話,莞莞卻讀懂了她的意思,從一隻烏木大匣子取出了巧奪天工的小聚寶盆。

    莞莞用雙手合捧起聚寶盆,遞上花姥姥的眼前,嬌嫩地喊了一聲:“姥姥。”

    花姥姥伸手掀開上頭雕著九鳳的聚寶盆盆蓋,一陣青煙竄出,不消片刻,煙霧抽長成絲線狀,圍繞她倆。

    當一卷卷的青色煙霧將兩人身影淹沒之際,時光仿佛一瞬靜止。

    眨眼瞬間,青色煙霧全數被吸回聚寶盆,房裡已杳無人跡。

    聚寶盆擱在案桌上,蓋上那只雕琢栩栩如生的九頭靈獸,靜靜看守著聚寶盆,不讓誰靠近半步。

TOP


第一章

    “很抱歉,杜先生不接受這種邀請方式,如果周小姐的委託人有意跟杜先生見面,恐怕得請她親自走一趟。”

    接待秘書面露制式笑容,用著訓練有素的官腔說法,再一次拒絕了周映潔的要求。

    周映潔小臉一垮,當下差點抱頭呻吟。

    這下可好了,要是沒能完成關大小姐的交辦事項,她就準備被開刀炮轟吧,弄不好可能連工作都不保。

    “林秘書,你知道我老闆是誰嗎?是寶恒光電關總的千金關苡樂,玫瑰之夏購物商場的總負責人。”周映潔語氣嚴正地強調。

    林秘書依然保持微笑,眉眼不眨地回道:“就算周小姐的老闆是總統也一樣,我們杜先生不接受任何邀約,想見杜先生的人,都必須親自走一趟。”

    對方態度真的很硬!

    周映潔咬緊下唇,臉上全是受挫感,滿腔希望再次被無情掐熄。

    “真的很抱歉。”林秘書彎腰鞠躬,可態度卻是高高在上,絲毫感覺不出歉意或敬意。

    她見過不少商場大人物身邊的秘書,大多是愛耍派頭、愛搞排場,要不便是狐假虎威,做些濫用職權等等狗屁倒灶的爛事。

    嚴格說來,這些人會如此並不稀奇,畢竟他們仗勢的是在其背後撐腰的大老闆。

    可眼前這位林秘書,她背後仗勢的人,不是什麼大企業CEO,更不是某某政府官員,抑或富商名紳,單單只是一個平凡人。

    不,不對,應該說,是一個不尋常的平凡人。

    杜若。

    一個憑空出現,來歷成謎,卻讓所有富豪名流,甚至是高官權貴趨之若鶩的男人。

    聽說,他只憑一句話,便能扭轉一個人的命運。

    聽說,他能精確的斷定一個人的死期。

    聽說,他能預言一個人的未來。

    關於杜若的“聽與說”太多、太多,多到讓外界眼花撩亂,再加上這個男人行事低調,從不在公眾場合露面,在這般神秘氛圍中,以及各種與杜若攸關的“神?”不停流竄,於是開始有人替他“造神”。

    不知是從何時開始,外界替這個男人封了個大神稱號。

    一來是他的預言神准,據說曾得過他一句預言而逃過空難的某富豪,逢人便讚歎杜若為活神仙。

    二來則是東方人一向迷信,對於卜卦算命與鬼神之說素來深信不疑,而如杜若這般,仿佛帶有神秘靈能的人,眾人自然對他多了一份敬畏。

    曾經受過杜若指點而逃過劫難的人,視他為活神仙;有幸得到他開金口贈言,且親身經歷過該預言成真的人,則是將他奉為預言大神。

    總之,大神這個封號,無論是出於褒揚,抑或是戲謔,眾人皆知,這個名喚杜若的神秘男人,能夠窺測未來之事,扭轉吉凶。

    而這樣的奇人異事,自然引來了許多急欲探知的好事者,以及捧上大把酬庸,求助杜若解讀未來的富豪名流。

    但這個神秘的男人可不是來者不拒。

    在無數人競相討好追捧的情況下,杜若幾可說是一夕致富,雖是平凡人,卻坐擁豪宅名車,出入皆受特殊待遇,儼然已躋身名流圈。

    坦白說,周映潔對自己的未來並不好奇,至於自己的死期在何時,她寧願在茫然無知的狀態下,等待那刻的來臨,也不願事先得知。

    她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主因是她的頂頭上司──玫瑰之夏購物商場的執行長關苡樂,下令讓她前來接洽,並邀請這位風靡上流社會的杜若大神前往關大小姐的私人招待所,接受款待以及進一步認識。

    人人都想巴結杜若,誰都想跟他沾上關係,想方設法攏絡攀交,可這位大神卻絲毫不為所動,極少離開他位於郊區的隱密豪宅。

    上門造訪者必得由接待秘書一一過濾,最終再交由杜若決定是否接見,其排場之大,堪稱前所未見。

    “什麼狗屁大神,根本是故意搞神秘,擺高架子,製造噱頭好哄抬身價。”周映潔站在隱密豪宅的大廳接待區,一手撫額,一手撥打手機,嘴裡碎罵著。

    “哈羅。”手機彼端傳來甜美悅耳的女聲。

    “Boss,是我,映潔。”她硬著頭皮擠出聲。

    “辦得如何?見到杜若了?”關苡樂語調愉悅地問。

    “沒有。”周映潔咬唇。

    彼端氛圍驟然冷了下來,關苡樂繃著嗓子說:“連這麼簡單的事都辦不好,你還算什麼私人助理?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反正你一定要把杜若找來。”

    “可是……”

    “沒有可是。你知道我的個性,我不想聽見什麼可是不可是。把我交代的事情辦好,而且是辦到最好,這才是能替我做事的人。”

    周映潔閉眼,在心底無聲呻吟,只能強迫自己對驕蠻無理的boss許諾:“我明白了。我會再想辦法的。”

    “我相信你的能力。不過是見杜若一面,邀請他過來,這種簡單的小事,你不可能辦不好。我等你的消息,別讓我失望。”

    周映潔苦著臉回道:“我會努力的。”

    收了線,她一籌莫展地癱坐在會客沙發上,秀雅的臉蛋茫然地望著前方。

    繼她之後,陸續又有人上門拜訪,坐在接待處的林秘書,照樣掛上制式笑容,態度清冷的拒絕那些慕名而來的拜訪者。

    據說,即便是大企業家親自上門,杜若也不見得會接見。他想見誰、有誰夠資格獲他接見,沒人猜得透。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見到這位傳說中的大神?

    周映潔發著呆,失神地看著豪宅清潔員從面前走過,進到接待大廳角落的盥洗室。

    驀地,一個念頭閃過,她倏然站起身,一臉痛苦地奔向接待處,粗魯地推開其他人,朝著林秘書大喊:“我不行了!我肚子好痛,能不能借個廁所?”

    林秘書指著角落處,眼神透著一絲冷意地說:“洗手間在那邊。”

    “有人在打掃,她們不肯讓我進去。”周映潔兩手緊捂著腹部,表情痛苦扭曲。

    這層豪宅的結構是這樣的,一樓是接待大廳,欲通往一樓以上的樓層,除了逃生梯與搭乘電梯,別無他法。

    逃生梯就在大廳接待處的正後方,要往那兒走,絕對逃不過林秘書的火眼金睛,眼前只剩下電梯這一條路,而電梯必須有電子感應卡方能啟動。換言之,為了防範不速之客或者記者狗仔,這裡的擺設方位都是經過考究的,早布下了層層關卡。

    林秘書聞言起身。“我去跟清潔人員說一聲……”

    一隻手緊緊抓住了林秘書的肩膀,周映潔用夾帶哭音的哀求腔調低喊:“拜託你,我真的快不行了!要是再不進廁所,我可能就會在這裡……”她難堪的咬住下唇,左右飛瞥兩眼。

    其他人紛紛往後退了一步,表情複雜又尷尬地斜瞅著她。

    頭一次碰見這種情形,林秘書頭痛不已;遇上這種沒得求證的事,總不能質疑對方造假。

    周映潔趁勢又紅著眼央求,“趕快給我通行卡,我得去二樓上廁所……你們總會有員工樓層吧?放心,我不會亂跑的,拜託你趕快幫幫我吧!”

    “秘書小姐,她好像真的快撐不下去了,你快給她吧!”

    其他人見周映潔顧不得旁人在場,直接自曝內急狀態,肯定是快憋不住了,便也出聲幫腔求情。

    情勢與氛圍使然,林秘書不得不交出電子感應卡。“周小姐,你只能到二樓的洗手間,除此之外哪裡都不能去,如果違反規定,我們將會控告你擅闖民宅。”

    “拜託,我只是想上廁所!”周映潔伸手搶過感應卡,另一手緊按腹部,半蹲著身子,用鴨子劃步似的滑稽姿勢,逃向電梯。

    旁觀的人忍不住大笑出聲。“天啊,是有多急?一副快拉在褲子上的樣子,糗斃了!”

    顧不得那些人的訕笑奚落,周映潔十萬火急地刷過感應器,奔進電梯裡,金屬門闔上之際,依稀還能聽見她急得快發瘋的咒?聲。

    電梯門一闔上,周映潔握緊手裡的感應卡,挺直了腰身,扭曲的麗顏綻開一抹奸笑。

    “笑吧!你們這些蠢子。等我成功見到杜若,到時糗斃的人是你們,可不是我!”

    迷宮。

    兩側牆面繪著奇特的圖紋,帶著濃濃中國風的古典擺設,周映潔走在不見盡頭的長廊上,好奇地左右張望。

    長廊前後各有一間房,她試著碰碰運氣,以地毯式搜索的方式找人,或許真能找著杜若。

    不過這棟豪宅一共有五層樓,占地又甚為寬廣,恐怕光是一層樓就得耗上十幾分鐘時間,她得在林秘書起疑心追來之前,儘快找著那位傳說中的大神。

    思及此,周映潔做了個深呼吸,小跑步奔向長廊盡頭。

    正想抬手敲門,驀地,一道急促的跑步聲自身後響起。

    有人?她詫異一頓,別首望去。

    下一秒,晶澈美眸驚駭地瞪大,她僵在原地,心跳呼吸霎時靜止。

    那不是人,而是一隻模樣可怖的異獸。

    身形似馬,卻有著一張猙獰的人臉,毛色卻是虎紋,背上還長著一對形狀古怪的翅膀。

    那根本是電玩遊戲中才會出現的魔獸!

    周映潔一度以為是幻覺,可當她閉緊雙眼,默數三秒後又睜開,那只形貌超出科學已知領域的異獸依然清楚顯現在她面前。她重重倒抽一口氣,全身發顫的靠在門上。

    “別過來……”她惶然地揚嗓斥阻。

    那只異獸一頓,兩眼與她對焦,仿佛是因她這一聲喝斥,才終於發覺她的存在。

    周映潔當下恍然大悟,原本這只異獸根本不曉得她看得見它,是她的異狀與恐懼,引起了它的注意力。

    異獸發出警告般的低鳴聲,開始朝她靠近,她僵硬的緊貼著身後那扇門,秀雅的臉蛋一瞬間刷為慘白。

    “不管你是什麼,拜託你別再過來了……”她抱著頭蹲下來,整個人縮成一團,腦袋一片空白。

    老天,這是怎麼回事?她穿越到電玩世界了嗎?這種怪獸根本不存在于現實世界啊!

    周映潔雙手緊緊抱頭,蜷縮成團的身子抖得不像話。她聽見那只怪物沉重的腳步聲逐漸接近,整座走廊跟著震搖。

    這可是最頂尖的防震建材,那只怪物光是漫步走著,便能震晃堅不可摧的建物,她無法想像,當這只怪物對她做出攻擊時,那情景會有多麼慘烈……

    “你是誰?”溫淳悠然的男性嗓音驟然響起。

    怪物……會說話?!

    緊閉的雙眸倏然驚睜,透過兩臂之間的縫隙,她覷見一道頎瘦的身影。

    是個男人;一個,俊美得不似真人的男人。

    一頭系起的烏黑長髮垂落在胸口,深邃入刻的眼褶,眸若融融黑夜,挺直的鼻樑骨,朱潤薄唇,五官線條精緻而細膩,俊麗之至。

    雪白襯衫,窄版黑長褲,明明是極具現代感的裝扮,可男人身上散發出一股古典氣質。

    他揚起嘴角,噙著一絲靜悠悠的淺笑,眸光沉定似水,仿佛歲月在他的凝視中停擺不前,凡俗紛擾就這麼沉寂下來。

    周映潔緩緩放下發麻的手臂,露出了那張佈滿驚愕的臉蛋。

    看清她面貌的瞬間,男人雅淡的神色一怔,眸底掠過一絲震驚。

    是她?那眉眼,那張臉……分明是那一年救了他的女童。

    不,不可能是她。

    這裡是二十一世紀,不再是他熟知的那個時空,她不可能出現在這兒。

    杜若斂起眸中的驚詫,再一次細細端詳起周映潔。

    周映潔亦怔怔地看著他,隨後又露出驚恐的神情,指著他身後,聲嗓打顫地說:“有、有怪物……就在你的後面。”

    她看得見他施的咒?杜若順著她所指的方向,別眸望向身後那只英招。

    那是屬於另一個時空的生物,這個時空的人們看不見,可她竟然看得見。

    男人的眸光轉回周映潔臉上,同時往前走了一步,讓高大瘦長的身形遮去了她的視野。

    “你看錯了,那裡什麼也沒有。”幽沉的眸光垂落,他美麗淺笑,並朝她伸出手。

    周映潔依然處在驚惶不安的狀態,可當她望進男人溫柔的眸心,以及那白皙修長的寬大手心,一抹乍生的迷惘取代了恐懼。

    他是誰?他看不見那只奇形怪貌的異獸嗎?

    “站得起來嗎?”俊麗的臉龐清淺一笑,隨後主動握上她發抖的手心,用著溫柔卻堅定的力道,將她從地上拉起。

    周映潔一雙腿兒仍在打顫,必須借助他的力量才站得穩,當她扣緊他的手心時,發覺他體溫異常的冰涼,不由得一愣。

    “你看。”

    他的嗓音沉醇如琴音,瞬間消弭了她的不安。

    他往旁邊一站,讓她能清楚看見整條寬敞的走廊,她下意識屏住呼吸,卻發現那兒空無一物。

    異獸呢?難道……真的是幻覺?周映潔面露錯愕,呆在原地。

    “我說了,是你看錯,這裡怎麼可能會有什麼怪物。”悠揚的男性嗓音好似具有某種神秘的療效,能夠撫平空氣中的躁動。

    她恍惚回神,繼而將目光轉回男人臉上,喃喃地說:“可能……真的是我看錯了。”

    “對吧?”他淺淺一笑,沉靜的面色令人不自覺放鬆下來。

    “啊,抱歉。”驚覺自己的手還緊攢著他不放,周映潔尷尬地咬了咬下唇,連忙抽回來。

    他不語,唇角依然含著溫淺的笑,目光融融地端詳她好片刻,才問:“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裡?”

    經此一問,周映潔的意識才徹底返回現實世界。

    她在原地驚跳一下,露出死定了的表情。“我的天!我得去找杜若!我到底是怎麼了?大白天居然看見幻覺……”

    “你找杜若做什麼?”他悠悠地問。

    “我必須見他一面,當面拜託他接受我老闆的邀約。”

    “什麼樣的邀約?”

    “還不就是想找他卜卦算命,還是預知未來什麼的──”慢著,他為什麼會問這些?

    聲嗓一個緊急煞住,周映潔秀眉蹙起,反問男人:“那你又是誰?”

    他是杜大神的助理?或者……親密愛人?

    念頭一起,周映潔的目光不禁在男人細膩美麗的臉龐上多停頓了一會兒,心跳頻率悄悄亂了套。

    他真的很美,美得太不真實,別說是女性,恐怕連男性都難以抵擋這份跨越性別的美。

    “那麼,你又是誰?”男人的眸光如絲纏繞。

    她抑下心口那陣騷亂,若無其事的說:“我是周映潔……”

    “杜先生,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是我不夠謹慎,才會讓她偷溜上來……”驀地,林秘書從走廊另一端匆忙奔來,不停地對男人道著歉。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喬寧

    大家好,我是喬寧。感謝在天下書庫閱讀網閱讀我的作品。

    嗨,大家都還好嗎?很高興可以在另一個故事裡跟大家閒聊。景氣蕭條,出版業寒冬,因此每一次下筆寫後記時都格外覺得感慨,以及由衷的感謝。

    這次的故事其實寫得很苦。不是創作上的痛苦,而是揣摹主角心境時,那種感同身受的苦。

    或許創作者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人格分裂的傾向(也可能只有我這個瘋子),特別是在創作時,為了投入角色心境,自己仿佛也成為了那個角色,因此在描寫杜若時,心情特別難熬。

    于我而言,杜若與莞莞兩人都是悲劇角色。一個是受盡擺佈,甚至恨錯人,一個則是因為太過心軟善良,最後反害慘了自己。

    兩個悲劇角色如何相愛,又該如何相守,這是吸引我動筆創作這個故事的最大主因。

    記得以前念書時,選修過一門佛學相關的課,該科老師在解釋佛家的因果輪回時,曾經提及《蝴蝶效應》這部電影——每個看似不相關的微小舉動,都有可能造成日後一連串的後續效應,這種概念形近所謂的因果輪回。

    我們當下做的每個決定,做出的善惡判斷,每一個細微的改變,很可能在未來由自己承擔後果,這個概念給了我很大的靈感。

    楔子中莞莞救了杜若,就是造成後續這一連串故事的蝴蝶效應。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過去認為沒什麼重要的小事,在日後的某一天,當我們回想起來,赫然發現那件小事竟然改變了一切。

    例如,這整個系列的靈感,其實來自于大學時期的國文老師,偶然間提及在中國古代,有少部分特殊民族是母系社會,而且這些特殊民族到現在依然存在,對岸更有許多學者研究並撰寫相關論文。

    如果我的記憶沒有出錯,當時該位老師曾提及,在這些母系社會的特殊民族中,小孩的觀念裡沒有爸爸,女人一次可以嫁三個老公,生下來的孩子由舅舅扶養,女人得出外種田工作,男人則是在家裡操持家務等等。澤蘭王朝的女兒國概念,便是來自於此。

    當時不過是課堂上的閒談,做為學生的我也是當成故事聽聽,沒想到許多年之後,不經意烙印在腦海中的印象,竟然成了我創作的靈感來源,如今回想,不禁感慨,人的際遇真的很奇特。

    或許是因為這層緣故,我對所謂的蝴蝶效應特別有感觸,這整個系列多少也帶著這樣的概念。

    跟《我在古代當暴君》一樣,創作這個故事時,最大的困擾就是在腦中努力裁切故事,畢竟篇幅有限,只能努力用近十萬字的長度說完這個故事。(抹汗)

    對了,故事裡提到的拉普耶魯,是出自於《冰之魔物語》這部BL漫畫(這是一部很有年代的漫畫),主要是好友一直覺得杜若的形象讓她聯想到這個人物,覺得很有趣,我就寫進故事裡。

    大家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找這部漫畫來看喔。不過拉普耶魯並非該漫畫的主角,而是一個小配角。

    說來好笑,看完這部漫畫,讓我跟好友印象深刻的不是主角,反而是拉普耶魯這一對的故事。不排斥BL的朋友可以找來看,拉普耶魯的愛情故事真的很浪漫呢!

    很高興又完成了一個系列,也由衷感謝跟著這個系列一路閱讀下來的讀者朋友,有你(你)們的支持,我才能繼續用筆說故事,謝謝你(你)們!

    最後的最後,還是一樣的題外話——

    請以認養代替購買,沒有買賣沒有傷害,終結十二夜悲歌!

    祝福每一位用善良的心對待動物的朋友!

    最後放上喬寧的粉絲頁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ciao.ning2015

    一番掙扎過後,終於下定決心開設粉絲頁,希望還有讀者朋友在期待,更歡迎直口歡喬甯作品的朋友過來晃晃。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TOP

谢谢分享

TOP

Thx

TOP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