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染《我的廢材前妻》[一吻定情系列之一]


出版日期:2016-09-08

逢場作戲,男人放浪女人豔媚,不過是玩玩罷了;
兩情相悅,男人耍笨女人嬌憨,只能說完了完了!
人家都說,娶個老婆要能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
在外是賢妻,在家是妖精。可戚少霆沒料到,
他被迫結婚已經很無奈,自家老婆米雪瑩竟十指不沾陽春水,
天天給他添亂不說,結婚三年,他沒嫌她廢材,
她竟敢哭著說要跟他離婚。笑話,離婚?他求之不得,
外頭多的是送上門給他暖床的女人,二話不說,馬上簽名蓋章,
從此擺脫這位不長進又惹他嫌的女人。憑他的長相、家世,
要找什麼女人沒有?可看著前妻跟別的男人勾勾纏,
戚少霆哪裡看得順眼,也不管自己當初撂下的大話,
一心只想把人給拐回家,開始他的重婚計畫!


楔子

    是否愛一個人就要無怨無悔地付出,就算他不會給予自己回報,也要一直盲目地堅持下去?也許有人會說是,但是米雪瑩卻不這麼認為,她愛一個人,就會希望他也愛自己。如果他不愛她,她便會爭取,會努力地讓自己變得優秀,努力地讓自己變得閃耀、亮眼,讓他驚豔,讓他一見就鍾情,再見不相忘。

    “雪瑩,你這樣有用嗎?你已經寫了整整九十九封情書了耶,我要給你頒一個大獎。”

    “什麼獎?”

    “史上最佳癡情獎。”

    米雪瑩笑著把情書塞進信箱,“等寫完一百封你再給我頒獎吧。”

    “天,夠了吧,你已經堅持整整四年了,再繼續堅持下去還有意義嗎。你明知道他不會看你的信,又何苦浪費時間呢?”

    “就算他不看,我也要陰魂不散地糾纏他,不能讓他安心地去找別的女人。”米雪瑩笑得一臉真誠又無辜。

    “你這女人也太難纏了吧?愛情是兩個人的事,你單戀可不算數哦。”

    米雪瑩微笑不語。

    是的,愛情是兩個人的事,但是誰說單戀不算數?俗話說,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紗。就算是蝸牛一直爬啊爬,也能爬到終點,她一直追啊追,難道就不能追到愛情嗎?

    她相信只要她堅持,蝸牛也會有愛情。

    幾年後,米雪瑩終於如願以償地嫁他為妻。她以為自己會幸福,可是天不遂人願,她得到的只是一段名存實亡的婚姻。

    一紙婚書,三年糾纏,今朝終有悔,驀然回首,錯、錯、錯。

TOP


第一章

    “少霆,你真的要跟我離婚?”

    奢華大廳的一角,米雪瑩的臉色刷的一下退去血色,慘白如紙。她緊緊地咬著唇,水漾的明眸裡霧氣??,一雙纖細的手臂無措地來回擺動,要哭不哭地看著他,很可憐、很無助,似深陷絕望裡無法自救的幼獸。

    “是。”著一身墨色西裝的戚少霆擰眉睥睨她,豐神俊朗的俊臉上浮現出一絲不耐煩的惱怒,他真是受夠這個女人了。

    她會什麼?她什麼都不會,家務料理得一團糟,做的飯菜難吃得連豬食都不如。

    他猶記得三年前他們結婚的第一天,他喝多了酒,讓米雪瑩去倒一杯清水來,她跑到廚房搗鼓了半個小時,結果給他端來一碗顏色噁心的黃色液體。他一口喝了,馬上捂住嘴,跑到洗手間抱著馬桶吐了個昏天黑地。

    “你給我喝了什麼東西?”

    “就、就是解酒的湯……”

    “我是問你在水裡放了什麼!”

    “生、生薑和蜂蜜,我聽說它們可以解酒。你不要嫌難喝,多喝點,要不然明天早上起來會頭痛的。”

    他真是被她打敗了,生薑加蜂蜜,誰告訴她的?把他當作小白鼠來作試驗嗎?

    新婚的第二天,他發現他的西裝被她丟進洗衣機裡攪成了一團破布。

    戚少霆咆哮道:“誰准你自作主張地動我衣服的,你不知道西裝要乾洗嗎?這團破布你讓我怎麼穿,你是不是故意報復我?你是白癡嗎?”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幫你洗衣服。”她委委屈屈地掉眼淚。

    他心軟地挪開眼,告訴自己要忍耐。可是等他從浴室裡出來後,她再一次挑戰了他所能承受的心理極限。

    “我的襯衫!”戚少霆再次咆哮,沖過去從熨斗下把自己要穿出門的白襯衫解救出來,卻已經被燒出一個大洞。

    戚少霆從襯衫的洞裡探出憤怒的俊臉,嘴角抽搐,“從現在開始,不准你碰我的任何東西,懂了嗎?任何東西都不行,你離我遠一點。”

    “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想幫你把衣服熨好,沒想到去廚房準備早餐,忘了要拔掉插頭。”米雪瑩端著一碗粥,眼眶泛紅,珠淚滾落。

    他再一次心軟,“你不會做家事就不要做,我會請打掃傭人。”

    “謝、謝謝……不過我一定會努力做一名好妻子的,我一定能好好地照顧你的。”她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

    他不屑地低哼,坐下喝粥,嘔,好難喝。

    吃完她的黑暗料理後,他一整天都腸胃不適,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回到家,站在家門口,實在是不想進屋。他到底娶了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啊?要不是爸媽要求,他又怎麼會娶這個白癡,廢材女一個,真令人抓狂。

    “你回來啦。”米雪瑩打開門,笑靨如花。

    戚少霆一怔,溫言道:“嗯,你今天在家沒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我、我只是打掃屋子,裝飾我們的新家而已。”米雪瑩低頭絞著手指,拿出拖鞋讓他換。

    他看了一眼地上幼稚可笑的情侶拖鞋,暗暗譏諷她的品味實在太差勁。

    “晚餐你想吃什麼?我、我怕你嫌我做飯不好吃,特地叫了外送哦,有牛肉、糖醋排骨、香菇鹵肉、番茄炒蛋,還有很好喝的甜湯。”她笑咪咪地看著他說著。

    “哦。”戚少霆淡淡點頭應聲,走進客廳,虎軀一震。

    他是不是走錯屋子了,誰能告訴他屋子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他高尚而簡約的客廳變成了低俗的卡哇伊風格?牆上的卡通貼紙是什麼鬼?茶几上的極品君子蘭什麼時候變成了仙人掌?他養了一年的金魚怎麼死掉了?還有他特地從歐洲買回來的現代化傢俱跑到哪裡去了?

    戚少霆惡狠狠地瞪米雪瑩,她無辜地對了對手指,“我覺得家裡的風格太冷清、嚴肅了,一點都不溫馨,所以就好好地佈置了一下。金、金魚太笨,吃多了,撐死了。”

    他頭痛地扶額,第一次明白什麼叫作夏蟲不可語冰。

    想起過去,戚少霆認為他們兩個人的喜好、習慣完全不同,勉強湊成一對,只會是互相折磨,結婚三年了,簡直就像是一場惡夢。

    戚少霆從事金融相關行業,把時間看得很重要,日常生活的一切都必須井井有條,他討厭一切打破常規的東西。而米雪瑩是三流漫畫家,每天的工作就是睡到自然醒,然後起床開始畫無聊的弱智漫畫。

    她做事毫無條理,總是冒冒失失、丟三落四,經常抱著畫本跑來問他,“你有沒有看見我的彩色鉛筆?嗚嗚,馬上就要交稿了,來不及了,我又要挨?了。”

    戚少霆不屑一顧,“誰讓你每天睡懶覺,活該。”

    “嗚嗚,拜託你幫我找一找嘛,我上次好像把彩色鉛筆掉在你的書房裡面了。”她小碎步地跑進來翻找。

    他忍無可忍,“我不是告訴過你,不准隨便進我書房嗎,你又趁我不在的時候偷偷溜進來?”

    米雪瑩嚇得哆嗦,“沒、沒有,我只是幫你打掃書房……”

    他失去耐心地冷斥道,“現在出去,不許再進來打擾我。”

    “哦……”她垂著小腦袋,眼神黯淡地往外走,經過書櫃時,呀的叫了一聲,蹲在地上笑道:“找到啦,原來是掉到這裡了。”

    戚少霆的眼皮一跳,書櫃上擺放的名貴瓷器被她撞倒,砰的一聲砸到地上,摔得粉碎。

    “啊!”她嚇得捂住雙耳,手掌被碎瓷片割傷。

    他急匆匆地跑過來,一臉悲憤。

    “我、我沒事,你不要擔心……”她忍痛安慰他。嗚,好痛,可是看見他關心自己,又好像不那麼痛了呢。

    “誰要關心你這個白癡?”他痛心疾首地捧著地上的碎瓷片,“我的明代青花瓷器……你知不知道這件瓷器是我花了五十萬在拍賣會上買回來的?你知不知道我準備把它送給我最重要的生意夥伴?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你、你、你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你是不是天生來克我的?自從娶了你之後,諸事不順,倒楣得不行。”

    米雪瑩驚愕地睜大水潤杏眸,惶恐無措、悲痛失望,“我、我……對不起,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蹲下來撿彩色鉛筆,我沒想到會把它摔碎,我會賠你錢的。”

    “不要跟我說對不起。”戚少霆板著臉瞪她,居高臨下,無情地諷刺,“你除了會說對不起,會惹我生氣以外,你還會什麼。賠給我?誰稀罕你的錢?哦,錢是你爸媽的,不是你的,所以以後不要在我面前說類似的話。”

    “我知道了。”米雪瑩低著頭,眸光黯淡,白嫩的手掌心鮮血直流,鮮紅醒目。

    戚少霆看著又不禁心軟,但心裡默默告訴自己這次絕對不能輕易原諒她,一定要給她一個深刻的教訓,他狠心請她離開。

    從這一次後,戚少霆不再主動跟米雪瑩說話,兩人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卻冷漠得連陌生人都不如。他當她是空氣,每天從她身邊走過,視若無睹,無論她把姿態擺得再低,多麼費勁心思地去討好他,他始終冷面冷心對她不屑一顧。

    戚少霆心想,如果米雪瑩夠識相的話,他還是可以容忍她的,至少不會堅決要求離婚,可是她再一次把他身為男人的自尊踐踏在腳底,讓他忍無可忍。

    大約一個月以前,米雪瑩開始夜不歸宿,即使回家,也會大半夜地躲在陽臺上偷偷摸摸地講電話。戚少霆發現了她的異常。首先,她不再乖乖地等他回家吃飯;其次,她不再睡懶覺,而是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門;再次,她經常傻笑,身上常常出現奇怪的飾品,比如項鍊、耳環一類。

    他問過她,米雪瑩每次都笑著說:“這是朋友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呀。過生日不都是要送禮物嗎,這很正常啊。”

    戚少霆開始懷疑她出軌了,只是不願意相信,像她這樣一無是處的廢材女也會有人喜歡?對方瞎了眼嗎,她長相一般,每天素面朝天,懶得連妝都不會畫。穿著的品味更是入不了他的眼,一個已婚女人每天打扮得像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幼稚不幼稚。

    戚少霆毫不掩飾對米雪瑩的嫌棄,常常鄙視地嘲弄她,“喂,你身上穿的是什麼,吊帶褲?那是三歲小孩穿的吧,丟人。”

    她紅著臉反駁,“大街上有很多人都穿啊。”

    “大街上的人每天都朝九晚五地認真工作,你呢?無業遊民一個。”

    “我有工作啊,我是漫畫家。”

    “嘖嘖,你的漫畫恐怕只有幼稚園的小朋友才會看吧?”

    米雪瑩被他罵哭,捂著臉跑掉。等到她再次出現在他面前,她身邊多了一位男伴。

    那天戚少霆跟生意夥伴到餐廳吃飯,卻意外地看見她和一個陌生男子坐在一起,兩人姿態親密,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情罵俏。

    “我不要吃啦,這個好辣。我們去吃霜淇淋好不好?”

    米雪瑩甜膩、嫵媚的嗓音讓戚少霆怒火四溢,他沖過去拽住她的手臂低吼:“你在這做什麼?他是誰?大庭廣眾之下你還敢撒嬌,這些狐媚的招數你是從哪裡學來的,你都沒有用那種肉麻的聲音跟我說過話。”

    米雪瑩的臉色白了白,拉住他的袖子小聲囁嚅道:“你小聲一點啦,他是我的學長,我們關係很清白的。”

    “清白?你當我是瞎子嗎?走,跟我回家去。”戚少霆怒氣衝衝地拉住她離開。

    他想或許真的是他誤會了,畢竟她一副“我絕對不敢背著你找男人”的可憐模樣。可是戚少霆萬萬沒有想到,在公司周年慶典宴會的前一天晚上,有匿名者用電子郵件發送給他一組照片,照片的內容正是他的廢材妻子出軌的鐵證。更讓他狂怒的是,在他公司的周年慶典宴會上,米雪瑩竟敢把她學長找來,還在他眼皮子底下親親我我,不知羞恥。

    “我們離婚吧。”宴會的當晚,戚少霆終於狠下心腸下了決定,不是問句、不是商量,只是他告訴她這是他的決定,不容更改。

    米雪瑩呼吸一滯,清麗的小臉上勉強擠出一抹討好的笑,“少霆,求你不要和我離婚。”

    “求我之前,你怎麼不想想你做了什麼醜事?”他冷冷嗤笑。

    “我和學長之間真的是清白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我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米雪瑩聲如蚊蚋地解釋,小手去拉他的衣服。

    戚少霆甩開她的手,俊顏冷漠、無情,“無所謂,不管你們是否清白,你是否出軌,都和我沒關係,因為……”他笑得涼薄,低沉的嗓音似惡魔的靡靡之音,“我不在乎。”他看著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件物品,毫無感情。

    心被刺痛,米雪瑩握緊粉拳,咬緊唇,可憐又柔弱地哀求著他,“再給我一次機會,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做一名好妻子的……”

    “夠了!”他不耐煩地打斷她的話,用力地甩開她纖細的玉臂,砰的一聲,她瘦弱的身體像是一塊破布般被他甩得摔到地上。

    她捂住臉嚶嚶地哭了起來。

    戚少霆俊朗的眉心一蹙,有些許恍神。這個女人從不在他面前大聲哭泣,即使是流淚也是無聲的,這是第一次,她在他面前哭得毫不掩飾,傷心得像個孩子。這個女人縈縈繞繞的哭泣聲莫名地觸動了他心上的一抹柔軟。他看著自己的手,明明他沒有用力推米雪瑩,怎麼就摔到地上了?

    太沒用了吧,他一邊鄙視她,一邊又忍不住去扶她。恰在此時,跟她鬧緋聞的學長莫雲翔沖了過來,他扶起米雪瑩,生氣地發怒道:“你怎麼可以對女人動手?不管雪瑩犯了多大的錯,她始終是你的妻子,你就這樣對待她?你還算不算是男人,太過分了。”

    戚少霆僅有的柔情瞬間冷縮成堅硬的石子,他的臉上再次掛起冷心冷面的涼薄笑容,譏諷道:“雪瑩?叫得倒是親熱。既然你這麼關心她,那你娶她好了。”莫雲翔一定不知道她是個家務白癡,常常讓人頭痛到抓狂。

    莫雲翔疑惑,“你這是在說什麼話?她是你的妻子。”

    “以前是,現在不是了。”戚少霆一字一句,字字如刀。

    米雪瑩心裡最後一絲的希望也沒有了,她雙手扶住長桌站起來,十指緊緊地抓住長桌上的精美蕾絲桌布,雙腿發抖,嘴唇哆嗦,“你真的要跟我離婚?不能再挽回了嗎?”

    她把姿態放得很低很低,就如同過去三年一樣,她唯唯諾諾,害怕戚少霆有一絲一毫的不滿,總是小心翼翼地打量著他的臉色,像伺候君王一般地伺候他。

    今天回家吃晚飯好不好?我做了你愛吃的糖醋排骨。

    你要出差嗎?去幾天,我陪你一起去好不好?

    我的漫畫要出版了,你要不要看?

    衣服我幫你洗好了,襯衫也熨好了,這次沒有弄壞你的衣服……

    憶起往事,戚少霆擰緊手掌,警告自己不可再心軟,他冷酷地道:“我決定的事,任何人都不能改變。”腳步一旋,他優雅地離開,留給她無情的墨色背影。

    嘈雜的宴會倏然安靜,中央空調的冷風透體而入,冷得冰寒刺骨,米雪瑩的身體順著桌腳滑坐在地,淚如泉湧。結婚三年,這場她苦心經營的婚姻,已經要結束了。

    “雪瑩、雪瑩,你還好吧?”莫雲翔擔憂地扶起她,“要不我現在追過去跟他解釋?”

    “不,少霆不會相信的。”米雪瑩蒼白的唇角擠出一抹虛弱的微笑。

    周圍的人慢慢聚集過來,圍著她竊竊私語。

    “要離婚了?是女方婚後出軌,給丈夫戴了綠帽子吧?”

    “真是不知羞恥,有那麼好的丈夫,怎麼還不滿足呢?”

    “現在遭報應了吧。嘖嘖,離過婚的女人就是豆腐渣,男人還是一枝花。”

    “自作自受,她活該。”

    低低的嘲笑聲鑽入耳中,米雪瑩咬牙仰起頭,挺直腰板,握緊拳,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她雖然成為大家眼中的笑話,但她的人生並沒有因此而結束。

    米雪瑩才二十三歲,年紀輕輕的她有大把的光陰和令人羡慕的青春,還有一技之長,畫漫畫。她不美豔、不聰明、不夠出色,就是大家眼中一無是處的廢材女,但誰說廢材女不能有幸福,她絕不放棄。走出宴會會場,她揚起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第二日,戚少霆約她到律師事務所簽離婚協議書。兩人隔著紅木長桌,他寒冽如霜的俊臉再次給了她一記當頭棒喝。

    “我簽。”咬著唇,米雪瑩纖細、白皙的手指不停地發抖,顫顫巍巍地簽完字,清麗的小臉上已掛滿淚痕。

    簽完離婚協議書後他們在律師事務所外,米雪瑩仍留著淚,女人的眼淚最能喚起男人的憐惜,戚少霆離開前搖下車窗冷冷地看她,“離婚後我會給你一筆贍養費,但你不要指望我會照顧你一輩子,你要找一份正經工作好好地養活自己,不要再冒冒失失的像個白癡一樣。”

    他已經可以預料她離開他後,一定會過得非常悲慘,畢竟她除了畫漫畫,其餘什麼都不會,就連照顧自己都成問題。

    “謝謝……”米雪瑩低著頭,軟弱的嗓音裡含著撩撥人心的哭腔,又抬頭展顏,“你也是,以後你要好好地照顧自己,你的胃不好,要準時吃飯,不要總是挑食,那樣對身體不好。再過幾個月就是你的生日了,我今年可能不會再親手為你做生日蛋糕了。你晚上加班回到家,再也不會有人在客廳裡為你留一盞燈了……”

    廢材女絮絮叨叨地說個沒完,戚少霆戴上墨鏡,腳踩油門,“囉嗦!”

    米雪瑩望著揚長而去的跑車,久久站立不語。半晌後,她的唇角漾起一抹微笑,與剛才的悲痛迥然不同,前後判若兩人,離婚了呢,一切如她所願。

    “喂,莫學長,謝謝你的幫忙。”她一邊走一邊撥通了莫雲翔的電話。

    “不客氣。”莫雲翔在沉默了片刻,“雪瑩,我怕你以後會後悔。”

    米雪瑩清澈的眸子迷茫地眨了眨,羽睫低垂,與其一直做戚少霆瞧不起的廢材女,她寧願果斷、決絕地拋棄一切。她受不了兩個人同在一個屋簷下,卻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所以她策劃了這出離婚戲碼,逼著他提出離婚要求。因為米雪瑩知道,她無論如何都不會主動提離婚的,除非被動接受。米雪瑩苦笑著勾唇,“不悔。”

    三年婚姻終別離,是解脫還是再一次互相折磨?戚少霆開著車,想起米雪瑩剛才的展顏碎語,心神微晃。雖然她總是惹他心煩,但不可否認的是,在這三年的婚姻裡她一直努力地做個好妻子,只是她從來沒有成功過。為什麼他的心裡好像缺失了什麼?呿,他在同情廢材前妻?不,他已經仁至義盡,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三個月後,市中心的摩天大樓頂層,戚少霆坐在會議室的首席位置上,雙手交叉,優雅地放在胸前。質地極好的手工黑色西裝穿在他身上非常有型,烏黑的短髮梳得一絲不苟,風姿熠熠。

    他勾起唇角,自信洋溢地為剛才的熱烈討論作了總結,並且用言簡意賅的話語引出了公司下一個季度的工作計畫,區區數言,令人心悅誠服,“雖然我們本季度的銷售額超額完成,但是在接下來的一個季度仍不可鬆懈,對於市面上的同類型對手,尤其是……”

    突兀的手機鈴聲響起,眾人面面相覷,這是誰啊?不知道開會時要把手機調成靜音嗎?太不懂規矩了。

    坐在首席位置上的戚少霆面色微僵,淡聲道:“你們先繼續討論,我稍後再作總結。”他從褲子口袋裡掏出手機,斜飛入鬢的劍眉驀然挑起,那個該死的女人又在臉書上更新動態。

    大約在兩個月以前,他意外注意到米雪瑩的臉書有新動態,點進去後發現她竟然跑到國外去旅遊了,還上傳了許多性感、火辣的養眼照片。他盯著手機上前凸後翹,膚白貌美的女人,驚愕地愣了半晌。

    這是他那個土氣、幼稚的廢材前妻米雪瑩?開什麼玩笑,她怎麼突然間變化這麼大,難道是去韓國做了整形手術?

    仔細看看,她的五官沒什麼變化,只是臉上畫了精緻的淡妝,平眉杏眸,細膩平滑的眼線和捲曲纖細的睫毛顯得她本就水潤的眼眸更加清澈動人。鼻尖小巧秀氣,嘴唇鮮紅水潤……他的視線往下,落在她只穿了性感泳衣的美麗身體上,冰肌玉骨,撩人心魄。

    該死,米雪瑩怎麼能把這種不知羞恥的照片發到網路上,身材好也不是拿出來讓眾人意淫的,要看也只能他一個人看才對。

    照片下配了一段文字,美麗的瑪律地夫,空氣清新,水天一色,真漂亮。戚少霆擰緊手機,咬牙切齒地瞪著照片下的一長串的評論。

    美女,我去幫你擦防曬油可好?

    風景美,人更美。

    好羡慕,下一站你準備去哪裡玩?

    米雪瑩回應,下一站準備去西班牙,聽說西班牙帥哥很多,我想去碰碰運氣。

    碰運氣?才離婚三個月,她就已經開始尋找下一個冤大頭了?她這是普遍撒網,重點撈魚啊,怎麼他和她在一起時沒有發現她是如此水性楊花的女人?米雪瑩不是說很愛很愛他,一直哭著求他不要離婚的嗎?她的傷心、她的眼淚、她的哭訴都是假的嗎?她竟然過得如此灑脫。

    戚少霆憤怒了,他面沉如水地回到辦公室,手指煩躁地扯了扯讓他發悶的領結,眸光凜冽,口氣很差,“讓你去查的事情查到了沒有?”三天前,他吩咐秘書去調查米雪瑩此前的出軌案件。

    秘書是個古板的中年男子,此時推了推黑邊金絲眼鏡框,一本正經地回答道:“通過調查,我們發現之前與米小姐鬧緋聞的那位男子,也就是莫雲翔先生,他已經結婚了。”

    戚少霆擰眉,米雪瑩在搞什麼,和已婚男人傳緋聞?她果真不知羞恥。他恨恨地問:“她被人騙了?”

    “不是。”秘書神色怪異,沉默了一會,才道:“我們發現之前的緋聞事件都是米小姐一個人策劃的。”

    “什麼?”戚少霆瞠目結舌,他呆愣住,整個人如遭雷擊。

    “上次公司周年慶典前一晚,您收到了一封匿名郵件。我們追蹤到了發信人的??地址,就是從您的家發送的。這說明那封匿名郵件是米小姐用家裡的電腦發送出去的。另外,刊登緋聞的報社編輯褚思楠小姐是米小姐的大學閨密,再加上米小姐離婚後的種種表現,我們合理地懷疑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有計劃的離婚事件。”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分享

TOP

3Q

TOP

Thx

TOP

Zxc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thxxxxxx

TOP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