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雨桐《夢幻古堡》【夢幻 FANTASEA 古堡 完結篇】

唉唉,都怪她死心眼,
什么人不愛,偏偏愛上她的救命恩人洛雷夫,
他什么都不缺,不缺錢、不缺衣服、不缺房子,連女人都不缺!
而且來無影、去無蹤,任誰都無法捉摸,
她只好默默的守在這個夢幻古堡裏,守在心愛的他身邊,
希望能以時間換取他施舍的一點點愛情,以勞動換取他的一絲絲垂憐,
可她盼啊盼的,他身邊的女人卻是一個換過一個,
而他的眼光也總是像蒲公英一樣飄啊飄的,從來也不曾落在她身上,
讓她忍不住要想,是她該識相離開的時候了嗎……

第一章   

  中國大陸廣東

  中國異能協會總部

  「這個消息可靠嗎?夢幻古堡真的關了?」

  「是的,長官。」

  「裏裏外外都搜過了嗎?」

  「是的,半個人都沒有,派去駐守的人也從沒見過有半個人從裏頭出來或進去,三個月來都是如此。」

  留著兩撇小胡子、身形微胖、黑發半禿的中年男子微傾過身,小小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著眼前這個細皮嫩肉的男人瞧,瞧了半天,讓站在他跟前的男人全身寒毛直豎,隱隱有著不安。

  「金哲。」

  「是,長官有何吩咐?」頭皮發麻再加兩腳發酸,金哲卻站得挺直,半絲不敢懈怠。

  「如果我要你把夢幻古堡炸成平地,你辦是辦不到?」

  「嗄?長官……」金哲捏了一把冷汗,「這個……夢幻古堡的位置接近古皇城,真要把它炸成平地,恐怕會引來捷克政府的反撲。洛雷夫之所以能在布拉格搞一個夢幻古堡故弄玄虛,要不是有人撐腰,不可能安然無事至今,所以我想我們必須三思而後行才是。」

  這也就是為什么他們組織裏的特務淩彩死在洛雷夫手上,他們卻至今無法動他分毫一樣,夢幻古堡在一夜之間人去樓空是原因之一,洛雷夫是那個美國大老的兒子是其二,另一個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們處在別人的地盤上,如果對方有心掩護,他們只有吃癟的份。

  短短的眉挑高,身為中國異能協會最高長官的方雋,一雙眼睛露出了寒光,「難不成就因為這樣,我們就任他把我們耍得團團轉?我要的只不過是找出那個可以讓畫境成真的女畫家而已!」

  偏偏,那個美國大老的兒子洛雷夫政客不去當,硬是要破壞他們的好事,還不只如此,他那個長年流落在外、跟隨母姓的同父異母弟弟──人稱地下總統的舒赫也跟他同一個鼻孔出氣,一個明搞一個暗搞,弄得他煩不勝煩,老是出師不利,一個女人,追查了半天也追查不出個蛛絲馬跡來。

  「長官……」

  「說!」

  「其實,那個威廉老先生因為這一次美國總統大選而失勢,所以我想我們對他的忌憚可以少些,如果他再不交出洛雷夫,那么我們就不必對他客氣了。」

  說起那個威廉老先生,要不是看在他是前兩任美國總統的國策顧問,退休之後地位依然屹立不搖的份上,高層也不會與之合作,任他擺布了這許多年,不過現在的威廉卻不可同日而語了。

  「過河拆橋,嗯?」

  「長官,話不能這么說,從頭到尾,威廉也沒幫上我們什么忙,嘴裏嚷半天,這兩年多來也沒為協會貢獻出任何一個可以供會裏研究的人來,還老年癡呆的被他那個兒子蒙在鼓裏,我們的人被他兒子殺了,難不成我們不該找他算這筆帳?看在洛雷夫是他兒子的份上,我們也算對他非常客氣了,是他痛下殺手在前,能怨得了我們嗎?」

  方雋冷冷的瞄了金哲一眼,「你有把握嗎?」

  「嗄?」金哲一愣,不明所以。

  「你有把握我們就算動了洛雷夫,美國政府也不會為他出面?你能掌握到洛雷夫的底嗎?他的後臺有多硬?勢力範圍又到哪裏?如果我們動了手,你有把握不會引來國際糾紛,不會替上頭找麻煩?」

  「這個……」他倒沒想過。

  「做事不可以太衝動,為了一個特務而去惹毛一只巨大的猛獅是不智的,這可能會阻礙我們未來的發展,更可能引發不必要的戰爭。」

  「可是長官……難道我們就這樣任他胡作非為嗎?」

  「當然不是,我們一方面可以施加壓力,也可以找出洛雷夫的後臺再對症下藥;另一方面,我們的對象始終只有一個,犯不著真的和洛雷夫正面衝突,只要有辦法把人抓走,再來個死不認帳,他又能奈我何?」

  是……洛雷夫是不會奈他何,但洛雷夫又不是笨蛋,人被誰抓走了會不清楚嗎?到時候,他們真能皮皮的不認帳就了事?

  哈,幾條黑線劃過金哲有些蒼白的臉,他對未來可不是那么的樂觀……

  布拉格

  夢幻古堡

  這……是浴室嗎?

  約莫三十坪的空間,墻面全是由淺褐色的磚一塊一塊砌成的,放眼望去,浴缸簡直就像是個小型私人遊泳池,此時裏頭已放了滿滿的熱水,正冒著白色的煙霧,還灑滿了玫瑰花瓣,如夢似幻。

  石雕的白色大理石古鏡大得驚人,幾乎可以照到半個浴室,透過鏡子可以看見後方墻上那幅古裏古怪、有著黑黑的瞳孔卻看不清臉的大型裸男圖,讓甫到夢幻古堡的雪琳有點驚懼。

  「妳不喜歡這間房嗎?其實,這畫是愛妮絲最引以為傲的作品,所以我們一直沒把它換掉,雖然乍看之下會讓人嚇一跳,但看久了,妳可能會越來越喜歡它。」莫兒笑得一臉溫柔地道。

  才怪!她打死都不會喜歡上這幅惡心的畫!

  雪琳暗自咕噥一聲,臉上依然維持著名媛淑女的端莊與尊貴,只是輕輕地扯了扯唇角,尚未開口,又聽到眼前的嬌小女人道──

  「雪琳小姐不喜歡,我們換一間房好了,在三樓的那間房風大些,景色也沒有這一間好,但放眼望去是一片翠林,早起還可以聽到鳥叫蟲鳴,伴隨著花香,要是雪琳小姐有興致,我還可以帶妳去採花。」

  採花?弄得手上腳上一團泥?這個女人有沒有搞錯?那是低下的人才會去做的事!

  莫兒微微一怔,讀到雪琳心裏所想的,臉上的笑容不禁有點僵,道歉的話下意識地便說出口──

  「對不起……雪琳小姐,我不知道妳不喜歡弄臟手。我可以把最新鮮的花採下來,替妳放到房間裏去的,一樣聞得到花香,這樣好嗎?」

  愕然抬眉,雪琳古怪的看她一眼,「我有說我討厭弄臟手嗎?」

  「沒有,那是因為莫兒忘了雪琳小姐是個尊貴的千金,莫兒想,千金小姐應該是不喜歡弄臟手的,所以才自以為是的如此猜想,真對不起。」

  雪琳撇唇微笑,兩手交叉在胸前。

  「妳的確是自以為是,我都還沒開口說話呢,妳倒想擅作主張替我換房了,難道我喜不喜歡這間房也是妳猜來的嗎?」

  感覺到她揚升的怒氣,莫兒心一凜,低眉道著歉,「是的,可能莫兒猜錯了,請妳不要生氣。」

  「我才不會為一個下人生氣。幫我把行李提進房裏,我就喜歡這一間房,以後少自以為是的猜測我的想法,知道嗎?」扭腰擺臀,雪琳踩著三吋半的高跟鞋款款生姿的往大床邊走去,優雅的坐上床沿。「行李放好後,幫我按摩一下腳,你們這兒沒電梯,爬這幾層樓真要把我累死了。」

  聞言,莫兒只是怔了一下,便溫柔地點點頭,「好的,要不要我替妳弄盆熱水泡泡腳,再加一點精油,這樣可以讓妳更舒服一些。」

  雪琳一笑,「那自然是最好。」

  「那我這就去幫妳弄盆泡腳水。」

  莫兒笑著,轉身進了浴室。

  半躺在大床上,雪琳舒服的瞇著眼,望著精雕細琢的天花板,唇角不由得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幸好她堅持要住進來,不然,她怎么能體會到夢幻古堡的美呢?簡直神奇!

  這裏不似皇宮裏的金碧輝煌,卻處處都是驚奇,放眼望去,任何一個細微的角落都沾染著精致藝術的品味,賞心悅目的畫作與古典吊飾,以及恰如其分、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擺設,不知出自哪位藝術設計家之手。

  莫兒端著一盆滴了幾滴熏衣草精油的熱水走出來,聽見雪琳心裏對這間古堡的讚嘆,不自覺地微笑起來,走上前去替雪琳脫下高跟鞋,將她兩只細白美麗的腳放進水裏,輕輕地替她按摩著。

  「這樣的力道可以嗎?雪琳小姐?」

  「嗯,好舒服……洛雷夫有交代妳好好服侍我吧?伺候得我舒服,等我當上了古堡的女主人,也絕不會虧待妳的,懂嗎?」

  古堡的女主人?

  莫兒一愕,身子一僵,有一瞬間感到無法呼吸。

  「妳在做什么?」

  不知何時閃進房裏的洛雷夫,高大修長且勁實的身軀正倚在門邊,冷冷的看著莫兒替雪琳按摩腳的這一幕,濃黑不馴的眉一挑,一股潛藏的怒氣不知從何而來,在他心頭上滾滾的燒。

  「洛雷夫!你來了!」雪琳一見到俊美的洛雷夫,雙腳蹬進水裏,起身就往他懷裏奔去。

  顧不得洗腳水濺上了莫兒蒼白的小臉,更管不得因她這樣莽撞的舉動而踢翻了一盆子的水,把地毯整個弄溼了,她的眼裏、心裏從洛雷夫出現的那一刻起,就再也容不得其他。

  可洛雷夫的眼,卻定定的落在跪坐在地板上那被洗腳水濺溼的莫兒臉上,他雙手托住雪琳的腰,輕輕地把懷裏的軟玉溫香給推離,大跨步的走向莫兒。

  莫兒意識到他朝她走來,狼狽不堪的垂下眼,趕忙收拾一團混亂,一手端著傾倒的臉盆,跪得有些酸軟的腳忙不迭地想站起,為的就是在第一時間逃離他的視線,不讓他看到她的狼狽與難堪。

  孰料,事與願違,腦子傳來的微暈讓她的身子輕輕一晃,差點連臉盆都拿不穩,要不是洛雷夫的手伸得夠快,她的頭可能已經撞到前方凸起的圓形墻柱。

  「怎么了?」他皺起眉。

  「沒事,只是腳滑了一下而已。」要是告訴他她頭暈,他勢必會馬上把她抱回房裏去休息。

  「是嗎?」說謊的小女人!

  「是……你放開我吧,我真的沒事了。」莫兒小心翼翼地看了他身後的雪琳一眼,見對方的眸子正深思的望住他們,心驚的趕緊把他給推開。

  洛雷夫不悅的挑眉。

  「我去拿新的地毯來換,這裏需要整理一下。你們聊,我去忙了。」莫兒垂著眸說完,雙手抱著臉盆速速奔離,因為急,腳步有些踉蹌;因為慌,奔離的身子似在逃難。

  奔到了自己位於三樓的房間,莫兒衝進了浴室,打開水龍頭,把水猛潑到臉上,連她都不清楚自己想要衝掉的是臉上的洗腳水,還是方才莫名閃過的恥辱感受。

  在她不知道那個女人的身分之前,她可以不想太多的替對方按摩雙腳,但當她知道那個女人有可能成為古堡女主人,加上洛雷夫又突然出現之後,她卻覺得難堪不已、痛苦不已……

  不,不可以這樣的,她不是凡人,不能愛上洛雷夫,她在他身邊永遠是個拖累,這是她早就明白的事,絕不可以忘呵!

  如果,她身上的讀心能力與感應能力沒有解除的一天,那么,她就絕對不可以愛上他。

  這是她從第一次見到洛雷夫就不斷告誡自己的事,不管洛雷夫對她有多好,她絕對不能逾越了分際,更何況……洛雷夫也沒愛過她吧?

  對於洛雷夫和舒赫兩兄弟,她的讀心術一點用也沒有,那片片斷斷、支離破碎的感應能力,無法為她拼湊出有關他的過去與未來,關於這一點,她一直感到非常非常的沮喪。

  如果,她可以像讀別人的心一樣讀到洛雷夫的心,那么,她就不必去猜測他對她的情感究竟屬於哪一種。

  如果,她可以將感應能力運用自如,而不是總是一閃而過的畫面,那么,她就可以看到他未來妻子的面貌,或是他過去生活的一切點點滴滴。

  可惜,在他身上──一個她這輩子最想要了解的男人身上,她什么也讀不到、感應不到。

  可笑吧?

  哈!要是那個體貼又細心的大廚子兼大總管的霍曼先生還在夢幻古堡,鐵定又要用同情的眼神看著她了。

  此時此刻,她真的希望當年一起創立夢幻古堡、為夢幻古堡寫下一篇篇美麗傳說的霍曼,和嗜畫如命的愛妮絲都還在夢幻古堡,這樣,她有心事的時候可以有人傾聽,她遇到困難的時候也有人替她出主意,她也就不會覺得那么那么的孤單無助及脆弱了吧?

  夢幻古堡經歷了這么多的事與危機,洛雷夫最後還是決定把夢幻古堡暫時關了,也為了霍曼的妻子淩彩的安危而把他們趕出堡去,現下,整個古堡就只剩下她和洛雷夫兩人。

  不,現在還多了一個雪琳小姐。

  她是洛雷夫親自帶進夢幻古堡的第一個女客人,她早該知道她的身分與眾不同,不該感到驚愕的不是嗎?

  在這非常時期,洛雷夫和她總是從暗道出入古堡,多一個人便多一分危險,他卻還是把雪琳小姐帶進古堡來,可謂意義非凡不是嗎?

  她卻傻得沒去細想過這舉動所代表的意義……

  只是,洛雷夫真的要結婚了嗎?

  新娘子是雪琳小姐?

  不知怎地,想到此,淚花從她眼角不斷的滾滾而落,怎么都止不住……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謝謝分享

TOP

谢谢~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x

TOP

感恩

TOP

thanks

TOP

 看看

TOP

good~~

TOP

谢谢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