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雨桐《競選新娘》【夢幻 FANTASEA 古堡 6】

哥臨終時要她發誓需用生命守護席家人,於是,「愛上他」成了她心中的秘密,她恪守本份不逾矩,然才分開一段時間,她怎不知自己的席少爺喜歡對她吃豆腐,且還因參選美國總統而順便替自己選妃!

她是該當隱形人的閃在一邊不礙他的眼,可一得知敵手會趁機安排女間諜參選,她這影子保鑣遂以另一種樣貌出現──參加訓練班,把只會格鬥的她教會跳舞,現在,他和眾多愛慕者之一快樂吃飯去,她依然辛苦的陷在新娘課程裏萬劫不復,然和老師吃飯的地點和他一樣,是意外,可被老師吻得正著的畫面竟讓他撞見了,唇兒腫腫、眼兒泡泡的她只能哭著跑開,這局,她該怎么收……

楔子

這是一座沒有天使也沒有惡龍守護的城市。

位於莫兒島河另一端的城堡區,是布拉格之所以為布拉格的地方。

無論實身在布拉格的哪一個角落,城堡倣佛無所不在,它不單是屹立山峻上的建築物,更是高懸布拉格之上的小型城市。

高踞在山壁之上的皇宮、城墻、聖維特大教堂,讓這個神秘的領域像一雙高傲或陰騖憂傷的眼睛,梭巡著布拉格的上空,而位在山壁之巔,一座歷經數百年光陰的古堡,更是如夢似幻,那尖尖的堡頂在黃昏將盡時倣佛可以亙入雲端,消失於塵世之中。

似夢似真,古堡倣佛真實的存在著,又倣佛只是偶爾來到人間探路的頑皮精靈幻化而成,常常在一眨眼之間有著千變萬化的容顏,戲弄著世人。

有人說這座古堡裏住著四個幽靈--白天幻化為人形,夜晚則不見蹤影;有人說這座古堡被下了魔咒,住進來的人都可以免費的向幽靈要一個預知的未來,可是相對的要付出應有的代價……

它,大名鼎鼎,在皇宮貴族、富商巨賈間口耳相傳,每個人都躍躍欲試,用盡辦法想要住進來一探其中究章……

它,就是近兩年突然轉成供人住宿的古堡飯店--「 夢幻古堡」。

據說,夢幻古堡只有五間房間可供客人住宿,每間房間佔地百坪,一個晚上六千美金,只收現金匯款,不收信用卡,不收支票,只接受網絡訂房,不是事先預定的客人根本住不進來。

據說,夢幻古堡的主人洛雷夫是個幽靈,來無影去無蹤,總會在古堡的角落處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將你的一舉一動看在眼底,沒有人可以逃過他的法眼……

據說,夢幻古堡裏的大廚霍曼有著世界級的廚藝,不僅可以做出一手令人垂涎欲滴的好菜,本人還是個世界級的美男子。

據說,夢幻古堡裏的服務生莫兒有著世界上最甜美的笑容,一雙美目倣佛看透你的心,總可以在客人把需求說出口前滿足客人的需求,除了工作必要之外,她很少說話,常常讓人誤以為是啞巴。

據說,夢幻古堡裏住著一位美麗的畫家愛妮絲,所有來夢幻古堡消費住宿的客人離開時,都會得到她免費贈送的一幅畫,而畫中的景象總會在未來的某一天成真……

夢幻古堡這個真實與夢境交纏的神秘飯店,今日,在冷風凄凄、月黑風高的晚上,被一名神秘黑影偷偷的進駐……

TOP

第一章

布拉格 夢幻古堡

這陣子,霍曼的日子簡直過得水深火熱,說到底,不就是身旁這個纏人精害的?打死他也想不出來幽靈有錄取她成為夢幻古堡一員的半點理由!偏偏,她就是該死的存在著,而且總是不斷的在他面前晃來晃去。

怎地?她是存心進來古堡誘惑他不成?!雖然他非常清楚自己長得很秀色可餐,但可不是入口即化的那種,她想要吃他?免談!

瞧,又來了!她身上穿的那是什 衣服?

剛入春耶,連他這個大男人都還得披件外套,她卻穿著細肩帶洋裝,踩著三吋半的高跟鞋扭腰擺臀的走過來?

霍曼陰冷著一張臉,低頭將砧板上的內使力的切著、磨著,雖是如此,他這天生一流的廚子還是切出一盤看來鮮嫩好吃又薄而漂亮的肉片。

「 幹什 ?那肉跟你有仇啊?」淩彩甜著一張笑臉硬是擠在他身邊,毫不避嫌的小鳥依人半偎在他身上。

一股濃濃的香氣襲來,惹得霍曼皺眉,再加上被這軟軟的身體靠著,他幾乎毫不遲疑的便把菜刀揚起-

「 滾開!別在這裏妨礙我工作!」漂亮的臉上露出的卻是冷面撩牙的恐嚇表情,「 小心刀不長眼,畫上你那白嫩嫩的臉!」

「 啊!」淩彩被他這一嚇,驚叫一聲,整個人跳進他懷中雙手一纏,緊緊抱住了他的腰身,「 你不要嚇我!我好怕!你這個樣子好嚇人,好象……好象我昨天晚上夢見的那個……那個……」

「 那個什 ?」冷眼瞥她那緊緊勾住他的小手,霍曼不悅的凝眉哼了一聲,「 少跟我來這一套,你這女人天不怕地不怕,難不成還怕鬼?」

「 誰說我怕的是鬼來著?」抱著他的感覺還不錯……想著,淩彩的唇角勾起一抹淡笑,將手纏得更緊。

「 你不怕鬼,那你拚死抱著我幹什 ?」要不是真擔心菜刀會不小心傷了她一身細皮嫩肉,此刻,他早把她推得老遠,還由得她這樣非禮他!

想到此,霍曼更鬱卒了,因為他突然想到這個女人總是挑在他在廚房忙著做菜時「 下手」吃他一旦腐……看來她是存心的,而且他有預感她將會比那些總是繞著他的菜色打轉的蒼蠅還要令他厭惡與棘手。

「 我怕啊。」

「 你這瘋女人!」會說不怕,一會又怕了?滾開!我沒這閒工夫和你耗,客人還等著吃飯呢。」

「 誰說我瘋來著?我怕的是你,又不是鬼。」

「 妳怕我?」他啼笑皆非的看著她。

這會不會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打從第一眼看見他開始她就像只母老虎般的與他針鋒相對,後來又不知用什 方法讓幽靈準予她這種貨色進了夢幻古堡工作,接替愛妮絲的位置,接著,她就像是粘人蟲一樣的一天到晚出現在他面前。

她怕他?太、太可笑了吧?

「 是啊。」淩彩點頭如搗蒜,手抱得更加緊了,「 我昨晚夢見的就是你這樣拿著菜刀要殺我的模樣啊!好可怕呢,我都嚇哭了,求求你不要再這樣嚇我了好嗎? 雖然我知道你很不喜歡我,可是我也罪不至死啊,更何況,我在這裏無依無靠,你是我最親近的人,就算知道你很討厭我,可是我也只能粘著你……」

說著說著,她有些可憐兮兮的仰起一張無辜的小臉柔柔瞅著他,「 霍曼,你真的很討厭我嗎?是不是?」

是!

他很相心大聲這 說,可是望著她這張無辜又可憐兮兮的臉,這 殘忍的話他就是開不了口。

「 沒有。」他別開眼,不想讓她那雙像路上可憐的流浪狗似的眼給逼出不必要的同情心。

「 沒有?真的!」她笑開了眼,一雙眼亮燦燦的,「 天啊!我好高興喔!我還以為你很討厭我呢,真的沒有嗎?霍曼?」

他不耐的往上翻了個白眼,「 姓淩的,如果你再吵我,我保證……」

「 啊--」淩彩突然大叫出聲,整個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擠進他手上的菜刀和他的腋下之間,身子抖個不停,「 霍曼,那個……那邊……你看看那邊……」

霍曼懶洋洋的抬眼,一點興趣也沒有的問道:「 哪邊!」

這小妮子又在搞什 名堂?看來她吃他一且腐的方式是越來越有技巧了。

「 左前方二十五度角,那幅大得嚇死人的畫作旁邊。」淩彩精準的說出位置,整張臉卻直往他懷裏鑽。

「 那裏有什 ?」除了愛妮絲留在墻上的那一大幅畫,連蒼蠅也沒見一只飛過,何況,那裏通常不會有東西存在的,因為夢幻古堡的蒼蠅蚊子螞蟻和老鼠全都避愛妮絲的畫而遠之。

為什 ?

霍曼輕輕扯唇一笑,又想起愛妮絲當年在古堡內的瘋子行徑,為了一只蒼蠅不小心死在她剛剛完成的畫作上,她不惜花上七七四十九天,用盡各種方法,全面撲殺古堡內所有可能危害到她畫的「 嫌疑犯」,當然就包括蒼蠅蚊子老鼠諸如此類的東西。

自此而後,以他敏銳的觀察力發現,古堡內還殘存下來的生物絕對會避愛妮絲的畫而遠之。

神奇吧?

就像那個女人一樣的神奇,可惜她不屬於他了,或者說,她根本不曾屬於過他。

「 你沒看見嗎?」淩彩緊抓著他的衣袖,沒留意到他心情因她所提的那幅畫而起伏著。

「 我該看見什 ?」

「 一個長發白面的漂一見女鬼,她剛剛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好象我是她的仇人似的……」

「 夠了,淩彩小姐,我真的沒空聽你胡說八道。」將菜刀小心的擱在安全的位置,霍曼索性一把將她推開,自顧自地走出廚房。

「 喂,等等我,你要去哪裏?你不可以把我丟在這裏,我會怕耶!」她想也不想的快步跟上去,邊嚷著邊回頭看向剛剛讓她不小心看到「 鬼」的位置,竟真的空空如也。

她眼花了?不會的!她的眼力一向好得沒話說!

但如果她沒眼花,那霍曼為什 沒看見?那個鬼飛得很快?

一只手突然拍上她的肩頭,淩彩身子一僵,五指下意識並攏回握,卻聽見身後甜甜柔柔的嗓音傳來

「 小彩兒,你在發什 呆?」莫兒一臉微笑的出現在她身邊。

淩彩回眸,對上她」臉的關心,忙不迭斂起先前的防備,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我……在看那幅畫,很漂亮。」

莫兒一笑,點點頭,「 是啊,你的畫也很好啊。」

「 是嗎?」淩彩眉開眼笑,像是突然間找到了知音,「 那堡主是不是決定要讓我正式上任了?」

雖然拜喬恩斯的官大勢大之賜,硬是給混進了夢幻古堡,但做的都是些無聊瑣事,不是替霍曼端端盤子,就是替莫兒插插花、招呼客人,她又不是來當服務生的,這對她而言根本就是大材小用得很!

莫兒看著她,想集中注意力,卻發現自己力有未逮。

怎 了?難道眼前這個看似天真無邪又嬌美的小女人也屬於她無法運用力量的那一部份人士?

可,她第一次見到她時看到的那些關於未來的模糊景象,現在卻已成真了不是嗎?那 現在又為什 什 都感應不到呢?

莫兒有些迷惑了,輕凝著眉,陷入了沉思。

「 莫兒姊姊!」淩彩叫喚著她。

「 啊?」莫兒恍神,定睛瞧她,「 對不起,你剛剛說什 ?」

「 我是問堡主大人是不是願意讓我正式上任幫客人畫畫了?莫兒姊姊。」

「 我不知道,這種事你要自己去問問幽靈。」為了保護她,幽靈一開始便要她防著淩彩,她不喜歡這 做,卻也無可奈何。

「 問他?」幽靈,洛雷夫,夢幻古堡堡主,一個難纏又神秘得不得了的人物,要問他,還不如死纏著這個莫兒快一些。

「 嗯,這種事我和霍曼都作不了主。」

淩彩心思轉了轉,親昵的勾起她的手,「 莫兒姊姊,那你幫我去說說好嗎?再不畫點東西我都快無聊死了二

「 你可以幫幫霍曼,他的工作很多,一個人常常會忙不過來。」

「 他做的那些都是粗活,我怎 做得來啊?」雖然她是很想一天二十四小時纏著那個大帥哥啦,可是該做的事還是要做。「 妳看看我的手,都破皮了呢,都怪那個臭男人,昨天黃昏的時候竟然叫我去摘花,哼。」

莫兒瞧著她掌心間的一塊粗紅傷口,凝起了眉,拉著她的手走出廚房。

「 你受了傷該告訴我一聲。」當莫兒的手一觸及到她的,關於淩彩過去一些零星的片段竟緩緩地出現在她面前……

「 哎呀,又不是什 大不了的傷,沒關係的。」淩彩笑著,不著痕跡的把手抽回,「 莫兒姊姊,我有點累了,想回房休息」下,可以嗎?」

「 當然可以。」莫兒笑著點頭,「 待會我讓霍曼替你煮一碗面送上去好嗎?妳一定餓了吧?」

「 好,謝謝莫兒姊姊,你真是個大好人。」飛身吻了她的面頰一下,淩彩像只蝴蝶似的轉身上樓。

「 廣東炒面如何?」

聞言,淩彩上樓的腳步陡地停住,緩緩地回眸瞧著她。

莫兒被她這樣瞧著也不以為杵,關心的問:「 怎 啦?是不是不喜歡?那可是霍曼最拿手的一樣絕活,不然就換海鮮面好了,他早上才買回來幾條新鮮的魚蝦,好嗎?」

「 嗯。」淩彩笑了,點點頭,回身上樓的那一瞬間隨即斂起笑。

巧合吧?霍曼拿手的絕活面竟是她打小便最愛吃的廣東炒面?

「 你就是莫兒吧?」一陣清清淡淡柔柔的嗓音隨著窗外的夜風飄了進來。

莫兒緩緩地回頭看向窗邊的一鬲就身影,有些意外,但是由於已經習慣幽靈的神出鬼沒,她並沒有被這個突然出現的聲音給嚇著。

「 妳是?」

「 席朵,愛妮絲的師妹。」一身黑衣黑褲的女子走近,微弱的燈光下,她看起來有些蒼白。

莫兒笑了,主動上前溫柔的拉起她的手,「 我知道你,你就是那個為了保護所愛之人而不顧一切辛苦跑去中國深山學武的那個小師妹吧?」

席朵一楞,被人一語說中、心事而萬分不自在的僵直著身子。

「 愛妮絲常常跟我提起你的事,所以我知道了。也許你並不想讓人知道的事,對不起,希望你別介意才好。」

席朵看了她一眼,「 她是不是常常在背後罵我?」

「 不,她只是心疼你,當年,她是不得已而被父親送到中國學武,過著那種生不如死的日子,而你,卻是自願的,那 義無反顧,只為了想要守護自己所愛的人……她心疼你的癡情,也佩服你的傻勁。」

「 她佩服我?」席朵是有些詫異的,她那個天不怕地不怕又擁有一身好武藝、好槍法的師姊竟然會說她佩服她?

她有什 值得師姊佩服的呢?比起師姊的血戰殺場,她安於守在一個人身邊的志願根本是微不足道,而且登不了大雅之堂。

不過,她這輩子就是為了這個志願而活著,為了保護他,她只能讓山自己變得更強,更有能力,才能保護他一輩子。

「 你知道嗎?世界上最偉大的力量是愛情,你絕對不可以輕忽自己的力量,為了愛可以徹底犧牲奉獻白自己,不是」般人可以做到的事。」

席朵幽幽地看著莫兒。這個柔柔弱弱又嬌小的女人呵,卻莫名的帶給她這 大的力量,好象,讓她瞬間壯大了許多;好象,快要枯死的一化突然得到了天降甘霖而復生。

「 我聽說愛妮絲畫的畫可以成真,所以我來這裏找她,可是我找不到。」踏遍了古堡,卻連她熟悉多年的藥香味也聞不著。

「 她嫁人了,因為快當媽媽了所以離開了古堡。」

嫁人?!當媽媽?!

席朵好象聽到天方夜譚般瞪大了眼,「 誰敢娶她?」

師姊是個殺手,又冷又傲,膽敢娶她的男人可要練就上百顆膽子,還得要有死而復生的本事才行,否則惹愛妮絲生氣了,一槍射來,腸穿肚爛,想著,可能連睡覺都不安穩。

「 舒赫。」

「 什 ?!」

莫兒看見她再次瞪圓了眸,一笑,拍拍她的手,「 相信我,他們是天生一對,誰也不會殺了誰。」

「 那個男人發動了全世界的地下組織追殺她,讓她亡命天涯,她忘了?」無法 相信這兩個天敵竟然會湊在一起,還生了娃娃。

「 這樣的愛情更加刻骨銘心、永生難忘,這世上,本來就沒有、水遠的敵人,也沒有、水遠的朋友。」

還是很難相信……

席朵搖搖頭,下意識的提起腳步離開。

愛妮絲已經不在古堡,她也沒有留下來的理由。

「 你來這裏,不是只為了要愛妮絲的畫吧?」莫兒輕輕地喚住了她離去的身影,「 住下來吧,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愛妮絲的師妹就等於是我的師妹,你不必客氣,也不必覺得不好意思。」

月黑風高,她一個女人能上哪去?

席朵回眸,飄忽一笑,「 我看起來很需要被收留的樣子嗎?」

「 不,是我很寂寞,很想把你留下來陪我,自從愛妮絲離開古堡之後,我就少了一個可以談心的朋友。」

席朵的心深深一動,沉默了。

她非常明白莫兒說這些話只是為了把看起來可憐兮兮又無處可去的她留下,而不是因為她真的寂寞找不到談心的朋友,也因為如此,所以她感動。

「 今天晚上先跟我睡好嗎?明天」早我再替你另外準備一間房,我還可以通知愛妮絲一聲,也許她會飛回來看你……」

莫兒也不知道自己哪來那 多話可以說,反正終極目的就是要把席朵留下來,而不斷說話可以分散對方的注意力,讓對方不知不覺間已被她拉進了房間,推進了浴室。

「 好好洗個熱水澡,你的手好冰,我去替你找換洗的衣服上話落,莫兒小跑步的離開浴室門邊。

呼-

先喝口水順順喉,再想想看待會她出來的時候要說什 ……

「 你這總是無防人之心的毛病要到什 時候才改得過來?」

清冷的嗓音如鬼魅般飄到她耳邊,莫兒咕嚕咕嚕喝下肚的水差一點全部從肚子裏再倒出來。

「 咳」被水嗆到鼻子,她用手搗鼻咳得極為難受,整張小臉紅通通的,嬌小的身子趴在床邊猛咳。

一只大手不知從何處移到她背上,修長好看的大手有力卻又十分溫柔的替她順著氣。

「 你作賊心虛?」

「 不是的,我……咳……咳……」她搖搖頭,模樣甚是狼狽,偏偏咳得緊,半句話也說不上。

「 你擅自作主把人留下來便罷,還把一個陌生人留在自己房裏,是故意要惹我生氣?」

莫兒再次搖首,小小的淚珠因劇咳而滑落眼角。

「 不讓她換房間,我就把她趕出去,兩個選擇一個。」

「 不行……咳……是我要她跟我睡的……咳……怎 可以又改口趕她去別的房間?」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 不然,今晚你就到我的房裏去睡。」

什 ?莫兒楞楞的抬起頭來望住他。

不像是開玩笑啊,而且幽靈從不開玩笑的……

那 他說的是真的?

不會吧?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good~~

TOP

謝謝分享

TOP

TOP

t h z z z

TOP

jdmwtp

TOP

回復 1# dada

Thanks for sharing!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