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愛你

「嚴振璽,我愛你!愛了你3年,我知道你其實早就猜到我的心意了只是不說破,謝謝你替我瞞了那麽多年,讓我偷偷的享受你的溫暖那麼多年,我知道我不在你的擇偶標準內也知道我吿了白我們可能連朋友也當不成,但我不後悔,與其藏著不如坦白,講出來後反而輕鬆多了」夏語曦說完把手中的酒喝完,其實夏語曦明天就要飛往紐約了基本五年期間很難回國,所以才想藉著酒意告白。
「璽,送我個禮物我相信你不會拒絕我吧?畢竟你那麼溫柔」夏語曦緩緩靠近嚴振璽,手輕撫著他的胸膛,吸允著他的喉結,緩緩的套弄著他的分身,感受分身在手裡變大的炙熱,自己的身體也漸漸的燥熱起來。
嚴振璽抓住了夏語曦的手「語曦,住手!你喝醉了,不知道你自己在幹嘛」
「我很清楚,我這三年來像個蕩婦一般期希望你可以把我壓在身下用力愛我」只要一晚就好,我就會安靜離開。
夏語曦淚眼朦朧的樣子勾起了嚴振璽的慾望,加上酒精的催化嚴振璽化身惡狼狠狠的要了夏語曦整晚,他才發現原來他語夏語曦的身體如此契合,讓他無比眷戀,想到這嚴振璽不顧已經累到昏睡過去的夏語曦應是又要了她好幾次才抱著她睡去,連分身都不願意拔出。

夏語曦其實一直沒真的睡著,等確定嚴振璽睡著後,輕輕的挪開他的手移動自己的身體,感受到分身的離開以及黏稠的液體流出不禁讓自己的身體顫慄了一下。
看著睡著的嚴振璽,夏語曦不禁親吻著他的唇「再見了,璽」便穿上衣服離開不敢逗留。

5年後
夏語曦帶著自己的寶貝兒子夏菲回到台灣。
「媽咪,爹地怎麼沒有來接我們?」小萌寶夏璽眨著雙眼看著夏語曦。
慘了,當初跟夏璽說爹地在台灣沒想到他記住了,總不能跟他說他爹地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爹地在忙忙,我們要安靜的等他好嗎?我們先回家」
夏語曦安撫完夏璽後只想趕快回到多年沒回去的小屋。

「等等?我家怎麼這麼乾淨?」我什麼時候有請人打掃了?
算了沒關係「寶貝這間房間給你,整理一下你的行李,媽咪好累要先睡覺了」
睡夢中聽到有人在他耳邊說著「夏語曦,你居然跑了這麽多年,想好怎麼跟我解釋了嗎?」
「寶貝不要說話,快睡覺」夏語曦以為是夏璽說話便將夏璽抱進胸前親吻他的額頭「小璽我最愛你了快睡覺」
嚴振璽因為夏語曦口中的小璽是他眼中閃過一絲驚喜,看著抱著自己的女人,嚴振璽覺得他在不下手真的尪為男人。
想到這嚴振璽開始挑逗夏語曦。
「嗯…別…別這樣,啊…嗯…想要…人家想要…嘛」夏語曦以為自己跟平時一樣做著春夢。
「啊…璽…我的璽…愛我拜託你愛我…」夏語曦雙腳夾著嚴振璽的腰。
「如你所願寶貝」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Whisky Boutique